刽子手
2020-04-16 15:56:34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花瓣般的手。
  搜魂的手。
  没有人能接得住的刀,竟已被这只手接住。
  只可惜无论多可怕的手,到了这把刀下,也都会变得花瓣般娇嫩脆弱。
  刀光一闪,鲜血飞溅。
  手已被砍成了两半,头颅也已被砍成了两半。

×      ×      ×

  少女的眼睛睁大,瞳孔却在收缩。
  她根本没有看见这把刀。
  刀已人鞘,就像是闪电没人了黑暗的穹苍,没有人还能看得见。
  她只能看见傅红雪苍白的脸。
  傅红雪已站起来,走过去,走路的样子还是那么笨拙。
  笨拙得可怕。
  他走得很不稳,他已醉了。
  醉得可怕。
  在她看来,他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每一个动作,都变得说不出的可怕。
  她怕得几乎连血液都已凝结,但她却忽然笑了:“难道你不认得我了?我就是倪家的二小姐,倪慧,我们是朋友。”
  傅红雪不理她。
  她看着他从她面前走过去,眼睛里还是充满了恐惧。
  她决不能让这个人活着。
  他活着,她就得死,死在他手里。
  这判断也许并不正确。她本是聪明绝顶的人,可是恐惧却使她失去理智。
  可是她并没有忘记她的天女花。
  除了她之外,江湖中好像还没有别人能用这种恶毒的暗器。
  暗器出手,不但花瓣可以飞射伤人,花瓣中还藏着致命的毒针。
  她身上一共只带着十三朵天女花,因为她根本不需要带得太多。
  这种暗器她一共用过三次,每次只用了一朵。一朵已足够要人的命。
  现在她竟将十三朵全都击出,然后她的身子就立刻飞掠后退。
  这一击纵然不中,她至少也总可以全身而退。
  她对自己的轻功一向很有信心。
  只可惜这时刀已出鞘!

×      ×      ×

  刀光一闪,鲜血飞溅。
  她看见了这一闪刀光,她甚至还看见了飞溅出的血珠。
  血珠竟像是从她两眼之间溅出去的。
  她看见这些血珠,就好像一个人看见了自己的鬼魂,就好像看见了自己的一双腿已脱离了躯体,反而踢了自己一脚。
  她甚至觉得自己的左眼仿佛已能看见自己的右眼。
  有谁能了解她这种感觉?
  没有人。
  因为只有活人才能了解别人的感觉,死人的头颅却决不会已经被劈成两半。
  头颅已被砍成两半的人,本来应该什么都看不见的,绝非刀太快。刀锋砍下时,视觉仍没有死,还可以看见这一刹那间发生的事。
  这最后的一刹那。

×      ×      ×

  一刹那究竟有多久?
  一弹指间就已是六十刹那。
  奇怪的是,人们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刹那,竟能想到很多平时一天一夜都想不完的事。
  现在她想起了什么?
  也没有人知道。
  她自己当然也永远不会说出来了。

  (二)

  倪平,三十三岁。
  “藏珍阁主”倪宝峰次男,使长剑,江湖后起一辈剑客中颇负盛名之快剑。
  独身未娶。
  倪家大园溃散后,常宿于名妓白如玉之玉香院。
  四月十九,傅红雪杀倪平。

×      ×      ×

  倪慧,二十岁。
  “藏珍阁主”次女,聪慧机敏,轻功极高,独门暗器天女花歹毒霸道,曾杀三人。
  独身未嫁。
  四月十九夜,傅红雪杀倪慧。

×      ×      ×

  多情子,三十五岁。
  本姓胡,身世不明,幼年时投入西方星宿海门下,少年时武功已有大成,所练“天绝地灭大搜魂手”为武林中七大秘技之一,杀人无数。
  独身未娶。
  三月入关,奸杀妇女六人。
  四月十九夜,傅红雪杀多情子。

×      ×      ×

  罗啸虎,四十岁。
  纵横河西之独行盗,使刀,极自负,自命为江湖第一快刀。
  独身未娶。
  四月二十一,傅红雪杀罗啸虎。

×      ×      ×

  杨无律,四十四岁。
  “白云观主”杨无忌之堂弟,昆仑门下,“飞龙十八式”造诣颇高,气量偏狭,含眦必报,颇有杨无忌“杀人无忌”之风。
  少年出家,未娶。
  四月二十二,傅红雪杀杨无律。

×      ×      ×

  阴入地,三十岁。
  金入木,三十三岁。
  两人联手,杀人无数,号称“五行双杀”,武功极诡秘。
  两人性情刻薄,一毛不拔,近年已成巨富。
  阴入地好色。
  金入木天阉。
  四月二十三,傅红雪杀阴入地、金入木。

×      ×      ×

  诸葛断,五十岁。
  关西“罗一刀”衣钵传人,冷酷多疑,好杀人。
  鳏居已久。
  本曾娶妻三次,妻子三人都死于他自己刀下。
  无子女。
  四月二十四,傅红雪杀诸葛断。

×      ×      ×

  一枝花千里香,二十九岁。
  采花盗,擅轻功迷药。
  独身未娶。
  四月二十五,傅红雪杀千里香。

相关热词搜索:天涯 明月

下一篇:大师与琴僮
上一篇:
情到浓时情转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