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萧十一郎 >> 正文  
第四章 刈鹿刀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章 刈鹿刀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1
  现在她眼睛亮得就像是灯,一直瞪着萧十一郎,忽然道:“那把刀的故事,你不想听了么?”
  萧十一郎道:“我不想听了。”
  风四娘忍耐了很久,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不想听?”
  萧十一郎板着脸道:“因为我若想听,你就不会说出来,我若不想听,你也许反而会忍不住要自动告诉我。”
  他话未说完,风四娘已忍不住大笑起来,笑骂道:“你呀,你真是个鬼……别人常常说我是个女妖怪,但我这女妖怪遇见你这个鬼,也没法子了。”
  萧十一郎只管自己喝酒,也不答腔,他知道现在绝不能答腔,一答腔风四娘也许又不肯说了。
  风四娘只有自己接着说下去,道:“其实不管你想不想听,我都要告诉你的,那柄刀,叫“刈鹿刀”!”
  萧十一郎道:“刈鹿刀?”
  风四娘道:“不错,刈鹿刀!”
  萧十一郎道:“这名字倒新奇得很,我以前怎么从未听说过?”
  风四娘道:“因为这柄刀出炉还不到半年。”
  萧十一郎皱眉道:“一柄新铸成的刀,居然能砍断古代的利器?铸刀的这个人,功力难道能比得上春秋战国时那些名匠大师么?”
  风四娘先不回答,却反问道:“继干将、莫邪、欧冶子等大师之后,还有位不出世的铸剑冶铁名家,你可知道是谁么?”
  萧十一郎道:“莫非是徐夫人?”
  风四娘笑道:“不错,看不出你倒真有点学问。”
  徐夫人并不是女人,他只不过姓“徐”,名“夫人”,荆轲刺秦王所用的剑,就是出自徐夫人之手的。
  萧十一郎目光闪动,忽然道:“那柄刈鹿刀莫非是徐鲁子徐大师铸成的?”
  风四娘讶然道:“你也知道?”
  萧十一郎笑了笑,道:“徐鲁子乃徐夫人之嫡裔,你此刻忽然说起徐夫人,自然是和那柄“刈鹿刀”有关系的了。”
  风四娘目中不禁露出赞赏之意,道:“不错,那柄‘刈鹿刀’确是徐大师所铸,为了这柄刀,他几乎已将毕生心血耗尽,这‘刈鹿’两字,取意乃是:‘秦失其鹿,天下共逐,惟胜者得鹿而刈之’。他的意思也就是惟有天下第一的英雄,才能得到这柄刈鹿刀!他对这把刀的自豪,也就可想而知了。”
  萧十一郎眼睛发亮,急着问道:“你自然是见过那柄刀的了。”
  风四娘闭上眼睛,长长的叹了口气,道:“那的确是柄宝刀! ‘赤霞’遇见它,简直就好像变成了废铁。”
  萧十一郎仰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拍案道:“如此宝刀,不知我是否有缘一见!”
  风四娘目光闪动,道:“你当然有机会能见到。”
  萧十一郎叹道:“我与徐大师素昧平生,他怎肯将如此宝刀轻易示人?”
  风四娘道:“这柄刀现在已不在徐鲁子手里了。”
  萧十一郎动容道:“在哪里?”
  风四娘悠然道:“我也不知道。”
  萧十一郎这次真的怔住了,端起酒杯,又放下去,起来兜了个圈子,又坐下来,夹起块牛肉,却忘了放入嘴里。
  风四娘噗哧一笑,道:“想不到我也有让你着急的时候,到底还是年轻人沉不住气。”
  萧十一郎眨着眼道:“你说我是年轻人?我记得你还比我小两岁嘛。”
  风四娘笑骂道:“小鬼,少来拍老娘的马屁,我整整比你大五年四个月另三天,你本该乖乖的喊我一声大姐才是。”
  萧十一郎苦笑道:“大姐,你记得当真清楚得很。”
  风四娘道:“小老弟,还不快替大姐倒杯酒。”
  萧十一郎道:“是是是,倒酒!倒酒!”
  风四娘看着他倒完了酒,才笑着道:“哎——这才是我的乖小弟。”
  她虽然在笑,但目中却忍不住露出凄凉伤感之色,连眼泪都仿佛要流出来了,仰首将杯中酒饮尽,才缓缓道:“那柄刈鹿刀已在入关的道上了。”
  萧十一郎紧张得几乎将酒都洒到桌上,追问道:“有没有人沿途护刀?”
  风四娘道:“如此宝刀,岂可无人护送?”
  萧十一郎道:“护刀入关的是谁?”
  风四娘道:“赵无极……”
  她刚说出这名字,萧十一郎已耸然动容,截口道:“这赵无极可是那先天无极门的掌门人么?”
  风四娘道:“不是他是谁?”
  萧十一郎默然半晌,慢慢的点了点头,似已胸有成竹。
  风四娘一直盯着他,留意着他面上神情的变化,接着又道:“除了赵无极外,还有‘关东大侠’屠啸天,海南剑派硕果仅存的唯一高手,‘海灵子’……”
  萧十一郎苦笑道:“够了,就这三个人已够了。”
  风四娘叹道:“但他们却认为还不够,所以又请了昔年独臂扫天山,单掌诛八寇的‘独臂鹰王’司空曙。”
  萧十一郎不说话了。
  风四娘还是盯着他,道:“有这四人护刀入关,当今天下,只怕再也没有人敢去夺刀的了。”
  萧十一郎突然大笑起来,道:“说来说去,原来你是想激我去替你夺刀。”
  风四娘眼波流动,道:“你不敢?”
  萧十一郎笑道:“我替你夺刀,刀是你的,我还是一场空。”
  风四娘咬着嘴唇,道:“他们护刀入关,你可知道是为了什么?”
  萧十一郎摇着头笑道:“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反正他们也不会是为了要将刀送给我。”
  风四娘道:“就算你不敢去夺刀,难道也不想去见识见识么?”
  萧十一郎道:“不想。”
  风四娘道:“为什么?”
  萧十一郎笑道:“我若是看到了那柄刀,就难免要心动,心动了就难免想去夺刀,夺不到就难免要送命。”
  风四娘道:“若是能夺到呢?”
  萧十一郎叹了口气,道:“若是夺到了,你就难免会问我要,我虽然舍不得,却又不好意思不给你,所以倒不如索性不去看的好。”
  风四娘跺着脚站了起来,恨恨道:“原来你这样没出息,我真看错了你。好!你不去,我一个人去,没有你看我死不死得了。”
  萧十一郎苦笑道:“你这看见好东西就想要的脾气,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改得了。”
  这市镇并不大,却很繁荣,因为它是自关外入中原的必经之路,由长白关东那边来的参商、皮货商、马贩子,由大漠塞北那边来的淘金客,胡贾……经过这地方时,差不多都会歇上一两个晚上。
  由于这些人的豪侈,才造成了这地方畸形的繁荣。
  这地方有两样最著名的事。
  第一样是“吃”——世上很少有男人不好吃的,这里就有各式各样的吃,来满足各种男人的口味。
  这里的涮羊肉甚至比北京城的还好、还嫩;街尾“五福楼”做出来的一味红烧狮子头,也绝不会比杭州“奎元雨”小麻皮做出来的差,就算是最挑剔的饕餮客,在这里也应该可以大快朵颐了。
  第二样自然是女人——世上更少有男人不喜欢女人的,这里有各式各样不同的女人,可以适应各种男人的要求。
  一个地方只有两样“名胜”虽不算是多,但就这两件事,已足够拖住大多数男人的脚。
  “恩德元”是清真馆,老板马回回不但可以将一条牛做出一百零八种不同的菜,而且还是关外数一数二的摔跤高手。
  恩德元的门面并不大,装璜也不考究,但腰上系着宽皮带、秃着脑袋,挺着胸站在门口的马回回,就是块活招牌,经过这里的江湖豪杰若没有到恩德元来跟马回回喝两杯,就好像觉得有点不大够意思。
  平常的日子,马回回虽然也都是满面红光,精神抖擞,但今天马回回看来却更特别的高兴。
  还不到黄昏,马回回就不时走出门外来,瞪着眼睛向来路观望,像是在等待着什么贵客光临似的。
  戌时前后,路尽头果然出现了一辆黑漆马车,四马并驰,来势极快,到了这条行人极多的路上,也并未缓下来,幸好赶车的身手十分了得,四匹马也都是久经训练的良驹,是以车马虽然奔驰甚急,却没有出乱子。
  这条路上来来往往的车马虽多,但像是这种气派的巨型马车还是少见得很,大伙儿一面往路旁躲闪,一面又不禁要去多瞧几眼。只听健马一声长嘶,赶车的丝缰一提,车马刚停在“恩德元”的门口,马回回已抢步迎了出来,赔着笑开了车门。
  旁观的人又不禁觉得奇怪,马回回虽然是生意人,却一向不肯自轻身价,今天为何对这马车上的人如此恭敬?
  从马车上第一个走下来的是个白面微须的中年人,圆圆的脸上常带着笑容,已渐发福的身上穿着件剪裁极合身的青缎团花长袍,态度温文和气,看来就像是个微服出游的王孙公子。
  马回回双手抱拳,含笑道:“赵大侠远来辛苦了,请里面坐。”
  那中年人也含笑抱拳道:“马掌柜的太客气了,请,请。”
  站在路旁观望的老江湖们听了马回回的称呼,心里已隐隐约约猜出了这中年人是谁,眼睛不禁瞪得更圆了!
  这人莫非就是“先天无极”的掌门人,以一手先天无极真气,八十一路无极剑名震天下的赵无极?
  那么第二个下车来的人会是谁呢?
  第二个下车的是个白发老人,穿得很朴素,只不过是件灰布棉袄,高腰白袜系在灰布棉裤外,手里还拿着根旱烟袋,看来就像是个土头土脑的乡下老头子,但双目神光闪动,顾盼之间,威凌逼人。
  马回回弯腰赔笑道:“屠老爷子,几年不见,你老人家身子越发的健朗了。”
  老头子打了个哈哈,笑道:“这还不都是托朋友的福。”
  这老头子姓屠,莫非是坐镇关东垂四十年,手里的旱烟袋专打人身三十六大穴、七十二小穴,人称天下第一打穴名家的“关东大侠”屠啸天?马车上有了这两人,第三人还会是弱者吗?
  路旁窃窃私议,兴趣更浓了。
  第三个走下车的是个枯瘦颀长、鹰鼻高额的道人。
  他虽是个出家人,衣着却十分华丽,酱紫色的道袍上却缕着金线,背后背着柄绿鲨鱼皮鞘,黄金吞口上还镶着颗猫儿眼的奇形长剑。一双三角眼微微上翻,像是从未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马回回的笑容更恭敬,躬身道:“晚辈久慕海道长声名,今日得见,实在是三生有幸。”
  那老头连瞧都没有瞧他一眼,只点了点头,道:“好说,好说。”
  海道长!难道是海灵子?
  海南派的剑法以迅急诡秘见长、海南派的剑客们也都有些怪里怪气,素来不肯和别的门派打交道。
  七年前“铜椰岛之战”震动武林,铜椰岛主以及门下的十三弟子固然都死在海南派剑下,海南派的九大高手,也死得只剩下海灵子一个了,自从这一战之后,海灵子的名头更响,眼睛也长得更高了,
  今日他怎会和赵无极、屠啸天走到一起的?
  最奇怪的是,这三个人下车之后,并没有走入店门,反都站在车门旁,等着第四个人走下来。
  过了很久,车子里才慢吞吞走下一个人。
  这人一走出车门,大家都不禁吃了一惊。
  这人的长相实在太古怪。
  他身长不满五尺,一颗脑袋却大如巴斗,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两条浓眉几乎连成了一线,左眼精光闪闪,亮如明星;右眼却是死灰色的,就像是死鱼的眼睛,乱草般白胡子里露出一张嘴来,却是鲜红如血。
  他右臂已齐肩断去,剩下来的—条左臂长得更可怕,垂下来几乎可以摸着自己的脚趾。
  他手里还提着个长方形的黄布包袱。
  这次马回回连头都不敢抬,赔着笑道:“听说老前辈要来,弟子特地选了条公牛……”
  独臂人懒洋洋的点了点头,道: “公牛比母牛好,却不知是死的,还是活的?”
  马回回赔笑道:“当然是活的,正留着给老前辈尝鲜哩。”
  独臂人大笑道:“很好,很好,你这孙子总算还懂得孝敬我。”
  他居然将马回回当孙子,马回回居然还像是有点受宠若惊,不知道这独臂人来历的,心里多多少少都有点为马回回不平。
  但有些人已猜出了这独臂人的来历,心里反而替马回回高兴——能被“独臂鹰王”当孙子的人,已经很不容易了。
  “恩德元”后面,有个小院子,是专门留着招待贵宾的,院子里有座假山,假山旁有几棵大树。
  树上系着条公牛。
  这条牛实在大得出奇,牛角又尖又锐,仿佛是两把刀。
  独臂鹰王手里的黄布包袱已不知藏到哪里去了,他此刻正围着这条牛在打转,嘴里啧啧有声,不停的说道:“很好,很好……”
  屠啸天微笑道:“司空兄既已觉得满意了,为何还不动手?”
  独臂鹰王啧喷笑道:“你这糟老头子,又想看我老人家的把戏,是不是?”
  他独臂突然在公牛的眼前一挥,公牛骤然受惊,头一低,两只尖刀般的角就向独臂鹰王的肚子上撞了过来。
  独臂鹰王大喝道:“来得好!”
  喝声中,他身子一闪,不知怎地竟已钻入了牛肚下,一只手向上一探,竟活生生的插入了牛的肚子。
  公牛负痛,弹丸般向上一跳,挣断了绳子,向前冲出,鲜红的牛血一路溅下来,“砰”的撞上了墙壁。
  墙壁被撞开一个洞,公牛半个身子嵌了进去,疯狂般挣扎了半晌,血已流尽,终于动也不动了。
  再看一颗活生生的牛心,已到了独臂鹰王手里,他大笑着张开嘴,竟一口就将一颗碗口般大的牛心吞了下去,咀嚼有声。
  那声音实在令人听得寒毛直竖。
  海灵子皱了皱眉,转过头去不愿再看。
  独臂鹰王啧啧怪笑道:“你用不着皱眉头,就凭你,若想这么样吃颗活牛心,只怕还不太容易,你至少还得再苦练个十年八年的鹰爪力。”
  海灵子青渗渗的脸上现出怒容,冷冷道:“我用不着练什么鹰爪力。”
  独臂鹰王眼睛一瞪,道:“你用不着练,难道你瞧不起我老爷子的鹰爪力?”
  他一只鲜血淋漓的手已向海灵子抓了过去。
  海灵子一个翻身,后退八尺,脸都吓白了。
  独臂鹰王仰面大笑道:“小杂毛,你用不着害怕,我老爷子只不过吓着你好玩的,我跟你那老杂毛师父是朋友,怎么能欺负你这小孩子。”
  海灵子活到五十多了,想不到还有人叫他“小孩子”,他两只手气得发抖,却偏偏没有拔剑的勇气。
  独臂鹰王那手力穿牛腹,巧取牛心的鹰爪力,那份狠、那份准、那份快,的确令人提不起勇气。
  已经上到第七道菜了。
  马回回的手艺的确不错,能将牛肉烹调得像嫩鸡、像肥鸭、像野味、有时甚至嫩得像豆腐。
  他能将牛肉烧得像各种东西,就是不像牛肉。
  到第八道菜时,马回回亲自捧上来,笑道:“菜虽不好,酒还不错,各位前辈请多喝两杯。”
  独臂鹰王突然一拍桌子,大声道:“酒也不好。”
  马回回怔住了。
  幸好赵无极已接着笑道:“酒虽是好酒,但若无红袖添酒,酒味也淡了。”
  独臂鹰王展颜大笑道:“不错不错,到底还是你念过几天书,知道这“酒”字,和那“色”字是万万不能分开的。”
  马回回也笑了,道:“晚辈其实也已想到这一点,只怕此间的庸俗脂粉,入不了各位前辈的眼。”
  独臂鹰王皱眉道:“听说这里的女人很有名,难道连一个出色的都没有?”
  马回回沉吟着道:“出色的倒是有一个,但只有一个……”
  独臂鹰王又一拍桌子,道: “一个就已够了,这老杂毛是出家人,赵无极出名的怕老婆,屠老头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你用不着替他们担心。”
  屠啸天笑道:“不错,你只要替司空前辈找到一个就成了,我这糟老头子只想在旁边瞧瞧。年纪大的人,只要瞧瞧就已经很过瘾了。”
  赵无极笑道:“怕老婆的人,还是连瞧都不要瞧的好。但若不瞧一眼,我还真不舍得走,马掌柜的,就烦你去走一趟吧。”
  马回回道:“晚辈这就去找,只不过……”
  独臂鹰王瞪眼道:“只不过怎样?”
  马回回赔笑道:“那位姑娘出名的架子大,未必一找就能找来。”
  独臂鹰王大笑道:“那倒无妨,我就喜欢架子大的女人,架子大的女人必定有些与众不同,否则她的架子怎么大得起来?”
  马回回笑道:“既是如此,就请前辈稍候……”
  独臂鹰王道:“多等等也没关系,别的事我老爷子虽等不得,等女人的耐心我倒有。”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二十五章 夕阳无限好
    第二十四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第二十三章 吓坏人的新娘子
    第二十二章 最长的一夜
    第二十一章 真情流露
    第二十章 玩偶世界
    第十九章 奇计
    第十八章 亡命
    第十七章 君子的心
    第十六章 柔肠寸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