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孤星传 >> 正文  
第四章 扑朔迷离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章 扑朔迷离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6
  裴珏坐在前面,那马跑起来像腾云驾雾似的,这是他平生所未曾经历过的速度,不禁觉得甚为兴奋。
  须知“速度”也是人们一种享受,尤其是爱好刺激的人们。
  裴珏闭起眼睛来,领略这平生第一次感受到的感觉,鼻端突然闻到一丝淡淡的香气,却是从身后的那人身上发出的。
  他心里奇怪:“这人身上的气息怎么像女人一样?”
  哪知那人已在他身后冷冷说道:“你是个女儿家,做事要谨慎些,以后在没有学会武功之前,千万不要出去一人乱跑。”
  裴珏听了,哭笑不得,那人又说道:“今天你随便就跟着我走,这幸好是我,如果换了别人,那你难免又要吃亏。”
  裴珏有口难言,结结巴巴地说道:“我——”
  那人厉声道:“不要多说!”声音虽然很好听,但语气却严厉得很,而且里面还有种冷冰冰的味道,使人不敢不听他的话。
  那人又道:“以后在外面,你就叫我冷大叔好了。”
  裴珏听了,暗暗好笑,忖道:“这人的年纪看来比我大不了多少,却要我叫他大叔。”但他口中,还是“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马极快地奔跑了一段,天越来越黑,大约已是子夜了。
  裴珏也不知道已跑到什么地方,那人不再说话,他也不敢问,忽然他看到远远有一片灯火,想必那里有个市集。
  那马向前飞奔,到了前面,才缓缓收下步子来。裴珏一看,此处果然是个市集,而且还相当热闹,因为这么晚了,此地仍然灯火未绝,只是他自到北京以来,就没有再出来过,自然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马人了市集,就走得更慢,那人的手由裴珏身后抄过来,勒住马缰。
  裴珏突然感觉到他身子软软的,心里不禁奇怪,暗忖道:“这人武功这么好,怎地身子却是这么软呢?”
  马停在一家气派甚大的客栈门口,那人下了马,裴珏也跟着跳了下来。
  那人脸上又是惊奇之色,问道:“你会骑马?”但却并未等裴珏的答复,就先走了进去。
  他衣履甚是华贵,所骑的马又是千中选一的良驹,客栈里的小二阅人多矣,什么人是什么样的来路,他一眼就看得出来,连忙跑过来巴结地说道:“客官敢情是要房间吗?”
  那自称“冷大叔”的人不耐烦地点了点头,店小二道:“夫人怎地还不进来?”
  原来裴珏还站在门口,此刻听到别人叫他“夫人”,可气可乐,但却也不好发作出来,只得慢慢走了进去。
  小二惊奇地望着他的脚,原来他脚上仍然还穿的是那双薄底快靴,“冷大叔”也不禁随着小二的眼光一望,也是一皱眉。
  裴珏望着他无可奈何地一笑,此刻灯光之下,裴珏才对他看个清楚,不禁暗赞:“好漂亮的人物。”
  原来这“冷大叔”双眉长垂,目光中闪烁着光彩,嘴虽不小,但也并不甚大,鼻子像是一根玉柱,笔直通向上额。
  “冷大叔”看到裴珏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心里也奇怪:“这女孩子好像有些古怪。” 
  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未曾想到,这险些被人强暴的“女子”竟不是个女人。
  店小二赔着笑道:“敝店全客满了,只剩下一间房,两位就将就着住下吧,那里还算干净。”他眼睛雪亮,已觉得这两人有些不对路,是以说话的态度,也远不及方才那样巴结了。
  “冷大叔”一摇手,道:“好吧,快带我们去。”裴珏自幼就和别人同房而睡,当然不会觉得有些什么不便,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自己和人家外表看来,总是一男一女,那么这“冷大叔”怎地却又要和自己同房睡呢?难道这“冷大叔”心里,也有着什么毛病?
  刚走进房,“冷大叔”就挥手叫小二走开,一面关起房门来,说:“快脱衣服休息,明天我们还要一早赶路。”
  裴珏有些不好意思,他倒不是为别的,而是恐怕“冷大叔”查问他怎么会穿上女子的衣服。
  冷大叔看见他坐在椅子上不动,脸上不觉露出一丝笑意,道:“你不好意思是不是?等一会你就知道没关系了。”
  他略微拭了拭脸,就解自己的衣服,脱去外衣,连里面的短褂短裤都脱下了。裴珏本来心中在想着该怎么样向“冷大叔”说自己所遇到的事,抬头一看,一颗心几乎要跳到腔口了。
  原来“冷大叔”脱了衣服后,丰乳隆股,竟然是个女的。
  她根本没有注意到裴珏面上的表情,一面带着教训的口吻说:“你现在该知道我刚才所说的话的意思了吧,我其实不是男的。”她哼了一声,又说道:“我要是个男的,你岂不是又要倒霉了吗?”
  裴珏自出世以来,从来也没有见过一个女子在他面前脱衣,此刻见了这情形,心跳得像是要离腔而出,面孔也涨得赤红,吓得赶紧低下头去,不敢再多朝“冷大叔”看一眼。
  “冷大叔”突然一笑,道:“我和你真有缘,一看见你,就觉得你孤苦伶仃,受人欺负,怪可怜的,所以才收你做徒弟,你别以为这么简单,恐怕以后你说给别人听,别人也不会相信呢了”
  裴珏一抬头,只觉耳旁“嗡”然一声,面孔更红得像猪肝一样。
  原来这“冷大叔”竟脱得身无寸缕,身躯上美妙的曲线和弧度,在灯光下显得更突出了。
  “冷大叔”想必也看到裴珏的窘态,说道:“你不要奇怪,我从小就是这样睡觉的。”一笑又道:“你多大了,怎地这样害臊?快脱衣裳睡呀,你看见我也是女的,还怕什么?”
  “冷大——大叔”。裴珏结结巴巴地说:“你快穿上——我——我是个男人。”
  “冷大叔”一惊,猛地向后一退步,娇喝道:“你说什么?”
  裴珏硬着头皮道:“我是个男人,我——”
  话还没有说完,“冷大叔”已一掠至前,裴珏还未及看清,鼻畔一麻,全身竟定住了。
  “冷大叔”玉手一伸,在他胸前一摸,玉面也立刻飞红,吧地一巴掌,打在裴珏脸上,恨声道:“你是找死,敢欺负姑奶奶!”
  裴珏心中叫苦:“谁欺负你了?”想解释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但是却苦于口不能言。
  “冷大叔”一低头,看见裴珏的眼睛仍瞪住自己,反手又是一巴掌,脸更红得像熟透了的苹果,飞快地穿上了件外衣,一面恨声道:“今天我若不让你痛快,我就不叫冷月仙子。”
  此情此景,听到“冷月仙子”四字,怕不吓得立刻昏过去才怪。
  原来武林中,近十年来出了个极为有名的人物,这人叫做“千手书生”,行踪诡秘,武功却高得惊人,行事又介于正邪之间,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姓名,也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貌。
  你若不去犯他,他也绝不来找你,可是只要他找着你,你再也休想逃出他的手心去。 
  武林中人提起“千手书生”四字,多是敬而远之,这“冷月仙子”本是“千手书生”之妻,行事却比“千手书生”更辣。
  后来不知何故,“冷月仙子”与“千手书生”夫妻反目,千手书生突然在江湖上失去踪迹,那冷月仙子却开始行走江湖,她亦是行踪飘忽,而且喜做男装,忽男忽女,只要有人稍为得罪了她,就不得了。
  以“龙形八掌”那么的身份武功,提起这夫妻两人,也是面目变色,绝对不敢去招惹他们。
  此时机缘凑巧,却让裴珏遇着了她,而发生的事,又是那么难以解释,以冷月仙子往常的脾气,不要了裴珏的命才怪。
  裴珏的目光里,自责,惭愧,不安,兼而有之,但却绝对没有乞求的神色,他生性如此,就算刀架在头上,他也不会向你哀求半句的。
  冷月仙子脸上的红霞,仍然未退,除了她丈夫外,从未有人看到过她的身体,近几年来,就连她的丈夫都没有看见过了。
  此刻她却让这少年人看了个饱,心中固然愤怒,不知怎地,却还有另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然而这感觉却更令她不安,也更促使她下决心要废掉裴珏,这在她而言,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但她却在迟疑着。
  从裴珏的目光里,她发现了一种她从未遇到过的“纯真”。她自幼孤傲,嫁给“千手书生”后,脾气更怪,哪知“千手书生”用情不专,被她发觉了,她就一怒而离开了他。
  自此,她将天下的男人都视为仇敌,此刻她低头一望,裴珏的目光却使她真正的心动了。
  须知世间任何人,固然可以用各种方法来骗得他人的情感,然而那绝对只是暂时的,惟有“纯真”的情感,才能换得别人纯真的情感,也惟有“纯真”,才能感动得了别人,这是自古不变的。
  冷月仙子玉手一弹,不知怎地,像是能够随意变换方向,竟拍在裴珏脑后的“玉枕骨”上。
  裴珏松了口气,他也知道方才是被人家点中穴道了。
  冷月仙子目光里,仍然没有一丝好意,厉声道:“你到底是谁?”
  裴珏虽然明知自己被点中了穴道,但却并不知道自己险死还生,在这种情形下,能在“冷月仙子”手下逃出命来,实在是异数了。
  在穴道被解后,他愣了许久,然后才将自己的出身,以及日间所经历过的事,都说了出来。
  冷月仙子艾青,虽然外表上冷若冰霜,而且行事心狠手辣,但却是个涵藏着极多情感的女人,只是她这种情感,不轻易表露而已。
  世上有许多人,遭遇还远比裴珏凄惨得多,艾青也从未过问,也从未关心,此刻听了裴珏的话,情况却大为不同了。
  人类的情感,往往会随着对象而变迁,一件同样的事,但发生在两个不同的人身上,那么这件事在你心中造成的印象,也会迥然而异的。
  裴珏并不善于言词,再加上自身又不喜多言,是以他说得很简短,但是很扼要,很动人。
  寡言者的说话,往往都是扼要动人的。
  这时候,方才存在他们之间的羞愧、尴尬和不安,都已不再存在了,代替的却是彼此之间的了解和同情。
  虽然艾青并未将她诡秘而多彩的一生说出来,但是她轻叹着说:“你别难受,我的身世也和你差不多,你并不笨,只要肯用心,将来武功也许比我还好,这以后慢慢再说吧。”
  就是这一句话,在裴珏心中,已胜过千言万语,他对这年纪比他大了将近一倍的女子,心中此刻虽已无情欲之念,但却有另一种难言的情感。
  那几乎是一种与“母爱”相似的情感,而这种情感,已有多年未曾在裴珏心中出现过了。
  冷月仙子心神交疲,她此次匆匆北来,实在是为着逃避一个极为厉害的对头,一路上马不停蹄,受尽了奔波之苦。
  而明天,她还要继续她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休止的逃亡。
  她轻轻打了个哈欠,倦眼惺忪,娇慵地说:“快睡吧。”话一出口,又不禁满面生出红霞,蓦然想起,无论如何,对方总是个男人呀。
  蓦地,房间轻轻一响。
  艾青忽地一掠至门口,掩上衣襟,倏然拉开房门,门外悄然无人,就连门外那一条长长走廊的两端,此刻也渺无人迹。
  有风吹动,她衣袂一飘,连忙用手拉住,脸上又不禁一红,回头望去,眼光瞬处,又蓦地一惊。
  此刻裴珏也走了过来,低声道:“冷——冷大叔,你累了,还是先睡吧,我到门外站站,反正天已快亮了。”
  艾青低头沉思着,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忽然恨声道:“原来是你们,敢情你们活得真不耐烦了。”
  裴珏一惊,茫然望着她,奇怪她怎地突然说出这句话来。
  艾青也自发觉,看着他那茫然的神色,不禁微微现出一丝笑容,指着门框轻声说道:“你看看这个。”
  裴珏一看,也大吃一惊,原来门框上,整整齐齐地用白粉画了个星形的图形。他久居镖局,平日听人闲谈,江湖上的勾当,他也知道不少,此刻一见,便已知道这是江湖盗党做案前的预告。
  这意思也就等于说:“这货色已被我们定下了,别人休来插手。”
  裴珏忙问道:“你知道这是谁吗?”
  艾青微一点头,指着那星形道:“你留意看,这颗星可有什么古怪之处?”
  裴珏连忙留意一下,他本是聪明绝顶之人,多年来的抑制,虽然使他失去了自信之心,但本性却仍未消失,这正如一粒明珠,仍在椟中,未经人发现,他仍然不会发出光彩的。
  此刻他一见,便道:“普通的星只有五角,但是这颗星却有七个角,而且六个角较小,其中只有一角较大。”
  艾青赞许地一笑,暗忖:“这少年的观察力倒敏锐得很。”立刻轻轻拴上房门,说道:“对了,这就是江湖上声名最恶的七个人所留下的表记,哼!他们找到我,也是他们霉运到了。”
  裴珏问道:“他们是谁?”
  艾青道:“他们是义结兄弟七人,自称为“北斗七煞”,平日无恶不做,武功想也不坏,别的事不说,这七煞里的老三和老七,最是好色——”说到这里,她脸又是一红。
  裴珏留意地倾听着,却未察觉到她的面颊,她顿了顿,又接着说:“刚刚我看那图形,较大的一角,是由上往下数的第——”她突然又顿住话,向裴珏问道:“你记得第几个角较大吗?”
  裴珏毫不思索地答道:“正是第三个。”
  艾青又一笑,暗忖:“这少年人的记忆力也好得很。”心中突然一动,转念忖道:“以他的天份,学武怎会无成,想那龙形八掌在江湖上亦是以武功成名的人物,他在龙形八掌处呆了那么久,无论如何也不至于武功如此弱呀?”
  她疑念大起,越想越觉事有蹊跷,再忖道:“何况他天资之高,已属绝顶,那龙形八掌为何又一直说他笨呢?”
  她百思不得其解,虽然知道其中必定有些古怪,但真相如何,她也不敢妄加臆测,暗忖:“以后这一定要查个明白。”
  裴珏见她久未说话,他究竟少年心情,好奇之心大起,道:“这图形所示,是不是就是说这来的就是七煞中的老三呢?”
  艾青点首道:“正是。”冷笑了一声,接着说道:“他来了,恐怕就再也走不掉了。”
  裴珏道:“他留下了记号,是不是就一定会来呢?”此时他对艾青的武功,已有信心,倒希望那“北斗七煞”全来,让自己看看热闹。
  他哪里知道北斗七煞,在江湖亦非易与之辈,若真地全来了,冷月仙子一人,恐怕还不好应付呢。
  艾青一笑,道:“来是一定会来的,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罢了。”她又叹道:“别的不说,今夜我看来觉是无法睡的了。”
  低着头,微出了会儿神,突然看到自己穿着的只是件文士长衫,此刻下襟散开,里面的肤色如玉,她连忙一望裴珏,却见他倚着桌子,像是已经睡着了,灯光之下,望之真如女子。
  她又一笑,想起方才自己在他面前解衣时的情景,脸又不禁一红。
  她平日孤芳独傲,等闲谁也见不着她的一笑,此刻不知怎地,心情却像是起了很大的变化,这是她自己也无法了解的事。
  她悄悄站起来,想穿上衣裳,免得等会动手时不便,哪知轻轻一动,裴珏已睁开眼来,原来他根本就不曾睡着。
  他揉了揉眼睛,道:“是不是已经来了?”
  艾青摇了摇头,道:“你背过身子去,我……”
  裴珏眼珠一动,已知她的心意,忙将身子一转,双眼紧紧盯在墙上,哪知灯光反射,却又将艾青解衣时的身影映到墙上了。
  此刻这血气方刚的少年人内心真有如大海翻腾,但是他终于忍住了,紧紧闭起眼睛,再也不想。
  霎时,艾青已结束好了,就在这时,屋顶上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声响,非常轻微,裴珏一些也没有察觉到,艾青却面色一变。
  她微一挥手,桌上的灯便倏然而灭。
  她这动作像是轻易而漫不经心地,但若不是目力已到炉火纯青之境,又怎能致此?
  裴珏顿觉眼前一黑,灯光已灭,他方想出声,但瞬即想到可能是那话儿已经来了,连忙收住了口,借着窗纸中透过的一丝微弱的光线,两只眼睛睁得老大,瞬也不瞬地望着窗前。
  突然,他觉得身边一阵温馨,一转头,这种温馨的气息更是强烈,原来不知什么时候,艾青已来到他身侧,低声道:“不要动,也不要说话,已经快来了。”吐气如兰,嗅之醉人。
  裴珏越发摒住声息,连大气都不敢喘,但不知怎地,心跳得那么厉害,甚至连艾青都听到了,悄声问道:“你怕吗?”
  裴珏脸一红,他自己知道自己心跳的原因,但是他又怎能说得出口。
  突地,窗户无风自开,一条人影在窗口一闪,略一迟疑,便摸了进来,分明是自恃身手,没有将房里的人看在眼里。
  这人影身材甚高,身手也极为敏捷,落在地上,全然不带一丝声息,须知他在客寓之中,就敢妄然闯入,一些也不顾忌,武功当然有过人之处,否则,他怎么敢这样地放肆呢?
  冷月仙子鼻孔里暗哼一声,那人影是个老江湖,就是这鼻孔里所发出的那一丝极为微小的声息,已使他有了警觉,眼光四扫,发觉房里坐着两条黑黝黝的人影,微微一惊。
  在这种情形下,可显出人家虽然狂妄,但真遇上了事,可有精确的判断。
  他微一撤手,手里似已撤下兵刃,沉声道:“房里的可是道上同源,兄弟莫西,是合字,也请亮个万儿。”
  冷月仙子一拉裴珏的手,示意他不要出声,莫西又道:“朋友是何方神圣,再不开口,可别怪兄弟要不客气了。”须知他久经大敌,方才虽然贸然闯入,但那却因为将房里的人看得太过轻易。
  这当然是他的疏忽之处,原来他也住在这间栈房里,方才冷月仙子艾青与裴珏投店的时候,他已望见艾青,这种人的眼光可多厉害,一眼便看出艾青是女扮男装的,他好色闻名,手下不知坏了多少个良家妇女,此刻一见艾青,那种成熟而妩媚的妇人风致,虽是穿着男装,已使莫西色与魂授了。
  他不敢多望,怕打草惊蛇,悄悄蹑在后面,对裴珏,倒没有望一眼,只影绰绰地知道另外还有一个女子而已。
  他色胆包天,再加上武功实有过人之处,再也料想不到他眼中的对象竟是冷月仙子,等不到三更,就闯入了人家的房里。
  可是艾青那轻微的一哼,可使他惊觉了。
  他立刻便想到:“这女人虽女扮男装,说不定手下武功不弱也未可知。”脑海一转,对武林中几个喜欢穿男装的女子想了一遍,心中大定,因为她们武功都不及自己,声名也不及自己高。
  可是他挂万漏一,却忘了“冷月仙子”,这也是因为冷月仙子声名高,他再也估不到这娇怯怯的女子竟是江湖上闻之色变的女煞星。
  冷月仙子一声冷笑,道:“凭你也配问姑奶奶的名字。”手微一扬,竟硬生生将桌子捏下一角,当做暗器使。
  莫西可不知道人家用的是什么暗器,只觉风声飕然,手法的惊人,竟是自己前所未见的。
  他当下哪里还敢怠慢,疾忙一转身,身形疾侧,那暗器擦胸而过,“夺”地,击在墙上。 
  莫西可算是久经大敌了,见了这发暗器的手法,已知人家武功的深妙,竟是自己生平未睹,心中大骇,暗忖:“这人是谁?”
  念头也来不及转完,双腿一顿,身形疾地从窗口窜了出去。
  冷月仙子冷冷一笑,回头向裴珏道:“你等一会,我马上就来。”裴珏方自答应,眼前一花,冷月仙子已失去踪迹了。
  裴珏暗叹一声:“我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人家那样的武功?”觉得很疲倦,又觉得很饿。
  尤其晕“饿”,更令他难受,须知他已一日未曾进食了,但此刻夜深人静,又能到哪里找东西吃呢?
  莫西身形猛然几个起落,也掠出了数丈远近,“北斗七煞”中,以他轻功最高,在武林中,三煞莫西的轻功,是颇有名气的。
  是以他全力而赴,暗忖总可以逃脱人家的掌握了,他人甚机灵,见机而作,反应最快,只要稍有不对,便立刻逃走,是以虽然作恶多端,但自出道以来,却没有吃过什么大亏。
  他以为今日也是一样,虽然未曾得手,但总算也没有吃亏。
  哪知背后倏地一声冷笑,笑声就像在他背后发出的,他大惊之下,连身都不敢回转去看一看,脚尖猛点,人已向左前方窜了出去。
  哪知冷笑之声,连连不绝,也始终附在他身后,饶他用尽身法,那冷笑之声,仍然跟在他后面。
  他魂不附体,汗珠涔涔而落,知道人家轻功高出自己甚多,猛一咬牙,身形疾转,掌中折铁快刀急向后打,情急而拼命了。
  哪知他这一转身,所受到的惊骇,更非言语所能形容。
  原来身后空空,除了远方的屋顶,被星光的照射,微微有些白光之外,眼中所见,只是一片空荡而已,哪有人影。
  他再一转身,那冷笑之声竟如附骨之蛆,又在他背后笑了出来,莫西双腿发软,这种惊骇,的确是他平生从未经历过的。
  须知在这种情况下,那无异说自己的性命已悬在人家手中,只要人家高兴,将自己的脑袋摘下,也是容易得很。
  莫西情急之下,却被他想出一法来,这当然也是他久经大敌,临敌经验已丰,是以在惊骇之中,仍未曾失去自救的本能。
  他猛然身子往下一倒,肘、膝、肩头、脚腿,一起用力,竟在瓦面上施展出“燕青十八翻”的小巧功夫,在这种情况下,使用这种功夫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央央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孤星不孤
    第五十九章 天理昭昭
    第五十八章 日暮途穷
    第五十七章 众叛亲离
    第五十六章 日落江滨
    第五十五章 英雄末路
    第五十四章 精诚所至
    第五十三章 风雨前夕
    第五十二章 夜寒情热
    第五十一章 同盟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