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成吉思汗 >> 正文  
第七章 林中惊魂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章 林中惊魂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清晨的第一道阳光射进蒙古包中,叶克强便醒了过来,他翻个身打算再睡一会儿,可是当他的身子压到自己的右手臂时,一阵椎心刺骨的疼痛立刻自右臂传遍全身。
  “哎哟——”哀号声传出蒙古包外。
  睡在隔壁帐的女仆马兰和答夕衣衫不整的冲进叶克强帐内,惊慌地问:“主人,您怎么了尸马兰和答夕是忽图鲁汗赐给叶克强的女人。对蒙古人来说,女人只是男人的财产,随时都可能被其他部落抢去,或者是转送给别人,所以女人在部落里没有什么地位,而女人们也只能认命的随男人摆布。
  因此,忽图鲁汗赏赐这两名女人给叶克强,她们就是他的财产了,他可以要求她们做任何事,就算要她们陪宿也可以。但叶克强心中只有妻子美娟,而且他是二十世纪女权高张时代的人,所以他非常尊重她们。马兰和答夕从未受过如此的尊重,便全心全意的服侍叶克强。
  叶克强勉强坐了起来,全身因疼痛而冒出冷汗,“我的右手好痛,好像不能动了。”
  “怎么会这样呢?”马兰坐到叶克强身边,小心翼翼的除下他的衣服,看见他的右臂整个红肿了起来,不由得大吃了一惊,“答夕,快去打一盆水来。”
  “好。”答夕应了一声急忙跑出去。
  叶克强看着自己肿胀的右臂,苦笑道:“大概是昨天练箭受了伤。完了,这回铁定会被涅汉那家伙笑死了。”
  答夕端了一盆水进来,马兰把布沾湿后轻轻的敷在叶克强的右臂上,“主人已经受伤了,涅汉将军为什么还要笑您呢?”
  “哎,你们不了解的啦。”叶克强想着涅汉的嘴脸,忍不住摇起头来。
  马兰一边细心敷着叶克强的手臂,一边和答夕讨论要如何帮他消肿。叶克强看着两个女人认真的样子,不禁失笑。
  马兰和答夕听到笑声,一同望向叶克强,答夕不解的间:“主人,您在笑什么?”
  “我笑你们还越来越漂亮了。”
  马兰娇斥道:“人家都担心死了,主人还有心情开玩笑。”
  “抱歉。抱歉,我错了。”叶克强想转动身子,却牵动到右臂的肌肉,登时痛得眼泪差点流出来,忍不住又哀号了一声。
  此时,帐外传来涅汉的声音,“神起床了吗?”
  叶克强心中暗暗叫苦,他妈的,完了。
  涅汉走进帐里,看见半裸的叶克强和两名女仆,先是呆了呆,接着转身往外走,“对不起,打扰了,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干什么?给我站住!”叶克强出声叫住他。
  涅汉停下脚步,但是并没有回头,他两眼直视前方道:“不小心打断了神和两位姊姊的好事,真是抱歉,我还是先走好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叶克强快气昏了,“你给我过来!”
  涅汉转过身,用右掌遮住眼睛,边走边说:“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马兰忍俊不住笑了出来,“涅汉将军,我们是在帮主人疗伤,又不是在做什么事,你为什么不敢看?”
  涅汉放下右手,故作惊讶的叫道:“哎呀!神受伤了吗?发生了什么事?”
  “你少装了。”叶克强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正如你金口所言,昨天练箭练过头了,右臂痛得不得了。”
  答夕忧心的说:“都肿起来了,冷水敷了半天也没有用。”
  “在两位美女细心照料之下也没有起色吗?”涅汉挪偷的说:“神受了这么重的伤,该怎么办呢?”
  “喂,别再开玩笑了。”,叶克强苦笑道:“你一大早就过来,想必是早知道我右臂会肿痛成样,所以你一定有什么疗伤方法对吧?快使出来吧,我快痛死了。”
  “神果然厉害,一猜就中。”涅汉从怀中掏出一药膏递给马兰,“这是我家祖传的筋骨伤药,抹在伤处,疼痛立消。”
  马兰打开瓶盖,将绿色的药膏均匀的涂抹在叶克强的右臂上。
  叶克强立刻感到一股凉意渗人肌肤内,没多久,疼痛感真的消去了。
  “你这药膏还真有用,马上就不痛了。”叶克强站起身用力甩动右臂,“太好了,我感觉又可以射它三百箭,哎哟……”
  话还未说完,一阵剧痛骤然袭上右臂,叶克强惨叫一声,整个人痛得跌回被上,“他妈的,痛死了!”
  涅汉摇摇头,“神了太心急了吧,这药虽可暂时止痛,蛤伤处还是得避免剧烈火运动,大约需要半个月方可痊愈,神可要保重呀。”
  “他妈的,你怎么不早说,哎哟……”叶克强痛得骂不下去,马兰及答夕连忙将药膏涂抹他的伤处。
  涅汉见此情形,心想还是先溜为妙。连忙道:“神请多休息,我先告辞,改日再来。”
  叶克强痛苦的从牙缝里迸出一个字,“滚!”
  这日叶克强一直都躺在帐中养伤,虽然药膏发挥功效,让他的右臂不再疼痛,但是马兰和答夕却不让他起来。
  看着她们忙进忙出,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叶克强也不忍违拗她们的意思,只好继续躺着。初时还有她们陪着聊天,使他不觉无聊,后来她们见他没事便各自去忙。叶克强睡意渐浓,不久就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叶克强悠然转醒,他坐起身,感觉光线昏暗,只见马兰正在角落点着油灯,便开口问:“现在是什么时候?”
  马兰闻声回过头,“主人醒啦,现在已是黄昏了。普兰特大臣下午来找您,他已在帐外等了好些时候了。”
  “嘎,普兰特大臣来了,你怎么不叫醒我呢?”叶克强责问。
  “是大蔬要我别吵您的。”马兰委屈的说,“大臣来找您,我说您受了伤正在休息,他便要我别吵您,然后就在帐外等到现在。”
  “好了,别再说了,快请大臣进来。”叶克强起身洗把脸,提振精神,他知道普兰特找他必是为了撒巴邀宴之事。”
  不久,普兰特走进帐中,叶克强迎上前,“让大臣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
  “哪儿的话。”两个人坐下后,普兰特关切的问:“神的伤势要紧吗?”
  “小伤,不碍事的。”叶克强本想甩动右臂以示无碍,但又所造成剧痛,便告作罢。“大臣来访可是为了撒巴邀宴之事?”
  “正是。”普兰特忧心的点头,“撒巴趁汗出外狩猎时设宴,一定有阴谋。自从神和我在汗面前建言处分苏鲁后,我们一直是他的眼中钉。神看此宴是否专为除去我们而设的?”
  叶克强抚着下巴沉吟道:“我想未必。撒巴此次邀宴的对象是整个部落的贵族大臣,他应该不敢在大庭广广众下对付我们,就算他取,充其量也只是唇枪舌剑而已,以大臣的智慧与口才当不用惧怕他。”
  “神过奖了。”普兰特微微一笑,随即眉头又皱了起来,“可是撒巴诡计多端,我怕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叶克强滞洒一笑,“大臣不必如此烦忧,到时多方小心提防便是。”
  此时,帐外传来马兰的声音,“主人,撒巴主祭派家仆来接您去赴宴。”“知道了,你叫他等着。”叶克强起身对普兰特说:“大臣,咱们一道去吧。”
  普兰特点点头,跟在叶克强身后走出帐外,他边走嘴中边念念有词,不知在说些什么。
  撒巴的家仆见到两人,立即跪下道:“参见神,参见大臣,既然普兰特大臣也在此,那就请两位一同前往好吗?请上马吧。”
  “慢着。你家主人是在何处设宴?”普兰特突然出声询问。
  “启禀大臣,在部落东方的祭祖之地前。”
  “祭祖之地前吗?”普兰特想了一下,然后说:“你回去告诉你主人,就说我和神会自行前往,不用你接送了。”
  家仆和叶克强同时怔了怔。家仆一脸为难的说:“可是我家主人说一定要接到客人,否则会责罚我的。”
  “反正我们自己会去就对了,”普兰特朝家仆挥挥手,“你回去吧。”
  家仆无奈,只得离开。
  叶克强满脸疑惑的看着普兰特,正想发问,普兰特却先开口,“神可去过祭祖之地?”
  叶克强摇摇头,他来到此处一个多月,除了附近的地方他常去之外,其他地方若无人带领,他也不会独自前往。因为这里地广人稀,随意乱跑,只怕就此迷路回不来了。
  “祭祖之地在部落东方五里处,欲至该地必会经过一处密林,密林内除了族人先前开恳出来的道路外,没有其他的路。若不慎迷失在林中,只怕就再也出不来了,到时若不是饿死便是渴死,再不就成为野兽的食物。”普兰特顿了顿。继续往下说:“我怕撤巴在那里设下埋伏,或是故意带错路将我们丢在密林中任我们自生自灭,抑或是干脆在密林中杀了我们,所以我才会拒绝他们接送。”
  叶克强听得惊出一身汗,“幸好大臣机警,否则到时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死的。”
  “对付撒巴可马虎不得。我回去带些侍卫一同前往,以免中了埋伏。”说完,普兰特便朝自己的蒙古包走去。
  “慢着。”叶克强拉住普兰特,“撒巴若有心算计我们,只怕带再多恃卫也没有用。”
  普兰特停下脚步,略显焦急的问:“那该怎么办?”
  “莫慌。”叶克强嘴角露出微笑,“咱们把事情交给涅汉处理便可。”
  “涅汉将军?”普兰特已经急得不想问理由了。“那得快些,天黑路就不好走了。”
  “好,咱们快走吧。”叶克强和普兰特共骑一匹马飞奔到涅汉的军帐前,两人跳下马直冲人帐内。
  涅汉正坐着休息,见到叶克强及普兰特冲进来了,吓了一大跳,颤声道:“两……两位突然来临,不知……”
  “别说话,听我说。”叶克强在涅汉耳边低说了几句话,“懂了吗?”
  涅汉皱眉点头,“懂是懂,可是真的要这样做吗?”
  “少罗唆,照办就是了。”
  “是!”涅汉看见叶克强认真的表情,立刻打起精神大声回答。
  叶克强回头对普兰特说:“大臣,我和涅汉到内帐去商议一些事情,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
  普兰特微蹩双眉,“神还有什么事要商议的?”
  “只是小事。”叶克强拉着涅汉往里走,“我一会儿便出来,你就在这里等着。”
  普兰特看着两人进了内帐,啼咕道:“搞什么?神秘兮兮的,真是奇怪。”
  过了半晌,普兰特等得不耐烦,大声唤道:“神,好了没有?咱们要迟到了。”
  他话声方落,便见叶克强低着头走出来,“好了,咱们走吧。”
  普兰特朝内帐张望,“怎么只有神一个人?涅汉呢?”
  叶克强背对着普兰特答道:“我叫他去办别的事,他从后面走了。”
  普兰特觉得叶克强声音有些奇怪,“神的声音怎么变了?”
  “嗯……这个……咳……”叶克强用力咳了几声,“可能是着凉了,嗓子才有些哑。”
  “请神好好保重身体。”普兰特又问:“对了,神要涅汉去办什么事?”
  叶克强快步向前走去,“没什么,待会儿大臣就知道了。咱们现在可以安心出发了。”
  普兰特赶紧跟在叶克强身后走出军帐。
  两人上了马,叶克强一拉僵绳,马匹飞快地驰往部落东方。此时天色渐黑,到了密林前,叶克强放慢速度,点上油粉,慢慢骑进密林。
  密林中树木对天,就算是大白天,阳光也只能从树枝和树叶的缝隙中射进来,更不用说是夜晚了。靠着油灯的微弱亮光,普兰特小心翼翼的指引着路,生怕一不小心误人歧途。
  忽然,普兰特看见黑暗的前方有一点亮光在移动着,“前面好像也有人正赶去赴宴呢。”
  叶克强似乎早知道前方会有人似的,不感惊讶的说:“看来有人也像我们一样所中埋伏,所以也自己过去。”
  又走了一段路,两旁的密林突然传出奇怪的叫声,一会儿之后,远方也传来同样的叫声,两处叫声似乎在互相呼应者。
  普兰特机伶伶的打了个寒颤,“不知是什么野兽的叫声,听来真教人害怕。”
  “大臣认为那是什么野兽的叫声?”叶克强的声音中隐含着笑意。
  普兰特颤声道:“好像……是狼吧。真可怕,我们还是快走吧。”
  野兽的叫声持续着,一样是两边在相互呼应,但过了不久,叫声变得越来越急促,最后竟然变成人类的惨叫声。
  “啊——”惨叫声自密林中传了出来,声音甚是凄厉。
  普兰特吓得脸都白了,紧抓着叶克强问:“那…。那些是什么声音?难道……难道有鬼?”
  叶克强低声道:”本来不是鬼,现在大概已经变成鬼了。”
  普兰特不解地问:“此话怎讲?”
  叶克强没有回答,此时林中又传来几声惨叫,不久就什么声音也没有了,一切寂静得让人害怕。
  另外一方面,在叶克强和普兰特进入密林前,有数条身影以极隐密的身法窜人树林中迅速向前移动,他们在一个小空地集合,似乎在等待某人的出现。
  半晌,树林里窜出一个高大的身影,等着的几个人立刻跪了下来,低声道:“参见神。”
  “免礼。”出现之人竟然也是叶克强!
  “各位都是涅汉将军手下的最优秀的神箭手,今天要各位来这里是要执行一项秘密任务。各位可听见那个叫声吗?”
  众人静了一会儿,其中一名神箭手问:“神说的可是野兽的叫声?”
  “是的。各位感觉这叫声是否有些异样?”
  众人出耳仔细倾听,另一名神箭手答道:“这叫声自两个方向传出,好像是两支野兽在相互呼应。”
  “对,他们是在相互呼应。”叶克强微笑点头,“不过发出叫声的不是野兽,而是人。”
  “人?怎么会呢?”神箭手们面面相觑,觉得不可思议。”
  “各位的任务就是除掉那些出野兽叫声的人。”叶克强低声指示,“我们现在先往叫声传来之处移动,到时再向各位解释。跟我来!”
  叶克强挥了挥手,迅速向密林人口的地方向前进。由于他受过来严格的丛林战训练,所以他在树林中奔跑是非常轻松的,但后面跟着的神箭手们可就苦了,拼了老命才勉强跟上。
  “停!”叶克强突然停了下来,举起手示意神箭手们找地方躲好。“不要发出声音。”
  叶克强对颈项上的电脑下达指令:扫描方园两百公尺内人类活动情形。
  电脑立刻在叶克强脑中显示画面,他看见前方大约五十公尺处有五个人分别躲在树上。他低声对神箭手们说:“发出呼叫声之人就躲在前面不远的树上,你们听出来了吗?”
  神箭手们听了一会儿,点头表示听见了。
  叶克强接着说:“好,我要你们把树上的人一一射下来。”
  “这怎么可能!”一名神箭手惊讶的说,“光凭叫声怎能判断出他们确实的位置呢?这一定是射不中的。”
  “别担心,一切听我的就是了。”叶克强命令五名神箭手分别站到有利位置,然后要他们举起弓箭大约瞄准树上的五个人,接着对电脑下达指令:分析箭矢射中目标的准确度。
  电脑立刻在他脑中显示五名神箭手瞄准上之人距离及位置上的差距,叶克强根据这些数据调整神箭手的位置及弓箭手们说道:“记住你们现在瞄准的位置,待会在我离开之后,你们一个人一起从一数到五十,然后用你们最快的速度对准目标连续射十箭,明白吗?”
  一名神箭手疑道:“神,从这里望过去是一片漆黑,这样真的能射到人吗?”
  “你们别问这么多,照做就是了,我保证你们会立下大功。”叶克强开始朝目标方向奔去,“你们开始数吧。”
  叶克强身影迅速的向前飞奔,他是要到五人藏身的树下埋伏,因为就算电脑计算过神箭手必能射中那五人,但一定还是会有人为的疏失,为了不让敌人逃跑,他必须待在目标处以防万一。
  叶克强很快的来到敌人藏身的树下,他埋伏在一处草丛中,拔出腰刀,心中默数着:四十三。四十四。四十五……
  五十!当叶克强默数到五十之时,立刻传来箭矢破空之声,接着树上陆续传出惨叫声。
  “砰”地一声,一个人从树上重重摔落地面,瞒珊的往树林中走去。
  “哪里走!”叶克强自草丛中跃出,那两人大吃一惊,还来不及反应,叶克强大刀一挥,已在两人喉咙开了一道口子,两人吭也没吭一声便软倒地上。
  叶克强看两人身上本就中了六、七箭,此时就算不了结他们,他们也活不了多久。他暗忖,倒让你们死了个痛快。
  忽然,叶克强身后又传来“砰”地一声,他回头一看,原来树上又摔下一名全身中箭之人,这人摔下之后立即死去。
  “一二三四……”叶克强纳闷道:“奇怪,应该还有一个人啊。”
  摹地,叶克强惊觉头顶上似乎有黑影笼罩,他迅速着地滚开,果然树上扑下来一人,倒提单刀直刺叶克强脑门,幸好叶克强闪了开来,让他这刀刺到地面。
  “妈的,你敢偷袭我,看我不好好收拾你才怪!”叶克强自地上跃起看着眼前之人,发现他虽然身中数箭,但都不是在要害,所以才有力气攻击自己。
  那人一击不中,本已心虚,又看见叶克强凶神恶煞的样子,转身拔腿就跑。叶克强冷笑一声,也不追他,右手握住腰刀刀身,用力向前掷出,刀子正中哪人背心,那人登时扑倒在地。
  叶克强上前确定那人已死,将刀自他身上拔出,闷哼一声道:“想逃?门儿都没有。我可是连续五届的飞刀比赛冠军呢!”
  叶克强迅速奔回集合处,“你们干得好,敌人已全数歼灭了。”
  神箭手们轻轻欢呼一声,叶克强正色道:“好了,咱们到下一个目标去吧。”
  叶克强就用这种方式将整个树林中埋伏的敌人消灭殆尽,那些敌人被杀时的惨叫声也就是普兰特听见的惨叫声。当所有敌人杀尽时,惨叫声自然也没有了。
  “怎么突然静了下来?”普兰特忐忑不安的四下张望,忽然看见本来远在前主的一小点亮光慢慢的变大,感觉像是在逐渐接近中。他颤声道:“奇……奇怪,前面的火光怎么靠过来了,该……该不会是鬼火吧?”
  “也许是吧。”叶克强策动僵绳加快速度。
  “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普兰特盯着越来越近的光点,全身发抖的哺哺自语,显然是非常的恐惧。
  半晌,前方传来了马蹄声,然后渐渐的可以模糊的看见有两个人共骑一匹马正在接近中,骑马之人还提了一盏油灯,普兰特看见的鬼火便是那盏油灯。
  “呼,原来是油灯。”普兰特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谁会在这个时候从那个方向过来呢?”
  来人很快的来到他们的前方停了下来,普兰特定睛看清楚来人,不由得大吃一惊,吓得从马上摔了下来。
  “鬼呀!有鬼呀!”普兰特摔倒在地上后,边惨叫边往后退,“完了,遇见鬼了,快逃呀!”
  原来普兰特看见前方骑在马上的两个人竟然也是自己和叶克强,吓得他差点魂飞魄散。
  “是鬼!鬼变成我们的样子来加害我们,快逃呀!,,普兰特说着便从地上挣扎爬起来,转身就逃。忽然肩膀被一支有力的手捉住,他骇然的大叫:“饶命呀!放了我吧!我和你无冤无仇。”
  “大臣,是我呀。”
  普兰特听见是“叶克强”的声音,忙道:“原来是神,快逃吧!鬼来害我们了!”
  “他们不是鬼呀!”“叶克强”啼笑皆非的说。
  普兰特怔了怔,偷眼迅速瞄了来人一眼,惊慌道:“还说不是鬼,那个人分明是鬼变成你我的形貌来为惑我们,不然世上怎么可能有人长得和我们一模一样?”
  “叶克强”笑了起来,把普兰特的身子反转面对自己,“你看清楚一点,看看我是谁?”
  普兰特仔细看了“叶克强”的脸,惊讶的叫道:“涅汉!?怎么会是你?”
  “这完全是依照神的指示做的。”
  普兰特一脸疑惑的问:“你是涅汉,那另外一个是……”
  涅汉笑道:“那才是真正的神呀。”
  普兰特愣住了,原来从涅汉帐中和自己一起出发的是扮成神的涅汉。涅汉换穿了神的衣服,又一直背对自己,再加上他们俩体型相似,所以才没分辨出来。普兰特再望向另外一个“自己”,原来也是体型相似的人装扮的,和他的相貌完全不同。
  涅汉走向叶克强问道:“都解决了吗?”
  叶克强点头笑道:“当然,一个都不留,你的手下都很能干。”
  涅汉颔首道:“多谢神的夸奖。”
  “辛苦你了,谢谢你。”叶克强拍拍涅汉的肩膀,。“你的手下在人口处集合,你可以带他们回去了。”
  “是!”涅汉答应一声,带着假扮普兰特的人离开密林。
  普兰特呆呆地立在原处,他脑中一片空白,根本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大臣,”叶克强轻拍普兰特的肩,“我们上路吧。”
  普兰特猛然回过神来,忙问道:“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先上马,我们边走边说吧。”
  两人骑上马,叶克强策动僵绳,马匹缓缓前进。
  “今日幸好大臣机警,提醒我密林中会有埋伏,否则此时你我两人恐怕已命丧此处。”
  普兰特闻言大惊,东张西望的问:“林中当真有埋伏吗?在哪里?”
  “别担心,已经被我和涅汉的手下们除掉了。”
  “原来神先来此处除去埋伏之人。”普兰特恍然大悟,但又觉得有些不对,“可是为何要涅汉及另外一人扮成我们的样子呢?”
  “这是扰敌之计。”叶克强回头问:“大臣还记得初人林中时听见的野兽叫声吗?”
  普兰特点头,“记得呀,那似乎是狼的叫声。”
  “不,那是埋伏之人的叫声。”
  “什么?”普兰特讶异极了,“他们为什么要发出那种怪声音呢?”
  “用来传递讯息、在密林中,埋伏之人不能木声说话,他们便模仿动物叫声来传递讯息,这样不但能正确快速的传递消息,也不会引起怀疑。”叶克强解释。
  “原来是这样。”普兰特抓抓头、“连我都被我骗过了呢。”
  “撒巴在密林人口处埋伏一组人马,看见我们进入林中,便以动物叫声通知林中埋伏之空准备袭杀我们。我和扮成你模样的人先行人林,人口处理伏之人必然通知林内的人我们已到,之后你和涅汉进入林中,埋伏之人必大感讶异,不知如何是好,所以会产生一阵慌乱。后来你听见混乱而互相呼应的野兽叫声,便是人口和林内埋伏之人所传递的讯息已经乱一团,所以叫声才会越来越大声和急促。
  “原来如此,真是妙计。”普兰特对叶克强大感钦佩,“那后来的惨叫声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和涅汉的手下潜入密林中,只要听见野兽的叫声便朝声音传来之处连续发箭。如果我们不先行扰敌,而是直接前来的话,埋伏之人传递消息的叫声必定简单而短暂,如此便不容易听出叫声来处,可是一旦弄乱了他们的讯息后,他们就必须不断的以叫声来搞清楚状况,所以涅汉派出的神箭手便有足够的时间找出叫声来处,进而将埋伏之人全数诛杀。”
  普兰特听完赞叹不已,“神如此神机妙算,真是太厉害了,连他们会用动物叫声来传递讯息都了如指掌。真不愧是神,太令人佩服了。”
  “大臣过奖了。”叶克强谦虚着。
  其实,叶克强担任特战队队长时曾参加过无数次的丛林战,在丛林战中,除了以无线电来传递消息外,模仿动物叫声来传递消息也是非常重要的。叶克强想想,古代战士埋伏于林中既没有无线电,那自然是以动物叫声来联络了。而在丛林人口处派人监视动静,把消息传给林内之人,这是最基本的战法,所以他以此判断埋伏之人的行动,再加上有电脑辅助,果然成功破坏了撒巴的暗杀行动。
  知道埋伏已经除去,普兰特原先紧绷的心情登时放松了下来,咧嘴笑道:“神就是神,智慧。武艺都超人一等,我看这次撒巴选错人对付了。”
  “这很难说。”叶克强摇头正色道:“不知道撒巴下一步要用什么好计来对付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是,是。”普兰特连忙收敛起笑容。
  眼看就要走出密林了,叶克强和普兰特一步步的接近祭祖之地,前方似乎有着未可知的危险正在等着他们。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