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谁来跟我干杯 >> 正文  
总代序       ★★★ 双击滚屏阅读

谁来跟我干杯?──总代序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1/20


厌倦江湖  自甘寂寞
夜深人静  举杯邀饮


  “谁来跟我干杯?”
  那时候总是有一个人会说:“我。”

 

  有一个人从小就不是一个好孩子,不念书,不学好,爱打架,又爱惹事生非,后来竟然就跑进了是非最多的电影圈。挨了饿,吃了苦,受了气之后,忽然有一点发愤图强的意思,后来果然出头了,可是毛病又复犯,而且还有了一种新毛病:
  ——不爱做事,只爱花钱。
  所以只要是见到他的人,人人都头大如斗。
  这个人却是我的朋友。
  这个人不但是我的朋友,而且是一个我非常喜欢的朋友。
  因为我了解他!
  他不念书,他真的没有念过什么书。
  ——如果你生长在一个他那样艰苦辛酸的家庭,你就知道他为什么不念书了。
  他不学好,不去练钢琴,不去学声乐,不去学画,反而去打杂工,他是不是个混蛋?他是不是疯了?
  ——有一年天下大旱,百姓都快饿死了,一个很学好又会念书的皇帝问他的子民:“你们没饭吃,为什么不吃肉?”
  ——这不是笑话,这是一个惨痛的教训,只有一个满身创伤满心创伤的人才能接受的教训。
  在经过艰辛百战之后,你也许会明白这个道理了,可是你仍然无法接受这么样一个人。
  因为你已老了,他还年少。
  你们之间,还是有一条沟,这条沟之所以不能被填平,只因你不愿意。
  一个人如果不能了解另一个人,最大的原因,只因为他根本不愿去了解。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根本就不愿去接受别人的意想?根本就不愿去了解别人?
  ——在人类所有的弱点中,有什么比这一点更能阻碍人类的进步?更值得悲哀的?
  我的这个朋友和我一样,身世飘零,满怀悲愤,可是在是非最多机运也最多的电影圈,他终于凭他的智慧和努力蹿出来了。
  那时侯他仍年少。
  一个年轻人,身上千疮百孔,心上也有千结难解,有一次甚至被活活烧死。
  然后,他忽然有了机会,而且能把握这个机会,能够达到一种可以做一些他自己喜欢做的事的地步。
  你说他会不会去做那些事呢?
  ——一个精力旺盛的独身大男孩,喜欢去做一些什么事?在这种情况下,他会不会做得比较狂一点?
  如果我去问大多数人,大多数的回答都是“不会的”,因为这个世界上君子太多了。
  幸好我不是君子。
  所以别人怕他,我不怕。
  别人怕他喝酒争气惹事闯祸花钱坑人扔石头,我不怕。
  因为我多多少少有一点了解他。
  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了解到他最重要的一点——他的聪明。

  (二)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种人。可是我常常把这无数种人分成两类。
  分类的方法却又有很多种了,第一种最尖锐的分类法,当然是最尖锐的:
  ——死人和活人。
  不管你从哪一个观点来看,这两种人都是完全不同的,一种有思想有情感有悲伤有欢乐有感情,另一种什么都没有了。
  他可以留下流芳千古的名声,可以留下造福万世的财富,甚至可以留下一个王国,可是对一个死人来说,他还能拥有什么?
  宗教是不是因此而产生的?
  男人与女人,老人与少年,好人与坏人,小人与君子,弱者与强者,英雄与懦夫,国王与乞者,淑女与娼妓,输家与赢家,浪子与住家人,老板与伙计,无盐与西施,智者与笨蛋。
  这个世界永远是这样子,永远有两种不同的人,有的是男,有的是女,有的老了,有的年轻,有的成功,有的失败,有的愚蠢,有的聪明。
  我说的这个朋友,是个聪明人。

            ×              ×              ×

  我不要告诉你们有关他的一些不能让人了解的事,因为他是我的朋友。

              朋  友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其它两个字能代替这两个字?

  (三)

  我这个朋友,身世孤苦飘零,性格孤独复杂,有时候真不好玩,有时候又好玩极了。
  喜欢他的人,都说他是个天才,不喜欢他的人,根本就不认为他是个人。

            ×              ×              ×

  对于人的分类法,还有一种——一种是“是人的人”,一种是“不是人的人”。
  只不过最重要的一点通常都被人忽略了。
  ——这个世界上常常会有一些人把另外一些人看成“不是人的人”,其实真正“不是人的人”,却是他们自己。
  我这个朋友,他坏,他骗,只因在他生存的那个环境里,如果他不坏不骗,他就没法子生存下去了。
  他没有念过很多书,可是最近他却写了一本书,写了最少有十一二遍,写了又改,改了又抄,抄了再写再改,有一天我甚至问他:“你那部《战争与和平》写好了没有?”
  想起来,这好像有一点讽刺,其实这其中最多也只不过有一点冷淡而已!
  一种“厌倦”的冷淡。
  我们甚至可以把那种“冷淡”说成是一种“忌妒”。
  因为我已经没有那种创作的热诚了,连那种创作的精神和勇气都没有了。惟一剩下的,只不过是一点热爱。
  对创作的热爱,对朋友的热爱!
  ——对生命呢?
  生有何欢?死有何惧?生死一弹指,现在我已活过,我已爱过,死?
  ——对于这个“死”字,我又有很多看法了,只不过其中只有最重要的一种:
  死了算了,死又何妨。

            ×              ×              ×

  我这个朋友,在真理基本观念上,和我是非常相同的。
  有人甚至说他像是我的弟弟。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一个作家的成长与转变
    说说武侠小说──《欢乐英雄》代序
    杂文与武侠
    另一个世界──还是有关武侠
    谈我看过的武侠小说
    看《小李飞刀》第一集
    牛哥的“三奇”
    秀兰与东林
    淞园食府
    武昌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