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孤星传 >> 正文  
第十五章 震动江南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五章 震动江南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6
  江南的春天,来得很早,去得却很迟。青青河水边的千缕柳丝,仍然丝丝翠直;呢喃着的燕子,也仍然在苍碧的澄空下飞来飞去。秦淮河边的金粉笙歌,彻夜不息;乌衣巷口的香车宝马,拂晓未归;高楼朱栏旁独自伫立着的少妇,曼声吟唱着:“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扬鞭快意的武林豪士,此刻却在风光绮丽的江南道上,传语着一件震惊江南武林的大事。
  “你可知道,战神手,向金鸡,那飞虹,和莫氏兄弟这几位主儿,已找出一位人来,当咱们的总瓢把子,嘿,这可是江南武林里几十年来从来没有的事呀!看样子,咱们又得热闹热闹了。”
  “真的?就凭神手战飞,金鸡向一啼这些角色,还会服气谁吗?喂!老哥,你知不知道,这位要当咱们总瓢把子的人,到底是怎么样一位人物呀?”
  “这个……兄弟我也不十分清楚,只听说这位主儿姓裴,年纪也不怎么大,别的么,兄弟我可也不太清楚了。”
  “姓裴的?这倒奇怪了!江南武林地面上成名露脸的,并没有姓裴的这一号呀?这倒是谁呢?……据兄弟我知道的,别说江南了,就连两河,可也没有姓裴的英雄呀?”
  “这倒不见得,你看过芜湖城白老爷子订下的武林英雄谱没有,上面写的就有两位姓裴的,叫做什么‘枪剑无敌’,使一对弧形剑和一柄钩镰枪,武功全都是硬把子。”
  “瞎,老哥,你可就差了,白老爷子订这‘武林英雄谱’,还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咧,那‘枪剑无敌’裴氏兄弟,早就死了十几年啦,就是在十多年前,震动武林的蒙面人那档子事里面,和另外好几位成名立万儿的镖头,一起死的。”
  “哦,原来是这么档子事。”
  “就算他们兄弟两人没有死,他们可是两河地面上的人,怎样也不可能跑到咱们江南来当总瓢把子呀?”
  “哈,老哥,您别忘了,咱们也是从两河地面上过来的呀?说不定,有那么一天,咱们也能当上江南的总瓢把子呢?”
  “嗨,你别挨骂了吧!”
  “说正经的,您要知道这位主儿到底是怎样的一位人物,到了五月端阳那一天,您到战神手的浪莽山庄去瞧瞧就行了,听说这次盛会,把江南合字弟兄都请遍了,为的就是对付那条孽龙——”
  “喂,老哥,你还是念短吧,让人听见了,咱们可就吃不了,得兜着走啦。”
  于是江南道上,快马驰骋,剑影鞭丝,侠踪频现,俱都是到浪莽山庄去参加这场盛会,拜见这位神秘的总瓢把子的。
  阳光甚烈,行人苦热,道旁一株大树的绿荫下,横放着一担新鲜的瓜果,鹅黄嫩绿,清香袭人,于是这方小小的绿荫,就成了来往行人的绿洲了。
  三五匹鞍辔鲜明的长程健马,徜徉在较远的草地上,偶然垂下头,嚼一口江南的青草,三五个手里摇着马连坡大草帽的劲装大汉,箕踞在绿荫下的瓜果担旁,享受着旅途中的片刻荫凉。
  正午时分,路上的行人,都是懒洋洋地,空气中飘散着的是懒散安逸的气氛,甚至连这几个劲装大汉,都牛闭着眼睛,连身边放着的,那带着金黄色的香瓜,都懒得再伸手拿起来吃一口。
  蓦地——
  路的尽头处,传来一阵奔驰的马蹄声,阳光之下,只见数匹健马,绝尘而来,马蹄飞腾,奔行如龙,竟然俱是来自塞外的良驹。
  树荫下的劲装大汉睁开眼来,交换了一个怀疑的眼色,像是彼此在问着:“是谁?”
  他们的问题,霎眼间便有了答案,这几匹健马驰到切近,马上骑士口中齐声“的卢”一呼,健马长嘶一声,戛然止步。
  树荫下的大汉不禁在心中暗喝一声:“好身手!”抬目望去,只见绝尘驰来的这五匹健马上,首领的一骑,上面坐着一个身躯颀长,面孔瘦削!颔下微微留着些短髭的中年汉子,衣衫华丽,神采飞扬,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
  和他并肩同来的一骑马上人高颧深腮,目光如鹰,满面精悍之色,左手带着缰绳,右手竟齐腕断去,他左掌微带,胯下健马便自纹风不动,骑术之精绝,竟是无与伦比。
  树荫下的大汉又自互望一眼,转目望向第三匹马上,马上坐的,竟是一个妙龄少女,一身淡青色的紧身衣裤,满头的青丝,也是一方淡青丝巾一起包着,面如桃花,眼明如水,秋波微扫,群山失色,一眼望去,虽觉这少女美艳不可方物,但神态之中,却又带着七分凛然不可侵犯的高华之态。
  那独掌汉子身躯微扭,“刷”地跃下马来,大步走到这少女身前,带着满脸笑容,问道:“姑娘,您可要下来歇歇?”
  这少女秋波一转,却回首望了身后的二人一眼,便微微摇首道:“不用了,你把那黄金瓜买几个,带在路上吃就行了。”
  语音清柔娇脆,有如长草中的飞莺,却是一口纯粹京片子。
  独掌汉子含笑应了一声,微一拧身,箭步窜到瓜果担旁,掏出一锭两许重的银子,“吧”地一声,抛在地上,大声道:“卖瓜的,把你们这里上好的瓜果,全用篓子给爷们装上。”
  那少女柳眉轻颦,又回首望了身后的两人一眼,轻轻说道:“龚三叔还是这样的脾气。”
  她身后两骑,马上人竟是两位面貌完全一样,衣着也完全相同的枯瘦汉子,面上木然没有任何表情,目光如电,却是往来流转,听了这少女的话,面上神色,仍然丝毫不动,生像是世间任何言语,都不足以令他们关心似的。
  树荫下的劲装大汉,见到这两个枯瘦汉子,面色却不禁为之蓦然一变,互望一眼,各自垂下头去,取了身边的尚未吃完的香瓜,低头大嚼起来,目光再也不敢往上瞟一眼。
  片刻之间,那独掌汉子买好了瓜果,这五匹健马,便又绝尘而去。 
  树荫下的大汉,这时才敢抬起头来,却不约而同地长身而起,一个颔下长着掩口浓须的彪壮汉子,目送着他们的后影,沉声道:“果然不出庄主所料,飞龙镖局里已经有人来咧,哼!你看看那快马神刀龚清洋的那份狂劲,若不是……唉,若不是他身后还跟着那两位,我当时就想教训教训他。”
  另一个大汉把手中的马连坡大草帽往头上一戴,一面道:“快马神刀龚清洋和八卦掌柳辉这两个小子来了倒无所谓,后面那两位,倒的确扎手得很,还有那个小妞儿,却不知是谁?”
  另一人双眉一轩,呼哨一声,招来那边的几匹健马,一面道:“我看那小娘们八成就是那条孽龙的女儿,她老子既然放心让她出来走江湖,手底下也绝对错不了,唉!我真不知道庄主打的是什么主意,弄了那么个怪小子出来当总瓢把子,到了那天,他不弄个笑话出来才怪!”
  那浓须大汉“哼”了一声,沉声道:“庄主的主意,也是你随便能褒贬的吗?我看你这小子真是胆子上生毛了。”巨掌微翻,抓住一匹马的缰绳,翻身跃了上去,又道:“飞龙镖局的人既然已现形踪,咱们也用不着再去打听了,还是快回庄去吧!”双腿一夹,扬鞭而去。
  只剩下那贩卖瓜果的小贩,兀自站在树下,望着这些大汉逐渐远去的人影,呆呆地出了一会儿神,突地抄起地上的担子,大步向另一方向走去,只是那些劲装大汉没有看到他此刻的神情而已。
  由下午到黄昏,这条大路上由西面驰向东面的武林豪士,一拨接着一拨,一个个俱是满面精悍之色,显见得都是草泽中成名的豪士。
  但是裴珏,他知不知道自己已在武林中造成这么大的骚动呢?
  天黑了,一双铜烛台上的两支巨烛,将一间布置得极其精致的书房,映得十分明亮。
  裴珏以手支额,斜斜地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目光凝注着那双烛台,默默地想着心事。
  他侧首望了坐在身侧的吴鸣世一眼,突地沉声说道:“吴兄,我总觉此事有些不妥,此刻距离会期越来越近,我的心也就越发乱了,试想像我这样一个无用的人,怎能担当起这么重的担子,唉——”他长叹一声,微微变动了一下自己坐着的姿势,双眉不禁为之一皱,接着又道:“何况我身上所受的伤,直到此刻仍未痊愈,吴兄,你天资绝世,我却是个最笨的人,这一年来我在江湖中流浪,更知道江湖中有着惊人武功的奇人异士,实在太多了,要我这么个笨人,笨得连武功都学不会的一个人来当江南武林的领袖,岂不要被天下英雄耻笑。”
  吴鸣世微微一笑,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在房中缓缓踱着步子。
  只听裴珏皱眉又道:“何况……唉,我又何尝不知道那神手战飞的用心,他之所以要让我来当这总瓢把子,还不是已知道我是个无用的人,是以便想叫我去做他的傀儡,日后他若要我做什么违背良心之事,我又当如何?吴兄,我那时若知道会生出这些麻烦,唉……”
  他长叹一声,倏然中止了自己的话,随又微微一笑道:“不知怎地,自从我穴道被那厮恰巧震开之后,我竟变得如此喜欢说话,唉——人们能够将心中想说的话说出来,的确是件痛快的事,过去一年来——”
  吴鸣世剑眉微剔,突地顿住脚步,面对裴珏,朗声接道:“裴兄,我与你相交时日虽浅,但我一生之中,却只交了你这么一个朋友。”
  裴珏微喟一声,接口道:“除了兄台之外,巴巴天下,也再无一人真的视我为友了。” 
  吴鸣世微笑一下,瞬又正色道:“你我既相交,朋友贵在知心,我有一句话本待不说,但却有如骨鲠在喉,非说不可。”
  裴珏目光一抬,道:“吴兄只管说出来便是。”
  吴鸣世道:“你我一见如故,承蒙你不弃,将你一生遭遇,都告诉了我,我与你以前虽不相识,但也可知道你以前必定不会是个懦夫,但这些日子,自从你随那神手战飞来到此地之后,我看你一日之间,至少要长吁短叹百数十次,这却不是大丈夫的行径了。”
  裴珏呆了一呆,却听他又道:“那神手战飞此举,固然是别有居心,但你又何尝不能将计就计,乘着这个机会,做两件名震天下,造福武林的事来。”
  他语声微顿,只见裴珏缓缓垂下目光,便又接着说道:“裴兄,你之天资,远在我之上多多,只是你自己还不知道而已,你若浪费了这份天资,将它埋葬在过分的谦虚里,那就太可惜了。”
  裴珏默默地转过目光,照进窗子来的月华,又渐渐退了回去,他知道夜已更深了。
  “我究竟该怎么办呢?”
  他暗问着自己,“名扬天下”,本是他梦幻以求的事,但此刻面对着这扬名的机会,他却又不禁有些胆怯。
  因为太多的折磨,已使得他失去原有的自信,这一年来,命运对他的安排,根本从未给他自己抉择的机会,对任何事,他只有默默顺从,而从未有过反抗的余地。
  于是,此刻,当他自己能为自己的命运作一抉择的时候,他就未免为之举棋不定了。
  吴鸣世目光凝注在他身上,良久良久,看他仍然垂着头,甚至连坐的姿势都没有改变一下,不禁暗中长叹一声,忖道:“我有什么方法能够激起他的勇气呢?他本可变成一只刚强的狮子,但此刻他却仅仅是一只善良的绵羊而已。”
  更敲之声,从窗外传来,已经过了两更了。
  于是吴鸣世叹息着走了出去,一面暗中告诉自己:“等到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我再想想办法吧,在这春天的晚上,连狮子都会变成绵羊,我又怎能使绵羊变成狮子呢?”
  于是这间原来已是十分幽静的书房,此刻就变得更为幽静了,幽静得令裴珏不禁感觉到一种无比难堪的寂寞。
  窗外庭院深沉,微风声,虫鸣声,混合在幽冷凄清的月光里,便有如情人的眼泪滴在满塘残荷的小池中。
  那么,大地不也变成少女的面颊了吗?
  裴珏费力地站了起来,走出门,走到这深沉的庭院里。
  他渴望春夜的月光照在他身上,更喜爱春晚的声音听到他耳里,无论如何,他还是热爱着生命的,纵然他此刻有着一份淡淡的忧郁。
  他们居住的地方,是这浪莽山庄幽静的后院里的一个幽静的侧轩,神手战飞似乎有意将他和一切人隔开,就连吴鸣世,都是安置到前院西厢的一间客房里。
  沿着院中一条碎石子铺成的小路,他缓缓而行,月光照在这条小径上,将满径的碎石,都闪烁得有如钻石般光亮。 
  他随手拾起一块,又费力抛了出去,暗自感叹着自己一生遭遇之凄,却又不禁暗自感叹着自己一生遭遇之奇。
  许多张熟悉的面孔,便开始在脑海中泛滥起来。
  只见院子的角落里,有一扇小小的木门,他漫步走了过去,目光动处,心中不禁为之猛烈跳动一下,几乎脱口惊呼起来,全力奔了过去,角门前竟倒卧着两个劲装大汉的身体。
  月已升至中天,月光笔直地照下来,只见这两人身形扭曲,仰天倒卧在地上,右手紧紧捏着腰间的刀柄,刀已出鞘一半,半截刀光,青蓝如电,走到近前一看,这两人面目之上,满是惊恐之色,伸手一探却已死去。
  晚春的风,本已温暖得有如慈母的眼波,但吹到裴珏身上,他却觉得有一阵令人栗悚的寒意,望着这两具尸身,他呆呆地愕了半晌,突地一转身,想跑回房子里。
  哪知——
  方一转身,目光动处,却见一条人影,正站在自己身后。
  月光之下,只见这人身躯枯瘦如柴,却穿着一件极为宽大的长袍,随着晚风,飘动不已,头上乌簪高髻,面目生冷如铁,木然没有任何表情,若不是一双炯然有光的眼睛,像闪电般望在裴珏身上,便生像一具僵尸,哪里像是活人。 
  裴珏心中蓦地一惊,本已猛烈跳动着的心,此刻更像是要从腔子里跳出来,目光一垂,再也不敢看他一眼,下意识地一回头。
  哪知——
  目光动处,身前竟也站着一条人影!
  裴珏心中不禁为之一寒,定睛望去,这人影竟然亦是枯瘦如柴,衣袖宽大,乌簪高髻,面目生冷,竟和方才那人一模一样。
  他不禁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睛,但这人影却是真真实实地站在他眼前,他心中不禁又是一寒:“难道我真的遇见了鬼?”回头再一望,身后那条人影,仍然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
  他胆子再大,此刻也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冷战,目光飞快地左右一望,自己身前身后,竟各各站着一条人影,不但穿着面貌完全一样,面上的神情,竟然也是完全相同,木然没有任何表情!
  一时之间,裴珏的身形,再也无法动弹一下,只见左面那枯瘦汉子,面上的肌肉微微牵动一下,不知是否就是算做笑了一笑,然后身躯笔直地一旋,电也似地掠到那道角门之上,伸出手掌,在门上的一只巨锁上轻轻一捏。
  那只重逾百斤,坚固无比的巨大铁锁,竟在他这只干枯得有如鸟爪一般的手掌轻轻一捏之下,像朽木般应手而裂。
  右面那枯瘦汉子面上的肌肉也自微微牵动一下,口中竟沉声道:“请!”
  左面的枯瘦汉子此刻已打开角门,手微一伸,口中亦道:“请!”
  这两声“请”字,语气之冰冷,生像是发自九幽,哪里有半分活人的味道,裴珏只觉一股寒意,由脚底升至背脊,禁不住又激灵灵打了个冷战,站在这两个形如鬼魅的汉子中间,不知怎生是好。
  这两个枯瘦汉子的四道目光,有如四道厉电,瞬也不瞬地望在他身上,使得他有一种置身幽冥地府的感觉,连自己的血液,都冰冷起来,心念一转,暗自在心中寻思道:“这两人究竟是谁?来此究竟是何用意?我与他们素不相识,更无宿仇可言,他们找我又为的什么?叫我出来又为的什么?”
  他虽然无法得到这些问题的解答,但是事已至此,他却知道自己除了跟着他们出去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办法。
  于是他暗中一咬牙齿,大步走出门外,一道小溪,由西面流来,蜿蜒向东流去,水声潺潺,溪旁有一片竹林,为风所吹,风声簌簌。
  那两个枯瘦汉子,一前一后,走在裴珏身侧,裴珏耳中所闻,俱是自己的心跳之声,连这美妙的天籁,都无法听到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央央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孤星不孤
    第五十九章 天理昭昭
    第五十八章 日暮途穷
    第五十七章 众叛亲离
    第五十六章 日落江滨
    第五十五章 英雄末路
    第五十四章 精诚所至
    第五十三章 风雨前夕
    第五十二章 夜寒情热
    第五十一章 同盟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