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九月鹰飞 >> 正文  
第二十章 除夕之夜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章 除夕之夜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13
  “又过年了……又是一年。”
  从丁灵琳有记忆时开始,过年的时候,总是充满了欢乐的。
  从初一到十五,接连着半个月,谁也不许生气,更不许说不吉祥的话。
  这本就是个吉祥的日子。可是今年呢?
  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震耳的爆竹声。
  爆竹一声除旧,桃符万点更新——旧的一年已过去,新年中总是有新希望的。
  可是她还有什么希望。
  爆竹声惊醒了郭定,他忽然张开眼睛,仿佛想问:“这是什么声音?”
  只可惜他的嘴唇虽在动,却说不出一个字。
  丁灵琳明白他的意思,勉强露出笑脸,道:“明天就过年了,外面有人在放鞭炮。”
  ——又是一年,总算又过了一年。
  郭定凝视着窗外的黑暗,希望还能看到阳光升起,可是就算看见了又如何?
  他忽然开始不停的咳嗽。
  丁灵琳柔声道:“你想不想喝碗热汤?今天晚上他们一定给你炖鸡汤。”
  郭定用力摇头。
  丁灵琳道:“你想要什么?”
  郭定看着她,终于说出了三个字:“你走吧。”
  丁灵琳道:“你……你要我走?”
  郭定笑了笑,笑得很凄凉:“我知道我已不行了,你不必再陪着我。”
  丁灵琳用力握住他的手:“我一定要陪着你,看着你好起来,我知道你一定可以活下去。”
  郭定又摇了摇头,闭上眼睛。
  一个人若连自己都已对自己的生命失去信心,还有谁能救他?
  丁灵琳咬着嘴唇,忍着眼泪:“你若真的觉得自己要死了,你就对不起我。”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已准备嫁给你。”丁灵琳柔声道:“难道你要我做寡妇?”
  郭定苍白的脸上,突然有了红晕:“真的?”
  “当然是真的。”丁灵琳又下了决心:“我们随时都可以成亲。”
  只要能让郭定活下去,无论要她做什么,她都是心甘情愿的。
  “明天就是个吉祥的好日子,我们已不必再等。”
  “可是我……”
  “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一定!”
  老掌柜坐在柜台里,脸上已带着几分酒意。
  这柜台他已坐了二十年,看来还得继续坐下去,看着人来人往。
  各式各样的人,各式各样的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他看得实在太多,每当酒后,他心里总会有说不出的厌倦之意。
  所以他现在情愿一个人坐在这里。
  他没有想到丁灵琳会来,忍不住试探着问:“姑娘还没有睡?病人是不是已好了些?”
  丁灵琳勉强笑了笑,忽然道:“明天你能不能替我办十几桌酒?”
  “明天?明天是大年初一,恐怕……”
  “一定要明天,”丁灵琳笑得很凄凉:“再迟,恐怕就来不及了。”
  老掌柜迟疑着:“姑娘要请人喝春酒?”
  “不是春酒,是喜酒。”
  老掌柜睁大了眼睛,“喜酒!难道姑娘你明天就要成亲?”
  丁灵琳垂下头,又点点头。
  老掌柜笑了,立刻也点点头,道:“冲冲喜也好,病人一冲喜,病马上就会好的。”
  丁灵琳本就知道他绝不会明白,却也不想解释:“所以我希望这喜事能办得热闹些,越热闹越好。”
  老掌柜的精神已振作,最近凶杀不祥的事他已看得太多,他也希望能沾些喜气:“行,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明天晚上行不?”
  老掌柜拍着胸:“准定就是明天晚上。”
  自从认得叶开那一天开始,丁灵琳就从来没想到自己还会嫁给别人。
  可是明天晚上……
  红楼,红窗,红桌子,红罗帐,什么都是红的。
  上官小仙甜甜的笑着,看着叶开:“你说这样像不像洞房?”
  叶开道:“不像?”
  上官小仙嘟起了嘴,道:“什么地方不像?难道我不像新娘子?”
  她穿着红袄,红裙,红绣鞋,脸也是红红的。
  叶开的眼睛一直都在回避着她:“你像新娘子,我却不像新郎。”
  他也穿着一身新衣裳,脸也被烛光映红了。
  上官小仙看着他,嫣然道:“谁说你不像。”
  叶开道:“我说。”
  上官小仙道:“你为什么不去照照镜子。”.
  叶开淡淡道:“用不着照镜子,我也看得见我自己,而且看得很清楚。”
  上官小仙道:“哦?”
  叶开道:“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长处,就是永远都能看清我自己。”
  他忽然站起来,推开窗子。窗外一片和平宁静,家家户户门上都贴着鲜红的春联,几个穿着新衣,戴着新帽子的孩子,正掩着耳朵,在门口放爆竹。这一切显然都是上官小仙特地为他安排的,她希望这种过年的气象让他变得开心些。最近这两天他一定很闷。
  上官小仙又在问:“你喜不喜欢过年。”
  叶开道:“不知道。”
  上官小仙道:“怎么会不知道?”
  叶开凝视着远方,除夕夜的苍穹,也和别的晚上同样黑暗。
  “我好像从来也没有过过新年。”
  “为什么?”
  叶开的眼睛里,仿佛带着种说不出的困惑和寂寞,过了很久,才慢慢道:“你应该知道,这世上本就有种人是绝不过年的。”
  “哪种人?”
  “没有家的人。”
  流浪在天涯的浪子们,他们几时享受过“过年”的吉祥和欢乐,别人在过年的时候,岂非也正是他们最寂寞的时候?
  上官小仙忽然轻轻叹了口气,道:“其实我……我一样也从来没有过过年。”
  “哦?”
  “你当然知道我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但你却永远也不会知道她晚年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别人在过年的时候,她总是抱着我,偷偷的躲在被窝里流泪。”
  叶开没有回头,也没有开口。他能想像到那种情况——无论谁都必须为自己的罪孽付出代价。
  林仙儿也不能例外。可是上官小仙呢?难道她一生下来就有罪?她为什么不能像别的孩子一样,享受童年的幸福欢乐?她今天变成这么样一个人,是谁造成的?是谁的错?
  叶开也不禁轻轻叹息。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上官小仙幽幽的叹息着:“其实你也该知道我们本是同样的人,你对我为什么总是这么冷淡?”
  叶开道:“那只因你已变了。”
  上官小仙走过来,靠近他:“你认为我现在已变成个什么样的人?”
  叶开沉默,只有沉默。他从不愿当着别人的面,去伤害别人。
  上官小仙突然冷笑,道:“你若认为我已变得和……和她一样,你就错了。”
  叶开也知道她说的“她”是谁。
  他的确认为上官小仙已变得和昔年的林仙儿一样,甚至远比林仙儿更可怕。
  上官小仙忽然转过他身子,盯着他的眼睛,道:“看着我,我有话问你。”
  叶开苦笑道:“你问。”
  上官小仙道:“我若告诉你,我这一辈子还没有男人碰过我,你信不信?”
  叶开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
  上官小仙道:“你若以为我对别的男人,也跟对你一样,你就更错了。”
  叶开忍不住问道:“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上官小仙咬着嘴唇,道:“你心里难道还不明白?为什么还要问?”
  她看着他,眼睛里充满了幽怨,无论谁看到她这对眼睛,都应该明白她的感情。
  难道她对叶开竟是真心的?
  叶开真的不信?
  ——也许并不是不信,而是不能相信,不敢相信。
  叶开忽然笑了笑,道:“今天是大年夜,我们为什么总是要说这种不开心的事。”
  上官小仙道:“因为不管我说不说,你都是一样不开心的。”她不让叶开分辩,抢着又道:“因为我知道你心里总是在想着丁灵琳。” 
  叶开不能否认,只有苦笑道:“我跟她认识已不止一天了,她实在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对我也一直都很好。”
  上官小仙道:“我对你不好?”
  叶开道:“你们不同。”
  上官小仙道:“有什么不同?”
  叶开叹息着,道:“你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你有才能,也有野心,你还有很多事可以做,可是她……她却只有依靠我。”
  这是他的真心话,也是他第一次对上官小仙说出真心话。现在他已不能不说,他并不是个完全不动心的木头人。
  上官小仙垂下头:“你是不是认为不管你到什么地方去了,不管你去了多久,她都会等你?”
  叶开道:“她一定会等。”
  上官小仙突又冷笑。
  叶开道:“你不信?”
  上官小仙道:“我只不过想提醒你,有些女人,是经不起试探的。”
  叶开道:“我相信她。”
  上官小仙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庄周的故事?”
  叶开听过。
  上官小仙道:“他们本来也是对恩爱夫妇,可是庄周一死,他的妻子立刻就改嫁给别人。”
  叶开笑了笑,道:“幸好我既没有妻子,也没有庄周那么大的神通,更不会装死。”
  他已不想继续再争辩这件事。丁灵琳对他的感情,本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本就不必要别人了解。
  鞭炮声已寥落,夜更深,家家户户都已关起了门,窗子里的灯光却还亮着,孩子们已回去,等着拿压岁钱。除夕夜本就不是狂欢之夜,而是为了让家人们围炉团聚,过一个平静幸福的晚上。可是像叶开这种浪子,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享受这种幸福和平静?
  他竟忽然变得很萧索,正准备转过身去找杯酒喝。就在这时,夜空中忽然响起了一阵轻微而奇特的呼哨声。一只鸽子远远的飞来,落在对面屋檐亡,羽毛竟是漆黑的,黑得发亮,看来竟像是只黑鹰一样。叶开从来也没有看见过这么不平凡的鸽子,忍不住停下脚步,多看了几眼。然后他才发现上官小仙眼睛里似已发了光,忽然她从身上拿出了个铜哨,轻轻一吹。这黑鸽子立刻飞过来,穿窗而人,落在她的手掌上,钢喙利爪,闪闪有光的眼睛,看来竟似比鹰更健壮雄猛。这是谁家养的鸽子?
  叶开心里已隐隐感觉到,这鸽子的主人,一定也是个很可怕的人。
  鸽爪上系着个乌黑的铁管,上官小仙解下来,从里面取出了个纸卷;绯红的纸笺上,写满了比蝇头还小的字。上官小仙已走到灯下,很仔细的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她看得很专心,仿佛连叶开都已忘了。
  叶开却在看着她,灯光照着她的脸,她嫣红的脸已变得苍白,神情严肃而沉重,在这一瞬间,她似已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变成了上官金虹。这封书信显然非常秘密,非常重要。叶开并不想刺探别人的秘密,但对这只鸽子却还是觉得很好奇。他看着鸽子,鸽子居然也在狠狠的盯着他。他想去摸摸它发亮的羽毛,这鸽子却突然飞起来,猛啄他的手。
  叶开叹了口气,喃喃道:“这么凶的鸽子倒真是天下少有。”
  上官小仙忽然抬起头来笑了笑,道:“这种鸽子本来就很少有,据我知道,天下一共也只有三只。”
  叶开道:“哦?”
  上官小仙又叹了口气,道:“要养这么样一只鸽子,可真不是容易事,能养得起它的人,天下也绝不超出三个。”
  叶开更奇怪:“为什么?”
  上官小仙反问道:“你知不知道这种鸽子平常吃的是什么?”
  叶开摇摇头。
  上官小仙道:“我就知道你永远也想不到的。”
  叶开勉强笑了笑,道:“它吃的至少总不会是人肉吧?”
  上官小仙也笑了笑,却没有回答,忽然拍了拍手,唤道:“小翠。”
  一个笑得很甜酒窝很深的小姑娘,应声走了进来。
  上官小仙道:“你的刀呢?”
  小翠立刻就从怀里拿出了一把弯弯的,柄上镶着明珠的银刀。
  上官小仙道:“很好,现在你可以喂它了。”
  小翠立刻解开了衣服,从身上割下片血淋淋的肉来,脸上虽已痛出了冷汗,却还是在甜甜的笑着。
  那鸽子已飞起,鹰隼般飞过去,叼起了这片肉,飞出窗外。
  它也像很多人一样,吃饭的时候,也不愿有别人在旁边看着。
  叶开悚然动容,道:“它吃的真是人肉。”
  上官小仙道:“非但是人肉,而且一定要从活人身上割下的肉,还一定要是年轻的女孩子。”
  叶开只觉得胃在收缩,几乎已忍不住要呕吐。
  上官小仙道:“你知不知道这只鸽子是从哪里飞来的?”
  叶开摇摇头。
  上官小仙道:“它已飞了几千里路,而且还为我带来了一件很重要的消息,就算要我自己割块肉给它吃,我也愿意。”
  叶开忍不住问:“什么消息?”
  上官小仙道:“魔教的消息。” 
  叶开又不禁动容,道:“这只鸽子的主人难道是魔教的教主?”
  上官小仙道:“不是教主,是一位公主,很美的公主。”
  叶开道:“她怎么会跟你通消息?”
  上官小仙道:“因为她也是人,只要是人,我就有法子收买。”
  她忽又轻轻叹息了一声,道:“也许只有你是例外。”
  叶开道:“难道她敢将魔教的秘密出卖给你?”
  上官小仙又叹了口气,道:“只可惜她知道的秘密并不太多。”
  叶开道:“她知道些什么?”
  上官小仙道:“她只知道魔教的四大天王中,已有三个人到了长安,却不知道他们在这里用的是什么身份。”
  叶开道:“她也不知道这三个人的名字?”
  上官小仙叹道:“就算知道也没有用,无论谁人了魔教后,都得将自己过去的一切完全放弃,连本来的名字也不能再用。”
  叶开道:“所以她只知道这三个人在魔教中用的名字?”
  上官小仙点点头,道:“魔教中的四大天王,名字都很绝,一个叫‘牒儿布’,一个叫‘多尔甲’,一个叫‘布达拉’,一个叫‘班察巴那’。这都是古老的藏文。‘牒儿布’的意思象征着智慧,‘多尔甲’的意思,象征着权法。‘布达拉’是孤峰。‘班察巴那’是爱欲之神。”
  上官小仙道:“现在除了多尔甲天王还留守在魔山之外,其余的三大天王,都已到了长安。”
  叶开道:“这消息可靠?”
  上官小仙道:“绝对可靠。”叶开道:“你也猜不出他们是谁?”
  上官小仙道:“我只想到了一个人,‘班察巴那’天王,很可能就是玉箫。”
  玉箫这一生中,的确充满了爱欲。
  叶开道:“你能不能从玉箫口中,问出那两个人来?”
  上官小仙道:“不能。”
  叶开道:“你也不能?”
  上官小仙道:“我就算有法子能让各种人说实话,也有一种人是例外。”
  叶开道:“死人?”
  上官小仙点点头。
  叶开道:“怎么死的?”
  上官小仙道:“有人杀了他。”
  叶开道:“是谁杀得了东海玉箫?”
  上官小仙淡淡道:“在这长安城里,能杀他的人并不止一个。”
  叶开沉思着,忽然长长叹息,道:“我在这里才不过十来天,长安城里却似已有了很多变化,发生了很多事。”
  上官小仙凝视着他,轻轻道:“你是不是已想走?”
  叶开勉强笑了笑,道:“我的伤已好了。”
  上官小仙目中又露出幽怨之色,道:“伤一好就要走?”
  叶开避开了她的眼睛,道:“我迟早总是要走的。”
  上官小仙道:“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叶开道:“明天……”他勉强笑着道:“我若是明天走,还可以到长安城去拜拜年。”
  上官小仙咬着嘴唇,居然也笑了笑,道:“除了拜年外,你还可以赶上一顿喜酒。”
  叶开道:“谁的喜酒?”
  上官小仙淡淡道:“当然是你的朋友,一个跟你很要好的朋友。”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五章 一决胜负
    第三十四章 双重身份
    第三十三章 情深似海
    第三十二章 飞狐归天
    第三十一章 漫天要价
    第三十章 久别重逢
    第二十九章 魔教血书
    第二十八章 身外化身
    第二十七章 寒夜黑星
    第二十六章 风流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