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孤星传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浪莽之战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四章 浪莽之战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6
  这沉重的静寂虽然并未延续太久,但在人们心中,却已有如永恒的深长。
  “神手”战飞面上虽镇静,心中却起伏不定,暗暗忖道:“今日之势,敌寡我众,那东方兄弟虽然站在他身后,却未见会全力助他。我如能将‘龙形八掌’在今日一战中杀死,那么我便毋庸再借旁人之力,便稳可成为江南之盟主;‘飞龙镖局’也势必瓦解,何况我今日杀他,正有着极好的藉口,教天下武林同道,都无法非难于我。今日我若迟疑,再要寻得如此机会,只怕已是难如登天了!”
  他双掌渐渐握紧,目光渐渐犀利,但转念一想,却又不禁忖道:“但直到此刻,这‘龙形八掌’神态仍如此镇定,他武功纵然高强,面对着这许多敌手,以及院外的强弓硬弩,亦是难操胜算,莫非他真的是有备而来,在庄外早有人马埋伏?”
  他双掌渐渐松开,目光也渐渐黯淡,接着又自忖道:“江湖传言,‘龙形八掌’武功之深,深不可测,即使他今日命丧此地;他若存心要与我同归于尽,我只怕也难逃毒手!”
  转念至此,他斗志更丧,方待以言语转回局势,哪知就在他言语将说未说,还未出口之时……那边“七巧追魂”那飞虹目光移动,一面蓄势待敌,一面观察情势,一面在心中暗地思忖道:“今日之势,看来虽是‘神手’战飞占强势,但‘龙形八掌’亦自不弱,是以僵持至此,战飞仍不敢妄动,为的是既怕‘龙形八掌’有着埋伏,又怕‘龙形八掌’以深不可测的功夫要了他的命。‘龙形八掌’的目标亦不在我,我随时都可乘乱而走!”
  一念至此,心中冷笑: 
  “既是如此,我何不挑起战端,让他们杀得落花流水?无论谁胜谁负,对我而言,俱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他目光中突地现出了杀机,心中也已下了决定。
  “龙形八掌”檀明一手环持爱女,一手看似随意垂下,实已满蕴真力,目光坚定得有如岩石,思潮却有如岩边的浪花。
  这威猛的老人亦在心中暗暗忖道:“今日之事,我算来算去,‘神手’战飞决不敢在此妄动于我,因为此人心机颇深,也不愿成为武林中的罪人!是以绝不敢妄做祸首;何况又有‘东方五剑’与我共来?这兄弟五人年纪虽轻,但出身武林世家,又各得真传,武功不弱,在武林中实有举足轻重之势。”
  暗叹一声,接着忖道:“但此时此刻,情势却大不相同,他已找着了极好的藉口,又挑起了众怒,看来我原先的打算已经错了!只怪我未曾准备,便随意孤身前来,此刻虽然以言语吓住了战飞;但却怎能吓得住‘七巧追魂’那飞虹与‘金鸡’向一啼呢?他两人在此情况之中,坐收渔人之利,自然是希望我们大杀一场的!”
  他悄然转目望了身旁的“快马神刀”龚清洋与“八卦掌”柳辉一眼,又自接着暗忖道:“这两人虽然不是庸才,而且忠心于我;但武功却非好手,今日于我,并无帮助,凭我一人之武功,今日杀出此间,虽然绝非问题,但……”
  他又垂首望了望怀中的爱女,檀文琪鼻息沉沉,睡得正熟,苍白的面容,也已泛出了娇红的颜色。
  檀明不禁暗叹道: 
  “但是这孩子……唉,若非这孩子,我既不会来江南,也不会落入此刻的局面!”
  目光一转,凛然忖道:“此刻看来,那飞虹已有出手挑起战端之意,流血已在目前!嗯,有了!战端一起,我便将琪儿交给东方兄弟,让他们不得不出手保护于她。哼哼,此间之人,只怕还没有一人愿意招惹‘飞灵堡’的!”
  就在“神手”战飞妄想转回局势的言语将说未说还未出口之际……
  “七巧追魂”那飞虹突地冷笑一声,大喝道:“众家兄弟,还不快将这满口仁义,满心奸诈之老匹夫除去,为我战大哥出一口恶气!”
  他巧妙而轻易地,将这笔账又划到战飞头上。
  “神手”战飞心头一凛,刹那间大乱已起,叱吒声,拔剑声,推倒桌椅声,杯盏粉碎声……还有人大喝道:“堵住门户,莫教点子扯活!”
  “七巧追魂”大喝过后,手掌立扬,三道乌光;闪电般击向“八卦掌”柳辉!
  几乎就在他动手的同一刹那,“金鸡”向一啼铁拐一点,呼地一杖,带着劲风向“快马神刀”龚清洋当头击下!
  这两人避重就轻,分作两对,厮杀起来!却将“龙形八掌”檀明,留下给“神手”战飞了。
  也在这同一刹那,“龙形八掌”剑眉一剔,霍然转身,将怀中的爱女,推在东方震手里,沉声道:“老夫将小女交与世兄们了!”
  不等答话,手掌反挥,击落了三枚乱中飞来的袖箭。
  东方震愣了一愣,暖玉温香,已自入怀。
  东方铁剑眉微皱,沉声道:“老三好生照顾着檀姑娘,今日之战,只怕我兄弟也不得不出手了!”
  这话声传人“龙形八掌”耳里,他精神一振,双臂一张,大喝道:“檀明在此,谁敢前来动手!战飞!战飞在哪里?”
  这一声大喝,当真有如天外霹雳,大厅中数百豪士,只觉耳边“嗡嗡”作响,竟无一人敢妄自出手的!
  “神手”战飞暗叹一声,对“七巧追魂”已恨人刺骨。只见他虽在与“八卦掌”柳辉动手,但招式松懈,显见未使出全身功力,而且步履之间,渐渐向门窗处移动,战飞目光动处,切齿忖道:“好个那飞虹,你挑起战端,竟要溜走了!” 
  拔出折扇,重重掷在地上,雷声大喝道:“各位兄弟,今日一战,事关江南同道成败,江南同盟,谁也不得先走。好朋友只要把住门窗,便是帮了战某的大忙,院外的弟兄听了!厅中无论是谁掠出,立刻将之乱箭杀死!”
  大喝声中,他已甩去长衫,牙关一咬,向“龙形八掌”扑去,他已决定心意,今日无论成败,也要将“七巧追魂”拖在一起。
  “七巧追魂”那飞虹耳中听到他的喝声,心头已在暗暗发慌,扬手劈出一掌,暗忖道:“看来战飞是要与我并肩了!”
  思忖之间,招式一缓,“八卦掌”柳辉低叱一声,身形展动,闪电般击出四掌!
  “七巧追魂”心头一凛,闪身错步,后退三尺,突地身形一缩,逼进“八卦掌”怀里。要知柳辉仗以成名的“八卦掌”法,乃是大开大合的正宗招式,“七巧追魂”此刻以巧胜直,以柔克刚,竟恰好成了“八卦掌”的克星。
  十数个照面一过,“八卦掌”柳辉已是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哪知“七巧追魂”招式竟又一缓。
  柳辉心中不觉大奇,一时之间,竟也不敢乘势反击!
  “七巧追魂”已操胜算之后,注意之力,便转向那边激战中的“龙形八掌”檀明与“神手”战飞了。“神手”战飞如胜,他立刻便可将“八卦掌”置之死地;否则,他自然要随机应变。此人心机深沉,绝对不让自己承当“龙形八掌”的强仇大敌!
  那边“金鸡”向一啼情况却大不相同,他虽跛一足,但手中铁拐之势,仍是锐不可当。
  “快马神刀”武功本不高,此刻失了右手,又无兵刃,数招过后,已是险象环生;只觉身前身后,上下左右,俱是这“金鸡”向一啼的拐风杖影,宛如无数座高山,将他压在中央。
  再过数招,他甚至连招架都无法招架了!仗着身形的闪动,虽仍可勉强支持,但刹那之间,便是粉身碎骨之祸,已成不可避免之事;只见他面色赤红,呼吸急促,满头汗珠,更是早已涔涔而落。
  厅中之人虽多,但在这一时之间,却仍是只有这六人动手。
  厅中桌椅,早已推倒,有的被抛出窗外,有的狼藉地推在四侧;满厅群豪,有的手持刀剑,在一旁掠战,有的站在桌椅窗把上,堵塞着门口,只要“神手”战飞,“金鸡”向一啼,“七巧追魂”那飞虹这三人之中,有任何一人露出败象,便不知要有多少人立刻出手!
  那九条锦衣大汉——鸡尾九兄弟,以及战飞门下的九条黑衣大汉,并肩挤在大厅中的一个角落里。这十八人似乎知道自己已成了“赌注”,已是身不由主,是以并无一人有丝毫出手之意——自然,此时此刻,这十八人出手与否,与战局亦无丝毫之影响。
  数百道目光最注意的,自然还是“龙形八掌”檀明与“神手”战飞这一对,因为他们的胜负,不但要影响到今日之战,而且必将影响到天下武林;这一战之成败胜负,实是深深关系着今后天下武林的大局。
  “神手”战飞未与檀明交手之前,便已先存了三分畏惧之心。要知“龙形八掌”以掌法成名,少年间便崛起江湖,至今垂三十余年,声名之盛,一时无两,他亲自与人动手的次数并不多;但却未曾败过一次,而“神手”战飞虽已成名颇久,与之相比,却仍不过是后辈而已。
  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便使得“神手”战飞不由自主地“长了他人志气,灭了自己威风。”
  但这草莽大豪却已有不知多少次的交手经验,将这份畏惧隐藏起来,他只是分外地加了几分谨慎,暂时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是以两人甫一交手,“神手”战飞便以严密的守势,护住全身;但见数十道掌风,裹着一个紫色的人影,当真可称是滴水难人。
  “龙形八掌”身形飘动,掌势轻灵,他高大的身材,竟有着出奇地灵巧;但掌势间的力道,却远不如“神手”战飞想象中的雄浑沉重;招式间的变化,也远不如战神手意念中的犀利奇诡。
  这武林大豪的掌法,仅仅不过只占了“轻灵”两字而已。这实是大出战飞意料之外,也大出群豪之外。
  只见这两条身影游离闪动,虽然甚是好看,但却未有一招真正的接触——那种在群豪意念间必有的,惊心动魄的接触。
  “盛名之下的‘龙形八掌’,难道只是徒拥虚名而已么?”
  “神手”战飞心念一转,胆气骤盛,沉腰坐马,双掌蓦地翻出,左掌在前,右掌在后;但掌到中途,右掌却急地自左掌下穿出,呼地一股掌风;拍向檀明右肋脐下二寸间的气门“商曲大穴”。
  这一掌不但力道威猛,而且时间、部位、变化,俱是上乘之作,正是“神手”战飞得意掌法“风萍掌”中的煞着。原来战飞之掌法,亦是本着江南武功源流,以轻灵变化为主,只是他禀赋极高,是以掌力亦极沉厚。
  “龙形八掌”檀明身形一转,斜飘数尺,竟似不敢挡其锋锐,战飞大喝一声,连环进步,左掌直劈,右掌横切,刷刷又自拍出两掌,“弱水双萍”,分击檀明“分水”、“肩井”二穴。
  檀明身躯一拧的溜溜转至战飞右侧,须发飘动,并指如剑,轻点战飞右乳之上一寸六分间的“上血海穴”。
  这一招虽也是连招带打的妙着,但却仍似不敢正面交手。
  “神手”战飞胆气更盛,雄心大起,拧腰甩手,掌风如山,竟施出“大摔碑手”这种以硬打硬,以强打强的招式。“龙形八掌”曲肘缩手,胸腹一吸,刷地,又自后退三尺!
  这三招一过,群豪不禁震天般喝起彩来。
  有人看得兴烈,竟放声大呼道:“战儿子硬是要得!”原来此人正是川中的独行大盗“巴山虎”黄大斧。他早已看得技痒,恨不得自己下去与这“徒有虚名”的“龙形八掌”过过手,以自己大杀大砍的招式,将檀明逼得满厅乱窜。
  按剑而立的东方兄弟,各自交换了一个眼色,索性不再去看这一对交手,似乎是对“龙形八掌”檀明甚为失望;又似乎是明知“龙形八掌”已自隐操胜算,早以再也不需看了。
  东方剑目光动处,轻声道:“龚清洋只怕已不行了,我去代他接下来!”
  东方铁轻轻摇头,耳语道:“今日之局,切切不可轻举妄动,免得引起混乱。你看檀大叔此刻明明可以在数招之内解决‘神手’战飞。但他老人家也不敢施展出真实武功,就是怕战飞败了,这些人便要一齐出手,那时战局一败,不但死伤必多,就连檀大叔这种武功,都未见能全身而退,何况你我!”
  东方剑微一沉吟,轻轻道:“难道他的武功,比你我还高?”
  东方铁冷“哼”一声,轻轻道:“此人武功深不可测,与人过手,从未施出全力,就连爹爹都看不出他真实武功的深浅!”
  语声顿处,目光一转,轻轻又道:“你看他以这一招‘脱袍解甲’避开战飞一着抢攻的身法,与普通身法可有什么不同之法。”
  东方剑微一思索,道:“看来似乎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仿佛比别人轻快得多!”
  东方铁微微一笑,道:“听说你近年武功大有进境。但你眼光,经验,毕竟还是差得多!你竟看不出他在这一招普通下乘的招式中,已渗合了最最上乘的武功‘移形换位’么!能将上乘武功渗合到下乘招式中使用;而又用得如此不着痕迹,天衣无缝的,普天之下,只怕只有他一人了!”
  东方剑面上微现惊奇之色,直着两眼,忍不住又自问道:“如此说法,他难道是天下武功第一么?”
  东方铁摇头道:“我并未说他武功天下第一,只是单指这一项成就而言,普天之下,海内海外,武功高过他的人,虽有不少;但却无人研究这种将上乘武功隐藏于下乘招式之中的功夫,因此彼此之间的处境不同……” 
  语声未了,站在他身旁的东方震却突地冷冷截口道: 
  “这种作伪的功夫,不学也罢!”
  东方铁含笑望了他三弟一眼,又望了望他三弟怀中的檀文琪,双目之中,突地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口中深应道:“三弟,你言语中以后切切不可轻慢了武林前辈!” 
  这出自名门,锋芒初露的兄弟三人私语之间,“快马神刀”龚清洋右肩已被向一啼铁拐扫中。
  他忍痛轻呼一声,仍然挣扎地苦斗下去。
  东方剑剑眉微剔,沉声道:“再迟刹那,龚清洋便要遭那‘金鸡’向一啼的毒手了!” 
  东方铁轻叹一声,缓缓道: 
  “看来我兄弟只有出手了,无论情势如何,我们总不能眼见龚清洋死在别人的手下!” 
  站在他身后的东方江,东方湖早已不耐,此刻听到他大哥的言语,精神不觉一振,东方剑亦自兴奋地说道:“若要出手,事不宜迟。”
  东方铁面色一沉,剑眉轩动,沉声道:“上!”
  上字之声未落,一阵“呛啷”龙吟之声已自响起。
  剑光缭绕,剑气森森,东方铁、东方剑、东方江,东方湖,兄弟四人,一齐拔出剑来!
  群豪立被这一阵龙吟所惊,十余个立在桌椅上的大汉,刷地一齐掠下!
  左面角落间,另十余大汉,身形展动,各持刀剑,跃了出来!
  右面角落里,亦有十数道寒光暴长!
  “巴山虎”黄大斧环眼一张,反手自腰间拔出一柄镔镔巨斧。
  “龙形八掌”目光闪动,见到混乱之局,已成不可避免之势,突地一声清啸双掌一撤。
  “神手”战飞一招“双撞手”方自击出,只见檀明双掌已自迎来,掌风之强烈,无与伦比。
  他心中不禁暗道一声:“不好!”
  在这刹那之间,他恍然知道了檀明方才,不过只是做作而已,只是他知道得却已嫌太迟了。
  “啪”地一声,四掌相交,“神手”战飞只觉全身一震,再也站不稳身形,竟被檀明这一掌,震得横飞五尺!
  他连退数尺,虽然站稳了身形,但嘴角却已有一丝鲜血流出,眼见檀明已乘势扑来,自己体内却已气血翻涌,只怕再也接不住他一招了!
  “金鸡”向一啼铁拐纵横,亦是在刹那之间,便可将“快马神刀”龚清洋毙在手下。
  东方兄弟闪身而出。
  群豪各持刀剑,群拥而至。
  突地!
  庄院外响起一阵马蹄奔腾之声,一个嘹亮的声音大喊道:“总镖头,兄弟们已全都来了,你老可曾出事?可要我们进来么?”
  这呼喝之声中气弥足,一个字一个字地传送进来,满厅群豪,心头俱都为之一震。
  “神手”战飞暗叹一声,忖道:“不出我之所料!檀明早有准备!”
  东方兄弟心中暗忖:“想不到檀大叔行事竟这般谨慎,今日竟是有备而来,看来我兄弟四人,是毋需出手的了。”
  “龙形八掌”心中却不禁大奇!
  “是谁来了?我此来根本未曾通知江南的镖局,这口音也生疏得很!”当然,他表面上自不会有丝毫惊奇之色露出!
  满厅群豪的身形,此刻俱像是冰雪一般地凝结了起来,谁都再也不敢妄自出手。
  只见庄外马蹄之声,往复奔腾,也不知来了多少人,也不知来了多少匹马?蹄声中,偶尔还夹杂着几声中气极足的叱吒之声,显见今日“飞龙镖局”派来此间的人,身手俱都不弱!
  “龙形八掌”目光如剑,四下一转,群豪竟无一人敢接触他这种锐利的目光,齐都垂下头去。
  “金鸡”向一啼,“七巧追魂”那飞虹本来虽想乘乱坐收渔人之利,但见了这般情势,又听了战飞方才的大喝,深怕自己已不能全身而退,是以此刻这两人亦是噤如寒蝉,不敢出口!
  “神手”战飞身躯虽仍挺得笔直,但他面上铁青的颜色,嘴角鲜红的血渍,在这飘摇的灯光下,令人看来,正是个不折不扣的末路英雄!
  院外之人,虽然人人箭上弦,刀出鞘,但听得墙外这一阵奔腾的马蹄声,亦是谁也不敢动弹,有些立在墙下之人,此刻都悄悄移动着脚步,往中央围了过来,竟无一人敢探首墙外去望上一眼!
  又是一阵大喝: 
  “檀总镖头,可要我们进来么?”
  “龙形八掌”心中蓦地一惊,听出了这喝声中的破绽。“飞龙镖局”所有分局中大小镖头之中,再无一人会称自己为“檀总镖头”的,墙外的马蹄人声,必有蹊跷。
  但这武林大豪面上仍是阴沉如冰,目光一扫,只见满厅群豪,仍是木立如死,他心念一转,突地冷笑一声,道:“老夫为人,从不赶尽杀绝,今日也饶你这一遭!”
  转首喝道:“东方世兄,清洋,我们——退!”
  东方兄弟对望一眼,心中暗暗钦佩这“龙形八掌”的仁厚,兄弟多人,一齐缓步走了出去!
  “龙形八掌”昂然而出,四面群豪,无言地让开一条通路,他们俱都垂着首,无人敢抬头去望他一眼。 
  “神手”战飞长叹一声,面容苍白如死,一言不发地背过身去,目光默然凝注着墙上的一副对联……
  良久,他目中不禁泛起了一片泪光,终于,两滴泪珠,夺眶而出,顺腮流下,和着他嘴角的鲜血,落到他颔下的长髯上。
  “龙形八掌”檀明脚步沉稳,走人院中,突地沉声道: 
  “东方世兄这边走!”
  身形一拧,突地闪电般掠出墙外,东方兄弟愕了一愕,亦自随之掠出。
  墙外烟尘滚滚,马匹奔腾!
  但是,所有的马鞍上却俱都是空鞍无人,只见远远有三条灰影,赶动着马匹,骤眼一望,竟似乎是“北斗七煞”中的莫氏兄弟!
  于是他们也不愿再加迟疑,刷地,各自掠上了一匹空鞍之马,口中低叱一声,缰绳一带,怒马扬蹄,疾驰而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央央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孤星不孤
    第五十九章 天理昭昭
    第五十八章 日暮途穷
    第五十七章 众叛亲离
    第五十六章 日落江滨
    第五十五章 英雄末路
    第五十四章 精诚所至
    第五十三章 风雨前夕
    第五十二章 夜寒情热
    第五十一章 同盟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