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田既望

眼前的高尔山显得更加黑沉沉的。院子里很久没人住了,甬路的砖缝里都长满了蒿草。我和秦队、老许费了挺大劲儿才蹚着走了进来。我找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锹,把房前屋后好歹都铲...


第六章 赵瞎子

第二天我见到昨晚手拿竹竿的人,才知道他是个瞎子,都管他叫赵瞎子,是我姥姥的表哥,大我姥姥十余岁。我姥姥的哥哥我称呼为舅姥爷,当然与赵瞎子也是表兄弟,但我不知他俩谁大。


  • 第一章 化瘀笔
  • 第三章 守陵人
  • 第四章 木鸡
  • 第五章 九鬼还魂阵
  • 第六章 赵瞎子

第一章 化瘀笔
死了一年多的老舅的化瘀笔居然出现在盗墓案现场,茶本为帮警方查明真相也为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没想到却一步步走入了巨大的危...

第三章 守陵人
昨晚晚饭后,困意袭来,一气从晚上八点睡到十一点,不是因为又梦见了老舅,可能就一觉睡到天亮了。模模糊糊听见老舅说:“茶...

第四章 木鸡
  出了车厢,明显感觉抚顺的天气比北京低好几度。已近正午,却也不是那么炎热。  还没走出抚顺北站,就看见外面出站口一...

第五章 九鬼还魂阵
我努力想了又想,还是没有想起发生九鬼还魂那年是1977年的春季还是秋季,只记得那天有昏黄的月光,但黄得很诡异,那天应该是...

第六章 赵瞎子
第二天我见到昨晚手拿竹竿的人,才知道他是个瞎子,都管他叫赵瞎子,是我姥姥的表哥,大我姥姥十余岁。我姥姥的哥哥我称呼为...

茶本诡话更多>>

第七章 田既望
眼前的高尔山显得更加黑沉沉的。院子里很久没人住了,甬路的砖缝里都长满了蒿草。我和秦队、老许费了挺大劲儿才蹚着走了进来。我找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锹,把房前屋后好歹都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