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孤星传 >> 正文  
第六章 天涯飘泊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六章 天涯飘泊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6
  这天晚上,客栈门口多了个洗马的小厮,他洗的马比任何人都干净,但拿的钱却比任何人都少,这还是本来在客栈门口洗马的那一群无赖中的“老大”可怜他,才将一些他们看来没有什么“油水”的客人让给他。
  他,自然就是裴珏,他认为靠劳力吃饭,并不是屈辱,因此他竟也安于这种卑贱的生活,晚上就在客栈的房檐下一睡,用那两本破书做枕头,这是他唯一的财产,也是唯一没有别人要抢他的东西。
  料峭的春寒有时使他半夜惊醒,他就起来打一趟他也知道毫无用处的“大洪拳”,一面安慰着自己:“夏天就要到了。”
  但夏天还没有来的时候,这小镇却来了个卖把式的老头子,带着一匹疲弱的老马和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他们在客栈前面的一小块空地上,打起锣,那小姑娘耍着花刀,裴珏看得眼睛都直了,觉得她耍得真好,那老头子咳着嗽,叫着江湖的场面话,但使了半天劲,看的人虽多,给钱的人却少。
  那老头失望了,弯着腰,咳着嗽,收拾着场子,那小姑娘叹着气,在旁边帮忙,天黑了,他们牵着那匹老马来到客栈门口,店小二爱理不理地招呼着,裴珏却去牵那匹老马,比着手式,意思是要替他们刷一刷,那老者摇了摇头,裴珏却在地上划了“不要钱”三个字,那老头一笑,就将马交给他,裴珏站起来的时候,看到那小姑娘的大眼睛里也充满了笑意。
  “这是一对多么漂亮的眼睛呀!”但是他立刻禁止自己再想下去,他现在甚至连檀文琪都不敢想,因为一想到她,他就会觉得更难受。
  晚上,他又枕着那两本破书睡了,像以前的那些日子一样,他又被春寒惊醒,可是今夜当他在星空下使着拳的时候,除了满天的星星之外,还有一双眼睛在望着,那就是那耍把式的老头子。
  那老头从客栈里走出来,拿了块白粉在地上写道:“你学过武?”裴珏点了点头,那老头想了一会,又写道:“你愿不愿意跟我们去闯江湖,虽然有时也会挨饿,但总比你在这里刷马要强得多,少年人也该到江湖上闯闯呀!”
  裴珏大喜,连连点着头,那老头子满布皱纹的脸上,也露出喜色,他到底老了,古铜色的皮肤,现在也渐渐松弛,有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帮他忙,总是件好事,何况他对这小伙子还颇具好感。
  于是第二天,裴珏就由刷马的小厮变成了走江湖的小伙计,他随着老头子到了江南,在一些小镇里飘泊着,白天,他打着锣拿着家伙,有时也使一趟拳,晚上,他拿着那柄兵刃,和老头子睡一起,夏天来了,可是他却又觉得热了。
  以往他的幻想,此刻已被现实折磨得几乎没有了影子,但夜深人静,他还没有睡着的时候,他也会幻想自己学成了惊人的武功,使檀明大吃一惊后,娶了他的女儿。
  有时候,他也会想起冷月仙子,想到她映在墙上的那个美丽的影子。
  但是白天,当他看到那一双明媚而带着笑意的大眼睛的时候,他不禁忘去了很多事,也许忘得太多了些,但无论如何,回忆只是使他伤心而已,那他又何必要去回忆呢?
  那老者——他自己替自己起了个名字,叫花刀孙斌,江湖人称“断魂刀”。孙斌的女儿——那有着一双大眼睛的孙锦平,却对裴珏有着亲人般的慈爱,这对自幼失去了亲人的裴珏来说,已足够使他满足了,何况那双大眼睛望着他时,还带着甜蜜的笑意呢。
  他们离江陵府越来越远,这天到了龙潭,天正在下着雨。
  下雨对江湖卖艺的人们来说,是一种无法补救的磨难,花刀孙斌脸上的皱纹更深了。
  晚上,裴珏中夜而醒,他梦到檀明拿着一把刀要杀他,檀文琪在旁边拉着他爹爹的手,所以他醒来时,那极恐怖的感觉仍使他悚栗,他一转脸,看到孙斌也不在床上,于是他就从那张木板搭成的床上爬起来,挑亮了油灯,穿上鞋子,走出这间茅草搭成的小客栈里的小客房,出去透透气。
  雨已经止了,这么凉快的晚上,裴珏很少在夏天遇到过,他走到小院子里,仍然没有孙斌的人影,他不禁开始奇怪:“孙老爹这么晚了,会跑到哪里去了?”爬到那矮墙上往外一望——墙外那片荒地上的景象,却吓得他差点从墙上翻下来。 
  原来墙外此刻喝叱连声,刀光飞舞,“花刀孙斌”掌中青钢刀涌起一片光影,竟以名垂江湖的“五虎断魂刀法”对敌着对手的一枝丧门剑和两管判官笔,刀风虎虎,招沉力猛,显见得在这柄刀上,至少有着四十年的功力,哪里还是他在耍把式使的那种刀法,裴珏的眼睛都看直了。
  使丧门剑的是个精瘦汉子,左脸上带着一道长长的刀疤,使判官笔的短小精悍,招式狠辣,尽往孙斌身上可以致命的地方招呼。
  “花刀孙斌”雪白的胡发在夜风里带着刀光飘舞,那使判官笔的双笔抢出,一点“期门”,一点“乳泉”,刷地一塌腰,双笔直上挑出,竟点向孙斌的咽头,招式快如闪电!
  孙斌冷笑一声,微一错步,刀光一闪,震得那自上斜削而下的丧门剑发出“呛然”一声长吟,左腿虚虚踢出,右腿倏然飞起,“鸳鸯双飞腿”,踢得那矮小汉子不得不赶紧撤招后退。
  使丧门剑的瘦长汉子冷笑叱道:“十年来姓孙的功夫倒还没有搁下,可是今天我姓程的不叫你血洒此间,从此江湖上就算没有我们‘淮阳三煞’这块字号。”刷刷两剑,剑光带着青蓝色的光芒,在黑夜里显得分外利明。
  那使判官笔的此刻眼睛都红了,也是边打边喝道:“想你断魂刀在武林中还算叫得起万儿的人物,杀了人竟想一躲了之,那可办不到,今天没别的说,赔我二哥的命来吧!”
  孙斌一声不响,“五虎断魂刀”使得风雨不透,力敌这名震江湖的绿林巨盗“淮阳三煞”中的小丧门程英和夺命三郎郑昆炎的三件兵刃,虽然已是很少有还招之力,但这“淮阳三煞”一时半刻之间,却也奈何他不得。
  伏在矮墙上的裴珏虽然听不到他们的话,可是他脑中立刻将这件事猜出了九分。
  “这大概是有人向孙老爹寻仇,这孙老爹以前一定也是个成名英雄,为了躲避仇家,就藉卖艺来隐藏身份,可是今夜,还是让人家找着了!”他暗叹一声,又忖道:“可惜我太不中用,竟连一点儿忙也帮不上,人家怎么来的,怎么动上手的,我都不知道,我是个笨蛋,又是个残废。”
  他的心更疼了起来,头一抬,忽然看到几点寒星,似电般地向和孙老爹动着手的两个人身上袭去,他知道这是暗器,朝着旁边一看,孙锦平手里也提着刀,暗器就是从她手上发出的。
  小丧门剑一领,夺命三郎掌中判官笔翻飞泼打,将袭来的铁莲子击飞了,口中大怒喝道:“什么人敢暗算大爷?”
  语声方了,孙锦平已像燕子般地掠了过来,手中使得是柳叶刀,刀光一闪,“风虎云龙”,上削喉咽,下剁双足,走的也是“五虎断魂刀”的路子,但是轻灵巧快,和她爷爷的刀沉力猛却又截然不同,小丧门冷笑一声:“小媳妇也出来了!”剑势一转,刷刷两剑,刺向孙锦平。
  裴珏看得冷汗直冒,他想不到孙锦平也有这么好的功夫,对自己的无用,也越发惭愧难受。
  这几人一动手,这龙潭郊外小乡村的狗都吠了起来,小丧门有些心虚,低喝道:“老三,卯上劲,快了结这两个点子。”
  夺命三郎闷哼了一声,判官双笔直欺进孙斌怀里去,这种短兵器,讲究的就是“一寸短,一寸险”,另外还得加上快,夺命三郎能扬名江北绿林,这一对判官笔上,确实有过人的功夫,就连孙斌那么老辣的刀法,却也被迫得后退了两步。
  但十数个照面一过,夺命三郎手上的判官双笔就不得不缓下来,孙斌掌中的刀,却一招快似一招,很快地占了上风。
  那边孙锦平掌中的柳叶刀,却抵敌不住小丧门掌中的三才剑法,一团刀光,堪堪已被裹在小丧门轻灵巧快的剑招里。
  裴珏自家武功虽不行,但总算还懂得不少,此刻心中着急,忖道:“看样子他们一个时辰里,还分不出胜负来,若惊动了别人,怎生是好?”他却不知道,此时早已惊动别人了,只是大家都躲在房里,谁肯出来招惹这种事。
  孙斌早年闯荡江湖,见过的大风大浪,不知道多少,此刻眼角动处,已看出他女儿情况的不妙,蹬蹬蹬倒退三步,刷地,又窜了上来,竟施展出“五虎断魂刀”里的“进步连环夺命三招”来,顿时将夺命三郎的身形,压在自己刀光之下。
  夺命三郎判官双笔,磨、点、架,将孙斌的“进步撩阴”,“连削带砍”狠辣的两招避了开去,孙斌冷笑一声,刀光忽地一圈,夺命三郎右手判官笔一架,左手方动,却被孙斌刷地一腿,踢在手腕上,一只纯钢打造的判官笔脱手飞去。
  他惊呼一声,塌腰错步,孙斌却怎会再给他喘息的机会,刀光如雪,专找他左面的空门,夺命三郎一枝判官笔才架得两招,一声惨呼,左肩上可着了一刀,痛得连右手的判官笔都丢了。孙斌面寒如水,成心将这江北巨盗废在自己刀下,刷地,又是一刀,夺命三郎痛得冷汗直冒,仍未忘了逃命,扑地躺了下去,“懒驴打滚”,招式虽无赖,但却总算躲开了此招。
  那边小丧门一声厉呼,喝道:“姓孙的,光棍不打躺下的,好朋友未免太狠了吧!”抽身想赶过去,但孙锦平的刀却不要命堆缠着他,他心越急,掌中的剑招也就越乱,猛听得又是一声惨呼,他知道夺命三郎八成儿是完了。
  念头尚未转完,孙斌已掠了过来,刀光一领,直剁小丧门的上三路,口中却喝道:“平儿退下去,用暗青子喂他。”
  小丧门长剑越发不济,瞬眼之间,肩头、腰下,又中了两颗铁莲子,掌中剑一招“啸雨转风”刚使到一半,就痛得连剑招都使不完,眼前刀光一花,左腿上又着了一刀。
  这种流血的场面,裴珏是第一次见到,他兴奋得全身发抖,恨不得那运刀如风,身形如豹的不是孙老爹,而是自己才对心思。
  孙斌自己知道劈在小丧门身上的一刀,已用了八成劲,已足够叫他去见阎王子,用鞋底抹了抹刀口上的血,低低说道:“把地上的铁莲子拾起来,趁着天没亮,赶紧离开这里。”
  孙锦平嗯了一声,晃起火折子,在地上拾回铁莲子——那唯一可能露出他们身份的东西。
  裴珏高兴得自矮墙上跳了下来,孙斌望着他一笑,丝毫没有因为他窥破秘密而有不满,这当然是因为已没有将他看做外人的缘故。
  三人回到房里,孙斌就开始检点行装,裴珏知道是要走了,在旁边捆着兵器,方才的事,孙斌一字不提,裴珏虽然心里好奇,却也不问,有时不过偷偷去窥望孙锦平的眼色。
  他们的行李,当然不会太麻烦,片刻之间,就收拾好了,每当收拾行李的时候,裴珏就会非常兴奋,因为他们又要出发到另一个新的环境,这种天涯飘泊的生活,是每个年轻人都乐于尝试的。
  他此刻也不例外地有着这兴奋的心情,甚而比往常更要兴奋些,因为他又经历了一件他以前所未曾经历过的事。
  孙锦平低着头收拾东西,忽地看到裴珏的两本书,她毫未在意地抛在裴珏身前,裴珏也毫未在意地将它插在兵器担上。
  他们连夜速行,天亮的时候,就赶到一座小山的山脚。
  那是京镇山地里一个比丘陵略为大些的小山,但满山青绿,分外觉得玲珑可爱,因为这是镇江与江陵两府之间的通道,四季行人颇多,因此在山脚下,依山架搭着茶亭和面馆,又因为有好几家在一起,因此就有了竞争,每家都收拾得干干净净,倒像是这里突然多了一个小镇的样子。
  虽是凌晨,但这些做行旅生意的客家,都已开张了,孙斌看了累得咻咻喘气的裴珏一眼,也走进一家小面馆去打个尖。
  这小铺子四面都是栏杆,是用饭碗粗细的毛竹编的,桌椅也是竹制,看上去既清爽,又干净,裴珏坐在椅上喘气,暗暗感激有这极好去处。
  堂倌送上些吃食,也无非是热汤面,包子一类的东西,裴珏和孙锦平却吃得津津有味,孙斌则有些食不下咽的样子。
  这时茶棚里除了他们三人之外,就别无其他的客人,蓦地,道上尘土大起,奔来两匹健马,倏然在这间茶棚前停住了,刷地下了马,往里嚷着:“喂!店家,快来几碗面,爷们吃了上路。”
  说话的这人细高挑身材,满脸上却带着病容,两只眼睛陷下去老深,眉骨高高耸起,再加上两边鼓起好高的太阳穴,不问可知,是具内功的练家子,另一人却正好相反,一身胖肉随着他走进来的脚步不住颤动着,但腰边的大皮囊,却又告诉别人这是位使暗器的行家,当然也是武林中人了。
  这一胖一瘦的两个人,一走进来就用眼睛不住地打量着孙斌他们,孙斌赶紧低下头去吃面,仿佛甚为不愿意招惹他们。
  裴珏转过了头去望了人家,觉得人家的眼睛里仿佛有电光似的,也赶紧转过头,不敢再去打量人家,慌张之下,手肘一碰,却把靠在桌子旁边的那捆兵器碰倒了,发出哗然一声巨响。
  方才他捆兵器的时候,心有些慌,意有些乱,根本没有绑好,此刻被他一撞,红缨枪、折铁刀、齐眉棍,散得一地。
  而那两本用黑桑皮纸做封面的破书,也落在这些兵器中。
  那两个刚刚走进来的汉子,目光一落到这两本书上,脸色却好像都骤然变了一下,两人互视了一眼,又望了坐在那里低头吃面的孙老爹和已站起来准备帮忙裴珏拾兵器的孙锦平一眼,目光最后落在那蹲在地上正手忙脚乱地拾着兵刃的裴珏身上。
  裴珏当然不知道人家的两双电目正利箭似地瞪在自己身上,正自愧恼着自己的莽撞,哪知眼前一花,突然看到一个人也蹲了下来,竟帮着自己将散落在最远的一杆花抢拾了过来。
  。
  他感激地一笑,一抬头,看到刚才帮自己拾兵刃的人竟然就是方才走进来,那个眼睛里仿佛有电光闪动的胖子。 
  他又望到这胖子也是一脸笑容,那么拥肿的身材,蹲在地上就像是个球似的,这时候,这胖子正准备去拾那两本黑桑皮面的书——
  但是这两本书距离裴珏较近,裴珏一伸手,就将那两本书先拾到手里了,并且对那帮自己忙的胖子微笑了一下,心下颇有些好感,因为这世上对他和颜悦色的人,并不太多。
  哪知道那胖子脸上的肥肉却不知怎地抽动了一下,张口说了一句话,说的是什么,裴珏根本听不到,但是孙锦平却听到了。
  那胖子说的是:“小哥,你这两本书可不可以借给我看看?”但裴珏仍瞪着大眼睛,含笑望着他,他正有些莫测高深的感觉。
  哪知那坐在桌上的小姑娘却说道:“你不要和他说话,他是个聋子,又是个哑吧,你和他说话他也听不见。”
  这胖子“哦”了一声,像是颇为惊异地站了起来,眼珠转了两转,突然从脸上掠起一个诡异的笑容,指着那两本书向孙锦平说道:“姑娘,这两本书卖不卖的?”
  孙锦平一皱眉,微嗔道:“不卖,不卖,我们是卖把式的,可不是卖书的,你看书,卖书的铺子多得很——”
  那胖子哈哈一笑,眉梢眼角泛起一种生像是捡着宝贝的神色,眼角悄悄一瞟那始终沉着脸站在旁边的瘦长汉子一眼,又道:“姑娘,我知道你不是卖书,但是我看着这两本书的面子很好看,就想买下来,花个十两八两银子,我都不在乎。”
  这一下孙锦平可吃了惊,须知“十两八两”银子,在当时可是一笔颇为惊人的数目,孙锦平他们劳苦奔波几个月,也可能没有这种收入,她自然会奇怪为什么有人会花这么多银子来买这两本非但不起眼,而且简直已经破烂了的书。
  她吃惊而怀疑地打量了这胖子几眼,坐在那里吃面的“孙老爹”更是满脸异容,因为他昔年也是武林中颇有些“万儿”的人物,闯荡江湖已有多年,因之他一眼便猜出这一胖一瘦两人是谁来。
  原来这胖子竟是江湖中大大有名的多臂人熊邱怀仁,而那个黄面的瘦长汉子,却竟是名满武林的独行巨盗,金面韦陀叶之辉。
  是以“孙老爹”所惊异的,并不是他女儿所惊异的,而是这两个在江湖中久著凶名的人物,怎会客客气气地向个女孩子买两本书?
  这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两本书的价值——在一个刷马的残废孩子身上的书,有谁会去注意到它的价值。
  他们也不知道:这两本书竟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曾在江湖中惹出无数风波,又使得千手书生和冷月仙子为之反目,冷月仙子也因之吃尽苦头,还险些丧生于此的武林秘笈。
  这两本书,竟是百十年前的武林第一异人,大名至今传诵不息的海天孤燕所遗留的秘笈,海天孤燕一身深不可测的武功,就全记载在这上面。
  那多臂人熊和金面韦陀颇具眼力,他们一眼看到在一个走江湖卖艺的孩子这里,竟有着和传说中的“海天秘笈”极相似的书,惊异之下,自然也难免奇怪,却自然也有些怀疑。因之多臂人熊就故意蹲下来帮助,想看看这两本书是否就是他们所料中的,他虽然没有拿着这两本书,但是裴珏拿书的时候,书页散开了一下,已被这老江湖一眼瞥见里面果然像是有着些练功的图形。
  但是他并不敢立时伸手去抢,试想这么一本书,怎会在一个武功平常的人身上——就是武功平常的人,得了这两本书后,武功也不会再平常了呀!这本是极合理的料想。
  因之这身形似肥猪,狡猾却如狐狸的老江湖,就用言语试探着,孙锦平这么一答话,他脸上的假笑就变做真笑了。
  他一伸手,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来,足有十两重,拿在手中一晃,一面又带着诡笑说道:“我最喜欢收藏封面好看的书了,你卖给我,这锭银子就是你的。”
  一面说着,他还一面向裴珏打着手式,只见他和孙锦平的眼睛都有些发直了。
  多臂人熊脸上的笑容愈见开朗,这本武林中人人梦寐以求的秘笈,眼看就要落到他的手上,那么不要三年,邱怀仁这名字在江湖中将要来得更响亮,他的肥脸上,绽开了花朵。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央央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孤星不孤
    第五十九章 天理昭昭
    第五十八章 日暮途穷
    第五十七章 众叛亲离
    第五十六章 日落江滨
    第五十五章 英雄末路
    第五十四章 精诚所至
    第五十三章 风雨前夕
    第五十二章 夜寒情热
    第五十一章 同盟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