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赌命
2020-04-16 14:32:50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院子里的银杏树在风中簌簌作响,棋盘落子声幽雅如琴弦,修指甲的白衣少年脸上全无表情,下棋的人更连头都没有抬起。
  明月心忍不住道:“我们并不是来看人下棋的。”
  公孙屠道:“我知道你们是来找我的,我就是血洗孔雀山庄的人,你们并没有找错。”
  明月心的手握紧,指甲已刺人肉里,道:“他们三位呢?”
  公孙屠没有直接回答,却先引见了那个修指甲的白衣少年。
  “这位就是洛阳萧家的四无公子。”他显得像是在示威,“四无的意思,就是飞刀无敌,杀人无数,翻脸无情。”
  “还有一无呢?”
  “就是不翻脸也无情。”公孙屠道,“他还有个很长很奇怪的名号,叫做:“上天人地寻小李,一心一意杀叶开。”
  昔年小李飞刀威慑天下,飞刀一出,例不虚发,他的光辉和伟大,至今无人能及。
  叶开得自他真传,谈笑江湖三十年,虽然没有妄杀过一个人,却也没有一个人敢轻犯他。
  明月心道:“这位无心的公子不但有把握可以杀叶开,还要找小李探花比一比高下?”
  公孙屠道:“好像是的。”
  明月心也笑了:“他的口气好大。”
  公孙屠道:“口气大的人,本领通常也不会小。”
  明月心道:“好像是的。”
  公孙屠微笑道:“其实不对?”
  明月心笑道:“口气越大,本领越小,江湖中岂非有很多人都是这样子的?”
  公孙屠的笑像是在挑拨,她的笑却完全是在挑战,这句话她本就是对着萧四无说的。
  这傲慢的少年却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脸上还是全无表情。他手上的刀也动得很慢,每一个动作都极小心,好像生怕划破了自己的手。
  他的手干燥稳定,手指长而有力。
  傅红雪从未注意过别人的手,现在却在注意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观察得很仔细。
  修指甲并不是件很有趣的事,并不值得看。
  萧四无却仿佛被看得很不安,忽然冷冷道:“看人修指甲,就不如看人下棋。”
  公孙屠笑道:“尤其下棋的这两位,都是当今天下的大国手。”
  明月心眨了眨眼,道:“这位道长就是紫阳观的大老板?”
  公孙屠好像又想挑拨,故意问道:“道观中哪有大老板?”
  明月心笑道:“在道观里观主就是大老板,在妓院里老鸨儿就是大老板,‘大老板’这名称本就是各种人都可以用的。”
  白发人刚拈起一颗棋子,忽然抬头向她笑了笑,道:“不错,我就是这里的大老板。”
  明月心嫣然道:“最近这里生意怎么样?”
  白发道人道:“还过得去。无论什么时候,总有些愚夫愚妇来上香进油的,何况每年的春秋佳日,都正好是我们这行的旺季。”
  他说话的口气居然也好像真的是个大老板了。
  明月心笑得更愉快,道:“大老板本来是无趣的多,想不到你这位大老板竟如此有趣。”
  白发道人道:“我本就是个百无禁忌的人。”
  他也笑得很愉快,明月心的笑却忽然变得有些勉强:“百无禁忌?大老板你贵姓?”
  白发道人道:“我姓杨。”
  明月心道:“杨无忌?”
  白发道人道:“好像是的。”
  明月心忽然笑不出了。
  她知道这个人——三十年前,杨无忌就已是和武当掌门、巴山道土齐名的“方外七大剑客”之一。
  她已知道江湖中用来形容这道人的四句话——第一句是“百无禁忌”,最后一句也是。
  这四句话知道的人很不少。
  “百无禁忌,一笑杀人,若要杀人,百无禁忌。”
  据说,这道人若是冷冷冰冰地对你,反而拿你当作个朋友;若是对你笑得很和气,通常就只有一种意思——他要杀你!
  据说他要杀人时,不但百无禁忌,六亲不认,而且上天人地,也非杀了你不可。
  刚才他就笑了,现在还在笑。他准备什么时候出手?
  明月心盯着他,连一刹那都不敢放松。
  谁知杨无忌却又转过头,“叮”的一响,手指拈着的棋子已落在棋盘上。
  这一颗子落下,他就拂袖扰乱了棋局,叹道:“果然是一代国手,贫道认输了。”
  青衣白袜的中年人道:“这一着只不过是被人分了心而已,怎么能算输?”
  杨无忌道:“一着下错,满盘皆输,怎么不算输?何况下棋正如学剑,本该心无二用,若是被人分了心,怎么能算高手?”
  公孙屠笑道:“幸好道长下棋时虽易被分心,出剑时却总是一心一意的。”
  杨无忌淡淡道:“幸好如此,所以贫道至今还能偷生于人世。”
  青衣白袜的中年人却叹了口气,道:“不幸的是,我下棋时虽能一心一意,对剑时一颗心就变得乱如春草般。”
  明月心道:“你贵姓?”
  青衣人道:“不能说,不能说。”
  明月心道:“为什么不能说?”
  青衣人道:“因为我本来就是个无名之辈,我只不过是个棋童而已。”
  明月心道:“棋童,谁的棋童?”
  燕南飞忽然笑了笑,道:“棋童的主人,当然是公子。”
  青衣人好像刚看见他,立刻也笑了笑,拱手道:“原来是燕公子。”
  燕南飞道:“只可惜我不是你的公子。”
  青衣人微笑道:“公子近来可曾着棋?”
  燕南飞道:“逃命还来不及,哪有功夫着棋?”
  青衣人笑道:“在下却是为了着棋,连命都不要了,又何必再去逃命?”
  燕南飞大笑,青衣人微笑,原来这两个人本来就认得的。
  棋童已如此,他的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燕南飞又问道:“你的公子近来可曾着棋?”
  青衣人道:“不曾。”
  燕南飞微笑道:“他不曾着棋,想必不是为了逃命,他只要人的命。”
  青衣人大笑,燕南飞微笑,他们说的这个人是不是公子羽?
  燕南飞和公子羽本来也是朋友?
  青衣人又拱了拱手,道:“公子再坐坐,在下告辞。”
  燕南飞道:“你为何不再坐坐?”
  青衣人道:“我是来着棋的,无棋可着,为何要留下?”
  燕南飞道:“为着杀人!”
  青衣人道:“杀人?谁想杀人?”
  燕南飞道:“我!”
  他忽然沉下脸,冷冷地看着公孙屠:“我要杀的人就是你。”
  公孙屠一点也不意外,却叹了口气,道:“为什么人人都要杀我?”
  燕南飞道:“因为你杀人杀得太多。”
  公孙屠淡淡道:“要杀我的人也不少,我却还活着。”
  燕南飞道:“你已活得太长了,今日只怕已到了死期。”
  公孙屠悠然道:“今日本就是死期,却不知是谁的死期!”
  燕南飞冷笑,同时已亮出了衣下的剑。
  蔷薇剑!

×      ×      ×

  这柄软剑平时居然能像腰带般藏在衣下,柔软的皮鞘也不知是用什么染红的,红得就像是春天的蔷薇。
  红得就像是仇人的血!
  看到这柄剑,公孙屠眼睛里也不禁露出尊敬之色:“我知道这柄剑,百炼千锤,可柔可刚,果然是天下少见的利器!”
  燕南飞道:“我也知道你的钩。”
  鹰爪虽可怕,鹰最利的却不是爪,而是喙。
  公孙屠用的钩就叫做“鹰喙”,无论形式、分量、用法,都和江湖中看见的钩完全不同。
  燕南飞知道,却未见过:“你的钩呢?”
  公孙屠笑了笑,道:“你几时见过用钩采花的?”
  燕南飞道:“采花?”
  公孙屠道:“蔷薇难道不是花?”
  青衣人忽然道:“你若想采蔷薇,就不该忘了蔷薇有刺,不但会刺伤人的手,也会刺伤人的心。”
  公孙屠道:“我已无心可伤。”
  青衣人道:“但是你还有手可伤。”
  公孙屠又笑了笑,悠然道:“他伤我的手,我就伤他的心。”
  青衣人道:“用什么伤他的心?”
  公孙屠道:“用人。”
  青衣人道:“什么人?”
  公孙屠道:“卓玉贞。”
  青衣人道:“他伤你,你就杀卓玉贞?”
  公孙屠点点头,道:“卓玉贞不能死,所以我也不能死,能死的只有他!”
  青衣人道:“这一战你岂非已立于不败之地?”
  公孙屠道:“本来就是的。”
  他微笑着,看着燕南飞:“所以现在你总该明白,今日究竟是谁的死期!”
  燕南飞道:“你的!”
  他冷冷地接着道:“死人才不能杀人。我要让卓玉贞活着,更非杀了你不可!”
  公孙屠叹了口气,道:“看来你还是不太明白,只因为我刚才说了句话你没有听见。”
  青衣人道:“我听见了。”
  公孙屠道:“我说的是什么?”
  青衣人道:“你说只要你一见血,就要他立刻杀了卓玉贞。”
  公孙屠道:“我是对谁说的?”
  青衣人道:“我不认得那个人,只知道你叫他‘食指’!”
  公孙屠道:“现在他人呢?”
  青衣人道:“带着卓玉贞走了。”
  公孙屠道:“到哪里去了?”
  青衣人道:“我不知道!”
  公孙屠道:“谁知道?”
  青衣人道:“好像没有人知道!”
  公孙屠道:“本来就没有人知道!”
  他又微笑着,看着燕南飞:“现在你是不是已完全明白?”
  燕南飞点点头,居然还能不动声色。
  公孙屠道:“今日是谁的死期?”
  燕南飞道:“你的。”
  公孙屠摇头苦笑,道:“看来这人不但真倔强,而且真蠢,居然到现在还不明白。”
  燕南飞道:“不明白的是你,因为你千算万算,还是忘了一点。”
  公孙屠道:“哦?”
  燕南飞道:“你忘了我不能死,更不想死,何况,我若死了,卓玉贞还是救不回来,所以我为什么要让你杀我?为什么不能杀你?”
  公孙屠怔了怔,道:“既然大家都不能死,你说应该怎么办?”
  燕南飞道:“亮你的钩,对我的剑,十招之内,我若不能胜你,我就送你一条命!”
  公孙屠道:“谁的命?”
  燕南飞道:“我的。”
  公孙屠道:“你若胜了我,我也得送你一条命?”
  燕南飞道:“当然。”
  公孙屠道:“你要谁的命?卓玉贞的?”
  燕南飞道:“我要看着你将她恭恭敬敬地送到我面前。”
  公孙屠沉吟着,又去问那青衣人,道:“这句话是不是燕南飞亲口说的?”
  青衣人道:“是。”
  公孙屠道:“燕南飞是不是个守信的人?”
  青衣人道:“一诺千金,死而无悔。”
  公孙屠忽又笑了,大笑道:“其实我说来说去,为的就是要等他说这句话。”
  他的笑声停顿时,钩已在手。

相关热词搜索:天涯 明月

下一篇:变化
上一篇:
孔雀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