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名剑风流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地狱恶魔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六章 地狱恶魔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12

  朱泪儿的脸色吓黄了,嘶声道:“这些蜡人不是死尸,是活的。”
  铁花娘嘴唇发抖,几乎已骇晕了过去。
  只听那蜡人道:“你们若还想要她们活着,就站在那里,一动都不要动。”
  他嘴里说着话,脸上就有层薄薄的蜡一片片剥落下来。
  俞佩玉就站着不动,连话都不说。
  海东青却忍不住道:“你们想怎样?”
  他这句话其实问得很多余,很可笑,任何人到了情急的时候,都常常会说出很无聊的话来。
  就在这时,只见远处两个正在下棋的“蜡人”也忽然动了,身子一闪,就向他们飞扑过来。
  抱住朱泪儿的那“蜡人”道:“你们两人无论谁动一动,这两个女人就没命。”
  朱泪儿嘶声道:“不要管我,他们不敢杀我的。”
  俞佩玉叹了口气,这口气还没有完全叹出来,他的人已被两条很有力的手臂抱着,接着就被人点了六七处穴道。
  朱泪儿又惊呼了一声,嗄声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了我……”
  话未说完,她眼泪已落了下来。
  只听一人咯咯笑道:“小姑娘你现在总该知道蜡人并不比真人好了吧,其实他们有时候比真人还危险得多。”
  刺耳的笑声,方才那穿黑袍子的老人又走了出来,只不过头上戴的已不是竹笠,而是顶形状很奇怪的高帽子。
  他的人本就很矮,这顶帽子又特别高,骤眼望去,只觉帽子似乎比人还高,那模样实在又滑稽,又可笑。
  但此时此刻,又有谁还能笑得出来。
  朱泪儿大骂道:“你这老妖怪,你……”
  她把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这老头子却像是听得很有趣,等她骂完了,才笑着道:“小姑娘,你很会哭,也很会骂人,我老人家最喜欢你这种小姑娘了,等下一定将你做成一个最漂亮的蜡人,漂亮得就好像无锡泥娃娃一样。”
  朱泪儿嗄声道:“你……你……”
  她还想骂几句,怎奈心里发毛,嘴唇发干,哪里还骂得出。
  那老人头上的高帽子直摇,摇摇摆摆地走到俞佩玉面前,道:“小伙子,你就叫俞佩玉?”
  俞佩玉道:“是。”
  老人咯咯一笑,道:“我虽未见过你,但一眼就认出你来了。”
  俞佩玉忽也一笑道:“我虽未见过你,但也认得你。”
  老人怔了怔,大笑道:“你若真认得我,你的本事可真不小。”
  俞佩玉道:“你并不是人。”
  老人狞笑道:“你也和那小姑娘一样会骂人?我不是人难道是妖怪。”
  俞佩玉道:“你也不是妖怪,只不过是个死尸,因为你早巳死了。”
  老人大笑道:“你说我是死尸?”
  俞佩玉道:“不错,你虽未见过我,但我却早已见过了你。”
  老人道:“你见过我?在哪里?”
  俞佩玉道:“在一个坟墓里。”
  朱泪儿的眼睛发直,连她都觉得俞佩玉说的话实在有些莫名其妙,她几乎要认为俞佩玉忽然有了毛病。
  一个很正常的人绝不会说活人是死尸,更不会说自己到过坟墓里去,这简直不像是俞佩玉说的话。
  谁知老人听了这些话,脸色却忽然变了,瞪了俞佩玉半晌,道:“你去过那坟墓?”
  俞佩玉道:“不错,我还在里面呆了很久。”
  老人道:“你是怎么出来的?”
  俞佩玉笑了笑,道:“从你屁股下面走出来的。”
  听到这里,非但朱泪儿认为他有毛病,铁花娘和海东青简直已认为他发了疯,因为他说的完全不是人话。
  但那老人的脸色却变得更可怕,忽然大声道:“乖孙女,你出来。”
  他的孙女一出来,除了俞佩玉外,大家又骇了一跳,谁也想不到这老人的孙女竟是姬灵风。
  俞佩玉却早已看出这老人就是诈死而逃的姬苦情了,他做“蜡人”的本事不错。只听姬苦情道:“这小子说的话可是真的么?”
  姬灵风道:“我不知道。”
  她看来很憔悴,很虚弱,但回答得却很干脆。
  姬苦情道:“但他去过杀人庄,是吗?”
  姬灵风道:“他若未曾去过杀人庄,我怎么会认得他,但去过杀人庄的人很多,又不止他一个。”
  姬苦情笑了,拍着她的脸蛋儿,笑道:“乖孙女,对爷爷说话怎么可以这样没礼貌。”
  姬灵风嘟着嘴道:“人家头昏,就想睡觉。”
  她话未说完,扭头就走,居然始终也没有看俞佩玉一眼。
  姬苦情摇着头,喃喃道:“这孩子已被她娘宠坏了……”
  他忽又瞪着俞佩玉道:“我听说俞放鹤的儿子也叫做俞佩玉,是么?”
  俞佩玉道:“好像是的。”
  姬苦情道:“听说他已死在杀人庄。”
  俞佩玉道:“好像不错。”
  姬苦情眼睛里忽然发出了光,缓缓道:“也许他并没有死,也许他到坟墓里去走了一趟,又活回来了,而且还遇着个人替他将容貌改变了。”
  他忽然一把揪住俞佩玉的衣襟,大声道:“也许他就是你,你就是俞放鹤的儿子。”
  俞佩玉本来想不通姬灵风为何要说谎,现在才明白了,他面上虽然不动声色,掌心里不觉沁出了冷汗。
  姬苦情说不定也是和那“俞放鹤”一路的,将俞佩玉诱来,也许为的就是要查明两个俞佩玉是否同一人。
  俞佩玉易容的秘密,只有姬灵风知道,但她并没有说出来,俞佩玉虽不知道她为了什么要替自己隐瞒,却实在感激得很。
  姬苦情还瞪着他,厉声道:“你究竟是否俞放鹤的儿子?”
  俞佩玉笑了笑,道:“我是谁的儿子,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姬苦情道:“你就算承认是俞放鹤的儿子,又有什么关系?”
  俞佩玉笑道:“你为何不承认是他的儿子?”
  姬苦情脸色一沉,忽又大笑道:“好,小伙子,算你嘴硬,你既然不喜欢说老实话,我就索性叫你永远说不了话吧。”
  这石窟比外面那洞窟明亮得多,也温暖得多,因为大铁炉里已生起了火,火上有只大铁锅。
  锅里的蜡已开始熔化。
  姬苦情用一只长柄的铁杓在锅里缓缓搅动着,当火焰渐渐转变为青色的时候,锅子里就有一阵阵热气散发出来,在氤氲的热气和闪动的火光中,他的脸看来就像是一个用青铜铸成的魔鬼面具。
  他眼睛里也闪动着一种疯狂的、狂热的光芒,缓缓说:“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做成一个蜡人,并不是件容易事,第一,要注意熔蜡的时候,既要将蜡完全熔化,又不可将蜡煮得太沸,一定要在蜡刚刚开始起泡的那一瞬间,就将蜡倒在人身上。”
  他咯咯一笑,接着道:“那就好像广东人做油淋鸡一样,手要稳,心要细,要将蜡慢慢地浇,而且还要浇得很匀,等第一层蜡已完全凝固了之后,再开始浇第二层,只要手稍微一抖,就完全前功尽弃了。”
  他悠然自得地说着,真像是一位名厨,一面在做油淋鸡,一面在食客面前夸耀着自己的手艺。
  只可惜听他说话的并非食客,而是“鸡”——鸡若也有感觉,到了厨房后会是什么心情呢?
  朱泪儿此刻的心情就正和鸡差不多,又愤怒,又害怕,只恨不得一嘴将这残酷的疯子啄死。
  铁花娘似已怕得控制不住自己了,嘶声道:“你快杀了我吧,你为何还不动手?”
  姬苦情悠然笑道:“我要做一个完好的蜡人,还有件特别注意的事,那就是切切不可先将人杀死,这样做出来的蜡人,才能有生动鲜活的神气,若先将人杀死,再浇蜡,做出来的蜡人看来就会死气沉沉了。”
  铁花娘道:“你,你……”
  她嘴唇发抖,喉咙像是已被堵塞住。
  姬苦情忽然向她一笑,道:“但杨夫人你却大可放心,我绝不会为难你的,因为我想杨子江绝不会喜欢跟一个蜡人睡觉。”
  海东青变色道:“杨子江难道真的和你串通了?”
  姬苦情大笑道:“不错,他比你聪明,比你会选择朋友,他选择的朋友是拿刀的厨子,你选择的朋友都是鸡。”
  海东青呆了半晌,颤声道:“杨子江,杨子江,师父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做出这种欺师灭祖的事,你难道将师门的规矩都忘了么?”
  说着说着,他眼泪似已将夺眶而出。
  朱泪儿恨恨道:“难怪他不怕灵鬼杀他了,原来他知道只要我们一去,他就可以向灵鬼说明他们本是一家人了,这小贼做尽了不要脸的事,嘴里还要说漂亮话。”
  她话未说完,铁花娘已失声痛哭起来。
  朱泪儿冷笑道:“杨夫人,你哭什么?你嫁给这样的丈夫,还有什么不开心的?”
  铁花娘流泪道:“我……我……”
  朱泪儿道:“你们无论是谁请帮帮忙,将这位杨夫人往我身旁请开吧,我已开始受不了她身上的臭气。”
  姬苦情笑道:“你不说我倒忘了,我早已该将杨夫人请到上座的。”
  铁花娘嘶声大呼道:“你们莫要动我,我不是杨子江的妻子,我情愿做蜡人,也不愿做这种人的妻子,我情愿和他们死在一起。”
  姬苦情淡淡道:“无论谁到了这里,死活已由不得他自己了。”
  海东青望着俞佩玉,黯然道:“俞兄,我看错了杨子江,我……我对不起你。”
  俞佩玉道:“这是他的错,不是你的错,海兄,你……你何必难受?”
  海东青长叹道:“无论如何,他总是我的兄弟,我……”
  突听姬苦情大声道:“快,快开炉门,再将锅吊高些,现在火候正恰到好处。”

×      ×      ×

  杓子里的蜡还在冒着气。
  姬苦情笑道:“第一杓蜡倒在身上会有些疼的,俞公子你最好忍耐些,但两三杓浇过去之后,你就会慢慢不觉得疼了。”
  他将蜡缓缓倒在一块木板上,看着蜡汁在板上凝固,喃喃道:“嗯,现在果然是恰到好处……快将俞公子的衣服脱下来。”
  朱泪儿大呼道:“你为何不先由我开始……”
  姬苦情笑道:“迟早都要轮到你的,你急什么?”
  朱泪儿嗄声道:“求求你,先由我开始吧,我死也感激你。”
  姬苦情道:“你不忍看俞佩玉在你眼前受苦,所以想先闭上眼么?”
  朱泪儿咬着嘴唇,一面流泪,一面点头。
  姬苦情笑道:“但你难道喜欢先在他们面前脱光衣服?”
  朱泪儿怔了怔,失声哭了起来。
  铁花娘嘶声道:“你先向我下手吧,我……我不怕……”
  姬苦情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说道:“你的身材的确不错,我想他们也喜欢我先向你下手的,临死前能看到你这样的美人儿脱光衣服,也总算眼福不错。”
  他忽又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你是杨子江的老婆,可惜,可惜……”
  海东青厉声道:“你这畜生,老畜生,你简直连半分人性都没有。”
  姬苦情笑道:“你可是想故意激怒我,要我先向你下手?”
  海东青吼道:“你有胆子向我下手么?”
  姬苦情大笑道:“好,好,你们都很有义气,也很够朋友,居然都抢着要先死,我索性成全了你们吧。”
  他狞笑着道:“把这三人的衣服都脱光,让他们拥抱在一起,我要将他们三个人做成一个很特别的蜡人,让别人一眼就可看出他们是朋友。”
  海东青和朱泪儿同时大叫了起来,朱泪儿虽也屡经险难,但直到今日,才真正尝到恐惧的滋味。
  俞佩玉虽然闭口无言,心里却更愤怒,更悲伤,他想不出老天为何一定要使他的遭遇如此悲惨。
  早知如此,他还不如死在桑二郎手里了,桑二郎虽也是个残酷淫猥的疯子,但比姬苦情还好些。
  他还想不出如此疯狂淫猥的主意。
  突然间,一个人从外面飞了进来,手舞足蹈,就好像一个被人凌空吊起来的傀儡,来势却极快。
  姬苦情变色道:“谁?”
  “谁”字刚问出来,这人已不偏不倚,落在那个盛煮沸熟蜡汁的大铁锅里,发出一声令人心惊胆悸的惨呼。
  锅里的蜡汁飞溅而出,有一点溅到了朱泪儿身上,虽只一点,朱泪儿已觉得痛彻心腑。
  就在这时,外面又有个人直飞了起来,也是手舞足蹈,又“砰”的跌入铁锅里,第一声惨呼未绝,第二声惨呼又起。
  整个铁锅却往炉子上倒翻了下来,蜡汁倒得满地都是,姬苦情身子立刻飞掠而起,怒吼道:“是什么人?”
  吼声中,又有第三个人飞入,向姬苦情直撞了过来,姬苦情身形一闪,居然凌空移开了两尺。
  但这时第四、第五个人已同时飞入,迎面撞向姬苦情,他轻功纵然有惊世骇俗的造诣,这次也闪避不开了。
  要知轻功的身法,全凭一口真气,提起身子凌空后,就再无借力换气之处,能凭空闪变一次,已难如登天。
  只听“砰”的一声,姬苦情凌空挥拳,将飞进来的两个都震了回去,但他自己也被震落,几乎撞上石壁。
  朱泪儿又惊又喜,到这时才看清由外面飞进来的五个人,竟都是姬苦情手下的“假蜡人”。
  她刚才吃过这些“蜡人”的亏,虽然是被暗算,但这些人的武功也实在不弱,出手更快。
  此刻这五人竟在一刹那间就被人像抛球般地抛了进来,而且,显然毫无抵抗之力,来的那人武功之高,也可想而知了。
  姬苦情脸色发青,瞪着俞佩玉道:“想不到你还约了帮手来,看来你的朋友倒不少。”
  只听一人道:“我并不认得他,我和你倒是多年的老朋友了。”

×      ×      ×

  这声音轻妙柔美,玉润珠圆,朱泪儿和铁花娘两人一个是销魂宫主的女儿,丽质天生,一个是“琼花三娘子”,邪视媚行,自然都知道动听的语声,也是一种对付男人的武器,她们的声音本已十分动人了。
  但和这声音一比,她们两人就只能闭上嘴。
  只不过这声音虽好听,说的话却如一桶冷水往朱泪儿的头上倒了下来,她的心又凉了。
  来的这人原来也是姬苦情的朋友。
  只有海东青面上却显出狂喜,悄声道:“家师到了,我们有救了。”
  朱泪儿怔了怔,道:“你师父是女人?”
  海东青没有回答这句话,也用不着回答了,只因这时已有个黑衣妇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面上也蒙着层面纱,朱泪儿虽然瞧不见她的容貌,但也不知怎的,却觉得这妇人必定是人间的绝色。
  朱泪儿从来也未见过风姿如此优美的女人。

×      ×      ×

  黑衣妇人似乎走得很慢,但突然就走了进来,谁也未看清她脚步如何移动,是如何走进来的。
  她穿着件黑色的长袍,长可及地,只露出一双黑色的鞋尖,她手上也戴着双黑丝的手套。
  朱泪儿虽然看到了她,其实却等于没有看到她,只不过看到她穿的衣履而已,但心里已觉得说不出的舒服,仿佛她就算站在那里不动,也能给人一种舒服宁静的感觉,令人如饮醇醪,醺然自醉。
  姬苦情似已看得呆住了,过了很久,才长长叹了口气,道:“原来是你。”
  黑衣妇人道:“你想不到?”
  姬苦情又叹了口气,苦笑道:“我以为你早就死了。”
  黑衣妇人似乎笑了笑,缓缓向姬苦情走了过去。
  这洞窟鬼气森森,地上又是蜡汁,又是死尸,但她的风姿却像是走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
  她面对的虽是个又残酷、又可怕的疯子,但她的风姿却像是华清浴罢,新卸罗衫,去朝见至尊。
  谁也看不出她会是武功绝顶的异人奇侠,更看不出她就在方才那一刹时间,已杀了五个人。
  姬苦情额上却已沁出了冷汗,勉强笑道:“十几年不见,一来你就要跟我打架?”
  黑衣妇人道:“我并无此意。”
  姬苦情像是松了口气,道:“那么你还是请站远些吧,你一走近我,我就会心跳。”
  黑衣妇人道:“你本无心,怎会心跳。”
  她走得虽慢,却未停顿。
  姬苦情嘴里似已发干,嗄声道:“你究竟想怎样?”
  黑衣妇人没有回答这句话,却道:“你今年已有七十二了吧?”
  姬苦情道:“你……你记得真清楚。”
  黑衣妇人悠悠道:“无论谁活到七十二岁,都已该活够了,是么?”
  姬苦情擦了擦汗,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黑衣妇人道:“我的意思你还不明白?”
  姬苦情苦笑道:“数十年来,又有谁明白过你的意思?”
  黑衣妇人轻轻叹息了一声,道:“我希望你莫要逼我出手。”
  姬苦情面色骤变,忽然仰面大笑道:“你难道要我一见了你就自杀不成?”
  他虽然是在笑,这笑声却比哭还难听。
  但也就在这时,他已飞扑而起,他枯瘦矮小的身子看来已不是个人,而是一只凶恶敏捷的食人鹰。
  黑衣妇人仍静静地站在那里,假如姬苦情是鹰,她简直就是条羊,等到姬苦情扑过来时,她衣袖才轻飘飘地挥起。
  谁也看不出这片轻飘飘的衣袖能挡得住姬苦情这一击之力,只听一声惨呼,姬苦情的身子突然飞起三丈,“砰”地撞上石壁,再沿着石壁滑下,苍白的脸上充满了惊怖痛苦之色,一双眼睛已死鱼般凸了出来,眨也不眨地瞪着黑衣妇人,嗄声道:“罡气……”
  两个字刚说出口,鲜血已箭一般喷了出来。
  黑衣妇人淡淡道:“不错,这正是先天罡气,你总算很有眼光。”
  姬苦情忽然疯狂般大笑起来,狂笑着道:“好,好,先天罡气,天下无敌,我死得总算不冤。”
  他大叫大笑,手舞足蹈,就像是变成了个疯子。
  只见一点点鲜血随着他的笑声四面溅出,等到这句话说完,血已枯竭,笑声也戛然而止,只剩下喉咙里还在“咕咕”直响,朱泪儿虽然对这人深恶痛绝,此刻也不禁闭起眼睛,不忍再看。

×      ×      ×

  “先天罡气”这四字俞佩玉是听说过的,但他一直都以为这不过只是江湖传说中的神话,就像是“以气驭剑”,“传音入密”这些功夫一样,古代纵或有之,此时也早已绝传。
  他从未想到自己竟真的能亲眼见到这种功夫的威力。
  只见姬苦情的身子已倒卧在血泊中,起先还像只青蛙般在“咕咕”地喘着气,过了半晌,身子突又向上弹起了两尺,再落下时便动也不动了。
  黑衣妇人这时才转过头来,望着俞佩玉。
  她的目光仍是那么平静,但却能穿透黑纱,穿透血肉,直透入俞佩玉心底,俞佩玉竟不由自主垂下头去。
  黑衣妇人忽然道:“你就是俞佩玉俞公子?”
  她居然也知道俞佩玉的名字,而且对他如此客气,若是换了别人,一定会觉得受宠若惊,暗中窃喜不已。
  但俞佩玉却只觉得有些害怕——他想不到自己竟已如此有名了,他知道有名并不是件可喜的事。
  “名气”就像是件华贵的外衣,虽能使一个人看来光彩得多,但其代价却往往是很可怕的。
  海东青见他仿佛呆住了,忍不住道:“俞兄,家师在跟你说话。”
  俞佩玉这才定了定神,道:“不敢,在下正是俞佩玉。”
  黑衣妇人道:“好,你跟我来。”
  她长袍轻拂,俞佩玉、海东青、朱泪儿三人如沐春风,穴道竟已在不知不觉中被解开。
  海东青伏地道:“弟子……”
  黑衣妇人道:“你和杨子江的事我都已知道,用不着再说了。”
  她轻轻一转身,人已到了门外。
  朱泪儿突然紧紧拉住了俞佩玉的手,悄声道:“你要跟她走?”
  俞佩玉只觉她的小手在轻轻颤抖,心里忍不住生出一缕柔情,柔声道:“你自然也跟我一齐走。”
  朱泪儿眼睛立刻亮了,将俞佩玉的手拉得更紧,嫣然道:“无论到什么地方,你都肯带着我?”
  俞佩玉暗中叹了口气,道:“无论到什么地方,我都会跟你在一起。”
  突听黑衣妇人道:“但这次他却不能带着你。”
  朱泪儿身子一震,松开了手,嗄声道:“为什么?”
  黑衣妇人道:“因为我说的。”
  朱泪儿跳了起来,大叫道:“你凭什么要拆散我们?你……你……你虽救了我们的命,但若不是你徒弟害人,我们也不会到这里。”
  她语声哽咽,眼泪又流了下来,顿足道:“你救我本是应该的,凭什么作威作福。”
  海东青脸色变了,伏地道:“她还是个孩子,不懂事,求你老人家莫要怪她。”
  朱泪儿用力一甩头发,忍住眼泪,大声道:“你用不着为我求情,我不怕,她杀了我,我也不怕,杀了我,我也要和俞佩玉在一起。”
  她又拉起了俞佩玉的手,道:“你自己说的,无论到哪里都带着我的,你……你难道又要反悔不成?”
  俞佩玉沉默着,温柔的替她擦干了眼泪,忽然转身面对黑衣妇人,道:“我已答应过她,也答应过她的三叔,我绝不能抛下她。”
  黑衣妇人冷冷道:“你若连这点儿女之情都抛不下,还能成什么大事?”
  俞佩玉一字字道:“我若连这件事都不能守信,又何以为人?”
  黑衣妇人凝注着他,目光中似乎渐渐露出一丝暖意,缓缓道:“好,很好,你是个好孩子……”
  她飘飘掠到朱泪儿面前,缓缓抬起了手。
  俞佩玉和海东青的呼吸都几乎停顿,因为他们都知道只要这只手一落,朱泪儿的头颅便要粉碎。
  只听黑衣妇人道:“你舍不得离开他?”
  朱泪儿咬着牙,瞪着她,道:“无论谁若要我离开他,除非先要我的命。”
  俞佩玉望着黑衣妇人的手,连心跳都几乎停止。
  黑衣妇人的手已落了下来,却只是轻抚着朱泪儿的头发,柔声道:“你也是个好孩子,但你若真的喜欢他,就不能拖累了他,就应该让他一个人去好好做事。”
  朱泪儿怔了怔,忽然以手掩面,失声痛哭起来。
  黑衣妇人道:“我并不是要他抛下你,只不过要你们暂时分开一些时候,你们反正都年轻,以后见面的日子还多着哩。”
  朱泪儿跺了跺脚,嗄声道:“好,你不用说了,我走,我一个人走……”
  她以手掩面,痛哭着奔了出去。
  但俞佩玉已赶过去拉住了她,道:“你……你要到哪里去?”
  朱泪儿咬着嘴唇,跺脚道:“你也用不着管我,我自然有我去的地方。”
  她虽然勉强忍耐着,但眼泪还是不停地落下。
  天地虽大,却又有哪里是她的去处?
  黑衣妇人居然也叹息了一声道:“东青你带她回山去,我会叫俞公子去找她的。”
  海东青似乎又惊又喜,道:“你老人家难道想收个女弟子了么?”
  黑衣妇人似也笑了笑,悠然道:“她本就是个好孩子。”

×      ×      ×

  天高气爽,艳阳高照,虽已秋深,却如春暖。
  俞佩玉多日来第一次感觉到阳光的可爱。
  现在,一切事都有了转机,朱泪儿也有了希望,站在这温暖的阳光下,他几乎忍不住要放声高歌起来。
  唯一的遗憾是,他并没有找到郭翩仙和钟静,也没有找到姬灵风,想必是姬灵风也将他们带走了。
  他始终都无法猜到姬灵风为何要在姬苦情面前为他隐瞒,也猜不透她为何要悄悄将郭翩仙和钟静带走。
  但比起那些愉快的事来,这点遗憾又算得了什么?
  只听黑衣妇人道:“杨子江虽是个不肖的叛徒,但有些事他并没有说谎,那时海东青还在他旁边,他也不敢说谎。”
  俞佩玉道:“姬苦情难道就是那‘东郭先生’?”
  黑衣妇人道:“不是,姬苦情也只不过是‘东郭先生’手下的一个傀儡而已,无论武功、狡猾、凶狠,姬苦情都比不上东郭先生之万一。”
  俞佩玉忍不住道:“前辈你……”
  黑衣妇人叹了口气,道:“不瞒你说,就连我也未必是那恶魔的对手。”
  俞佩玉道:“但前辈的‘先天罡气’,岂非已是天下无敌,登峰造极的武功了么?”
  黑衣妇人道:“先天罡气虽然无坚不摧,但上天造物,万物相克,蜈蚣虽毒,雄鸡却是它的克星,先天罡气虽强,也并非真的能无敌于天下。”
  她又叹息了一声,道:“东郭先生为了对付我,这些年来已练成一种专门克制先天罡气的武功,否则他又怎敢复出为恶?”
  俞佩玉动容道:“那是什么功夫?”
  黑衣妇人道:“无相神功。”
  俞佩玉道:“此人练成了无相神功,难道就可以横行无忌了么?”
  黑农妇人道:“当今天下的确已没有人能是他的对手,能除去他的人,世上也许只有一个。”
  俞佩玉道:“谁?”
  黑衣妇人道:“你!”
  俞佩玉怔住了,讷讷道:“但弟子……弟子……”
  黑衣妇人道:“若论武功,你自然万万不是他的对手,但你城府极深,定力过人,有许多非人能及的长处。”
  俞佩玉道:“可是……”
  黑衣妇人又打断了他的话,道:“你可知道荆轲刺秦王的故事么?”
  俞佩玉道:“略知一二。”
  黑衣妇人道:“若论剑法,荆轲实不及当世名剑客‘盖聂’之万一,但燕太子丹却认为要杀秦王,惟有荆轲,你可知道其道理何在?”
  俞佩玉道:“那是因为荆轲有不惜舍身成仁,与暴秦共归于尽的勇气。”
  黑衣妇人道:“你错了。”
  她沉声接着道:“秦王暴政,苛毒于虎,民间怨声载道,欲得秦王首级而甘心的人不知有多少,当时在燕国的勇士也有很多,高渐离、宋意、武平、秦舞阳,可说无一不是重承诺、轻生死的侠客,太子丹为何独重荆轲?”
  俞佩玉沉默着,没有说话。
  黑衣妇人道:“那只因荆轲也是位城府极深的人,可以说得上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以秦王当时威仪之隆,任何人一入秦宫,都难免胆寒股悚,但荆轲却可高步上金殿,连秦王那样的枭雄人物都看不出他心怀不轨,这才是他非人能及的长处,也正是燕太子丹看重他的地方。”
  俞佩玉又沉默了很久,道:“前辈是要弟子去谋刺东郭先生?”
  黑衣妇人道:“暗箭伤人,虽有失江湖规矩,但事急从权,对他那样的恶鹰,又何必再斤斤计较于小节。”
  俞佩玉道:“只不过……荆轲到最后还是功败垂成了。”
  黑衣妇人道:“荆轲虽功败垂成,你的机会却比他好得多。”
  俞佩玉道:“怎见得?”
  黑衣妇人道:“秦宫甲士千百,东郭先生却一向独来独往,此其一;荆轲不精击技,你却已可算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此其二……”她凝注着俞佩玉,沉声接着道:“最重要的是,秦王对荆轲始终都有警戒之心,东郭先生对你却绝不会有丝毫防范之意。”
  俞佩玉道:“为什么?”
  他很快地接着又道:“荆轲至少还有督冗之图和樊于期的首级以取信于秦王,弟子却一无所有又何以取信于东郭先生?”
  黑衣妇人笑了笑,道:“你自然有取信东郭之物,只不过你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俞佩玉道:“前辈明教。”
  黑衣妇人道:“销魂宫主所埋藏之物,是否已落于你手?”
  俞佩玉不敢隐瞒,道:“是。”
  黑衣妇人目光灼灼,道:“那其中是否有块竹牌?”
  这位武林异人竟似有无所不能的力量,无所不知的神通,无论谁在她面前,要说谎都困难得很。
  俞佩玉道:“是。”
  黑衣妇人道:“竹牌是否还在你身上?”
  俞佩玉道:“侥幸尚未失去。”
  黑衣妇人道:“那只不过是块很普通的竹牌而已,但在很多人眼中,却是万金不易的无价之宝,你可知道它的价值何在?”
  俞佩玉道:“这也正是弟子百思不解之处。”
  黑衣妇人道:“只因这块竹牌就是东郭先生的信物。”
  俞佩玉道:“信物?”
  黑衣妇人道:“无论谁得到这块竹牌,就立刻变成了东郭先生的大恩人,无论要他做多困难的事,他都绝不会推却。”
  俞佩玉道:“为什么?”
  黑衣妇人道:“此人虽然凶狠残酷,但却极为自负,绝不肯受人点水之恩,也绝不肯欠别人的债,怎奈三十年前,他却偏偏受了一个人的大恩,这人又偏偏无求于他,他就刻竹为牌,送给这人作为报恩的信物,‘见牌如见人’……”
  俞佩玉道:“这意思我已懂了,但这人是谁呢?”
  黑衣妇人道:“这人无论是谁都已无关紧要,因为他已死了,最主要的是,这块竹牌现在已到了你手上,东郭先生既然说过‘见牌如见人’这句话,你就是他的恩人,你无论要他做什么,他都绝不会拒绝的。”
  她淡淡接着道:“因为我早已说过,他为人极自负,说出来的话永无更改。”
  俞佩玉沉吟道:“前辈的意思,难道是要我拿了这块竹牌,去叫他砍下自己的脑袋?”
  黑衣妇人笑了笑,道:“他就算不肯食言自肥,但你若去叫他拿自己的脑袋来报恩,他还是不会答应的,若是在三十年前,也许还有这种可能,但一个人年纪越大,越活不长的时候,反而会越觉得自己的性命可贵。”
  俞佩玉道:“那么,前辈的意思是……”
  黑衣妇人道:“你拿了这块竹牌去见他,先要他将‘无相神功’传授给你。”
  俞佩玉道:“然后呢?”
  黑衣妇人道:“要学‘无相神功’,绝不是三天两天就可以学会的事,在学功夫的这段时候,你和他接触的机会一定很多。”
  俞佩玉道:“嗯。”
  黑衣妇人道:“大恩未报,乃是他平生最大的遗憾,你此去虽然有求于他,却也可说是替他了却了这段心愿,他一定会觉得很欢喜,既不会盘问你的来历,也绝不会对你存警戒之心,常言道:‘老虎也有眨眼的时候’,你时时刻刻跟在他身旁,还怕没有下手杀他的机会?”
  俞佩玉道:“可是……”
  可是黑衣妇人不让他说话,沉声道:“你既已知道他的阴谋,为何还有这么多顾忌?你难道不想替江湖除此大害?你难道不想为自己复仇?”
  俞佩玉动容道:“弟子的身世,前辈难道已经知道了?”
  黑衣妇人淡淡一笑道:“你可知道为你改变容貌的人是谁么?”
  俞佩玉黯然道:“弟子身受他老人家的大恩,却连他老人家的姓名都不知道。”
  黑衣妇人道:“他本身也有很深的隐痛,是以早已隐姓埋名,但我却可以告诉你,他就是我平生最好的朋友,东郭先生多年来都不敢妄动,就是为了对我们两个人还有些畏惧之心,只因他纵然练成了‘无相神功’,但我们两人若是联手对付他,还是可以将他置之于死地……只可惜……只可惜……”
  她声音渐渐低弱,变为叹息。
  俞佩玉耸然道:“只可惜什么?难道他老人家已……”
  黑衣妇人胸膛起伏,沉默了许久,才长长叹息了一声,黯然道:“他只怕已遭了东郭的毒手。”
  她很快地接着道:“这件事我虽还不能证实,但东郭若非知道他已不在人世,又怎敢复出为恶?就因为他死了,东郭的胆子才大了。”
  俞佩玉咬着牙,忽然道:“前辈的吩咐,弟子无不从命,只不过,这‘东郭先生’行踪既然十分诡秘,弟子怎能找得到他呢?”
  黑衣妇人道:“你自然找不到他,但却可叫他来找你。”
  俞佩玉道:“前辈是否要弟子扬言出去,说出报恩竹牌已落在我手里?”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四十章 妖法无边
    第三十九章 风波已动
    第三十八章 奇峰迭起
    第三十七章 阎王债册
    第三十五章 灵鬼化身
    第三十四章 刀光剑影
    第三十三章 互斗心机
    第三十二章 飞来横祸
    第三十一章 不测风云
    第三十章 惊人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