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成吉思汗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比武大会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七章 比武大会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两天很快就过去了,这两天来叶克强夜不能眠,终日想着完颜烈究竟有何阴谋,但百思不得其解,看来只能静待完颜烈下一步的动作了。
  这一天的上午,叶克强和也速该依时来到了广场,他们发现这次的气氛和上一次大不相同。广场上搭了一个遮阳的大棚子,棚子下摆了十三张垫褥,想来是给十三们部落首领坐的,每个垫褥前还摆了酒肉,而垫褥的对面则是完颜烈的金色龙椅,龙椅前自然不泛酒肉。
  叶克强和也速该找了两邻近的位于坐下,此时刚好脱黑塔及也客赤列都在他们眼前走过,也客赤列都怒瞪了也速该一眼,脱黑塔则当作没看见,两人不发一语的各自坐下。
  “神!”这时叶克强听见了最不愿意听见的声音。“人家要坐你旁边,可以吗?”
  他知道来人是忽铁儿,头也不回的无奈笑道。“随便你,你高兴就行了。”
  很快的,所有部落曾领邵已经就坐,完颜烈也到场,他一上座便开怀大笑,“哈哈哈!真高兴再度看到各位,铁木真告诉我,所有的部落都同意加人同盟,真是太好了。来,我敬大家,咱们为金国和蒙古的和平共存十一杯!”
  所有人都举杯饮酒,只有也速该闷哼一声,连杯子也不碰一下。其实也速该本不欲加人同盟。还是叶克强劝说为了查出完颜烈的阴谋,请他勉为其难的加入,也速该这才点头答应。
  完颜烈举杯笑道:“这一杯酒喝下去,就表示金国及蒙古的友谊更增进一层,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了。来,大家再喝一杯。”
  众人又举杯饮尽。这时,合察勒冷冷的开口道:“大臣,我们可以开始讨论比武大会的事了吧?”
  “对,对,是该讨论了,我一高兴差点就忘了。”完颜烈清了清喉喉,一脸正色道:“蒙古统一后,必须有个有才能的人出来领导,为此我们决定举办比武大会,选出武功最高者来担任大汗。‘脱黑塔仰头灌了一口酒,问道:“要怎么个比法,你倒说说看。”
  “我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一个既省时间又不失公平的比法。”完颜烈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如果每一位部落首领都上台比武的话,那未免太浪费时间,所以我想不如由你们十三个部落先行分成几个小团体,再由这些小团体派出代表来比武,每次比试共赛三场,由胜两场的团体获胜,大汗就由最后获胜的团体中自行决定产生。这种比法各位认为如何?”
  哈必尔皱眉问:“你所说的不团体要如何产生?”
  “那就要看你们自己了。”完颜烈沉吟道:“譬如说我和你都是部落首领,我们两人都觉得另一个部落首领武功高强,是当大汗的最佳人选,而且就算要打也打不赢他,那我们就可以和他结合成一个小团体,由他出场参加这三场比赛,又或者由三人分场比赛也可以。如果最后胜利了,至少可以由我们心目中的领导人来担任大汗,又可以避免无谓的打门,这方法不是很好吗?”
  “如果我不愿意和任何人结成小团体呢?”哈必尔冷冷的看着他说。
  “那当然可以,只要你能一直打到最后获得胜利,大汗自然就由你来当。”
  众人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叶克强低产向也速该说道:“完颜烈脑子果然不差,能想出这种省时又省力的方法。”
  “那又怎么样。”也速该不屑的瞥了完颜烈一眼,“咱们参不参加这比武大会?”
  “当然要参加,而且必须获胜。”只有成为领导者,才能更接近完颜烈,也才更容易发现他的阴谋。”叶克强正色道。
  也速该思付道:“那咱们就组成一个团体,一起上场比试。”
  “那是当然的。”叶克强拍拍也速该的肩膀。“就让咱们兄弟俩一齐大显身手一番。”
  坐在一旁的忽忽儿将两人的对话都听了进么,她叫道:“神,我也要加入你们的团体。”
  “这……好吧。”叶克强心想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而且忽忽儿鞭法不错,让她加入未尝不是一股力量。”
  “真的吗?太好了。”忽忽儿喜出望外,随即拉着叶克强的手臂娇声道:“可是我武功那么差,我怕打不赢,你一定要教我武功呢。”
  叶克强怔了一一怔,他想不到忽忽儿会打蛇随棍上,心下暗叫不妙,这下给忽忽儿找到了整天嫂着自己的理由,但一时又不和在如何拒绝,只好敷衍道:“好,好。”
  “各位请稍安勿躁。”完颜烈举手示意从首领安静,“我想给各位一天的时间去组织团体,明白此时,我们在此抽签决定比赛顺序,五日后正式召开比武大会。”
  待完颜烈离开后,一些较弱小的部落首领开始寻找可以攀附的目标。当然也有人来找叶克强及也速该,但他们都一概拒绝,因为他们觉得比武的人选贵在精,与其多了一些累赘,不如不让他们加入。
  叶克强和也速该正要离开时,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吼道:“也速该,你给我站住!”
  两人闻声回头一看,来人竞是脱黑塔,他身后则跟着也客赤列都。
  脱黑塔怒目瞪着也速该,厉声道:“也速该,你夺我弟媳之恨,我要一次跟你算清!”
  也速该也不甘示弱的回道:“怎么,你现在想打吗?我随时奉陪。”
  “不,我要在比武大会上光明正大的杀了你。”脱黑塔咬牙切齿的说。
  “有本事你就试试看好了。”也速该不在意的回嘴。
  “好,带种,到时候希望你不要临阵脱逃。”脱黑塔转身大步离去,“也客赤列都,咱们走!”
  也客赤列都连忙跟在脱黑塔身后,边走边回头怒瞪也速该。
  也速该怒骂道:“看什么!再看把你眼珠子挖掉!”
  叶克强拍拍他的肩膀,“好了,别跟他们斗气了。大哥,咱们回去吧。”
  两人回到帐子向蒙力克说明了目前的状况,蒙力克听完拍着胸脯道:“太好了,大哥。二哥,上让我加入,我一定会把其他部落首领打得落花流水。”
  叶克强摇摇头,“不行,比武大会规定只有部落的首领或代表能参加,而且你还要看顾不豪呢。”
  “真可惜。”蒙力克失望的摇着头,“那我带小豪去观战总可以吧?”
  “那倒是可以,不过要注意安全,”叶克强嘱咐着。
  “这我理会得。”蒙力克答道。
  这时,帐外突然传来嘈杂的人声和器物的碰撞声。叶克强等人起身走出帐外观看,惊讶地看见许多人正在他们帐子旁搭起两、三个蒙古包。
  叶克强叫住了一个正在搬东西的汉子,询问道:“老兄,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怎么,你看不出来吗?”汉子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我们正在搭蒙古包呀。”
  叶克强闻言差点气昏,“废话,我当然知道,我是问你们为什么要把蒙古包搭在这里?”
  “这是我们公主交代的。”那汉子答道。
  “你们公主?”叶克强心中陡地一凛,有些迟疑的问:“该不会是……是忽忽儿吧?”
  “没错,正是本公主。”忽忽儿正好骑马来到她一跃下马便快步走到叶克强身旁挽住他的手臂。“神,我们现在是一个团体的人了,所以我要搬到你们旁边来住。”
  叶克强苦笑道:“虽然是同一个团体的人,也用不着住得这么近吧?”
  “怎么会用不着?你要教我武功,我们又要商讨比武大会时的战术,住近一点是比较方便。”她理所当然的说。
  “这……”叶克强一时词穷,不知该如何反驳,只得叹道:“好吧,那就随你吧。”
  “太好了。”忽忽儿高兴的说,“那你什么时候开始教我武功呢?”
  叶克强朝也速该及蒙力克投以求助的眼神,但他们两人却装作没有看到,把头撇到一边,他只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吧。”
  “现在就开始好不好?”她一脸兴奋的提议。
  叶克强还来不及回答,忽忽儿已经上了马,他无奈的看了在一旁幸灾乐祸。窃笑的蒙力克及也速该一眼,翻身上马跟在忽忽儿身后。
  隔天上午,各部落首领又集中在广场,这时各团体也已经编组完成,一共分为五组。
  第一组的人是弘吉刺部的神,李儿只斤部首领也速该及撒勒只兀惕部的忽忽儿公主。
  第二组则是塔塔儿部首领铁木真,亦乞列思部的合察勒王子,朵儿边部首领干亦术及豁刺罗思部的首领豁里夕。
  第三组有蔑儿乞部首领脱黑塔,泰亦赤兀部首领也巴该及乃蛮部首领维吾尔。
  第四组则有合答斤部首领太古赤及干亦刺惕部首领阿坛忍。
  第五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扎答刺惕部的哈必尔。
  组别既已决定,各部落首领在知道谁可能成为比武对手后,有的开始互相勉励,有的则开始相互讥讽,甚至恶言相向。
  叶克强和也速该正在商议事情,也巴该忽然走过来,他埋怨道:“也速该大哥,你要和神一组怎么不早说呢?早说我就加入你这一组了。”
  也速该根本不哩会也巴该说的废话,倒是叶克强早就看不惯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他撇撇嘴角,冷笑道:“你现在改也还来得及,我们欢迎你的加入。”
  这时,忽忽儿刚好走了过来,也巴该一见到美丽的忽忽儿,立刻满脸馅笑的说:“公主,你好。”
  忽忽儿皱着眉头脱了也巴该一眼,“你是谁啊?”
  也巴该朝她行了个自以为潇洒的礼,“敝人是泰亦赤儿部的首领也巴该。”
  叶克强插嘴道:“他想加入我们的团体。”
  “他?”忽忽儿嫌恶的望着也巴该,猛力的摇着头,“不行,我不准这死胖子加入我们的团体!”
  她毫不留情的话,让也巴该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叶克强及也速该在心中暗笑。
  也巴该自讨没趣,只得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又回头道:“大哥,他日若在比武大会对上了,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叶克强替也速该回道:“彼此、彼此。”
  也巴该狠瞪了叶克强一眼后快步走开,叶克强朝忽忽儿竖起大拇指,“说得好”
  接着,铁木真带着合察勒、豁里夕、干亦术走了过来。除了铁木真是和言悦色之外.其他三人都用憎恨的眼神望着叶克强。
  铁木真握着叶克强的手,语带抱歉的说:“我必须和我邻近的部落组成团体,而他们又十分排斥你,所以我只好……”
  叶克强拍拍铁木真的手臂,“我了解的,我们各自努力吧。”
  “神,在比武大会时我就不相信你会有像上次一样那么好的运气,等着我来收拾你吧!”合察勒厉声的撂下话。
  叶克强微笑道:“我会等着你的。”
  铁木真等人走后,完颜烈也来到广场,他朗声道:“各位首领,现在你们已经分成五组,每组的人数不一,这点我没有意见,不过每两组比武之时都一定要比三场,先胜两场者得胜,这点各位千万不要忘记。好了,我们现在来抽签决定比赛顺序。”
  完颜烈摊开右手手掌,在他掌中有五张折成同样大小的纸条。“我手中有五张签纸,请各位首领先抽了之后,我再来告诉各位签纸代表的意思。现在请各组派一名代表前面来。
  叶克强心中暗道厉害,他本想利用电脑扫描签纸中写些什么,然后再去抽对自己最有利的签纸,但经完颜烈这么一说,就算预知签纸上写些什么也没有用处。
  “我去。”也速该说着便往前走。
  五组的代表都走到前面,分别是也速该、合察勒。脱黑塔。太古赤及哈必尔。
  完颜烈扫视了五名代表一眼,“为了公平起见,我把五张签纸抛向空中,以各位首领的武功,要抢得一张签纸想必不是什么难事。好,注意了,开始!”
  话声方落,五张签纸便抛向空中,五名代表同时跃起,合察勒身形最为灵活,一家伙就抢到了一张签纸,接着是也速该,脱黑塔和哈必尔也轻松的夺到了签纸,而太古赤不但没有抢爹“,还让剩下的一张签纸掉到地上,寻了半天才找到。
  “好了,现在各位代表手上都有一张签纸,”完颜烈朗声道:“请各位把签纸打开。”
  也速该打开签纸,看见纸上画了一支狮子,合察勒及太古赤手中的纸画的是老虎,脱黑塔及哈必尔的纸上则画了狼。
  完颜烈接着宣布道:“比武大会在四天后召开,一天只赛一场,让得胜者能充分休息以应付下一场比赛,第三。四场则由抽中狮子者分别和第一、二场比赛的优胜者比赛,若抽中狮子者两场皆胜利则为优胜者,若一胜一败或两场皆输。则由第三。四场的优胜者再赛一场,来决定最后的优胜者,这样各位了解吗?”
  众首领听了完颜烈的话,不禁望向自己即将面对的敌手,接着便各自讨论战略去了。
  也速该拿着签纸回来,笑道:“运气不错,抽到了好签,头两天都不用出场。”
  叶克强面色凝重的道:“不过第三。四天可就辛苦了。”
  也速该怔了一怔,不解的问:“怎么说?”
  “你想想,我们的对手可是第一,二场的优胜者,那不表示我们会打得更吃力吗?”
  “说的有道理。”接着,也速该扬一扬眉,“不过没关系,因为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大哥说得对,我们的实力也不差。不过,为了更有胜利的把握,我们还是快回去加强自己的实力吧。”
  接下来的几天,叶克强等人除了加强练功之外,还派出统达去刺各部落首领的虚实,为的就是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统达将他所见到各部落首领的武功路数详细的记录下来,并且交给了叶克强。叶克强看完之后,心中已有了对敌的腹案。
  很快的,比武大会的日子已经来到了。广场中央搭起一个十丈见方的擂台,所有的部落首领也都到达,除了比赛的两组之外,其他也十分关心优胜者究竟会是哪一组。
  完颜烈朗声道:“各位,此次比武大会只是在选择大汗,用不着生死相门,而且比武较艺,本就是点到为止,但拳脚元眼,还请各位自己当心。此次比武大会的规则相当简单,凡是被打下擂台者为输家,反之则为赢家。好,我现在宣布,比武大会第一场比武开始!”
  话刚说完,合察勒已轻灵的跃上擂台中央,对站在台下的太古地及阿坛忍高做的说:“今天这三次比赛我全包了,你们谁要先上来受死,快决定吧!”
  太古赤愤怒的爬上擂台,拔出腰间的大刀,吼道:“混帐,看我来教训你!”
  叶克强翻开统达的记录看了一会儿。“我和合察勒交过手,他的身子十分灵活,太古赤力气虽大,但我看他绝不是合察勒的对手。”
  “嘿,你这个大块头,”合察勒取出骷髅棒在手上耍弄着,“不出三招,我就要把你打下擂台。你准备输吧。”
  “你放屁!”太古赤举起大刀朝合察勒冲去。“看我一刀把你砍成两两截!”
  太古赤挥舞大刀朝他拦腰砍去,只见合察勒一个纵身,便跃到太古赤上方,手中骷髅棒朝天文古赤脑门刺去,太古赤慌忙低头闪避,身形一个不稳,踉跄了几步差点冲出擂台。
  “怎么样?我早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我看你还是自己跳下擂台认输,免得一会儿难看。”合察勒冷笑道。
  太古赤气得暴跳如雷,“你这个家伙……”
  话还没说完,合察勒身形一晃,已经到了太古赤身前,骷髅棒直刺人太古赤胸口,只听见太古赤惨叫一声摔下擂台,“砰”地一声,倒在地上,胸口涌出大量鲜血。
  阿坛忍连忙跑到太古赤身边将他扶起,“喂,你没事吧?”
  “放心吧,我没刺他的要害,这大块头死不了的。”合察勒接着挑寡道:“轮到你了,赶快上来吧,别拖拖拉拉的。”
  “混帐!”阿坛忍将太古赤放平在地上,立刻跃上擂台,“我要为太古赤报仇,你受死吧!”
  叶克强翻阅统达的记录,“阿坛忍使用的武器是两支短棍,以二对一,他和合察勒应该会有一番缠门吧。”
  阿坛忍双手各持短棍挥舞击向合察勒,顿时合察勒只见漫天的棍影,他大吃一惊,急忙举起骷髅棒格挡闪避,可是腰际还是吃了一记,他迅速后跃退至一旁。
  阿坛忍一击得手,很是得意。“混帐,我看你能嚣张到几时!”
  合察勒当下不敢再小觑敌人,揉了揉疼痛的腰际,全神贯注的准备应敌。阿坛忍大吼一声,再次挥棍击向合察勒,合察勒灵活的闪躲,捉到空隙一挺便刺中阿坛忍的右腹,阿坛忍吃痛,手上双棍慢了下来,合察勒乘机飞起一脚踢中阿坛忍胸口,阿坛忍整个人被踢得飞下了擂台。
  “承让了。”合察勒走到擂台边看了一眼大古赤及阿坛忍,接着眼光直视着叶克强,冷冷的说:“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叶克强微笑道:“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合察勒闷哼一声跃下擂台。
  完颜烈朗声宣布道:“今天比武由合察勒王子这一组获胜,他们获得晋级比赛的资格。明日的比武是由脱黑塔组对合必尔组,请与赛人员加强准备。今日比武就到此为止,散会!”
  叶克强看着也速该及忽忽儿道:“现在已经知道咱们第一场比赛对手是合察勒等人了,咱们快回去研究战略吧。”
  几个一回到帐子,蒙力克便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今天的比武是准赢了?”
  叶克强扬一扬眉,“今天的比武是呈一面倒的局面,合察勒那家伙三两下就把对方给打下擂台了。”
  “什么?合察勒真有这么厉害?”蒙力克皱眉道。
  “他的身手的确非常灵活,据我刚才观察,他的武功似乎比上次和我交手时又进步了不少。”叶克强思忖。
  忽忽儿沉吟道:“可能是上次受我羞辱之后决心雪耻,所以加紧勤练武艺吧。”
  “也许。”叶克强从怀中取出统达的记录本。“他们四人之中以铁木真武功最弱,想来他一定不会出场。合察勒的武功刚才大家也都看到了,而豁里夕我也和他交过手,他使一根狼牙棒,力大无穷,很不容易对付,最奇怪的就是干亦术,据统达的观察,他似乎在练一些咒语及邪术,很是诡异。”
  “合察勒交给我来对付,他最怕我的鞭子了。”忽忽儿抢着说。
  “我认为不妥。”叶克强摇头,“合察勒现在的身手比以前更灵活俐落,你的鞭子大概对付不了他。我觉得你应该去对付豁里夕,他的块头虽大,动作却有些迟缓,以你的鞭法应该可以制伏他。”
  忽忽儿本欲再辩,但又不敢违逆他的意思,只好低声答道:“好,那豁里夕就交给我吧。”
  “那其他两人都交给我吧。”一直沉默不语的也速该突然大声道。
  叶克强立刻反对,“大哥,这怎么行呢?你一人对付两个,未免太辛苦了。”
  也速该大笑道:“怎么会呢?合察勒武功虽然厉害,我的七星剑也不差呀,另外一个使邪术的家伙,我就更不怕他。”
  叶克强正色道:“我与合察勒是势必要决一死战的,大哥千万不要因担心我而担下这个责任,难道大哥想要合察勒讥我为缩头乌龟吗?”
  也速该皱眉道:“可是你有把握胜他吗?”
  “目前是没有太大的把握,不过我会利用这两天加强练习剑法,我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来胜守他。”
  看着叶克强坚定的眼神,也速该知道无法改变他的决心,只好叹道:“好吧,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就只好勉为其难的对付那个使邪术的家伙。”
  “多谢大哥成全。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出去练剑吧。”说完,叶克强起身往外走。
  “好,大移一起去吧。”也速该拿起剑,一干人等走出了帐子。
  第二天的比武是由脱黑塔等人出战只有一人的哈必尔,脱黑塔这一组派出的第一个人是乃蛮部的维吾尔。
  维吾尔挥手中长枪逼近哈必尔,未拿任何武器哈必尔却是双手环胸,半闭着眼睛,似乎根本不当维吾尔存在似的。
  维吾尔大喝一声,挺抢直刺向哈必尔,只听见“砰”地一声,众人还没看清楚发生什么事,维吾尔手听枪已折成两截,人也飞起来落下擂台,重重的摔在地上。
  现场安静了半晌,接着喝采声四起,完颜烈朗声道:“第一场比武由哈尔获胜,第二场比武开始,请派代表上场!”
  接着上场的是泰亦赤兀部的也已该,他馅笑道:“哈必尔老兄,请手下留情。”
  哈必尔嫌恶的看了也巴该一眼,闷哼一声扬起下巴不理他。
  也巴该并不以元件,挥舞着手中的一根短棒微笑道:“哈必尔老兄是不是很想在这次比武大会上获胜,赢得大汗的位子呢?”
  哈必尔怒喝:“要打便快打,老子不是来这里跟你聊天的。”
  也巴该连退了数步,离哈必尔更远了,他依旧满脸馅笑的说:“可是你武功那么高强,我怎么敢跟你打呢?”
  哈必尔气得脸都涨在了酱紫色,他不及细想,迅速冲向也巴该怒吼道:“看我把你撕成两截,让你不能再废话!”
  忽然,哈必尔看见也巴该手中的短棒倏地伸长,并以极快的速度击向自己的门面,他向前冲的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闪避,还好他反应极快,立刻伸手握住棒子,这时棒端离他的鼻头只有一,寸。他得意的大笑道:“想打中我,还早……”
  他话还没说完,只见棒端突然喷出白色的烟雾,哈必尔只觉双眼有如火烧般疼痛,他以为是中了敌人的暗器,连忙向后纵跃,双手猛力揉着眼睛,却越揉越痛,眼泪直流,再也不能视物。
  “混帐!”哈必尔近似疯狂的大吼,并乱挥拳头,“你用什么弃伤我的眼睛,你太卑鄙了!”
  也巴该冷笑的看着像瞎子似到处走的哈必尔。见到他走到描台边,立刻一按短椿的掣,棒子立刻伸长,也巴该用长棒在哈必尔双腿间一挑,哈必尔一个不稳,就摔到了擂台下。
  “哈哈哈!我赢了!”也巴该仰头大笑。
  顿时谩骂之声四起,也巴该却毫不在乎的说:“比武大会并没有规定不能使用这种手段。启禀完颜大臣,这场比牙是不是我赢了呢?”
  完颜烈沉吟了半刻后,朗声道:“是的,此次比武大会并没有规定不能使用这种手段取胜,所以这场比赛是由也巴该获胜。如今双方各胜一场,哈必尔是否能再比赛?如果弃权的话,我就判定对方获胜了。”
  “等一下。”擂台下的哈必尔连忙道:“给我一些时间洗洗眼睛,我就可以再上场。来人,拿水来!”
  哈必尔的手下立刻端了一盆水来,他正要用手捧水洗眼时,有人抓住他的手说道:“不行,不能用水洗!”
  “谁?”哈必尔觉得抓住自己的这支手十分有力,“你是谁?为什么不让我洗眼睛?”
  “我是李儿只斤部的也速该。”他放开哈必尔的手,“你的眼睛里都是石灰,石灰碰到水会发热,到时你的眼睛就完了。”
  哈必尔怔了怔,急道:“那该怎么办呢?”
  “别慌,让我来帮你。”也速该从怀中取出一小罐药粉,将药粉洒人哈必尔眼中,“我的部落多蛇,所以族人都会把石灰撒在帐子边缘防蛇,但常有孩子不小心将石灰弄入眼中,我们就用这药粉来医治。”
  药粉洒人眼中之后,哈必尔感到痛楚渐减,眼睛已经可以睁开,但视线还是模糊一片。
  也速该把小罐子放到哈必尔手中,“这药粉每日需洒三次,七日之后可复原。你现在看不清东西,还是别上场比了。”
  “不行,全蒙古大汗的位子我志在必得,不能就此放弃。”哈必尔语气坚决的说。
  “既然这样,你就自己保重吧。”也速该说完转身便要走。
  “等一等,你为什么要帮我?我可能是你下一场的对手呀?”哈必尔不解的问。
  也速该耸耸肩,“那有什么差别吗?我只是看不惯也巴该卑鄙的行为而已。”
  哈必尔愣了愣,然后正色道:“好,我欠你一次,我会还给你的。”
  “小事一椿,何足挂齿。”也速该挥挥手,转身离开。
  “喂,哈必尔,”脱黑塔已经上了擂台,“你到底能不能打,不能打就弃权吧,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哈心尔带着红肿的双眼跃上擂台,眼前依然朦胧一片,连脱黑塔在哪里都看不清楚,但他还是逞强的吼道:“狗杂碎,让我来教训你!”
  如果哈必尔双眼没有受伤,他和脱黑塔应该可以打得难分轩轻,可是依目前情况,众人都认为他已无胜算。果然,不出几招,哈必尔就被打下擂台,脱黑塔获胜。
  叶克强等人比武对手都已确定后,立刻回去研究战略。练避剑法,一直忙到深夜,众人才各自回帐人睡。
  叶克强虽然很累,但是因担心明天的比武,因此翻来覆去难以入眠,睡在一旁的叶英豪关切的问:“爹,你睡不着呀?”
  他摸摸儿子的头,“爹在想事情,你先睡吧。”
  儿子睡了之后,叶克强开始收慑心神,不久也沉沉的睡去。夜里他似乎隐约听见了马蹄声,但他实在太累,所以也没有去在意了。
  隔天他起了个大早,梳洗之后立刻走到也速该帐子前叫道:“大哥,起来了,现在再练练昨天的剑招吧。”
  等了半天,帐子里却没有人应声,叶克强干脆走进帐子内,却没有看见也速该,他纳闷的想:难道大哥比我还早起去练功了?
  他走出帐子,看见也速该的马也不在,他只好走到忽忽儿帐子前喊道:“公主,你起来了吗?/一起去练功吧。”
  良久,帐子内也是无人答话,叶克强小心的探头见帐,发现忽忽儿居然也不帐内。“奇怪,怎么每个人都不见了?”
  “该不会连蒙力克也不见了吧?”他立刻转身冲人蒙力克的帐子,见到蒙力克依然在呼呼大睡,他摇了摇蒙力克的身子,“蒙力克,起来了,起来了!”
  蒙力克睁开惺松的睡眼,含混的问:“二哥,什么事呀?”
  “你知道大哥和公主去哪里了吗?”叶克强皱眉道,“我一早起来就找不到他们。”
  蒙力克抓抓头,“他们大概是到林子里练功吧。”
  “他们去练功怎么可能不找我?”叶克强沉吟了片刻道:“不管了,我现在要和小豪去练功顺便找他们,你来不来?”
  “当然要去。”蒙力克伸手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大呵欠,起身道:“咱们走吧。”
  “唯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叶克强笑道:“你先把洗把脸,我和小豪在外面等你。”
  不久之后,叶克强骑马到他们常练功的树林里绕了一圈,都没有看见也速该和忽忽儿,他们只好自己先练功。起初他还以为也速该和忽忽儿各自办事去了,可是当比武时间将至,他们回到帐子时,依然不见也速该和忽忽儿的踪影。
  叶克强焦急的来回踱步,“比武大会的时间快到了,他们怎么还不回来?”
  “不如由我和你上场比赛,先应付着,说不定迟一些他们就回来了。”蒙力克提议。
  “不行,大会规定只有部落首领或代表能参赛。”叶克强叹道:“看来只好先去会场了,你们要观战的话迟些再来,而且尽量不要惹人注意,合察勒那伙人可是认得小豪的;还有,如果待会儿他们回来,叫他们立刻赶来会场,我走了。”
  叶克强快马奔到比武大会会场,四处张望希望;希望能看见也速该和忽忽儿的身影,可是却怎么也找不着,不过他却遇上了合察勒等人。
  “神,我们终于可以在擂台上较量了,真是令我感到万分高兴。”合察勒怪笑道,接着他左右观望了一眼,对了,怎么没看见你的两位同伴呢?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叶克强咬牙道:“他们还有事,一会儿就会赶来了。”
  “是吗?那就是说你好运了,嘿嘿嘿!”合察勒怪笑着离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也速该和忽忽儿依旧没有出现,豆大的汗珠不断的自叶克强额头滚落,他知道他们两人不是会临阵脱逃的人,除非……除非他们正身陷危险之中。
  “比武大会开始!”完颜烈朗声宣布,“今日赛程是由铁木真组对神这一组,双方请派代表上场。”
  此言一出,叶克强不禁全身一震,难道他真的必须独自撑完全场吗?他能得胜吗?还是……他将死在合察勒等人的手中呢?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