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成吉思汗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危机四伏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一章 危机四伏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人的生命受到威协时,通常都会本能的保命。当库鲁不花手中的长枪朝叶克强疾刺而来时,叶克强再也元暇思考有关铁木真的问题,他向后跃开避过长枪,拔出腰刀摆出防御的姿势。
  “终于肯和我打了吗?”库鲁不花身材虽然壮硕,动作却十分灵活,迅速冲到叶克强身前,大喝道:“试试这招吧!”
  库鲁不花抖动枪身,急忙挥动手中的刀,舞出绵密的刀影护身。
  “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刀枪交错,迸出点点火花。叶克强只觉得虎口剧痛,看来库鲁不花的臂力着实不小。
  所谓兵器长一寸胜一寸,叶克强以短刀对付库鲁不花的长枪,自然讨不到便宜,再加上库鲁不花身影灵动,臂力奇大,叶克强节节败退,一个不慎,右臂被库鲁不花的长枪划破一道口子。他趁势朝右侧腾跃,着地一滚,暂时脱出长枪的攻击范围。
  叶克强立即从地上弹起来,横刀在身前防御,库鲁不花却没有追击,反而仰头大笑道:“哈哈哈!真过瘤,好久没有遇见这么强的对手了,神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
  “过奖了。”叶克强喘着气回答,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仍旧紧盯着库鲁不花的一举一动。
  “不过,你虽然厉害,却还是比不我。”库鲁不花嘿嘿冷笑,“手臂痛吗?放心,我马上让你解脱!”
  说完,他大喝一声,枪身直挺而出,刺向叶克强胸民叶克强连忙挥刀格挡。不料,库鲁不花的长枪却像蛇般缠住他的刀身,而且快速的盘旋而上,叶克强见状大骇,急忙松手,身子向后一跳,只见库鲁不花枪尖一挑,整把刀子飞上半空,不知落到哪里去了。
  “嘿嘿!算你反应快,否则准把你右臂整个卸下来。”库鲁不花的眼神满是嘲笑,“不过现在你连兵器都没了,你要怎么跟我打下去呢?”
  叶克强紧握双拳,粗重的喘着气,模样十分狼狈,他知道再打下去可能会输,甚至失去性命,可是为了救儿子,再怎么危险也得拼命。
  他大吼一声,飞身朝库鲁不花攻去。从刚才的打门中,他发现库鲁不花出枪时右肋下会露破绽,于是他飞起一脚踢向库鲁不花的门面,来个声东击西。
  “来得好!”库鲁不花左手挡住叶克强踢向他门面的脚,右手挥枪朝叶克强头部挥去,准备劈掉他的半边脑袋。
  此时,叶克强眼中精光大盛,左手射出一柄飞刀刺迸库鲁不花的右肋,库鲁不花吃痛,枪势改变方向,不过枪身仍是重重的劈中叶克强左肩。两人大叫一声,同时弹了起来。
  叶克强重重摔在地上,只觉左肩一阵剧涌,不过他还是立刻爬起来,紧盯着库鲁不花。
  库鲁不花用力拔出嵌在右肋的飞刀,丝毫不去理会正流着血的伤口,大吼道:“你居然用暗器伤我,我非杀了你不可!”
  库鲁不花显然怒极,他的脸涨成紫红色,怒吼着冲向叶克强,长枪挥动得密不透凤,狂风暴雨似的卷向叶克强。
  看着来势汹汹的库鲁不花,叶克强暗道吾命休矣!忽然,不知从何处传来震天的吼声,“接住!”
  叶克强反射性地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把金色长剑朝他飞来,他不假思索伸手接往了长剑。
  这时,库鲁不花的长枪已刺向叶克强咽喉,他本能的反转长剑砍向枪身,“当”地一声,枪身却被长剑削去了一截。
  库鲁不花大惊,急忙退了数步。
  叶克强见状大喜,看来手中这柄是削铁如泥的宝剑。他立刻趁胜追击,挥剑连续刺向库鲁不花,库鲁不花连忙横枪格挡。
  宝剑在手,叶克强真是如虎添翼,越成越勇,不多时,长枪已被削成了好几段,就在库鲁不花手上只剩两根短棒时,叶克强手中长剑抵住了他的喉头。
  叶克强并不打算杀了库鲁不花,因为那可能会对儿子的安危不利。他瞪着库鲁不花道:“我赢了,可以带我去见铁木真了吧?”
  “不行?你太卑鄙了,竟用这种削铁如泥的宝剑对付我。”库鲁不花大叫道:“不公平,我们再比一次!”
  叶克强沉声道:“刚才你用长枪对付我的短刀,难道就公平了?”
  库鲁不花闻言怔了一怔,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驳。
  此时,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神果然武艺高强,令人佩服呀!”
  叶克强循声回头,看见一名长相英伟、身材高壮的汉子骑马朝他们走了过来。那汉子跳下马,手中倒提着一把短刀,叶克强发现库鲁不花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怪异,而且额上冷汗直吁。
  “神,这是你刚才掉的刀,我替你拾回来了。”汉子双手捧着刀递还给叶克强。”
  “多谢。”叶克强将剑从库鲁不花喉头移开,递给那名汉子,“这柄长剑想必是这位英雄的了,多谢相救,剑还给你。”
  汉子接过长剑,朝叶克强抱拳一揖,接着瞪向库鲁不花,怒喝道:“库鲁不花,你不认得我了吗?”
  库鲁不花吓了一大跳,连退了两三步,颤声道:“也…也速该勇士,我……我怎么敢忘了你呢?”
  叶克强看见库鲁不花吓得脸都绿了,觉得十分有趣。以库鲁不花这种大不怕地不怕的个性,居然地怕这名汉子,看来这名汉子的来头一定不小。
  汉子指着库鲁不花的鼻子破口大骂道:“神要去见他们的汗,你居然敢横加阻挠,我看你是活腻了,还不快点带路!”
  “是。是。”库鲁不花急忙转身跳上马,回头恭敬的说:“神,请跟我上来吧。”
  叶克强对库鲁不花的言听计从感到十分讶异、实在很想知道这名汉子的身分,他看向那汉子抱拳道:“还没请教这位英雄大名,又怎会认得我呢?”
  汉子微微一笑,“我和神一同到塔塔儿部,我们先上马,路上再说。”
  两人一起骑上汉子的那匹马,由汉子拉着僵绳。他回头对叶克强说:“我乃是丰儿只斤部的首领也速该,久仰神的大名,今日一见,对神更是钦佩万分。”
  “你是也速该?”叶克强心想这个名字似乎曾在哪里听过,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只好重复他的第二个问题,“不知你是怎么认识我的?”
  “由于我的妻子是弘吉刺部的人,所以我对神的丰功伟业耳闻已久,早想到弘吉刺部一赌神的风采,不过因部落事务繁忙,所以迟迟没有动身。”也速该顿了一顿,续道:“其实我这次来是有享想拜托神的。”
  叶克强不解的看着他,“哦,是什么事呢?”
  “想我也速该身为字儿只斤部的汗,却教不好自己的儿子,想来真是惭愧。”也速该略显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的首领之位将来是要传给我的长子,但是我九岁的长子资质却十分骛钝,怎么教都教不好。我十分钦佩神的所作所为,所以这次特别带了长子赶到弘吉刺部,想请求神教导我的儿子,让他以后可以承接李儿只斤部的汗位。
  叶克强闻言怔了一怔,“你要我教导你的长子?”
  也速该点点头,“是的。当我赶到弘吉刺部时,你们的汗说神支身前往塔塔儿部救被掳的儿子,我一听便把儿子留下立刻赶了过来,正好看见神和库鲁不花在打斗。”
  “原来是这样,那真是要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了。”
  “神千万不要这么说,只要神答应教导我儿子,要我做牛做马都行。”也速该有些激动的说:“神,拜托你答应吧。”
  叶克强苦笑道:“这件事迟些再说吧,我这一去还有没有命回弘吉刺部都还不知道呢。”
  “放心吧,塔塔儿人的行为还是和从前一样不光明磊落,这就交给我来对付就行了。”也速该拍着胸脯保证。
  叶克强忽然想到一件事,便问道:“对了,那个库鲁不花怎么会如此怕你呢?你和塔塔儿部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关系?”
  “这神就有所不知了。”也速该解释道:“我李儿只斤部和塔塔儿部以前是世仇,先祖俺巴孩汗就是被塔塔儿人骗去献给金国皇帝完颜坛,结果被钉死在木驴上。在九年前忽图鲁汗起兵攻人金国复仇,大胜而还,回程途中顺道攻击塔塔儿部,塔塔儿人只好向我们求和。那场战役我是担任前锋,俘虏了两名塔塔儿部的将领,一名是库鲁不花,另一名就是现在当上汗的铁木真。”
  “你俘虏了铁木真?”叶克强又被“铁木真”这个名字震了一下,他很想问这个铁木真是否就是成吉思汗,可是又不知该如何问起。
  “是啊,我俘虏了铁木真。”也还该笑着点点头,”我还记得,我把俘虏带回部落时,我的长子刚好出生,为了纪念这次战争的胜利,我就把长子取名为铁木真。”
  “什么?”叶克强全身一震,脱口叫道:“你的儿子也叫铁木真?!”
  “没错,有什么不对吗?”对于他激动的反应,也速该感到有些不解。
  此时,叶克强突然想起电脑中的资料:成吉思汗,原名铁木真,父名也速该,母名月伦。看来这个李儿只斤部的铁木真,已经几乎确定是未来的成吉思汗了,只要再确定也速该妻子的名字就行了。
  “你说你妻子是弘吉刺部人,她是叫什么名字?”
  “我妻子名叫月伦。”也速该皱眉道:“神为何突然问起这个呢?”
  听到“月伦”这个名字,叶克强实在太兴奋了,根本没听见也速该的问话,逞自问道:“那你儿子铁木真几岁了?”
  也速该虽然觉得十分奇怪,但还是答道:“九岁。”
  根据电脑里的资料显示,成吉思汗生于西元一一六二年,卒于一二二七年,铁木真今年九岁,那现在应该是一一七一年了,叶克强终于知道自己身在哪个年代了!
  他忍不住欢呼道:“太好了!”
  也速该看着行为怪异的叶克强,纳闷的问:“神,你还好吧?你刚才问我那些问题做什么呢?”
  “呢……因为我对算命有些研究,从刚才我问你的那些资料推算,你儿子铁木真将来的成就必定非凡。”叶克强胡馅个理由。
  “想不到神对这方面也有研究,真是博学多闻。前一阵子我邀请相术家豁儿赤来替铁木真看相,他也是这么说的。”也速该轻叹一声,“不过,他说铁木真仍需要多多磨练才能成才,也是他建议我带铁木真求教于神的。”
  叶克强想不到他随口胡馅竟然说中,但此时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办。他压下心中的兴奋说道:“教铁木真之事迟些再说。你刚才说有把握对付塔塔儿人,是真的吗?”
  也速该点头笑道:“当年我俘虏了现在已成汗的铁木真及库鲁不花之后,并没有为难他们,因我想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不想后代子孙继续和塔塔儿人争战不休,所以我和他们一起吃饭。饮酒。外出打猎,彼此间建立了友谊,当我把他们放回塔塔儿部时,他们都感动泪流不止,当场敌血起誓,从此与我们修好。至今九年了,塔塔儿人都没有再越雷池一步,而且他们依旧对我敬畏不已。哈哈哈!”
  看着爽朗大笑的也速该,叶克强心中大为佩服。以蒙古人好战的习性,也速该竟然会想到要以德服人,和敌人和平共存,造福子孙,真是蒙古人中的异数,难怪会生出成吉思汗这种优秀的儿子来。
  “这么说,塔塔儿部的汗及库鲁不花都是你的手下败将。”叶克强眼光移到也速该挂在腰问的宝剑,“这也难怪,能拥有如此好剑,阁下的武功想必十分高强,对了,恕我冒昧一问,蒙古人一向极少用剑,阁下是从何处得到此把宝剑的?”
  “此乃七星宝剑!”也速该取下宝剑,拔剑出鞘,顿时金光闪闪,令人不敢逼视。“数年前我曾到过汉地,巧遇全真教掌门一一一长春真人丘处机。他除了教我治人之道外,也传授一套剑法给我,临别前真人将这柄七星宝剑送给我。现在回想起来,犹如昨日一般历历在目。”
  全真教掌门人丘处机曾多次与蒙古人接触,后来还远赴蒙古教导成吉思汗敬天爱民之道,并在成叶思汗十八年时,被任命总管天下道教,成为蒙古国统治天下的宗教领袖,这在历史上是确有其事的。不过,叶克强对这些历史并不清楚,他只在一些电视剧或小说中听过丘处机的名号,但他仍很高兴这个时代又有一个他曾经听过的历史人物。
  ×××
  走着走着,他们看见不远处出现了许多大大小小的蒙古包,顶端飘扬着蓝色的鹰旗。
  也速该回头道:“前面就是塔塔儿部了。”
  叶克强引颈跳望,发现塔塔儿部着实不小,不知小豪被关在哪里。
  这时,库鲁不花停下马,转头对两人说:“我先囫去禀告汗,说也速该勇士及神到了。”说完,便快马朝部落奔去。
  叶克强看着他的背后,若有所思的说:“这家伙好像很怕你。”
  “当然。”也速该笑道:“当年要不是我手下留憎,他早就死在我手中了。”
  谈笑间两人已到了塔塔儿部,老远就看见一个矮胖的汉子迎了过来。
  “也速该,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吧?”
  也速该跳下马和矮胖汉子相互拥抱,“铁木真,九年不见,你好像又胖了不少,哈哈哈!”
  叶克强也下了马,原来这矮胖子就是铁木真。他看铁木真眼睛细小、满脸油光,想来必定是工于心计之徒。
  也速该和铁木真分了开来,不解的问:“听说你们捉了神之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克强横眉竖目,瞪着铁木真,厉声道:“我已经依约前来,我儿子呢?”
  铁木真避开他杀人般的眼光,笑道:“放心,神之子平安元事,神请稍安勿躁。难得今天名闻天下的神及久别的也速该勇士同时驾临塔塔儿部。真是我莫大的荣幸,我特别设宴为俩位洗尘,宴会上咱们再慢慢聊吧。”
  “混帐!谁有空跟你慢慢聊。”叶克强一把捉住铁木真领口怒吼道:“快把我儿子交出来,否则我就杀了你!”
  一旁的库鲁不花见状本想上前拉开叶克强,可是被也速该一瞪又退了下去。
  也速该劝道:“神,先放开他,有事慢慢说。”
  铁木真似乎没有被叶克强的怒气吓倒,依然面带微笑的说:“是啊,别忘了神之子还在我手上。”
  叶克强咬咬牙,推开铁木真,吼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铁木真不温不怒的走上前,右手拉着也速该,左手挽着叶克强,笑道:“难得两位当世英雄大驾光临,我只想和两位饮酒聊天,畅论天下事而已,别无他意,两位请跟我来吧。”
  “你——”为了叶英豪的安危,叶克强只得强忍怒气跟着他走。
  “铁木真,你绑了神之子,引神来此,究竟有何用意?”也速该边走边问。
  铁木真只是神秘的一笑,“此事事关重大,不久你自会明了的。”
  不久,他们来到了一处广场,此时天色已暗,广场周围插了不少火炬,将整个广场照耀得如同白昼。
  叶克强环顾四周一遍,看见广场上坐了几名看似贵族模样的人,每个人面前都摆着一支烤熟的小羊及几壶酒,看来是准备大开筵席。
  铁木真等人走人广场,所有人立刻走立欢迎,铁木真朗声道:“今天在座的各位真是三生有本,能同时见到名震天下的两位英雄人物。现在请各位睁大眼睛,首先为各位介绍我右手边这位,他就是李儿斤部的首领,也是我的思人也速该勇士!”
  众人欢呼表示欢迎,也速该只微微的颔首回应。
  铁木真继续介绍道:“另外这一位就是传说身系全豪古未来命运的人物——弘吉刺部的神!”
  欢呼声再次响起,叶克强目光冷峻,沉声道:“别耍花招,快把儿子还给我,否则我会后悔的。”
  铁木真不理会他的威协,径自笑道:“神大老远的来到塔塔儿部,我特地准备了一份见面礼送给神,还请神笑纳。”
  “你这家伙,究竟在耍什么花样?”叶克强满腔怒火正要发作,耳中却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爹一一”
  “小豪?!”叶克强全身一震,循声望去,前方有一个小孩朝他奔来。叶克强看清了小孩的身表,长相后,忍不住飞奔几前,“小豪!”
  这个小孩正是叶英豪,他扑进叶克强怀中,大叫道:“爹!”
  叶克强紧抱着儿子问:“小豪,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没有,他们对我很好。”叶英豪抬头望着父亲,手上捧着一个锦盒,“爹,他们要我把这个交给你。”
  叶克强接过锦盒,怀疑有诈,正想命令电脑扫描盒中有无古怪时,铁木真已开口说道:“盒子里面是一颗夜明珠,是我多年前从西域得来的,十分珍贵,送给神以聊表歉意。”
  叶克强闻言怔了一怔,“只要我儿子平安无事就行了,你干嘛还要送给我这么贵重的东西?”
  铁木真忽然屈膝跪下,在场众人除了也速该外也都跟着跪了下来。铁木真叩首凄声道:“神呀,我们等你等得好苦呀。”
  叶克强和也速该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吓了一大跳,他急忙叫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铁木真抬起头,表情诚恳而认真,和之前根本是判若两人。在场的都是邻近部落的领导人,我们早想邀请神前来一叙,但恐神会以为我们使诈而不肯来,所以出此下策逼神前来,请非得已,还请神原谅。”
  说完,铁不真等人又再度叩首。
  叶克强忙不迭道:“别这样,有什么事先起来再说吧。”
  铁木真等人依言起身,叶克强心想以他们领导者的身分居然肯向他下跪,此事想必非同小可。便问道:”你们逼我来此,究竟所为何事?”
  “诸位请先人坐吧,我们边吃边说。”铁木真请叶克强及也速该坐上主位。
  叶克强一来见儿子平安的回到他身边,二来也很好奇铁木真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当下便拉了儿子就坐。
  “请大家尽情享用酒菜吧。”铁木真坐到叶克强和也速该中间,举起手中的酒杯,“我敬两位英雄一杯,欢迎两位来到塔塔儿部。”
  叶克强本想命令电脑扫描酒是否有毒,但转念一想,若铁木真真要加害自己,也不用等到此时,便大胆的一饮而尽。
  “好酒”,也速该一口喝光杯中的酒,咂咂嘴不住地称赞,接着拿起一坛酒大笑道:“这么好的酒一定要整坛喝才过瘤,来,神,我敬你!”
  说完,也速该仰起头就着坛子大口大口的牛饮起来。
  叶克强暗自佩服他好酒量,铁木真见状,也笑着说,“也速该是和以前一样好酒量呀。”也速该放下酒坛狂笑道:“哈哈哈!我今天见到了神,又见到你这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我实在太高兴了,来,铁木真,喝!”
  也速该又仰头咕嗜咕嗜的灌着酒,铁木真喝完一杯后转向叶克强问:“神大概还不知道我和也速该的渊源吧?”
  叶克强不怎么感兴趣的应道:“稍微知道一些。”
  “想当年如果不是也速该饶我一命,我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跟地位了。”铁木真语带感慨的说。
  叶克强对铁木真的感慨一点兴趣也没有,而且他十分不喜欢处于这种状况不明的情形下,所以他略带温怒的说:“铁木真,你用计逼我来此,想必不是为了跟我饮酒聊天吧,究竟为了什么事,你不妨直说,我还得赶回弘吉刺部处理事情。”
  “是,是。”铁木真点点头,我们的确有要事想与神商议,不过请先让我介绍邻近各部落的首领给神认识吧。”
  铁木真一扬手,有三男二女拿着酒杯走过来向叶克强敬酒。他们分别是亦乞列思部的合察勒王子,朵儿边部的首领干亦术,豁罗刺思部的首领豁里夕,最惹人注意的就是撒勒只兀惕部的忽忽儿公主。
  待众人敬完酒,铁木真正色道:“神,我们呼伦贝尔地区的五个部落立誓给成同盟,一起为蒙古的统一而奋门。我们商议了许久,认为光靠我们五个部落的力量是不够的,所以决议请神来领导我们,以完成统一蒙古的大业!”
  叶克强闻言吓了一大跳,“你说什么?要我领导你们统一蒙古?!有没有搞错?”
  “放眼全蒙古,能担此大任的人就只有神一人了,”铁木真语气诚恳的说:“请神答应我们吧!”
  “等等,等等,先让我搞清楚。”叶克强皱眉问:“你的意思是要我留下来帮助你们统一蒙古?”
  铁木真点点头,“正是。”
  叶克强冷哼一声,“据我所知,你塔塔儿部若想统一全蒙古,最大的阻碍就是我弘吉刺部,你想我可能帮你消灭弘吉刺部吗?你这个提议真是太可笑了。”
  “神误会了,我们并不打算攻打弘吉刺部。”铁木真微笑道。
  叶克强不相信的脱了他一眼,“不消灭弘吉刺部的话,你们根本不可能统一蒙古。”他对自己一手训练出来的军队有十足的信心。
  “这点我们也考虑过了。现今在蒙古最有实力的当属我塔塔儿部和弘吉刺部了,而且两个部落势均力敌,如果真打起来,恐怕是两败俱伤,反而让其他部落有机可乘。”
  叶克强从他话中听出了些端倪,“难道你想和弘吉刺部结在同盟?”
  “我正是此意。”铁木真高兴的说:“神请想想,如果我们两部落能结成同盟,相信很快就能统一全蒙古了。”
  叶克强心中仍觉得纳闷,向来与弘吉刺部敌对的塔塔儿部竟然会要求结盟,真是令人起疑,他沉吟道:“你既然有诚心想缔结同盟,为何不直接找忽图鲁汗谈呢,反而大费周章把我引来此处?”
  铁木真露出一脸的馅笑,“准不知道弘吉刺部的事都是神在作主,忽图鲁汗年纪大了,跟他说有什么用,而且他凡事不都是听神的吗?”
  铁木真说得其实没错,由于叶克强的到来,弘吉刺部的生活日渐富裕,这些年安逸的生活,让忽图鲁汗渐渐养成依赖叶克强的习惯,许多事都很少过问了,但叶克强当然不能承认这点。“话也不能这么说,很多事也是要忽图鲁汗亲自决定才行。”
  “神就别谦虚了。只要我们两个部落结盟,神就可以留在塔塔儿部,帮助我塔塔儿部变得和弘吉刺部一样强大,这样一来,统一蒙古就指日可待了,哈哈哈!”铁木真越说越兴奋。
  他妈的,搞了半天就是要我留在这里帮助他,哼!作梦!叶克强心中暗骂,但口中却说:“结盟之事本大妙,但统一蒙古,兹事体大,万万不可留然行事。”
  铁木真点头,“神说得是,不知神有何高见呢?”
  叶克强本想藉口必须回部落和众人商议后再决定,然后乘机离开,可是接着一想又觉不对,为此时自己若是离开,铁木真等人极可能认为他果回去通风报信,说不定会想除掉他以绝后患,想到这里,他又看见除了铁木真之外各部落首领神色有异,心中更觉不妙。
  他决定暂时先拖延时间,再伺机应变,于是情自胡诌道:“我觉得塔塔儿部和弘吉刺部的军队战力还不够强大,需要再加强训练,如果——”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听见一个冷冷的声音插口道:“不要再听他说了,再说下去也是没用的。”
  叶克强朝说话的人看去,原来是亦乞列思部的合察勒王子,此人面貌白浮斯文,身形瘦长,一点也不像是蒙古人。
  合察勒起身道:“他根本就没有诚意想跟我们合作,再谈下去也是没有用的。”
  铁木真嗅怒道:“合察勒,你在胡说什么?”
  “我说得难道不对吗?”合察勒冷笑一声,不甘示弱的瞪着铁木真,“当初你提议要把神找来,我就大力反对,因为我知道他一定不会合作,现在事实证明我说得没错,现在他知道了那么多事情,不能就这样让他回去,嘿嘿嘿!”
  合察勒发出诡异的笑声,叶克强听得背脊发凉,连忙起身将儿子护在身后。这时,除了铁木真之外的其他四个部落首领也站了起来,四个人慢慢朝叶克强逼近。
  铁木真焦急道:“你们想干什么?”
  “当然是杀了他们父子俩!”合察勒一脸狞笑的说:“难不成要纵虎归山,让他们回去带兵来攻打我们吗?”
  四个人各自取出武器,脸上都露出凶恶的表情,叶克强心中大骇,他带着儿子,以一敌四。毫无胜算。他望向也速该,发现也速该已经醉倒在地呼呼大睡,根本不可能帮他,难道他们父子俩真要命丧在此吗?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