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天涯.明月.刀 >> 正文  
赌命         ★★★ 双击滚屏阅读

赌命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3/25

  

  (一)

 
  三十二张牌排成四行,一行八张。
  杜十七推出了一行,道:“我们两个人对赌,上下两家是空门。”
  傅红雪道:“我懂。”
  杜十七道:“所以我们就不如赌四张。”
  傅红雪道:“好。”
  杜十七用两根手指推出了四张牌:“骰子掷出的是单,你拿第一副。”
  傅红雪道:“牌是你洗的,骰子我来掷。”
  杜十七道:“行。”
  傅红雪拿起骰子,随随便便地掷了出去。
  七点,单。
  杜十七道:“我拿第二副。”
  两张乌木牌九,“啪”的一合,再慢慢推开。
  杜十七眼睛里露出光,嘴角露出了笑,他的兄弟也松了口气。
  大家都看得出他手上拿的是副好牌。
  傅红雪却冷冷道:“你输了。”
  杜十七道:“你怎知道我输了?你知道我手上是什么牌?”
  傅红雪道:“是一张天牌,一张人牌,天杠。”
  杜十七吃惊地看着他,道:“你看过自己手上的牌没有?”
  傅红雪摇摇头,道:“我用不着看,我的牌是对杂五。”
  杜十七忍不住掀开他的牌,果然是杂五。
  杂五对恰巧赢天杠。
  杜十七怔住,每个人都怔住。
  然后才是一阵骚动:“这小子有鬼,这小子认得牌。”
  傅红雪冷笑道:“牌是谁的?”
  杜十七道:“我的。”
  傅红雪道:“我动过牌没有?”
  杜十七道:“没有。”
  傅红雪道:“那么我怎么会有鬼?”
  杜十七叹了口气,苦笑道:“你没有鬼,我跟你走。”
  又是一阵骚动。
  握刀的又想动刀,握拳的又想动手。
  杜十七厉声道:“赌钱我虽然输了,赌命我还没有输,你们吵什么?”
  骚动立刻静了下来,没有人敢开口。
  杜十七又笑了,笑得还是那么愉快:“其实你们都该知道,赌命我是决不会输的。”
  傅红雪道:“你有把握?”
  杜十七微笑道:“就算我没有把握,可是我有九条命,你却只有一条。”

  (二)

  无星,无月,无灯。
  黑暗的长巷,冷清清的长夜。
  杜十七忽然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没有九条命,我根本连一条命都没有。”
  傅红雪道:“哦?”
  杜十七道:“我这条命已经是燕南飞的。”
  傅红雪道:“你知道我是谁?”
  杜十七点点头道:“我欠他一条命,他欠你一条,我可以替他还给你。”
  他停下来,脸上还带着微笑:“我只希望你能让我明白一件事。”
  傅红雪道:“什么事?”
  杜十七道:“你怎么认得那些牌的?”
  傅红雪没有回答,却反问道:“你知不知道每个人手指都有指纹?”
  杜十七道:“我知道,有的人手上是箕,有的人手上是箩。”
  傅红雪道:“你知不知道世上决没有两个人的指纹是完全相同的?”
  杜十七不知道。
  这种事在那时根本没有人知道。
  他苦笑道:“我很少去看别人的手,尤其是男人的手。”
  傅红雪道:“就算你常常看,也看不出,这其间的分别本来就很小。”
  杜十七道:“你看得出?”
  傅红雪道:“就算是同一模子里烘出来的饼,我也能一眼看出它们的分别来。”
  杜十七叹道:“这一定是天才。”
  傅红雪淡淡道:“不错,是天才,只不过这种天才却是在连一点光都没有的密室中练出来的。”
  杜十七道:“你练了多久?”
  傅红雪道:“我只不过练了十七年,每天只不过练三五个时辰。”
  杜十七道:“你拔刀也是这样练出来的?”
  傅红雪道:“当你练眼力的时候,一定要不停地拔刀,否则就会睡着。”
  杜十七苦笑道:“现在我总算明白‘天才’是什么意思了。”
  天才的意思就是苦练,不停地苦练。
  傅红雪道:“那副牌九是用木头做的,木头上也有木纹,每张牌上的木纹都不同。我已看你洗过两次牌,那三十二张牌我已没有一张不认得。”
  杜十七道:“那手骰子掷出的若是双,你岂非还是输?”
  傅红雪道:“那手骰子决不会掷出双的。”
  杜十七道:“为什么?”
  傅红雪淡淡道:“因为掷骰子我也是天才。”

×             ×             ×

  长巷已到了尽头,外面的道路更黑暗。
  现在夜已很深。
  傅红雪忽然掠上屋脊,最高的一层屋脊,附近每一个阴暗的角落都在他眼底。
  他杀人就不是给人看的,这一次更不能让任何人看见。
  杜十七终于也跟上来:“你究竟要我干什么?”
  傅红雪道:“要你死!”
  杜十七道:“真的要我死?”
  傅红雪道:“现在你就已是个死人。”
  杜十七不懂。
  傅红雪道:“从现在开始,你至少要死一年。”
  杜十七想了想,好像已有点懂了,却还是不太懂。
  傅红雪道:“甚至连棺材我都已替你准备好,就在城外的乱葬岗上。”
  杜十七眨了眨眼,道:“棺材里是不是还有些别的东西?”
  傅红雪道:“还有三个人。”
  杜十七道:“活人?”
  傅红雪道:“可是有很多人都不想让他们活下去。”
  杜十七道:“你是不是一定要让他们活下去?”
  傅红雪点点头,道:“所以一定要替他们找个安全秘密的地方,决不能让任何人找到他们。”
  杜十七眼睛渐渐亮了:“然后我就把棺材抬回来,替自己风风光光地办件丧事。”
  傅红雪道:“你一定要死,因为谁也不会想到要去找个死人追查他们的下落。”
  杜十七道:“何况我又是死在你手里的,别人一定会认为这是跟胡昆的交换条件,你替他杀了我,他替你藏起那三个人。”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这本是件很简单的事,只不过傅红雪做得很复杂而已。
  傅红雪道:“我不能不特别小心,他们的手段实在太毒辣。”
  杜十七道:“他们究竟是些什么人?”
  傅红雪道:“杨无忌、萧四无、公孙屠,还有一把天王斩鬼刀。”
  他没有说出公子羽的名字,他不愿让杜十七太吃惊。
  可是这四个人的名字,已经足够让一个有八个胆子的人吃惊了。
  杜十七凝视着他,道:“他们要对付你,你当然也不会放过他们。”
  傅红雪也不否认。
  杜十七忽然叹了口气,道:“我并不怕他们,因为,我已是个死人,死人就用不着再怕任何人,可是你……”
  傅红雪不否认。
  杜十七道:“你将这里的事安排好,是不是就要去找他们?”
  他看了看傅红雪:再看了看那柄漆黑的刀,忽然又笑了笑,道:“也许应该担心的并不是你,而是他们,一年后说不定也都要变成死人。”
  傅红雪目光在远方,人也仿佛到了远方。
  远方一片黑暗。
  他紧紧握着他的刀。
  过了很久,才缓缓道:“有时我也希望我能有九条命。要对付他们那些人,一条命实在太少了。”

  (三)

  荒凉的山谷,贫瘠的土地。
  山村里只有十几户人家,山麓下一栋小屋有竹篱柴扉,还有几丛黄花。
  杜十七远远地看着竹篱下的黄花,眼睛里仿佛充满了柔情。
  到了这里,他好像已忽然变成了个纯朴的乡下人。
  傅红雪心里仿佛也有很多感慨。
  他刚从小屋出来,出来的时候卓玉贞和孩子都已睡着。
  ——你们可以安心待在这里,决不会有人找到这里来的。
  ——你呢?你要走?
  ——我不走,我也要在这里住几天。
  他一直很少说谎,可是这次说的却是谎话。
  他不能不说谎话,因为他已不能不走,既然要走了,又何必再多留伤悲?
  傅红雪轻轻叹息,道:“这是个好地方,能够在这里安安静静过一辈子,一定是有福气的人。”
  杜十七勉强笑了笑,道:“我就是在这里长大的,我本来也可以做个有福气的人。”
  傅红雪道:“那么,你为什么要走?”
  杜十七沉默着,过了很久,忽然问道:“你有没有看见那边竹篱下的小黄花?”
  傅红雪点点头。
  杜十七道:“那是个小女孩种的,一个眼睛大大、辫子长长的小女孩。”
  傅红雪道:“现在她人呢?”
  杜十七没有回答,也不必回答,眼睛里的泪水,已替他说明了一切。
  ——黄花仍在,种花的人却已不在了。
  又过了很久,他才缓缓道:“其实我早就应该到这里陪陪她的,这几年来,她一定很寂寞。”
  ——人死了之后,是不是也同样会寂寞?
  傅红雪拿出了那叠银票,交给杜十七:“这是胡昆想用来买你这条命的,你们随便怎么花,都不必觉得抱歉。”
  杜十七道:“你为什么不自己交给她?难道你现在就要走?”
  傅红雪点点头。
  杜十七道:“难道你不向她道别?”
  傅红雪淡淡道:“既然要走,又何必道别?”
  杜十七道:“你为她做了这么多事,她当然一定是你很亲的人,你至少也应该……”
  傅红雪打断了他的话:“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事,你并不是我的亲人。”
  杜十七道:“但我们是朋友。”
  傅红雪冷冷道:“我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

×             ×             ×

  夕阳西下,又是夕阳西下的时候。
  傅红雪走到夕阳下,脚步还是没有停,却走得更慢了,就仿佛肩上已坠着一副很沉的担子。
  ——他真的没有亲人、没有朋友?
  杜十七看见他孤独的背影远去,忽然大声道:“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胡昆已死了,被人用一根绳子吊死在登仙楼的栏杆上。”
  傅红雪没有回头:“是谁杀了他?”
  杜十七道:“不知道,没有人知道。我只知道杀他的人临走时留下两句话。”
  那两句话是用鲜血留下来的——这是我第一次免费杀人,也是最后一次杀人。

×             ×             ×

  夕阳更暗淡,傅红雪眼睛里却忽然有了光。
  他当然知道这个人是谁,也只有他知道。
  那两句话本就是留给他的。
  屠青终于放下了他的刀。
  屠刀!
  这种人若是下了决心,就永远不会更改的。
  ——可是我呢?
  我手里拿着的岂非也是把屠刀?我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放下来?
  傅红雪紧紧地握着他的刀,眼睛里的光又暗淡了。
  他还不能放下这把刀。
  只要这世界上还有公孙屠那种人活着,他就不能放下这把刀!
  决不能!

×             ×             ×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悲歌,杜十七一定又想起了那个种花的人,这时黑暗已完全笼罩大地。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明月何处有
    第三部   明月
    最后一战
    神秘老人
    公子羽
    脱出樊笼
    大师与琴僮
    刽子手
    情到浓时情转薄
    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