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成吉思汗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王爷之死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四章 王爷之死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完颜烈正在等待消息,他相信他这次的计划应该是完美无缺的,狮、虎、鹰、隼的组合再加上剑术无双的影,说什么,叶克强他们也逃不掉,即使他们三人能逃脱,回到营帐中,埋伏在帐篷里的士兵也会将他们乱剑砍死,想到这儿完颜烈不禁笑了出来。
  “来啊!将丽娘给我喊来!”这是完颜烈的一个习惯,每当他高兴的时候,他都会喊一个女子来分享他的快乐,至于那个女人是不是快乐,是不是愿意和他一起快乐,完颜烈是从来不管的。
  不一会儿,从营帐外进来一个女子,看装束这女子是南朝人,模样俊俏,她脸上的笑容一看便知道是装出来的。完颜烈对他的主子完颜亮唯一满意的一点便是送了这么一个绝色女子来。治理蒙古这个地方的确很辛苦,劳累且不一定治理得好,以前蒙古还好管,可自从出了一个弘吉刺部的神后,完颜烈简直就不好过日子,从几次交战的形势来看。完颜烈没占任何上风。
  完颜烈的心情一直不好,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大金国的第一号人才,但全国向南宋用兵却没派他,而是派的那个完颜兀术,中原地带富饶,这个完颜兀术一定捞得了不少好处。
  幸好,完颜亮并没有忘记身在蒙古的完颜烈,他特地从完颜兀术掠来的南朝美女中挑选了这个人间绝色的丽娘赐给完颜烈。
  南国娇娘较之北国佳丽多了一份天然的柔媚,不过完颜烈并不懂得怎么来欣赏,只知丽娘是他的荣耀,这是大金皇上赐给他的女人,这表示皇上还是很看重他完颜烈的。
  “坐下,丽娘。”完颜烈露出了自认为很得体的笑容。
  但丽娘却觉得十分惶恐。因为每当完颜烈露出这样的笑容,她便会遭一次殃,遭殃的前奏,便是让她斟酒。
  “丽娘!斟酒!”果然,完颜烈指着桌上的两个酒杯说道。
  丽娘皱了皱眉头。
  完颜烈心中高兴,他最喜欢做的就是看见别人听他的命令做他不愿做的事情。
  丽娘斟满了酒,顺势坐在了完颜烈的腿上,这是丽娘在挨过三次打后才形成的习惯,二年多的北国生活已令她学会了忍受,她再也不是当年一笑倾城的秦淮河上当红歌妓杜丽娘,而是一个专供完颜烈泄欲的工具。
  “丽娘!是不是想家了!”完颜亮满脸的笑容。
  杜丽娘心中很奇怪,这个老怪物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任何一个人忍受时间长了便会变得麻木,丽娘也早已学会了曲意奉承。
  “跟王爷在一起怎么会想家呢?”
  “丽娘,快了,很快你便可以回家去看一看了,我治理好了蒙古便和你回中原去看一看。这一天就要来了!”
  完颜烈很得意的笑了起来。
  丽娘心中实在是高兴,她可管不了是谁在治理天下,她只是特别怀念江淮烟柳那种雾笼江滩月笼沙的月夜风景,这蒙古北地实在是太寒太苦了。
  “谢谢玉爷!”
  “既然有意谢我,那还不赶快唱只曲儿给我听听”。
  “是!王爷”丽娘拿过了瑟琶,轻拨慢捻了几下,轻启朱唇唱道:“江南形盛,……差参十万人家……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歌声曼妙,听得完颜烈眯着眼只点头。完颜烈确实也算得上是个人才,至少他听得懂这小曲。
  此时,叶克强正伏在离帐篷三十丈远的地方。他轻轻告诉了也速该、忽忽儿帐中的布置,当他发现在完颜烈的行宫后五十丈远外是个马棚时,心中亦有了逃脱的计谋。
  也速该和忽忽儿对叶克强的眼力吃惊不已,但他们早已习惯了发生在叶克强身上的种种奇事。
  叶克强道:“我们的计划需要略作改动!”他吩咐了一阵子,三人隐退身形向金帐后的马厩摸去。马厩里此时只有四个士兵在看守,其中两个踱来踱去站在门口,另两个已经蹲在门口,靠在棚壁上睡着了。
  叶克强和也速该迅速的贴近马厩,那醒着的两个士兵刚反应过来,正准备呼救厮杀便被叶克强和也速该制昏在地。
  也速该和叶克强的动作极快,几乎没有什么声音,那两个睡着的家伙还在睡着。也速该和叶克强将他们制昏后。向忽忽儿打了个手势。
  马厩里大概拴了近五百匹马,叶克强吩咐忽忽儿在此等候策应,一旦看到完颜烈的行宫火起,便放马出厩去接应他们,说完就和也速该迅速离去。忽忽儿虽想跟去,但心中知道此时任性不得,只好紧张的盯着完颜烈行宫的方向。
  此时,月亮已完全沉下西山,天已快至拂晓。
  叶克强和也速该在电脑的帮助下迅速的通过了最外层的帐篷,绕过层层机关,叶克强已摸至完颜烈的帐篷里。完颜烈此时正在和丽娘饮酒做乐,在这个时候完颜烈是不会允许任何一个人来打扰他的雅兴。曾经有一名士兵因为有军情禀报,结果在外帐就被杀了。
  通过了最外层的帐篷和守卫者的住所后,完颜烈的帐篷中反而显得更安全,完颜烈的帐篷中没有人,只有设计巧妙的机关。
  叶克强的电脑不停的扫描,这些机关设置在特战队队长的眼里当然是不堪一拆,看着这些机关,叶克强不禁想起当年拆弹的情形,那才惊险呢?有时,那简直是在和死神对赌,若有台外星人的电脑,他的一名好兄弟也就不会在一次拆弹事故中命丧黄泉。
  当叶克强拆卸完了部分机关后挑开完颜烈的帐篷时,完颜烈正喝在兴头上,让丽娘口对口的与他度酒。见有人扫他的兴,不由大怒喝道:“他妈的不长眼的东西,谁让你擅自闯进来的!”
  当他看清是叶克强和也速该的时候,不禁楞住了,叶克强这才骂了一句:“他妈的,你这条老狗,死到临头了还要威风,去死吧!”
  蒙古草原上的两名顶尖高手联手出击,这是第一次,完颜烈心中一个冷惊,忙将丽娘一推,身子一滚,向桌子下的翻板滚去,翻板并没有翻过来,完颜烈的地遁也没能实现,完颜烈急得在心中直骂:这机关是谁弄的,老子一定要杀了他。
  趁这一瞬,完颜烈又向床上跃去,床头、床脚、床沿都安得有机关的开关。床头的开关是在他的面前升起一块铁板。床脚的机关则是从帐篷边射进无数支毒箭,床沿的机关则是一个翻板的活扣,完颜烈很清楚,帐篷内的机关根本困不住叶克强和也速该,但在他想来,逃命应该没有问题。
  丽娘被推向叶克强,叶克强不忍心伤她,轻轻将她接住,放在了一边。
  意想不到的奇事发生了,机关没有一样能发动的,叶克强冷笑道:“如你不紧紧相逼,我们根本就不会把你怎么样,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我们,这是你咎由自取。”
  也速该更干脆,举剑便刺,完颜烈虽说懂点儿功夫,但要对付两大高手联手夹击,他可不行,他边闪边喊,很快帐篷外便人声鼎沸了。
  叶克强和也速该知事不宜迟,同时运用七星剑法刺出。
  忽然,半声惨曝,完颜烈已身中两剑,一剑穿心,一剑透喉,另半声惨曝没叫来,他便倒地上了。
  “点火!大哥”
  叶克强手持长剑立在帐篷门口,帐篷外的士兵也开始集结,在一些将领的组织下向帐篷内冲。
  帐篷内的火苗已经窜起,惊魂初定的丽娘喊了一声:“带我走!”
  不知怎的,对这女子,叶克强有一些同情,当下也不容他多想,便喊声:“跟着我!”
  此时,帐篷还未完全烧起,叶克强护着丽娘向外冲,金国的士兵也是训练有素,临变之际并不慌乱,一波一波地向叶克强、也速该猛冲,也速该的七星宝剑锋利,将冲向他的士兵的枪头全部削断,而叶克强相对来说就要吃力一些,金国士兵力大枪准,若不是也速该挡着正面的大多数士兵,叶克强早就身中数枪了,饶是如此,叶克强和也速该仍觉得双臂酸麻。
  正在这时,蹄声雷动,数百匹马向帐篷冲来,原来忽忽儿看见火起,驱马过来接应。
  忽忽儿从小在马背上长大,对马性极熟,在等待叶克强他们行动的时候,她便已辨认出这些马的几匹头马,她将头马的疆绳拿在自己手中,放开厩门,一把火放起,就朝完颜烈行宫冲来。
  马匹受惊向外飞窜,看见几匹头马向完颜烈的行宫冲去,全都紧随其后,晓明前一段时间本就昏暗,马匹在火光聚惊之下,也不顾前方有无障碍,拼命向前飞踏。
  “上马!”忽忽儿的声音即使在马匹群嘶士兵纳喊中也显得分外高。
  金国士兵在还没弄清怎么一回事时,忽忽儿领着四五匹马已经飞奔了过来,退得快的躲过了马匹践踏。退得慢的,好几个都被马踏在地上。
  也速该飞身上了马,叶克强提着丽娘,动作不怎么顺畅,此时,帐篷已经完全烧了起来,全国士兵的火把也燃了起来,完颜烈的整个行宫已如白昼一般,场面极混乱。
  四五百匹马冲进人群后,方向就开始乱了起来,东冲西闯,全国士兵的箭阵刚刚布好,被马一冲,便不成队形,慌乱中,全国士兵用枪刺、用箭射,马在中枪中箭后负痛更加狂乱,整个营地如一团乱粥。士兵在这样的情况下已失去了统一指挥,不知是该怎样才好,此时一个个保命要紧,哪里还顾得上追杀也速该、叶克强等人。
  “你抱着她干什么?”忽忽儿此时看清了叶克强手中提着的丽娘,眼泪几乎流了下来。
  叶克强也不知该如何解释,他只好高声叫道:“我们先脱离险境再说。”
  也速该道:“我的剑利,我断后!忽忽儿鞭长,她在前冲锋,二弟你居中策应。”
  忽忽儿心中显然有气,一带马匹率先冲了出去,那些企图拦截的士兵,被忽忽儿的鞭子抽得东倒西歪。
  叶克强紧随其后,他怕忽忽儿有什么意外,果然,忽忽儿只顾伤敌,根本就不顾防守,叶克强跟在后面,不断的将刺向忽忽儿的枪挑开。
  一行四人终于冲出士兵的包围圈,天色昏暗,马匹又四处冲散,金兵也不知朝哪个方向去追,叶克强、也速该等人杀了几个零星的追兵后,便摆脱了金兵的追踪。
  叶克强利用电脑辨明了方向后,便向弘吉刺部的方向驰去。天色渐渐亮了,忽忽儿松了几匹头马的僵绳,一言不发的向前冲。
  叶克强没有办法,只好紧随其后,也速该心中明白几分,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得跟在他们后面。
  叶克强的头从来没这么大过,当年对付黑暗星的攻击,后来又对付影的剑,叶克强都还觉得能并不是十分难应付,可是现在他觉得毫无办法。
  怀中的丽娘也在抽泣,女人最敏感,她似乎已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叶克强后悔了,他后悔不该带着丽娘出逃,但他又不忍心。带走丽娘,几乎是他下意识的动作,他现在终于认识到这是一个怎样的大麻烦了。
  “忽忽儿!你给我站住!”叶克强终于吼了出来!
  忽忽儿一带马,停住了,“什么事!我多情的神。”忽忽儿嘴里虽然讥讽,但眼睛里却含着泪花。
  “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救她只是同情她!那种情况下又不容我多想!”
  “你怎么不同情同情我,和我在一起时,为什么你总想那么多!”
  叶克强哑口无言,叶克强现在心中方才明白,要想说服一个盛怒中的女人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他只好投降。
  “你想要我怎么做!”投降要有诚意,叶克强马上表示了他的诚意。
  也速该确实感到很诧异,在他心目中,男人和女人逗着玩可以,但若来真的,男人万万不可向女人低头,可叶克强却能做到这一点,也速该对叶克强能屈能伸确实感到很钦佩。
  他哪里知道:对女人尊重是叶克强在二十世纪养成的一个习惯。
  “放下她!我们走!”忽忽儿的蛮横脾气又上来了,她可不愿节外生枝再多一个情敌。草原女儿的风貌果然不同,对爱的表白似乎并不比现代女子逊色。叶克强在赞叹之余不禁又大伤脑筋!
  “那她怎么办!难道让她自生自灭!”叶克强也觉得抱着丽娘太惹眼,先将她送下马去。
  丽娘楚楚可怜地望着忽忽儿。似乎也知道判决她命运的人物将不是叶克强而是忽忽儿。
  忽忽儿看着丽娘,心中也不禁一阵心软,“千万不要心软,千万不要心软。”忽忽儿在心中拼命的叫:这将是一个情敌,她可能会抢走我的神!不能让她接近神!
  但心中叫着,可口里却先软下来了。“好吧!那就先带着她吧!”说完了心中又一阵后悔,暗骂自己糊涂,无奈话已出口,不便更改,于是她又加了一句:“不许你抱她。”
  叶克强无言的苦笑了一声,回头望望也速该。
  丽娘此时愈发显得纤弱,南方女子本就瘦小,叶克强。也速该都是身材槐梧的汉子,忽忽儿也是马背上长大的,丽娘不安的看看三人,不由得伤心哭了起来。
  女人最看不得女人流泪,忽忽儿说:“我们已答应带着你走了,你还哭什么!跟我坐一匹马走吧!”
  “不好!有追兵!”也速该叫了起来,果然四五里远的地方有一大群黑影再向他们追来。
  “快走!”忽忽儿此时也不能再与叶克强赌气了,一把提起丽娘跟着叶克强向弘吉刺部驰去。
  忽忽儿的确是个相马行家,她挑的马脚程都特别的快,一阵疾驰,金国的士兵很快就被甩得无影无踪了。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他们四人已经驰近塔塔儿部的边境了。叶克强的意思是先到弘吉刺部稍作休息调整,再各自联合几个部落与金国进行对抗。离金国最近的部落便是弘吉刺部,所以必须先作准备。忽忽儿只要能和叶克强在一起,去哪儿都无所谓。丽娘此时显得特别文静,只要逃离了完颜烈的狼窝,就是死,她也心甘情愿了。
  当他们驰到塔塔儿部和弘吉刺部的交界处时,不由暗暗叫苦。原来在边境地方,早有大量的士兵驻扎在那里!士兵虽然不多,但看样子也有近千人。
  “只有硬冲了!”叶克强苦笑着对也速该和忽忽儿说:“可惜我们的马已经跑累了,现在进行马战,吃亏的一定是我们!但没有办法,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忽忽儿紧咬着嘴唇道:“也好,老娘今天就跟他们拼了!只可惜这个女的是个麻烦!”
  “不要扔下我!”丽娘几乎要哭了出来。
  “这样吧!也速该大哥手中有利剑,丽娘跟着他最安全!忽忽儿打头阵,我来居后掩护!”叶克强想把包袱甩给也速该。
  也速该刚准备反驳,忽忽儿已将丽娘放在他的马上冲出去了老远。也速该回头望了望叶克强,叶克强吐了吐舌头。示意他跟上。无奈之下也速该对怀中的丽娘说到:“小心点!”亦拍马赶上。
  三骑旋风般的向那群士兵冲去。
  待冲得近了,叶克强却发现营地前插的竟然是弘吉刺部的飞鹰旗,那些士兵也看清了是叶克强等人,不由齐声欢呼起来。
  众骑之中,驶出两个人来,其中一个是蒙力克,另外一个竟然是弘吉刺部的忽图鲁汗。
  隔着老远蒙力克就高喊着:“大哥,二哥!”
  叶克强这时才算松了一口气。
  忽图鲁汗说:“蒙力克回去跟我讲述了这里所有发生的事!我担心你们的安全,所以就来了!”
  “你好!草原上的勇士,来我的部落也不跟我说一声就走了,是不是看不起我忽图鲁。”
  也速该笑笑道:“那时我急于去见神,又听说神之子有事,所以就没多做停留!”
  “那这次一定要多留几天,你的儿子可给你惹了不少麻烦,月伦家的邻居这几天都不安神呢?”
  “铁木真很调皮吗?”叶克强对铁木真总是很有兴趣。
  “那倒不是!不过邻居家的小孩总爱和他在一起,变得都不那么爱家了!”忽图鲁汗笑道。
  “别尽谈我的儿子了,我来给你们介绍介绍!”也速该转移了话题。
  “这位是撒勒只冗惕部的忽忽儿公主!”也速该指着忽忽儿道。
  “见过忽图鲁汗!”忽忽儿虽然刁蛮,但基本礼数还是懂的。
  “果然名不虚传!草原上的第一美人,今天我忽图鲁一见,三生有幸!”
  忽忽儿脸一红,模样略带些羞意。
  “和你共骑的女子也很漂亮,是你妹妹吗?”忽图鲁汗问道。
  忽忽儿脸色又是一变,答道:“她是谁我也不清楚,只有神知道她的来历。”
  叶克强显得极为尴尬,他苦笑道:“这一次我们可把事情闹大了,此事一时三刻也说不清楚,这个女子是从完颜烈帐中救出的女子,叫什么我也不知道了。”
  “小女子名叫丽娘,是秦淮人!”丽娘这时才有机会自我介绍。
  忽图鲁汗对叶克强道:“蒙力克已经把发生过的事告诉我了,你就把他们离开后发生的事讲一讲吧!”
  叶克强就把战胜了影,完颜烈设宴,路上遭遇伏击,夜袭行宫的事一一讲述。
  忽图鲁汗听完后一点也不吃惊,反而显得很高兴似的。“痛快,真痛快!完颜烈那老狗早就应该得到这样的报应,神,你为我们弘吉刺部出了气,争了光!”
  “痛快是痛快,但金国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大不了就再打一仗嘛!难道还怕了他们不成!”忽图鲁汗好斗的性格令也速该大为振奋。
  “忽图鲁汗还是当年风采,豪气冲天,令人佩服。我丰儿只斤部永远和你结盟抵抗金国入侵!”
  “好!我代表撒勒只兀惕部和弘吉刺部永结同盟!”忽忽儿也不甘示弱。
  叶克强不觉有些感动,虽说这是形势所趋,但他知道,此时金国势力强盛,他们现在就与金国对抗,实力着实弱了一些,但为了他,三个部落的重要领头人物都愿意和金国正面对抗。
  (历史上确实记载有一次马上联盟,结盟的部落就是弘吉刺、李儿只斤、撒勒只兀惕三部,也正是由于这次结盟使得李儿只斤部迅速强大,逐渐确立了在蒙古草原上的霸主地位,这是闲话,暂且放下不论。)
  金国的士兵在追击不上的情况下,又都退缩到了塔塔儿部完颜烈的帐中,群龙无首,这些金兵只有在草原上待命,等候大金皇帝派人前来。
  弘吉刺部的大队人马退回本部。叶克强终于可以和自己的儿子叶英豪见面了,还有那名将要威震天下的铁木真。想到这里叶克强不由一阵高兴。
  蒙力克同叶克强重逢心中十分高兴,顺便他问起了他和影的那场决斗,心中赞叹不已。
  忽忽儿骑着马和叶克强走在一起,她还是念念不忘那个丽娘:“你准备怎么处理她?”
  叶克强皱皱眉头,确实这个丽娘很让他为难。“就请她做小豪和铁木真的家庭教师吧!她的琴弹得不错的!”也速该上来插了一句,“以后有机会再送她回中原吧!”
  “爸爸!也该速泊伯!忽忽儿阿姨!”小豪的嘴还是蛮甜的。跟在小豪后面还有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
  那男孩皮肤黝黑,两只眼睛炯炯有神。他迎向了也速该,瓮声瓮气喊了声:“爸爸!”原来这个小孩,便是铁木真,在最近一段时间里他已和叶英豪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只不过铁木真更合群一些,而叶英豪只是自己练功玩耍。也速该一见面就喜欢上了这个孩子。
  来迎接叶克强的人很多,德薛掸和妻子朔坛,以及他们的女儿丰儿贴,大臣普兰特、伊索将军,几乎部落里的所有重要成员都来了。
  弘吉刺部的人对也速该都很熟悉,叶克强仅对忽忽儿进行了介绍,很多人对忽忽儿早有耳闻,此时见面均觉得蒙古草原第一美人果然名不虚传,看着忽忽儿对叶克强言听计从的样子,不禁对叶克强的能力大为敬佩,因为忽忽儿的刁蛮也是远近闻名,甚至刁蛮的名声比她的美名传播更广。
  “铁木真,去拜见你的二叔!”也速该对铁木真道。
  “拜见二叔!”铁木真显得十分懂事,这么多人的场面并没有慌乱。
  叶克强下了马拉着小豪,扶起了铁木真:“小孩家,不要多礼。”
  铁木真道:“我爸爸说,我们这次就是专门请你做我的老师的,但现在你却变成了我的二叔,你还会作我的老师吗?”
  周围的人全被铁木真的这句话给逗笑了。小豪跑过去拉着铁木真的手道:“我爸爸不教你,我来教你,爸爸学东西还没我快呢!”
  “好儿子,几天不见,你就揭你老爸的短了,真的是结了新交,忘了旧识!”
  “爸!你和也速该伯伯、蒙力克叔叔结拜了兄弟,我和铁木真、丰儿贴也结拜了!”
  铁木真抢着道:“李儿贴是大姐,我是二哥,小豪最小是老三!”
  也速该和叶克强相视一笑,叶克强笑道:“那你们有没有饮酒为盟呢?”
  “有的!有的!只不过小豪的酒量不行,喝一点就醉了,还是我扶他回去的呢!”丰儿贴也来凑热闹。
  丰儿贴的话又引起了哄堂大笑。
  “小孩子自己去玩吧!我们大人有事商量!”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