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成吉思汗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林中高手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三章 林中高手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叶克强睡醒时,觉得浑身的疲累全都消失了,他好久好久没有这么舒服的睡一觉了。他伸个懒腰,看向旁边的儿子,顿时全身一震,小豪竟然不在身边!难道……
  “小豪!”叶克强连忙冲出帐外,却看见叶英豪正在和一名高壮的汉子熔戏着,这汉子正是也速该,叶克强登时松了一口气。
  “爹,早。”叶英豪双手捉住也速该粗壮的手臂当单杠荡着,边笑边道早安。
  “是什么,都快中午了。我以为神只有武功才智名震天下,想不到睡功也是一流的。”也速该椰偷道。
  “你少挖苦我了,也不看看你自己昨晚醉成什么样子。”叶克强没好气的回道。
  也速该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嘿嘿,不好意思,昨晚喝多了,发生什么事我都忘了。”
  “昨晚发生的事可多了。”接着,叶克强把昨晚发生之事大略的说了一遍,“后来我和小豪跟那三个部落首领发生打门,你还救了我一命呢!”
  也速该耸耸肩,“有这回事吗?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对了,照我刚才所说,铁木真诱你来此。就是为了要促成塔塔儿部和弘吉刺部的结盟嘛?”
  叶克强点了点头,“没错,铁木真还说此事完全是依照全国的意思做的。”
  “金国?”也速该的部落和金国有仇,所以一听见全国便怒火上扬,“这关金国什么事?”
  叶克强把铁木真昨晚说的话转述一遍。“你认为如何?”
  也速该皱眉道:“乍听之下似乎很有道理,可是总觉得有点奇怪。据我了解,长久以来,金人只想彻底消灭蒙古人,根本不可能会和蒙古人和平共存,这次金人居然会提出这种方法,我想背后一定大有文章。”
  此时,远方有一骑朝他们奔来,叶克强看清来人是铁木真。
  铁木真在叶克强身前停下马,纵身跃下马,语气急促的说:“神,完颜烈大臣答应见你了。”
  “是吗?”叶克强扬扬眉,“什么时候,在哪里?”
  “完颜烈大臣正在东郊狩猎,他要你马上去见他。”
  叶克强心里暗骂好大的架子,但嘴上说道:“好,我这就过去。”
  “等一下,谁是完颜烈大臣?”也速该插口问。
  “就是我刚才跟你提过的金国特使。”叶克强翻身上马问道:“你要和我一起去见他吗?”
  “不了,我看到金人就有气,我怕自己会忍不住杀了他。”也速该咬咬牙切齿的说。
  “也好,”叶克强望了儿子一眼,“那小豪就麻烦你照顾,我回来之后再告诉你我们谈话的内容。”
  “没问题。”也速该笑着摸摸叶英豪的头,“这小子满有趣的,我很喜欢他。”
  叶英豪朝父亲摆摆小手,“爹,一路小心。”
  “我会的。”叶克强掉转马头,“铁木真,咱们走吧。”
  在铁木真的带领下,他们很快就来到东郊。
  叶克强问道:“完颜烈在哪里?”
  铁木真东张西望的说:“应该就在这附近。”
  忽然,叶克强感到右侧有破空之声传来,大惊之下急忙拉着铁木真,两人一起滚下马。他们的身体甫往地上坠去时,一支飞箭自铁木真头顶上方掠过。
  两人摔到地上后,叶克强立刻一跃而起。
  铁木真捧得七荤八素,揉着摔痛的臀部叫道:“怎么了?为什么把我拉下马?”
  “有人暗算。”叶克强眼神锐利的扫视四周,低声道:“低下身子,不要起来。”
  叶克强命令电脑扫描附近状况,电脑在他脑里显示东北方三百公尺的树林内有两人正策马向此处奔来。他要电脑扫描肉人的长相,看见其中一人正是完颜烈,另一人应该是完颜烈的随从。
  铁木真忍不住低声问:“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叶克强从齿缝间挤出话来。
  铁木真急忙道:“谁来了?”
  话刚说完,两人便看见完颜烈带着随从快马奔来。
  完颜烈跳下马大笑道:“哈哈哈!原来是你们两个啊,我还以为是两支猴子呢。刚才那一箭没有伤着你们吧?哈哈……”
  他妈的,这家伙分明是故意的!叶克强心下大怒,正要出言理论,却看见铁木真对他使眼色。
  “没事、没事。”铁木真陪笑道:“完颜大臣的箭法真是神准,令人佩服不已。”
  “胡说八道!”完颜烈脸色倏地一沉,“既然神准,为什么没把你的脑袋瓜子给射下来呢?”
  “呕,这……”铁木真这下马屁可怕在马腿上,幸好他应付惯了全国的大官,依旧笑容满面的说:“那是完颜大臣手下留情,饶小的一命。”
  “行了,别再胡扯了。”完颜烈不耐烦的挥挥手;瞪着叶克强不满道:“你那是什么表情,不高兴吗?不高兴就滚回弘吉刺部!”
  完颜烈说完逞自上了马,带着随从慢慢地走开。
  叶克强满腔怒火就要爆发,铁木真连忙按抚道:“别生气,别生气,为了全蒙古人的未来,先别跟他计较,以后再说好吗?”
  叶克强心想也对,此时若跟完颜烈翻脸,一来可能就探不到金人要促成蒙古统一的真正目的。二来说不定完颜烈一气之下回去禀告金世宗,说弘吉刺部是蒙古祸乱的源头,再率大批金兵灭掉弘吉刺部,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心念至此,叶克强大局着想只有忍下怒气,和铁木真上马跟在完颜烈身后。
  完颜烈不屑地望了两人一眼,然后似乎根本不当他们存在般,悠然自得的看着四周,“蒙古真是个好地方,改天应该要禀明皇上,请他也来玩一玩。”
  言下之意严然把蒙古当成全国的属地似的。偏偏铁木真还附和道:“大臣说得是,蒙古地广人稀,珍禽异兽极多,的确是游山玩水的好地方。”
  完颜烈对他的话充耳未闻,逞自道:“这么好的地方,应该多住点人才对。”
  叶克强实在是忍不住了,朗声问:“完颜大臣,听说金国有意促成全蒙古的统一,不知可否将详细情形告知,也让我们好做计较。”
  “有野兔!”完颜烈根本不理会叶克强,迅速取箭拉弓射向前方树丛,喝道:“中!”完颜烈的随从立即策马朝箭射出去的方向奔去。
  此时叶克强气得额上青筋浮现,真想上前将完颜烈的脖子扭断。
  似乎看出他的意图,铁木真连忙平息他的怒火,“别生气,为大局着想,忍一忍,忍一忍。”
  过了一会儿,完颜烈的随从手中拎着一支中箭的兔子回来。“烈爷,中了,真是好箭法!”
  铁木真制媚道:“大臣箭法果然神准,看来要不了多久,全蒙古的野兽就要被大臣射光了。”
  正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听了铁木真奉承的话,完颜烈终于露出了笑容,但稍瞬即逝,他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转头望向叶克强道:“蒙古人善长骑射是天下皆知的,我听说神的才智、武功是蒙古最有名的,想必你的骑射技术也是蒙古第一的吧?”
  叶克强不知完颜烈在搞什么鬼,小心的回答,“在下才疏学浅,骑射功夫也只是略懂皮毛,传说是言过其实了。”
  “是吗?”完颜烈不屑的撇撇嘴,冷笑一声。“原来蒙古已经没有能人了。”
  叶克强闻言怔了一怔,“大臣何出此言?”
  “算了,算了。”完颜烈摇着头,语气轻蔑的说:“我还是回去禀告皇上,起兵消灭蒙古算了,反正蒙古根本没有人才,那也就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还谈什么金国与蒙古要和平共存呢?”
  铁木真闻言吓了一大跳,“大……大臣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说得不对吗?”完颜烈闷哼一声,“你当初是怎么跟我说的?说什么弘吉刺部的神文武双全、才智过人,是最有希望统一蒙古的人才,所以一定要拉拢他结盟,结果呢,今日一见,真是令人大失所望,原来神只是一个庸庸碌碌的无用之才。铁木真,你口中的人才竟然是这样子的人,统一蒙古还有什么希望呢?”
  叶克强脸色的铁青的厉声道:“你说谁是庸庸碌碌的无用之才?”
  “神别生气。完颜大臣只是还不了解你而已,千万别介意。”铁木真急忙打圆场。
  “哼。原来所谓蒙古的第一能人也不过尔尔,看来我也没有必要再待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完颜烈转头对随从交代道:“待会儿回去立刻整理行囊,明日一早我们就启程回去。”
  铁木真急得慌张失措,满头大汗的哀求道:“大臣,请你三思,蒙古的统一并非全然没希望的。”
  完颜烈横眉一竖,怒声斥道:“混帐,你口中所说的有能力统一的人,原来是个窝囊废,你还敢说统一蒙古有希望吗?”
  铁木真望一眼叶克强,又望向完颜烈,急道:“大臣,请你……”
  “不要再说了!”完颜烈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他的话,“我已决定明日启程返回金国,禀明皇上,蒙古统一已无希望,请皇上下旨出兵消灭蒙古各部族,你们就准备承受灭族之祸吧!”
  “蒙古岂是你能说来就来,就走就走的地方?”叶克强冷冷的开口。
  “你——”完颜烈勃然大怒,瞪着叶克强准备破口大骂,却看见他正以凌厉的眼神反瞪着自己,心里顿时凉了一大半。接着又发现叶克强满脸的愁容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坚毅且冷静的表情,完颜烈心中不禁有些疑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原来,完颜烈百般的言语侮辱,本已让叶克强怒火中烧,但他毕竟受过严格的特战训练,很快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完颜烈为何要一再的出言不逊,他的目的为何?思忖再三,他猜想完颜烈若不是故意搅局便是在试探自己的胆识,于是决定恣意放论。
  叶克强微笑的看着他,“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在想,金国皇帝派完颜大臣远来蒙古,应该不会只是要你打猎、骂骂人就回去的吧?如果你就这样回去,全国皇帝不知道会不会怪罪于你呢?”
  “你……你说什么?”完颜烈气得脸色发青,双手紧紧握着僵绳,“你这是什么态度?竟敢这样跟我说话!我回金国之后会怎么样,用得着你来管吗?”
  叶克强最喜欢把对手气得七窃生烟了,对手越生气,他就越高兴,因为处于盛怒之中的人容易失去理智,思考能力减弱,到时他便可乘机把对手耍得团团转了。
  叶克强扬起一道眉,拱拱手道“在下哪里敢管大臣的事呢?我只是担心大臣回去会遭金国皇帝责难而已,不如还是先留在蒙古,待大事抵定之后再回去,不知大臣意下如何?”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完颜烈果真气得七窃生烟,怒吼道:“你这个什么狗屁神,我贵为金国使者,你居然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看我……”
  “野兔!”完颜烈尚未骂完,叶克强突然大叫一声,右手迅速自腰际抽出一柄飞刀,扬手将飞刀朝完颜烈射去。
  完颜烈登时大惊,想躲已经来不及,心中暗道己命休矣!
  只见那柄飞刀自完颜烈脸颊边疾掠而过,射人他身后的草丛中,叶克强随即随即道:“中!”
  完颜烈吓得面如上色,整个人都呆住了,随从忙问:“烈爷、烈爷,你还好吧?”
  “先别管你的烈爷了,去把我的兔子捡回来!”叶克强喝令。
  那随从被叶克强充满威严的语气所震慑,当下不也再多说,连忙钻入草丛中,不久,拿了一支中了飞刀的野兔回来。
  叶克强接过野兔,大笑道:“哈哈哈!我也射中了一支兔子。”
  铁木真见状况不对,语气慌张的叫道:“哎呀!你把完颜大臣怎么了?他怎么一动也不动的。”
  “放心,他没事的。”叶克强笑嘻嘻的望着呆愣的完颜烈,突然放声大吼:“哇一一一”
  铁木真及完颜烈的随从只觉耳膜震动,心脏跟着“卜通”狂跳一下,林中的鸟儿也被吓得飞了起来,完颜烈当然也吓醒了。”
  他一脸惊恐的颤声道:“怎……怎么……怎么回事?”
  “没事,咱们大家都没事。”叶克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倒是大臣你好像有点事。”
  完颜烈惊魂甫定后,这才想起叶克强射飞刀之事,愤怒的指着他说:“你……你竟敢……”
  叶克强不等完颜烈说完,便抢着说:“对了,我刚才用飞刀射中了一支兔子,我看就送给大臣带回金国当礼貌好了。”
  “你——”完颜烈气得差点心脏麻痹,一手指着叶克强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咦,大臣的脸色好像不大好,我看八成是生病了,大臣要不要先回去休息?”叶克强故意皱着眉说。
  “你……你……”完颜烈指着叶克强的手一直颤抖不已,但还是说不出话来。
  叶克强看向完颜烈的随从喝道:“喂!你的烈爷病了,还不快带他回去休息!”
  “是。是!”那名随从立刻上前拉着主人胯下坐骑的僵绳,“烈爷,我们回去休息吧。”
  两匹马慢慢走远,过了半晌,完颜烈终于可以说话了,他回头吼道:“混帐!神,你等着,我一定会杀了你!”
  完颜烈本想掉转马头找叶克强算帐,但是他的随从硬扯着僵绳阻止,“烈爷,你身子不舒服,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拉扯之间他们便越走越远。
  叶克强看着完颜烈的背影,不屑的闷哼一声,铁木真却一脸慌乱的说:“神呀,你怎么得罪金国使者了呢?万一他真的回金国带兵来消灭我们,那该如何是好?”
  “刚才完颜烈不是已经说要回金国了吗?”叶克强若无其事的耸耸肩,“所以得不得罪他并没有什么差别,而且如果不趁现在整整他,将来他带兵攻来之时就没有机会了,我刚才还考虑干脆杀了他,不让他回金国算了。”
  铁木真闻言大惊,连忙摇手道:“不行,千万不能杀他!”
  “放心,我不会杀他的,现在杀了他,只怕金国皇帝得到消息立刻就会带兵攻来。”说到这里,叶克强正色道:“不过就算金人真的攻来蒙古人也不是好惹的。”
  铁木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先向完颜大臣道个歉吧。”
  “奇怪,你这么怕金人做什么呢?”叶克强拍拍他的肩膀,神情滞洒的说:“别担心,没事的。”
  其实,铁木真如此害怕金人是有原因的,因为塔塔儿部之所以在蒙古有如此的地位,完全是因为金国的帮助,金国提供塔塔儿部精良的武器及优猩的物质,让塔塔儿部成为蒙古强大的部落之一,而塔塔儿部就等于是金国在蒙古所布的内幕线,所以塔塔儿部和金国的关系是非常密切;塔塔儿部若失去金国的资助,只怕很难在蒙古存活。
  ×××
  在回部落的路上,铁木真一直要求叶克强去向完颜烈道歉,叶克强看他苦苦哀求,只好假装答应,铁木真这才忧心忡忡地回到自己的帐子去下到了帐子前,叶克强跳下马,掀开帐门正要人内,忽见一条如灵索般的黑影迎面袭来,叶克强的反应极快,整个身子立刻向后一仰避过黑影。随即向后翻了几个筋斗,在落地的同时拔出腰刀,沉声喝问:“谁?给我滚出来!”
  “神的反应果然敏锐。”忽忽儿挥动长鞭,笑吟吟的从帐子里走出来。“受了伤还能轻易躲开我的攻击,神的确是不简单。”
  虽然忽忽儿曾帮助过他,但叶克强对她刚才的突击举动还是有些生气,他冷冷的瞟了她一眼,“公主若对在下不满,只管言明便是,用不着突然出手伤人吧?”
  “怎么,生气啦?”忽忽儿收起鞭子,娇笑道:“人家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想不到神这么没有风度。”
  忽忽儿这一笑,原来的冷艳全都融解了,开朗亮丽的容颜比索娜有过之而元不及,叶克强不禁看得有些呆了,但他随即回过神,“公主若没事,就请回。”
  说完,一他逞自走过忽忽儿身边,正眼瞧都不瞧她一下就进了帐子。
  忽忽儿贵为公主,成天过着前呼后拥的日子,加上她长得十分美丽,其他各部族的王公贵族为了能娶她为妻,都对她千般奉承、百依百顺的,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件逆她,如今见叶克强居然对好不理不睬,顿觉受到生平最大的侮辱。
  “神,你给我滚出来!”忽忽儿愤怒的转身冲人帐内,“你快出来,我有话要问你!”
  叶克强坐在帐子里喝茶,听见忽忽儿冲进来的声音,他抬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随即低下头继续喝茶,“公主请坐。”
  忽忽儿气得呼吸急促,胸部起伏个不停,脸颊因激动而泛出红晕。“你绝不会因忽忽儿的刁蛮任性而将态度转软,心中反而有一种想好好教训这个刁蛮公主的念头。
  “公主有事就请坐下来详谈,若想找人打架。吵嘴,恕在下不奉陪,我还有要事侍办。”他依然看都不看忽忽儿一眼。
  “你找死!”忽忽儿大怒,挥动长鞭卷向他的颈项。
  叶克强料到这个刁蛮公主会有此招,立刻就地一滚避过她的攻击,长鞭打裂他原本坐在上面的垫子,叶克强见状大叫道:“你打破我的东西,你得给我!”
  忽忽儿一击不中更是盛怒,娇喝一声,右手迅速挥舞长鞭,只是她手上的长鞭像是有生命般四处乱窜,叶克强几乎看不清长鞭的攻击方向,大惊之下连忙拔出腰刀,舞出无数刀花护住全身要害。
  双方甫一交锋,叶克强觉得忽忽儿手中的一条长鞭幻化成无数条同时攻向自己,慌忙之中虽全力防御,但右肩及左大腿却不慎被鞭子打中,顿时伤口处传来一阵热辣辣的疼痛。
  叶克强急忙纵身后跃,心下暗呼厉害,难怪昨日合察勒会乖乖的臣服在她的雌威之下了。
  “知道本公主的厉害了吧,看你还敢不敢惹我生气。”忽忽儿得意的斜脱着他。
  “公主也太蛮横不讲理。”他紧紧盯着忽忽几手中的鞭子斥道,“明明是公主自己跑来我这里大吵大闹,怎么说是我惹你生气呢?”
  忽忽儿闻言大怒,“你居然敢说我蛮横不讲理?!好,我就蛮横给你看!”
  话一说完,她右手一拌,长鞭就朝叶克强脑袋直劈而来。
  叶克强早已看好退路,在她扬手之际便旋身闪出帐外,“啪”地一声,鞭子击中帐子,划破了一道大口子。
  “不要跑!”忽忽儿追出帐外大吼,“给我站住!”
  “我偏偏要跑!”叶克强心想她的鞭法如此厉害,和她交手一时三刻间可能胜不了她,而且毕竟她曾帮过自己,就算真的打赢她,他也不忍伤害她,于是决定跑开,她要追就让她追,也许她追累了,气也就消了。
  叶克强跃上帐子旁的马匹,双腿一夹,策马飞驰。
  忽忽儿见状,也立刻上了自己的马,紧追在他的身后,手中依然挥舞着长鞭吼道:“有种的不要逃!”
  “有种的不要追!”叶克强回头大喝,又加快了奔驰的速度。
  忽忽儿闻言更是怒火攻心,银牙一咬,发誓死也要追到叶克强。
  就这样两一前一后追逐着,渐渐地离部落越来越远。忽忽儿有好几次几乎要追到叶克强,却又被甩开,忽忽儿觉得叶克强在耍她,心里恨死他了,拼命鞭打马臀想要加快速度迫上他。
  “妈的,这娘们还真难缠。”他心中暗忖若再这样纠缠下去,他很难摆脱忽忽儿的追逐,这时,他看见左前方有个树林,心中时有了计较,决定骑进树林绕个几圈,看能不能把忽忽儿甩掉。
  他策动僵绳驰进人树林中,忽忽儿紧随在后。
  叶克强灵活的指挥马匹在树林中四处穿梭,初时忽忽儿还能跟得上,不久之后,他已听不见身后的叫骂声,回头一看,忽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你这个小泼妇,我看你能蛮横到几时。”他左右观望了一会儿,确定看不见忽忽儿的踪影,登时松了一口气,“终于摆脱那个刁蛮公主了。”
  就在这么想之际,叶克强突然感到整个身子剧烈的向前倾,他急忙腾空跃起,向后翻了个筋斗稳稳地落在地上,抬头一看,赫然看见忽忽儿骑着马立在身前。
  “哼!你以为已经甩掉我了吗?还早得很!”忽忽儿不知何时绕到叶克强前方,看见他接近,便用鞭子缠住他坐骑的前腿,用力一扯,不但使马儿摔倒,也把叶克强摔下来。此时,叶克强再也忍受不了这个刁蛮公主了,他吼声怒道:“公主,你一再纠缠不休,到底想干什么?”
  “终于生气啦?”忽忽儿冷笑一声,“既然你问我想干什么,那我就告诉你,我想教训你!”
  话一说完,她出手如”电,长鞭直击向叶克强头部,谁知他竟然不闪不避,“啪”地一声,他的脸上立刻多了一道鞭痕,鲜血不断从伤口处渗了出来。
  忽忽儿讶然的说:“你……你为什么不闪开?”
  叶克强任由鲜血沿着脸颊流下,瞪着忽忽儿语气冰冷的说:“这一鞭算是还你昨日帮我的恩情,你若再出手的话,我可就不答应了。”
  忽忽儿从未见过一个男人能有如此凌厉的眼神,心中的傲气霎时去了一半,添上一些恐惧,但她嘴上还是不服输道:“我就偏要出手,你能拿我怎么样!”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很好,希望你不要后悔。”
  忽忽儿一听,刁蛮的个性让她忍不下去,“我要打你便打你,看你能对我怎么样!”
  “淋”地一声,她快速挥动长鞭,半空中霎时出现无数条鞭影笼罩住叶克强,但他依;日不闪不避,身上衣服多处被鞭子划破,“啪啪”之声不绝于耳。
  过了一会儿,只见叶克强横眉一竖,大手一挥,竟然捉住鞭子,用力将忽忽儿拉近身前,“啪”地一声,用力甩了她一个耳光。
  “你给我仔细听着!”叶克强对着她大吼,“你没有权力把别人当猴子一样戏耍,听见了没有?”
  忽忽儿整个人呆住了,过了半晌,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般不断滑落脸颊,她泪眼婆姿的指控道:“你竟了打我,从来没有人打过我……”
  “你这个刁蛮公主早该被好好教训一下!”叶克强义正辞严道:“搞清楚,世界不是为你一个人在转动的,凡事也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彼样的,也许你向来霸道惯了,但今天你找错对象了,现在你给我滚!”
  忽忽儿从来没有被人这样骂过,一脸委屈的坐在地上嚎陶大哭。
  叶克强蹲下身查看自己坐骑的前腿已经摔断,不能再走了,便起身走到忽忽儿的马匹旁,“喂,你把我的马给摔断腿,现在只好骑你的马回去,你要不要一起走?”
  “哇———,她并没有回答,反而哭得更大声了。
  叶克强耸耸肩说:“好吧,既然你不想走,那我就先走了。”
  忽忽儿见到他作势要走,索性放开喉咙大声哭叫着,就在此时,远处忽然传来一声似人又似野兽的长啸声,耳力敏锐的叶克强立即警觉,而忽忽儿只顾着哭叫,所以根本役听见。
  他仔细聆听,可是忽忽儿的器声实在太大,让他无法听得很清楚,他对忽忽儿挥挥手,“喂,小声一点,有奇怪的声音。”
  但忽忽儿哪肯理他,故意又大叫了几声,叶克强大怒,指着她厉声道:”你他妈给我闭嘴,若再出声我就杀了你!”
  此言一出,果然有效,忽忽儿吓了一跳登时膜声。
  叶克强侧耳仔细听了半晌,长啸声果然再度传来,而且听起来十分大声刺耳,好像声音是在耳边发出般,他立刻对电脑下指令:扫描声音来源。
  电脑立刻回应:声音是由位在西方一公里处之男性人类所发出。
  叶克强不禁怔了一下,电脑所说的男子在一公里外发出长啸,声音听起来却像是在身边发出的,足见此人中气十足,叶克强不由得对此人产生好奇。
  “公主,咱们走。”叶克强一把拉起坐在地上的忽忽儿,也不管她脸上还有小泪痕,就把她推上马。看看手中依然握着的长鞭,本想还给忽忽儿,想想又觉不妥,便把长鞭缠好揣人怀中,“这东西在你手上十分危险,我先替你保管,等回到部落后再还给你。”
  忽忽儿此时就像是个饱受惊吓的小女孩,哪敢有意见。
  叶克强跃上马背,回头怒视她说:“你坐在我背后最好不要耍花样,否则我就把你推下马,摔死你!”
  说完,他双腿一夹,朝西北方纵马而去。
  到了电脑指示的地点前约一百公尺处时,他停下马跳下马背,并把忽忽儿一并拉了下来,把僵绳交到她手上,本想叫她留下来看马,但随即转念一想,万一她乘机骑马走了,自己岂不是要走到死才能回到部落。
  他心念一转,把马绑在树杆上,在她耳旁低声道:“跟我来。”
  “去……去哪里?”她的语气里满是委屈。
  叶克强没空和她解释,上前拉了她的手就走,“叫你来就来,别问那么多。”
  忽忽儿不由自主的被他拉着走。她贵为公主,一双玉手从来没有被男人握过,如今被叶克强一握之下,她第一个反应是用力挣脱,但他握得很紧,她怎么也挣脱不开,反而弄得自己手痛,最后她索性放弃了。半晌之后,心里竟有种异样的感觉,她望了一眼叶克强雄壮的背影,脸颊不禁浮现一抹红晕。
  走了几步,忽忽儿忍不住开口问:“你……你要带我去哪里?”
  “闭嘴!”叶克强回头瞪了她一眼,“不准再发出声音!”
  被他这么一瞪,忽忽儿心中不禁一荡,从小到大,向来只有她命令别人的份,从来没有人敢命令她,如今叶克强一直用命令的语气和她说话,让她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
  走着走着,两人听见了刀剑破空之声,叶克强立刻停下脚步,并压低忽忽儿的身子,自己也矮身蹲在草丛后面,透过草丛的间隙,他们看见一名男子正在练剑。
  那名男子身材瘦长,剑法十分凌厉,由于他的身形移动极快,所以无法看清长相,他将手中长剑舞得出神人化,叶克强心中不禁暗自喝采。
  叶克强暗忖,由这名男子的服装看来,此人应是蒙古人,想不到除了也速该之外还有别的蒙古人懂得使剑,看来蒙古虽然地广人稀,倒也是卧虎藏龙。
  “那个人是谁?”忽忽儿突然问。
  叶克强大惊,因为以眼前那人的武功修为,附近的风吹草动他一定都能察觉,更何况是人声?他心急之下,右手绕过忽忽儿的颈项,捂住她的嘴巴,并将她的身子按在自己怀中,以防她再次出声。
  除了亲人外,忽忽儿自小到大从未被男人抱过,她略微挣了一挣,随即以靠在他的胸膛上,双颊又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叶克强根本没察觉她的异样,连忙望向舞剑男子,见到那人仍继续练剑,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开始猜测这男子到底是何人。
  不料就在此时,那男子反剑收势,调匀气息后突然朗声道:“朋友,既然来了,就露个脸认识一下吧。”
  叶克强闻言大惊,眼前这人不知是敌是友,如果他是敌人,依刚才的观察,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叶克强心下不禁有些踌躇,到底该不该出去,出去会不会有危险?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