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成吉思汗 >> 正文  
第四章 弘吉刺部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章 弘吉刺部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不知走了多久,除了远方隐隐出现几座山丘的影子外,四周的景物依旧没变,仍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叶克强不禁要怀疑他们到底有没有在前进。
  怀中的儿子突然发出声音,叶克强低头看着儿子,看见儿子嘴唇半开、一双大眼睛瞪着自己。他想起这一路上没有喂儿子吃过东西,于是他出乎叫唤牵马的矮胖男子,指指儿子,做出把东西放进嘴中的动作。
  矮胖男子会意的点点头,眨喝了一声,立刻就有人拿了一个皮制的水袋交给叶克强。叶克强拔开塞子仰头喝了一口,味道像是某种奶类饮料。
  叶克强用小指沾了饮料放人儿子口中。儿子立刻用力的吸吮着,他忍不住摇头感叹道:儿子呀儿子,爸爸对不起你,一出生就让你失去母亲,又遭遇那么多变故,还跟着爸爸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这都要怪那个该死的外星人。唉,事情既然已到了这个地步,我们父子俩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看着儿子吸吮着自己指头的样子。叶克强不由得一阵心酸,紧紧的把儿子抱住,良久才放开。“儿子,放心好了,爸爸会补偿你的。对了,我和你妈妈早就帮你想好名字,你叫叶英豪,怎么样?英雄豪杰,好不好听?”
  叶克强自顾自地跟儿子讲话,没发现远方出现一些大大小小的蒙古包,直到矮胖男子大喝几声,命令两名勇于先行快马驰回部落时,叶克强吓了一跳.这才抬头看见远方的部落。
  见到那么多的蒙古包,叶克强心下暗喜,原来这里真的是蒙古,这下可好了,既然知道是什么地方,想回家应该就容易多了。
  不多时,他们一行人便进入了部落。矮胖男子比个手势请叶克强下马。
  叶克强环顾四周,发现除了他们之外.看不到半个人影,但以他特战队员特有的敏锐观察力。他感觉有许多双眼睛由蒙古包内窥探着他。
  他妈的,这些家伙到底有什么企图?叶克强跃下马背,故作槽洒的拍拍马背,笑道:“好马,真是一匹好马。”
  矮胖男子看见叶克强笑,便也跟着于笑几声。然后比手划脚的要叶克强跟他走,他带着叶克强是进一个大型的蒙古包内,请叶克强坐在中央的一个毛皮褥垫上,行礼之后便离开了。
  叶克强转头四处看看,看见墙上挂着金色的弓箭,地上铺着柔软的毛皮,还有一些画有奇怪图腾的装饰品,想来这蒙古包的主人应该是名贵族。
  不久,进来了两名女子,分别捧着一小盘熟肉和一壶不知名的饮料放在叶克强身前,然后便低着头退了出去,食物发出的香味令早已饥肠辅钝的叶克强忍不住想尝一口,但此时地状况不明。身为特战队员的他本能地提高警觉,注意四周的一切动静,无暇顾及吃喝。
  忽然,叶克强感觉蒙古包有人影窜动,他悄悄地身走到帐门边偷眼向外瞧,却大吃一惊,原来门外聚集了一大群人。
  叶克强继续观察帐外的情况,他看见一名老者走到群众面前大声说了几句话后,群众便各自散去,而老者则转身朝他的方向走来,他迅速坐回褥垫上,佯装若无其事的举目观看。
  老者走进帐内,叶克强正想起身迎接他,老者却突然屈膝跪在地上朝他拜了几拜,然后叽哩叭啦的说了一大串话,弄得叶克强一头雾水。
  他妈的,怎么今天每个人看到我都向我跪拜,我又还没死。操!要是能听懂他的话就好了。叶克强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记起了颈顶上挂着的电脑,忙用意识下达指令,翻译他刚才所说的话。
  叶克强脑中立刻出现答案:伟大的祝呀!你消灭了危害我们部落的恶魔,请接受我全体族人的虔诚敬谢,并继续保佑我族繁衍绵延,生生不息。请再次接受我崇高的敬意吧!
  老者说完又不停的磕头,额头撞击地面锤然有声,叶克强情急之下叫道:“喂,拜托你别再磕头了,我不是你的神呀!”
  老者闻言果然停止叩首,抬起头睁大眼睛瞪着叶克强,嘴唇蠕动了半晌,才艰难的说出几个字。“原……来神……神是说汉……汉语的。”
  听到这几个字)叶克强感动得并点痛哭流涕,因为他终于听见了一句自己听得遭的话。叶克强兴奋的跳起来,上前一步抓往老者的肩膀,“你他妈会说中文,真是太好了!”
  老者大吃一惊,仓皇失措的挣扎着,口中又冒出一大串叶克强听不懂的话来。
  叶克强哪肯放开他,大声问道:“快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现在又是什么年代,快说!”
  老者吓得脸色苍白,看来叶克强如天神般威武雄壮的身躯耸立在自己身前,令他觉得自己无比的渺小,绝对逃不出叶克强手掌心,只期期艾艾的答道:“这……这里是蒙古的……弘吉刺部,现……现在是狗儿年。神……请……请您放开我。”
  “狗儿年?”叶克强放开老者,双眉微皱的看着他,“狗儿年到底是他妈的哪一年?”
  老者揉着发疼的肩膀,“狗……狗儿年便是狗儿年啊。”
  蒙古人习惯用十二生肖来纪年,十二年一个轮回,不过叶克强并不清楚,就算清楚他也不知道是哪一个轮回的狗儿年。
  叶克强知道再问下去也是徒然,使改变话题,“喂,你叫什么名字?”
  老者恭敬的答道:“德……薛禅。”
  “德薛禅”叶克强点了点头,“你为什么会以为我是神呢?”
  德薛禅用生涩的汉语回答,两人对话了许久。德薛禅半问半猜的才弄清楚。原来弘吉刺部近来颇不安宁,族人外出放牧或打猎常莫名其妙失踪。牲畜也是经常不明原因的死去或不见,他们查了许久也找不出原因,因此认定是妖魔作祟。昨天夜里,族人见到东南方有一团火球自天空坠落。于是派出族里的十三名勇士前往查看。当他们看见德薛禅时,由于他穿着奇怪的服装,他们便认为叶克强非我族类,所以才出手攻击叶克强。但在他们追杀叶克强时,看见李豪政的尸体,他那光明星人的外形让他们认为是妖魔,然后他们看见高大威猛的叶克强把他们所在怕妖魔像玩具般甩来甩去,便认定是叶克强杀了妖魔。
  “你……杀了恶魔,只有神才能杀死恶魔。”德薛禅和叶克强谈了许久,对他开始不怎么害怕了。德薛禅走到叶克强身边,用于摸了摸他身上的衣服,一脸惊奇的说:这衣服……好柔软……没见过……天上来的。”
  此时叶克强穿的不过是廉价的人造纤维T恤和牛仔裤,他暗觉好笑,可是又不知如何解释。心想干脆将错就错。“没错,我正是神的使者,将来助你们降妖除魔,现在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德薛禅忙不迭的点头,“是,请神吩咐。”
  叶克强指指怀中的叶英豪,“立刻找人来照顾我儿子。”
  “是,我立刻找人……来照顾神……神之子。”德薛禅说完转身退了出去。
  叶克强看着躺在他怀中的叶英豪,忍不住笑说:“你成了神之子了,哈哈哈!”
  过了一会儿,德薛禅带了一名女仆进来,女仆诚惶诚恐的从叶克强手中将叶英豪接了过去,恭敬的行了个礼后才退出帐外。
  “她……会照顾神之子的。”德薛掸恭声道。“神……请吃肉喝酒。”
  “好。谢谢。”叶克强知道这些人对他并无恶意,便大胆的抓起肉放人口中,边咀嚼边问:“对了,你怎么会说汉语的?”
  “我们部落……离汉人住的地方很近,我曾和金国及大宋的商人做过买卖,所以会说一点汉语。”德薛禅笑着解释。
  叶克强闻言身子一震,大宋和金国?那这时空岂不是过去吗?
  德薛禅见叶克强不说话,又说道:“我部落首领忽图鲁汗出外打猎,明日才会回来,所以没能亲自迎接神,明日他回来后会亲自来见神的。”
  此时,叶克强脑中乱成一团,他想好好整理一下恩绪,便挥了挥手,“你下去吧,我累了,想休息。”
  德薛禅见叶克强面露不悦之色,惶恐的站了起来。慢慢往帐外退去。“是,神请休息吧。”
  叶克强待德薛禅退出帐外后,在褥垫上躺了下来,心里想着刚才的问题。如果宋、金同时存在的话,那应该是在蒙古还没统一天下的时候。
  “操!我还真的跌回古代。”叶克强咕峡着,心中懊恼自己以前没有好好读历史,想了半天,头都痛了脑中仍然是一片混乱,索性甩甩头不想了。“他妈的,先好好睡一觉再说吧!”
  叶克强疲倦极了,所以立刻就睡着了。他作了一个梦,梦中他和美娟推着婴儿车漫步在两旁有着美丽花圃的步道上,婴儿车中的叶英豪睁着大眼东张西望,显得十分好奇,美娟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紧紧挽着他的手臂。叶克强觉得自己真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有着心爱的美丽妻子和儿子,他真希望这条路永远走不完。
  不料,当他们走到一处下坡路段时,婴儿车不知怎地脱了手,开始急速向下滑,叶克强大惊。拔腿向前追去,却怎么也追不到。
  “美娟!”快来帮忙!”叶克强回头叫唤,却看见美娟站在远处笑吟吟的看着自己,他愕然道:“美娟,你还站在哪里干什么?”
  美娟朝他摆摆手,表情有些凄然,然后掉头离去。
  叶克强见状大叫道:“美娟,你要去哪里?儿子有危险啊!”
  看着美娟渐渐远去的背影,叶克强不知该去追妻子还是儿子,就在他犹豫不决之际,忽然发现妻子和儿子都不见了踪影,他疯狂的仰天大吼。
  “啊一一”叶克强大叫着惊醒,猛地坐起身过了好几分钟才逐渐回过神来。当他神智完全清醒后,看见有好几个人缩在角落,脸色苍白畏惧的看着自己,其中有个人正是昨天见过的德薛禅。
  叶克强抓抓头,望着德薛禅不解的问:”你们在干什么?”
  德薛禅颤声道:“神……生气了吗?”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叶克强感到莫名其妙。
  “神……表情可怕,大叫……”德薛禅畏缩地回答。
  叶克强想了半晌才明白他的意思,”没事,我只是作恶梦。”
  德薛禅这才松了口气,用蒙古语对其他人说了儿句话,其他人也露出一脸释然的表情。
  “神”,德薛禅领着一名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走到叶克强身前,“这位当然不懂什么是握手,刚打完猎回来就来见神。”
  “哦,你就是忽图鲁汗。”叶克强伸出手想和忽图鲁汗握手。忽鲁汗当然不懂什么是握手,而叶克强的手已经伸出去了,再缩口来也不好,他干脆拉起忽图鲁汗的手甩了几下,“你好,你好。”
  忽图鲁汗虽然觉得奇怪,但心想神的动作必有深意,便看向德薛禅,德薛禅也不知道握手的意思,只好无助的看着叶克强。
  叶克强支吾道:“……跟他说我是在向他问好。
  德薛禅一副得教的样子,忙用蒙古语向忽图鲁汗解释。忽图便汗听完后,大笑上前和叶克强拥抱,叶克强敷衍的拍了拍他的背。之后,忽图鲁汗叽哩咕嗜的对他说了一堆话。
  “我们汗说,待会儿……开会……请神梳洗过后,前……前来指导。”德薛禅翻译道。
  “好。”叶克强爽快的答应,“待会儿我一定去。”
  德薛禅向忽图鲁汗蔓了叶克强的意思,忽图鲁汗向叶克强行了个札.高兴的带着随从离去。德薛恭声道:“神……准备好……我再来接神。”
  叶克强挥挥手表示知道。待德薛禅走后,立刻有女仆捧着水盆和食物进来,叶克强吃饱梳洗后不久,德薛禅就走进帐内。。
  “神……汗请你去。”德薛禅恭敬的说。
  叶克强走出帐外,一路上,人们见到了便惊恐的闪到一旁跪下磕头。叶克强贝“头看着德薛禅苦笑道:“能不能教他们以后见到我不要这样,我没有这么伟大。”
  德薛禅连忙点头,“是,是。”
  很快地,他们来到一个十分大的蒙古包,蒙古包上还有金色的饰纹,看来应该是忽图鲁汗的帐子。
  走进帐内,里面连忽图鲁汗在内共有五个人,都站起来迎接叶克强。德薛禅指着站在忽图鲁汗右侧一名全身穿着白袍、头上戴着镶牛角饰物的帽子。一双眨个不停的小眼睛和鹰钩鼻子的男子,“这位是……部落萨满教的……主祭撒巴。”
  叶克强不知道萨满教的主祭是干什么的,凡好朝撤巴点了点头,撒巴没有回札,只抬头扬了扬下巴,态度十分傲慢。
  德薛禅继续介绍站在忽图鲁汗左侧穿着长挂、蓄着山羊胡的老者,“这位是大臣普兰特,部落中所有的事都由他掌理。”
  普兰特热诚的上前与叶克强拥抱,叶克强也用力的回应。
  “另外两位是汗的左将军伊索和右将军马干。”
  德薛禅指着最后两名穿着武士服。身材矮壮结实的年轻男子,“他们为汗立下许多战功。”
  两位将军恭敬的向叶克强行礼。介绍完毕后。会议开始,众人纷纷就座,叶克强的座位是在忽图鲁汗的对面,坐下后立刻有女仆端来酒菜放在众人身前。
  德薛禅则坐在叶克强身后,负责翻译众人的话给叶克强听,也将叶克强的意见翻成蒙古语说出来,叶克强因为有德薛禅居中翻译,才能了解会议讨论的主题,并透过德薛禅发表自己的意见。
  忽图鲁汗首先朗声道:“今天是我们例行的部落会议,很高兴有至高无上的神列席指导,现在先请上主祭为我部族祈福。”
  撒巴站了起来向忽囹鲁汗行了个札.嘴巴开始念念有词,并且手舞足蹈起来,叶克强看了觉得十分新奇。
  半晌,撒巴停了下来,向忽图鲁杆行札道:“伟大的汗呀,天神已传下旨意,答应保佑我部族壮大强盛,永世不息。”
  原来萨满教秘是豪古各部落笃信的守教,每一部落都有一名萨满教主祭,负责占卜、祭相等事,部落中大小事都必须经过主祭问过天神的旨意后才能执行。所以主祭在部落中地位崇高,几乎可以和汗水起平坐。
  “很好。”忽图鲁汗点点头,“现在请各位对最近执行的工作提出报告。”
  “伟大的仟呀,”普兰特嗓音沙哑的开口,”近来又有许多族人告诉我说苏鲁偷了他们的牲畜伤人,还打伤人,要我处罚他,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苏鲁是撒巴的儿子,仗着父亲的地位在部落中为非作歹。族人都敢怒不敢言。这次苏鲁偷了人家的牲畜,还把牧人打成重伤,族人忍不住才向普兰特告状。
  忽图鲁汗望向撒巴,问道:“撒巴,你可有什么好法子?”
  “这……哈哈。”撒巴干笑两声。脸上毫无愧色,“小儿驾钝,属下自会严加管教,不劳什汗及大臣费心。”
  “你的意思是说,把你的儿子交给你自己处理罗尸忽图鲁汗皱着眉头看向普兰特,“普兰特。你有什么意见?”
  “苏兰特眼了撒巴一眼,“恭请汗准许以部落律法重罚苏鲁,以示惩戒。”
  撒巴的脸色有些变了。
  忽图理汗沉吟片刻,开口问:“若依族律法。盗人牲畜且又打伤人者该当如何?”
  普兰特立刻答道:“应削去一手一足”
  撒巴急忙求情,“伟大的汗呀,请再给小儿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管教他的。”
  “不行,你每次都这样说。”普兰特扬声反对,“我的汗呀,不能再纵容苏鲁为非作歹。否则族人将永无宁日。”
  “哼!你这老鬼摆明跟我作对。”撒巴狠狠的瞪了普兰特一眼,“我的汗中,因为我儿上月曾不小心冒犯了大臣的女,大臣想公报私仇,才会提出这样的意见,请汗明鉴。”
  “你——”普兰特大怒,一时为之气结,说不出话来。
  “好了,好了,你们先别吵,让我想一想。”忽图鲁汗眉头深锁,开始沉吟起来。
  “伟大的汗呀,”撒巴乘机制笑道:“日前我会与天神交谈,我把汗的丰功伟来说与天神听,天神很赞赏汗的作为呢!”
  “是吗?”忽图鲁汗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原来蒙古人都相信天上有神,而萨满教主祭则是蒙古人籍以和天神沟通的管道,豪古人深信萨满教主祭能与天神交谈。刚刚撒巴说那些话的意思是告诉忽图鲁汗,自己既然能和天神说汗的好话,自然也能说他的坏话,要忽图鲁汗好好斟酌,语气里大有威协之意。
  果然,忽图鲁汗因为撒巴的话而内心挣扎不己,他一方面想惩治苏鲁,另一方面又不想得罪撒已,怕他真在天神面前胡言乱语。正在左右为难之际,他看见对面的叶克强,脑中灵光一现。眼前不就有位神吗?何不请教他此事该如何处理呢?
  “德薛禅,”忽图鲁汗微笑唤道,“你问问神对此事有何看法。”
  “是。”德薛禅把忽图鲁汗的意思告知叶克强。
  叶克强听了他们的对话后,义正严辞的说: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把苏鲁依法处置呀。”
  待德薛禅把他的话翻成蒙古语后,普兰特面露喜色,撤已则满面怒容,忽图鲁汗迟反道:“可是苏鲁是主祭的儿子……”
  “不管他是谁,都一定妄依法处置。”叶克强个性本来就刚正不阿,此时更是表露元遗。“律法既定,必是人人适用,上自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只要犯罪,一律依法究办。所谓’王于犯法和庶民同罪’‘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意思是说,就算是你忽图鲁汗犯法,也必须接受法律制裁,这才能真正做到大公无私。”
  德薛禅将他的话转述完毕后,在场众人个个瞠目结舌,心下敬佩不已。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观念在二十世纪是人人耳熟能详的论调。但对这些古代豪古人来说,可真是前所未闻,而且叶克强说话时语气惺然、气度恢宏。令人不由得信服,众人对眼前这位神更是又崇敬了几分。
  “是,神指示的是。”忽图鲁汗恭敬的向叶克强行了个礼,不过他心中还是有些疙瘩,他转向撒巴,“主祭,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我是没什么意见啦,”撒巴冷笑一声,“只是任意处分贵族,成怕天神会有意见。”
  “这……”忽曰鲁汗以求助的眼神望着叶克强。
  叶克强明白撤巴话中之意,心中对撤巴的小人行为相当不满,他瞪了撤巴一限。向忽图鲁汗说:“你不用怕,你要主祭转告天神,不只是贵族犯罪人依法处置,就算是你忽图鲁汗犯罪也不例外,我想天神不但下会怪罪于你,反而还会称赞你大有作为呢。”
  忽图鲁汗闻言大喜,“好,撒巴,你待会儿就依照神的指示替我转告天神。”
  撒巴此刻的脸色比死人还难看,他低声勉强应道:“是。”
  “等一下,我忘了一件事。”叶克强指着撒巴。“记得转告天神,就算是你萨满教主祭犯罪。也一样要依法处分,天神也一定会对你另眼相看的。哈哈哈!”
  “对,哈哈……”忽图鲁汗闻言大笑,其他人也忍不住窃笑起来。
  撒巴愤怒极了,脸孔涨成紫色。心中暗自发誓,有机会必定要除去叶克强,以消心头之恨。
  “我的汗呀,”普兰特脱了撒巴一眼,面有得色的说:“待会儿属下就去逮捕苏鲁并依法处理。”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办。”忽图鲁汗看向其他人,”还有什么事要报告的?”
  左将军伊索报告道:“近来塔塔儿部人常来骚扰我族在怯绿连河畔放牧的族人,我想应该多招募部落里的青年来施以军事训练,以防塔塔儿部的人进攻。
  塔塔儿部位于弘吉刺部的西方。在怯绿连河下游和呼伦贝尔地区,是一个凶残好门的部落。势力颇为强大,蒙古其他部族常受其骚扰。
  “嗯,这是绝对必要的。”忽图鲁汗沉恩了片刻.“可是如果把青年都召来训练,那谁来做放牧和粗重的工作呢?”
  “这可不行。”忽图鲁汗摇头道:”如果放牧等轻松的工作,老人和妇女或可胜任,但如果是打猎和宰杀动物等事就非得要强壮的年轻人不可了。”
  伊索一脸为难的说:“可是最近塔塔儿人动作越来越频紊,我判断他们有进犯的企图,如果此时不加强军事训练,只怕塔塔儿来犯时我们无法招架。”
  “我知道,可是……”忽图鲁汗的眉头又皱成一团,“部落里的事总还是妄做呀。否则日子就过不下去了。”
  “你们为什么么排表分工呢?”叶克强忍不住插嘴。
  忽图鲁汗愣了愣,问道:“神有何高见?”
  “我建议我们把平常耍做的琐事的人力减到最少,然后以排表轮值的主式实施,大部分的人便可接受军事训练,那些轮值的人则择日实施补训。”叶克强扬扬眉,“这样岂不皆大欢喜?”
  “太好了,太好了,”忽图鲁汗大喜,“神就是神,思想见地果然不同。伊索,你就依照神的指示办理,知道吗?”
  伊索佩服的看了叶克强一眼,“是,属下一定照办。”
  其实去除多余差勤,把差勤人数减少到最少。而让大部分人能参加军事训练是二十世纪的部队天天在做的事,叶克强对这方法十分熟悉,只是在这时代提出来,当然会语惊四座。
  “细节方面不需要研究,”叶克强十分欣赏伊索,“伊索将军,有空再一同讨论。”
  伊索受宠若惊,忙道:“是,一切听从神的指示。”
  “对了,”忽图鲁汗看着右将军马干,“我要你甄选亲卫队的事情样了?”
  “已经在进行了,”马干恭声答道:”目前侍卫长赫猛正在校练场做最后的比试。”
  “是吗?那我得亲自去看看。”忽图鲁汗站起身,其他人也连忙站起来,”大家一起去吧,神也请一起去观赏,好吗?”
  叶克强心想,反正也无事可做,便道:“好,当然好。”
  忽图鲁汗率先走出帐外,转头示意叶克强跟着他走,叶克强笑了笑,便和忽图鲁汗并肩走着,完全不知道身后的撒巴正以怨毒的眼神看着他的背影。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