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成吉思汗 >> 正文  
第六章 鸿门邀宴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六章 鸿门邀宴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一转眼,叶克强从时空通道掉到蒙古,来到弘吉刺部已经一个多月了,这段时间,他努力的向德薛禅学习蒙古语;不多时,叶克强已经不用经过翻译就能听懂和说出一些简单的蒙古话了,但艰深的字句还是需要透过翻译。因此他经常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用意念命令电脑将要说的话翻译后才能够说得出口。
  这时的叶克强换下T恤。牛仔裤,改穿贴身的蒙古武士服,把他壮硕高大的身材衬托得更威武。这套武士服是涅汉献给叶克强的,因为寻遍整个弘吉刺部,只有身材同样高大的涅汉所穿的衣服叶克强才能穿得下。
  而涅汉资质颇佳,很快的便学会了叶克强教授的各种武术,进而转教给军队,使弘吉刺部的军队越来越壮大了,士兵越来越勇猛。
  他与叶克强接触越久,就越钦佩叶克强的为人,因为叶克强的智慧及武术造诣令涅汉望尘莫及,最重要的是叶克强并没有把当部下看,对他都以兄弟相称,两人平起平坐,这更令涅汉大为折服,发誓有机会必要替叶克强效命。
  涅汉闲暇之余便跟在叶克强身边,想多学一点东西,叶克强则像多了个私人保缥般,反正也没有损失就任他跟随。
  这天,练到了一个阶段,叶克强抹了抹脸上的汗,拍拍涅汉的肩膀,称赞道:“很好,你进步得很快,休息一下吧。”
  “这都是神指导有方。”涅汉恭敬的行了个礼,抬起头有些迟疑的说:“神,我……我有件事想提醒神,不知道……不知道该不该说。”
  叶克强不解的看着他,“有什么事不能说的,快说吧。”
  涅汉表情有些尴尬的开口道:“是我姊夫,他……他似乎对神非常不满。”
  “哦,”叶克强扬了扬眉,“怎么说?”
  “昨天我去探望我姊夫,又以妖言迷惑了汗,他早晚要收拾你的。”涅汉微叹了口气,“虽然他是我姊夫,但他的很多作为我都不认同。他的手段很多,神千万要小心。”
  “别担心,撒巴那家伙我是不怕他的。”叶克强不在乎的耸耸肩,“对了,我要去德薛禅那儿看我儿子,你来不来?”
  “神的儿子吗?我从来没见过呢。”涅汉兴奋的说,“好,我也一起去。”
  “嗯,我先回帐里拿些东西,一会儿就出发。”叶克强说着便往自己的蒙古包走去。
  自从叶克强在校练场扬名之后,忽图鲁汗便仑卜令德薛禅的妻子朔坛负责照顾神之子,德薛掸夫妇把叶英豪当亲生儿子般照顾,而叶克强只要有空便会前去探望儿子。
  叶克强领着涅汉走进德薛禅的帐中,朔坛正用马奶喂着叶英豪,德薛禅的四岁小女儿李儿贴站在一旁看。
  见到叶克强走进来,德薛禅忙领着全家人跪下,“不知神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得了得了。”叶克强豪迈的哈哈大笑,德老,咱们是老朋友了,如果汗没有一起来,就不用如此客套了,不然我一天来好几次,你全家人不都跪得累惨了。快起来,快起来。”
  德薛禅知道叶克强一向不拘小节,便要全家人起身各自忙去。
  他请叶克强和涅汉坐下,朔坛给每人端来马奶干和茶,德薛禅笑道:“几天不见,神的蒙古话又进步了许多。”
  “这都是德老你教得好。”叶克强笑了一阵之后道:“我这阵子和涅汉一起指导部队的士兵,所以没空过来,怎么样,我儿子不乖吧?”
  朔坛抱着叶英豪走过来交给叶克强,“神的儿于乖巧得很,从不哭闹,非常好照顾。哪像咱们守儿贴,一直到现在还动不动就哭闹呢。”
  “哪儿的话,是你们照顾得好。”叶克强逗弄奋怀中的儿子,“小豪,爸爸来看你了,高不高兴呀?”
  叶英豪似乎听得懂叶克强的话,咧开小嘴笑了起来,两支小手乱抓着叶克强的脸。
  朔坛微笑道:“神之子和几人就是不同,这么小就如此善解人意,你看他高兴成这样。”
  这时,孝儿贴也走到叶克强身边和他一起逗弄婴儿,叶克强摸摸李儿贴的头,“李儿贴越长越漂亮,也越来越像妈妈了呢。”
  朔坛一听脸不禁红了起来,掩嘴笑道:“神真是爱说笑。”
  “孝儿贴”在蒙古语里的意思是“晶莹剔透”,而孝儿贴真是人如此名,才四岁就看得出将来一定是个大美人,而且她又很乖巧,叶克强十分疼爱她,每次来看儿子时都会和她玩一阵子。
  李儿贴用晶亮的大眼睛望向叶克强,拉拉他的衣袖,“叔叔,陪我到河边摘花好吗?”
  叶克强轻拍李儿贴的脸微笑道:“叔叔和你爹有事要谈,下次好吗?”
  “奥。”李儿贴乖顺的回答,但脸上难掩失望之色,甚至还可以看见在她眼眶里滚动的泪水。
  叶克强觉得拒绝这么可爱的不女孩实在是一种罪过,灵机一动,指着涅汉说:“李儿贴,仁位叔叔有空,他陪你去好吗?”
  “真的吗?”勃儿贴眼睛又亮了起来。
  涅汉离言大惊,像他这种粗汉,怎么会知道如何应付小女孩呢?他惊惶失措的说:“神,这……我……”
  叶克强瞪了涅汉一眼,“怎么,你不愿意陪这位可爱的小女孩出去玩吗?”
  “不是啦。”涅汉急得满头大汗,“这……我……实在是……唉!”
  “不是就好了。”叶克强拍拍涅汉的肩膀,“这也是一种训练,去吧。”
  牵儿贴雀跃的走到涅汉身前,一脸天真的说:“叔叔,我们走吧,河边有好多漂亮的花喔。”
  涅汉叹了口气,无奈的站起来,伸出手却不知道抓孝儿贴哪里,生怕弄痛了她,倒是幸儿贴伸出小手握住涅汉的右手食指,一个巨人和一个小女孩就这样走出帐外。
  叶克强忍不住哈哈大笑,“看看平常总是打打杀杀的涅汉如何应付那小女孩,哈哈……”
  德薛禅陪着笑了一阵,正色道:“神有何要事要我和商议?”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啦。”叶克强将儿子交到朔坛怀中,拿起摆在身边的一包东西,“我来到这里之后,受你们照顾很多,现在你们又帮我照顾儿子,我实在很感激你们,所以想送你们一些东西以表谢意。”
  “不,千万不要。”德薛禅连忙摇手,“帮神做事是我们的荣幸,怎么还敢拿神的礼物呢?千万不要,千万不要。”
  “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叶克强打开包裹东西的羊皮,里面竟是他的T恤和牛仔裤。“从我来到部落的第一天起,便感到你对我穿的衣服彬有兴趣,这些衣服虽然说不上珍贵,但这种质料的衣服在你们这个年代,呃……这个部落应该是没有的,反正我也不穿了,就送给你们吧。”
  德薛禅被说中心事,脸上微微一红,但他实在对这件T恤和牛仔裤大有兴趣,他拿起T恤细细的抚摸观看,“这种质料真是古今罕见,这是天上来的衣服,实在是太珍贵了。”
  叶克强微笑道:“怎么样?还满意吗?你就收下吧。”
  德薛禅回过神来,忙道:“不。不行,这‘天衣’实在太珍贵了,我不能收。”
  叶克强听到“天衣”这名词,暗觉好笑,他知道德薛禅其实非常想接受,便板起脸道:“德老,我这样有诚意你都不接受,那我可要生气了。”
  “这……”德薛禅怔了怔,装作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既然这样,那我就收下了,多谢神的赏赐。”
  “不用客气。”叶克强将牛仔裤也塞到德薛禅手中,“这是你应得的。”
  “多谢神。”薛禅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扬声唤来妻子,“快将这‘天衣’收好,晚一点我要细细研究。”
  “好,没什么事了。”叶克强起身准备告辞,“麻烦德老好好照顾我儿子,我走了。”
  德薛掸忙道:“神请留步,我还有一一事相告。”
  叶克强不解问:“有什么重要事情吗?”
  “是,神请先坐下。”待叶克强坐下后,德薛禅低声说:“据我近日观察,撤巴似乎处心积虑的要对付神,请神千万要小心。”
  “嗷,我还以为是有什么大事呢。”叶克强轻笑着拍拍他的肩,“这我早知道了,不劳你操心。”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听闻最近汗要出外狩猎,到时撒巴可能会乘机加害神,神千万要留意。”
  “哦,有这等事。”叶克强沉吟了片刻,“好,我会特别注意的。”
  帐外突然传来声音,“汗驾到!”
  叶克强连忙起身,德薛禅则跪下,两人齐声道:“恭迎汗!”
  勿图鲁汗笑着走了进来,“兔礼。免礼,神果然在这里。”
  叶克强跟着忽图鲁汗一同坐下,“汗有事找我吗?其实只要差人来找我去就好,何必亲自驾临呢。”
  “这怎么行,你是神,我怎可能随意召唤神呢。”自从叶克强帮忙忽图鲁汗整治军队后,成效卓著,忽图鲁汗对叶克强可是钦佩到极点,凡有重大决议必会亲自询问叶克强的意见。“我今天来是有事和神商议的。”
  叶克强闻言表情立刻认真起来,“部落里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忽图鲁汗笑道:“那倒没有,我只是来问问神,明日是否要和我一起去狩猎。”
  叶克强望了德薛禅一用民“汗明天要去狩猎?”
  “对,到不儿罕山一带狩猎。”图鲁汗兴奋的说:“那里珍奇异兽甚多,神若同去,我们定会满载而归。”
  德薛禅在叶克强卫边低声道:“跟着去吧,以免撒巴乘机陷害你。”
  叶克强闻言横眉一竖,心中豪气顿生,他可不是个怕事之人,‘情况越危险,他越要去面对,这就是叶克强的个性。
  “汗,实在很抱歉。”叶克强温言婉拒,“狩猎之道,我完全不懂,而且目前军队训练正逢紧要关头,我实在无法分身,所以无法和汗前往,还请见谅。”
  忽图鲁汗颇为失望,叹了口气说:“好吧,神既然另有要事,我也就不勉强了。”
  叶克强颔首道:“祝汗此行大有收获,不知汗何时出发?”
  “明日清晨。”忽图鲁汗起身往帐外走去,“我不在之时,部落的事情交由普兰特大臣处理,也请神多多指导他。好了,我回去了。”
  “恭送汗。”叶克强和德薛禅送忽图鲁汗至帐外后,叶克强转头向德薛禅道别。
  “神,你真是……你明知撤巴会乘机对付你,为何不跟汗一起去呢?”
  叶克强仰天大笑,”你甭担心,我倒要看看撒巴那家伙有什么本事对付我。”
  德薛禅看叶克强一副不在科的样子,不禁摇摇头,“还是小心一点好。”
  “知道啦,我走了。”叶克强挥挥手,逞自走回自己的蒙古包。
  翌日清晨,涅汉飞奔到叶克强帐外叫道:“神,快起来,汗要去狩猎了,我们必须去送他。”
  叶克强翻了个身,不耐烦的叫道:“要狩猎就去吧,有什么好送的。”
  “不行啦。”涅汉在帐外急得大叫,“汗外出,大臣们一定要去送的,神若不去,会被视为不尊重的。”
  “是这样的吗?”叶克强打了个大呵欠,不情愿的坐起身,揉了揉惺松的双眼,“好吧,你等我一会儿,我梳洗完便随你去。”
  不久,叶克强随着涅汉来到忽图鲁汗金帐旁的广场,其他大臣们早就到了。
  德薛禅迎了上来,“神来得正好,汗正准备要出发。”
  “不好意思,睡迟了些。”叶克强抓抓头。“可是我来干什么呢?”
  “当然是参加汗出外狩猎的送行仪式,”德薛禅低声道:“别说了,汗来了。”
  只见金帐后方走出一队人马,走在最前方的是身穿白袍的撒巴,其次是骑着白色骏马的忽图鲁汗,然后是十名亲卫队员和一些陪着忽图鲁汗狩猎的武将,最后是多名仆役和几头驮着杂物的骆驼。马匹,声势看来着不小。
  叶克强心中暗骂:他妈的,要狩猎,去就是了,哪来这么大的排场。
  穿着白袍的撒巴举着法器一会儿指向天,一会儿指向地,朗声念道:“天上地下的诸神呀,请保佑伟大的汗此行一切平安,满载而归,加满啦哑,吉图马叭……”
  撒已念完一大串听不懂的咒语后,回头向忽图鲁汗说:“伟大的汗呀,诸神已经答应保佑汗,请汗放心的出发吧。”
  忽图鲁汗对他点个头,骑着白马走到众大臣面前扬声道:“诸位,自从神来到本部落,让我们的生活改善,教导了我们很多事情,使我们的部落变得更繁荣。更强大了,所以在我外出之前,我要由衷的感谢神,并请神在我不在的期间,同样的对部落里的事情加以辅助指导。”
  叶克强谦虚的行了个礼,“那是一定的,请汗放心。”
  “好,希望在这段期间内,各位能谨遵神的教诲。”忽图鲁汗接着语气一转,“其实我这次外出,除了狩猎外,还要完成一项神圣的任务。”
  忽图鲁汗眼光凌厉的扫视众大臣之后道:“由于神的关系,我部落日趋强大,我找算到邻近各部落和他们的汗晤谈,向他们宣扬我部落的强盛及神的伟大。想必各部落会因此而归附我们,不久之后,我们将会统一全蒙古,我也将成为第一个统一全蒙古的大汗!”
  这么快就暴露自己的野心,是会遭人嫉恨猜疑的。叶克强心中暗想,可是此刻他也不便出言阻止,只是心中对忽图鲁汗颇为失望。才一点小成就便得意忘形,忽图鲁汗这家伙急功近利,终究成不了大事。
  忽图鲁汗说得神采飞扬,众大臣也跟着大声欢呼,接着,忽图鲁汗就在众人的欢呼簇拥下,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离开部落。
  望着大队人马远去的尘烟,叶克强不禁摇头叹息。忽然,叶克强的直觉告诉他,有人正在背”后用不寻常的眼光瞪着他,他心中立时有了底,知道那人是谁。
  此时德薛禅和涅汉走到叶克强身边,德薛禅低声道:“神要小心撒巴,他正在瞪着神呢。”
  “我知道。”叶克强转了个方向,用眼角余光瞥见撒巴正阴沉的笑着,他突然转头向撒巴吼道:“主祭,你在于什么?”
  撤巴没料到叶克强会有此着,吓了一大跳,差点站不稳,他忙道:“我……我……没干什么啊。”
  叶克强朝撒巴走去,脸上露出夸张的笑容。“主祭,你一直冲着我笑,是不是天神告诉你,我今天会有好事?快告诉我呀。”
  “这……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撒巴尴尬不已,拿着法器急忙掉头离开。
  叶克强看着撒巴慌忙离去的背影哈哈大笑。
  普兰特大臣走过来,“神又再次教训了撒巴,真是大快人心呀。”
  “哪儿的话。”叶克强和普兰特并肩走着,德薛掸和涅汉则跟在后方,“大臣不也教训过撒已吗?”
  普兰特谦虚的说:“撒巴和他家族的人每每仗势欺人,许多人被欺负后都敢怒不敢言,要不是神提出‘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之说,我才得以处分撒巴之子苏鲁,撒巴家族的气焰也因此收敛了许多,说起来这全都要感谢神呢。”
  “撒已不会就此罢体的。”德薛禅插嘴道:“汗不在的期间,撒巴一定会乘机陷害你们的,你们千万要小心。”
  “知道了,知道了。”叶克强苦笑道:“你说了不下一百遍,我听了耳朵都要长茧了。”
  德薛禅不死心的说:“我是担心你们……”
  “行了,很感谢你。”叶克强生怕德薛禅又说个没完,连忙跃上马背,“涅汉,咱们走吧。”
  叶克强与德薛禅和普兰特道别后,随即纵马向前奔去,涅汉尾随在后。跑了一段路之后,叶克强停了下来,回头对涅汉说:“以往都是我教你学,今天我想反过来向你学些东西。”
  涅汉愣了愣,不解的问:“我有什么值得让神学习的呢?”
  在涅汉心目中,叶克强是完美的,是全能的,所以当他听见叶克强要向自己学习东西时,惊讶得不敢相信。叶克强也知道自己在涅汉心中的地位,所以提出这种破坏形象的要求,对叶克强来说也是非常艰难的。
  “嗯……我……这个……”叶克强觉得难以启齿,深深吸了口气,小声的说:“我……我想向你学射箭。”
  由于风沙的声音颇大,叶克强的声音被盖了过去,涅汉根本没听清楚,他大声问:“神说什么?”
  叶克强实在不想再说一遍,可是没办法,只好提高音量道:“我想学射箭!”
  “什么?!神不会射箭!”涅汉惊讶的叫道。
  叶克强急忙捂住涅汉的嘴巴,“叫这么大声要死啦!我不是不会射箭,只是不大会而已。”
  说完,叶克强慢慢的放开涅汉,涅汉尚未自惊讶中恢复,只是呆愣的哺道:“神不会射箭……神不会射箭……”
  “我不是不会,只是不大会。”叶克强对着受到严重打击的涅汉大叫,可是涅汉依旧呆呆的哺哺自语,叶克强终于忍不住用力拍了涅汉的后脑勺,吼道:“他妈的,你到底教不教?”
  涅汉回过神来,揉了揉后脑勺,难以置信的间:“神……神真的不会射箭?”
  “你要我说几百遍!”叶克强大吼,“我不是不会,只是不大会,你到底教不教?”
  “教、当然教。”涅汉用奇怪的眼神脱着叶克强,“只是我要先回去拿弓箭。”
  “那就快走啊,还在等什么?”叶克强拉扯僵绳掉转马头,瞪了涅汉一眼,“他妈的,只不过想向你学射箭而已,你的反应也太城张了吧。”
  “可是真的很难令人相信也!”涅汉摇头叹息,“神居然不会射箭……”
  “好了,不要再说了!”叶克强横眉一瞪,“学箭之事,除了你我二人知道外,不可告诉别人,知道吗?”
  涅汉连忙答道:“是,是。”
  他们回到涅汉的住处取了两副弓箭,再策马至射箭场。
  涅汉跳下马,拿了一副弓交给叶克强,“这是七石弓,一般部落的勇士都可以轻易拉开,神请试着拉拉看。”
  叶克强接过弓,先轻轻的拉了拉,发现弓弦文风不动,他吸口气,左手握弓,右手拉弦,大喝一声,才勉强将弓弦拉了开来,可是他已经脸红脖子粗了。叶克强放开弓弦,故作轻松的说:“不错,好弓。好弓。”“神既然觉得此弓顺手,我们就开始练习射箭吧。”涅汉指着远方的三棵白杨树,“那三棵树是我们的靶,我们先从近距离开始。
  涅汉走到距离白杨树大约五十步的地方,“就从这里开始吧。”
  叶克强望向那三棵白杨树,看见树干上布满无数的箭孔,树上一片叶子也没有,看来全被射落了。
  涅汉抽出一支箭搭在弓上,摆好架式后说:“我先示范几次,请神注意看。”
  “飓”的一声,第一箭力道十足地正中中间那棵树,涅汉迅速的又射出两箭。第二箭竟然射中第一一箭的箭尾,第三箭又射中第二箭的箭尾,等于是三箭都射中同一点。
  叶克强见状不禁大声喝采,“太厉害了,真是神箭手。”
  “这没什么,在这种距离下大概每个武士都可以做得到。”涅汉奶后几步,抽出一支箭交给叶克强,“神请试射看吧。”
  每个武士都这么神准?那他若射不中岂不是很丢人?叶克强凭着以前在特战队学过射箭的记忆,摆出最完美的姿势,搭上箭用力拉开弓,瞄准目标后随即放手,但由于弓弦的反弹力太大,以致整把弓向上扬,箭也不知射到哪里去了。
  涅汉面元表情的说:“姿势不错,力道也够,只是准头差了点。”
  “他妈的,我就不信我射不中,把箭全部拿来。”叶克强不服输的说。
  接下来,他非常努力的练习,一箭一箭不断的射着,连涅汉也不禁佩服他的毅力。一直练到黄昏,叶克强终于能拿稳了弓,射中想射的目标,虽然没办法像涅汉一样三箭都射中同一个目标,但至少已进步了许多。
  叶克强一箭射中中间的白杨树,朝涅汉扬扬眉,“怎么样,准多了吧?”
  “是准确了不少。”见叶克强又拉弓准备再射,涅汉忍不往劝道:“我看今天就到此为止好了,神初练习射箭便练得如此猛烈,手臂是会受伤的。”
  “不要紧,”叶克强甩甩右臂,“我的手臂…点感觉也没有。”
  “手臂有没有受伤,明日便知,今日还是到此为止吧。”
  叶克强还待要说,远方忽有马蹄声靠近,不久便看见有人骑马奔来,马上之人大声叫道:“前方练箭之人可是神吗?”
  “正是。”叶克强大声回答,“有什么事吗?”
  “太好了,总算找到了。”那人快马来到叶克强身前,迅速下马跪下道:“小人是撒巴主祭的家仆,奉主祭之命特来见神。小人已经找了神一天,幸好在天黑前找到了,否则就无法回去覆命。”
  “起来说话吧。”听见撒已的名字,叶克强便感到浑身不自在,“主祭要你来找有什么事呢?”
  “是这样的,主祭要我来请神参加明晚主祭家中的宴会。”家仆恭声回道。
  “宴会?”叶克强愣了愣,“为什么要举办宴会呢?”
  “这小的就不清楚了。不过小的知道主祭是邀请部落所有的大臣及贵族参加宴会的。”
  叶克强皱眉沉吟了片刻,“撤巴邀请所有的贵族大臣参加家宴吗?”
  家仆答道:“是的。”
  涅汉插嘴道:“我看还是别去得好,恐怕其有中有诈……”
  叶克强伸手示意涅汉别说话,看向家仆说:“你回去转告主祭,就说我会准时赴宴。”
  “是。那小的告退了。”
  撒巴的家仆走后,涅汉急忙问:“神为什么答应要去呢?难道不怕撒巴害你吗?”
  叶克强冷静的分析原因,“第一,撒巴邀请了所有的大臣及贵族参加宴会,我如果不去、岂不是摆明了不给他面子,正好给他找我麻烦的理由。第二,如果贵族大臣都在场,大庭广众之下他应当不敢公开对付我。第三,如果我不去,岂不是让他觉得我怕了他,我堂堂男子汉难道真的会怕他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啦,不过撒巴诡计多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神贸然前去,只怕……”涅汉仍有些担心的说。
  叶克强接口道:“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锅,也只有硬着头皮闯了。”
  叶克强看着即将落下的火红夕阳,心中暗下决心,反正迟早要和撒巴正面冲突,就趁这次机会好好的把帐算清楚吧!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