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九月鹰飞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吹笛的人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三章 吹笛的人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13
  没有人。死人活人都没有。
  有的灯火已残,有的灯光已灭了,冷清清的客栈,冷清清的院子。
  尸体虽然已被搬走,院子还是充满了血腥气,晚风更冷得可以令人血液凝结。
  那吹笛的人呢?
  缥缥缈缈的笛声,听来仿佛很近,又仿佛很远。
  他们在屋里时,笛声仿佛就在院子里,他们到了院子里,笛声却又在墙外。
  墙外的夜色浓如墨。
  他们掠过积雪的墙头,无边的夜色中,只有一盏孤灯,闪烁如鬼火。
  灯下仿佛有条幽灵般的人影,仿佛正在吹笛。
  这个人是谁?
  是不是刚才那个吹笛人?
  他为什么要一个人在孤灯下吹笛?莫非是特地在等他们?
  如此黑夜,他还孤零零的留在这里等他们,是为了什么?
  这些问题,也只有一个人能回答。
  孤灯悬在一根枯枝上随风摇晃。
  丁灵琳看过这种灯笼,是鸿宾客栈在晚上迎客用的灯笼。
  但她却看不清这个人。
  她想冲过去,葛病已拉住了她,她可以感觉到这老人的手心全是冷汗。
  一个人年纪越大,越接近死亡的时候,为什么反而越怕死?
  丁灵琳咬着嘴唇,压低声音,道:“你不妨先回客栈,我——个人过去看看。”
  葛病叹了口气。
  他知道她误会了他的意思,他并不是在为自己担心,而是在为她。
  “我已是个老人,已没有什么可怕的,不过……”
  丁灵琳打断了他的话,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一定要过去看看。”
  笛声忽然停顿,黑暗中忽然有人冷冷道:“我知道你们一直在找我,现在为什么还不来?”
  声音尖锐,比尖针还刺耳。
  丁灵琳手心也沁出了冷汗。
  她听过这声音。
  无论谁听过这声音,只要听过一次,就永远也忘不了。
  这个人难道就是魔教中的四大天王之一。
  葛病脸色已变了,低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孤灯下有人在冷笑:“你为什么不过来看看我是什么人?”
  丁灵琳当然要过去。
  她纵然明知道一过去就必死无疑,也非过去看看不可。
  但葛病却还是在紧紧握着她的手,抢着道:“我迟早总会知道你是谁的,我并不着急。”
  丁灵琳道:“我着急。”
  她突然回身一撞,一个肘拳打在葛病肋骨上,她的人已冲过去。
  灯光却忽然灭了。 
  寒风吹过大地,大地一片黑暗。
  可是丁灵琳已冲到这个人面前,已看清了这个人的脸。
  一张苍白而扭曲的脸,一双充满了惊吓恐惧的眼睛,眼睛已凸出,正死鱼般瞪着丁灵琳。
  丁灵琳也看过这张脸,看过这个人。
  这正是那个痴痴的站在血泊中,已被吓疯了的吹笛人;也正是喜堂中唯一还活着的人。
  难道他就是杀人的凶手?
  丁灵琳握紧双拳,忽然发觉一滴鲜血正慢慢从他眼角沁出,流过他苍白的脸。
  寒风吹过,她忍不住又机伶伶打了个寒噤。
  她忽然发现这个人竟已是个死人。
  死人怎么会说话?
  死人怎么会吹笛?
  死人绝不会说话,更不会吹笛。 
  他手里根本没有笛。
  刚才的笛声,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丁灵琳一步步向后退,刚退出两步,突然间,一只手伸出来,闪电般握住了她的手。
  冰冷的手,冰冷而僵硬。
  死人怎么还能出手?
  丁灵琳的手也已冰冷,几乎又要晕了过去。
  她没有晕过去,因为她已发现这只手是从死人身子后面伸出来的。
  但这只手实在太冷,比死人的手还冷。
  不但冷,而且硬;比铁还硬。
  这实在不像是活人的手,丁灵琳用尽全身力气,也挣不脱。
  死人身后又传出了那比针尖还细的声音:“你是不是真的想看看我是谁?”
  丁灵琳用力咬着嘴唇,嘴唇已被咬出血来。
  “你若知道我是谁,你就得死。”他的手更用力:“现在你还想不想看我?”
  丁灵琳突然用力点头。
  一个人若是活到她这种情况,死还有什么可怕的?
  她盯着这个人的手,这只手在黑暗中看来,就像是金属般发着光。
  他的衣袖是藏青色的,上面绣着青色的山峰。
  “布达拉”天王。
  孤峰。
  丁灵琳的心也在发冷。
  她甚至希望自己遇着的是鬼。
  在江湖中人心里,魔教中的四大天王,实在比厉鬼还可怕。
  她不怕死。
  可是她也知道,一个人若是落人魔教手里,那遭遇也一定比死更可怕。
  她从这个人的手,看到衣袖,再慢慢的往上看……她终于看到了他的脸。
  一张死人般苍白冷漠的脸。
  在丁灵琳眼中看来,这张脸已比死人更可怕。她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大叫:“是你?”
  “你想不到是我?”
  “你……你就是布达拉?”
  “不错,我就是布达拉,就是孤峰之王,高不可攀,孤立云霄的山峰,无论谁看到了我的真面目,都只有两条路可走。”
  两条路?除了死路外,居然还有条别的路?
  “你并不是非死不可的,只要你肯人我们的教,就是我们的人,就可以永远活下去。”
  “永远活下去?”丁灵琳突然冷笑:“我至少已看过七八个你们魔教的人,像野猫一样被人割下了脑袋。”
  “他们就算死,也死得很愉快。”
  “愉快?有什么愉快?”
  “因为杀他们的人,都已付出代价。”
  想到喜堂中的血泊和尸体,丁灵琳几乎忍不住要呕吐。
  孤峰天王道:“现在你虽然活着,也是生不如死,可是只要你肯人我们的教,无论你是死是活,都没有人敢欺负你。”
  丁灵琳又用力咬住了嘴唇,这句话的确已打动了她。
  最近她受的委屈实在太多。
  孤峰天王看着她,兀鹰般的眼睛里,带着种轻蔑的讥诮之意,冷冷道:“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想死,没有人真的想死。”
  丁灵琳垂下了头。
  她还年轻,还没有真正享受过人生,为什么一定要死?
  一个受尽了委屈和折磨的女孩子,有机会去折磨折磨别人,岂非也是件很愉快的事?
  这诱惑实在太大。
  能拒绝这种诱惑的女孩子,世上本就不多,何况丁灵琳本是个争强好胜的人。
  孤峰天王当然知道这一点,淡淡道:“你不妨考虑考虑,只不过我还要提醒你两件事。”
  丁灵琳在听着。
  孤峰天王道:“要入我们的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你能有这么样一个机会,实在是你的运气。”
  他慢慢的接着道:“只因为现在正是本教重开教门,另立教宗的时候,你错过这次机会,一定会后悔终生的。”
  丁灵琳忽然问道:“你是不是要我拜在你的门下?”
  孤峰天王傲然道:“能拜在我的门下,也是你的运气。”
  丁灵琳道:“我是不是对你有用?”
  孤峰天王没有否认。
  丁灵琳道:“我对你有什么用?”
  孤峰天王道:“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
  丁灵琳道:“现在……”
  孤峰天王打断了她的话:“你对我有用,我对你更有用,人与人之间,本就是在互相利用,你能够有被人利用的价值,所以你才能活下去。另外我还要提醒你。”
  丁灵琳迟疑着,道:“你说你还要提醒我一件事?”
  孤峰天王道:“你也不必再等葛病来救你,他绝不会救你的,他也不敢。”
  丁灵琳又忍不住问:“为什么?”
  孤峰天王道:“因为他也是本教中的弟子,多年前就已入了教。”
  丁灵琳怔住。
  孤峰天王道:“你不信?”
  丁灵琳实在不信。
  她认得葛病虽不久,可是她对这个人一向都很尊敬。
  因为她知道葛病是叶开的朋友,是个极孤高,极有才能的人。
  她绝不相信叶开的朋友,会是个脸上一直戴着伪善面具的卑鄙小人。
  可是葛病已走过来,垂着手,站在孤峰天王身旁,就像是奴才站在主人身旁一样。
  丁灵琳的心沉了下去。
  孤峰天王冷冷道:“现在你信不信?”
  丁灵琳虽然已不能不信,却还是忍不住要问葛病:“你真的是魔教门下?”
  葛病居然承认。
  丁灵琳握紧双拳,冷笑道:“我还以为你一直都在关心我,帮着我,我还以为你是我的朋友,想不到你竟是这种无耻的小人。”
  葛病的脸上全无表情,就像是已变成了个聋子。
  丁灵琳道:“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很尊敬你,不但尊敬你的医道,也尊敬你是个君子,你为什么要自甘堕落呢?”
  孤峰天王道:“加入本教,并不是自甘堕落。”
  丁灵琳长长吐出口气,道:“好,很好,你赶快杀了我吧。”
  孤峰天王道:“你已决定。”
  丁灵琳道:“不错。”
  孤峰天王道:“你宁愿死?”
  丁灵琳道:“是的。”
  孤峰天王也不禁显得很惊讶:“为什么?”
  丁灵琳又叫了起来:“因为我现在已知道,无论谁只要一入了你们魔教,都会变成个见不得人的卑鄙小人。”
  孤峰天王的瞳孔在收缩,缓缓道:“你不想再考虑考虑?”
  丁灵琳断然道:“我已不必再考虑。”
  孤峰天王看着他,忽然叹了口气,道:“葛病。”
  葛病道:“在。”
  孤峰天王道:“她这条命,好像是你刚救回来的。”
  葛病道:“是。”
  孤峰天王道:“所以你已不必再买她的命。”
  葛病道:“是。”
  孤峰天王道:“现在你不妨再把她这条命拿走。”
  葛病道:“是。”
  他慢慢的放下万宝箱,右手的乾坤伞,已向丁灵琳眉心点了过去。
  万宝箱是救人的,乾坤伞却是杀人的。
  他杀人的动作快而准确,完全不像是个老人的出手。他比大多数人都了解,一个人身上有些什么地方是真正致命的要害。
  眉心之间就是真正致命的要害。
  没有人能受得了他这一击;可是丁灵琳反而没有闪避,反而冷笑着迎了上去,她知道已无法闪避。
  她的手腕还被握在孤峰天王钢铁般的手里。
  乾坤伞的铁尖,已闪电般到了她眼前,她看见寒光在闪动,忽然又听见“嘣”的一声轻响,就仿佛有两根钢针撞击。
  接下去的事,就快得使她连看都看不清。
  她只感觉到孤峰天王的手突然松开,突然凌空跃起翻身。她还仿佛看见孤峰天王身子跃起时,伸手在葛病背上一拍,这一招快如闪电,她实在也没有看清楚。
  她唯一看清楚的事,是孤峰天王已走了,葛病已倒了下去,但她却还是好好的站在那里。
  她实在不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夜色更深,风更冷,那破旧的灯笼,还在枯枝上摇晃;吹笛人的尸身还在枯枝上摇晃。
  孤峰天王却已消失在黑暗中。
  葛病正伏在地上,不停的咳嗽,每咳一声,就有一股鲜血溅出。
  风吹过他背上时,他背上的衣服突然有一片被风吹成了灰,露出了一个掌印。
  鲜红的掌印。
  丁灵琳从来也没看见过这么可怕的掌力,但却已总算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她还活着,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只因为葛病非但没有杀她,反而救了她。
  他冒着生命的危险救了她,而葛病自己现在却已命如游丝,这种救命的恩情,也像是一根针,忽然刺痛了她的心。
  无论是悲伤也好,是感激也好,一种感情只要太强烈,就会变得像尖针般刺人。
  她蹲下来,抱住了葛病。
  她的心在刺痛,胃在收缩,但却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帮助这个救命恩人。
  她的眼泪已滴在他身上。
  葛病喘息着,总算忍住了咳嗽,忽然道:“快……快打开我的箱子。”
  丁灵琳立刻抓起了箱子,打开。
  葛病道:“里面是不是有个黑色的木瓶。”
  里面是有的。
  丁灵琳刚找出来,葛病就抢过去,咬断瓶颈,把一瓶药全都倒在嘴里。
  然后他的喘息才渐渐平息。
  丁灵琳也松了口气。
  “万宝箱,乾坤伞,阎王没法管。”连阎王都没法管的人,当然不会死。
  他既然能救别人的命,当然也能救自己。
  可是葛病的脸色还是那么可怕,连眼睛里的神采都已消失。
  现在他的脸绝不比那吹笛人的脸好看多少。
  丁灵琳又不禁为他忧虑:“我扶你回客栈去好不好?”
  葛病点点头,刚站起来,又跌倒,又是一口鲜血呛了出来。
  丁灵琳咬紧牙,恨恨道:“他为什么要如此狠心,为什么要下这种毒手?”
  葛病忽然勉强笑了笑,道:“因为我对他也下了毒手。”
  丁灵琳不懂,她根本没有看见葛病向孤峰天王出手。
  葛病道:“你看看我的伞。”
  丁灵琳看见了。
  葛病道:“你看看伞柄。”
  丁灵琳这才发现,伞柄是空的,顶端还有个尖针般大的洞。
  她终于明白:“这里面藏着暗器?”
  葛病在笑,痛苦却使得他的笑看来比哭还令人悲伤:“这里不但有暗器,而且是种很毒的暗器。”
  他的乾坤伞,本就是杀人的。
  “我对你出手时,伞柄正对着他。”
  丁灵琳完全明白:“你用伞尖刺我时,伞柄里的暗器就射了出来。”
  葛病点点头,仿佛想大笑:“他做梦也想不到我会对他出手的,他毕竟还是上了我的当。”
  丁灵琳眼睛亮了:“他已中了你的暗器?”
  葛病又点点头,道:“所以他的掌力虽可怕,我们也不必怕他了。”
  喜堂里灯光阴森而黯淡,可是鸿宾客栈里,已只剩下这地方还有灯光。
  所以丁灵琳只有把葛病带到这里来,这里虽没有床,却有桌子。
  地上的血渍已干了,她从账房里找来几条棉被,垫在葛病身下。
  他的脸色还是很可怕,只要一咳嗽,嘴角还是有血丝沁出。
  幸好他还有个救命的万宝箱。
  丁灵琳看着他脸上的痛苦表情,忍不住问:“箱子里还有没别的药可以让你吃了舒服些?”
  葛病摇摇头,苦笑道:“要命的药有很多种,可是真正能救命的药,通常却只有一种。”
  丁灵琳也勉强笑了笑,道:“不管怎么样,你总算已救了你自己的命。”
  葛病看了她一眼,慢慢的闭上眼睛,仿佛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丁灵琳道:“我知道你一定很快就会好的,因为你实在是个好人。”
  葛病又笑了。
  丁灵琳却情愿他不要笑,他的笑容连看的人都觉得痛苦。
  冷风如刀。
  丁灵琳已将门窗全都关了起来,刀锋般的冷风,却还是一阵阵从门缝窗:隙里刺进来的。
  她忽然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想喝酒?”
  丁灵琳笑了,这次是真的笑了,因为她已看见屋角里摆着几坛酒。
  她搬来一坛,拍碎了封泥。
  酒很香。丁灵琳嗅到了酒香,心里却忽然一阵刺痛,这本是她的喜酒,现在呢? 
  酒虽香,她又怎么能忍心喝下去。
  她想起了郭定,想起了叶开,想起了为叶开去找酒的韩贞。
  ——她当然还不知道韩贞并没有死。
  她只知道,若不是她刺了叶开那一刀,韩贞就不会死。她也知道,若不是魔教的邪法,她死也不会刺叶开那一刀。
  “魔教……”她忍不住问道:“像你这种人,怎么会入魔教?”
  葛病沉默着,终于长长叹息了一声,苦笑道:“就因为我是这么样一个人,所以才会入魔教。”
  “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
  “是。”
  “我想不通。”丁灵琳也只有苦笑:“我实在想不通。”
  葛病道:“这也许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丁灵琳道:“可是我知道你绝不是他们那种狠毒的小人。”
  葛病又沉默了很久,才慢慢道:“我学医,本来是为了救我自己,因为我发现世上的名医们,十个中有九个是蠢才。”
  丁灵琳道:“我知道。”
  葛病道:“可是到了后来,我学医已不是为了救自己,也不是为了救人。”
  丁灵琳道:“你是为了什么?”
  葛病道:“到后来我学医,只因为我已经完全入了魔。”
  无论做什么事,若是太沉迷,都会入魔的。
  “所以你就入魔教?”
  葛病道:“魔教中虽然有很多可怕的杀人邪术,却也有很多神奇的救命秘方,譬如说,他们的摄魂大法,若是用得正确,在疗伤治病时,往往可以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
  水能载舟,也能覆舟。
  无论什么事都是这样子的。
  “你若是用得正确,砒霜也是救命的良药。”
  “可是他们的摄魂大法,对治病又有什么用?”
  丁灵琳还是不懂。
  葛病道:“医者意也,这句话你懂不懂?”
  “不懂。”
  “这就是说,一个人自己的意志力,是否坚强,往往可以决定他的生死。”
  他这种解释不但深奥,而且新鲜,他也知道丁灵琳一定还是听不懂的。
  所以他又解释:“这也就是说,一个病重的人,是不是能活下去,至少有一半要看他自己是不是想活下去。”
  了灵琳终于懂了,因为她忽然想起个很好的例子;她想起了郭定。若不是她激发了郭定求生的意志,用不着等魔教中的人下手,他就早已死了。
  她的心又在刺痛,忍不住捧起酒坛子,喝了一大口。
  葛病忽然道:“给我也喝一口。”
  丁灵琳道:“你的伤这么重,还能喝酒?”
  葛病笑了笑,道:“既然喝不喝都是一样的,为什么不喝。”
  丁灵琳的心在往下沉。
  “为什么喝不喝都是一样的?你刚才吃的药难道没有效?”
  葛病没有回答,也不必回答。
  丁灵琳忽然发现他苍白的脸,已变得通红滚热,就像是有火焰燃烧着一样。
  刚才那瓶药,显然并不能救他的命,只不过暂时提住了他一口气而已。
  看着他越来越可怕的脸色,丁灵琳的眼泪又急得流了下来:“你……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很好。”葛病闭上眼睛:“我说过,我已是个老人,已没什么可怕的。”
  他并不怕死,一点也不怕。
  丁灵琳忽然明白,刚才他担心的并不是自己,而是她。
  这想法也像是一根针,刺人了她的心。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报答这种恩惠和感情。
  葛病忽又笑了笑,道:“我也说过,我对医道已入了魔,所以我既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因为我对任何人都不关心。”
  可是他对丁灵琳却是关心的。
  她知道,她看得出,但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无论如何,他已是个老人,他们之间的年纪实在相差太多,当然不会有她连想都不敢想的那种感情。
  他关心她,也许只不过像父亲对儿女的那种关心一样。
  可是葛病已睁开眼睛,正在凝视着她。
  他的脸更红,眼睛里也仿佛有火焰在燃烧着,这种火焰已使得他失去了平时的冷漠与镇定。
  他已渐渐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
  丁灵琳竟不由自主,避开了他的目光,竟不敢再去看他。
  葛病忽然又笑了笑,笑得很凄凉道:“我已是个老头子,我们的年纪实在相差太多了,否则……”
  否则怎么样?他没有说下去,也不必再问下去。
  丁灵琳已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已明白了他的感情。
  老人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有去爱别人的权利。
  老人也和年轻人一样,是有感情的,有时他们的情感甚至比年轻人更真挚,更深刻,因为他们已了解这种感情的可贵,因为他们对这种感情已有患得患失之心,还没有得到时,已惟恐它会失去。
  可是葛病毕竟不是平凡的人,毕竟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
  所以他只叹息了一声,淡淡道:“不管怎么样,你却不必为我担心,我刚才还说过,我既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我的死活跟别人根本完全没有关系。”
  ——可是跟我有关系——丁灵琳心里的针刺得更深。
  若不是为了她,他根本不会死;若不是因为他,她早巳死了;他的死活,怎么会跟她没有关系,她怎么能看着他死?可是她又有什么法子能救他呢?
  ——一个病重的人,是不是能活下去,至少有一半要看他自己是不是想活下去。
  这些话仿佛忽然又在丁灵琳耳边响起,她知道他现在并不想活下去,他已是个老人,他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甚至连心里的感情,都不敢对人说出来。
  你若是他,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葛病的眼睛又阉起,忽然道:“你走吧……快走……”
  “你为什么要我走?”
  “因为我不喜欢别人看见我死时的样子。”
  葛病的身子已开始痉挛,显然在勉强控制自己:“所以你一定要走。”
  丁灵琳用力握紧了自己的手,左手握住了右手,就像生怕自己的决心会改变一样的。
  “我不走!”她忽然大声道:“绝不走。”
  “为什么?”
  丁灵琳的手握得更用力:“因为我要嫁给你。”
  葛病霍然张开了眼睛,吃惊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嫁给你,一定要嫁给你。”她真的又下了决心。
  在这一瞬间,她已忘了郭定,忘了叶开,忘了所有的人,所有的事。
  在这一瞬间,她只知道一件事。
  ——她绝不能就这么样看着葛病死在她面前,只要能救他,就算要她去嫁给一只猪,一条狗,她也会毫不考虑就答应。她本就是个情感丰富的女孩子,她做事本就常常是不顾一切的。别人欺负了她害了她,她很快就会忘记,可是你只要对她有一点好处,她就会永远记在心里。
  她做的事也许很糊涂,甚至很荒谬,但她却绝对是个可爱的人,因为她有一颗绝对善良的心。
  “你要嫁给我?”葛病在笑,笑容中带着三分辛酸,三分感激,还有三分是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也分不清,他不是个十分清醒的人。
  丁灵琳跳起来,她忽然发现这里唯一亮着的灯火,就是那对龙凤花烛。这本是为她和郭定而准备的;就在这对龙凤花烛前,郭定穿着一身新郎的吉服,倒了下去。
  现在,这对花烛还没有燃尽,她却已要嫁给另外一个人。
  若是别人要做这种事,无论谁都会认为这个人是个荒唐无情的疯子。可是丁灵琳不是别人,无论谁对她都只有怜悯和同情;因为她这么做,不是无情,而是有情,不是报复,而是牺牲,她不惜牺牲自己一生的幸福,为的只要报答别人对她的恩情。除此之外,她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法子能救葛病。
  这法子当然并不一定有效,这种想法也很荒谬幼稚。可是一个人若是肯牺牲自己,去救别人,那么她做的事无论多荒唐,多幼稚,都值得尊敬。
  因为这种牺牲才是真正的牺牲,才是别人既不肯做,也做不到的。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五章 一决胜负
    第三十四章 双重身份
    第三十三章 情深似海
    第三十二章 飞狐归天
    第三十一章 漫天要价
    第三十章 久别重逢
    第二十九章 魔教血书
    第二十八章 身外化身
    第二十七章 寒夜黑星
    第二十六章 风流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