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成吉思汗 >> 正文  
第二十章 神子遭俘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章 神子遭俘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豁儿赤的预言很快就实现了,根据叶克强派出去搜集情报的“特别作战队”回报,在弘吉刺部西边的塔塔儿部近来动作频仍,他们似乎正与邻近其他部落联合起来想消灭日渐强大的弘吉刺部,更想消灭传说中将统一蒙古的神之子一一一叶英豪。不过可能是因为忌惮叶克强的厉害,迟迟不敢有所行动,但从塔塔儿部加强兵力部署看来,出兵是迟早的事,忽图鲁汗为此召开了作战会议。
  与会者除了忽图鲁汗之外,还有叶克强。普兰特大臣。左将军伊索及右将军蒙力克和特别作战队队长统达。几个人围坐在金帐内,统达将搜集到的情报告诉在座的人,听得众人忧心忡忡。
  忽图鲁汗慌乱道:“早在五年前我就想把塔塔儿部灭掉,可是神一直说时机未成熟,现在他们要打过来了,神,你说该怎么办呢?”
  叶克强沉吟了一会儿,问道:“统达,据你观察,塔塔儿部的兵力共有多少?”
  “塔塔儿部本身的兵力大约三万,若加上邻近小部落会合的兵力,大概不超过四万人。”
  忽图鲁汗急忙问:“那我们的兵力有多少呢?”
  蒙力克平日负责训练士兵,他答道:“启禀汗,目前可用的兵力约有三万余人。”
  “那算是势均力敌了。”忽图鲁汗望向叶克强,“神,依你看他们若攻来,我们有胜算吗…”
  叶克强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望向伊索道:“伊索,你曾和塔塔儿部人交过手,你认为如何呢?”
  伊索沉吟道:“塔塔儿部人相当残暴凶狠,他们是十分善战的部落,并不好对付,但我们军队训练精良,再加上有神教给我们的战法,如果双方打起来的话,胜负实在很难说。”
  蒙力克提议道:“不如咱们先下手为强。立刻出兵攻他们个措手不及如何?”
  “不行。”叶克强立刻反对,“要攻打塔塔儿部,必须越过呼伦贝尔地区,那里的地形十分难走,相当损耗战力,到时培塔儿部以逸待劳,恐怕我们会全军覆没;再者,觊觎弘吉刺部的部落可不上塔塔儿部一个,若此时将主力军队派往攻打塔塔儿部,其他部落乘虚而入来攻打我们,那可是十分危险的。”
  众人听了都觉有理,一旁的普兰特大臣由于年事已高,经常“处于打瞌睡状态,忽图鲁汗因为尊重他才请他参加会议的,其实众人都不怎么当他存在,此时他却突然用苍老的声音叫道:“难道弘吉刺部就这么完了吗?”
  众人均吓了一跳,纷纷望问普兰特。看见他又慢慢的进入打瞌睡状态,忽图鲁汗有些羡慕他,不管发生大大的事都可以打瞌睡。
  忽图鲁汗仇心的生向叶克强问:“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
  “目前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加强防御措施。塔塔儿部人若真的来袭,想必是讨不到什么好处的。”
  忽图鲁汗长叹了一口气,“也只有这样了。”
  叶克强朗声道:“好,现在听我分派任务。伊索,你立刻加强部落周遭防御工事的构筑,防御兵力也要增强;蒙力克,从现在开始,军队加强作战训练,所有非必要勤务一律暂停;统达,你持续情报的搜集,尤其要注意塔塔儿部军队的动向。就这样了,大家立刻下去执行。”
  众人领命后立刻行动,叶克强跟着蒙力克视察军队训练情形,之后又和伊索讨论边疆地区的局势及就应变措施,一直忙到夜深才拖着疲备的身心回自己的帐子。
  “你回来啦。”在帐外迎接叶克强回来的正是索娜。“辛苦了,你肚子饿了吗?我弄东西给你吃。”
  “不用了。”叶克强轻轻搂住索娜的纤腰,“你怎么不先睡呢?小豪呢”
  两人走人帐内坐了下来,索娜拿块湿布中帮他拭脸,“小豪睡了,我在等你回来。”
  早在撒巴伏诛之后,叶克强就想让索娜回到她自己的部落,但索娜为了报恩,执意留在他身边,自此两人关系十分特殊,既似主仆,又像夫妻,蒙古男人一向只当女人是财产而已,所以也都见怪不怪。
  “以后不用等我回来了。”叶克强累坏了,一家伙就躺在褥垫上,“我最近会很忙,可能都会很晚才回来,以后你自己早点睡吧。”
  来自女权高张时代的叶克强,就算到了古代蒙古也一样相当尊重女人,正因为如此,在他身边的女人都既感激又敬爱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索娜挨进叶克强怀里,娇声道:“人家没看到你回来,睡不着嘛。”
  叶克强闭着眼睛享受着索娜温柔的抚摸,渐渐地有些冲动,可是此时似乎不大适合男欢女爱,他轻抚索娜的头发,柔声道:“我明天天未亮便要和伊索巡视边疆的防线,得早点睡,你回去马兰和答夕那里睡好吗?”
  索娜乖顺的坐起身,在叶克强脸上亲吻一下,“你又欠我一次。”
  叶克强佯装不懂的笑着,“我欠你什么呀?”
  索娜娇羞的低头道:“讨厌,你知道的嘛。”
  叶克强自然知道索娜指的是鱼水之欢。以叶克强这种强壮的男性,性方面的需求自然比其他人更甚,不过他可是受过严格训练的特战队员,知道何时必须压抑,何时可以纵情。他笑在问:”我到底欠你什么啦?”
  “反正我都记起来了,我会要回来的。”索娜笑着往帐外走去,“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叶克强放松全身肌肉,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也让混乱的脑子暂时停止思考。其实这一阵子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豁儿赤提到的铁木真。他留在项链电脑中查询关于成吉思汗的资料,但电脑中关于地球人的资料实有限,他只查出成吉思汗极少的资料。成吉思汗是影响人类文化发展最大的人物之一,原名铁不真,父名也速该,母名月伦,生十一一六二年。死于一二二七年。
  对于历史很差的叶克强来说,他对成吉思汗的了解也只限于电脑上这些资料而已,所以他很想找机会到李儿只斤部支确定那个铁木真的身分,看他究竟是不是成吉恩汗。可是依目前的局势来看,他根本没有办法远行,想到这里,他又长叹了一口气,他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时代,为这个时代的人奋门,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越想越无法人睡,干脆起身走到儿子的帐子内,虽然叶英豪只有六岁,但叶克强想让他早点独立,从不依赖他人。
  看着儿子熟睡的脸庞,叶克强不禁想起已过世的妻子美娟,美娟要是知道他把儿子带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年代来,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
  还有他该如阿对儿子解释有关光明星人和他根本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呢?还是干脆什么都不告诉他,计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蒙古人呢?
  叶克强越想思绪越乱,用力甩甩头,回到帐于躺下闭上眼睛,索性什么都不想,不久之后,他沉沉的进入梦乡。
  叶克强不知为何突然醒了过来,以他特别敏锐的感觉来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他才会醒过来的。
  “小豪!”叶克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儿子,他飞身冲出帐外,正好看见一道黑影自叶英豪帐内掠出来,手上还抱着不知什么东西,叶克强立即喝道:“谁?站住!”
  黑影停了一停,随即加速疾奔而去,叶克强拔腿猛追。黑影脚程极快,叶克强追了半天,还是落后好一段距离,他看见黑影手中抱着的似乎是一个小孩,以为叶英豪被掳,心中大为焦急,在地上捡了块石头,用力朝黑影扔去。
  叶克强是飞刀高手,扔石头也不含糊,石头击中黑影背部,黑影闷哼一声,仆倒在地上,叶克强立刻飞身扑了过去,喝道:“哪里逃?”
  忽然,黑影身前闪出几点寒光,叶克强知道那是暗器,立即旋身闪避,暗器自他身侧擦过,并没有伤到他,可就这么一会儿工夫,黑影又自地上爬起来向前跑。
  “可恶!”叶克强迅速追上去,黑影看来是被他扔出的石头打伤了,脚程慢了下来,他追到黑影身后,扑上前抱住黑影的腿,两人同时摔倒,在地上滚了好几滚。
  叶克强立刻爬起来,黑影也不甘地弱的自地上跃起,将抱着的东西扔到一旁,从腰间拔出亮晃晃的刀和叶克强对峙着,叶克强这才看出黑影原来是个蒙面的黑衣人。
  “还我儿子来!”叶克强一直认为黑衣人掳走叶英豪,所以二话不说立刻抡拳攻击黑衣人。
  黑衣人没料到叶克强的来势竟如此快,刀都还没来得及砍下,就被叶克强一拳打中胸口,整个人惨叫一声向后飞了出去。
  黑衣人倒地之后便不动了,叶克强忙奔到黑衣人扔掉的东西旁一看,惊讶的发现那只是一束干草,他心中暗叫不妙。
  此时,巡逻的部队听到声音跑了过来,看到叶克强忙问;“原来是神,发生了什么事吗?”
  “你们先把黑衣人捉起来,我还有事,迟些再说。”说完他立刻往自己的帐子飞奔。
  当他奔回帐子时,看见索娜、马兰、以及答夕三人愣愣的站在叶英豪的帐子外“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索娜指指帐内,“我们听到声音起来一看,就已经这样了。”
  叶克强冲入帐内,人目净是一片狼藉,不见叶英豪的踪影他沉声喝问:“小豪人呢?”
  索娜三人吓了一跳,“不……不知道。”
  “可恶!果然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叶克强奔出帐外四处张望,但连半个人影也没见到,更不用说是叶英豪了。
  他迅速奔至巡逻部队驻扎的地方,这时伊守及蒙力克听说捉到了袭击神的人,也都赶了过来。
  蒙力克劈头就问:“大哥,听说有人袭击你,你没事吧?”
  “我没事。”叶克强焦急的往营地走去,喝问,“刚才捉到的人呢?”
  一名士兵答道:“请神及两位将军到本营休息,人马上带上来。”
  三人走到本营坐下,伊索问:“神,知道袭击你的人是哪方面派来的吗?”
  “还不清楚,不过他们捉走了小豪。”叶克强恨恨的说。
  “什么?!怎么会呢?”蒙力克及伊索闻言均大吃一惊。
  叶克强咬牙道:“都怪我一时大意,中了他们的计。”
  此时两名士兵将五花大绑依然昏迷的黑衣人抬了过来,黑衣人的蒙面布中已被拿掉,叶克强看见黑衣人是个其貌不杨的瘦小汉子,嘴角处还有自己凝固的血液,显然他刚才那拳打得着实不轻。
  “弄醒他!”叶克强下令,立刻有士兵拿水泼在黑衣人脸上。
  黑衣人醒了过来,转头望着四周,好像早料到自己会有些遭遇似的,脸上并没有惊讶或害怕的表情。
  蒙力克喝间;“喂!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夜闯弘吉刺部袭击神呢?”
  黑衣人冷笑一声,别过头去理会蒙力克,蒙力克见状大怒,起身就要扑上去,“你这家伙……”
  “等一下。”叶克强挥手示意蒙力克别冲动,蒙力克只好强忍怒气的坐下。叶克强瞪着黑衣人问:“我问你,你们把我儿子捉到哪里去了?”
  黑衣人看了叶克强一眼,不屑地闷哼一声,趾高气昂的说:“先把我解开来再说。”
  “混帐!”蒙力克怒喝一声,一脚踢向黑衣人,“你神气什么?不想活啦!”
  黑衣人被踹得滚了几滚,躺在地上张嘴大笑,叶克强怔了一怔,问道:“你笑什么?”
  黑衣人丝毫不畏惧的说:“我说各位大人,你们这样用力打我,我脑筋不太好,很可能会忘记神之子被捉到哪里去了。”
  蒙力克怒吼道:“你敢不说出来,看我不打死你才怪。”
  “且慢!”叶克强拦住正要冲上前的蒙力克,命令后方的两名士兵,“把他扶起来。”
  士兵们把黑衣人扶了起来,叶克强走到黑衣人面前瞪着他,“快告诉我,我儿子现在何处。”
  黑衣人避开叶克强的目光,语带威协道:“我说过,先把我解开再说。”
  叶克强心想他本领再高也很难逃掉,“好,把他身上的绳子解开。”
  士兵们解开黑衣人身上的绳子,黑衣人活动一下筋骨,大摇大摆的坐了下来,用命令的语气说:“喂,我肚子饿了,拿点吃的喝的来。”
  “混帐!”这次不只蒙力克忍不住了,伊索也愤怒的冲到黑衣人面前,一把揪住他胸口的衣服,将他高高的举了起来,“你别太嚣张了,信不信我一拳打爆你的头?”
  “伊索,放开他!”叶克强喝道,“给他吃的喝的。”
  伊索回头争辩道:“神,这家伙实在太过分了,你为什么……”
  “你听见我说的话了。”
  伊索咬牙咬牙,用力将黑衣人丢回座位。忿忿的交代士兵准备食物饮料,然后走回叶克强身边坐下。黑衣人怒瞪伊索一眼,低声不知咒骂些什么。
  不久,士兵端来酒肉放在黑衣人面前,黑衣人二话不说,立刻大快朵颐起来。
  叶克强看见黑衣人狼吞虎咽的样子,根本不把他们在眼里,忍不住讽刺道:“这位仁兄果然胆识过人。”
  黑衣人塞了满嘴的肉,得意含混的说:“过奖了。”
  等到黑衣人吃喝得差不多了,叶克强才再次开口问:“我儿子在哪里?现在可以说了吧?”
  黑衣人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他抹抹嘴巴,看了蒙力克及伊索一眼,冷笑道:“我看你们现在一定在想,等我说出神之于的下落后,你们就要好好折磨我对吧?”
  叶克强忍着怒气,“你要的我都给你了,你再不说出我儿子的下落,我发誓,我会让你得到比死还惨的待遇。”
  看着叶克强几乎要喷出火的眼睛,黑衣人心中不禁有些发毛,但他还是故作轻松的干笑两声,“既然神都快沉不住气了,我看我是非说不可了,神之子现在正被以快马送到塔塔儿部。”
  叶克强大惊,“你是塔塔儿人?!”
  黑衣人点点头,“正是。”
  话刚说完,叶克强以极快的速度冲到黑衣人面前,“你们捉我儿子干什么?”
  黑衣人想不到叶克强身手竟然这么快,吓得他向后翻倒在地,勉强定了定神后,颤声答道:“我……我们的汗交代,神若想再见到儿子,必须亲自到塔塔儿部和他一叙,而且必须支身前往,不准带人。”
  叶克虽又逼近黑衣人,厉声问道:“你们汗究竟是干什么?”
  “我……我不知道。”黑衣人吓得连连后退,慌乱的说:“汗交代我用计引开神,让其他同伴捉走神之子,我只是奉命行事,其他的事我一概不知。”
  “你这个混帐!”叶克强咬牙切齿的抡起拳头,脸上的表情好像是要吃了他似的。
  黑衣人见情况不妙,连忙叫道:“等一下,我们汗还说,如果我两天之内不回去覆命,他就会杀了神之子,所以你们不能杀我!”
  叶克强的拳头登时停在半空,他恶狠狠的瞪着黑衣人说道:“你回去告诉你们汗,如果他敢动我儿子一根寒毛,我就要他项上人头。”
  黑衣人如获大赦般,连滚带爬的冲出帐外。
  蒙力克急道:“大哥,怎么办?难道你真要去塔塔儿部他们的汗吗?”
  叶克强叹了口气,“小豪在他们手中,我不去行吗?”
  伊索皱眉道:“不行,这摆明了是陷饼,要你支身前往塔塔儿部,然后杀了你,弘吉刺部少了你,就像猛虎失去利爪一样,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攻过来,不成,千万去不得。”
  叶克强此时心乱如麻,但最忧心的还是儿子的安危,“我没得选择,非去不可。”
  伊索毕竟较为冷静,他提议道:“我看这样好了,大家现在先回去休息,明日一早向汗报告此事,再来商议对策。”
  叶克强十分心急想立刻出发去救儿子,但想想又觉如果贸然前往,可能会全盘皆输,只有同意伊索的建议。
  回到自己的帐内,叶克强根本无心睡眠,整晚没有合眼,天一亮立刻赶到忽图鲁汗的金帐外把他吵醒,忽图鲁汗本有些生气,但听见叶英豪被塔塔儿部掳走,也不禁紧张了起来。
  不久,其他人陆续赶到,忽图鲁汗询问众人的意见。
  蒙力克豪气的说:“我认为咱们不如立刻出兵攻打塔塔儿部,来个先发制人。”
  伊索立刻否决,“不行,塔塔儿人在我们部落附近一定布有眼线;只怕我们一出兵,神之子的性命就不保了。”
  众人又提出一些意见,但都因会危及叶英豪的性命而被否决,最后,叶克强作出决定,“看来除了我独自前往塔塔儿部之外,没有其他方法了。”
  忽图鲁汗忙道:“不行,你这一去必死无疑。”
  “就算是这佯,我也不能弃小豪于不顾。”叶克强的语气坚定,“各位,我是非去不可,而且我必须立刻出发,时间拖得越长越对小豪不利。”
  蒙力克忙道:“大哥,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你必须留在部落里,我怕塔塔儿部会趁我不在时攻过来,部落里需要你。”叶克强拍拍蒙力克的肩膀,“一切就拜托你了。”
  伊索开口说:“既然神执意要去,我看不如派遣一些兵力暗中保护神,以策安全。”
  叶克强摇摇头,“不成,正如你所说,塔塔儿人一定在沿路上都布有眼线,如果他们发现有人跟着我,说不定会立刻对小豪不利。”
  忽图鲁汗焦急的说:“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是的。”叶克强向忽图鲁汗行了个礼,“汗,我得出发了。”
  众人送叶克强走出帐外,叶克强跃上马背,扫视众人一眼,突然爽朗的大笑道:“瞧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好像在送葬似的,放心,我一定会带着儿子平安回来的。”
  话一说完,叶克强双腿一夹,策马飞奔而
  叶克强骑马飞驰在蒙古草原上,狂风在他耳边呼啸而过,但他一点也没有慢下来,他恨不得能插翅立刻飞到塔塔儿部拯救儿子。
  由于叶克强不眠不休的奔驰着,到第二天清晨时已经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就在此时,叶克强的坐骑前腿突然一软,跪了下来,由于马奔跑的速度非常快,叶克强整个人飞了起来,他反应极快,在空中翻了几翻,稳稳地落有地面。
  叶克强奔回来查看坐骑的情况,发现马口吐白沫,四条腿伸直,身子倘着汗不住颤抖,不久就完全不动了,原来他是一路策马狂奔,把马给累死了。
  这下该如何是好?叶克强环顾四周,由于黄沙滚滚,所以视野不是很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此地离塔塔儿部尚有很远的路程,他绝对无法在短时间内徒步走到的。
  正当叶克强苦思无策,准备开始徒步行走时,忽然响起洪钟般震天的声音,“你是弘吉刺部的神吗?”
  叶克强闻声一惊,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风沙中隐约看见一个骑在马上的巨大身影,他大声喝问:“来者何人?”
  “我是塔塔儿部的首席大将军库鲁不花,你可是弘吉刺部的神吗?”
  “正是!”叶克强往库鲁不花的方向走去,“你是来带我去见你们汗的吗?”
  叶克强渐渐看清了库鲁不花的长相体型,他皮肤黝黑,满脸胡须,身材十分高壮,手中拿着一把长枪。
  他看了一眼叶克强,冷笑道:“不,我是来向你挑战的。”
  “什么?”叶克强愣了一愣,“你在说什么呀?你们汗不是要我来见他的吗?”
  “我才不管铁木真说什么呢!”库鲁不花忿忿道:“我所有条件都比他好,他只是运气比我好才当上汗的,我不必听他的。”
  “铁木真?!”叶克强全身一震,“你说你们的汗叫铁木真?”
  库鲁不花怒气冲冲的说:“铁木真这家伙,当了汗之后架子好大呀,他老是在我面前说弘吉刺部的神如何如何的了不起,如果把你拉拢过来便可称霸天下,我越听越不服,后来得知你要来,我便在这坐等你,已经等了一天一夜了,为的就是要向你挑战,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叶克强越听越乱了,怎么又冒出一个铁木真呢?“等一下,你说你们的汗……”
  “别再多说了!”库鲁不花跳下马,挥动手中氏枪,虎虎生风,“要见铁木真就得先通过我这一关,纳命来!”
  看着眼前高大的库鲁不花,叶克强脑中轰轰作响,铁木真怎么会是塔塔儿部的汗呢?难道自己正在和成吉思汗为敌吗:那孝儿只斤部的钦木真又是谁呢、到底咽;一个才是真正的成吉思汗?
  随着库鲁不花一步一步的逼近,叶克强惊觉自己必须先设法保住性命,才有空去思考有有关成吉思汗的问题。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