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九月鹰飞 >> 正文  
第十四章 夺命飞刀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四章 夺命飞刀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13
  有种人你想找他的时候,打破头也找不到,你不想见他的时候,他却偏偏会忽然出现在你的眼前。
  上官小仙好像就是这种人。
  她一只手捧着肚子,一只手指着叶开,吃吃的笑道:“你占了人家的屋子,又占了人家的床,人家回来了,什么话都不说,只不过叫你让开,你都不肯,这未免太不像话了吧。”
  话没有说完,她已笑出了眼泪,笑弯了腰。
  叶开反而沉住了气。现在他总算已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这女人不但是条狐狸,简直是个鬼,简直什么事都做得出,什么花样都想得出来。
  上官小仙还在笑个不停,就像是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好笑的事。
  崔玉真吃惊的看着她,忍不住问道:“她是什么人?”
  叶开道:“她不是人。”
  上官小仙笑道:“对了,我本来就不是人,我是个活神仙,无论你藏到什么地方去,我还是一找就找到。”
  叶开并没有问她是怎么找到的。
  她显然一直都在暗中盯着叶开,就像是个鬼影子一样。
  上官小仙道:“可是我倒真没有想到,这位道士姑娘会把你弄到这么样一个好地方,要不是她急着替你去抓药,这次我真的差点找不到你了。”
  她走过去,拿起床头的空药碗嗅了嗅,又笑道:“只可惜她实在不能算是个好大夫,这种药你就算喝八百斤下去,也一样没有用。”
  崔玉真已气得满脸通红,却还是忍不住要问:“你能治好他的伤?”
  上官小仙道:“我也不是个好大夫,可是我却替他请了个最好的大夫来。”
  刚才那个愤怒的丈夫,现在已连一点火气都没有了,正看着他们微笑。
  上官小仙道:“这位就是昔年妙手神医的唯一传人‘妙手郎中’华子清,你见多识广,想必一定知道他的。”
  叶开的确知道。
  华家父子,的确都是江湖中有名的神医,医治外伤,更有独门的传授。
  可是这父子两人都有同样的毛病。偷病。
  他们根本不需要去偷的,可是他们天生的喜欢偷,无论什么都偷。
  去找他们治伤医病的人,往往会被他们偷得干干净净。
  “妙手”这两个字,就是这样来的。
  叶开笑了笑,道:“想不到阁下非但医道高明,而且还很会作戏。”
  华子清也笑了笑,道:“这点你就不懂,要学偷,就一定要学会作戏。”
  “为什么?”
  华子清道:“因为你一定要学会扮成各式各样的人,才能到各种地方去偷各式各样的东西。”他微笑着,又道:“譬如说,你若要到庙里去偷经,就一定得扮成和尚,若要去偷窑子,就一定要扮成嫖客。”
  叶开道:“你若要到大字号的店家去偷,就一定得先扮成大老板的样子去踩道。”
  华子清拊掌道:“阁下当真是举一反三,一点就透,若要学这一行,我敢保证不出三个月,就可以成为专家。”
  上官小仙嫣然道:“他现在就已经是专家了,所以你去替他治伤的时候,最好小心点,否则你说不定反而会被他给偷得干干净净。”
  华子清笑道:“我偷人家已偷了几十年,能被别人偷一次,倒也有趣。”他微笑着走过去,又道:“只要刀上没有毒,我也敢保证,不出三天,阁下就又可以去杀别人了。”
  崔玉真忽然大声道:“等一等。”
  华子清道:“还等什么?”
  崔玉真道:“我怎么知道你是真的来替他治伤的?”
  上官小仙叹道:“这位道士姑娘倒真是个细心的人,只可惜脑筋却有点不太清楚,莫非是已经被我们这位叶公子迷晕了头。”
  崔玉真红着脸,道:“随便你怎么说,我……”
  上官小仙打断他的话,冷冷道:“现在我若要杀他,简直比吃豆腐还容易,我何必费这么大的事?”
  崔玉真冷笑。
  上官小仙道:“你不信?”
  崔玉真还是在冷笑。
  上官小仙身子突然轻飘飘飞起,就像是一朵云一样,飘过了他们的头顶。崔玉真只觉得突然有只冰冷的手伸进了被窝,在她的胸膛上轻轻捏了一把。再看上官小仙又已轻飘飘的飞了回去,站在原来的地方。笑嘻嘻的看着她:“据说东海玉箫会采补,可是你身上倒还很结实,看来你对付男人想必也很有一套。”
  崔玉真脸上一阵红,一阵青,气得几乎已经快哭了出来。
  上官小仙悠然道:“这本是女人值得骄傲的事,有什么好难为情的,几时有空,说不定我也要跟你学两手。”
  崔玉真的脸色已发白。她知道这女人是在存心侮辱她,可是她只有忍受。为什么人们总是要为已经过去了的事,付出痛苦的代价呢。为什么有些人一定要让别人觉得痛苦,自己才感觉到快乐。崔玉真泪已流下,上官小仙脸上却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叶开忽然道:“滚出去。”
  上官小仙好像吃了一惊:“你叫谁滚出去?”
  叶开道:“你!”
  上官小仙道:“我好心好意的请了人来替你治伤,你却叫我滚出去。”
  叶开寒着脸,道:“不错,我叫你滚出去。”
  上官小仙脸色也有点变了,冷笑道:“你难道不怕我杀了你?”
  叶开道:“你以为你真的能杀我?”
  上官小仙道:“你也不信?”
  叶开道:“我只想提醒你一件事。”
  上官小仙道:“什么事?”
  叶开道:“这件事。”
  他的手慢慢的从被下伸出,手里赫然有柄刀。三寸七分长的刀,飞刀!
  薄而利的刀锋,在灯下闪闪的发光。上官小仙的脸似已被刀光映成了铁青色,华子清的脸似已发绿。小李飞刀!这就是从小李探花一脉相传下来的飞刀!这就是“例不虚发”的飞刀。江湖中无论多可怕的高手,都从来也没有人能躲过这出手一刀。
  叶开冷冷道:“我本来不愿杀人的,可是你最好莫要逼我。”
  上官小仙冷笑道:“你现在还能杀人?”
  叶开道:“你想试试?”
  上官小仙也不敢去试。
  没有人敢!没有人敢用自己的生命作赌注,来做这几乎已输定了的孤注一掷。
  上官小仙长长吸了口气,勉强笑道:“难道你不想你的伤快好?”
  叶开道:“我只想要你滚出去。” 
  上官小仙叹了口气,道:“我不会滚,我走出去行不行?”
  她真的说走就走,华子清当然走得更快。
  走到门口,她却突又回头,道:“有件事我差点忘了告诉你。”
  叶开道:“什么事。”
  上官小仙道:“你想不想知道那位丁姑娘现在的下落?”
  叶开不说话了,他当然想知道。
  上官小仙道:“她现在正和郭定在一起,也跟你们一样,睡在一张床上。”
  叶开冷笑道:“你为什么要在我面前说这种话,你明知没有用的。”
  上官小仙悠然道:“你不信他们会做这种事?”
  叶开当然不信。
  上官小仙悠然道:“他们本来也许会对你很忠实的,可是,假如丁姑娘也冷得要命,郭定也像这位道士姑娘一样好心呢?假如丁姑娘身上有个见不得人的地方,中了什么毒针,郭定为了救她,是不是会替她吮出来呢?”
  叶开的脸色也变了。
  上官小仙脸上又露出胜利的微笑。
  “劫难逃过第一次,就算又逃过第二次,还有第三次,第四次,只要你不死,你就得时时刻刻的提防着,所以你就算活着,也休想过一天安稳的日子。”崔玉真在他们走后说。
  叶开道:“我知道了。”
  崔玉真道:“你不在乎?”
  叶开道:“我很在乎,也很怕。”
  叶开叹了口气,苦笑道:“幸好你将我的刀放在枕下,幸好她没有试。”
  崔玉真道:“你刚才根本无力伤她。”
  叶开看着手里的刀,脸上的表情变得很严肃,道:“这把刀并不是只用手就可以发出去的,要用全身所有的精神和力量,才能发出一刀,可是我现在……”
  他现在已连说话都觉得很吃力。
  崔玉真看着他,泪又流下:“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才赶她走的,可是你何必为了我冒这种险……我本就是个应该受侮辱的人。”
  叶开柔声道:“没有人应该受侮辱,也没有人有权侮辱别人。”
  他的声音虽温柔,却很坚决:“他老人家传授我这柄刀,只是为了要我让天下的人都明白这道理,而且莫要忘记。”
  崔玉真的眼睛也亮了,缓缓道:“我想他老人家一定是个子不起的人。”
  叶开目光遥视在远方,带着种说不出的孤寂之色:“他自己常说他只不过是个很平凡的人,可是他做的事,却是绝没有任何人能做得到的。”
  这也正是李寻欢的伟大之处。所以不管他在什么地方,都永远活在人们的心里。
  灯光已渐渐微弱,灯油似已将枯。
  崔玉真忽然又长长叹息了一声,道:“现在我只担心一件事。”
  叶开道:“你担心她会将我的下落告诉别人,你担心她还会再回来?”
  崔玉真道:“嗯!”
  叶开道:“她绝不会这么样做的,她只希望我的伤快好。”
  崔玉真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她要我去替她对付别人。”
  崔玉真还是不懂。
  叶开道:“那天她故意将玉箫引去找我,为的就是要我跟他火并,她还希望我去替她杀郭定,杀伊夜哭,杀所有可能会挡住她路的人。”
  崔玉真道:“可是,她也一定知道,你绝不会去替她杀人的。”
  叶开苦笑道:“我虽然不会去替她杀那些人,但是那些人却一定要来杀我。”
  崔玉真道:“只要你们拼起来,无论谁胜谁负,她都可以渔翁得利。”
  叶开点点头,道:“所以她并不希望我受伤,更不希望我这么快就死。”
  崔玉真只觉得手脚冰冷,她实在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阴险恶毒的女人。
  叶开目中带着深思之色,忽然又道:“所以有件事我更想不通。”
  崔玉真道:“什么事?”
  叶开沉吟着,道:“逼着你到冷香园去吹箫的那个人,可能就是玉箫派去的。”
  崔玉真愕然道:“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叶开道:“因为他早已知道你是个本性很善良的人,早已知道你对他不满,已经想离开他了。”
  崔玉真垂下头,轻轻道:“最近我的确总在想法子避着他。”
  叶开道:“他也知道我一定会到冷香园去找,所以他故意要你在那里等,故意让你将丁灵琳的下落透露给我。”
  崔玉真又不懂了:“难道他故意想要你去将丁姑娘救出来?”
  叶开点点头,道:“因为他已用摄心术一类的邪法,控制了丁灵琳,叫丁灵琳一看见我就杀了我。”
  崔玉真动容道:“不错,所以他故意在那屋子的窗外,摆了三盆腊梅,为的就是要让你容易找到。”
  叶开道:“但他为了怕我疑心,所以也不能让我有容易得手的机会。”
  崔玉真道:“所以他又故意弄了那么多玄虚,让你永远想不到这一点。”
  叶开道:“他将丁灵琳劫走,根本就不是为了上官小仙,而是为了要我的命。”
  崔玉真咬着牙,恨恨道:“我以前实在不知道他也是个这么阴险恶毒的人。”
  叶开道:“但他却绝不是金钱帮的人,因为上官小仙并不想要我死,也并不知道他用的这一着,所以我大为想不通。”
  崔玉真道:“想不通什么?”
  叶开道:“想不通他怎么也会摄心术这一类邪法的。”
  崔玉真道:“会这种邪术的人很少?” 
  叶开道:“会的人并不少,可是真正精通的人却没有几个,其中大多数是魔教中的人。”
  崔玉真动容道:“魔教?”
  叶开道:“你也听说过?”
  崔玉真道:“我始终以为那只不过是传说而已,想不到这世上竟真的有魔教。” 
  叶开道:“你没有听玉箫谈起过魔教?”
  崔玉真道:“没有。”
  叶开道:“你跟着他已有多久?”
  崔玉真垂下头,道:“快两年了。”
  她脸上又露出种说不出的悲痛憎恶之色,这两年来她想必就像生活在地狱里一样。
  叶开等她情绪平定,才问道:“这两年来他平时都在什么地方?”
  崔玉真道:“他有条很大的海船,平时他都在船上,但每隔一两个月,都会找个海口停泊,补充粮食和清水。”
  她想了想,接着又道:“可是几个月前,他却在一个没有人的荒岛上停留了六七天,没有带别的人去,也不许我们下船。”
  叶开的眼睛亮了,他忽然想起铁姑说的话:“……这次本教在神山聚合,另选教宗,重开教门,新任的四大天王和公主……”
  崔玉真道:“你在想什么?”
  叶开长长叹了口气,道:“我本就在怀疑,却一直不敢相信。”
  崔玉真道:“怀疑什么?”
  叶开道:“怀疑玉箫也人了魔教,而且是魔教中的四大天王之一。”
  崔玉真的脸色苍白,忽然握住他的手,道:“你的伤口疼不疼了”
  叶开点点头。
  崔玉真道:“据说魔教用的刀都有毒。”
  叶开道:“不错!”
  崔玉真道:“刀上若有毒,你的伤口竟只有痛?”
  刀上若有毒,就不会觉得痛苦,只会觉得麻木。
  叶开笑道:“刀上就是有毒,也毒不死我。”
  崔玉真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我是个奇怪的人,我的血里有种抗毒之力,尤其可以消灭魔教的毒。” 
  崔玉真吃惊的瞪大了眼睛,道:“这是天生的?”
  叶开摇摇头,道:“是最近才有的。”
  崔玉真道:“怎么会有的?”
  叶开道:“我的母亲,昔年本是魔教中的大公主。”
  崔玉真更吃惊,忍不住问:“现在呢?”
  叶开笑了笑,道:“现在她只不过是个很平凡的老妇人,正在一个宁静的地方,安享她的余年,希望她的儿子能时常回去看看她。”
  崔玉真道:“可是你却很少回去。”
  叶开道:“因为她还有个儿子在陪着她。”他目光仿佛又在凝视着远方,徐徐道:“这个儿子虽不是她亲生的,却比我这个亲生的儿子更孝顺。”
  崔玉真道:“他长得也跟你一样。”
  叶开微笑道:“他跟我不一样,他是个很奇怪的人,但却比我好看,废话也没有我这么多,我希望以后能常见他。”
  崔玉真嫣然道:“我也希望能见到他,他既然是你的兄弟,那么一定也是个很好的人。”
  她心里忽然充满了对未来幸福的憧憬,忍不住又问:“他叫什么名字?”
  叶开说出了他的名字:“傅红雪!”
  华子清留下的药有两包,一包内服,一包外敷。内服的药性很平和,仿佛还有种镇静的功效,所以叶开睡得很沉。他醒来觉得很愉快,因为他伤口的痛苦似已减轻了很多,而且门外又传来了熬鸡粥的香气。
  崔玉真想必正在厨房里替他熬粥。阳光照在窗户上,风很轻,今天想必是个很好的天气。 
  叶开几乎已将所有的烦恼全都忘了,大声道:“粥煮好了没有,快添三大碗给我。”
  “来了!”
  门帘忽然掀起,一大碗粥平空飞了进来,“砰”的打在墙上。叶开怔住。满墙的鸡粥慢慢流下,一个人冷笑着,忽然在门口出现。
  伊夜哭。
  他身上还是穿着那件绣满了黑牡丹的鲜红长袍,看来还是像个僵尸。
  叶开忽然对他笑了笑,道:“早。”
  伊夜哭冷冷道:“你醒的虽不早,倒真巧。”
  叶开道:“哦?”
  伊夜哭道:“你若再迟醒片刻,只怕就永远也不会醒了。”
  叶开又笑了笑,道:“你来得虽不巧,倒真早。”
  伊夜哭冷冷道:“早起的雀儿吃食,晚起的雀儿吃屎,我若非起得早,又怎么会凑巧看见那个背叛了师门的女叛徒。”
  叶开叹道:“看来起得太早也不是好事,她若非起得早,又怎么会撞见鬼?”
  伊夜哭道:“那只怪你。”
  叶开道:“怪我?”
  伊夜哭道:“她若非已被你迷住了,又怎么会一大早就起来,溜回那客栈去替你打听韩贞的消息?”
  叶开的心沉了下去。昨天晚上,他问过崔玉真。她当真不知道韩贞怎么样了,她看见叶开受伤,只顾着带叶开赶快逃走,哪里还顾得了别人。
  叶开虽没有再问,也没有责备她,可是心里却难免有点惭愧,有点难受;他觉得自己对不起韩贞。
  所以崔玉真心里也很难受。叶开看得出,却想不到她一早就会溜出去替他打听韩贞的消息。只要他说一句话,她就会不顾一切,去为他做任何事。
  伊夜哭道:“她算准玉箫一定已走了,却想不到我居然还留在那里。”
  叶开忍不住问道:“那天晚上他没有杀了你?”
  伊夜哭冷笑道:“你以为他真要杀了我?”
  叶开道:“不是真的?”
  伊夜哭道:“我们只不过是在作戏,特地作给你看的,好让你有机会去救人。”
  叶开道:“那时你们已发现我在外面?”
  伊夜哭道:“你们一进了那院子,他就已知道。”
  叶开叹了口气,苦笑道:“看来我倒低估了他。”
  伊夜哭道:“他也低估了你,他认为你已死定了。”
  叶开道:“你呢?”
  伊夜哭道:“我知道要你这种人死,并不是件容易事。”
  叶开道:“这次你总算没有看错。”
  伊夜哭道:“但现在你若不将上官小仙交出来,还是死定了。”
  叶开叹道:“这次你看错了。”
  伊夜哭道:“你最好明白一件事。”
  叶开道:“你说。”
  伊夜哭道:“我喜欢杀人。”
  叶开道:“这是实话。”
  伊夜哭道:“我最想杀的人就是你。”
  叶开道:“这也是实话。”
  伊夜哭道:“所以你若不赶快将上官小仙交出来,我绝不会再等的,我宁可不要她,也要杀了你。”
  叶开道:“你最好也明白一件事。”
  伊夜哭道:“我也让你说。”
  叶开道:“我不喜欢杀人,但你这种人却是例外。”
  伊夜哭冷笑道:“现在你能杀得了我?”
  叶开道:“我不能,它能。”
  他的手一翻,刀已在手。三寸七分长的刀,飞刀。伊夜哭看着这柄刀,瞳孔立刻收缩。
  他当然也知道这就是小李探花一脉相传的飞刀,例不虚发的飞刀。
  叶开道:“我只希望你莫要逼我杀你。”
  他每次出手之前,都要说这句话。
  因为这柄刀并不是用手发出来的,要发这柄刀,就得使出全身的精神和力量。刀一发出,就连他自己也无法控制。
  伊夜哭盯着这柄刀,徐徐道:“我认得这柄刀。”
  叶开道:“认得最好。”
  伊夜哭道:“只可惜你不是小李探花。”
  叶开道:“我不是。”
  伊夜哭道:“你现在只不过是个受了伤的废物,你这把刀连条狗都杀不死。”
  叶开道:“这柄刀不杀狗,只杀人。”
  伊夜哭大笑,道:“我倒要试试它能不能杀得死我。”
  他的人已掠起,向叶开扑了过去。他有一双专破暗器的手。但这柄刀不是暗器。这柄刀几乎也已不是刀,而是种无坚不摧,不可抗拒的力量。
  刀光一闪。伊夜哭的身子突然在空中扭曲,跌下。他没有呼喊,也没有挣扎,突然间就像个空麻袋般软瘫在地上。
  他的咽喉上已多了一柄刀。飞刀!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飞刀。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五章 一决胜负
    第三十四章 双重身份
    第三十三章 情深似海
    第三十二章 飞狐归天
    第三十一章 漫天要价
    第三十章 久别重逢
    第二十九章 魔教血书
    第二十八章 身外化身
    第二十七章 寒夜黑星
    第二十六章 风流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