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成吉思汗 >> 正文  
第八章 美人入怀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八章 美人入怀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祭祖之地前插了两排火炬,正中央生起了熊熊的营火,将四周照耀得有如白昼般。叶克强和普兰特看见所有的贵族大臣都已到齐,正在聊天谈笑,见两人到来,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
  “两位贵客总算到了,可让大家等得急死了,还以为出了什么意外。”撒巴首先迎了上来,满脸堆笑,完全看不出做过亏心事的样子。他亲热的拉着叶克强的手,“两位如果由我派反的人接来。便不会此时才到,快请上坐吧。”
  普兰特心中暗骂撒已的深沉猾诈,冷冷的说:“看到我们来到,你一定很失望吧。”
  “怎么会呢?两位肯赏脸,我高兴都来不及,本来还以为你们不来了。”撒巴拉着两人到祭台前普兰特闷哼一声,“主祭太抬举我们了。”
  “哪儿的话,两位对本部落贡献太大,在座之人无一能及,两位理当获此尊荣,不用谦虚。”
  撒巴随即登上祭台朗声道:“各位贵宾,我们期待已久的神和普兰特大臣终于来到了,现在我以主祭的身份宣布宴会开始,酒肉可以端上来了,大家请尽情的享用吧!”
  众人发出欢呼声,侍女们端上大壶的马奶酒、热牛肉,放在众人身前。
  叶克强冷静的扫视眼前的情况,他看见前方广场的人分成两侧席地而坐,左侧一一排多是亲撒巴的人,右侧则是反对撒已和一些中立的人,看来弘吉刺部的派系门也是相当明显的。
  “各位,”撤巴又大声说道,“今日本人之所以举办这次晚宴,主要是有几个意义,第一就是希望我们大家在汗外出的这段期间能够团结和谐。共同为部落的事情努力,以往的恩恩怨怨自今晚起一笔勾消,大家同意吗?”
  众人又大声欢呼附和,不过显然撒巴那一派的声音比较大。
  撒巴望向叶克强道:“大家都同意了,神呢?”
  叶克强面无表情他说:“主祭怎么说就怎么是。”
  “那真是太好了。”撒巴举起酒杯高声道:“让我们大家举杯,这杯喝下去之后,一切的恩怨就此了结。大家干杯!”
  普兰特举杯欲喝,叶克强忙抓住他的手,对颈项上的电脑下达指令:检查所有的酒及肉类有无毒性。
  电脑马上有了回应:皆无毒性,不过酒类饮用过量会麻痹神经,不宜多饮。
  普兰特不解问:“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喝吧。”叶克强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撒巴继续道:“晚宴的第二个意义就是替全体族人感谢神及普兰特大臣的为我们部落所做的贡献。尤其要感谢神,自他来到本部落,改善我们的很多制度,让我们生活得更好,他还教导军队新的战法,使军队更加强大。如此伟大的神能够出现在我们部落,这是大家的福气,让我们大家起立敬神一杯!”
  众人都站了起来,叶克强也起身举起酒杯。“大家太客气了,请坐下吧,我先干为敬。”
  撒巴又道:“至于普兰特大臣对部落的贡献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我就不再多说,我们大家敬普兰特大臣!”
  众人再次起立举杯,普兰特显然有些喜形于色,他起身道:“我普兰特一生为部落尽心尽力,只希望所有人都能过好日子,如今能够小有成就。都是大家的支持才能达到的,我在这里谢谢大家,干杯!”
  这杯喝完之后,撒已笑道:“神普兰特大臣真是好酒量。好了,现在请大家尽情吃喝,余兴节目马上开始。”
  撒马击掌两次,立刻有十数名舞女自角落处婷婷弱弱的走出来,场中所有男人眼睛立刻一亮,因为这些舞女身材较好。面貌美艳,有些好色的将军、大臣口水都忍不住注出来了。
  舞女们围着营火阿娜多姿的跳起舞来,众人大声鼓掌叫好。
  撒巴坐在叶克强及普兰特中间笑道:“怎么样?这些舞女浑过得去吧?好们都是附近小部落贡献的美女,两位如果看见中意的,只管挑选回去。不用客气。”
  普兰特目不转睛的看着姿态曼妙的舞女们,看来是甚好此道。
  撒巴看见普兰特色心渐起,不屑地闷哼一声,耳中却听见叶克强冷冷他说:“这些美女主祭还是自己留着用吧,我无福消受。”
  “神这么说就太见外了。”撤巴诌媚一笑,“我这些美女随便挑一一个也比汗赐给神的那两个小丫头美丽十倍;更何况神虽然贵为神,但终究是个男人,一定需要美女的慰藉,每天面对那两个小丫头一定会生厌的。怎么样,挑一、两个美女回去吧。”
  “哦,原来汗的美女比不上你这里的女人漂亮呀。”叶克强扬扬眉,“那么汗还有什么东西比不上主祭你的呢?”
  撒巴未料到叶克强会有此一问,呆了一呆,连忙澄清道:“神言重了,汗的东西自然样样都比撒巴的好,神太多心了。”
  叶克强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原来是这样。”
  “既然神对美女没有兴趣,那我就不强求了。”撒巴立刻又恢复笑脸,“不要美女,喝渴酒总可以吧。我对神钦佩已久,一直没有机会和神接近学习,今日总算可以好好接受神的指导,我真是太高兴了。来,我先敬神一杯。”
  “主祭太谦虚了,应该是我向你学习才是。”叶克强浅吸一小口酒。
  “哈哈……”撒巴大笑着把杯中的酒喝尽,“神太抬举我了,我撒巴无德无能,有什么好学习的呢?神对”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对象。”
  说到这里,撒巴的神色突然黯淡了下来,“其实我知道神和普兰特大臣对我有很深的误会,今天我想趁这个机会和两位解释,首先我要向两位说一句肺腑之言,我知道我错了。…
  叶克强想不到撒巴居然会主动认错,不由得吃了一惊,但表面上不动声色;普兰特则专心的看舞女跳舞,根本没听见撒巴的话。
  “我知道我错了。其实你们不了解我的苦处,自从汗及全族人推举我担任主祭后,我每日诚惶诚恐、战战兢兢,生怕辜负族人所托,也因为我忙着处理族人的大事,所以疏于管教家人。神,你也知道,马圈里总会有几匹劣马,我家族中出了一些顽劣分子也在所难免。这次我的逆子犯了大锗,很感谢神及普兰特大臣坚持要汗处分他,让他受到很大的教训,也变乖了不少。虽然我很伤心他的身体受到伤害,但这是他自己的报应,我也只能默默承受。”撒已声泪俱下的说。
  叶克强看见撒巴说着竟然哭了起来,也搞不清楚他是真的情绪反应还是在演戏,只好拍拍他的背,安慰道:“别伤心了,至少你儿子还活着。”
  “是啊。”撒巴抹去眼泪,“其实,今天晚宴我最主要的目的是要为以前对两位有得罪的地方道歉。唉,谁没有私心呢?苏鲁毕竟是我儿子,我跟你们作对全是私心在作祟,现在我知道错了,你们有原谅我吗?”
  叶克强看着撒已诚恳的样子,几乎要相信撒巴是真心认错,不过他还是有些怀疑。“我本来就和你没什么嫌隙,谈不上什么原谅不原谅,你问问大臣有什么意见吧。”
  撒巴转头看向普兰特,语气诚恳的问:“大臣,我们之间的误会就当作没有发生过,好吗?”
  普兰特的心早就飞到那群舞女身上了,哪里还听得进撒巴的话。撒巴又叫了他几次,他才胡乱答道:“你说什么?随便啦,都可以啦。”
  “普兰特大臣似乎忙得很。”撒巴笑着举杯向叶克强说道:“既然这样,我们之间就再也不存在任何误会了,我真是太高兴了。来,神,我们干一杯,庆祝我们前嫌尽释。干杯!”
  叶克强和撒巴对饮几杯之后,撒巴突然站起身朗声道:“各位,我今天实在太高兴了。我知道在座有许多人认为我和神及普兰特大臣不合,其实这是错的,或许之前我和他们有些误会,但从今以后全都不存在了。神,你说对吗?”
  叶克强不知如何回答,只好勉强地微微点头,场中许多反对撒巴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摆在眼前的事实又由不得他们不信。
  撒巴又间:“普兰特大臣,你说呢?”
  普兰特心想神都点头,自己还能有什么意见,他也点头道:“主祭说得没错。”
  撒巴仰天大笑,“从今以后,我和神及普兰特大臣将同心协力为我们部落贡献心力。我太高兴了,今天真是个值得庆祝的大日子,大家干杯!”
  众人又再次欢呼干杯,撒已高声道:“好,现在开始,每个人可以任意挑选场中的舞女来陪你们喝酒,大家同意吗?”
  场中的男人们自然大声叫好。
  “好,我看就由部落中最德高望众的普兰特大臣先行挑选吧。”
  “真的吗?”普兰特闻言大喜,“可……可以挑几个呢?”
  撤巴哈哈大笑,“只要大臣挺得住,挑几个都可以。”
  “好。”普兰特的眼珠骨碌碌的转动,很快选了三名舞女。
  撒巴向场中使使眼色,三名舞女乖顺的走到普兰特身边坐下,普兰特高兴的左拥右抱,开怀大笑。
  撒巴接着望向叶克强,“接下来请神选一位吧。”
  叶克强摇头道:“不了,让给其他人吧。”
  “没关系嘛,普兰特大臣都已经挑了三位美女,神还客气什么?”撒巴淫笑道:“又不是要给你做妻子的,只是帮你倒酒而已,不过如果要做妻子我也不反对,神快挑一个吧。”
  叶克强自从失去美娟后,心如止水。“还是免了吧。”
  “哦,原来神不好意思呀,那我帮你挑一个好了。”撒巴扬声朝场中叫道:“索娜,过来,坐在神的旁边服侍他。”
  撒巴一说完,本来聚在一起的舞女们突然慢慢散开,中间出现了一位清丽脱俗。闪动一双惹人怜爱的眼睛、身材玲现有致的美女,在场的男人看得都呆了。至于这名美女刚才为何藏身众舞女之中不让人看见,是正好如此,抑或是故意安排,这些男人则没有心思去想。
  索娜缓缓地走向叶克强,叶克强本来也看得有些失神,此时忙回过头道:“不……”
  话未说完,索娜已经“缨咛”一声偎进叶克强怀中。撒巴立刻道:“索娜,好好服侍神。务必让神满意,否则你是知道的!”
  索娜像受惊的小鸟般缩迸叶克强胸膛,小声答道:“是。”
  “主祭…”叶克强还想拒绝。
  “好了,神,我该去招呼其他人了。”撒已打断叶克强的话,“我先告退,待会儿再来陪神,神请好好享受吧。”
  叶克强还待要说,撒巴却已走远,他元奈的叹了口气,脑中一片混乱,猜不透撒巴究竟在搞什么,是真的有意仟悔,或者又是在使什么好计想害自己?叶克强真的迷恫了。
  “神。”
  叶克强听见如蚊子般的声音传来,想起怀中的美女,他故意不低头,怕看见索娜令人怜爱的面容后会受到诱惑,毕竟自己是个正常雄壮的男人。于是他冷冷的说:“什么事?”
  “神,你不喜欢我吗?”索娜不只容貌惹男人怜爱,声音听来也是楚楚可怜。
  叶克强听了,不禁有些心软,但他还是坚守立场,没有低头看她,“初次见面,谈不上喜不喜欢,姑娘不必多心。”
  “那……”索娜的声音听来像是要哭出来了,“你为什么不看我?”
  听了这句话,叶克强心中开始有点不忍,生怕索娜真的会因为自己不看她而哭出来,他的心动摇了。暗想,看你便看你,难不成怕你吃了我?
  心意既定,叶克强猛一低头,正好索娜也抬头看着他,两人鼻尖相距不到一个拳头。叶克强看见索娜水灵灵的一双大眼,像是随时都会泛出眼泪水似的,尖挺而俏皮的鼻梁、殷红的小嘴,叶克强心跳骤然加速,他忽然有股冲动想紧紧抱住眼前的女子,好好的安慰她,让她不再伤心。
  不过,叶克强毕竟受过严格的特战训练,他立即收摄心神,艰难的收回眼光,猛然抬头,气息有些急促的说:“我看过你了,那便怎地?”
  索娜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神就是和一般人不同,好有个性喔。”
  叶克强的脸居然微微红了起来,他故作镇定的开口,“你过奖了,其实我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
  索娜斟了一杯酒交给叶克强,接着替自己斟了一杯,“神,我来陪你喝酒好吗?”
  叶克强叹了口气,低头望向索娜道:“你不用陪我喝酒,你去做你自己的事好吗?”
  索娜睁大眼睛,眼泪在眼眶打转,语气惊慌的问:“神为什么要赶我走?我做了什么事让你不高兴吗?”
  “有,没有,我不是要赶你走。”叶克强忙道,“我只是不想你这样作贱自己。”
  “为什么陪你喝酒是作贱自己呢?”
  “你看看你们。”叶克强指着四周的贵族大臣们,有许多抱着舞女做一些狼亵的动作,“我不希望看见你这样,你明白吗?”
  “你……你真的和其他男人不同。”索娜睁大双眼瞪着叶克强,但神色随即黯淡下来,“可是这是身为女人的命运,没有办法改变,女人只是男人的财产,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索娜说着眼泪真的流了下来,叶克强吓了一跳,急忙安慰道:“别哭,别哭,没事了,没事了。”
  “对不起,我本来应该是要让你开心的。自己却先伤心了。”索娜拭去眼泪。抬头毕着叶克强。语气哀求的说:“拜托神让我留下来陪你喝酒好吗?否则回去主人是会惩罚我的。”
  “主人?你是说撒巴吗?”叶克强怒气顿起。“他敢惩罚你?我去和他说!”
  叶克强说完便要起身,索娜忙拉住他,“不要去!你这一去只会害我更苦而已。”
  “为什么?”叶克强奇道。
  “你去向主人说,主人或许会答应,但回去后谁知道他会怎么对我?而且就算你救得了我一时,也救不了我一世,除非……除非让我跟着你。”她最后一句话说得极小声。
  叶克强怔了一怔,随即低头不语,他知道自己不会再纳妻妾,而且他也不想受撒巴的恩惠,可是又不忍伤索娜的心,顿时不知如何是好,干脆就不说话了。
  “我知道自己配不上神,只是随口说说而已,神不要放在心上。”索娜再次哀求道:“但是求你让我陪你好吗?如果你不要我,只怕主人会要我去陪其他人,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也只有认了。”
  叶克强再次望向四周,心中着实不忍索娜落人其他人手中任意摧残,他心中涌起保护眼前这可怜女子的念头。“好吧,你就陪在我身边吧。”
  索娜大喜,“多谢神,多谢神,我敬神一杯。”
  叶克强看见索娜的笑容,心中也莫名的高兴起来。他和索娜对饮了一杯,感觉和她亲近了不少,笑着问道:“对了,我刚刚听见撒巴叫你的名字,是叫……索娜是吧?”
  “是,我叫索娜。”索娜喝了杯酒,脸颊红了起来,看起来十分可爱,叶克强差点又看呆了。
  他忙回过神,“呢,索娜,你为何会沦落到撒巴家当舞女呢?”
  “唉,说来话长。”索娜神情落寞的叹口气,“我本是邻近的塔赤族贵族之女,因我们族长畏惧弘吉刺部强大,所以将我献给汗,不知怎地又被主祭挑去做舞女,就这么一直到现在了。唉!这种不堪回首的往事莫再提了,来,我再敬神一杯。”
  叶克强又和索娜对饮一杯,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怎地,他越来越觉得索娜惹人怜爱,想好好的保护她。叶克强轻抚索娜的秀发,轻声安慰道:“是呀,过去就让它过去,休再伤必了。”
  索娜又和叶克强说了许多心事,两人越谈越投契,酒也越喝越多,索娜温柔的服侍着叶克强,叶克强也爱怜的轻拥着索娜,两人好似情侣一般。
  叶克强闻到索娜身上散发的体香,心神为一荡。索娜轻抚着叶克强结实的胸膛,她拉着叶克强的手放在自己丰满的胸上。
  叶克强脸一红,忙把手拿开,支吾道:“这……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关系呢?”索娜再拉起叶克强的手放在自己胸上,闭着双眼,一脸陶醉的说:“反正我迟早是神的人嘛。”
  此时,两人听见前方传来一声暴喝,“我要那个女人陪我喝酒!”
  叶克强和索娜一惊,立即往前方望去,见一名身材矮小。有着一对老鼠眼和酒糟鼻的男子,叶克强并没有见过这个人。
  “坤势,你喝醉了,别乱来!”撒巴见状上前拉往坤势,向叶克强道歉,“神,对不起,他喝醉了,别介意。”
  叶克强挥挥手,“决把他拉下去吧。”
  撒巴拉住坤势想把他拖下去,坤势却大吼一声,用力把撤已甩开,指着叶克强喝道:“怎么,堂堂的神居然要和我抢女人吗?”
  坤势说完欲扑向叶克强,撒巴忙又上前拉住他,“坤势,别乱来!”
  索娜抱着叶克强颤声道:“神,那个人好凶喔,我好害怕。”
  “别怕。”叶克强轻抚着索娜的背,柔声道:“放心,我不会让他抢走你的。”
  坤势再次用力推开撒巴,直向叶克强冲去,双手欲抓住索娜,叶克强冷笑一声,右手一伸便掐住坤势的喉咙。身材矮小的坤势手脚乱踢乱抓,但怎么也碰不到叶克强和索娜的身子。
  叶克强嫌恶的看了坤势一眼,右手加大了劲道,坤势登进呼吸困难,一张老脸涨得通红。
  撒巴见情形不对,立即上前劝道:“神,求你放手吧,坤势只是一时冲动,你原谅他吧,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叶克强用力把坤势甩开,坤势在地上滚了两圈,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叶克强大吼道:“他是什么东西?胆敢这样对我?”
  “他……他是我的族弟。”撒巴尴尬的说,“真是抱歉,是我管教不严,对不起,对不起。”
  “原来是你的族弟,那就难怪了。”叶克强不客气道,“教他好好反省反省,否则下次我不会这么轻易饶过他。”
  撒巴正要回答,坤势却挣扎着爬起抢先大声道:“亏你还是神,只会用武力欺负弱小,算什么英雄好汉?”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叶克强骤然站起,握紧双拳,怒目瞪着坤势。突然感到右臂一阵疼痛袭来,心中暗叫不妙,刚才一时冲动忘了右手的伤,这下子臂伤恐怕又要复发。
  坤势看见叶克强凶神恶煞的样子,大吃一一惊,以为他又要来打自己,连忙退后了十几步,见叶克强没有冲过来的迹象,才又放胆的颤声道:“本……本来就是,你仗着个子高。力气大利我抢女人,有种的话咱们来比别的。”
  撒巴在一旁急得大叫:“坤势,别说了,你太过份了!”
  坤热根本不理会扔巴,反而越说越大声,“我早就看你这个什么狗屁神不顺眼很久了,仗着力气大博得汗的欢心,其实什么本事也没有。怎么,敢不敢跟我比除了力气之外的本事?如果不敢。就乖乖跪地求饶,把那美女让给我,大爷我一高兴,或许会放你一马也说不定。”
  撒巴冲上前捂住坤势的嘴巴,“别再说了,你实在是口无遮拦,快向神道歉。”
  叶克强怒极反笑,仰天狂笑了半晌,喝道:“撒巴,放开他!”
  撒巴一脸惶恐的说:“神,请你别生气,我会好好惩罚他的。”
  “放开他!”叶克强咬着牙道,“我接受他的挑战。”
  全场的人都呆住了,万万想不到叶克强会说出此话。索娜急道:“神,不要答应他,我看坤势不是什么好人,可能会用好计害你。”
  “我叶某人岂会怕他?”叶克强朗声道:“坤势,你要比什么就尽管来吧!”
  “好。”坤势挣开撤已的手,“比试的项目由我决定,赢的人可以拥有你身边那名女子,输的人除了要绕着营火爬三圈学狗叫外,还要叫赢的人‘爷爷’一辈子。怎么样,这个条件你可以接受吗?”
  “可以。”叶克强指着坤势喝道:“我就不信你这樟头鼠目的家伙有什么了不起的本事!”
  “那得试试才知道。”坤势嘿嘿的好笑两声,“这次比试,我想请撒巴主祭及普兰特大臣当裁判,你同意吗?”
  普兰特大吃一惊,“这……我……”
  “神,你真的要和坤势一分高下吗?”撒巴一叶克强斩钉截铁的说:“没错。”
  撒巴接着问:“那神同意我和普兰特大臣担任比试裁判吗?”
  “完全同意。”叶克强想都没有想就回答,因为他有把握不管比什么都一定能用地坤势。
  “太好了。”坤势夸张的朝在场众人行了个礼,“我先下去准备比试所需要的东西,保证待会儿大家能看见有生以来最精彩的比试。”
  坤势说完便退了下去,叶克强不屑地瞪了他的背影一眼,回头望见索娜正满脸担忧的望着自己,不禁爱怜的搂紧她,决定要尽全力保护她,但他并没有看见一件事——
  撒巴的嘴角突然露出一丝冷笑。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