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天涯.明月.刀 >> 正文  
先付后杀         ★★★ 双击滚屏阅读

先付后杀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3/25

  (一)

  胡昆站在登仙楼上的雕花栏杆旁,对所有的一切都觉得很满意。
  这里是个高尚而有气派的地方,装潢华丽,用具考究,每张桌椅都是上好的楠木,碗盏用的是江南景德镇的瓷器。
  到这里来品茶喝酒的,也大多是高尚而有气派的客人。
  虽然这里的订价比城里任何地方都至少高出一倍,可是他知道这些人都不在乎,因为“奢侈”的本身就是种享受。
  平时他总是喜欢站在这里,看着这些高尚而有气派的人在他胯下走来走去,让他觉得自己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
  虽然他身高还不满五尺,但是这种感觉却总是能让他觉得自己比任何人都高出一个头。
  所以他喜欢这种感觉。
  他也喜欢高尚而有气派的事,正如他喜欢权力一样。
  惟一令他觉得有点烦恼的,就是那个不要命的杜十七。
  这个人喝起酒来不要命,赌起钱来不要命,打架的时候更不要命,就好像真的有九条命一样。
  “就算他真有九条命,我也决不能让他活过下个月初一。”
  胡昆早已下了决心,而且有了很周密的计划。
  只可惜他并没有绝对能成功的把握。
  想到这件事,他总是会觉得有点心烦,幸好就在这时,他等的人已来了。

×             ×             ×

  他等的人叫屠青,是他花了三万两银子专程从京城请来杀杜十七的。
  屠青这名字在江湖中并不响亮,因为他做的事根本不允许他太出名。
  他要的也不是名声,而是财富。
  他是个专门受托杀人的刺客,每次任务的代价,至少是三万两。
  这是种古老而神秘的行业。在这一行里招摇和出风头都是绝对犯忌的事。
  在他们自己的圈子里,屠青却无疑是个名人,要的代价也比别人高。
  因为他杀人是从不失手的!

×             ×             ×

  屠青身高七尺,黝黑瘦削,一双灼灼有光的眼睛锐利如鹰。
  他穿的衣服质料虽然高贵,剪裁合身,但颜色并不鲜艳。
  他的态度冷静沉着,手里提着个颜色灰黯的狭长包袱。
  他的手干燥而稳定。
  这一切都很配合他的身份,让人觉得无论出多高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胡昆对这一切显然也很满意。
  屠青已在角落里找了个位子坐下,连看都没有抬头去看一眼。
  他的行动必须保守秘密,绝对不让别人看出他和胡昆之间有任何关系,更不能让人知道他是为什么而来。
  胡昆吐出口气,正准备回到后面的密室去小饮两杯,忽然又看见一个脸色苍白的陌生人走了进来,走路的姿态怪异而奇特,手里紧紧握着一把刀。
  漆黑的刀!
  刀还在鞘中,他的人却像是柄出了鞘的刀,残酷而锋利。
  他的目光也像是刀锋,四下扫了一眼,就盯在屠青身上。
  屠青低下头喝茶。
  这个陌生人嘴角带着冷笑,在附近找了个位子坐下。
  忽然间,“咔哧”一响,一张上好的楠木椅子,竟被他坐断了。
  他皱了皱眉,一双手扶上桌子,忽然又是“咔哧”一响,一张至少值二十两银子的楠木桌,也平空裂成了碎片。
  现在无论谁都已看得出他是来找麻烦的!
  胡昆的瞳孔在收缩。
  ——难道这个人也是杜十七从外地请来对付他的高手?
  他的保镖和打手已准备冲出去,胡昆却用手势阻止了他们。 
  他已看出这个陌生人决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
  屠青既然已来了,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先试试他的功夫?
  胡昆是个生意人,而且是个很精明的生意人,付出每一两银子都希望能足收回代价来。
  何况,这个陌生人找的也许并不是他,而是屠青。

×             ×             ×

  这个陌生人当然就是傅红雪。

  (二)

  屠青还在低着头喝茶。
  傅红雪忽然走过去,冷冷道:“起来。”
  屠青不动,也不开口,别的客人却已悄悄地溜走了一大半。
  傅红雪再重复一遍:“站起来。”
  屠青终于抬起头,好像刚看见这个人一样:“坐着比站着舒服,我为什么要站起来?”
  傅红雪道:“因为我喜欢你这把椅子。”
  屠青看着他,慢慢地放下茶杯,慢慢地伸出手,拿起桌上的包袱。
  包袱里无疑就是他杀人的武器。
  胡昆的手也握紧,心跳忽然加快。
  他喜欢看人杀人,喜欢看人流血。
  近年来能令他兴奋的事已不多,甚至连女人都不能,杀人已是他惟一还觉得有刺激的事。
  可是他失望了。
  屠青已站起来,拿起了包袱,默默地走开。
  ——他的行动一向小心谨慎,当然决不会在这么多人眼前出手的。
  胡昆忽然道:“今天小店提前打烊,除了有事找我的之外,各位最好请便。”
  于是想看热闹的也不能不走了,大厅忽然只剩下两个人——
  屠青低着头喝茶,傅红雪抬起头,盯着楼上雕花栏杆后的胡昆。
  胡昆道:“你有事找我?”
  傅红雪道:“你就是胡昆?”
  胡昆点点头,冷笑道:“杜十七若是叫你来杀我,你就找对人了。”
  傅红雪道:“你若想找人去杀杜十七,也找对人了。”
  胡昆显然很意外:“你?”
  傅红雪道:“我不像杀人的人?”
  胡昆道:“你们有仇?”
  傅红雪道:“杀人并不一定为了仇恨。” 
  胡昆道:“你杀人通常都是为了什么?” 
  傅红雪道:“为了高兴。”
  胡昆道:“要怎么样才能让你高兴?”
  傅红雪道:“几万两银子通常就可以让我很高兴了。”
  胡昆眼睛里发出了光,道:“我能让你高兴,你今天就替我去杀杜十七?”
  傅红雪道:“据说你并不是一个很小气的人。”
  胡昆道:“你有把握能杀他?”傅红雪道:“我保证他绝对活不到下个月初一。”
  胡昆笑了:“能够让朋友们高兴,我自己也很愉快,只可惜你来迟了一步。”
  傅红雪道:“你已找到别人?”
  胡昆用眼角瞟着屠青,微笑着点头。
  傅红雪冷冷道:“你找的若是这个人,就找错人了。”
  胡昆道:“哦?”
  傅红雪道:“死人是不能杀人的。”
  胡昆道:“他是死人?”
  傅红雪道:“若不是死人,现在就该杀了我。”
  胡昆道:“为什么?”
  傅红雪道:“因为你若不能让我高兴,我就一定会去找杜十七。”
  胡昆道:“你若去找杜十七,就会让杜十七提防着他。”
  傅红雪道:“我还会帮杜十七杀了他。”
  胡昆道:“先杀他,再杀我。”
  傅红雪道:“杜十七活着,你就非死不可。”
  胡昆道:“所以他现在就该杀了你。”
  傅红雪道:“只可惜死人是不会杀人的!”
  胡昆叹了口气,转向屠青,道:“他说的话你听见没有?”
  屠青道:“我不聋。”
  胡昆道:“你为什么还不杀了他?”
  屠青道:“我不高兴。”
  胡昆道:“要怎么样才能让你高兴?”
  屠青道:“五万两。”
  胡昆好像吃了一惊,道:“杀杜十七只要三万,杀他要五万?”
  屠青道:“杜十七不知道我,他知道!”
  胡昆道:“所以,你能暗算杜十七,却不能暗算他。”
  屠青道:“而且他手里有刀,所以我冒的险比较大。”
  胡昆道:“但你却还是有把握能杀了他。”
  屠青冷冷道:“我杀人从未失手过!”
  胡昆吐出口气,道:“好,你杀了他,我给你五万两。”
  屠青道:“先付后杀。”

×             ×             ×

  崭新的银票,一千两一张。
  五十张。
  屠青已数过两遍,就像是个守财奴一样,用手指蘸着口水数了两遍,再用一块方巾包起来,收到腰上系着的钱袋里。
  用血汗赚来的钱总是特别值得珍惜的。他赚钱虽然很少流汗,却常常流血。
  血当然比汗更珍贵!
  傅红雪冷冷地看着他,脸上全无表情。胡昆却在微笑,忽然道:“你一定已经是个很有钱的人。”
  屠青不否认。
  胡昆道:“你成了亲了”
  屠青摇摇头。
  胡昆的笑容更友善,道:“你为什么不把钱存在我这里,我出你利息,三分息。”
  屠青又摇摇头。
  胡昆道:“你不肯?难道你不信任我?”
  屠青冷冷道:“我惟一信任的人就是我自己。”
  他拍了拍衣下的钱囊:“我所有的财产全都在这里,只有一种法子可以拿走!”
  胡昆当然不敢问出来,可是眼色却已等于在问:“什么法子?”
  屠青道:“杀了我!”
  他盯着胡昆:“谁杀了我这就是谁的,所以你也不试试。”
  胡昆笑了,笑得很勉强:“你知道我不会试的,因为……”
  屠青冷冷道:“因为你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他忽然转向傅红雪,“你呢?我若杀了你,你有什么留给我?”
  傅红雪道:“只有一个教训。”
  屠青道:“什么教训?”
  傅红雪道:“不要把杀人的武器包在包袱里。要杀人的人,和快要被杀的人都没有耐性,决不会等你解开包袱的。”
  屠青道:“这是个很好的教训,我一定会时常记在心里。”
  他忽然笑了笑,又道:“其实,我自己也同样没有耐性,要等到解开包袱再杀人,我一定也会急得要命。”
  他终于伸出手,去解包袱——这包袱里究竟是什么武器?
  胡昆实在很想看看他用的是什么武器,眼睛不由自主盯在包袱上。
  谁知包袱还没有解开,屠青已出手。他杀人的武器并不在这包袱里,他全身上下都是杀人的武器。
  只听“格”的一响,他的腰带上和衣袖里,已同时飞出七道寒光,衣领后射出三枚紧背花装弩,双手打出满把铁莲子,脚尖也有两柄尖刀蹦了出来。
  暗器发出,他的身子也跃起,拐子鸳鸯脚连环踢出。就在这一刹那间,他已使出了四种致命的武器。
  他那引入注目的包袱,却还是好好地摆在桌子上。
  这一着实在出人意料,连胡昆都大吃一惊,就凭这一着已值得他花五万两。
  他相信屠青这次也决不会失手。
  可是他想错了,因为他还不知道这个脸色苍白的陌生人就是傅红雪。
  傅红雪已拔刀。

×             ×             ×

  天下无双的刀,不可思议的刀法。
  无论多恶毒的暗器,无论多复杂的诡计,遇见了这把刀,都像是冰雪到了阳光下。
  刀光一闪,一连串金铃般的轻响,满天暗器落地,每一件暗器都被削断了,都是从正中间断的。就算巧手匠人用小刀一件件仔细分割,也未必能如此精确。
  刀光消失后,才看见血。
  血是从脸上流下的!
  屠青的脸。
  一道刀口从他眉毛间割下来,划过鼻尖。这一刀只要多用三分力,他的头颅无疑也要被削成两半。
  刀已人鞘。
  鲜血从鼻尖流落,流入嘴唇,又热又咸又苦。
  屠青脸上每一根肌肉都已因痛苦而抽搐,他的身子却没有动。
  他知道自己杀人的生涯已结束。这是种秘密的行业,无声无息地杀人,无声无息地消失。
  无论谁脸上有了这么样一条显著的刀疤,都绝对不适宜再干这一行了。
  傅红雪看着这条刀疤,忽然挥了挥手,道:“你走吧。”
  屠青的嘴唇也在抽搐:“到哪里去?”
  傅红雪道:“只要不去杀人,随便哪里你都可以去。”
  屠青道:“你……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傅红雪道:“你一定要五万两,才肯杀我;要我杀你,至少也得五万两。”
  他冷冷地接着道:“我也从来不免费杀人的。”
  屠青道:“可是我身上带着的不止五万,你杀了我,就都是你的。”
  傅红雪道:“那是另外一回事。我的规矩也是先收费,再杀人。”
  规矩就是原则。
  无论在哪种行业里,能成功的人,一定都是有原则的人。
  屠青不再开口,默默地从钱囊中拿出两迭银票,一迭五十张。
  他又仔仔细细数了两遍,摆在桌上,抬头看了胡昆一眼:“这还是你的。”
  胡昆在咳嗽。
  屠青道:“你可以付他五万两,叫他杀了我。”
  胡昆忽然不咳了:“你身上还有多少?”
  屠青闭着嘴。
  胡昆盯着他,眼睛里又发出光。
  屠青已提起了桌上的包袱,慢慢地往外走!
  胡昆忽然大声道:“杀了他,我付五万两。”
  傅红雪冷冷道:“要杀这个人,你自己动手。”
  胡昆道:“为什么?”
  傅红雪道:“因为他已经受了伤,已没有还手之力。”
  胡昆双手握紧栏杆,突听“笃”的一响,三柄飞刀钉在栏杆上。
  飞刀是从包袱里拿出来的,这包袱也有杀人的武器。
  屠青冷冷道:“我从不免费杀人,为了你,却可以破例一次,你想不想试试?”
  胡昆脸色早已变了。
  他实在猜不透这包袱里还有多少种武器,屠青身上又还有多少种!
  但是他已看出来,无论哪种武器,只要一种,已足够致他的死命。

×             ×             ×

  屠青终于走出去,走到门口突又回头,盯着傅红雪,盯着傅红雪手上的刀,仿佛从未见过这样的人,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刀。
  他忽然问道:“贵姓?”
  傅红雪道:“姓傅。”
  屠青道:“傅红雪?”
  傅红雪道:“是的。”
  屠青轻轻叹息,道:“其实我早就该想到你是谁了。”
  傅红雪道:“可是你没有想?”
  屠青道:“我不敢想。”
  傅红雪道:“不敢?”
  屠青说道:“一个人若是想得太多,就不会杀人了。”

  (三)

  门外夜色已深,无星无月,屠青一走出去,就消失在黑暗里。
  胡昆长长吐出口气,喃喃道:“你为什么不杀了他?难道你不怕他泄露你的秘密?”
  傅红雪道:“我没有秘密。”
  胡昆道:“难道你已不想去杀杜十七?”
  傅红雪道:“我杀人不是秘密。”
  胡昆又叹了口气,道:“桌上有八万两银票,杀了杜十七,这些都是你的!”
  傅红雪道:“先付后杀。”
  胡昆勉强笑了笑,道:“现在你就可以拿去。”
  傅红雪拿起银票,也数了两遍,才慢慢地问道:“你知道杜十七在哪里?”
  胡昆当然知道:“为了清查他的行踪,我已花了一万五千两。”
  傅红雪淡淡道:“杀人本就是件很奢侈的事。”
  胡昆叹了口气,看着他将银票收进怀里,忽又问道:“你杀人不是秘密?”
  傅红雪道:“不是!”
  胡昆道:“你不怕在大庭广众间杀人?”
  傅红雪道:“无论什么地方都可以杀人。”
  胡昆笑了,真的笑了:“那么你现在就可以去找他。”
  傅红雪道:“他在哪里?”
  胡昆眯起眼,道:“他正在拼命。”
  傅红雪道:“拼命?”
  胡昆道:“拼命地赌,拼命地喝。我只希望他还没有输光,还没有醉死。”

  (四)

  杜十七不但赢了,而且很清醒。
  一个人在赢的时候,总是很清醒的,只有输家才会神智不清。
  他正在洗牌。
  三十二张用乌木做的牌九,每一张他都仿佛能如意操纵,甚至连骰子都听他的话。
  他并没有玩花样,做手脚。一个人赌运来的时候,根本就不必做假。
  刚才他拿了一封“长三”,统吃,现在他几乎已赢了两万,本来一定还可以多赢些。
  只可惜下注的人已渐渐少了,因为大家的口袋都已快空了。
  他希望能有一两个新生力军加入。就在这时,他看见一个脸色苍白的陌生人走了进来。

×             ×             ×

  傅红雪在看他洗牌,他的手巨大而有力。
  杜十七又推过一次庄,四手牌,两手统吃,却只吃进了三百多两。
  下注的人大都已显得没有生气。
  在赌场里,钱就是血,没有血的人,怎么会有生气?
  ——不知道这个脸色苍白的陌生人,身上的血旺不旺?
  杜十七忽然抬头向他笑了笑,道:“朋友是不是也想玩两把?”
  傅红雪冷冷地看着他,道:“只玩一把。”
  杜十七道:“只玩一把?一把见输赢?”
  傅红雪道:“是的!”
  杜十七笑了:“好,就要这样赌才痛快。”
  他直起腰,全身的骨节立刻“格格”发响,一块块肌肉在衣下流窜不停。
  这是十八年苦练的结果!
  他身高八尺二寸,阔肩细腰,据说用一双手就可以扼断牛头。
  看着他的人,每一个眼睛里都不禁露出敬畏之色,就好像臣子看着他们的帝王。

×             ×             ×

  八十张银票都已拿了出来,崭新的银票,苍白的手。
  杜十七道:“你有多少?”
  傅红雪道:“八万两。”
  杜十七轻轻吹了声口哨,眼睛亮得就好像燃起了两盏灯,问道:“八万两赌一把?”
  傅红雪道:“不论输赢,只赌一把。”
  杜十七道:“只可惜我没有那么多。”
  傅红雪道:“无妨。”
  杜十七道:“无妨的意思,就是没有关系?”
  傅红雪点点头。
  杜十七笑了:“这些钱莫非是偷来的,所以你不在乎?”
  傅红雪道:“不是偷来的,是买命的!”
  杜十七道:“买谁的命?”
  傅红雪道:“你的!”
  杜十七脸上的笑容僵硬,旁边的人都已握紧拳头,有的握紧了刀。
  傅红雪却连看都没有看一眼,道:“我输了,这八万两给你;你输了,就跟我出去。”
  杜十七道:“为什么要我出去?”
  傅红雪道:“因为我不想在这里杀你。”
  杜十七又笑了,笑得却已有些勉强:“你输了,还是要杀我?”
  傅红雪道:“无论输赢,我都非杀你不可。”
  杜十七道:“你的意思是说,不是你杀了我,就是我杀了你,无论谁输谁赢,我们反正都要拼一次命的,只不过这里的人太多,而且都是我的人,所以你不愿在这里出手。”
  傅红雪冷冷道:“我不想多杀人。”
  杜十七笑道:“你好像很有把握能杀了我。”
  傅红雪道:“没有把握,怎么会来?”
  杜十七大笑。
  傅红雪道:“八万两银子已经可以做很多事,你死了之后,你的朋友兄弟还是用得着的!”
  忽然间,一把刀从后面砍过来,直砍他的后颈。
  傅红雪没有动,杜十七却已抓住握刀的手。
  “叮”的一响,尖刀落下,又是“格”的一声,刀尖已被拗断。
  杜十七沉下脸,厉声道:“这件事跟你们没关系,你们只准看,不准动。”
  没有人敢动。
  杜十七又笑了:“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你们先看我把他这八万两银子赢过来。”
  他一把扯开衣襟,露出铜铁般的胸膛,道:“我们怎么赌?”
  傅红雪道:“你说!”
  杜十七道:“赌小牌九,一翻两瞪眼,最痛快。”
  傅红雪道:“好。”
  杜十七道:“还是用这副牌?”
  傅红雪点点头。
  杜十七眨了眨眼,道:“你知道我用这副牌已赢过几把?”
  傅红雪摇摇头。
  杜十七道:“我已连赢了十六把。用这副牌赌,我的手气特别好。”
  傅红雪道:“再好的手气,也有转坏的时候。”
  杜十七盯着他,道:“杀人你有把握,赌钱你也有?”
  傅红雪淡淡道:“没有把握,怎么会赌?”
  杜十七大笑:“这次你错了。赌钱这种事,连神仙都未必有把握。我以前也见过很多像你一样有把握的人,现在都已输得上吊。”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明月何处有
    第三部   明月
    最后一战
    神秘老人
    公子羽
    脱出樊笼
    大师与琴僮
    刽子手
    情到浓时情转薄
    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