|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大人物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神偷·跛子·美妇人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七章 神偷·跛子·美妇人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2/24

  (一)

  杨凡还是老样子,大大的头,圆圆的脸,好像很胖很笨的样子。
  但田思思现在居然一点也不觉得他难看了。
  她只觉得心里忽然涌起了一阵温暖之意,非但温暖,而且愉快。
  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人忽又寻回了他所失去的最心爱的东西一样。
  她几乎忍不住要叫起来,跳起来。
  但她却扭回了头,而且板起了脸。
  因为杨凡好像并没有看见她,也没有注意她。
  杨凡正在跟别的人说话。
  在他心中,全世界的人好像都比她重要得多。
  田思思忽然一点也不空虚了,因为她已装了一肚子气,气得要命。
  秦歌微笑着,道:“现在你总该知道他是谁了吧。”
  田思思冷笑道:“我只知道你活见了大头鬼。”
  她忍不住又问道:“你最佩服的人真是他?”
  秦歌点点头。
  田思思道:“刚才救你的人也是他?”
  秦歌微笑道:“而且昨天晚上怕你着凉的人也是他。”
  田思思涨红了脸,道:“原来你看见了。”
  秦歌道:“我只好装作没看见。”
  田思思瞪着他,恨恨地道:“你们是不是早就认得的?”
  秦歌道:“我若不认得他,就不会佩服他了。”
  他微笑着,又道:“一个真正值得你佩服的人,总是要等到你已认得他很久之后,才会让你知道他是怎么样一个人的。”

×      ×      ×

  杨凡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田思思本来知道得很清楚。
  他是名门之子,也是杨三爷千万家财的惟一继承人,本来命中注定就要享福一辈子的。
  可是他偏偏不喜欢享福。
  很小的时候,他就出去流浪,出去闯自己的天下。
  他拜过很多名师学武,本来是他师父的人,后来却大都拿他当朋友。
  吃喝嫖赌,他都可以算是专家。
  有一次据说曾经在大同的妓院里连醉过十七天,喝的酒足够淹死好几个人。
  但有时他也会将自已一个人关在和尚庙里,也不知他是为了想休息休息,还是在忏悔自己的罪恶。
  他的头很大,脸皮也不薄。
  除了吃喝嫖赌外,他整天都好像没什么别的正经事做。
  这就是杨凡——田思思所知道的杨凡。
  她知道的可真不少。
  但现在她却忽然发现,她认得他越久,反而越不了解他了。
  这是不是因为她看得还不够清楚?

×      ×      ×

  田思思瞪大了眼睛,看看杨凡。
  他还站在那里跟别人说话,说话的声音很低,好像很神秘的样子。
  他做事好像总有点神秘的味道。
  跟他说话的这个人,本来是五六个人坐在那里的,也不知什么时候,别的人都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坐在那里吃面。
  他肚子真不小,面前的空碗已堆了六七个。
  杨凡走过来的时候,他还在那里啃猪脚,看见杨凡,就立刻站起来,说话的态度好像很恭敬。
  除了田思思之外,每个人对杨凡好像都很尊敬。
  但他们在那里究竟说什么呢?为什么唠唠叨叨的一直说个没完?
  田思思忽然叫了起来,大声道:“杨凡,你能不能先过来一下子?”
  杨凡这才回头看了她一眼,好像还皱了皱眉。
  跟他说话的那个人却赔着笑点了点头,又轻轻说了两句话,就一拐一拐地走了。
  田思思这才发现他是个跛子——一个又穷又瘦的跛子。
  这人一定好几天没吃饭了,所以捉住机会,就拼命拿牛肉面往肚子里塞。
  田思思撇了撇嘴,冷笑道:“我真不懂,他跟这种人有什么话好说的。”
  这句话没说完,杨凡已走过来,淡淡道:“你认得那个人?”
  田思思道:“谁认得他?”
  杨凡道:“你既然不认得他,又怎么知道他是哪种人?”
  田思思道:“他是那种人,有什么了不起?”
  杨凡道:“也没什么了不起,只不过他若想跟我说话,就算说三天三夜,我也会陪着他的。”
  田思思的火更大了,道:“他说的话真那么好听?”
  杨凡道:“不好听,但却值得听。”
  他悠悠地接着道:“值得听的话,通常都不会很好听。”
  田思思冷笑道:“有什么值得听的?是不是告诉你什么地方可以找得到女人?”
  秦歌忽然笑了。
  田思思回头瞪了他一眼,道:“你笑什么?”
  秦歌道:“我在笑你们。”
  田思思道:“笑我们?我们是谁?”
  秦歌道:“就是你跟他。”
  他微笑着,又道:“你们不见面的时候,彼此都好像想念得很,一见面,却又吵个不停……”
  田思思板起了脸,大声道:“告诉你,我是我,他是他,八棍子也打不到一起去。”
  她虽然板起了脸,但脸已红了。
  杨凡忽然笑了笑,道:“八棍子也打不到一起去,九棍子呢?”
  田思思狠狠道:“九棍子就打死你,打死你这大头鬼。”
  话还没有说完,她自己也忍不住“噗嗤”一笑,脸却更红得厉害。
  你若真将一个女孩子和一个八棍子也打不到一起去的男人拉到一起,她的脸绝不会发红,只会发白。
  她更不会笑。
  田大小姐第一次觉得这地方也有可取之处,至少灯火还不错。
  她实在不愿意被这大头鬼看出她的脸红得有多么厉害。
  那阴阳怿气的伙计,偏偏又在这时走了过来。
  看见杨凡,他居然像是变了个人,脸上居然有了很亲切的笑容,而且还居然恭恭敬敬地弯了弯腰,陪着笑道:“今天想来点什么?”
  杨凡道:“你看着办吧。”
  伙计道:“还是老样子好不好?”
  杨凡道:“行。”
  伙计道:“要不要来点酒?”
  杨凡道:“今天晚上我还有点事。”
  伙计道:“那就少来点,斤把酒绝对误不了事的。”
  他又弯了弯腰,才带着笑走了。
  田思思突又冷笑道:“这里一共才只有两样东西,吃来吃去都是那两样,有什么好问的?”
  杨凡眨眨眼,道:“也许他只不过想听我说话。”
  田思思道:“听你说话?有什么好听的?”
  杨凡悠然道:“有很多人都说我的声音很好听,你难道没注意到?”
  田思思立刻弯下腰,捧住肚子,作出好像要吐的样子来。
  秦歌忽然又笑了。
  田思思瞪眼道:“你又笑什么?”
  秦歌道:“我忽然想起了一句话,这句话不但有趣,而且有理。”
  田思思道:“什么话?”
  秦歌道:“一个女人若在你面前装模作样,就表示她已经很喜欢你。”
  田思思又叫了起来,道:“狗屁,这种狗屁话是谁说的?”
  秦歌道:“杨凡。”
  他笑着又道:“当然是杨凡,除了杨凡外,还有谁说得出这种话来。”
  田思思眨了眨眼,板着脸道:“还有一个人。”
  秦歌道:“谁?”
  田思思道:“猪八戒。”

  (二)

  这次东西送来得更快,除了牛肉、猪脚外,居然还有各式各样的卤菜。
  只要你能想得出的卤菜,几乎都全了。
  田思思瞪着那伙汁,道:“这里岂非只有牛肉跟猪脚?”
  伙计道:“还有面。”
  田思思道:“没别的了?”
  伙计道:“没有。”
  田思思几乎又要叫了,大声道:“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
  伙计道:“从锅里捞出来的。”
  田思思道:“刚才你为什么不送来?”
  伙计道:“因为你不是杨大哥。”
  他不等田思思再问,扭头就走。
  这人若是个女的,身上若没有这么多油,田大小姐早已一把拉住了他,而且还一定会好好教训他一顿。
  只可惜他是个大男人,衣服上的油拧出来,足够炒七八十样菜。
  所以田思思只有坐在那里干生气,气得发怔。
  这大头鬼究竟有什么地方能使别人对他这么好?她实在不明白。
  田思思怔了半晌,又忍不住道:“刚才那人叫你什么?杨大哥?”
  杨凡道:“好像是的。”
  田思思道:“他为什么要叫你杨大哥?”
  杨凡道:“他为什么不能叫我杨大哥?”
  田思思道:“难道他是你兄弟?”
  杨凡道:“行不行?”
  田思思冷笑道:“当然行,看来只要是个人就可以做你的朋友,跟你称兄道弟。”
  秦歌笑道:“但却一定要是个人,这点才是最重要的,因为有些人根本就不是人。”
  田思思瞪了他一眼,道:“你也是他兄弟?”
  秦歌道:“行不行?”
  田思思冷笑道:“当然行,你连说话的腔调都已变得跟他一模一样了,若非头太小了些,做他的儿子都行。”
  秦歌道:“还有个人说话的腔调也快变得跟他一样了。”
  田思思道:“谁?”
  秦歌道:“你。”

×      ×      ×

  世上的确有种人,一举一动都好像带着种莫各其妙的特别味道,就好像伤风一样,很容易就会传染给了别人。
  你只要常常跟他在一起,想不被他传染上都不行。
  田思思忽然发觉自己的确有点变了,她以前说话的确不是这样子的。
  一个女孩子是不是不应该这么样说话呢?
  她还没有想下去,忽然发现前面的黑暗中,有五六条人影走过去。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一拐一拐的,是个跛子。
  田思思又忍不住问道:“这跛子也是你兄弟?”
  杨凡道:“他不叫跛子。从来也没人叫他跛子。”
  田思思道:“别人都叫他什么?”
  杨凡道:“吴半城。” 
  田思思道:“他名字就叫吴半城?”
  杨凡道:“他名字叫吴不可。但别人却都叫他吴半城。”
  田思思道:“为什么?”
  杨凡道:“因为这城里本来几乎有一半地都是他们家的。”
  田思思道:“现在呢?”
  杨凡道:“现在只剩下了这一块地。”
  田思思怔了怔,道:“这块地是他的?”
  杨凡道:“不错。”
  田思思道:“他已经穷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不将这块地收回去自己做生意?”
  杨凡道:“因为他生怕收回了这块地后,一到了晚上就没地方可去。”
  田思思道:“所以他宁可穷死,宁可看着别人在这块地上发财?”
  杨凡道:“他并不穷。”
  田思思道:“还不穷?要怎么样才算穷?”
  杨凡道:“他虽然将半城的地全都卖了,却换来了半城朋友,所以他还是叫吴半城。”
  秦歌道:“所以他还是比别人都富有得多。”
  在某些人看来,有朋友的人确实比有钱的人更富有,更快乐。
  田思思叹了口气,道:“这么样说来,他倒真是个怪人。”
  杨凡道:“就因为他是个怪人,所以我才常常会从他嘴里听到些奇怪的消息。”
  田思思眼睛亮了,道:“今天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些奇怪的消息?”
  杨凡道:“朋友多的人,消息当然也多。”
  田思思道:“你听到的是什么消息?”
  杨凡道:“他告诉我,城外有座庙。”
  田思思道:“你觉得这消息很奇怪?只有一辈子没看过庙的人,才会觉得这消息奇怪,可是连个猪都至少看到过庙的。”
  杨凡也不理她,接着道:“他还告诉我,庙里有三个老和尚。”
  田思思更失望,道:“原来这个猪非但没见过庙,连和尚都没见过。”
  杨凡道:“他又告诉我,今天这座庙里忽然多了几十个和尚,而且不是老和尚,是新和尚。”
  田思思的眼睛又亮了,几乎要跳了起来,道:“这座庙在哪里?”
  杨凡淡淡道:“这消息既然并不奇怪,你又何必要问?”
  田思思嫣然道:“谁说这消息不奇怪,谁就是猪。”
  她忽然觉得兴奋极了。
  庙里忽然多出来的几十个和尚,当然就是他们下午在赌场里看到的和尚。
  其中当然有一个就是金大胡子。
  只要能找到这些和尚,他们就可以证明今天下午发生的事不是在做梦,也不是胡说八道。
  只要能证明这件事,就可以证明多事和尚不是秦歌杀的。
  揭穿这阴谋的关键,就在那座庙里!
  就连秦歌也忍不住问道:“这座庙在哪里?”
  杨凡道:“在北门外。”
  秦歌道:“这里岂非已靠近北门?”
  杨凡道:“很近。”
  田思思跳了起来,抢着道:“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不快去?还等什么?”
  杨凡道:“等一个人。”
  田思思道:“等谁?”
  杨凡道:“一个值得等的人。”
  田思思道:“我们现在若还不快点赶去,万一那些和尚又溜了呢?”
  杨凡道:“他们若要溜,我也没法子。”
  田思思道:“我们为什么不能快点赶去,为什么一定要等那个人?”
  杨凡道:“因为我非等不可。”
  田思思道:“他就有这么重要?”
  杨凡道:“嗯。”
  田思思坐下来,噘着嘴生了半天气,又忍不住问道:“他是不是又有什么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
  杨凡道:“嗯。”
  田思思道:“究竟是什么消息?”
  这次杨凡连“嗯”都懒得“嗯”了,慢慢地喝了杯酒,拈起个鸭肫嚼着。
  秦歌忽然笑道:“我看你近来酒量已不行了。”
  杨凡笑了笑,道:“的确是少些了,但还是一样可以灌得你满地乱爬,胡说八道。”
  秦歌大笑,道:“少吹牛,几时找个机会,我非跟你拼一下子不可。”
  杨凡道:“你记不记得上次我们在香涛馆,约好一人一坛竹叶青……”
  在这种时候,这两人居然聊起天来了。
  田思思又急又气,满肚子恼火,忽然一拍桌子,大声道:“你们既然是早就认得的,为什么一直不肯告诉我?”
  杨凡道:“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你?”
  秦歌笑道:“我们认得的人太多了,假如一个一个都要告诉你,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男人真不是好东西,昨天他们还装作好像不认得的样子,现在居然联合起阵线来对付她了。
  最恼火的是,他们说的话,偏偏总是叫她驳不倒,答不出。
  田思思忽然想起了田心。
  这丫头一向能说会道,有她在旁边帮着说话,也许就不会被人如此欺负。
  可是这死丫头偏偏又连人影都看不见了。
  田思思忽又一拍桌子,大声道:“我的人呢?快还给我。”
  杨凡道:“你在说什么?”
  田思思道:“你拐跑了我的丫头,还敢在我面前装傻?”
  杨凡皱了皱眉,道:“我几时拐走她的?”
  田思思道:“昨天,你从那赌场出去的时候,她岂非也跟着你走了?”
  杨凡道:“你随随便便就让她一个人走了?”
  田思思道:“我本来就管不住她。”
  杨凡没有说话,脸色却好像已变得很难看。
  田思思也发现他神色不像是在开玩笑了,急着又问道:“你难道没有看见她?”
  杨凡摇摇头。
  田思思道:“你……你也不知道她在那里?”
  杨凡又摇摇头。
  田思思突然手脚冰冷,嘎声道:“难道她又被……又被那些人绑架走了?”
  一想起葛先生,她就手脚冰冷。
  想到田心可能又已落到这不是人的恶魔手里,她连心都冷透了。
  过了很久,她才挣扎着站起来。
  杨凡道:“你要走?”
  田思思点点头。
  杨凡道:“到哪里去?”
  田思思咬着嘴唇,道:“去找那死丫头。”
  杨凡道:“到哪里去找?”
  田思思道:“我……我先去找张好儿,再去找王大娘。”
  杨凡道:“就算她真在那里,你又能怎么样?”
  田思思怔住。
  田心若在那里,葛先生也可能在那里。
  她一看见葛先生,连腿都软了,还能怎么样?
  杨凡道:“我看你最好还是先坐下来等着……”
  田思思大声道:“你究竟想等到什么时候?”
  杨凡道:“等到人来的时候。”
  田思思道:“他若不来呢?”
  杨凡道:“就一直等下去。”
  田思思恨恨道:“那人难道是你老子,你对他就这么服贴?”
  只听身后一人淡淡道:“我不是他老子,最多也只不过能做他老娘而已。”

×      ×      ×

  这声音嘶哑而低沉,但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诱惑力。甚至连女人听到她的声音,都会觉得非常好听。
  田思思回过头,就看见了一个女人。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人。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四章 大人物
    第三十三章 请君入棺
    第三十二章 绝路
    第三十一章 杨凡和柳风骨
    第三十章 意想不到的事
    第二十九章 梵音寺
    第二十八章 酒与醉
    第二十六章 谁是高手
    第二十五章 高手
    第二十四章 似真似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