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成吉思汗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金国特使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二章 金国特使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眼看着他们要对叶克强不利,铁木真急得大叫:“住手!你们不能对神如此不敬!”
  “铁木真,你已经没有立场说话了。”合察勒不耐烦的斥道:“安静的看我们对付神吧。”
  叶克强急忙道:“等一等,我并没有要回去带兵攻打你们的意思,你们千万别误会。”
  “哼!事到如今,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吗?你就认命吧,大家上!”
  几个人围住了叶克强,忽忽儿公主却站在原地不动,她语气冰冷他说:“要上你们自己上,我可不参加。”
  合察勒闻言先是怔了怔,继而怒道:“忽忽儿,你这是干什么?”
  忽忽儿甩甩手上的长鞭,突然坐了下来,“我不认为神会是这种过河拆桥的人,所以我不想杀他,不过你们要杀他,我也不会干预。”
  “你这个臭娘们!”合察勒强抑下满腔的怒气,“好,等我们收拾了神再跟你算帐!”
  叶克强非常惊讶忽忽儿竟会有此举动,不自觉的调转视线望向她,发现她长得十分冷艳,眉字间有一股英气。
  忽忽儿察觉到他的目光,冷冷的瞪了他一眼,随即别过头去。
  此时三名敌人已经逼近眼前,叶克强寻到一处空隙,连忙把儿子往空隙推去,喝道:“小豪,快逃!”
  叶英豪踉跄了几步,随即拔腿就跑,不料干亦术的动作极快,身形一晃便挡在叶英豪身前,得意的笑道:“小鬼,你想去哪儿……”
  话还未说完,干亦术突然觉得胯下一阵剧痛,忍不住哀号一声,痛得倒在地上,叶英豪也趁此机会飞奔而去。
  原来叶英豪趁干亦术说话之际,出拳重击他的胯下,干亦术没料到一个六岁小孩出手竟然如此迅速且猛烈,所以一下子就被打倒在地。
  “你这个大白痴,连一个孩都抓不到,还不快给我追!”合察勒怒吼道。
  干亦术痛苦的挣扎爬起,步履瞒珊的朝叶英豪逃走的方向追去。
  叶克强知道儿子暂时安全了,立刻屏气凝神准备应付眼前的敌人。
  敌人虽然只剩两个,但他们既然能当上部落的首领,想必绝非泛泛之辈,叶克强看着两人摆出攻击的架式,心中不由得一凛。
  合察勒手中拿着一根十分奇特的武器,似乎是用白骨制成的,上面雕着无数的骷髅头,尖端磨得极其尖锐,令人看了不禁要发寒。豁里夕身材粗壮,手持一根巨大的狼牙棒,挥动得呼呼有声,看来也不是好对付的。
  叶克强虽然身手也十分了得,但面对这两个手持武器的强敌,心中也没有多大的胜算,加上先前对付库鲁不花时手又受了伤,胜算更是渺茫。他看着只会在一旁干着急的铁木真吼道:,‘铁木真,难道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铁木真上前几步,急道:“这……这……”
  豁里夕挥舞手中的狼牙棒,喝道:“铁木真,你最好不要插手,否则我们四个部落立刻退出同盟。你要知道,一旦我们退出,你的兵力可比弘吉刺部少多了,更别谈什么统一蒙古的美梦了!”
  一旁的忽忽儿冷冷的开民“要退出你们退出,别把我算在内。”
  “你——”合察勒气得差点吐血,吼道:“你这臭娘们给我闭嘴,无论如何,我今天非何况了神不可!”
  合察勒和豁里夕同时大喝一声,分持武器朝叶克强攻去。叶克强连忙拔出腰刀应敌,见豁里夕的狼牙棒当头袭来,立即飞身侧跃着地滚开,狼牙棒击中地面,发出巨响,上石飞溅,地面被打出一个大凹坑,足见这狼牙棒的重量十分可观,这也显示出豁里夕的臂力相当惊人。
  叶克强甫躲过豁里夕的攻击,身子尚未站稳,合察勒的骷髅奉已经攻至,他立刻举刀格挡。合察勒的攻势相当凌厉,叶克强只能招架,全无还手之力。
  这时,豁里夕的狼牙棒又乘隙攻来,叶克强见状大惊,全心防守合察勒的他,要躲过这一棒已然来不及,只得伸出左手臂硬生生挡下。
  豁里夕这一击力道惊人,叶克强整个人飞了起来,摔落好几丈外!
  “哈哈哈!”合察勒停住攻势,大笑道:”神也不过如此而已,并没有传说中的厉害嘛,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哈哈……”
  叶克强用右手支撑着身体爬起来,他的左手臂被狼牙棒狠狠击中,不但血流如注,而且整条手臂已经麻木了,骨头也不知道有没有断掉。他心下暗叫不妙,再这样打下去自己非死不可。
  他望向铁木真站的位置,却发现铁木真已不知去向,此时合察勒和豁里夕又联手攻来,他只好以右手握紧刀柄继续应战。
  过没多久,叶克强身上又被合察勒划破数道伤口,情急之下,他硬是反转刀势削向合察勒手臂,合察勒反射性的向后退开,手中的骷髅棒也向旁移开寸许;接着叶克强又纵身闪开了豁里夕的狼牙棒,跃至丈许外不住地喘息着。
  “想不到神受了这么重的伤,动作却还是如此灵活。”合察勒得意的看着他,“不过我劝你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我马上会送你上西天的。”
  叶克强咬咬牙,“是吗?有种的两个一起上!”
  “死到临头还嘴硬!”合察勒怒喝道:“好,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豁里夕,咱们一起上!”
  语毕,合察勒及豁里夕同时跃起攻向叶克强,骷髅棒和狼牙棒同时朝他的脑袋招呼,叶克强却没有任何闪躲格挡的动作,眼看他就要脑浆迸裂而死,就在电光石火问,只听见武器交错之声及“砰砰”两声,合察勒和豁里夕分别朝不同方向飞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而叶克强却完好无缺的站在原地。
  “这……这是怎么回事严合察勒感到胸口剧痛,差点喘不过气来,并惊讶的发现手中的骷髅棒已断,他抚着胸口挣扎的站起身,看见豁里夕也躺在地上抚着胸口呻吟,狼牙棒也脱手掉落在别处。他看着叶克强不敢置信的说:“不可能!你不可能还有力量震开我们的武器并打倒我们,这怎么可能?难道……难道你使妖法?”
  叶克强气定神闲的说:“我先问你,你和豁里夕是否相交不深?”
  “没错,我们是来到塔塔儿部才结识的,你问这个做什么?”合察勒不解他为何有此一问。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我得警告你,以后若要一争天下时可得当心豁里夕。”
  合察勒怒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这时,叶克强原本麻掉的左手臂开始作痛,他强忍疼痛故作无事道:“豁里夕的野心和你一样大,刚才你们攻击我时,都急着攻击我的要害,而且互不相让,一点默契也没有,有几次你们都差点得手,但却都被对方的攻势所阻挡,难道你没有发觉到吗?”
  合察勒心中不禁暗赞叶克强好眼力,因为他攻击时的确有绑手绑脚的感觉,但却没看出是因为被豁里夕的攻击所阻挡之故,还道是叶克强闪躲灵活,自己才无法得手。
  合察勒虽然心中佩服,但嘴上还是凶狠的说:“就算你说得对,那又如何?”
  “所以我才说豁里夕的野心和你一样大。你们每次出手,都想一举将我击毙,而且出手攻击的要害也几乎一样,由此可见你们的想法十分接近。”
  说到这里,叶克强哈哈一笑,“正因为如此,刚才你们一起向我攻来时,我故意将刀横在身前。你们果然不约而同选择有一击致命的头部,而你们既然想将我一击致命,必然会使出全力,一旦出手便元顾及另一人的攻势,因此我只消低下头避开你们的攻势,你们的武器就会互相碰撞并将对方震开,我只是顺势一人补了一脚而已。”
  “你……你这家伙果然厉害!”合察勒听完之后又惊又怒,他揉了揉疼痛的胸民丢掉手中剩下半截的骷髅棒,握紧拳头走向叶克强,咬牙切齿道:“就算我空手也还是能杀了你的,认命吧!”
  叶克强一惊,连忙凝神准备应敌,却听见“啪啪”两声,合察勒只觉眼前一花,随即从膝盖处一阵剧痛,登时两腿一软跪了下来。
  “你已经输了,还敢再打吗?”说话的人竟是忽忽儿公主,她甩甩长鞭站在合察勒身后,语气冰冷的开口,“人家身受重伤还能把你打成这样,你还有脸打下去吗?”
  “忽忽儿公主,你这臭娘们!看我……哎哟!”合察勒大怒,本想起身找忽忽儿公主算帐,不料膝盖才刚离地,忽忽儿的鞭子又朝他身上招呼,他只觉浑身疼痛不已,整个人又跪了下去。
  忽忽儿斥道:“给老娘好好跪着,否则饶不了你!”
  叶克强感激的望着忽忽儿,正想出言致谢,却看见忽忽儿原本冷冷的表情转为惊恐,同时他感到身后有人朝他攻来,原来豁里夕不知在何时潜到叶克强身后,举起狼牙棒朝他当头劈下。
  由于距离实在太近,叶克强根本避无可避,正要闭上眼睛等死时,忽然听到“砰”地一声。豁里夕竟朝后飞了出去,重重地摔落在地上,动也不动了。
  叶克强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也速该握着拳头站在他前,醉眼朦胧的问:“神,他……他是谁?为……为什么要杀你?”
  原来也是速该刚好醒过来找酒喝,正她看见豁里夕要杀叶克强,便出手相救。
  叶克强见也速该醉意甚浓,有些好笑的说:“你喝醉了,等你清醒后,我再解释给你听吧。”
  “喝醉?也速该抓抓头,口齿不清他说:“经你这么一说,我……我真的觉得有点醉了,我好困,我要睡了……”
  说完,也速该往地上一躺,立刻又呼呼大睡。
  叶克强见状不禁摇头苦笑,转头看向忽忽儿,感激道:“多谢公主救命之恩。”
  “我可不是为了要救你才出手的,”忽忽儿不屑的闷哼一声,“我是看不惯合察勒卑鄙的作为才出手的,与你无关。”
  “不管如何,我还是非常感谢公主的。”叶克强仍是一脸诚恳的说。
  忽忽儿别开头不去理会叶克强。
  此时,叶英豪忽然从暗处跑了出来,奔到叶克强身前望着他的左手忧心道:“爹,你受伤了,快,我来帮你包扎。”
  叶英豪说着便要撕下袖子帮父亲包扎,叶克强十分惊讶儿子又回到此处,忙间道:“我没事的,先别忙。你有没有受伤?你怎么会跑回来?追杀你的人呢?”
  “我没有受伤,我故意跑到附近的树林中把追我的人耍得团团转,他现在还在那里找我呢,然后我就乘机跑回来了。”叶英豪撕下袖子,“爹,让我帮你包扎吧。”
  叶克强看着儿子认真的帮自己包扎伤口,不禁心中感动,搂紧了儿子,“好孩子,爹没事了。”
  抬头看看四周,叶克强觉得此时是离开塔塔儿部最好的时候,他又望向忽忽儿道:“公主,再次感谢你出手相救,他日必当回报,就此别过了,告辞。”
  语毕,他带着儿子转身就走,忽忽儿突然大声吼道:“喂!你要去哪里?”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回弘吉刺部。”叶克强口头道:“公主,有空来弘吉刺部玩。”
  忽忽儿厉声道:“有种你再走一步试试看!”
  叶克强愣了一愣,停下脚步转身问:“公主何出此言呢?”
  忽忽儿因愤怒而涨红了脸,“枉费我刚才那么相信你,认为你不是个过河拆桥的人,想不到你真要回弘吉刺部带兵来攻打我们,我真是瞎了眼,看错人了!”
  一直跪在地上的合察勒立刻附和道:“对,神本来就是这种人,我早说过了,你还不相信!”
  “你给我闭嘴!”忽忽儿又赏了合察勒一鞭子。
  叶克强连忙解释道:“你误会了,我回去并不是要……”
  忽忽儿打断他的话,用凌厉的眼神瞪着他吼道:“你敢保证弘吉刺部不会来攻打我们吗?”
  “这……我……”叶克强不也保证,因为基于利害考量,若塔塔儿部执意侵略,弘吉刺部为求自保说不定会先发制人,战争之事本就依局势而定,谁也说不得准的。
  “看你一脸犹豫的样子,那就是不敢保证了。哼!”忽忽儿冷哼一声,语带不屑的说:“名闻天下的神竟然做出这种过河拆桥之事,真教天下英雄佩服得紧呀。”
  叶克强不知该如何反驳,无奈的问:“那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废话,当然是要你答应同盟之事,然后留下来帮忙训练我们的军队。”忽忽儿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怎么样?答不答应?”
  “这……”叶克强实在不知如何是好。忽忽儿对自己有思,若断然拒绝似乎说不过去,但如果留下来,弘吉刺部那国边又该如何交代?而且塔塔儿部要求结盟的目的真的是为求蒙古的统一吗?他觉得似乎没那单纯。
  此时,远方突然传来马蹄声,叶克强循声望去,看见四、五个人骑马朝他们飞驰而来,为首的人大声喊道:“神!神还在吗?”
  叶克强觉得纳闷,定睛一看,为首那人似乎是铁木真,他顿觉无明火起,怒喝道:“混帐!铁木真,你他妈死到哪里去了?”
  那人果然是铁木真。他带着四、五个人奔到叶克强面前,跳下马握住叶克强的手,高兴道:“神,你没事吧?神之子也没事,真是太好了!”
  “好你妈的头!”叶克强用力把铁木真推开,铁木真踉跄的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叶克强指着他的鼻头破口大骂:“我差点被杀掉,你躲到哪里去了?要不是忽忽儿公主和也速该出手相救,我早就没命了。你现在居然还敢回来见我,还想跟我提结盟之事,你别作梦!”
  “这……这完全是误会呀。”铁木真从地上爬了起来,揉着疼痛的臂部,一脸无辜的说:“我是看情势无法控制,所以赶快去把正在附近狩猎的全国使者找来,我并没有躲呀。”
  叶克强大感诧异,“金国使者?”
  “对,我来替你引见一下。”铁木真走到一名满脸横肉、身材瘦长的汉子身前,介绍道:“这位就是金国特使完颜烈大臣。”
  完颜烈用一双细小的眼睛瞟了叶克强及叶英豪一眼,语气高做的说:“你们就是传说中能统一蒙古的父子,弘吉刺部的神和神之子吗?”
  叶克强十分讨厌完颜烈的态度,索性不理会他的问话,转头向铁木真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金国的人会来此?”
  “神有所不知,其实这次结盟之事,完全是金国的意思。”铁木真解释道。
  叶克强一头雾水的看着他,“我听不懂你的话。”
  “迟些我再详细解释。”铁木真转向完颜烈拱手作揖道:“真是对不住,现在都没事了,让完颜大臣白跑一趟,我真是该死。”
  完颜烈看着跪在地上的合察勒、躺在地上的也速该以及豁里夕三人,皱眉道:“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呢,没事,一点小误会罢了。”铁木真瞪着合察勒斥道:“你还跪着干什么?还不快起来!”
  合察勒回头狠狠的瞪着忽忽儿,怒声道:“都是这臭娘们一一一”
  “关我什么事?”忽忽儿截口道,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是你自己喜欢跪着,可别赖到我头上来。”
  “你这臭娘们!”合察勒硬撑着身体站起来。却因跪得太久双腿麻木,身子尚未站直,膝盖突然一软,整个人又摔倒在地上,状极狼狈,忽忽儿见状哈哈大笑。
  铁木真不禁摇头叹息,朝完颜烈拱手道:“事情已经解决,完颜大臣请回,打扰你狩猎兴致。还请恕罪。”
  “哼!以后没事少来烦我!”完颜烈和一名随从翻身上马,语气不耐的说:“赶快把事情商量好,然后尽快向我报告,知道吗?”
  “是!”铁木真大声答应。
  完颜烈策马而去,!临走前还瞪了叶克强一眼,叶克强也不甘示弱的回瞪。
  完颜烈一走,叶克强立刻揪住铁木真衣襟吼道:“混帐!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铁木真吓了一跳,忙道:“别……别急,先到我的帐子休息一下再说,好吗?”
  叶克强见儿子似乎倦极了,再看看自己的伤势,的确需要好好的休息,便点头答应了。
  铁木真命令手下将也速该。合察勒、豁里夕等三人扶上马后,发现少了一个人,转头看着四周,不解的问:“奇怪,干亦术怎么不见了?”
  叶克强和儿子相视一笑,“他正在和自己玩捉迷藏,玩累了就会回来的。”
  铁木真一脸纳闷的坐上马,“好了,咱们回去吧。”
  叶克强和儿子也上了马,临走前,忽忽儿语气冰冷他说:“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说完,忽忽儿扬鞭率先冲了出去。
  叶克强愣在原地,心想世上竟有如此霸道的女子,自己又未曾答应过她任何事。不过,回想起忽忽儿不让须眉的豪气,心下又多了几分敬佩。
  很快的,他们回到了铁木真的金帐,铁木真命令手下将其他人送回各自的住处,和叶克强及叶英豪在金帐里坐了下来。
  叶克强看看睡眼惺松的儿子,问道:“有没有地方让我儿子休息?”
  “当然有。”铁木真唤来一名女仆,交代道:“神之子到隔壁帐子休息。”
  “这次我儿子不会再被绑走了吧?”叶克强椰榆道。
  “保证不会了。”铁木真有点不好意思的说:“神真爱开玩笑。”
  等女仆和叶英豪离开帐子后,叶克强正色道:“好了,你快告诉我,结盟之事跟全国有何关联?”
  “神应该知道,就全国而言,蒙古各部落是他们最大的外陆,全世宗为此伤透脑筋。若出兵攻打我们,金国虽然强大,但要征服蒙古众多部落也”易事,而且一旦全国与蒙古交战,势必会劳民伤财。正因为这样,金世宗在诸多考量之下。决定与我蒙古部族和平共存。”
  “和平共存?!这怎么可能?”叶克强大感惊讶。他虽然对历史所知不多,但他印象中蒙古从未与金国和平共存过,甚至后来蒙古还灭了全国。对方怎么可能提出和平共存的建议呢?
  铁木真表情严肃的说:“此事千真万确。”
  叶克强皱眉想了半响还是想不通金国如此做的用意,干脆放弃不想了。“好,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和我们结盟又有何关系呢?”
  “神别急,请听我说。”铁木真继续道:“金国虽然有意与蒙古部族和平共存,但蒙古部族实在大多,没有一位为所有部族都尊崇的领导者,金国根本无法去说服所有的蒙古部族和他们和平共存。”
  叶克强听出了些端倪,“所以全国想先让蒙古统一?”
  “没错。”铁木真一击掌,赞道:“神果然才智过人,一点就通。”
  叶克强皱眉道:“可是蒙古要如何统一?难道要蒙古各部落拼个你死我恬,最后让金国坐收渔利吗?”
  ”非也,非也。”铁木真摇摇头,“金国的意思,是要我们用和平渐进的方式统一蒙古。”
  和平渐进?叶克强觉得这个名词十分熟悉,似乎以前常常听到。“那你倒说说看是怎么样的方式?”
  “神知道我塔塔儿部与金国早有往来吧?”铁木真不答反问。
  叶克强想起也速该曾说过他的先祖被塔塔儿人擒住献给金国全帝的事,便点头道:“略有所闻。”
  “所以金国特地派完颜烈大臣到塔塔儿部来辅助我。完颜大臣的构想是以塔塔儿部为出发点,以和平的方式呈召各部落结盟,最后让全蒙古的部落结成大同盟,如此一来,蒙古不就在不流一滴血的情况下统一了吗?”铁木真说到后来眼睛发亮了,“这个构想神认为如何呢?”
  “这个构想的确不错。”叶克强点称赞,“不过有几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
  铁木真肃然道:“神请问。”
  “首先,蒙古统一之后,领导者是由你铁木真来当吗?”叶克强双眼紧盯着铁木真问,有的人好好的当个小部落的首领,为什么平白无故要变成你的手下吗?”
  “这不是问题。”铁木真胸有成足的说:“蒙古统一后,并不一定要由我担任大汗,我们可以用各种方式公平的选出领导者,这没有问题的。”
  “好,就算领导者的产生没有问题,我还有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叶克强眼神更加锐利,你塔塔儿部何德何能想号召全蒙古部落结明,塔塔儿部很强大吗?我弘吉刺部第一个就不服!”
  铁木真不甘示弱的辩驳道:“我塔塔儿部有金国撑腰,神今天所见到的四个部落首领,他们便是听见金国的名号就立刻同意结盟的。”
  叶克强立刻追问:“那其他部落呢?”
  “这……”铁木真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其实不瞒您说,我们想邀弘吉刺部结盟就是为了扩大声势,只要塔塔儿部和弘吉刺部结盟,再加上金国的帮助,相信没有一个部落敢不服的。”
  “万一到时还是有部落不服呢?”叶克强又问。
  铁木真正色道:“那就只好消灭他们了。为了成就大事业,必要的牺牲是在所难免的,不过这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的,我们主要还是以和平的方式达成统一的目的。”
  叶克强沉吟道:“所以你计诱我来此就是为了这事?”
  铁木真点点头,“我是想先劝说你答应结盟,再帮你引见金国使者。”
  “是吗?”叶克强冷笑道:“后来看我似乎不怎么感兴趣,就叫四个部落的首领杀了我,是吗?”
  “神误会了,那完全是意外啊。”铁木真急忙解释道:“那几个部落首领都是残暴好门之徒,我也不知道他们会突然发狠,这些人跟野兽一样,发起狠来谁都挡不住。我一看情形不对,就立刻去找金国使者来制止他们。真的不是我叫他们动手的,神,你一定要相信我。”
  “算了,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叶克强摸摸左手臂的伤,皱眉道:“不过那几个家伙也真够狠的,出手这么重。”
  “哎呀,我真胡涂,竟然忘了找人替神疗伤。”铁木真忙唤侍卫去找巫医,“对不起,我一时忘记“没关系。”此时叶克强心中还有更关心的事。“你说说看,完颜烈是个怎么样的人?”
  铁木真凝神皱眉想了半天后道:“该怎么说呢?他看起来很有才能的样子,要不然金国皇帝怎么会派他来蒙古呢?”
  “你说了跟没说一样。”叶克强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是说,他的个性如何?背景如何?快说。”
  “这……”此时正好巫医来到,铁木真话锋一转,说道:“我看这样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叫巫医替你包扎伤口,然后你早点休息,明日我替你引见完颜烈大臣,你再好好和他聊聊好吗?”
  叶克强心想再问下去大概也问不出什么名堂,便答应铁木真的提议。
  巫医替他疗伤之后,叶克强被带到儿子睡觉的帐子休息。他看着儿子熟睡的脸,不禁微微一笑,帮儿子盖好被子,闭上眼睛,脑子里却浮现出完颜烈的面容。
  叶克强觉得完颜烈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而且他强烈的感觉到,自己似乎身不由已的陷入一项极大的阴谋中。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