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萧十一郎 >> 正文  
第十二章 要命的婚事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二章 要命的婚事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1
  虽然是行走崎岖的山路上,但轿子仍然走得很快,抬轿的青衣妇人脚力并不在男子之下。
  就快要回到家了。
  只要一回到家,所有的灾难和不幸就全都过去了,沈璧君本来应该很开心才对,但却不知为了什么,她此刻心里竟有些闷闷的,彭鹏飞和柳永南跟在轿子旁,她也提不起精神来跟他们说话。
  想起那眼睛大大的年轻人,她就会觉得有些惭愧:“我为什么一直不肯承认他是我的朋友?难道我真的这么高贵?他又有什么地方不如人?我凭什么要看不起他?”
  她想起自己曾经说过,要想法子帮助他,但到了他最困难、最危险的时候,她却退缩了。
  有时他看来是那么孤独、那么寂寞,也许就因为他受到的这种伤害太多了,使他觉得这世上没有一个值得他信任的人。
  “一个人为了保全自己的名誉和地位,就不惜牺牲别人和伤害别人,我岂非也正和大多数人一样?”
  沈璧君长长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并不如想像中那么高贵。
  她觉得自己实在对不起他。
  山脚下,停着辆马车。
  赶车的头戴竹笠,紧压着眉际,仿佛不愿被人看到他的面目。
  沈璧君一行人,刚走下山脚,这赶车的就迎了上来,深深盯了沈璧君一眼,才躬身道:“连夫人受惊了。”
  这虽是句很普通的话,但却不是一个车夫应该说出来的,而且沈璧君觉得他眼睛盯着自己时,眼神看来也有些不对。
  她心里虽有些奇怪,却还是含笑道:“多谢你关心,这次要劳你的驾了。”
  赶车的垂首道:“不敢。”
  他转过身之后,头才抬起来,吩咐着抬轿的青衣妇人道:“快扶夫人上车,今天咱们还要赶好长的路呢。”
  沈璧君沉吟着,道:“既然没有备别的车马,就请彭大侠和柳公子一齐上车吧。”
  彭鹏飞瞟了柳永南一眼,讷讷道:“这……”
  他还未说出第二个字,赶车的已抢着道:“有小人等护送夫人回庄已经足够,用不着再劳动他们两位了。”
  彭鹏飞居然立刻应声道:“是是是,在下也正想告辞。”
  赶车的道:“这次劳动了两位,我家公子日后一定不会忘了两位的好处。”
  一个赶车的,派头居然好像比“万胜金刀”还大。
  沈璧君越听越不对了,立刻问道:“你家公子是谁?”
  赶车的似乎怔了怔,才慢慢的道:“我家公子……自然是连公子了。”
  沈璧君皱眉道:“连公子?你是连家的人?”
  赶车的道:“是。”
  沈璧君道:“你若是连家的人,我怎会没有见到过你?”
  赶车的沉默着,忽然回过头,冷冷道:“有些话夫人还是不问的好,问多了反而自找烦恼。”
  沈璧君虽然还是看不到他的面目,却已看到他嘴里带着的一丝狞笑,她心里骤然升起一阵寒意,大声道:“彭大侠,柳公子,这人究竟是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彭鹏飞干咳两声,垂首道:“这……”
  赶车的冷冷截口道:“夫人最好也莫要问他,纵然问了他,他也说不出来的。”
  他沉下了脸,厉声道:“你们还不快扶夫人上车,还在等什么?”
  青衣妇人立刻抓住了沈璧君的手臂,面上带着假笑,道:“夫人还是请安心上车吧。”
  这两人不但脚力健,手力也大得很,沈璧君双手俱被抓住,挣了一挣,竟未挣脱,怒道:“你们竟敢对我无礼?快放手,彭鹏飞,你既是连城璧的朋友,怎能眼看他们如此对待我!”
  彭鹏飞低着头,就像是已忽然变得又聋又哑。
  沈璧君下半身已完全麻木,身子更虚弱不堪,空有一身武功,却连半分也使不出来,竟被人拖拖拉拉的塞入了马车。
  赶车的冷笑着,道:“只要夫人见到我们公子,一切事就都会明白的。”
  沈璧君嘎声道:“你家公子莫非就是那……那……”
  想到那可怕的“孩子”,她全身都凉了,连声音都在发抖。
  赶车的不再理他,微一抱拳,道:“彭大侠、柳公子,两位请便吧。”
  他嘴里说着话,人已转身登车。
  柳永南脸色一直有些发青,此刻突然一旋身,左手发出两道乌光,击向青衣妇人们的咽喉,右手抽出一柄匕首,闪电般刺向那车夫的后背。
  他一连两个动作,都是又快、又准、又狠。
  那车夫绝未想到会有此一着,哪里还闪避得开?柳永南的匕首已刺入了他的后心,直没至柄。
  青衣妇人们连一声惨呼都未发出,人已倒了下去。
  沈璧君又惊又喜,只见那车夫头上的笠帽已经掉了下来,沈璧君还记得这张脸孔,正是那孩子的属下之一。
  现在这张脸已扭曲得完全变了形,双睛怒凸,嘶声道:“好,你……你好大的胆子……”
  这句话说出,他身子向前一倒,倒在车轭上,后心鲜血急射而出,拉车的马也被惊得长嘶一声,人立而起,带动马车向前冲出,车轮自那车夫身上辗过,他一个人竟被辗成两截。
  柳永南已飞身而起,躲开了自车夫身上射出来的那股鲜血,落在马背上,勒住了受惊狂奔的马。
  彭鹏飞似已被吓呆了,此刻才回过神来,立刻跺脚道:“永南,你……你这祸可真的闯大了。”
  柳永南道:“哦。”
  彭鹏飞道:“我真不懂你这么做是何居心?小公子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
  柳永南道:“我知道。”
  彭鹏飞道:“那么你……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柳永南慢慢的下了马,眼睛望着沈璧君,缓缓道:“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将连夫人送到那班恶魔的手上。”
  沈璧君的喘息直到此时才停下来,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感激,感激得几乎连眼泪都快要流了下来,低低道:“多谢你,柳公子,我……我总算还没有看错你。”
  彭鹏飞长长叹息了一声,道:“夫人的意思,自然是说看错我了。”
  沈璧君咬着牙,总算勉强忍住没有说出恶毒的话。彭鹏飞叹道:“其实我又何尝不想救你,但救了你又有什么用呢?
  你我三人加起来也绝非小公子的敌手,迟早还是要落入他掌握中的!”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噤,显然对那小公子的手段之畏惧,已到了极点。
  沈璧君恨恨道:“原来是他要你们来找我的。”
  彭鹏飞道:“否则我们怎会知道夫人会在山神庙里?”
  沈璧君叹了口气,黯然道:“如此说来,他对你们的疑心并没有错,我反而错怪他了。”
  这次她说的“他”,自然是指萧十一郎。
  柳永南忽然冷笑了一声,道:“那人也不是好东西,对夫人也绝不会存着什么好心。”
  彭鹏飞沉下了脸,道:“只有你存的是好心,是么?”
  柳永南道:“当然。”
  彭鹏飞冷笑道:“只可惜你存的这番好心,我早已看透了!”
  柳永南道:“哦?”
  彭鹏飞厉声道:“我虽然知道你素来好色如命,却未想到你的色胆竟有这么大,主意竟打到连夫人身上来了,但你也不想想,这样的天鹅肉,就凭你也能吃得到嘴么?”
  沈璧君怒道:“这只是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柳公子绝不是这样的人。”
  彭鹏飞冷笑道:“你以为他是好人?告诉你,这些年来,每个月坏在他手上的黄花闺女,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只不过谁也不会想到无恶不作的采花盗,竟会是‘芙蓉剑’柳三爷的大少爷而已。”
  沈璧君呆住了。
  彭鹏飞道:“就因为他有这些把柄被小公子捏在手上,所以才只有乖乖的听话……”
  柳永南突然大喝一声,狂吼道:“你呢?你又是什么好东西,你若没有把柄被小公子捏在手上,他也就不会找到你了!”
  彭鹏飞也怒吼道:“我有什么把柄?你说!”
  柳永南道:“现在你固然是大财主了,但你的家财是哪里来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明里虽是在开镖局,其实却比强盗还狠,谁托你保镖,那真是倒了八辈子楣,卸任的张知府要你护送回乡,你在半路上就把人家一家大小十八口杀得干干净净,你以为你做的这些事真没人知道?”
  彭鹏飞跳了起来,大吼道:“放你妈的屁,你这小畜生……”
  这两人本来一个是相貌堂堂,威严沉着,一个是文质彬彬,温柔有礼,此刻一下子就好像变成了两条疯狗。
  看到这两人你咬我,我咬你,沈璧君全身都凉了。
  彭鹏飞道:“你这小杂种色胆包天,我可犯不上陪你送死!”
  柳永南道:“你想怎样?”
  彭鹏飞道:“你若乖乖的随我去见小公子,我也许还会替你说两句好话,饶你不死!”
  柳永南喝道:“你这是在做梦!”
  他本想抢先出手,谁知彭鹏飞一拳已先打了过来。
  彭鹏飞虽以金刀成名,一趟“大洪拳”竟也已练到八九成火候,此刻一拳击出,但闻拳风虎虎,声势也颇为惊人。
  柳永南身子一旋,滑开三步,掌缘反切彭鹏飞的肩胛。
  他掌法也和剑法一样,以轻灵流动见长,彭鹏飞的的武功火候虽深些,但柔能克刚,“芙蓉掌”正是“大洪拳”的克星。
  两人这一交上手,倒也正是旗鼓相当,看样子若没有三五百招,是万万分不出胜负高下的。
  沈璧君咬着牙,慢慢的爬上车座,打开车厢前的小窗子,只见拉车的马被拳风所惊,正轻嘶着在往道旁退。
  车座上铺着锦墩。
  沈璧君拿起个锦墩,用尽全力从窗口抛出去,抛在马屁股上。
  健马一声惊嘶,再次狂奔而出!
  一匹发了狂的马,拉着无人驾驭的马车狂奔,其危险的程度,和“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也已差不了许多。
  沈璧君却不在乎。
  她宁可被撞死,也不愿落在柳永南手上。
  车子颠得很厉害,她麻木的腿开始感觉到一阵刺骨的疼痛。
  她也不在乎。
  她一直认为肉体上的痛苦比精神上的痛苦要容易忍受得多。
  有人说:一个人在临死之前,常常会想起许多奇奇怪怪的事,但人们却永远不知道自己在临死前会想到些什么。
  沈璧君也永远想不到自己在这种时候,第一个想起的不是她母亲,也不是连城璧,而是那个眼睛大大的年轻人。
  她若肯信任他,此刻又怎会在这马车上?
  然后,她才想起连城璧。
  连城璧若没有离开她,她又怎会有这些不幸的遭遇?她还是叫自己莫要怨他,但是她心里却不能不难受。
  她不由自主要想:“我若嫁给一个平凡的男人,只要他是全心全意的对待我,将我放在其他任何事之上,那种日子是否会比现在过得快乐?”
  于是她又不禁想起了眼睛大大的年轻人:“我若是嫁给了他,他会不会对我……”
  她禁止自己再想下去。
  她也不敢再想下去!
  就在这时,她听到天崩地裂般一声大震。
  车门也被撞开了,她的人从车座上弹了起来,恰巧从车门中弹了出去,落在外面的草地上。
  这一下自然跌得很重,她四肢百骸都像是已被跌散了。
  只见马车正撞在一棵大树上,车厢被撞得四分五裂,拉车的马却已奔出去很远,车轭显然已断了,所以马车才会撞到树上去。
  沈璧君若还在车厢中,至少也要被撞掉半条命。
  她也不知道这是她的幸运,还是她的不幸,她甚至宁愿被撞死。
  因为这时她已经瞧见了柳永南。
  柳永南就像是个呆子似的站在那里,左面半边脸已被打得又青又肿,全身不停的在发抖,像是害怕得要死。
  应该害怕的本该是沈璧君,他怕什么?
  他的眼睛似乎也变得不灵了,过了很久,才看到沈璧君。
  于是他就向沈璧君走了过来。
  奇怪的是,他脸上连一点欢喜的样子都没有,而且走得也很慢,脚下就像是拖了根七八百斤重的铁链子。
  这人莫非忽然有了什么毛病?
  沈璧君挣扎着想爬起来,又跌倒,颤声道:“站住!你若敢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死在这里!”
  柳永南居然很听话,立刻就停住了脚。
  沈璧君刚松了口气,忽然听到柳永南身后有个人笑道:“你放心,只管往前走就是,我敢担保她绝不会死的,她若真的想死,也就不会活到现在了。”
  这声音又温柔,又动听。
  但沈璧君一听到这声音,全身都凉了。
  这声音她并没有听到过多少次,但却永远也不会忘记!
  难怪柳永南怕得要死,原来“小公子”就跟在他身后,他身材虽不高大,但小公子却实在太“小”,是以沈璧君一直没有看到。
  沈璧君的确不想死,她有很多理由不能死,可是现在她一听到小公子的声音,就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些死掉。
  现在她想死也已来不及了。
  人影一闪,小公子已到了她面前,笑嘻嘻的望着她,柔声道:“好姑娘,你想死也死不了,还是好好的活着吧,你若觉得一个人太孤单,我就找个人来陪你。”
  她身上披着件猩红的斗篷,漆黑的头发上束着金冠,还有朵红缨随风摇动,衬着她那雪白粉嫩的一张脸,看来真是说不出的活泼可爱。
  但沈璧君看到了她,却像是看到毒蛇一样,颤声道:“我跟你有什么冤仇?你为何连死都不让我死!”
  小公子笑道:“就因为我们一点冤仇都没有,所以我才舍不得让你死。”
  她笑嘻嘻的向柳永南招了招手,道:“过来呀,站在那里干什么?这么大的人,难道还害臊么?”
  柳永南垂下了头,一步一挨的走了过来。
  小公子居然没有杀他,但他却宁愿死了算了。
  他实在猜不透小公子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他只知道小公子若是想折磨一个人,那人就不如还是趁早死了的好。
  直等他走到沈璧君面前,小公子才摇着头道:“看你多不小心,好好的一张脸竟被人打肿了。”
  她掏出块雪白的丝巾,轻轻的擦着柳永南脸上的瘀血,动作又温柔,又体贴,就像是慈母在照顾着儿子似的。
  柳永南似乎想笑一笑,但那表情却比哭还难看。
  擦完了脸,小公子又替他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才笑道:“嗯,这样才总算勉强可以见人了,但下次还是要小心些,宁可被人打屁股,也莫要被人打到脸,知道么?”
  柳永南只有点头,看来就像是个被线牵着的木头人似的。
  小公子目光这才回到沈璧君身上,笑道:“这位柳家的大少爷,你认得吗?”
  沈璧君咬着牙,闭着眼睛,她也不知道小公子究竟在玩什么花样,只希望能找到个机会自杀。
  小公子板起了脸,道:“张开眼睛来,听我说话,我问一句,你就答一句,知道吗?你若不听话,我就只好剥光你的衣服……”
  这句话还未说完,沈璧君的眼睛就张了开来。
  小公子展颜笑道:“对了,这才是乖孩子。”
  她拍了拍柳永南的肩头,道:“这位柳家的大少爷,方才杀了四个人,连他的好朋友彭鹏飞都被他杀了,你知道他是为了什么吗?” 
  沈璧君摇了摇头。
  小公子瞪眼道:“摇头不可以,要说话。”
  沈璧君整个人都快爆炸了,但遇着小公子这种人,她又有什么法子。她只有忍住眼泪,道:“我……我不知道。”
  小公子道:“不对不对,你明明知道的,他这样做,全是为了你,是不是?”
  沈璧君道:“是。”
  她实在不愿在这种人面前流泪,但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小公子笑了笑,道:“他这样对你,也可算是情深义重了,是不是?”
  沈璧君道:“我……我……我不知道。”
  小公子道:“你怎会不知道呢?我问你,连城璧会不会为了你将他的朋友杀死?”
  沈璧君道:“不……不会。”
  小公子道:“由此可见,他对你实在比连城璧还好,是不是?”
  沈璧君再也忍不住了,嘶声道:“你究竟是不是人?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
  小公子叹了口气,喃喃道:“风已渐渐大了,若是脱光了衣服,一定会着凉的……”
  沈璧君狠了狠心,暗中伸出舌头,她听说过一个人若是咬断舌根,就必死无疑,她虽不愿死,现在却已到了非死不可的时候。
  可是她还没有咬下去,小公子的手已捏住了她的下颚,另一只手已开始在解她的衣带,柔声道:“一个人要活着固然很困难,但有时想死却更不容易,是不是?”
  沈璧君嘴被捏住,连话都已说不出来,只有点了点头。
  小公子道:“那么,我问你的话,你现在愿意回答了么?”
  沈璧君又点了点头。
  世上永远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描叙出她此刻的心情,几乎也从来没有一个人忍受过她此刻的痛苦。
  那简直已不是“痛苦”两个字所能形容。
  小公子这才笑了笑,慢慢的放开了手,道:“我知道你是个很聪明的人,绝不会再做这种笨事的,是不是?”
  沈璧君道:“是。”
  小公子道:“人家若是对你很好,你是不是应该报答他?”
  沈璧君道:“是。”
  她整个人似已完全麻木。
  小公子道:“那么,你想你应该如何报答他呢?”
  沈璧君目光茫然凝注着远方,一字字道:“我一定会报答他的。”
  小公子道:“女人想报答男人,通常只有一个法子,你也是女人,这法子你总该懂得。”
  沈壁君目中一片空白,似已不再有思想,什么都已看不到、听不到,她的人似乎已只剩下一副躯壳。
  小公子笑道:“我知道你一定懂的,很好……”
  她又拍了拍柳永南的肩头,道:“你既然对她这么好,可愿意娶她做老婆么?” 
  柳永南一下子怔住了,也不知是惊是喜,吃吃道:“我……我……” 
  小公子笑道:“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不愿意,这有什么好紧张的?”
  柳永南擦了擦汗,道:“可是……沈姑娘……”
  小公子道:“你怕她不愿意?”
  她笑了笑,摇着头道:“你真是个呆子,她既已答应报答你了,又怎会不愿意?何况,生米若是煮成熟饭,不愿意也得愿意了。”
  柳永南的喉结上下滚动,脸已胀得通红,一双眼睛死盯在沈璧君脸上,似乎再也移不开。
  小公子道:“常言道:打铁趁热。只要你点点头,我就替你们作主,让你们就在这里成亲。”
  柳永南道:“这……这里?”
  小公子冷冷道:“这里有什么不好?这么好的地方,不但可以做洞房,还可以做坟墓,就全看你的意思如何了。”
  柳永南立刻不停的点起头来,道:“我愿意,只要公子作主,无论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小公子笑道:“这就对了,我现在就去替你们准备洞房花烛,你要好好的看着新娘子,她只有一根舌头,若被她自己咬断了,等会儿你咬什么?”
  小公子折了两根树枝插在地上,笑道:“这就是你们的龙凤花烛。”
  她指了指那已被拆得七零八落的马车,又笑道:“那就是你们的洞房,你们进洞房的时候,我还可以在外面替你们把风,只望你们这对新人进了房,莫要把我这媒人抛过墙就好了。”
  柳永南望了望那马车,又瞧了瞧沈璧君,忽然跪了下来,道:“公子……我……我……”
  小公子道:“你虽然对我不起,我反而替你作媒,找了这么样一个如花似玉的新娘子,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柳永南道:“可是……以后……”
  小公子笑道:“以后就是你们两个人的事,难道还要我教你么?”
  柳永南道:“公子难道真的已饶了我?”
  小公子道:“若不饶你,我何不一刀将你宰了,何必还要费这么大的事?”
  柳永南这才松了口气,道:“多谢公子。”
  小公子道:“只不过……有件事你却得多加注意。”
  柳永南道:“公子请吩咐。”
  小公子悠然道:“你们两位都是大大有名的人,这婚事不久想必就会传遍江湖,若是被连城璧知道……他只怕就不会像我这么样好说话了。”
  柳永南脸色立刻又变了,满头冷汗涔涔而落。
  小公子道:“所以我劝你,成亲之后,赶快找个地方躲起来,最好一辈子再也莫要见人,连城璧的朋友不少,耳目一向灵通得很。”
  她笑了笑,又道:“还有,你还得小心你这位新娘子,千万莫要让她跑了,半夜睡着的时候也得多加小心,否则她说不定会给你一刀。”
  柳永南怔在那里,再也说不出话来。
  他这才明白小公子的心意,小公子折磨人的法子实在是绝透了,除了她之外,只怕谁也想不出这么绝的主意。
  柳永南想到以后这日子的难过,满嘴都是苦水,却吐不出来。
  小公子背负着双手,悠然道:“不过我还可以教你个法子。”
  柳永南道:“公……公子请指教。”
  小公子道:“你若对新娘子不放心,不妨先废掉她的武功,再锁上她的腿,若能不给她衣服穿,就更保险了。” 
  她笑嘻嘻接着道:“一个女人若是没有衣眼穿,哪里也去不了的。”
  柳永南只觉掌心发湿,全身发凉。
  这小公子手段之狠,心肠之毒,实在是天下少见,名不虚传,若有谁得罪了她,实是生不如死。
  但她却偏有法子能让人来受活罪——沈璧君根本就无法死,柳永南却是舍不得死。
  她留着柳永南来折磨沈璧君,留着沈璧君却是为了要柳永南再也过不了一天太平的日子。
  小公子看到他们两人的痛苦之态,忍不住大笑道:“春宵一刻值千金,两位还是快入洞房吧。”
  柳永南望着沈璧君那花一般的娇靥,虽然明知这是个无底大洞,也只得硬着头皮跳下去了。
  沈璧君眼睛还是空空洞洞的,凝注着远方,柳永南的手已拉住她的手,准备抱起她,她竟似连一点感觉都没有。
  小公子抬头仰望着已逐渐暗下来的天色,微笑着曼声长吟道:“今宵良辰美景,花红叶绿柳成荫,他日……”
  她声音突然停顿,笑容也冻结在脸上。
  她已感觉出有个人已到了她身后。
  这人就像是鬼魅般突然出现,直到了她身后,她才觉察。而谁都知道小公子绝不是个反应迟钝的人。
  她长长的吸了口气,慢慢的吐了出来,轻轻问道:“萧十一郎?”
  只听身后一人沉声道:“好好的站着,不要动,也不要回头。”
  这正是萧十一郎的声音。
  除了萧十一郎外,还有谁的轻功如此可怕?
  小公子眼珠子直转,柔声道: “你放心,我一向最听话了,你叫我不动,我就不动。”
  萧十一郎叫道:“柳家的大少爷,你也过来吧!”
  柳永南见到小公子竟对这人如此畏惧,本就觉得奇怪,再听到“萧十一郎”的名字,魂都吓飞了。
  色胆包天的人,对别的事胆子并不一定也同样大的。
  萧十一郎道:“这位小公子,你认得吗?”
  柳永南道:“认……认得。”
  萧十一郎道:“其实你该叫她小姑娘才是。”
  柳永南怔了怔,道:“小姑娘?”
  萧十一郎笑了笑,道:“你难道看不出她是个女的?”
  柳永南眼睛又发直了。
  萧十一郎道:“你看她长得比那位连夫人怎样?”
  柳永南舐了舐嘴唇,道:“差……差不多。”
  萧十一郎又笑了,道:“好色的人,毕竟还是有眼光。”
  他拍了拍小公子肩头,道:“你看这位柳家的大少爷长得怎样?”
  小公子眼波流动,嫣然笑道:“年少英俊,又是名家之子,谁能嫁给他可真是福气。”
  萧十一郎道:“你愿意嫁给他吗?”
  小公子道:“我愿意极了。”
  萧十一郎道:“既是如此,我就替你们作主,让你们在这里成亲吧,反正洞房花烛,都是现成的。”
  柳永南又怔住了。
  他也不知自己是走了大运,还是倒了大楣,他好像一下子忽然变成了香宝贝,人人都抢着要将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嫁给他。
  萧十一郎道:“柳家的大少爷,你愿意吗?”
  柳永南垂下头,又忍不住偷偷瞟了小公子一眼,吃吃道:“我……我……”
  萧十一郎道:“你用不着害怕,这位新娘子虽凶些,但你只要先废掉她的武功,再剥光她的衣服,她也凶不起来了。”
  小公子抢着娇笑道:“我若能嫁给柳公子,就算变成残废,心里也是欢喜的。”
  她忽然“嘤咛”一声,人已投入柳永南怀里,用手勾住他的脖子,腻声道:“好人,还不快抱我进洞房,我已等不及了。”
  柳永南温香满怀,正觉得有点发晕。
  突听萧十一郎轻叱道:“小心!”
  叱声中,柳永南只觉脖子被人用力一拧,不由自主跟着转了个身,就变得背对着萧十一郎,反而将小公子隔开了。
  接着,他肚子上又被人重重打了一拳,整个人向萧十一郎倒了过去。
  小公子一拳击出,人已凌空飞起,挥手发出了几点寒星,向呆坐在那边的沈璧君射了过去。
  萧十一郎这次虽然早已知道他又要玩花样了,却还是迟了一步。他虽然及时震飞了击向沈璧君的暗器,却又追不上小公子了。
  只听小公子银铃般的笑声远远传来,道:“萧十一郎,你用不着替我作媒,将来我想嫁人的时候,一定要嫁给你,我早就看上你了。”
  柳永南已倒了下去。
  他的内脏已被小公子一拳震碎,显然是活不成了。
  沈璧君眼中还是一片空白,竟似已被骇得变成了个白痴。
  萧十一郎叹了口气,他实在不懂小公子这种人是怎么生出来的,她心之黑、手之辣、应变之快,就连萧十一郎也不能不佩服。
  他方才一见她的面,就应该将她杀了的,奇怪的是,他虽然明知她毒如蛇蝎,却又偏偏有些不忍心下得了辣手!
  她看来是那么美丽、那么活泼、那么天真,总教人无法相信她会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二十五章 夕阳无限好
    第二十四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第二十三章 吓坏人的新娘子
    第二十二章 最长的一夜
    第二十一章 真情流露
    第二十章 玩偶世界
    第十九章 奇计
    第十八章 亡命
    第十七章 君子的心
    第十六章 柔肠寸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