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孤星传 >> 正文  
第十一章 勾心斗角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一章 勾心斗角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6
  裴珏暗叹一声,只觉自己的遭遇,越来越奇,心里想问问面前这高大威猛的老者,对自己究竟有何用意,却又问不出来,一时之间,呆呆地站在那里,又暗恨着自己,为什么如此无用。对一切将要降临到自己身上的事,不但无法反抗,甚至连知道都不知道。
  吴鸣世侧目一望,亦自望到他面上这种如痴如呆的神情,不禁暗叹一声,忖道:“古人说天妒红颜,红颜薄命,这裴珏虽非红颜,却也如此薄命!造化弄人,怎地一至于斯,明明造了个聪明毓秀钟于一身的人物,却又偏偏要令他受许多几乎令人无法忍受的折磨,唉——此刻他竟连我们所说的话都无法听到,心里的感觉,的确是令人无法忍受的了。”
  一念至此,但觉胸中充满不平之气,跨前一步,大声叱道:“小可久闻‘神手战飞’行道江湖,是条响当当的汉子,只是今日一见,却叫在下失望得很。”
  他故意顿住自己的话声,只见那神手战飞面容果然为之一变,用力摇了摇手中的折扇,像是要将心中的怒火熄下去。
  那“金鸡”向一啼却在旁冷冷笑道:“吴兄今日才知道呀——嘿嘿,在下却早就知道了。”
  神手战飞瞪目喝道:“你知道了什么?”
  金鸡向一啼兀自嘿嘿冷笑,像是根本没有听到这句话,吴鸣世心中一动,忖道:“这神手战飞,金鸡向一啼,七巧追魂那飞虹,莫氏兄弟俱是江南武林中雄踞一方,赫赫有名的草泽豪士,此刻都聚在这里来,想必都是为着一件极为重大之事,而照此刻的情况看来,他们虽经过一番剧斗,此事却仍未解决——但此事却绝不会与裴珏有关,那么他们为何又对他如此呢?”
  这念头在他心中一闪而过,他虽然仍无法了解此事的真相,但却已想出对策,该如何应付当下这种复杂离奇的局面。
  他干咳一声,放下手中的布袋,微微一指裴珏,朗声道:“阁下想必早已看出敝友裴珏是个身罹残疾的聋哑之人,何况与阁下素无纠葛,不知阁下拦住他的去路,究是何意?”
  那“神手”战飞微微一怔,手中的折扇,越摇越缓,想是在寻思该如何回答他的话,哪知“金鸡”向一啼却又冷笑道:“好教吴兄得知,这位战兄拦住贵友,却是想让他做江南绿林的总瓢把子哩。”
  此语一出,吴鸣世不觉大吃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目光缓缓在这些草泽豪士的脸上扫过,只见“七巧追魂”那飞虹面带冷笑,莫氏兄弟俯首深思,那“神手”战飞却哈哈笑道:“正是,在下正是要请贵友来做我等的总瓢把子。”一手又摇起折扇,扇风吹得那仍然持在裴珏手中的蜡烛,火焰摇摇。
  吴鸣世虽是聪明绝顶之人,此刻却仍不禁一头雾水,却听“笃、笃”两声,那“金鸡”向一啼拄着铁拐,走到近前,冷笑道:“此刻凉风习习,褥暑全消,正是大好良宵,吴兄如不嫌弃,在下倒要说个极有趣味的故事给吴兄听听。”
  吴鸣世心念一动,哈哈笑道:“小可虽然孤陋寡闻,却也早闻江南‘金鸡帮’的仁义大哥‘金鸡’向一啼向大哥的声名,只恨无缘拜识而已,向大哥既然要对小可说故事,小可自然洗耳恭听。”
  “金鸡”向一啼朗声一笑,目光斜睨战飞一眼,笑道:“好说,好说,武林神童的大名,在下亦是听得久了,不过,吴兄,你可知道,今日武林中名贵相符的人固然很多,欺世盗名之辈,却也不少哩。”他语声一顿,故意再也不望战飞一眼,接着道:“从前有位仁兄,就是这种浪得虚名的角色,他在江湖中混了数十年,武功虽不坏,人缘却不好,但这位仁兄却有点不自量力,居然想做江湖中好些成名立万的朋友的总瓢把子,吴兄,你想想看,他心里想得虽如意,可是人家怎会答应呢?”
  吴鸣世哈哈一笑,目光直注到“神手”战飞身上,只见他一手摇着折扇,一面道:“好热,好热。”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生像这“金鸡”向一啼所说的故事,根本与自己无关。
  那“金鸡”向一啼更是眼角也不瞟他一眼,兀自笑道:“但是那位仁兄还不死心,故意找了个借口,将一些武林中最有势力,声名也最响的朋友找到一个荒宅里去,想用武功来胁迫那些朋友承认他是江南武林群豪的总瓢把子,哪知他如意算盘打得蛮好,到了那时他才发现那些成名立万的朋友,武功虽没有他高,但大家一联手,他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儿,无法奈人家的何。”
  “神手”战飞“嘿”地冷笑一声,转过头来,望着院中的星光,吴鸣世心中暗笑,一面暗忖:“原来这‘神手’战飞想做江南的强盗头子,所以才将这一群硬摘硬拿的‘金鸡帮’的老大‘金鸡’向一啼,专门靠蒙汗药、追魂香起家的飞贼帮的总瓢把子‘七巧追魂’那飞虹,和江南黑道中手把子最硬的‘北斗七煞’中的老大、老四都找到这里来,呀!这姓战的野心可真不小。”
  却听那“金鸡”接着又道:“不过我姓向的讲话一是一,二是二,从来不耍花招,那位仁兄手底下也的确有两下子,尤其是他不知从哪里学来一种像是‘先天真气’一类的功夫,那些素来在武林中凭着真本事成名立万的朋友,虽然四个联手,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大家谁也奈何不了谁,本应无事了,嘿,吴兄,你猜那位仁兄怎的?”
  他语声一顿,吴鸣世知道自己若不帮上两句腔,这向一啼的话就无法说下去了,方想摇头道:“猜不到。”哪知道“金鸡”向一啼性子急得很,根本未等他说话,右掌拍大腿,就又接着道:“这位仁兄居然异想天开,又弄了个匪夷所思的主意出来。”
  吴鸣世“哦”了一声,赶紧接口问道:“什么主意?”
  “金鸡”向一啼哈哈一笑,道:“我姓向的虽然是个粗汉子,可是以前却也读过两天书,知道以前有些奸官奸臣自己想做皇帝做不上,或许是不敢做的时候,就弄个小孩子,或者是糊涂虫来挂个皇帝的名,其实真正的皇帝,却还是他自己。”
  他话声二顿,屈着一只手指,说道:“譬如说曹操,就是这种角色,他虽然一辈子没有当皇帝,但却弄得让皇帝听他的话,吴兄,你说,这和皇帝有什么两样?”
  吴鸣世微一颌首,心下已自恍然,忖道:“原来这‘神手’战飞自己当不成江南黑道群雄的‘总瓢把子’,就想随便弄个人出来当,再叫这个人受自己的挟持,‘挟天子以令诸侯’,哈!这姓战的想得倒还真不错——”
  念头尚未转完,却听那“金鸡”向一啼冷笑一声,果然说道:“方才我说的那位仁兄,居然也想学曹操,眼见自己当总瓢把子已是无望,就说:‘今日江南武林,理应同心一致,一定要有个统筹一切的人物,各位既然不让在下来做这事,那么该谁来做呢?’”
  这“金鸡”向一啼一面说着话,一面将右手摇来摇去,吴鸣世望着他的样子,再一想那“神手”战飞手摇折扇说话的神态,不禁“噗嗤”一声,失声笑了出来。
  神手战飞面寒如水,兀自望着门外,那“七巧追魂”和莫氏兄弟,面上也没有笑容,只有那向一啼见到吴鸣世的这一笑,心下仿佛颇为得意,哈哈大笑了几声,接着往下说道:“他话虽是如此说,可是人家既然不让他当总瓢把子,他当然也不会让人家来当,就又说道:‘依在下之意,这事最好让个与你我无关的人来做。’大家就问他:‘谁呢?’他故意想了半天,突然找了一副笔墨来,画了一幅画——”
  他语声一顿,随手一指挂在墙角的那幅画,又道:“就是那幅,吴兄想必也看到了,大家看他突然画了幅画出来,心里都感到奇怪,以为他又要卖弄自己的才华。”
  他语声突又一顿,但随即又道:“哦,吴兄,我还忘了告诉你,这位仁兄不但武功不错,而且还风雅得很,平日还喜欢写两笔字,画两幅画,下两盘棋,他自己就得意的不得了,常常说自己的一双手比神仙还灵。”
  吴鸣世哈哈一笑,心中更恍然,却听向一啼又道:“于是大家就问:‘此画何意?’他放下画笔故意装出一付仁义道德的样子,说:‘今日江南武林上线开扒的朋友,就好像画上的这个瞎子一样,只知听到笛声美妙得很,就自己以为自己的耳福不错,却想不到自己已经一脚踏空,若没有人即时赶来拉上一把,就马上要掉到万丈绝壑里去了。’”
  “他说了这话,就把这幅画挂到墙上去,大家还是不明了他的意思,哪知他又说道:‘现在我这幅画挂在这里,把这副笔墨放在旁边,要是有谁能把这画上的瞎子救上一救,在这幅画上加上几笔,那他就是我们的总瓢把子。’”
  “大家一听,都忍不住提出反对的意思来,哪知他却有一套解释的花言巧语,他说:‘这座荒宅是有名的鬼宅,平常根本没有人来,要是有人凑巧来替这幅画加上些东西,那就是天意,是老天让他来做江南绿林的总瓢把子的。’”
  “他还说:‘而且这个人既然敢到鬼宅来,一定胆子很大,他看到这幅画,能够想出一个救这画上瞎子的办法来,那这人不但胆子大,还一定是个既聪明,又仁慈的人,这样的人来做我们的总瓢把子,那真是再好也没有了,就算他不会武功,那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他只要动动脑筋,发发号令就行了,也不要他真的自己动手。’”
  说到这里,“金鸡”向一啼长长喘了口气,而本来如坠五里雾中的吴鸣世,此刻却已将此事的前因后果,全部了然,只是他却仍然有些奇怪,暗中寻思道:“这‘神手’战飞果然是个枭雄之才,能想出这些千奇百怪,闻所未闻的理由来,达到自己‘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目的,可是这莫氏兄弟,那飞虹等人却也不是呆子,他们既然猜出这‘神手’战飞的用意,却又怎会答应他这提议呢?”
  却听向一啼一清喉咙,又道:“他这话说得虽似极有道理,但大家早就看破他的用心,本应还是不答应,哪知在这些人里,却已有人和他有着同样的心思,也想自己玩玩曹操的把戏,是以三言两语之后,竟然就将此事击掌敲定了。”他一面说话,一面眼角斜瞟莫氏兄弟一眼。
  于是吴鸣世心中最后一个疑问,便也恍然。
  “金鸡”向一啼目光转变,冷哼一声,又自接着说道:“那位仁兄见到大家都无异议,自然高兴得很,须知这些人都是江南绿林中顶儿尖的人物,只要他们答应了,别的人就再也不成问题,而且他们只要话一出口,便不会更改的。”
  “这其中只有一个人对这件事大大不以为然,只是他见大家都答应,自己便也无法反对,这时候那一位一心想效法曹操的朋友突地一拍双掌,那座荒宅外面,竟蓦地掠进七八个劲装佩剑的汉子来,原来这人早已计划得周周详详,竟然先留下后手。”
  吴鸣世暗中一笑,忖道:“只怕这些人都不会仅仅是孤身而来的吧。”却见向一啼又道:“这些人进来之后,那位仁兄就找了一人,躲在那房子的承梁上面,告诉他只要有人在那幅画上面加上几笔就立刻以哨声通知大家——”他冷笑一声,目光中满含讥嘲之意又道:“哪知那位仁兄算来算去,还是算漏了一着,他再也想不到,来在那幅画上动笔的人,竟是个——哼!吴兄,你看这故事可还有趣?”
  语声方落,那“神手”战飞突地仰天长笑起来,缓缓扭回头,目光凛然望着向一啼,朗笑之声便也变为冷笑,道:“老夫一向只知道‘金鸡’向一啼向大侠手中一根寒铁拐有着惊人的招数,却不知道向兄舌头上的招数,却更是厉害哩。”
  向一啼微微冷笑道:“岂敢,岂敢,比起阁下来——嘿嘿,只怕还差得远吧?”
  哪知“神手”战飞掉转头去,根本不理他,向吴鸣世一笑,道:“阁下方才听这位向帮主说了个故事,可有兴趣再听在下说个故事吗?”
  吴鸣世一笑道:“自然洗耳恭听。”他嘴里虽在说着话,心里却在暗中思忖:“如此看来,我这裴兄是免不了要当几天江南黑道的盟主了,这事倒的确有趣得很。”回目一望裴珏,只见他两眼望着天花板,仍然是一副如痴如呆的样子,像是又陷于沉思里。 
  那神手战飞哈哈一笑,“刷”地,将手中的折扇收了起来,道:“朋友面前不说暗话,在下在阁下这等聪明人面前,也不必学那种小人,将心里要说的话,要骂的人,都遮遮掩掩,拐弯抹角地说出来——”
  “金鸡”向一啼冷笑一声,接口道:“若不是在吴兄这等聪明人面前,说起话来,想必就是遮遮掩掩,拐弯抹角的了。”
  “神手”战飞鼻孔里重哼了一声,头也不侧,接着说道:“阁下虽然久在河朔,对江南武林情况,较为生疏,但想必也会知道,今日江南武林中,也正如河朔一样,几乎全变成了‘飞龙镖局’的天下,那龙形八掌檀明,近年来虽少在江湖中走动,但遍布南七北六十三省的二十三家
  ‘飞龙镖局’的分局,却处处有几个凭面子宽,手把子硬的扎手人物。”
  他语声微顿,吴鸣世不禁侧目一望裴珏,心中暗地思忖:“不知我这裴兄听到此话,心中该有如何感觉?”但裴珏却根本听不到,他呆呆地望着黝黑的屋顶,心中思潮反复,却不知自己的命运,在不久之后,就开始要有个重大的改变了。
  “神手”战飞一手捋着长须,哈哈又是一阵狂笑,接道:“不是我战飞说句狂话,这些飞龙镖师们,手把子虽硬,但若说单打独斗,这些人还真无一人在我姓战的眼下——”他话声微顿,斜瞟那“金鸡”向一啼一眼,接着又道:“就算他们三五个联手一齐上,我姓战的也不会含糊他们,只是他们人多势众,是以‘飞龙镖局’便在江湖上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
  “数十年前,江湖上奇人辈出,那时曾有人替武林中黑白两道都划下道来,开山立寨的绿林朋友,不劫孤旅,不劫明镖,不劫上路的银子,就算是成千成万地往你眼前送,你却连一分一厘都不能动,可是镖局里也不能保贪官,不能保暗镖,也不能保不义之财,这规矩数十年来,可从未有人犯过。”
  “只是这‘飞龙镖局’却全不管这一套,这么一来,弄得大江南北,黄河两岸的绿林道几乎连口苦饭都吃不成。”
  吴鸣世暗中一笑,忖道:“难道你不做绿林生涯不成吗?”心中虽如此想,口中却未说出来,却听那“神手”战飞又道:“武林情况,一至如是,我战飞既为武林一脉,又未能坐视,是以才将那帮主、向帮主和莫氏双侠约到这里来,也无非是想将绿林中分散已久的力量,聚在一处,也免得绿林朋友终日受那‘飞龙镖局’的欺负。”
  他目光直视吴鸣世,这“七巧童子”玲珑剔透,哈哈一笑,道:“战老前辈雄才大略,确非常人能及。”
  那“金鸡”向一啼亦哈哈一笑,冷然道:“想当年天下三分,独魏最强,那曹操又何尝不是雄才大略,常人不及,呵呵——”他干笑数声,又道:“吴兄,你这话的确说得妙极了。”
  神手战飞冷哼一声,还是不望他一眼,一捋长须,接道:“哪知老夫这一番好意,却被人看做恶意,老夫在如此情况下,才说出那意见来,莫大侠先便立刻赞成了,那帮主也不反对,是以便与老夫击掌为约,此事全然是大家同意,又不是老夫以强要胁的。”
  “吴兄,你我走动江湖,讲究的是一诺千金,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莫说贵友裴珏仅是不能闻,口不能言而已,就算他是个瞎子、白痴,此约也是万万不能改的,何况裴兄虽然聋哑,但却相貌堂堂,老夫闯荡江湖数十年,自信两眼不瞎,还能视人,一眼望去,便觉这位裴兄必定天姿英发,超于常人,否则像吴兄这等人,也绝不会折节下交的了。”
  这“神手”战飞滔滔而言,声若洪钟,双目灼灼,神光照人,此刻一层手中折扇,又自朗声大笑起来,吴鸣世心中一动,忖道:“这‘神手’战飞久已享誉江湖,而且有名的心智深沉,心机过人,此刻定要我这裴兄来做总瓢把子,想必有着深意——”
  心念一转,恍然又忖道:“是了,想必他看裴兄身罹残疾,将来定好利用些。”当下心念又自数转:“裴兄久遭困苦、欺凌,此刻有了这种机会,我何不将计就计,让裴兄大大地扬眉吐气一番,也不枉他和我交友一场。”
  这“七巧童子”吴鸣世,自髫龄闯荡江湖,即凭过人的心机,闯下一份“万儿”,他面上看来虽是飞扬跳脱,笑面迎人,其实却是面和心冷,多年来独来独往,非但没有朋友,就连他的师承来历,武林中却也从未有人知道。
  但不知怎地,他一见裴珏,便觉投缘,这种心智深沉,素性淡薄之人,不交友则已,一交友便是全心全意,不会半点虚假。
  此刻他心念转来转去,便都是为着裴珏着想,目光一抬,只见那“神手”战飞正与“金鸡”向一啼互相瞪视,看来彼此都恨不得将对方一掌打死才对心思,暗中一笑,朗声说道:“战老前辈高知卓见,小可自是心折不已,但向帮主方才所说的话,也不无道理,小可年轻识浅,又是局外人,本无插言之余地,但各位即然看得起小可,那裴兄又是小可之至交,小可虽然拙愚,却也不得不说几句话了。”
  “神手”战飞暗中一伸大姆指,忖道:“久闻这吴鸣世是武林神童,此刻一见,果然是口才便捷,言语得体,奇怪的是,不知他怎会和这聋哑残疾有着深交——”
  却听“金鸡”向一啼大声道:“吴兄有什么话,只管说出来便是。”他对“七巧童子”此刻已大生好感,一心以为他定会帮着自己说上两句话的。
  哪知吴鸣世微微一笑,却道:“若单以此事而言,小可是站在战老前辈这边的——”
  他此话一出,那“金鸡”向一啼不禁面容骤变,“神手”战飞却是喜动颜色,道:“吴兄尽管说下去,若有人阻拦,我姓战的先把他宰了。”
  吴鸣世一笑又道:“此事既成定局,又经击掌,按情按理,都万万反悔不得,何况我这裴兄天资超人,胸怀大度,做事一定极为公正,他这残疾,也是遭人暗算,被点了‘聋哑’重穴而已,并非天聋天哑不治之症。”
  “神手”战飞一捋长须,道:“吴兄亦是高手,对点穴一道,想必是十分精通的了,怎地不替贵友将此穴解开呢?”
  “战老前辈有所不知,点中这裴兄穴道的,实是非常之人,所用的也是独门手法,小可虽有心,却是无能为力。”
  “神手”战飞捋须笑道:“岐黄一道,老夫自信尚有三分把握,贵友之疾,老夫日后定要设法帮他治上一治,只是——”他哈哈一笑,又道:“吴兄方才既如此说,那么此约更是定要遵行的了,此事说急不急,说缓不缓,老夫明日清晨就要撒下武林帖,传语江湖,共贺此举——”
  他语犹未了,那“金鸡”向一啼突地将手中铁拐一顿,怪叫道:“此事尚待考虑。”回首望着莫氏兄弟:“万万不能如此草率。”
  莫氏兄弟对望一眼,目光各各一动,却未答话,那“七巧追魂”面上忽阴忽晴,想是在思考着什么,也没有发言。
  此刻天虽未亮,但远处已有鸡啼,“神手”战飞突地冷哼一声,倒窜而起,凌空一个翻身,向院外如飞掠了出去。
  他身法既是快如闪电,此举又是突然而来,等到莫南急问:“战老哪里去?”他高大的身影,却已消失在黑暗里了。
  厅中群豪面面相觑,心中各是一怔,不知道这“神手”战飞此举究竟是什么用意?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央央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孤星不孤
    第五十九章 天理昭昭
    第五十八章 日暮途穷
    第五十七章 众叛亲离
    第五十六章 日落江滨
    第五十五章 英雄末路
    第五十四章 精诚所至
    第五十三章 风雨前夕
    第五十二章 夜寒情热
    第五十一章 同盟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