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成吉思汗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十三部族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六章 十三部族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叶克强等人来到塔塔儿部已经十余天了,从五天前开始有其他部落的首领带着兵马来报到,铁木真为了安全考量,只准许首领带两、三个随从进入部落,其余兵马一律驻扎在部落之外。在蒙力克和也速该的打听之下,叶克强知道目前已经来了五个部落的首领,分别为合答斤部、卞、答刺惕兀部。乃蛮部。蔑儿乞部。干亦刺惕部等,再加口上李儿只斤部的也速该,算起来已经有六个部落到达了。
  这几日叶克强除了观察完颜烈及各部落首领的行动外,每日还是勤练北斗七星剑法。这日,他已经练完了第一招的七式,他在也速该和蒙力克面前把第一招的七式完整的演练一遍。
  演练完毕,蒙力克大声叫好,“太厉害了,二哥,想不到你才练了几天,剑法便如此出神入化。”
  “你少拍马屁了。”叶克强白了他一眼,望向也速该问:“大哥,我练得怎么样?”
  “大致上还不错。不过在第四式和第五式连接的地方,身体似乎有些不自然。”也速该微皱眉说。
  “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叶克强再次比划第四式和第五式连接的招式,“虽然练了很多次,但这里始终练不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二弟,北斗七星剑法讲究的是不招的流畅,使起剑来如行云流水,那剑法威力必定大增,我虽然已传你剑招及口诀,但最重要的还是要你自己能融会贯通,知道吗?”
  叶克强颔首道:“大哥教训得是。”
  这时,叶英豪拿了根树枝跑到也速该面前,“义父,我也要练剑给你看。”
  也速该摸摸他的头,“好,你练给义父看。”
  叶英豪向前走了几步,横眉一竖,煞有介事的舞起树枝来,不久,他就将北斗七剑法第一招的七式完整地练完,大气也不喘一下的望向也速该,“义父,我练得怎么样?”
  “很好,很好。”也速该低声对叶克强说:“老实说,小豪练得比你流畅多了。”
  叶克强高兴的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
  蒙力克刚高兴的大声道:“小豪实在太厉害了,小小年纪就如此聪明,看来豁儿赤老人说得没错,小豪将来长大一定能统一全蒙古。”
  “不要乱说!”叶克强斥道:“你忘了豁儿赤老人的另一段话吗?他说小豪的神童之名全蒙古都知道了,再加上他将来能统一蒙古的传说,让全蒙古稍有野心的人都想杀掉小豪,现在各大部落的人都在这里,万一他们知道小豪也在这里,小豪能平安吗?”
  蒙力克闻言大惊,连忙捂住嘴巴,“我真是大嘴巴,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犯了。”
  “我认为现在开始,小豪尽量不要和我们一起出现在公开场合。另外,大哥,三弟,不管何时。咱们三人一定要有一人和小豪在一起。”他把儿子召唤过来,“小豪,从现在开始,除了我们三人之外,任何人问你,你都不能承认自己是神之子,你就说……就说自己是蒙力克将军的儿子,知不知道?”
  “知道。”叶英豪用力的点点头,“这样我又多了一个父亲,真好。”
  几个大人都被叶英豪的童言惹得笑了起来,其中以蒙力克笑得最大声,“小豪,我巴不得有你这样一个好儿子,哈哈哈!”
  叶克强突然想到一件事,“说到这里,现在来塔塔儿部报到的部落已差不多到齐了,只剩下一个部落尚未到,大哥,你知道是哪个部落吗?”
  也速该闷哼一声,“是泰亦赤兀部。”他的语气有些厌恶。
  “听大哥的口气,你似乎不大喜欢这个部落。”叶克强好奇的问。
  “我是不喜欢。”也速该一脸嫌恶的说,“泰亦赤兀部在我孝儿只斤部的旁边,首领叫也巴该,他是从此混帐。”
  “这个也巴该如何的混帐法?”
  “也巴该算来是我的族弟,我本来应该照顾他,可是他贪财好色,又不讲义气,让我看到他就想揍他。”也速该和力的挥挥手,“不要再说了,越说越生气,总之,他是个混帐就对了。”
  叶克强个乙的问:“那大哥认为,这个混帐会不会来呢?”
  “我怎么会知道,他最好不要来,看到他我就有气。”也速该没好气的说。
  此时,不远处忽然有三骑接近,蒙力克上前大声喝问:“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来人大声答道:“泰亦赤兀部首领也巴该!”
  三人同时大吃一惊,也速该更是睁大了眼睛,“他真的来了。”
  叶克强惊讶道:“想不到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蒙力克不解的问:“二哥,你在说什么?”
  “奥,没什么。”想来蒙力克必然不知道曹操是谁。
  转眼间也巴该已经来到眼前,后面跟了两名随从。三人下了马吗,也巴该展开双臂走向也速该,高兴道:“大哥,我刚才来到塔塔儿部,询问之下知道大哥早已经来了,所以马上就来这里找你了。”
  “是吗?”也速该不怎么情愿的和他拥抱了一会儿,“你怎么这么迟才到呢?”
  “我本来还不想来。”也巴该闷哼一声,“还不是那个死博里大臣硬要我来,说不来会得罪金国,所以我只好来了。”
  叶克强观察也巴该,看他身材肥胖矮子,油光满面,眼睛小得像是陷在肉里一般。
  也巴该的态度显得很高做,眼里除了也速该之外,根本不发叶克强及蒙力克存在一般。叶克强觉得十分奇怪,刚才也速该提到也巴该时还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怎么现在却强压住不耐与厌恶和也巴该周旋呢?
  也巴该笑道:“对了,刚才我进部落时还看见了熟人呢。”
  也速该扬扬眉,“是谁?”
  也巴该眨着小睛眼说:“是蔑儿乞部的首领脱黑塔和他的弟弟也客赤列都。”
  也速该倏地脸色大变,“他……他们也来了?”
  “是呀,我和他们提到大哥在此,他们似乎十分生气,不过我跟他们说事情过去就算了,我想他们也不会太计较了。”也巴该若无其事的说。
  “是吗?真是多谢你了。”也速该额上的青筋都浮了起来,显然正在强压怒气,因此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生硬。
  “这是我应该做的。”也已该拱手道:“好了,我还有事要办,先走了,大哥,迟些我再来找你。”
  也已该说完便走了。
  叶克强和蒙力克正要发问,也速该突然挥一挥手,“先别说话,待会儿我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们。”
  也速该说完突然仰天大吼,让其他三人都吓了一大跳。叶英豪捂住耳朵急忙躲到父亲身后,也速该吼了半晌才停下来,还几自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大哥,你没事吧?”叶克强试探的问。
  “没事,我只是发泄一下心中的怒气。”也速该叹道:“正如你们所见,我必须对也巴该忍气吞声,虽然他是个混帐,但我李儿只斤部近来粮食欠收,牲畜又无故大量病死,所以非常需要泰亦赤兀部的帮助,为此,我不得不对也巴该虚以委蛇。”
  “原来是这样,大哥,真是苦了你了。”叶克强啃然道。
  “对了,刚才他提到的蔑儿乞部的那两个人是谁呀?”蒙力克好奇的问。
  “是蔑儿乞部是首领脱黑塔和他的弟弟也客赤列都。”也速该顿了一顿,“我的妻子月伦,就是我从也客赤列都手中抢过来的。那时他们成亲还不满一个月,到弘吉刺部探亲结束,在回程途中经过李儿只斤部附近,月伦全被我抢了过来。”
  叶克强大感讶异,他想不到也速该竟会去抢别人的妻子,但蒙力克却不怎么惊讶,因为蒙古人抢婚是很平常的事。蒙古男人除了自己之外。妻子。儿女都是财产,如果自己武力太弱,比不过别人,妻子因而被夺走,也只有忍气吞声,待自己武力强大之后再去把妻子抢回来,所以蒙古部族间的战争很多都是因为抢婚而引发的。
  蒙力克沉吟道,“这样的话,脱黑塔和也各一列都一定很恨你,大哥,你可得留心点。”
  “那也已该不把你在这里的消息透露给他们知道,真是该死!”叶克强忿忿不平的说。
  “没关系,反正迟早会碰面的,就算真的打起来,也客赤列都也不是我的对手,我不怕他。”
  叶克强是有些忧心的说;“还是小心点得好。”
  这时,铁木真派传令来报,请各部落首领至金帐前广场开会,叶克强及也速该闻讯立刻前往广场,蒙力克则留下看顾叶英豪。
  两人来到广场,看见已有不少部落的首领聚集在广场上。
  也速该一下马,便听见身后有人大吼:“也速该,纳命来!”
  只见一名中等身材的年轻男子在也速该背后挥刀朝他砍下,叶克强见状大惊,喝道:“大哥,小心!”
  也速该头也不回,伸手在年轻男子手肘上一托,立即化解了他的力道,也速该顺势捉住他的手臂用力一甩,年轻男子立即被甩到一旁差点摔倒。
  也速该朗声道:“也客赤列都,在我当年饶你不死,你现在还要来找死。”
  原来这名年轻男子正是月伦的原配丈夫-----也客赤列都。他紧紧握着刀柄,双眼似要喷出火来的怒吼道:“夺妻之恨,不共戴天,我今天非杀你不可!”
  说完,他又持刀上前连续朝也速该砍了数刀,也速该轻松闪避他的攻势,叶克强见也速该应付自如,便也放下了心。
  此时,其他部落首领见有打门,纷纷围过来观看。忽然,一名粗壮的中年汉子冲向打门的两人,啊道:“谁敢伤我兄弟!”
  这人正是蔑儿乞部的首领脱黑塔。他正要冲向也速该时,忽觉眼前闪过一道黑影,他连忙停下脚步,定睛一看,只见一名高壮的汉子挡在他身前,他愤怒的吼道:“何人挡我去路?”
  “我是弘吉刺部的神。”叶克强瞪着脱黑塔道:“他们打得好好的,你何必去凑热闹呢?”
  脱黑塔听见挡他去路的竟是鼎鼎大名弘吉刺部的神颇感讶异,但随即怒道:“就算你是神,一样不能阻止我帮助我弟弟!”
  叶克强这才知道这中年汉子是脱黑塔,更令人惊讶的是脱黑塔出手竞毫无声息,待他惊觉时,脱黑塔的拳头已经来到他的腹部之前,叶克强大惊,但己来不及防守,只得也挥出右拳击向脱黑塔的拳头,两拳相交,“喀啦”一声,随即各自退了三大步。
  两人的拳头都痛得不得了,他们猜想自己的指节骨已碎了,不过准也不肯先低头观看自己的拳头。
  脱黑塔咬牙道:“神果然名不虚传,功夫十分了得。”
  叶克强硬挤出一个笑容,“你也不差。”
  脱黑塔见也客赤列都节节败退,语气急促的说道:“神,请你让开,让我去救我弟弟,要切磋武功,改日有的是时间。”
  叶克强微笑的说:“你放心,那人只是和你弟弟玩玩而已,他不会有事的。”
  也速该微笑的轻松闪躲也客赤列都的攻击。并没有反击,了客赤列部无论怎么挥刀都砍不中也速该,越打越浮躁,出刀已然乱了章法,忽然,也速该出手如电,一把夺过也客赤列都的刀。
  “兄弟,别再打了,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收手吧。”也速该把刀丢还给他。
  “没那么简单!”也客赤列都一接过刀,立刻朝也速该挥了过去,“我一定要杀了你!”
  也速该眉头一皱,低头闪过也客赤列都的攻势,一掌击中他的胸口,也客赤列都只觉胸口气血翻腾,登时往后退了好几步,坐倒在地上。
  “我最后…次警告你,别再打了,否则我就要下重手。”也速该怒目瞪视道。
  “谁……谁怕你,”也客赤列都以刀拄地挣扎着站起来,“我……我还是要杀了你!”
  就在也客赤列都又要出手之际,脱黑塔突然大吼道:”住手!这位朋友已多次让你了,你还不知死活,赶快给我滚过来。”
  也客赤列都见到脱黑塔,有如见到救星般的喜出望外,他一手指着也速该叫道:“大哥,这家伙……”
  “不要再说了!”立刻给我滚过来!”脱黑塔大吼道。
  也客赤列都显然极怕脱黑塔,心不甘情不愿的低着头走到脱黑塔身边,脱黑塔瞪了他一眼,低声骂道:”叫你别闹事你偏不听,下次你休想要我再带你出来!”
  也客赤列都都不服气的辩道:“不是我闹事,那家伙是……”
  “住口”脱黑塔又大吼一声,也客赤列都当场吓得不敢说话。脱黑塔转向叶克强及也速该道:“是我教导无方,让我弟弟得罪了两位,待会儿我会好好教训他的,请两位见谅。”
  叶克强见见他说话的语气十分客气,便也客气回道:“好说,好说。”
  脱黑塔说完便拉着也客赤列都走到另一边,叶克强这才有空检视自己的拳头。他动一动手指,发觉只除有点疼痛外还是很灵活,这才松了一口气。
  也速该走过来关心的问:“你没事吧?”
  “没事。”叶克强握了握拳头,“不过脱黑塔的拳头倒是挺硬的。”
  “据说脱黑塔武功是不错。”也速该点了点头。随即发出一声闷哼,”不过也客赤列部那家伙是个庸碌之才,如果月伦和他在一起,那可真是糟蹋了这么好的女人。”
  叶克虽对于抢婚之事向来不以为然,但这是蒙古人的风俗,他不便表示什么意见,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不过,他瞥了脱黑塔和也客赤列都一眼,看见两人正在窃窃私语,而且不住的朝自己这方向偷瞄,不过看他们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叶克强也不想去干涉此事,但他认为还是该提醒也速该提高警觉。
  “大哥,我……哇呀——”叶克强转头甫开口却看见身旁站的人变成了忽忽儿,他吓得大叫:“怎么会是你?!”
  也速该从忽忽儿的后面冒出头来,好笑道:“公主来找你了,我刚才看见几个熟人,我过去找他们,你们慢慢聊啊,我走了。”
  “大哥,你别走,大哥!”叶克强急忙唤道。
  也速该对他的叫唤声充耳不闻,一溜烟地就跑得不见人影了。
  叶克强望着冲着自己直笑的忽忽儿,实在不知怎么办才好,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他就一直躲着忽忽儿,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她。“公主,有什么事吗?”
  忽忽儿看了他一眼,随即低下头娇羞道:“我只是想问你,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叶克强非常不习惯眼前这一点也不刁蛮的刁蛮公主,他有些别扭的说:“不会呀,公主多心了。…
  忽忽儿嘟走小嘴说道:“那你为什么一直躲着人家,害人家找你好几次都找不到。”
  “公主你误会了,我最近一直很忙,并不故意要躲着你的。”他连忙解释。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说到这里,她又低下头小声的说:“我有一事想求神帮助,不知神可否答应?”
  叶克强很想求忽忽儿回得刁蛮的样子,至少看起来比较习惯,但不知如何开口,只好叹道:“公主说来听听吧。”
  “人家想向神学习武功。”忽忽儿柔声说出要求。
  叶克强闻言大吃一惊,连忙道:“公主鞭法已出神人化,我根本不够资格来教你武功的。”
  “神太客气了。”忽忽儿叹了一口气,“本来我也以为自己的鞭法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想不到刃。日鞭子竟然被你夺去,我这才知道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那…那只是我运气好罢了,公主千万别当真。”他的语气显得有些焦急。
  “我已经决定了。”忽忽眼睛登时亮了起来,“我要把帐子搬到神的帐子旁边,以后就可以每天跟着神学武功,你说好不好?”
  叶克强闻言差点心脏麻痹,心中暗叫饶命,就在他不知该如何回答之时,广场前传来清朗的声音,“金国特使即将驾到,请各部落首领至广场中央集合。”
  叶克强生平第一次高兴完颜烈的到来,刚好让他有避开她的要求的藉口。“要集合了,走吧。”
  说完,他立刻快步往广场中央走去,忽忽儿在他身后叫道:“神,你到底答不答应教人家武功嘛?”
  “再说啦,再说啦。”叶克强随口敷衍两句并加快脚步,终于摆脱了忽忽儿的纠缠。
  叶克强来到广场中央,也速该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笑道:“二弟,怎么样,你们小俩口聊得还好吗?”
  叶克强回头埋怨的白了他一眼,“大哥,你明知我受不了那个刁蛮公主,你还这样对我,你真是……”
  “好,好,我下次不敢了。”也速该笑着回答,语气里却是连一丝悔改的意思都没有。
  此时,有一名骑着白马的侍卫远远奔来,朗声大叫道:“金国特使驾到!金国特使驾到!”
  所有部落首领都睁大了眼睛,只见远方先是出现排成两排的侍卫,在他们后面则跟着一顶金碧辉煌的八大人大轿,轿前有一人骑着棕马前进,这人正是铁木真,想来轿中坐着的必是完颜烈了。
  叶克强闷哼一声,“他妈的,好大的排场。”
  但除了叶克强之外的所有部落首领无不发出赞叹之声,因为对他们来说,完颜烈所乘坐的那顶金轿是他们生平未曾见过的稀世珍宝。蒙古人一向羡慕金国的富有强大,完颜烈乘坐的这顶金轿让不少部落首领流下了贪婪的口水。
  没多久,金轿已来到了广场前,铁木真上前掀开轿帘,完颜烈大摇大摆的走出来,一名侍卫立刻搬出一张金色的龙椅摆在广场中央,众部落首领见到龙椅眼睛又是一亮,完颜烈则态度高做的坐上龙椅。
  铁木真看着众人朗声道:“我是塔塔儿部首领铁木真,首先欢迎各位长途跋涉来到塔塔儿部,各位都知道。我们今天聚在一起是为了商议统一蒙古的大业,我想事不宜迟,立刻请金国特使完颜烈大臣来为我们主持这次会议。”
  完颜烈坐在龙椅上神情据做的开口说:“我是金国的左承相完颜烈,奉皇上之命,来些向各位传达皇上的旨意。皇上觉得这几年来金国与蒙古各部族连年征战,双主损失了无数的生命财产,若长久下去,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因此皇上本着悲天悯人的胸怀,想和蒙古部族和平共存,甚至在文化及经济上互相交流,如此一来,不仅呆以减少战争,而且蒙古也会越来越富有强大。”
  他有意无意的望了金轿一眼,又摸了摸龙椅的扶手,几个部族首领看着他的动作猛咽了口唾液。
  完颜烈继续往下道:“可是我们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蒙古的部族大多、太分散,我们不知该和哪个部族来谈和平共存的问题,因此,我们睿智的皇上想到了一个方法,那就是先让蒙古各部族统一,如此一来,金国便可和统一的蒙古和平共存,彼此之间再也没有战争。”
  各部族的首领听了完颜烈的话后,纷纷交头接耳起来,完颜烈朗声道:“各位静一静,我还没说完,今天之所以找各位来,便是要各位加入统一的同盟,以和平的方式完成蒙古统一。一旦蒙古统一后,金国和蒙古和平共存的理想也就可以实现了,到时蒙古人就可以自由进出金国,甚至也可以在金国定居,真正达到两族融合的目的。”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一阵哗然,因为对蒙古人来说,金国就像是传说中的天堂一样,如今居然听说能定居金国,众人自然是难以置信。
  叶克强心中暗自叹完颜烈果然厉害,以如此的言论利诱蒙古部族结盟,只是不知道他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叶克强决定暂且不有所行动,继续静观其变。
  完颜烈扫视众人一遍,“各位,我的话就先说到这里,有什么意见,各位可以提出来讨论。”
  一名部落首领大声问:”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统一之后我们真的可以自由进出金国吗?”
  完颜烈皱眉道:“我身为堂堂金国左承相,难道会大老远跑来欺骗你们吗?”
  “能进出金国就很不得了吗?”也巴该闷哼一声,“如果我泰亦赤兀部硬是不加入同盟,你又能奈我何?”
  完颜烈眼露凶光的瞪着他,语气冰冷的说:“如果大部分的蒙古部族都加入同盟,只剩几个部族不肯加入的话,那这些不肯加入的部族将会被视为是破坏和平者,为了金国和蒙古的和平共存着想,这样的破坏者非得产除不可。”
  众人闻言都吃了一惊,霎时安静了下来。
  脱黑塔冷冷的问,“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不加入同盟,就会被消灭是吗?”
  完颜烈见气氛不对,立刻改口道:“那是不得已的手段,如果大家都能加入同盟,促成全蒙古部族的统一,这种事自然就不会发生了。”
  众人又开始议论纷纷,接着扎答刺惕兀部的首领哈必尔朗声道:“如果蒙古统一之后,你们金国还是打不过来,那又该当如何呢?”
  叶克强看哈必尔双目炯炯有神,说话镶铬有力,想来必定不是个简单人物。
  完颜烈冷笑一声,“那你也太看不起你们蒙占人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哈必尔感到不解。
  “各位想想看,蒙古尚未统一,我金国就已无法攻人,那一旦蒙古统一、你们的力量不就更集中,更强大了吗?我金国不就更没有能力攻下你们了吗?我们还会自讨没趣的发动战争吗?”
  这时,从众首领中传出一个冷冷的声音问:“统一之后,蒙古由谁出任大汗呢?”
  说话的人是亦乞列思部的合察勒王子,也就是之前想杀叶克强而惨遭忽忽儿鞭打的家伙。叶克强一听见他的声音,不禁嫌恶的皱了皱眉头。
  “这个问题问得真好,我也正在为此事伤脑筋呢。”完颜烈朝他扬一扬眉,“不知这位首领有什么意见?”
  合宗勒沉吟道:“我们蒙古人向来剽悍勇猛。我想不如让各部落的首领,比武,最后得胜者就担任蒙古统一后的大汗。”
  “此法果然大妙!”完颜烈击掌表示赞同,“好,我们就举办一场比武大会,获胜者便是蒙古统一后的大汗!”
  叶克强见完颜烈和合察革一搭一唱,好像在说相声一般,心里越想越不对,于是出声问道:“等一等,完颜烈,你也决定得太快了吧。…
  “原来是弘吉刺部的神呀。”完颜烈冷然的瞟了他一眼,“神有什么高见吗?”
  听到了神的名字,许多人都不约而同的转头望向叶克强。
  叶克强朗声道:“第一,我认为要担任全蒙古的大汗必须兼具智慧与武艺,由比武大会的优胜来担任大汗,我觉得不妥,因为要领导全蒙古光靠武力是行不通的,应该会有更好的方法可以选拔出大汗;第二,这里还有许多部落首领尚未决定是否加入同盟,你现在就在讨论同谁当大汗,会不会太早了些呢?”
  “很好,让我来答复你的问题。”完颜烈似乎是有备而来,自信的瞪了叶克强一眼。“第一,神也是练武之人,应该知道武术的最高境界乃是智慧与体能的完美融合,谁说武功好的人就没有智慧呢?所以你说比武大会的优胜者不够格担任大汗,我相当不以为然。”
  此言一出,许多看起来孔武有力的部族首领都出声附和,叶克强一时间也想不出该如何反驳。”
  “至于加入同盟之事嘛,”完颜烈思忖道:“我可以给各位两天时间考虑,愿意加入同盟的部族,可以在这两天之内向塔塔儿部的首领铁木真表态,不愿加入者也可以在这两天内迂自离去,不过后果可得由离去的部落首领自行负责,哼哼……”
  完颜烈发出诡异的笑卢,让所有人心中都不禁一凛。
  完颜烈接着清了清喉咙,“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此为止,比武大会之事,两天之后再来讨论吧。”
  说完,完颜烈起身走回金轿。铁木真朗声道:“各位首领可自行离去,两天之后的午时,我们再到此地集合。”
  铁木真说完便跟着完颜烈走了,叶克强怕忽忽儿又来纠缠他,也怕也客赤列都再来找也速该挑战,所以立刻拉着也速该上马离开广场。
  回帐子的途中,叶克强一路都在沉思着,也速该关心的问:“二弟,你在想什么?”
  叶克强皱眉道:“我觉得怪怪的。”
  “哪里怪?”
  “我不知道。”
  叶克强叹了一口气,他直觉的感到完颜烈的阴谋已经一步步的浮上台面,可是他一点也看不出来,想到这里,他不禁懊恼了起来。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