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成吉思汗 >> 正文  
第五章 校场比试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章 校场比试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弘吉刺部的校练场是在一座山边,风沙颇大,叶克强骑马来到此处时,皮肤已晒得发红,眼睛被风沙吹得几乎睁不开,这时他才明白蒙古人戴在头上的皮帽和身上裘衣的妙用,暗自决牟回去后定要找一套蒙古服来穿。
  校练场上整齐的站了大约五。六十名的蒙古武士,侍卫长赫猛奔到忽图鲁汗跟前,跪下道:“恭迎汗驾临,通过先期甄选的武士共有五千,六名,现在马上要进行最后的比试,请汗上座观赏。”
  “很好。”忽图鲁汗点了点头,“你立即开始吧。”
  “是!”赫猛领命后转身离去。
  忽图鲁汗领着众人走上校阅台,自己在中间的座位坐了下来,要叶克强坐在他右手边,其余人则在左右各自坐下,德薛禅因地位低,只得站在叶克强后方负责翻译。
  忽图鲁汗微笑望着叶克强道:“这次的比试是要选出十人来当我的贴身亲卫队,比试的项目是全项的‘那达慕’,非常精彩,请神好好观赏。”
  叶克强也报以微笑,然后立刻回头看向德薛禅间:“他说什么?”
  德薛禅立刻翻译,叶克强不解的问:“全项那达慕是什么意思严“那达慕是汉语游艺的意思。全项那达慕包括摔跤。射箭。赛马等三项。”
  “原来如此。”叶克强点点头,“也就是必须通过这三项比试才能成为亲卫队罗?”
  “是的,亲卫队必须是全族最优秀的武士。”
  此时,号角响起,比试立即开始,第一个项目是赛马。蒙古人的赛马有点像现代的马术比赛,一样是设了许多障碍物在路上,与赛者必须快速通过那些障碍物,所不同的是,比赛途中有弓箭手不断地向与赛者发箭,与赛者在超越障碍物的同时还必须闪躲飞箭,当真是凶险无比。
  在赛马的比试过程中,有不少与赛者中箭落马,当然也有许多身手矫健的参赛者以迅捷的速度在场中穿梭,敏捷的闪避飞箭。
  叶克强看得汗流泱背。胆战心惊,想不到他们的比试是以真刀真枪来进行,完全不顾参赛者的生命。不过如此才能选拔出真正武艺高超的人才,难怪历史上蒙古的武功会如此的威震世界。
  第一项比试结束便淘汰了三分之二的人,忽图鲁汗望向叶克强问:“赛马比试结束了,神觉得如何?有没有什么指示?”
  叶克强只不过是在特战训练中习得一些基本的马术而已,和蒙古人的骑术相比根本是天壤之别,故不敢多说什么,只道:“很好,很精彩,我没什么意见。”
  号角声又响,第二项射箭比试开始。蒙古人一向是骑着马打猎作战,所以比试也是骑马射箭,校练场的一头立着五根大约有一个人高的竹竿,每根竿子上顶了个金色的头盔,参赛者必须从校练场的另一边飞马横过,连发五箭,看看能射中几个顶金盔。
  叶克强对射箭也是只懂皮毛,虽然特战队也有射箭的训练,但因不是主要武器,所以也只是练过就算。叶克强暗忖自己在训练时会有五十公尺距离连续三箭射中红心的成绩,但眼前校练场上靶与参赛者的距离最少也有三百公尺,而且风沙吹得竹竿不停地晃动,在这种情形下下要射中金盔,对他来说根本就是神话。
  骑射比试开始,每名参赛者骑术都十分高超,单靠双腿夹着跑得飞快的马而用两手拉弓射箭,在极短的时间内射出五箭,结果射中五顶金盔的有两人,射中四顶的有十六人,其余分别射中三顶或两顶。忽图鲁汗裁示,射中四顶和五顶金盔者继续下一个比试项目,其余人等淘汰。
  这项比试完毕,忽图鲁汗同样询问叶克强的意见,叶克强被蒙古人高超的骑射技术吓得目瞪口呆,直到德薛禅拍了他一下,他才猛然回过神,忙道:“很好。很好,一切都很好。”
  第三项比试是摔跤,这是蒙古的民族传统技艺,叶克强对这个项目大感兴趣,因为他在特战队时对近身搏击特别有兴趣,举凡柔道。角力及其他各项武术他都有极深的造诣,他也曾蝉联五届的亚洲自由搏击冠军,因此一看到有人要对打,脚就不由得痒了起来。
  摔跤是由两位与赛者上场比试,采取单淘汰循环赛的方式,成绩是以把对方压倒所需时间来计算,被压倒两次者算失败,于是很快的便选出最后的十名优胜者。
  三项比试结束后,叶克强不等忽图鲁汗发问,便开口道:“汗,我有一些意见。我先问你,他们练摔跤是为了作战时防身杀敌用的吧?”
  忽图鲁汗愣了愣,点头答道:“当然。”
  叶克强摇了摇头,“老实告诉你,摔跤在战场上一点屁用都没有。”
  包括忽图鲁汗在内的所有人闻言都大吃一惊。因为在蒙古人的观念里,摔跤也是他们重要战技之一,摔跤技巧越高超,作战能力当然越强;如今叶克强竟然说摔跤没有用,众人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
  “不……不会吧?”忽图鲁汗忙问道:“摔跤在作战时怎会没用呢?请神详示。”
  “用说的不清楚,我示范给你们看。”叶克强站起身跳下校阅台,走到刚才通过三项比试的十人面前。
  “请汗命令这十名武士以摔跤手法来攻击我,我保证他们连我的身子都碰不到就被我击倒了。”
  众人又是大大的吓厂一跳,因为以神如此崇高的身分,居然要和武士们动手,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忽图鲁汗脸露犹豫之色,“这……不太好吧,你是神,万一……”
  叶克强早就想试一试蒙古武士的摔跤技巧。他朗声笑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忽图鲁汗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好吧,你们就陪神玩玩,记住千万不可以伤了神。”
  “不,千万不要怕伤了我。”叶克强微笑的看着那十名武士,“尽管使出全力来,否则就不好玩了。”
  十名武士看见叶克强高壮的体形,心底先凉了半截,再加上他身为神的身分,他们就更不敢动手了,因此十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会肯先上前。
  “怕什么嘛!”叶克强指着一名个子较高的武士,“就你先来好了。”
  那名武士身子一震,知道难逃此劫,一脸如丧考姚的走出来。虽说那名武士身材较高,但也不过只到叶克强的肩膀,因为蒙古人身材大都矮壮,因此下盘较稳,所以才会发展出摔跤这种武术。
  “来吧!”叶克强站在武士身前双手环胸,“表情快乐点嘛,快动手吧。”
  武士深呼吸几口气,望向忽图鲁汗,忽图鲁汗微微颔首,武士才摆开摔跤的架式。叶克强还是以原来的姿势站着,众人见他全身都是破绽,既无攻击的架式也无防御准备,都不禁为他抹了把冷汗。
  武士大喝一声,就要朝叶克强扑过去,但他的身形甫动,便感到胸口遭到重击,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人就向后滚了老远。
  其实不只是武士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除了叶克强之处,在场的所有人根本没有看清楚刚才发生何事,还以为叶克强是用法术将武士震飞。
  “不公平,不公平。”一旁的撒巴突然大声叫嚷,“他用妖术对付武士,不公平!”
  “撒巴,不得无礼!”忽图鲁汗瞪了撒巴一眼,望向叶克强恭敬的问:“请问神刚才使的是何种法术?”
  “你们怎么会以为我是用法术呢?难道你们没看见我出脚吗?”叶克强扫视众人,只见每个人都一脸疑问,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叶克强抓抓头,“好吧,我以慢动作解说一遍好了。”
  “首先是武士朝我冲来,我趁他踏出第一步。双手准备捉我胸口时,便飞起一脚踢中他的胸口,就这么简单,明白了吗?”叶克强边示范边解脱。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撒已却又大叫道:“不公平!不公平!他没有用摔跤的正式规矩打,不公平!”
  “主祭,我请问你,”叶克强冷笑道:“在战场上敌人会和你讲规矩吗?还是主祭大人遇到敌人时要他等一下,等到双方摆好摔跤架式再来打呢?”
  有几个人忍不住笑出声来,撒巴则面红耳赤说不出话。
  “其实我刚才和那位武士对打就是要告诉大家,战场上讲究的是先发制人,你与敌人谁动作快,取得先机,谁就胜利。”叶克强清了清喉咙,继续往下说:“我之前说摔跤在战场上无用也是这个道理。摔跤必须两人近身缠门,在战场上如果让敌人缠上你的身体,那你岂不是死定了。”
  众人听得频频点头,此时撒巴悄悄离席,却没有人注意到。
  “所以在战场上你的动作。反应一定要比敌人快,在敌人还没出手之前,你就要先行判断。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先动,后发而至,击敌人破绽,如此方能克敌制胜。”
  叶克强说完,有几个人便忍不住大声喝采。其实这套理论乃是叶克强从作战演习和自由搏击中领会出来的。特战队与敌人对阵时着重的就是快,绝对不给敌人动手的机会,所以叶克强的搏击术对近身相缠的摔跤来讲可算是克星,更何况叶克强还对摔跤有精深的研究呢!
  忽图鲁汗对叶克强的论调实在大为佩服,对他更尊敬了几分。
  “神所言实在是高论,既然摔跤在作战时大用,那么请神指示我等该如何改进呢”
  “那还用问吗?”叶克强笑道:“当然是用新的搏击术来训练军队。”
  “是。是,”忽图鲁汗又问:“那在刀法。剑法和枪术方面,神不知有何要教导我们的?”
  叶克强怔了怔,刀法和剑术他可是一窃不通,枪术他也只在军队中学过刺枪而已,但蒙古人的枪术必定和现代枪术不同。他连忙道:“这些我都还没见过,等见到之后再说吧。”
  “是。”忽图鲁汗对叶克强佩服之至,所以对他的话唯命是从,“那就请神指示我们该如何训练新的搏击术吧。”
  “没问题。”叶克强觉得手痒痒的,还没打过瘾,便道:“汗,你叫其他的武士一一上来和我对打,我再示范一些搏击术给他们看。”
  忽图鲁汗高兴地哈哈大笑,“武士们,好好的向神学习。”
  众武士当下不敢再小虚叶克强,个个摩拳擦掌,准备使出全力来应付叶克强。
  叶克强先活动了几下筋骨,昂然挺立在众武士之前,“一个一个上吧,千万不要手下留情啊!”
  武士们一一上场与叶克强对打,叶克强以凌厉的眼神观察对手的行动,在对手一有动静时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手攻击敌人的破绽,武士们根本连叶克强的身子都没碰到,更逞论将他击倒了。
  叶克强用扫腿将最后一名武士扫到后,得意的笑道:。‘怎么样,这就是自由搏击的精妙之处,服了吧?哈哈……”
  “神武艺高超,实在教人钦佩。”忽图鲁汗恨不得自己军队里每个人都拥有像叶克强这样的身手。“我们立刻向神学习新的搏击术如何?”
  叶克强正要回答,不料从忽图鲁汗后方传来震耳的吼声,…慢着!摔跤是我蒙古的传统武艺,博大精深,怎可被这种不入流的把戏所取代?”
  众人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看见远远的走来一个巨大的身影,待能看清容貌时,众人才认出那是练兵团团长涅汉。他人高马大,几乎和叶克强一般高,这在蒙古人中是极少见的。他大步走着,很快的便走到了忽图鲁汗面前。
  “涅汉,你在胡说什么?”忽图鲁汗大怒,“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啦?胆敢如此说话!”
  “伟大的汗呀!”从涅汉高大的身躯后走出一个矮小狠琐的男子,正是撒巴。他眼中闪着狡猾的光芒,“如果说摔跤不能用于作战,我个人非常不以为然,我们练兵团团长涅汉便是以摔跤术在战场上杀了无数的敌人。我想如果神所谓的新搏击术能用过涅汉的摔跤,这才能让大家真的心服口服,否则只是空口说白话,真打起来胜负如何,那可是未知数了。”
  原来撒巴中途离席便是去找涅汉。弘吉刺部军队中编制有练兵团,团员共有十名,涅汉担任团长一职,练兵团的成员个个武艺高强,平日负责教导军队各项作战技术。
  涅汉是撒巴妻子之弟,年轻力壮,加上撒巴的关系,才能担任练兵团团长如此高级的职务。撒巴告诉涅汉,叶克强以新搏击术打败摔跤之事,又说叶克强极可能取代涅汉的职务,涅汉一听愤怒异常,未经多想便随撒巴来到校练场,准备打败叶克强以保住自己的职务。
  “启禀汗,”涅汉屈膝跪在忽图鲁汗身前,“情恩准我和神比门。”
  从人知道涅汉力大无比,可空手杀死一头野牛;如今听闻涅汉要与神比门,脸色不禁大变,不过有一些靠撤巴提拔才能位居高职的人却开始起哄。
  “这……”忽图鲁汗十分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伟大的汗,”撒巴趾高气昂的说:“如果这么轻易就让新搏击术取代摔跤,恐怕会天怒人怨呀!”
  “我知道!”忽图鲁汗不耐烦的朝撒巴吼了一句,再望向叶克强询问道:“神以为如何呢?
  叶克强跳上校阅台,看着跪在忽图鲁汗跟前粗壮的年轻人,发现他双眼似要喷出火般的瞪着自己,好像和自己有深仇大恨般,他询问德薛禅道:“跪着的年轻人是谁?”
  德薛掸低声答道:“涅汉是练兵团团长,也是撒巴的妻弟,是撒巴要他和你比门的,这是陷饼。神千万不要上当。”
  叶克强脱了撒巴一眼,撤巴连忙避开他的目光,叶克强哈哈一笑道:“要比也可以了,不过我有个条件?”
  涅汉抬头问:“什么条件?”
  “如果我胜了,你和你的练兵团就必须向我学习新的搏击术来教导军队。”叶克强朝涅汉扬扬眉,“怎么样?接不接受?”
  涅汉冷声回道:“如果我胜了呢?”
  叶克强耸耸肩,“那我就离开部落,永远不再回来。”
  “好!”涅汉大吼一声,起身跳下校阅台,“来吧!开始打吧!”
  “等一下。”忽图鲁汗不愿叶克强就此离开部落,“就算输了,神还是可以继续留在部落。”
  “不行,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叶克强也跳下校阅台,挺立在涅汉对面,喝道:“动手吧!”
  其实这时候叶克强心中想的是,如果他胜,继续留在部落当神也不错,倘若不幸败了的话,他打算准备一些粮食饮水,再要一匹马,朝金国的方向而去。因为经他细想的结果,现在这年代蒙古尚未统一天下,应是宋朝积弱不振。金国强盛壮大之时,到金国或可知道确切的年代才是。
  不过,叶克强的个性是遇到越强的对手越兴奋,也越想把对手打败,所以叶克强面对涅汉绝对是全力以赴,毫不退缩的。
  忽图鲁汗一声令下,涅汉大喝一声,伸出两支粗壮的臂膀想要捉住叶克强,叶克强心想又是老套,遂飞起一脚猛踢向涅汉胸口,不料却似踢中铁板一般。原来涅汉的胸肌坚硬无比:被踢中后整个人仍是动也不动。叶克强大惊,连忙一个后空翻迅速闪避,涅汉本想捉住叶克强的脚将之扭断,却捉了个空。
  叶克强死里逃生,已知不能轻敌,心中暗忖:“这小子肌肉结实,力气超人,不可力敌,只能以柔克刚。
  涅汉一抓落空后便抡起双拳扑向叶克强,叶克强立刻朝旁边一滚,涅汉反应也极快,提脚踢向叶克强。叶克强以双臂格挡,只感到一股巨大力量袭来,双臂剧痛欲断,人也飞了起来,一着地打了几个滚后才勉强站起来,模样狼狈不堪。
  叶克强心下暗骂:他妈的,这小子真是怪物,力气这么大,再不想个办法,老子迟早会被他打死。
  涅汉一击得手,得意笑道:“怎么样?还敢说蒙古的摔跤不能打仗吗?我看你趁早认输吧,否则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忽图鲁汗也担心叶克强会被涅汉所伤,急忙叫道:“涅汉,不可对神无礼,比门点到为止,千万不可重下杀手,听到了没有?”
  叶克强虽然手臂极痛,还是忍痛故作潇洒的微笑道:“请汗收回成命,因为那会让涅汉有绑手缚脚的感觉。比武本来就是要毫无顾忌,方能使出全力分出高下,这样的比武才是真正的比武。”
  忽图鲁汗闻言涨红了脸,心中暗骂叶克强不识好人心。半晌,才叹了口气挥挥手道:“算了,不管你们?”
  涅汉有些惊讶,想不到此人在处于劣势之际还能说出如此气度恢宏的话语,心中不禁对叶克强暗自佩服。
  这时,只见叶克强双手平举,缓缓向上,深深的吸了一口长气,吐气之时双手在头顶合十,然后缓缓一降。叶克强重复几次这样的动作后,全身似乎变得没有骨头般,左手软弱元力的下垂,右手则轻轻举起,曲时挡在胸前,而双脚则是左前右后,膝盖微弯,整个人看起来好像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
  “搞什么鬼?打不过索性等死吗?”涅汉心中纳闷不已。
  涅汉心中虽犯滴咕,动作却半点也没有停,一个箭步上前,右手抓向叶克强左,左手则抓向右胯,准备将叶克强倒提起来摔断其头骨,这在下传来一股力量将他整个人抛起,足足飞了丈许才重重摔落在地上。
  涅汉摔得头昏眼花,不过还是挣扎爬起,这时四周欢呼声轰然而止,涅汉望向叶克强,看见他还是用原来那种软弱无力的姿势站在原处,没有什么变化。
  “怪了,难道他会使妖法?”除了使用妖法外,涅汉想不通自己是怎么被摔出去的。不过他不信邪,再次冲向叶克强,心想既然抓不到人,便用拳脚来攻击他。
  涅汉抡起右拳,用力击向叶克强胸口,叶克强右掌翻转,以掌接拳,涅汉觉得好像一拳打入棉花中,毫无着力点,同时一股力量将他身子上拉引向前,涅汉大惊,猛力向后抽身。不料这时又有一股力道向他胸口推来,他整个人又向后飞了起来,这回飞得比刚才还高还远,“砰”的一声摔在地下后,再也爬不起来了。
  原来叶克强所使用的是他在特战队武术训练时精心研过的“太极拳”。太极拳讲究的乃是:,以柔克刚”及“四两拔千斤”,所以叶克强一开始全身放松,含胸拔背。虚凌顶劲,让自身成为浩瀚的大海般,可以吸尽无穷的外力。
  当涅汉第一次进攻时,叶克强便以一招,‘斜飞式”将他抛开,其实抛开涅汉的并不是叶克强的力量,而涅汉自己的力量;而第二次进攻时,叶克强先以“履”字诀将涅汉的力道改变方向,往自己的右后方带去,待涅汉惊觉不对想抽身时,再顺势以“按”字诀推向涅汉,这时加在涅汉身上的可是集两人之力,难怪涅汉会飞得比刚才更高更远了。
  全场顿时欢声雷动,忽图鲁汗开心的起身仰天大笑,撒已则在一旁咬牙切齿道:“快爬起来呀,没用的东西,快给我爬起来。”
  可惜涅汉在地上挣扎着无法爬起,叶克强走到涅汉身边将他扶起,“你还好吧!”
  涅汉忿忿的把叶克强的手甩开,怒道:“哼!我认栽了,练兵团团长的位子让给你就是了。”
  叶克强怔了怔,反问:“我要练兵团团长的位子干什么?”
  涅汉闷哼一声,“休要再作假了,我姊夫都和我说了。”
  “你姊夫?哦,撒巴啊,他说了什么?”叶克强暗想撒巴说的一定不会是什么好话。
  “他说你将会取代我成为练兵团团长。”涅汉大手一挥,“不要再说了,我既然输了,就随你处置吧!”
  叶克强仰天大笑,“我已贵为神,又怎么会觊觎你这小小的练兵团团长的位子呢y涅汉心想也对,其实这么简单的道理任谁都一想便知,只是涅汉一时冲动,未经细想便一找叶克强比门。此时涅汉已心虚了一半,但还是有些怀疑的问:“但你不是说,若你打胜的话,练兵团团员必须向你学习新的搏击术,这不是摆明要取代我吗?”
  “非也,非也,”叶克强摇头微笑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由你这个练兵团团长来向我学习新搏击术,再由你去教导你的团员和军队,我根本就不会出面,怎么会取代你呢?”
  这时涅汉已知自己遭撒巴利用,不禁怒视校阅台,可是校阅台上已不见撒巴的身影。
  “你在找撒巴是吧?”叶克强笑问,“他没脸见你,不知躲到哪儿去了。”
  涅汉生性豪爽,知道自己误会叶克强,立刻下跪朗声道:“涅汉愚鲁,得罪了神,愿受五马分尸之刑,请神降罪!”
  叶克强大惊,忙道:“没这么严重,你快起来再说。”
  扶起涅汉后,叶克强望向忽图鲁汗道:“汗,我刚才和涅汉比试过后,发现他资质过人,请汗恩准他能随时跟在我身边,我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新搏击术传授给他,好让他以有尽快教导所有的士兵。汗认为如何?”
  忽图鲁汗见事情圆满解决,岂有不答应之理?他笑道:“神的指示,岂能不从?涅汉,从现在开始,你就跟着神吧。”
  涅汉受宠若惊,叩下首道:“谢谢汗,多谢神,我会认真学习的。”
  叶克强再次把涅汉扶起,两闰英雄惺惺相惜,不禁相识大笑。而忽图鲁汗得叶克强如此良才,当然更是笑得开怀,其他人看见汗大笑,也跟着笑了起来。
  不过,一旁角落有个身影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他恶狠狠的瞪着叶克强,心中计划着更狠毒的好计。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