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名剑风流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刀光剑影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四章 刀光剑影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12

  独臂人推着的独轮车上绑着两只箱子。
  铁花娘忽然“噗哧”一笑。
  朱泪儿瞪眼道:“你这么开心干什么?”
  杨子江道:“嫁了我这么样的老公,她不开心谁开心?”
  朱泪儿“哼”了一声,道:“我看她开心得还太早了些。”
  铁花娘道:“我只不过觉得有些好笑。”
  朱泪儿道:“有什么好笑的?”
  铁花娘抿嘴道:“堂堂的江南大侠王雨楼,如今居然做了推车的,这不可笑么?”
  杨子江道:“他这只不过是在将功折罪。”
  铁花娘道:“将功折罪?”
  杨于江道:“他嘴里胡吹大气,却连个小唐珏都看不住,我本该将他那只手也砍下来的。”
  这时独轮车已推人了竹篱笆,王雨楼已看到屋子里的朱泪儿和俞佩玉,他脸色变了变,但立刻展颜笑道:“想不到俞公子也在这里,幸会幸会。”
  铁花娘嫣然笑道:“你只认得俞公子,就不认得我了么?”
  王雨楼一脚跨进门,眼睛在铁花娘脸上一转,一脚立刻就缩了回去,脸色也变得铁青,嗄声道:“琼花三娘子。”
  铁花娘笑道:“你的记性倒不错。”
  王雨楼望着那只空荡荡的衣袖,狞笑道:“姑娘对我的好处,我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
  铁花娘笑道:“我现在已不是姑娘了,是夫人。”
  王雨楼眼睛又在俞佩玉脸上一转,道:“俞夫人?”
  铁花娘摇了摇头,杨子江笑道:“不是俞夫人,是杨夫人。”
  王雨楼眼睛发直,怔了半晌,忽然躬身笑道:“恭喜恭喜,杨公子怎地不请我们喝杯喜酒呢?”
  杨子江笑道:“喜酒刚喝完,只剩下一碟糖醋排骨了,你若不嫌简慢,就马马虎虎先喝一杯吧。”
  他居然亲自动手去拿了副杯筷放在桌上。
  这副杯筷若被铁花娘沾过,王雨楼只怕再也不敢尝试了,但杯筷都是杨子江亲自拿来的,王雨楼非但毫无怀疑之意,而且简直有些受宠若惊,一面连连称谢,一面已坐了下去,笑道:“糖醋排骨最好,好菜只要一样便已足够,在下就老实不客气了。”
  朱泪儿本来还怕他不会上当,谁知他拿起筷子就吃,全无提防之意,朱泪儿不禁又是欢喜,又是奇怪。
  王雨楼可算是条老狐狸了,见到这种局面,本来多多少少也该有些提防才是,如今他却对杨子江如此信任,可见杨子江和俞放鹤的关系必非寻常,俞放鹤必定早已关照过他不妨处处都听杨子江的吩咐。
  俞放鹤更是老谋深算,顾虑周详,既然肯如此信任杨子江,也必有原因,可是杨子江的行事,却是忽正忽反,令人难测,现在竟要连王雨楼也一齐毒死,他这么样做,究竟是为的什么呢?
  他和俞放鹤究竟是什么关系?
  俞放鹤为什么会如此信任他?朱泪儿实在越想越莫名其妙。
  只听杨子江道:“你带来的箱子,没有错吧。”
  王雨楼笑道:“公子请放心,在下一错岂敢再错?”
  他喝了口酒,接着道:“在下按照公子的吩咐,到那里去见到了海公子,海公子就将这箱子交给在下,在下看也未看,就立刻赶来。”
  杨子江道:“海公子有没有托你带信给我?”
  王雨楼道:“海公子说,他忽然发现了个行踪可疑的人,一定要先去查访个明白,所以这几天只怕不会来和公子见面了。”
  杨子江皱着眉沉吟了半晌,忽然一笑,道:“你这件事倒还办得差强人意,若有什么后事要办,不妨交待给我吧。”
  王雨楼面上笑容骤然僵住,嗄声道:“后事?”
  杨子江淡淡道:“你已吃下了销魂宫的毒药,难道还想活么?”
  王雨楼身子一惊,手里的杯筷都跌在地上,道:“公……公子莫非在开玩笑?”
  杨子江脸色一沉,冷冷道:“谁跟你开玩笑?”
  王雨楼身子发抖,面上亦无人色,忽然一脚踢飞桌子,嘶声道:“盟主对你信任有加,你……你……”
  他喉咙似已被塞住,忽然反手一掌,向朱泪儿拍出。
  只因他明知自己万万不是杨子江的对手,所以才找上了朱泪儿,正是情急拼命,临死也要拖个陪绑的。
  他的眼睛一直瞪着杨子江,别人更想不到他会忽然向朱泪儿下手,这一掌之迅急狠毒,自也不问可知。
  朱泪儿江湖历练毕竟还浅,一惊之下,还未闪避,俞佩玉已一步迈了上来,挥手向王雨楼的独掌还了过去。
  只听“蓬”的一声,两掌相向,王雨楼身子竟被震得飞起,等他落下来时,毒已发作,一张脸已变成银色,就像是忽然涂上了一层银粉。
  杨子江瞟了俞佩玉一眼,微笑道:“阁下本已是强弩之末,想不到还有如此沉厚的内力,看来我们一直将阁下小看了。”
  铁花娘笑道:“你莫看俞公子文质彬彬,其实他一身神力,江湖中只怕还没有人比得上。” 。
  朱泪儿这时已缓过气来,抢着道:“他送来的这箱子里究竟是什么?”
  这句话她已憋了很久,所以一有机会就抢着问出来。
  杨子江笑了笑,道:“这次我若再不打开箱子让你看看,你只怕再也不会放过我了……”
  他说着话,已将箱子打开。
  朱泪儿看到箱子里的人,惊呼一声,竟连话都说不出来。

×      ×      ×

  装在箱子里的人赫然竟是姬灵风。
  俞佩玉纵然沉得住气,也不免吃了一惊。
  只见姬灵风双目紧闭,脸色发白,被人像粽子般塞在箱子里,到此刻还是人事不知,昏迷不醒。
  她平日号令群豪,指挥若定,似可将天下都玩于指掌,俞佩玉再也想不到她也会落到这般地步。
  杨子江目光闪动,道:“俞公子可是认得她?”
  俞佩玉苦笑着点了点头,道:“认得。”
  朱泪儿叹道:“她本和我们约好在唐家庄碰头的,我正奇怪她为何一直没有露面,谁知她已变成了如此模样。”
  俞佩玉道:“以她的机智武功,王雨楼万万不是她的敌手,又怎会……”
  杨子江截口道:“俞兄方才难道没有听说么?这箱子乃是一位海公子交给他的。”
  朱泪儿眼珠子一转,失声道:“海公子,你说的莫非是海东青?”
  杨子江似乎有些惊奇,道:“你也认得海东青?”
  朱泪儿道:“我当然认得,但你又是怎会认得他的?”
  杨子江笑了笑,道:“我一岁时就认得他了。”
  朱泪儿讶然道:“一岁时?·你们难道是……”
  杨子江道:“他是我的师兄。”
  朱泪儿怔了半晌,失笑道:“难怪你们两人的脾气有些一样,眼睛都好像是长在头顶上似的,原来你们本就是一窝里养出来的……”
  她“噗哧”一笑,毕竟没有将“王八”两字说出来。
  俞佩玉叹了口气,道:“海兄的武功我是见过的,这就难怪姬姑娘不是敌手了,但两位和这位姬姑娘又有什么过节呢?”
  杨子江道:“什么过节也没有,只不过俞放鹤要将她送回‘杀人庄’去。”
  朱泪儿动容道:“难道海东青那样的人,也会做了俞放鹤的走狗?”
  杨子江笑道:“既是一窝里养出来的,自然一个鼻孔出气。”
  朱泪儿道:“你们既然如此听俞放鹤的话,为何要将王雨楼这些人杀了呢?”
  杨子江笑道:“只因我高兴。”
  这句话刚说完,他脸色忽然变了变,轻叱道:“什么人?”
  这句话说完,朱泪儿才听到一阵衣袂带风之声,自远而近,一掠而至,朱泪儿正在惊异此人轻功之高,来势之快,但听“蓬”的一声,已有一人,撞破了窗子,蹿了进来,赫然正是海东青。

×      ×      ×

  朱泪儿又惊又喜,失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你……”
  她语声忽又顿住,只因她这时才发现海东青的黑衣上,到处都是血迹,脸上却连一丝血色也没有。
  杨子江也不说话,一把撕开了他的衣服,只见他身上更是血迹斑斑,伤痕至少有十七八处之多。
  海东青武功之高,俞佩玉、朱泪儿都知道的,此刻连他都会身负重伤,朱泪儿简直无法相信。
  杨子江脸上也不禁变了颜色,沉声道:“是哪些人下的手?”
  他不问是“谁”下的手,而问是“哪些人”下的手,只因他确信如果单独一个人是万万伤不了海东青的。
  海东青双拳紧握,紧咬着牙齿,道:“是……”
  他的嘴唇虽然在动,声音却已听不出来。
  杨子江道:“是谁?是谁?”
  海东青嘴唇又动了两动,就仆地跌倒,要知他身受重伤,早已不支,全凭着一股求生之念,动用了最后一分气力,才勉强能逃到这里,此刻骤然见到亲人,心情一放松,哪里还能支持得下去。
  铁花娘赶紧将他扶到椅子上,查看他的伤势。
  杨子江却只是木立在那里,呆了半晌,忽然跺脚道:“无论是什么人伤了他,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他们追回来。”
  突听一人道:“我已来了,何必去追。”
  这声音既非十分冷漠,也非十分尖锐,但听来却特别令人不舒服,只因无论是谁说话,多少总有个高低快慢,但这人说话,每个字都是平平淡淡,不快不慢,就像是铜壶滴水,说不出的单调沉闷。
  语声中,已有个人出现在门口。
  这人长得既非十分难看,也非十分凶恶,更没有什么残缺之处,但也不知怎地,叫人一看就觉得全身发冷。
  他眉毛很浓,眼睛很大,甚至可以说相当英俊,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骤然看来,这笑容还相当动人。
  但仔细一看,他全身上下,连一丝笑意都没有,目光更是冰冰冷冷,这笑容就像是别人用刀刻上去的,所以他愤怒时在笑,悲哀时也在笑,杀人时在笑,吃饭时也在笑,甚至连睡着了都在笑。
  这笑容是永远也不会改变丝毫。
  他身上穿着件紧身黑衣,剪裁得极为合身,腰上却缚着条血红的腰带,腰带上斜插着柄月牙般的弯刀,刀柄上也缚着红绸,刀身却漆黑如墨。
  杨子江虽然吃丁一惊,但立刻就镇定下来,瞪着这人道:“就是你下的毒手?”
  这人微笑道:“不错,令师兄就是被灵鬼杀的。”
  杨子江道:“灵鬼?你就是灵鬼?”
  这人微笑道:“是。”
  杨子江道:“很好,叫你的帮手一齐来吧。”
  灵鬼微笑道:“灵鬼杀人,用不着帮手。”
  杨子江动容道:“凭你一人之力,就伤了他?”
  灵鬼微笑道:“就只灵鬼一人。”
  这句话说出来,大家又吃了一惊,这人竟能伤得了身怀绝技的海东青,武功之高,岂非高不可测。
  到这种时候,朱泪儿才发现杨子江的镇定得确也非常人能及,他居然还是神色不变,道:“是谁派你来的?”
  灵鬼微笑道:“灵鬼自己来的。”
  杨子江道:“你与我们有何仇恨?”
  灵鬼微笑道:“灵鬼和你们并无仇恨。”
  他说话总是自称“灵鬼”,竟从来也不说“我”字。
  杨子江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灵鬼微笑道:“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这本是千字文的首两句,他忽然念出这两句千字文,可说是答非所问,但杨子江听了这两句话,面色却忽然大变。
  灵鬼微笑道:“灵鬼放他逃回来,就为的是要杀你。”
  说完了这句话,他身形忽然一闪,腰带上的弯刀不知何时已到了手上,弯刀不知何时已到了杨子江的咽喉前。
  这一刀来势之快,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铁花娘已忍不住惊呼出声来。
  惊呼声中,只听“呛”的一声龙吟,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
  杨子江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柄长不到两尺的短剑,这柄短剑不知何时架住了灵鬼的弯刀。
  这一剑出手之快,也令人不可思议。
  刹那间,只见乌黑的刀光如一片片乌云,向杨子江卷了过去,乌云中却不时有闪电向灵鬼击出,虽然是刀如乌云,剑如闪电,但两人的脚步却是纹风不动,而且也不闻兵刀交击之声。
  常人看来,这两人就像是在面对面地耍刀舞剑,根本没有伤人之意,但是,俞佩玉却知道这一战的凶险,除了当局人只怕谁也无法想像。
  此刻两人相距还不及五尺,以他们的刀剑,无论哪一招本来都可将对厅刺个透明窟窿,但却偏偏刺不着。
  最怪的是,两人脚下都未移动半寸,由此可见,双方每一招都是间不容发,只要落后半步机先,就立刻要血溅当地。
  朱泪儿忍不住道:“这两人为何总是站着不动呢,真急死人了。”
  俞佩玉目光凝注,缓缓道:“只因两人出手,都是快如闪电,灵鬼一刀才出,杨子江一剑已刺了回去,灵鬼只有变招先求自保,而且连消带打,乘势反击,于是杨子江也只有变招自保,所以两人虽然着着都是杀手,但也伤不了对方。”
  朱泪儿骇然道:“如此说来,杨子江变招只要差了半分,岂非挨上一刀了。”
  俞佩玉望着海东青身上的伤痕,叹道:“只怕还不止要挨一刀。”
  要知灵鬼刀法之快,杨子江变招只要稍慢,对方的弯刀就会乘势而下,一刀连着一刀,再也不会放松。
  看到海东青的伤痕,想到两人出手之凶险,朱泪儿掌心也不觉沁出了冷汗,怔了半晌,才吐出口气道:“这怪物是哪里来的?怎地武功也如此骇人?”
  俞佩玉叹道:“我现在方知道江湖之大,实是无奇不有。”
  朱泪儿悄声道:“杨子江虽也不是好东西,但总算帮过我们的忙,我们也助他一臂之力如何?”
  俞佩玉道:“你也想出手?”
  朱泪儿声音更低,道:“这怪物既然站着不动,只注意着前面的刀,我们绕到他背后去,给他一下子,他必定防不胜防。”
  俞佩玉也不说话,却绕到灵鬼身后,自地上捡起只筷子,以“甩手箭”的手法向灵鬼背后掷去。
  只听“呛”的,又是一声龙吟。
  灵鬼和杨子江不知何时已换了个方向,再找俞佩玉方才掷出的那只筷子,竟已削成七截,一连串钉入土墙里。
  朱泪儿竟未看出他是怎么将筷子削断的。
  俞佩玉瞧了朱泪儿一眼,道:“如何?”
  朱泪儿早已目瞪口呆,舌难下。
  刀光剑影中,只见杨子江面色越来越凝重,那灵鬼面上却仍带着微笑,笑容和他刚走进时完全一模一样,绝无丝毫改变。
  俞佩玉已看出两人再斗下去,杨子江只怕要凶多吉少。
  若论武功,两人固然是半斤八两,不分上下,但动手的时间久了,杨子江心里总难免有所别鹜。
  他无论多么冷酷镇定,总也不是死人,想到自己的师兄身受重伤,自己的妻子武功低弱,自己若是一败,后果就不堪设想。
  只要想到这一点,他心思就必然会有些乱,只要他心思一乱,出手就难免会有影响,只要他变招稍慢,就无可挽救了。
  而这灵鬼看来却只是个空的躯壳,只是具行尸走肉,若说他也会担心焦急,那是谁都难以相信的。
  海东青只怕就因此故,所以才会伤在他刀下。
  突听杨子江长叹一声,飞身而起。
  他显然也看出这么样打下去不是事,所以想改变身法。
  谁知他身子掠起,灵鬼身子也跟着掠起,两人在空中交换了七八招,落下来时仍是面面相对,不及五尺。
  杨子江竟连改变身法都已迟了,对方的刀法实在太快,他只有见招破招,在一刹那间反击回去,才能化解对方的刀势。
  他已根本没有时间改变身法。
  这时,非但杨子江自己,连朱泪儿面上都已急出了冷汗,铁花娘更是面无人色,全身都在不停地发抖。
  俞佩玉却突然向门外蹿了出去。
  朱泪儿虽然确信他绝不会是个看见危险就逃走的人,但他在这种时候忽然出门,朱泪儿也实在猜不透这是为了什么。
  当前的恶战虽精彩,但她一颗心却已悬在俞佩玉身上,就算杨子江和灵鬼的刀剑能御气而行,她也顾不得看了。
  幸好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俞佩玉又已奔回,手里竟已多了根连枝带叶的树,半年前他在杀人庄倒拔亭柱,曾惊退了昆仑、点苍两派的十余高手,如今他见到灵鬼诡秘而急的刀法,心里忽然想起了“以拙胜巧”这句话,当下就去捡了株海碗般粗细的幼树连根拔了起来。
  朱泪儿虽然知道他力气很大,却也未想到他在如此疲倦的时候,还有将树连根拔起的神力,又不禁骇得呆住。
  俞佩玉一面走,一面将枝叶全都扯断,忽然大喝一声,将树干向灵鬼身后抡了出去,这屋子虽然十分宽敞,但是,一棵树抡起来纵横何止十丈,只听“哗啦,噗通”之声不绝于耳,屋里的摆设全都扫得精光。
  灵鬼耳听风声,弯刀忽然自胁下飞出,反手一刀向后劈了下去,这一刀出刀的部位,实在是巧妙已极,令人不可思议。
  怎奈打向他身后的已不是一根筷子,而是一棵树。
  灵鬼纵然内力惊人,但想用这小小一柄弯刀将树砍断,却也是有所不肯巳
  只听“夺”的一声,弯刀砍在树上,整柄刀都嵌入了树干里,就在这时,杨子江的短剑已刺下,“哧,哧”之声不绝,刹那之间,灵鬼身上、肩头、背后,已中了十七八剑之多,血花点点溅出。
  灵鬼面上仍带着微笑,微笑着道:“刺得好,刺得好,只可惜灵鬼是永远不会死的,谁也杀不死灵鬼,无论谁都杀不死……”
  他嘴里说着话,已将弯刀拔出,忽然反手一刀,向自己心口直刺了下去,三尺多长的一柄弯刀,竞齐柄直没而入。
  刀尖由前胸刺进,后背穿出。
  灵鬼面上竟然全没有丝毫痛苦之色,还是微笑着道:“你们要不走,灵鬼立刻就要回来找你们报仇了。”
  这种鬼话虽然没有人相信,但大家见到他竟忽然自杀,而且死的模样如此诡秘,心里也不禁有些寒嗖嗖的。
  朱泪儿这才长长吐出口气,道:“这人不但刀法邪气,人也邪气得紧。”
  杨子江叹道:“这种邪气的刀法,江湖中能接得住他十招的人,只怕绝不会超过十个。”
  朱泪儿道:“但你却杀了他,江湖中接得住你十招的人,也绝不会超过十个了?”
  杨子江微微一笑,道:“好说。”
  朱泪儿冷笑道:“你剑法虽高,只可惜今日若非俞佩玉,你这条小命只怕也已报销了。”
  杨子江居然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大笑道:“正是如此,一点也不错。”
  他转向俞佩玉笑道:“俞兄呀俞兄,我第一次看到你时,觉得你只不过是个小白脸而已,第二次见到你时,印象虽已好了些,但仍觉得你不足为虑,但到现在为止,我又看过你出过三次手,你每出一次手,我对你的评价就要高两分,你武功究竟有多深?有多浅?现在连我都猜不透了。”
  俞佩玉道:“这是杨兄过奖,在下若与这灵鬼交手,只怕也接不住他十招。”
  杨子江道:“你说的也许是实话,你现在武功也许不怎么样,但用不着三年,我敢保你武功绝不会在我之下。”
  朱泪儿笑道:“你怎地忽然也谦虚起来了。”
  杨子江正色道:“这绝不是客气话,我也用不着拍他马屁,一个人武功能有多大成就,天生就注定了的,后天的苦练并没有太大的用处,这正好像是下棋、画画一样,要看人的天分,否则你纵然练死,也只能得其形,却得不到其中的神髓,所以千百年来,王羲之、吴道子,这种人也不过只出了一两个而已。”
  他忽又笑了笑,道:“但你纵有绝顶的天资,不苦练自然也不行的。”
  朱泪儿笑道:“你的话怎的忽然多起来了,难道不怕灵鬼回来报仇?”
  杨子江笑道:“他的人我尚且不怕,何况鬼。”
  大家虽是说笑,但目光还是不由自主地全部向灵鬼望了过去,像是生怕这死人会突然跳起来复仇。
  这一眼瞧过,大家面上的笑容全都凝结。
  灵鬼的尸身竟已开始腐烂,骨头渐渐化做了血水。
  俞佩玉想到那日眼见点苍假冒“谢天壁”之人尸身在大雨中腐烂的情形,正和此时一模一样,心里不禁又惊又疑。
  那“谢天璧”既是“俞放鹤”的同党,这灵鬼便也该是俞放鹤的同党,否则两人的尸身又怎会被同样的毒性腐烂,而这毒药又显然是他们早已藏在齿颊间,早已准备自己一到危急时就咬破的,免得被人发现自己容貌和身体上的秘密。
  灵鬼既然是俞放鹤的同党,就该和杨子江是同路的人,此刻又怎会要来杀杨子江,难道俞放鹤已知道杨子江对自己不忠?
  无论是灵鬼也好,是杨子江也好,武功显然都比那“俞放鹤”高出甚多,为何不取他之位以代,反而甘心为他卖命?
  俞佩玉心里是疑窦重重,但他城府很深,想到杨子江的行事难测,再也不愿多问,心念闪动之间,只淡淡问道:“这人方才忽然念出‘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这两句千字文来,不知杨兄是否明白他的用意?”
  杨子江沉吟了半晌,道:“这件事不但关系极大,而且……”
  话未说完,突听一人道:“灵鬼是永远不会死的,谁也杀不死灵鬼,灵鬼现在就回来报仇了;”
  这声音平平淡淡,不快不慢,说不出的单调沉闷。
  语声中,已有个人在门口出现。
  只见这人白生生的一张脸,浓眉大眼,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却像是用刀刻出来的,说不出的生冷呆板。
  这人身上穿着件长身黑衣,剪裁得极为合身,腰上缚有条血红的腰带,带上斜插着柄漆黑的弯刀。
  这人赫然就是灵鬼?
  再看地上那灵鬼的尸身,完全不见了。

×      ×      ×

  灵鬼难道真的是杀不死的?
  他难道真的又复活了,前来报仇。
  俞佩玉、杨子江的胆子虽大,骤然见着此人,也不禁为之寒毛直竖。朱泪儿、铁花娘究竟是女人,已骇得失声惊呼出来。
  杨子江什么话也不说,一步蹿了过去,剑光如匹练般直取灵鬼咽喉,一剑初出,脚下已连踩三步,转到灵鬼身左。
  他生怕重蹈方才的覆辙,所以抢先出手,一出手就用的是变化最多、变动最快的身法,准备以动制静。
  谁知他的身法还未转动,那弦月般的弯刀已化为一片光幕,“刷,刷,刷”,一连三刀,竟似早已算准了杨子江身法的变化,出手三刀,就将他去路完全封死。杨子江若是站着不动,这三刀连他的衣服都沾不到,但他只要一动,便无异是将自己的身子去撞对方的刀锋。
  杨子江只有反手挥剑,向刀锋撩了上去。
  谁知灵鬼竟似又算准了他这一刀必定会这样出手,刀锋一偏,已贴着剑锋滑过,直刺杨子江肩肘。
  杨子江剑势急转,连变了四种招式,虽然堪堪躲过了对方的刀锋,但脚下却无法移动半步。
  他虽不愿重蹈方才的覆辙,但是此刻竟还是只能像方才一样,全凭掌中剑招的变化来阻遏对力的刀锋。
  他实在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
  十招过后,杨子江掌心已不觉沁出了冷汗。
  他已发现自己剑法无论如何变化,只要一招出手,对方便已先将去路封死,显然他每一招出手都早已在对方预料之中。
  方才那一战,他还可以力拼不懈,抢占先机,但此刻这灵鬼竟似已对他的武功身法了如指掌,他纵然用尽全身本事,也只能勉强自保而已,连一着攻势都施展不出,哪里还谈得上制敌先机。
  这正如两人对弈,自己的后着若是都已在对方算计中,那么每下一着棋都无异在自投罗网,落子在对方早已伏下的陷阱里,这局棋还未到中局,他便已注定必败无疑,就算再勉强弈下去,也是无趣得很了。
  灵鬼掌中的弯刀虽挥洒自如,但笑容却仍然是那么呆板生冷,他目光冰冷地自刀光剑影中穿过去,瞪着杨子江,微笑道:“你自己总也该知道灵鬼每一刀都可能要你的命,为什么还要挣扎下去?索性死了岂非舒服得多。”
  杨子江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其实他说的每个字都像是刀一般在刺着他,甚至比刀锋还锐利。
  绝望的挣扎,的确比死还要痛苦得多。
  灵鬼微笑道:“你一定在奇怪,灵鬼怎会对你的武功如此熟悉,其实这道理简单得很,只因灵鬼已和你交过一次手了。”
  杨子江只觉一阵寒意自心里发出,直透足底。
  这“灵鬼”难道真是他方才所杀死的那个人?所以才会对他的武功如此熟悉,那么他这次就算还能将这“灵鬼”杀死,“灵鬼”还是会复活的,等到下次再交手时,就对他的武功更熟悉了一层。
  那么他就算能将这“灵鬼”杀死一百次,迟早还是要死在“灵鬼”手里,而“灵鬼”却是永远不会死的。
  杨子江不想这件事的时候,还能勉强支持,一想起来,就越想越害怕,手掌湿得几乎连剑柄都握不稳了。
  再看海东青的人早已晕了过去,铁花娘嘴唇发白,毫无血色,似乎随时随刻都可能晕倒。
  灵鬼微笑道:“死吧,快死吧,灵鬼已经死过几十次了,灵鬼可以保证你“死”得绝不是件痛苦的事,甚至比睡觉还要舒服。”
  他语声仍是那么单调沉闷,但这种单调沉闷的语声却似有种奇异的催眠之力,令人在不知不觉中就要放弃抵挡,沉沉睡去。

×      ×      ×

  杨子江若是少林、武当等派的门下弟子,纵然被人窥破了出手的奥秘,也算不得什么,只因这些名门大派历史悠久,武功一代代相传下来,可以说每一招都有来历,每一式都有规矩,纵有些奇才异能之式,能将这些招式传得浑成一体,令人无法可破,但其规矩却是不变的。
  数百年相传下来,武林中对这些名门大派的招式多少总有些了解,所以他们的出手纵然被人预先料到,也不足为异。因此这些门派的高人甚至已多半不愿以招式取胜,而以内力胜人。
  但杨子江的武功招式却是他师门独传之秘,他武功的奥秘,江湖中可说绝没有一个人知道。
  但此刻这灵鬼却能料敌机先,每一招都将他制住,若是未曾和他交手,又怎能知道他出手的秘密?
  杨子江就算想不信他真的能死而复活,事到如此,也不得不信了,想到自己面对的竟是个“永远打不死”的人,他那里还有斗志。
  朱泪儿和铁花娘虽然看不出他招式变化的奥秘,但也看出杨子江此刻已是屡遇险招,危在顷刻。
  她们正在奇怪,俞佩玉这次为何还不出手?
  突听俞佩玉大声道:“他窥破的并非你的招式,而是海东青的。”
  朱泪儿怔了怔,正听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杨子江已忽然精神一振,眼睛也亮了,大笑道:“不错,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笑声中,忽然出手一剑,向灵鬼刺了过去。
  这一招直刺中宫,既没有什么繁杂的变化,也没有什么诡秘之处,但“灵鬼”却被这一剑逼得无法抢攻。
  杨子江剑光暴长,“刷,刷,刷”,接连三剑,这三剑也没有什么变化,但灵鬼却被逼得后退了半步。
  朱泪儿也看出他这四剑和本来的剑路绝不相同,想了想,展颜笑道:“我也明白了……”
  她笑容初露,忽又皱起了眉,摇头道:“我还是不明白?”
  铁花娘忍不住问道:“你明白了什么?不明白的又是什么?”
  朱泪儿还未答话,只见俞佩玉不知何时已拾起了柄单刀,抢先几步,一刀向灵鬼劈下。
  这一刀斜斜劈下,直取灵鬼肩胛,但是去势却慢到极点,就算真能砍到灵鬼肩上,也未必能伤得了他。
  但看来就仿佛要将刀轻轻搁在灵鬼身上一样,灵鬼自然用不着闪避,但等到刀锋离他肩胛只有五寸时,他想闪避也不行了。
  这一刀既然慢得出奇,无论谁要闪避都容易得很,但等到灵鬼真想闪避时,俞佩玉刀锋忽然一转。
  只听刀风一响,长刀已化为一道圆弧。
  这一刀虽快,但却像是自己在划圈子,根本没有伤人之意,灵鬼本来更用不着闪避了。
  但刀光闪动,就在自己身旁不及一尺之处,灵鬼又怎能置之不理?
  朱泪儿本来正觉得俞佩玉的出手简直有些莫名其妙,此刻却也看出这一招的奥秘之处来了。
  这一招浑圆无极,根本无招,所以根本无迹可寻,灵鬼就算要闪避破解,也无从破起。
  但这一招虽无“招”,却有“刀”,既然有刀,灵鬼就非躲不可,只因真正伤人的是“刀”,而不是招。
  灵鬼微笑道:“好,好刀!”
  这短短三个字还未说完,俞佩玉一刀已砍在他身上。
  只因他既不知该如何来躲俞佩玉的这一刀,只有先破杨子江向前面刺来的三剑,他破了杨子江的三剑,就已躲不开俞佩玉这一刀了。
  他躲不开俞佩玉这一刀,杨子江的剑就也刺在他身上。
  只见剑芒闪动,鲜血飞溅而出。
  灵鬼微笑道:“好,很好,只可惜灵鬼是谁也杀不死的,永远也杀不死的……”
  他人已倒在鲜血中,面上却仍带着那生冷的微笑。

×      ×      ×

  这一次杨子江连看都没有看他,却瞪着俞佩玉,过了半晌,才长叹道:“昔年小李将军刀法天下第一,故老相传,天下无人能挡得住他一刀,只因他一刀使出,刀与招已浑成一体,别人但见其招,不见其刀,是所谓‘有招而无刀’,却教别人如何能闪避得开。”
  俞佩玉道:“小李将军的英名,在下也曾听前辈说起过的。”
  杨子江笑了笑,道:“这正如以后必定也有很多人会听到你的名字一样。”
  俞佩玉道:“我?”
  杨子江道:“不错,你!”
  他像是对自己有些生气,不耐烦地指着俞佩玉掌中的刀,道:“那并不是因为你这个人,更不是为了你这张漂亮的脸,而是因为你的刀法,因为你已创出了一种前无古人的刀法。”
  俞佩玉笑了,也并不是因为他的夸奖而笑,而是他忽然想起一个聪明人对他说过的话:“一个骄傲的人,在不得已非要夸奖别人不可时,自己总会对自己生气的。”
  俞佩玉笑道:“我的刀法?我根本不懂得任何刀法。”
  杨子江苦笑道:“就因为你不懂得刀法,所以才可怕,‘有刀而无招’,岂非比‘有招而无刀’还要可怕得多。”
  朱泪儿忽然一笑道:“男人都说女人啰嗦,依我看,男人才是真正最啰嗦的,女人只有在空闲无聊时才会啰嗦,男人却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要啰嗦,越紧张的时候他倒越要啰里啰嗦地说些莫名其妙的客气话。”
  杨子江也忍不住笑了笑,道:“这句话你倒说得有点道理,现在的确不是聊天的时候。”
  朱泪儿板着脸道:“灵鬼永远不会死的,灵鬼马上又要来报仇了。”
  她说话的声音,居然学得和“灵鬼”一模一样,但大家想到那赶也赶不走,打也打不死的怪物,有谁能笑得出来。
  杨子江在衣服上擦干了掌心的汗,道:“俞兄,我知道你心里必定对我有许多怀疑之处,但我却可以告诉你,我并不是你的仇敌,而是你的朋友。”
  俞佩玉回答得很简单,也很干脆。
  “我相信。”
  杨子江长长吐出口气,道:“很好,现在我只想求你一件事。”
  俞佩玉道:“什么事?”
  杨子江道:“屋子里有条秘道,你快带着这里的女人和病人走吧,还有这三口箱子,也得要你一齐带走。”
  俞佩玉道:“你呢?”
  杨子江淡淡道:“我至少还能够照顾自己,你用不着替我担心,也用不着留在这里等着救我。”
  俞佩玉道:“可是你……”
  杨子江忽然又不耐烦起来,挥手道:“我就算打不过人家,至少总可以跑得了吧,但你们若都留在这里,我就连跑都没法子跑了。”
  他扶起海东青,又道:“你们心里若有什么怀疑,等我师兄醒来时再问他吧。”
  朱泪儿道:“可是你……”
  杨子江皱眉道:“我连老婆都已交给了你们,你们还怕我跑了么?”

×      ×      ×

  这条地道就像世上大多数地道一样,阴森而潮湿,而且因为上面就是厨房,所以还带着种令人作呕的油烟味。
  地道的入口是铁花娘打开的,但连她也不知道这地道通向何处,更不知道厨房里怎会有这么样一条地道。
  朱泪儿不住喃喃埋怨着,道:“真是活见鬼,我们怎会糊里糊涂地就听了他的话,钻到这老鼠洞里来了?前面若有什么毒蛇猛兽,杀人陷阱,我们这才真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了。”
  铁花娘咬着嘴唇,道:“你难道从来也没有信任过别人么?”
  朱泪儿冷冷道:“我就算信任别人,也不会糊里糊涂,随随便便地就嫁给他。”
  她瞪着铁花娘,铁花娘也瞪着她,两人斗鸡般似的瞪了半晌,铁花娘缓缓垂下头,眼圈儿似已红了起来,幽幽道:“我不像你,又有人疼、又有人爱,我孤苦伶仃一个人,只要有人肯要我,我就已欢喜得很。”
  朱泪儿嘟着嘴,大步向前走了出去,走了十几步,突又转身跑了回来,搂住了铁花娘,道:“我不是有心说这话的,你千万不能生我的气,我……我也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而且从小就没有家教,所以才会这样讨人厌。”
  铁花娘勉强一笑,柔声说:“谁说你讨人厌,你若讨人厌,这世上简直就没有一个可爱的人了。”
  朱泪儿垂下头抿嘴一笑,又偷偷瞟了俞佩玉一眼,叹道:“其实你的心意我也知道,你为了要保护我们,为了要探杨子江的底细,所以才委曲求全,嫁给他的。”
  铁花娘轻轻叹息了一声,道:“我本来也许是这意思,但是到后来,我才发觉他这人说话虽然很可恶,但却并不是个坏人。”
  俞佩玉笑了笑,道:“依我看,就连他那些可恶的样子也全都是故意装出来的。”
  朱泪儿道:“可是,他为什么要故意装得讨人厌呢?”
  俞佩玉道:“有些人胸怀大志,责任艰巨,就不能不忍辱负重……”
  突听地道上“砰”的一声大震。
  朱泪儿变色道:“那打不死的灵鬼只怕又已来了。”
  铁花娘脸色苍白,似乎已在发抖。
  俞佩玉忽然一笑,道:“你们可知道‘小神童’活活累死‘血影人’的故事么?”
  铁花娘道:“不……不知道。”
  此时此刻,俞佩玉居然要说起故事来了,朱泪儿虽然猜不透他的心意,但有故事可听,她总是开心的,笑道:“血影人这名字听来就邪气,他这人想必也不是好东西。”
  俞佩玉道:“不错,这血影人心黑手辣,杀人如麻,江湖中人虽然都恨他入骨,但却也拿他无可奈何。”
  朱泪儿道:“他武功很高?”
  俞佩玉道:“他不但武功极高,轻功更是天下无双,有几次他明明被数十高手围住,眼看就要恶贯满盈,但还是被他仗着绝世的轻功逃了出去。”
  朱泪儿道:“那么,‘小神童’又是何许人也?是怎么样将他累死的?”
  俞佩玉道:“小神童自然只不过是个孩子,而且刚出道,江湖中人谁也不知他的来历,对他也没有注意,直到有那么一天,这位小神童竟忽然做了一件震动江湖,令每个人都为之侧目的事。”
  朱泪儿道:“什么事?”
  俞佩玉道:“他派了很多人,每个大城都贴下张告示,说是要和‘血影人’比赛轻功,而且还说‘血影人’若不敢来,就是畜生。”
  朱泪儿失笑道:“这位‘小神童’的人虽小,胆子倒真的不小。”
  铁花娘这时似也听得入神了,忍不住问道:“那血影人来了没有呢?”
  俞佩玉道:“血影人目中无人,凶横狂傲,怎能忍得下这口气,不出三天,就找着了‘小神童’,两人讲明,由京城至武汉作五千里的轻功竞走,先至者为胜,输的人就得引颈自决,不得有异言。”
  铁花娘道:“血影人既然那么心狠手辣,为什么没有将小神童杀了。”
  俞佩玉道:“只因他狂傲自负,小神童既要和他比赛轻功,他若用别的法子将小神童杀了,就算不了英雄。”
  他笑了笑,接道:“何况,他的轻功的确很高明,的确无人能及,就连昆仑派的‘飞龙真人’都自认比不上他,何况小神童这还不到十五岁的孩子,纵然在娘胎里就开始练轻功,也只不过练了十六年而已。”
  朱泪儿皱眉道:“如此说来,小神童岂非在自讨苦吃么?”
  俞佩玉道:“当时江湖中人,也都认为小神童这是在自寻死路,大家都在为他担心,谁知事情的结果,却大大出了他们意料。”
  朱泪儿喜动颜色,道:“小神童难道居然胜了。”
  俞佩玉道:“两人由北京东城门外出发,那时正是旭日初升时,到了日落后,血影人便已越过直隶省界。”
  铁花娘动容道:“这“血影人”的脚力果然快逾奔马。”
  俞佩玉道:“当时他自己也以为已将‘小神童’抛在后面很远了,正想停下休息休息,打尖用饭,谁知他刚走进饭铺,还未拿起筷子,就瞧见小神童自门外飞也似的掠了过去,身法居然还和出发时一样快,竟似毫无疲倦力竭之意。”
  朱泪儿展颜笑道:“好个‘小神童’,果然有两下子。”
  俞佩玉道:“血影人自然连饭也来不及吃了,抛下筷子就追,追了一友,又赶出了七八百里地,血影人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有些累了。”
  朱泪儿叹道:“若换了是我,只怕早已躺了下来。”
  俞佩玉道:“那时他见到路旁有个豆腐店,刚出来的豆汁,又香又热,他忍不住走了过去,喝几碗热豆汁提提神。”
  朱泪儿笑道:“谁知他刚端起碗就瞧见小神童又自门外飞掠了过去。”
  俞佩玉笑道:“一点也不错,而且他居然还能保持开始时的速度,就像是永远也不会累的,血影人连一口豆汁都没有喝,拔脚就迫。”
  铁花娘道:“不知他会不会看错人?”
  俞佩玉道:“血影人也是当时数一数二的暗器名家,目力之强,据说连一里外的苍蝇,都可以看得见,而且还可看出那苍蝇是雄的,还是雌的,‘小神童’在门外虽然一掠即过,但血影人还是看得清清楚楚。”
  朱泪儿失笑道:“这人倒生了双贼眼。”
  俞佩玉叹道:“此人的确可算是不世出的武林奇才,但他毕竟还是个人,人总有支持不住的时候,到了武汉时,他终于倒了下去。”
  朱泪儿道:“这一路上难道他从来也没有休息过片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四十章 妖法无边
    第三十九章 风波已动
    第三十八章 奇峰迭起
    第三十七章 阎王债册
    第三十六章 地狱恶魔
    第三十五章 灵鬼化身
    第三十三章 互斗心机
    第三十二章 飞来横祸
    第三十一章 不测风云
    第三十章 惊人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