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大人物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杨凡和柳风骨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一章 杨凡和柳风骨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2/24

  (一)

  若是换了以前,田大小姐说不定早已叫了起来,跳了起来。
  可是现在的田大小姐,已跟以前大不相同了。
  这次她居然沉住了气,瞪着这个人,道:“你真的是柳风骨?”
  柳风骨微笑着,道:“一点不假。”
  田思思道:“你真的就是那个武功江南第一,机智天下无双的柳风骨?”
  柳风骨笑道:“柳风骨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他不但样子变了,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变得又温柔,又有礼,而且居然还很风趣——至少他自己觉得很风趣。
  田思思道:“你说你是柳风骨,但我又怎知道你是真是假呢?”
  柳风骨淡淡一笑,身子突然凌空而起。
  眼见他已快撞上屋顶,突然间双臂一张,人已燕子般翩翩向旁边飞了出去。
  贴着屋顶飞了出去。
  张好儿已娇笑着拍起手来。
  王大娘道:“这正是轻功中最难练的飞燕七式,也正是柳风骨的独门功夫。”
  张好儿笑道:“用不着你说,田大小姐又不是不识货的。”
  田思思当然识货。
  她当然知道这种凌空变式的轻功,正是轻功中最高妙的一种。
  她忍不住暗中叹了口气,看来这卑鄙下流无耻的人,的确就是她心目中的大人物。
  柳风骨已轻飘飘的落在她面前,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温柔亲切,微笑着道:“现在你已相信了么?”
  田思思怔了半晌,忽然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我相信了,但却更不懂。”
  柳风骨道:“不懂?什么事不懂?”
  田思思道:“像你这样的人,若是光明正大的来求亲,说不定我早就嫁给你了,为什么偏偏要兜这么大的圈子呢?”
  柳风骨笑道:“你现在嫁给我也还不迟。”
  田思思叹道:“现在已太迟了。”
  柳风骨道:“为什么?”
  田思思道:“因为……因为我已经有了心上人。”
  柳风骨沉下了脸,冷冷道:“只可惜你那心上人是个永远见不得天日的凶手。”
  田思思眨了眨眼,道:“你以为我说的是秦歌?”
  柳风骨道:“难道不是?”
  田思思眼睛里好像在发着光,忽然冷笑道:“你若以为我的心上人是秦歌,所以故意栽赃,说他是杀死多事和尚的凶手,那你就又错了。”
  柳风骨板着脸,道:“若不是秦歌是谁?”
  田思思咬着嘴唇,道:“他虽然长得没有你好看,但却是个很聪明,很可爱的人。”
  柳风骨沉声道:“你说的究竟是谁?”
  田思思道:“他姓杨,叫杨凡。”
  她故意用眼角偷偷去看柳风骨的表情,谁知柳风骨脸上连一点表情也没有。
  田思思又道:“他不但是我自己很喜欢的人,而且也是我爹爹认定了的女婿,所以我就算不想嫁给他都不行,除非……”
  柳风骨道:“除非怎么样?”
  田思思淡淡道:“除非他愿意把我让给你。”
  柳风骨沉吟着,又道:“只要他肯让给我,你就肯嫁?”
  田思思道:“不错。”
  柳风骨道:“这次你绝不再反悔?”
  田思思道:“绝不反悔。”
  她说话的时候,心里已忍不住在偷偷地笑。
  那大头鬼虽然也有可恨的地方,但却绝不会出卖朋友的。
  何况,他表面的样子虽然装得很凶,其实心里说不定早已在偷偷地爱着她。
  “他若知道我在这里,一定会不顾一切赶着来救我的。”
  他岂非已救过她很多次。
  想到这里,田思思心里就忍不住升起了一种温暖甜蜜之意。
  忽然间,她想着的已全都是他的好处。
  虽然刚才她还在恨他,在生他的气,但现在却已全都忘得干干净净。
  柳风骨居然已沉默了下来。
  他似乎也已发觉这是件绝不可能的事。
  田思思用眼角瞟着他,悠然道:“我说过这次绝不反悔,你为什么不找他来谈谈,说不定他会答应的。”
  柳风骨沉默了很久,忽又淡淡笑了笑,道:“我用不着去找他。”
  田思思眨着眼,道:“为什么?难道你已不想要我了?”
  柳风骨道:“我想,但却用不着去找他,因为……”
  田思思忍不住问道:“因为什么?”
  柳风骨笑得很奇怪,一字字道:“因为他本来就已快来了。”
  田思思怔了怔,道:“你……你怎么知道?”
  柳风骨笑得更神秘。
  “难道那大头鬼也已落入了他们的圈套?”
  绝不会的!
  他的头那么大,怎么会随随便便就上别人的当,何况还有秦歌在他旁边哩。
  凭他们两个人的武功和机智,十个柳风骨也未必能对付得了。
  田思思怔了半晌,也忍不住笑了。
  现在她只希望柳风骨没有骗她,只希望杨凡真的很快就会来。
  就在这时候,她已看到了一个人,施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

×      ×      ×

  杨凡!
  杨凡果然来了!

  (二)

  你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世上有很多人的样子随时随刻都会改变的。
  一刹那之前,他也许还是个君子,一刹那之后,就忽然变成了个恶棍,一刹那之前,他还在替你端茶倒酒,甚至恨不得跪下来舔你的脚,一刹那之后,他也许就会板起了脸,一脚把你踢出去。
  这种人虽不太多,也不太少。
  幸好世上还有种人,你走运的时候看见他,他是那样子,你倒霉的时候看见他,他还是那一副样子。
  杨凡就是这种人。
  你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看见他,他总是那副嘻嘻哈哈满不在乎的样子。
  他的头看起来永远都比别人大,走起路来永远都不慌不忙,好像就算天塌了下来,他也不会着急。
  这种样子并不能算是种很潇酒的样子,更不能算很可爱。
  但此刻在田思思眼中看来,世上简直已没有一个比他更可爱的人了。
  “他一定是拼着命来救我的。”
  只要杨凡一来,天下还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
  田思思欢喜得几乎忍不住要跳了起来。
  奇怪的是,柳风骨看到杨凡,居然连一点吃惊的样子都没有,反而也显得很欢喜。
  他居然还向杨凡招了招手,道:“你过来。”
  杨凡就过来了。
  田思思本来以为他的人一过来,秦歌也立刻就会跟着过来。
  谁知杨凡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脸上居然还带着笑容。
  田思思心里已开始在嘀咕:“也许他只不过是在等机会,这大头鬼一向很沉得住气的。”
  她盯着他的手,只希望这双手一下子就能扼住柳风骨的咽喉。
  杨凡却始终没有看她一眼,就好像根本没有看见有她这个人。
  柳风骨微笑着,道:“你来迟了。”
  杨凡也在微笑着,道:“抱歉。”
  柳风骨道:“你用不着对我抱歉,这位田姑娘一直在等你,已等得很着急。”
  杨凡道:“哦?”
  他似乎直到现在才发现田思思在这里,转过头对她笑了笑,淡淡道:“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这里等我。”
  田思思瞪大了眼睛,道:“你不知道?”
  杨凡摇摇头。
  田思思几乎忍不住要大叫起来,勉强忍耐着,道:“你以为我会在什么地方?”
  杨凡淡淡笑道:“无论你在什么地方,好像都跟我没什么关系。”
  田思思道:“你……你忘了是谁叫我来的?”
  杨凡道:“脚长在你自己的身上,当然是你自己要来的。”
  田思思怔在那里,再也说不出话来。
  她忽然发现杨凡好像已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一个她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这个杨凡难道也是别人冒名顶替的?”
  绝不会!
  别人的头绝不会有这么大,笑起来也绝不会像他这么讨厌。
  柳风骨背着手,在旁边看着,显然又愉快,又得意,直到这时,才微笑着道:“田姑娘想要我找你来谈谈。”
  杨凡道:“谈什么?”
  柳风骨道:“谈谈她。”
  杨凡道:“她有什么好谈的?”
  柳风骨道:“我想要她嫁给我,但她却说一定要你同意。”
  杨凡道:“要我同意?”
  他好像觉得这是件很滑稽的事,忽然大笑道:“我又不是她老子,为什么要我先同意?”
  柳风骨道:“因为她本来是要嫁给你的。”
  杨凡道:“我早就说过,就算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我也不敢要她嫁给我。”
  柳风骨道:“她说什么?”
  杨凡道:“她说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也不会嫁给我的。”
  他忽又转头向田思思一笑,道:“这话是不是你说的?”
  田思思咬着牙,全身抖个不停。
  她已气得说不出话来,也已无话可说。
  她只恨不得一下子就将这大头鬼的脑袋像西瓜般砸得稀烂。
  柳风骨笑道:“你既然这么说,看来我们的婚事已没问题了。”
  杨凡道:“本来就连一点问题都没有。”
  柳风骨大笑,道:“好,好极了,到时候我一定请你来喝喜酒。”
  杨凡笑道:“你想不请我也不行。”
  柳风骨大笑着揽住他的肩。
  到现在为止,田思思就算是个白痴,也已经看出这两人是什么关系了。
  但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早就是朋友?”
  杨凡道:“不是,我们不是朋友……”
  柳风骨微笑着,接下去道:“我们只不过是兄弟,而且是最好的兄弟。“
  田思思连嘴唇都已发白,道:“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你们早就计划好的?”
  杨凡悠然道:“他刚才已说过,我们是好兄弟。”
  田思思瞪着他,突然用尽全身力气大叫起来,道:“姓杨的,杨凡,你究竟是不是人?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杨凡笑道:“杨凡本来就不是东西。”
  柳风骨也笑了,道:“你以为他真的姓杨?真的是杨凡?”
  田思思又好像突然挨了一鞭子,连站都站不住了,后退了几步,又“噗”地坐到那棺材上。
  她像是个快淹死的人,好容易才抓住一块木头,但忽然又发现抓住的不是木头,是条鳄鱼,吃人的鳄鱼。
  现在她整个人都似已沉入了水底。
  过了很久,她才能说得出话来,嘎声道:“你不是杨凡?”
  杨凡道:“幸好我不是。”
  田思思道:“真的杨凡呢?”
  杨凡道:“在少林寺。”
  田思思道:“在少林寺干什么?”
  杨凡道:“念经,敲木鱼。”
  田思思道:“他……他已经做了和尚?”
  杨凡笑道:“现在他简直已可算是个老和尚了。”
  田思思慢慢地点了点头,喃喃道:“我明白了,我总算明白了……”
  她真的明白了么?

×      ×      ×

  也许她的确已明白了很多,但另外的一些事,还是她做梦也想不到的。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四章 大人物
    第三十三章 请君入棺
    第三十二章 绝路
    第三十章 意想不到的事
    第二十九章 梵音寺
    第二十八章 酒与醉
    第二十七章 神偷·跛子·美妇人
    第二十六章 谁是高手
    第二十五章 高手
    第二十四章 似真似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