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成吉思汗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七星剑法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四章 七星剑法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出来吧,朋友。”练剑男子再次朗声道,“我已知道你们的藏身处,再不出来,我只好把你们当敌人对付了。”
  听到“你们”这两个字,叶克强不禁心中暗道厉害,这男子不仅知道他们躲在这里,而且还知道躲的不止一个人,看来这人的武功深不可测,再躲也是没用的了。
  “朋友,我们出来了。”叶克强放开忽忽儿,起身拉着她走了出来。他知道练武之人最忌讳有人在一旁偷学,于是连忙开口道:,‘真是抱歉,我们不是故意偷看你练剑,只是刚好路过此处,见你剑法十分精妙,忍不住停下来多看几眼,还请你原谅。”
  练剑男子笑道:“想不到神这么会说,这下教我不原谅你们都不行了。”
  叶克强闻言怔了一怔,“你……你怎么会认识我呢?”他看这男子身材瘦长。皮肤白皙,长相可说十分斯文,不像是练武之人,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鼎鼎大名的弘吉刺部的神谁会不认识。”男子侧头微笑的看向站在叶克强身边的忽忽儿,“至于这位姑娘,应该是撒勒只兀惕部的忽忽儿公主吧?”
  忽忽对于他认识自己并不感到讶异,因为好她自认为美貌闻名天下,所以这名男子认识她是应该的,倒是叶克强感到奇怪,这人究竟是谁?为何会如此了解他们的底细呢?
  叶克强拱手问道:“敢问兄台贵姓大名?”
  “我只是无名小卒,说来你们也是不知道的。”语毕,男子突然纵身一跃,落在一旁的马背上,他拉着僵绳朝两人微笑的说:“神。公主,天色不早了,这里猛兽很多的,还是早点回去吧,在下告辞了。”说完,立刻策马飞奔而去。
  叶克强连忙大声问:“喂!你还没说你是谁!”
  “放心,”男子虽已离他们很远,但声音还是清楚的传进两人耳中,“我们会有机会再见的!”
  叶克强呆立在原地,想着这名神秘男子的身分。过了半晌,他望向忽忽儿问道:“公主,你认得那人吗?”
  忽忽儿摇摇头。
  他轻吐了口气说:“好吧,没事了,咱们回去吧。”
  两人走到绑马的地方,他解开绳子,跃上马背,朝忽忽儿伸出手,“公主,上马吧,要我拉你上来吗?”
  “不用了。”忽忽儿低声回答,乖顺的上了马,原先刁蛮气势消失无踪,叶克强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
  待她坐定后,叶克强立刻微马前进,忽忽儿靠在他坚实的背肌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颊忽地又红了起来。
  “神,”忽忽儿突然低声问道:“你……你的伤不要紧吧?”
  叶克强闻言怔了怔,不解的问:“什么?你在和我说话吗?”
  “对!”忽忽儿提高音量,“我说你身上的伤要不要紧?”
  叶克强没想到这位刁蛮公主居然会关心起他的伤势,不知她是何用意,所以语带讽刺的回道:
  “还好公主手下留情,都只是些皮肉伤而已,不碍事的。”
  “你……你不要这样说嘛,我……对不起。”她低声道歉。
  叶克强万万役想到她竟会向自己道歉,心里暗忖难不成这刁蛮公主转性了?他潇洒的哈哈一笑,“没关系,这伤过几天就好了。”
  忽忽儿将脸紧紧地靠在他的背上,再次用懊悔万分的声音说:“真对不起!”
  “没关系。”叶克强觉得两人间的气氛似乎有些怪怪的,连忙改变话题,“对了,公主,你今天来找我究竟为了何事,该不会只为了赏我几鞭子而来的吧?”
  忽忽儿闻言愣了一下,对呀,好当初到底是为何事来找神的呢?但她现在心乱如麻,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只好道:“我……我忘了。”
  “忘了?”叶克强心想这个忽忽儿实在傻气得有点可爱,忍不住放声大笑,“想不到公主,一蛮横起来居然连正事也能忘掉,哈哈哈!”
  忽忽儿生平第一次见有人当她的面称她“刁蛮公主”,但她却不以为意,反而觉得有趣,也跟着叶克强大笑起来。这一笑,两人之间的嫌隙无形间减去了不少。
  没多久,两人回到部落,来到叶克强的帐子前。也速该和叶英豪在帐内听见马蹄声,立刻奔了出来。
  也速该看见他们两人共乘一骑,不禁埋怨道:“亏我还担心你出了什么差错了呢,原来是和美丽的公主逍遥快活去了。”
  叶克强跳下马,白了他一眼,“你少胡说八道。”
  也速该在他耳边低声道:“我和小豪打猎回来,看见帐子里被得乱七八糟,你人也不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我待会儿再解释给你听。”叶克强回头把长鞭还给忽忽儿,无奈的叹道:“公主,今天的事就算了,希望你以后多替别人想一想,还有,没事别再来找我麻烦了,你快回去吧。”
  “奥。”忽忽儿低着头答应,但随即抬头朝他露出灿烂的笑容,“放心,我下次再来找你一定是好事。”
  说完,便掉转马头离去,可是叶克强脑海中却还印着忽忽儿刚才的笑容,想不到她笑起来居然如此动人。
  “嘿,别看了,她已经走远了。”也速该拍拍叶克强的背,“快说,你脸上。身上的伤,还有帐子里发生了什么事?你和忽忽儿公主又是怎么回事。”
  叶克强回过神来,忙道:“是这样的,我和忽忽儿一一一”
  “等一下!?也速该突然打断他的话,望向叶英豪说:“这是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能听,小豪,你先留在外面。神,我们进帐子里谈。”
  叶英豪不服气的抗议道:“为什么我不能听?”
  “这种男女之间的事,你还大小,所以不能听,等你长大之后自然就会懂的。”也速该着他的头解释。
  叶克强瞪着他叫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和忽忽儿没有什么男女之事,你少胡说!”
  “是吗?”也速该斜脱了他一眼,“可是你刚才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深情密意。才来这儿没多久,就把蒙古最漂亮也最刁蛮的公主给降服了,神果然不是泛泛之辈呀,哈哈哈!”
  “你哈个屁呀!”叶克强又瞪了他一眼,拉起儿子的手,“走,小豪,咱们进帐子里去聊,不要理他。”说完,他便拉着儿子走进帐子,进帐前叶英豪回头对也速该做了个鬼脸。
  也速该当然不会呆呆的留在帐外,随后跟了进去。
  三人坐定之后,叶克强把见完金国使者回来之后如何遭忽忽儿偷袭,以及那名剑术高手的事说了一遍。
  也速该听完后,摇摇头说:“看来传说果然不假,忽忽儿公主实在刁蛮任性得可以。”
  “是呀,”叶克强苦笑的附和,“我差点还命丧在她的长鞭之下呢。”
  也速该抚着下巴沉吟道:“神不知那名剑术高于是何人吗?”
  叶克强摇摇头,“不知道,他不肯透露名号。不知他的剑术与你相比如何”
  也速该皱眉道:“依照神刚才所形容,此人剑术应当十分精妙,照说这种人在蒙古不应该默默无名,但据我所知,在蒙古懂得用剑之人,包括我在内不超过三人,而且另外两个人我都见过,并没有像你所形容的人。”
  “莫非他不是蒙古人?可是看他的装扮又与蒙古人元异。”叶克强感到十分不解。
  “装扮是可以改变的,光从装扮上是无法肯定他就蒙古人,看来这剑术高手是个相当神秘的人物。”
  “没锗,他认识我,也认识忽忽儿公主,但我们却都没有见过他。”说到这里,叶克强突然想到一件事,“而且他离去时还说会有机会和我们见面的。”
  “他真的这样说?”也速该沉吟道:“但不知会在什么场合见面。”
  叶克强耸耸肩,“最好是不要在敌对的场合,看他的剑法,我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你担心什么,我来传授你剑法,就不信比不上那家伙。”也速该拍胸脯保证。
  “那我就先谢了。”
  “好了,先别说这个了。快说你今天和金国使者谈得如何?”也速该倾身向前问道。叶克强便详细叙述他和完颜烈的谈话内容,以及戏弄完颜烈之事,也速该听得哈哈大笑。
  “好,整得好!金国人不知道在骄做个什么劲儿,整整他是应该的。”
  叶克强也笑着说:“整他是满愉快的,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也速该豪气的说:“你不用担心,最好那个叫完颜烈的家伙气和得滚回金国去,省得他来打咱们蒙古大好江山的主意。”
  “我看事情并没这么简单。”叶克强思忖道:“若全国真要攻打蒙古,便不会派完颜烈一蒙古处理结盟之事了,我想完颜烈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回全国。”
  “哼!他最好赶快滚回金国,否则迟早我要他好看。”也速该咬牙切齿的说。叶克强的猜测果然没错,隔天完颜烈依然没有离开蒙古的动作,他为了调查完颜烈真正的目的,决定暂时留在塔塔儿部,并要铁木真派人回弘吉刺部替他报平安,并转告忽图鲁汗目肖的局势。
  铁木真在听见叶克强肯留下来,高兴不已,立刻答应他所有的要求。
  接下来的几天,叶克强仔细观察完颜烈的一举一动。他发现完颜烈频频召唤铁木真,不知在商议何事,举止颇为神秘,于是他在铁木真走出完颜烈的帐子后,上前把他拦了下来。
  铁木真看见拦下他的人是叶克强后,反而加快脚步,“神,我现在很忙,没空招呼你,改天再聊。”
  “别走!”叶克强再度挡在他面前,“这几天我找你好几次了,你都避不见面,到底是什么意思?”
  铁木真连忙陪笑道:“你误会了,最近我真的很忙,忙得连睡觉都没时间了,绝对不是故意避开你的。”
  叶克强扬一扬眉,“是吗?那能否告诉我,你到底是在忙些什么呢?难道是为了统一蒙古的大业而奔波吗?”
  “呕,没错、没错。”铁木真敷衍了两句,向他行了个礼,“神,我很忙,先走了。”
  “慢着。”叶克强扬声唤往他,“我看完颜烈最近找你找得很勤,他是不是交代了你什么重要任务呢?”
  “没……没有,都是一些琐事,没什么重要的事。”铁木真目光闪烁的否认。
  叶克强双臂环胸,目光锐利的瞪着他,“既然这样,就把这些琐事说来听听吧。”
  铁木真一脸为难的说:“这……”
  “怎么,不能说吗?”叶克强佯装生气道:“亏你还想拉我弘吉刺部加入同盟,却什么事都不告诉我,我看我还是回弘吉刺部算了!”
  他说完转身就走,铁木真急忙拉住他的手,“等……等一下,别走。”
  叶克强回头看着他说:“怎么,想告诉我了吗?”
  “唉!”铁木真元奈的叹了口气,“本来完颜大臣交代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的,不过以神的聪明才智,想必迟早也是会知道的,我就告诉你好了,不过你可别告诉其他人。”
  “行了,行了,”叶克强不耐烦的挥挥手,“你就快说吧。”
  铁木真深吸口气后说:“完颜大臣要我派出十匹快马分别到尚未结盟的七个大部落,通知他们弘吉刺部及塔塔儿部还有邻近的四个部落已经结盟,而且金国全力支持,并说神决定留在塔塔儿部协助蒙古统一的事宜,要那引进部落的首领在七日内到塔塔儿部集合商议结盟之事,否则就会被视为敌人。”
  “你说什么?!”叶克强闻言勃然大怒,“老子还没答应结盟呢,你们居然就拿我来做宣传,混帐!我要去找完颜烈那老鬼理论!”
  叶克强怒气冲天的说:“难道我就这样乖乖的让他利用吗?”
  “其实也不能说是利用。”铁木真突然叹了一口气,“我们蒙古人骁勇善战是众人皆知的,照说不应该会受金人的欺压,只是蒙古部落向来各自力政,就像一盘散沙似的,如果我们能团结起来,相信一定会比金国强大。”
  叶克强没想到会自铁木真口中听见这番话,不禁要对他刮目相看,认真的听他继续往下说。
  “所以与其说是金国利用我们,倒不如说是我们利用金国来号召蒙古各大部落。只要能促进蒙古各部落的团结,现在受点苦算得了什么呢?而且一旦蒙古强大起来,到时还会怕金国吗?”
  想不到看起来像狗一样被完颜烈使唤的铁木真,心中竟有如此伟大的理想,由此可知他为了这个理想独自隐忍了多少苦楚,叶克强不禁竖起大拇指赞道:“你真是好样儿的,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神过奖了。”铁木真苦笑道:“谁教我身为蒙古人呢?”
  叶克强还欲再说,身后突然传来声音,“两位在聊些什么,聊得如此愉快呢?”
  他闻声转头一看,来人正是带着随从的完颜烈。
  铁木真见状吓了一跳,急忙道:“没……没什么,只是闲聊而已,我还有事得先走了,完颜大臣,我先告退了。”
  铁木真说完一溜烟就跑掉了。
  完颜烈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叶克强说:“两位刚才在聊些什么?似乎谈得很高兴的样子,可否说来听听,也让我高兴一下。”
  叶克强看了他一眼,心想这回可是你自己来找钉子碰,可怪不得我。
  “没什么,我们只是在讨论,数天前完颜大臣说要回金国去,怎么过了这么多天不未回去呢?真是令我们百思不得其解啊!”
  完颜烈倏地脸色一沉,但随即又恢复原有的笑容,“是这样的,那天我派人回去向皇上禀告蒙古的情势,那人回来之后转告我皇上的旨意,皇上说蒙古统一乃当前要务,困难是一定会有的,皇上要我切莫灰心,继续为统一大业努力,所以我就奉旨留下来了。”
  “原来是这样。”叶克强冷笑道:“敢问大臣所派遣之人骑的是何种良驹,竟能在短短数日内来回蒙古和金国之间,改日这匹宝马一定得让在下试骑一番。”
  完颜烈所编的谎言一下子就被戳破,当场觉得无地自容,但为了面子问题,只好强笑道:“一定,一定。”
  看见他一脸不自然的表情,叶克强暗觉好笑;但表面上却拱手行礼道:“那在下就先行谢过了。”
  完颜烈知道再跟他斗下去绝对占不到便宜,连忙找个藉口“我还有事得先走了,神请自便吧。”
  叶克强微笑的点点头,“大臣慢走。”
  看着完颜烈离去的背影,叶克强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虽然又在口舌上占了便宜,但是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又过了几天,铁木真告诉叶克强前往各部落报讯的人马已经派出去了,目前只有静待各部落的回音,叶克强无所事事,便向也速该学剑法。
  这天早晨,叶克强父子和也速该在部落附近的树林练剑,也速该用树枝在地上划出北斗七星的位置。
  “这套剑法是当年全真教长春子丘处机真人在赠我这把七星宝剑时传给我的,由于我和丘真人相处的时间不长,所以我只是学了这套剑法的皮毛。丘真人告诉我,这套‘北斗七星剑法’博大精深、变换无穷,可由七人同时使剑而成一剑阵,其威力女口同百人同时使剑般;亦可由一人使剑,同时游走七个方位,剑法练至极致者,所发挥出的威力丝毫不比七人剑阵来得逊色。”
  叶克强父子听得睁大了眼睛,恨不得马上学会。
  叶克强兴致勃勃的说:“这套北斗七星剑法如此厉害,你就快教我吧。”
  也速该谦道:“我的资质鲁钝,对这套剑法领悟有限,所以我只能将招式及口诀传授给我,相信以神的资质,将来成就必大于我。”
  “你这是在挖苦我吗?”叶克强没好气的说:“我使剑的姿势就像拿菜刀一样,如果你这样不算鲁钝,刃。我该怎么办,拜托你快点教我吧。”
  “好,我这就开始教了。”也速该拔出七星宝剑,顿时光芒四射,令人不敢逼视,他手捏剑诀,摆出起手式,北斗七星宝剑法一共七招,每招七式,总共七七四十九式,我现在先使第一式‘仰望魁首’。”
  只见也速该一个转身,双脚站在天枢星的位置上,递见剑直刺,在收剑的同时变换方位,身形迅速在北斗七星的前四个星位游走,身法灵动潇洒,叶克强你们父子看得忍不住大声喝采。
  也速该收住势子说:“所谓·魁,就是指北斗七星中排头的四颗星,而‘仰望魁首,这开幕,顾名思义就是以这四颗星为方位衍生出来的招工,你们都看清楚了吗?”
  叶克强皱眉道:“你的动作太快了,我只看了个大概,我比划看看,不对的地方你再纠正我。”
  也速该把剑倒转递给叶克强,他接过剑,凭记忆比划了几下,但到一半之后就记不起来了。他收住势子道:“我记得的就这么多了,怎么样,有哪里不对吗?”
  “你只看一遍就能记住这么多,已经是非常不得了了”也速该赞叹道:“神果然才智过人,想当年我练这一式时,足足练了两天才练全呢。”
  “你少夸奖我了,快再练一遍给我看。”他急着想学会这套剑法。
  此时,叶英豪忽然拉拉也速该的裤子,“伯伯,我也想试试,可以吗?”
  也速该怔了一怔,“你也想练剑?”
  叶英豪用力的点点头,“嗯,可不可以?”
  “就让他试试吧。”叶克强顺手折了根树枝除去杂枝树叶,将树枝递给儿子,“小豪,你就用这树枝当剑,小心不要伤到自己。”
  “好。”叶英豪拿着树枝站在地上划着的七星方位上,开始有模有样的比划起来。
  两个大人本是以看小孩玩游戏的心情看着叶英豪练剑,谁知看到后来,两人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因为他们看见叶英豪不但完整的把“仰望魁首”这一式练完,而且出剑处及身形移位分毫不差,简直就像已练了数年般。
  “神……小豪以前练过剑吗?”也速该怔愣的问。
  “没……没有。”叶克强同样呆愣的回答。
  叶英豪收住势子,笑着看向两位大人,“爹,伯伯,我练得怎么样?”
  他们实在不知该怎么说才好,沉默了半晌。叶英豪则是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不解地看着他们。
  直到气氛有点尴尬的时候,也速该突然一击掌,握住叶英豪的手,大笑道:“小豪,你真是太厉害了,简直是武学才奇才!传说这种武学奇才百年才得一人,想不到今天居然会让我遇上了,哈哈哈!”
  叶英豪听见也速该夺奖自己,很是高兴,望向父亲问:“爹,我真的练得很好吗?”
  “真的。”叶克强微笑地摸摸儿子的头,“我只知道你记性很强,没想到竟强到这种地步,真是教我又惊讶又高兴。”
  看到儿子如此聪明,他这个做父亲的当然高兴,但此时他不由得想起了光明星人,小豪如此聪明,难道是因为有了光明星人的基因吗?他摇了摇头,他宁愿相信J、豪聪明是因为自己的基因而不是光明星人的基因。
  也速该不住地称赞道:“神之子果然有乃父之风,比我那不肖子铁木真要好大多了。”
  叶克强心想,你儿子将来可是完成蒙古统一霸业的成吉思汗呢,你居然骂他不肖子,但嘴上却说道:“你过奖了。”
  “伯伯的儿子也叫铁木真吗?”叶英豪好奇的问。
  “对,他现在人在弘吉刺部,将来回弘吉刺部之后,你们可以做好朋友。”也速该顿了一顿,有些腼腆的说:“神,我有个不情之请,一直没有机会说,我想现在说应该最恰当了。”
  叶克强知道也速该不是婆婆妈妈之人,他居然会这样欲言又止,想必有要紧之事,便正色道:“有何要求只管说吧,只要我办得到,绝不推托。”
  也速该望了叶英豪一眼,深吸口气后道:“小豪这孩子聪明伶俐,我和他相处这几天,真是越来越喜欢他,我想……我想认小豪当义子,不知神可否答应?”
  叶克强闻言先愣了愣,随即大笑起来,“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档子事,我求之不得呢,小豪,你愿意认也速该伯伯当义父吗?”
  “当然愿意。”叶英豪乖巧的说:“伯伯……不,义父的剑法那么好,以后我一定可以全学会,对不对?”
  “对,对,义父一定会将毕生所学全教给你的。”也速该高兴地差点哭出来。
  叶克强摸摸儿子的头,“还不快跪下磕头。”
  叶英豪立刻跪下向也速该磕头。
  也速该连忙将他扶起来,“好孩子,好孩子,我实在太高兴了。”
  叶克强望着儿子正色道:“小豪,既然认了义父,以后对义父就要像爹一样,知不知道?”
  叶英豪认真的点点头。
  也速该握着叶英豪的手,高兴的说:“真是太好了,神,实在太谢谢你了。”
  “谢什么呢?”叶克强笑着挥挥手,“其实我也有一件不情之请呢。”
  也速该拍拍胸脯道:“神尽管交代,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没这么严重。”叶克强微笑道:“自从来塔塔儿部之前蒙你借剑救是一命,自此感恩在心,后来又见我豪情万丈,忠肝义胆,实在教我敬佩,如你不嫌弃,我想和我结拜成兄弟,自此祸福与共,不知你意下如何?”
  也速该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这是我高攀,我怎么会不答应呢。
  “千万别这么说。”叶克强拉着他的手向天叩拜结成兄弟,也速该年长为兄,叶克强为弟,两人携手大笑起身。
  叶克强道:“大哥,其实我在弘吉刺部也有个结拜的弟弟,他叫蒙力克,这人豪气干云,将来若有机会我再替大哥引见。”
  也速该笑道:“神的结拜弟弟,一定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我真希望赶快见到他。”
  神成了他的兄弟,神之子成了他的义子,也速该觉得他实在太幸运了,他感到这辈子没有比现在更高兴的时候了。
  就在他们欣喜之时,远方突然传来马蹄声,叶克强引领眺望,看见有一骑正朝他们奔来。
  那人边策马边大声叫道:”前方可是弘吉刺部的神?”
  叶克强认出来人是铁木真身边的待卫,他大声答道:“我在这里,有什么事吗?”
  来人很快来到他身前停马跳了下来,行了个礼后道:“启禀神,边界传来消息,弘吉刺部的一队兵马和我塔塔儿部的人在边界打了起来,我们汗已经前去处理,请神也立刻前去。”
  “什么、!”叶克强二话不说,立刻跃上马背。“大哥,小豪麻烦你照顾,我这就赶到边界去。”
  说完立刻纵马飞驰,同时他心中出现了许多疑问,难道忽图鲁汗见他久未回弘吉刺部,所以派兵攻来了吗”难道铁木真没有差人回弘吉刺部报平安吗?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