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成吉思汗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边界大战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五章 边界大战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金国的进攻肯定先由弘吉刺部开始,我就暂且不回去了!先杀败他们挫挫金国的锐气!”也速该道。
  “我也不回去!”忽忽儿也愿意和叶克强在一起。
  在叶克强回来后的第六天,边界传来消息,金兵已大规模向弘吉刺部集结,这次征讨由金国的镇西王完颜阿南率征。
  “完颜阿南,这个人物我怎么没听说过!”
  也速该道:“完颜阿南称得上是金国的惯战骁将,当年金国朝中对蒙古政策有两派,一派主张高压,一派主张怀柔,这完颜阿南便主张高压,并曾数次镇压了蒙人反抗,后来由于他的残暴统治,所有的蒙古部落都起来反抗,大金皇帝迫于民愤,不得以将完颜阿南调回大都!”
  忽图鲁汗道:“当年我们部落曾和他交过手,他确实能征惯战,深深懂得用兵之道!”
  伊索将军道:“不瞒神说,每次和他交手,我们都没占到上风,这个完颜阿南手段残忍,性格暴烈,可以说是咱们弘吉刺部的大仇人。”
  “请汗放心,我们的部队虽说不足十万人,可战斗力非常强,请汗不要担心。”叶克强对这场战争显然抱有信心。以他二十世纪的战术战略,加上电脑的作用,他有把握打赢这场仗,只是他不希望大多的弘吉刺士兵伤亡,因此他必须制定一个完美无缺的作战计划。
  三天前,蒙力克和统达已率领特战队员出发了。他们将负责敌情的收集,地形的勘探以及对敌进行小规模骚扰。
  弘吉刺部所有的士兵已在昨天集结完毕,一大早,各营军官就开始向叶克强报到。
  这次对敌,忽图鲁汗决定让叶克强担任总指挥,全权负责这次的军事行动,也速该虽是丰儿只斤部的首领,但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忽图鲁汗和叶克强同意了他随军参战的要求。
  当然、忽忽儿此时是绝对不会离开叶克强的。
  派往丰儿只斤部和撒勒只兀惕部的使者俱已出发,分别是大臣普兰特和大将军伊索。
  蒙历十月二十三,弘吉刺部的八万士兵已全部集结完毕,近六年来,弘吉刺部在叶克强的指导下发展得很快。毕竟,以叶克强的知识结构,在那个时代称之为神也不为太过。
  小豪和铁木真也要随军,但叶克强和也速该想到部队需要快速移动,行军要求高,再者军中危险,而忽图鲁汗考虑到敌人可能会采取暗袭刺杀,因此就把小豪和铁木真俱留在自己的金帐中。
  祭完旗,弘吉刺部的士兵出发了,经过六年的生休养息,战马骤肥体壮,士兵个个精神振奋。早期的特战队员现在已是各营的骨干,备营队的战斗力比之以前至少提高了一倍。
  叶克强的部队到达罗拉河畔的时候,金兵已越过国界到了婆多雅山。蒙力克和统达已将敌军的分布状况和具体地形勘测清楚,绘成了图纸。
  蒙力克说道:“这次金兵兵源来自三个地方,一是由入侵中原的部队抽调,再者是京城大都的卫戊部队和本身驻扎在金蒙边界的边防部队。入侵中原的部队士兵将领由于长年胜仗,兵将多半骄横。驻扎在金蒙边界的将兵由于长期与我蒙人交战,深知蒙古骑兵的骁勇善战,因此多半心存畏惧。最麻烦的算是京城卫戍部队。这支部队的兵源入伍时都曾经过精挑细选,又在金国名将完颜呵南的指导下进行做战训练,因此战斗力特别强。”
  叶克强的心中暗暗赞赏蒙力克,这家伙分析兵势不是从兵将的多寡来分析,而是从士兵的士气性格来分析、的确是一个将材,看样子,这些手底将官经过几年培养,都有了很强的独立作战能力。
  “他们的前锋部队是哪一,部分?”
  “他们的前锋部队是驻守在金蒙边界扎幌的部队!因为这个部队的将领大都不是金国皇室嫡系,所以任命他们为先头部队。”
  “完颜阿南是否坐镇中军?”
  “没有!坐镇中军的是金国大师脱脱的部队,这个脱脱在中原骄横拔扈,曾自称为中原王,我估计金主完颜亮是借机削弱他的兵权!”
  “他们兵力分配情况怎么样”
  叶克强这时才问兵力状况。
  “金兵这次入蒙兵力总共有二十三万,其中扎幌的部队六万,脱脱的部队五万,完颜阿南的部队十万,还有二万后勤粮草运输部队。”
  也速该道:“这次敌军的主力便是完颜阿南的精锐部队。”
  叶克强道:“我这里大致有个作战计划。”说完他拿出了一张地图,这是蒙力克和统达潜入敌营画出的一张平面图。”
  “敌人战术意图显然是想让我们过了罗拉河,然后由左右两侧迂回包抄把我们消灭在罗拉河东!他们迟迟未发兵过河的原因一是怕他们的给养线过长,又怕激起金蒙的反金行动!所以完颜阿南现在想布个口袋让我们钻!”
  蒙力克道:“我们不能上他们的当,我们就在河西布防给他来个持久战!”也速该也赞同这样的观点。
  “这一点我也曾想过,但我们国小,虽然这几年有了不小的发展,但是还是拖不赢金国,这个口袋我们必须钻。完颜阿南也会想到这一点,虽然明地里他摆个口袋,实际他暗含的意味便是让我们和他持久对垒,当我部给养不足退兵时,他们便长驱直入。完颜阿南的确是个老狐狸!”
  “可是,如果钻这个口袋的话,我们兵力明显不足,那怎么能行呢?”也速该担忧的说。
  “这个问题我分析过了!脱脱骄横傲慢,军令下行肯定不快,扎幌的部队对我们心存畏惧,罗拉河东岸无地理优势可言,与之相等的兵力在一天之内就可击溃他们。倒是完颜阿南的部队得给以强烈的阻击!”
  “你们看!……”叶克强指着地图道:“我们必须在黑虎山布一道阻击防线,目前金兵已先抢占了那儿,但人数不多,因此今夜必须趁敌军不防抢占这个有利地形,这样就能阻击完颜阿南的增授部队,我想拖他们两天时间绝对没问题。”
  “再看这儿!脱脱的部队必从这儿俞围,他的士兵骄横,因此只要给他小小的甜头,然后再消磨一点他的兵力。西尼亚镇在他眼里是块鸡肋,到时像他的性格必不会放弃。这时我们击溃扎幌的部队回头围攻,必可在西尼亚镇全歼扎幌的部队。”
  “阻击完颜阿南增援部队的任务最大,如若一旦失守,我们全盘计划就将付之东流,并且极有可能会全军覆没在罗拉河东岸。因此这个任务我来执行!”
  “大哥也速该在蒙古草原上威名远震,扎幌是你手下败将,因此,由你对付扎幌应该没有问题,希望你能在一天一夜内使这一部分金兵失去抵抗能力,并迅速向西尼亚镇移动!将脱脱部队消灭掉,你的兵力是五万!”
  “蒙力克率领一万士兵拖住脱脱,可适当的向后退,必要时可退出西尼亚镇,打几个败仗,然后骚扰骚扰他,让他先高兴一两天,然后和大哥一起围歼他!具体细节问题各自回去讨论吧!”
  在夜幕的掩护下,弘吉刺部的八万士兵悄悄地越过了罗拉河,也速该、蒙力克和叶克强分别向自己的目标挺进。
  三个方向中,叶克强左侧的地形是最复杂的,因此,叶克强的电脑在这里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叶克强这个电脑可以扫描五十公里以内的任何事物。很快他便将金兵设置的所有前哨,小队的散兵,全部摸得一清二楚。当他的先头部队到达黑虎山下时,已经完全隔断了黑虎山和外界的联系,并且那些前哨和散兵被迅速的消除。完颜阿南果然是个能征贯战的老手,他在黑虎山的山头设了三个烽火台,只要有敌军侵入,烽火台便点燃,白天放烟,夜晚放火。他的部队便会快速增援,黑虎山地形是有名的易守难攻,任何敌人都得不到便宜,他的队伍却可以任意进出。
  叶克强在二万士兵中挑选了四千人做为突击队员,这些突击队员大都是经过特战队训练过的,因此一个个身手利索。
  摸至黑虎山下,天色刚刚亮,山中雾大,正好掩饰身形,叶克强不由暗暗称幸。
  他不断地向电脑发出指令,在三十分钟内,黑虎山上的布防分布图已经完全绘置出来。
  “完颜阿南这老小子还真有一套,整个黑虎山的链式防守的确紧密,可惜碰到的是我这个超一流的解链高手。”叶克强边在等二十名突击小分队的队长,边自言自语道。
  很快二十名突击小分队的队长俱已到齐,这二十名突击队长全都是首批特战队队员,因此和叶克强可谓是老相识。
  叶克强将金兵在黑虎山的布防情况一一指明,并分配好进攻时间和互相联络的方式。这些队长们心中很是惊奇,他们弄不懂,为何叶克强能将敌军的每一个埋伏点是多少人,有什么暗道,连一个小小的山洞也都没有漏过,难道金兵中有眼线吗?这份守卫分布图如此详细,难道这个眼线就是布防的最高统帅,那这个仗还用打什么?众人虽然心中疑惑,但都没有发问,因为在他们眼里,神是无所不能的!
  有了敌人的详细分布图,再加上突击队员的身手,很快黑虎山的局面便得到了控制。
  当晨雾散尽的时候,黑虎山只剩下最高峰——虎头峰没拿下了。虎头峰上驻守着大约三百金兵,还建有一个烽火台,守峰的是一名千夫长,此入名叫哈蛮达尔,是完颜阿南手下的一员骁将。
  此时,哈蛮达尔正在虎头峰上查哨,他哪里知道,叶克强已经行至虎头峰下,黑虎山中守卫哨兵,三千多人已被叶克强的突击队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掉了。
  虎头峰分三段,是黑虎山最易守难攻的地方,时间紧迫,叶克强必须在早上九点之前攻上虎头峰,也必须在今晨发动攻击,因此,此时的叶克强已经无法再掩饰身形,他正式开始向虎头峰冲锋了。
  冲上第一段黑鱼嘴时,守卫的百余名金兵几乎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弄昏了头,不过很快他们便清醒过来,但这时地形上的优势已没有了,叶克强挥着剑与金兵近身混战。
  山林战争是叶克强的强项,再加上人数上叶克强的突击队也占多数,因此攻下第一段黑鱼嘴,叶克强仅用了三十分钟。
  警讯已发出,哈蛮达尔迅速稳住了军情,他亲自跑到第二段,鹅头角督战。
  鹅头角前是一片人工开凿的空旷地带,金兵占有绝对的地理优势,突击队员往上冲时,金兵箭下如雨,有好几十名突击队员已被金兵射伤射死。
  叶克强紧皱着眉头,虎头峰的烽火已经点燃,通过电脑扫描,叶克强已知道完颜阿南的骑兵已经出发,再有一个小时,这股骑兵便可赶至虎头峰,若真是这样,后果就严重了。
  “盾牌队前排掩护,神射手后排掩护,队伍呈扇形波状进行强势攻击!”无奈之下叶克强只有下达硬冲命令,虽然他不愿意看到弘吉刺部的士兵死伤,但战争总是残酷的,要使更多的人不死,必须要有一部分人牺牲,这是人类摆脱不了的悲哀。
  半个小时后,在付出了近三百名突击队员的情况下,叶克强终于拿下鹅头角。
  完颜阿南部队的战斗力确实很强,哈蛮达尔也很聪明,当叶克强冲上鹅头角时,他并没有同叶克强多做纠缠,因为他心里清楚,现在只要多保存些有生力量多坚持一会,等待援军一到,便可进行反攻。
  叶克强心中愈来愈焦急,时间仅剩下半个小时。虎头峰上还剩下最后一关没能攻破,他知道虎头峰上不但有连弩箭,而且还有擂木、滚石,装备比头两段更加完备,而且第二关根本就没有消耗掉多少金兵,不用电脑扫描,心中略一估算,便知道虎头峰上主力还有一百五十人,而这一次的进攻通道仅只有不足一丈来宽。叶克强犯难了。他的大脑飞快的运转,无数个计划在脑中形成,否定。
  一旁的忽忽儿见叶克强沉思不已,知道他有了难。
  “这个就交给我来吧!”说完就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叶克强见状,也冲了出去,一阵浴血拼杀后,两人率先冲上了山顶,忽忽儿叶克强终于松口气,当他站在峰顶眺望时,金国的大队骑兵已经在爬山。叶克强立即分配各小突击队占踞有利地形。
  从山顶上向下望,完颜阿南的部队象潮水一般的向山脚涌来,先头部队已经在攻山。蒙古各族的射术本来就好,弘吉刺部的神射手更多,在有利的地形条件下,弘吉刺的射手几乎是一箭一个敌人,射得十分得心应手,扔下了几百具尸体,完颜阿南的先头部队退了下去。
  族旗翻动,完颜阿南的部队在黑虎山北侧扎下寨,十万大军一层层的连绵不断,肉眼几乎望不到尽头。
  脱脱驻守的西尼亚镇和扎幌驻守的呼伦镇方向都有烽烟升起,显然战斗已全面展开。
  完颜阿南的兵营中一阵涌动,看来他也通过了望兵,了解到了整个战场形式!他也意识到他小看了也速该和那个什么所谓弘吉刺部之神的人。
  叶克强的威名是近段时间才传到金国朝野的。金国朝野大为震惊,他们没料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既然如此大胆,但完颜亮对蒙古人一直心存忌惮,因此他还是派出了强大的兵力。
  出发那天,完颜阿南曾夸下海口,说这一次一定要横扫蒙古,永绝后患。朝中那些主张以怀柔政策对蒙的大臣此时也不敢多言了。“今天,蒙古人敢杀完颜烈,明天他们就敢向大都侵犯!”这是完颜亮的话。官廷中谁敢违抗皇上的意图呢?
  完颜阿南此时已知道弘吉刺部的作战意图,但他曾仔细计算过弘吉刺部的兵力,弘吉刺部最多有十万兵源,除去给养和留守,能抽调的兵力最多八万。但光扎幌和脱脱的部队便有十三万,就算自己不去增援扎幌和脱脱也不至于落败。但完颜阿南为了全歼弘吉刺部,依然决定强行攻山。
  黑虎山的战斗极其残酷,完颜阿南治军极严,因此队伍的斗志也极其顽强,从早上一直到黄昏,冲击都没有停止过。
  叶克强亲自指挥士兵射箭,叶克强射得连胳膊都快要抬不起来了,才换由另外的人接替。
  一轮斜阳挂在山腰,山上山下到处都是尸体,叶克强迅速统计了一下伤亡人数,经过近一天的激战,叶克强这边有近三千战士伤亡,而金兵至少有一万人的伤亡数字。
  当太阳落山的时候,完颜阿南停止了攻击,叶克强知道晚间的战斗会更激烈一些,叶克强此时真希望也速该能够快一点拿下呼伦镇。
  呼伦镇的战役打得非常漂亮。金兵看见衣鲜盔明的弘吉刺士兵就发颤,士兵根本没有任何斗志。
  也速该所率领的五万部队,几乎都是骑兵,呼伦镇只有简单的土墙作为军事凭碍,也速该手持宝剑冲在最前面,金兵的箭开始还飞蝗如雨,可一会儿便被弘吉刺部的箭压制得抬不起头来。
  也速该纵马一跃,那马凌空跳起一丈多高,直接跃上了土墙。
  扎幌早就由弘吉刺部的旗上知道前来的是也速该,心中已是胆寒,此时再见也速该如此神威,不觉大骇。
  也速该纵马跃上墙头,手挥七星宝剑斩断了金兵刺来的长矛,高声喝道:“也速该在此!”这一声巨吼,中气十足,声震天际,敌我双方都听得清清楚楚。弘吉刺的士兵大受鼓舞,不由齐声喊起“杀呀!”都向土墙冲去。
  敌军主帅扎幌是金主完颜亮的外甥,平常作威作福还行,真正一上战场便稀汤了。以前在征蒙的过程中,这家伙虚报战功,完颜亮还以为他真是帅才,将边界重任委派给他,结果曾被也速该活捉,后来受尽折磨,交了大批赎金,才赎回一条命,自此他看见也速该就怕。
  这时扎幌本来还想带领士兵做一下抵抗,一听这声似巨雷的喊声,不由胆颤心惊。拔马向后就退,主帅一退,三军将士都跟着他向后退。兵败如山倒,哗啦啦仿佛退潮一般,六万金兵互相拥挤着向后退,跌倒被人踏马踩的都不计其数。
  也速该哪里肯放过扎幌,拍马便向扎幌赶去,扎幌一见,心中更慌,拍马便逃。
  扎幌的亲兵还想拦截住也速该,可也速该的马很快,宝剑也很锋利,劈开一条路,也速该一个凌空筋头,便跳上了扎幌的战马,扎幌又一次被也速该活捉了。
  扎幌的士兵在逃亡中自相践踏,六万人中有近万入被践踏伤亡,另外被杀近万人,其余四万人全部被降,要按蒙古以往的规矩,这些士兵全部得当奴隶。但也速该并未俘虏他们,而是全将他们放回家去。
  这些守卫金蒙边界的士兵,长年在这荒凉之地,有的已经好多年没回去了。平时扎幌克扣军响、军粮,士兵的生活过得极其艰苦。有好多士兵都曾想偷偷溜走,可被扎幌的亲兵捉住便处以点天灯和裂尸这种极刑,因此敢逃的人并不多,这时听说即刻可以回家,众士兵都高兴极了。不到三个时辰,呼伦镇的金兵四散而光了。
  也速该押着扎幌,马不下鞍,兵不解甲齐向西尼亚赶进。
  蒙力克已经“吃”了两场败仗。脱脱面对蒙力克不由狂吼道:“我以为是什么三头两臂的人物,胆敢和我大金国做对.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儿郎们给我杀!”狂吼声中,脱脱率领士兵向蒙力克的部队进行猛攻。
  蒙力克打打退退,一直延续到天黑。
  天黑下来了,脱脱的大军依然追赶着蒙力克,蒙力克忽然停了下来给脱脱来了一个回马枪。脱脱的先头部队三千多人让蒙力克杀了个精光,当脱脱的主力部队赶到时,蒙力克却早已退去。
  脱脱直气得双眼圆瞪:“我不杀掉这小子誓不为人!”狂怒之下,他早把完颜阿南交待给他的话给忘了。那完颜阿南深通用兵之道,平常亦不肯弄险。这次陈兵界上,他亦知脱脱之骄横,曾告诫过他,在没有接到扎幌和完颜阿南的围攻讯号之前,切不可私自行动。
  追了半夜,连一个弘吉刺士兵也没遇到,脱脱等人马乏人困,只得安下寨来。
  脱脱刚睡下之际,忽闻嘲杂声大起,喊声震天,他连忙一跃而起,此时营中已是火光冲天了,脱脱万万没有想到蒙力克在仓惶逃窜中还敢自投罗网。
  冲天火光中,只见蒙力克手提长刀,骑着快马,旋风般地在营寨中冲来冲去,后面还跟着数百骑特战队员。
  夜色迷茫下,金国士兵哪里知道来了多少人,一时间俱都慌乱起来。幸好,脱脱也是位沙场老将,队伍虽乱却还不至于到溃不成军之态。很快,金兵便在浑噩中清醒。一部分人救火,一部分人拦敌。但蒙力克所率的都是弘吉刺的精英。人强马快,哪里能拦得住。
  脱脱听说蒙力克等人居然跑了,气得差点当场吐血,但黑夜之中,伯蒙力克又有阴谋,他再也不敢贸然追赶,只得下令重新扎寨,多派士兵进行驻守。
  一连两日都是这种情形,蒙力克始终不和脱脱正面接触,只是不断的侵扰他,弄得脱脱率领的金兵精疲力竭。本来脱脱可以安下营寨,只须仔细提防蒙力克偷袭啊,但脱脱乃成名老将,哪里能忍受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弘吉刺部的一个先锋官挑衅,因此他对蒙力克是紧迫不舍。
  完颜阿南是准备和弘吉刺部打一场消耗战,因此军中辎重特别多,脱脱怕扔失这些东西,并未舍弃,部队行起军来就要慢下许多,哪里能赶得上蒙力克的轻装快骑。
  不过脱脱并不沮丧,蒙力克所退的方向是罗拉河畔,据他估计,扎幌和完颜阿南的部队可能也抵达罗达河畔了,那时三路大军分围,那群弘吉刺部的人,一个也逃不掉。
  今天已是脱脱率部追击蒙力克的第三天了,脱脱是下了决心一定要追上蒙力克。
  蒙力克的骑兵队走得愈来愈慢了,脱脱从敌方扔弃的装备可以看出,弘吉刺部的人已是强弩之未了。
  “追!”脱脱大为振奋。
  已经看得见蒙力克的骑兵队了。“好大一队,那一定是主力!”脱脱心中狂喜,他现在在这场消耗战中已损失了五千兵力,好不容易才发现弘吉刺的主力。
  “杀啊!”脱脱的部队虽然骄横,但的确是个个骁勇,能征贯战。
  “报!前面发现尘土高扬,似乎有大队人马出现!”
  “哈哈!一定是完颜阿南和扎幌的部队到了,这下我们可以报仇了!”
  “传令三军,加紧追击,打完胜仗人人有赏!”
  众金兵听了有赏,个个振奋精神,拼命向前追击,三路大军合围,一切都在计划之中,脱脱也有点佩服完颜阿南没有主动攻过罗拉河的计划,罗拉河西岸是茫茫草原,要追踪弘吉刺的士兵还真不容易,这一招诱敌深入,完颜阿南果然老谋深算。
  脱脱骑在马上,果然看见天际边尘土遮天蔽日,正是由扎幌、完颜阿南那个方向而来。
  弘吉刺部的士兵掉头了,看样子一定是被完颜阿南他们赶过来的。
  但脱脱万万没料到,蒙力克的士兵并没有象他想像的那样丧失战斗力,而是猛烈的向他的队伍进行冲击。
  “妈的!困兽之斗,老子一个也不让你活!”
  远方的追兵,并没有直接对蒙力克进行攻击,而是向两翼展开,脱脱心中不由疑虑:完颜阿南何时转性了,到手的功劳不拿,反而送给自己。
  当脱脱发现自己错了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也速该的部队已经完全将他的退路截断,脱脱只有硬拼了。
  脱脱所率领的军队经过几日的急驰,已经是疲惫之军了:而也速该所率的五万军队比预计攻下扎幌的呼伦镇的时间多了近半天时间,因此也多了半天的调整时间,此时的弘吉刺士兵个个都是生力军。入数上弘吉刺部已经占优。疲惫不堪的金国士兵哪里是对手,不过战斗仍持续了一天。只到黄昏的时候,弘吉刺才全部歼灭五万金兵,情急之下,脱脱自刎身亡。
  黑虎山上的战役进行得异常惨烈,完颜阿南经过一天的战斗,深觉对手乃是一个非凡的人物,继而也明白了对手的意图,因此他十分担心扎幌和脱脱的部队,如果这两部分兵力被击溃,那么只剩下他自己这部分军队,虽然兵力上尚不至于弱于敌方,但相对来说已经没有兵力上的优势,金国士兵很难打得过蒙古骑兵。
  “神!你已经两天没有合眼了,注意休息。”忽忽儿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碗汤。
  “现在有没有大哥也速该和三弟蒙力克的消息!”
  “目前尚还没有!但我想他ti]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忽忽儿口中虽这佯说,但眼中却依然流露出忧虑之色。
  “现在士兵伤亡情况如何,完颜阿甫这老家伙还真能打,连续冲锋四十多次,他还不死心!”叶克强很心痛他的士兵,向他身边的书记官问道。
  “我部已损失兵力七千八百六十四人,其中阵亡三千三百四十六人,重伤三千五百一十八人。敌军可能已损失二万多兵力!”
  “我们的粮草总共也只带二天,预计最多还能支持半天。”书记官担忧的道。
  “今晚我们去劫营,不主动出击,这山肯定守不住!”叶克强咬咬牙说。“传我命令下去,挑选二百多敢死队员,今晚去劫营。”
  “二百人去劫十万大军的营,你也太夸张了点吧!”忽忽儿觉得叶克强简直有些不可思议。对于叶克强,忽忽儿虽然很钦佩,但她知道叶克强绝不是能死而复生的真神,他也会受伤,也会死的。因此她绝不能让叶克强去冒这么大的险。
  “你万一出了事,三军就没了主帅,这仗还怎么打!你不能轻身涉险。”
  “是啊!神,你不能轻易涉险!所有的战事还要靠你指挥呢!”书记官劝道。
  “完颜阿南从后方调来了二十尊红衣大炮!我们必须把他的弹药库炸了,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我军的伤亡会更大!”
  “红衣大炮!”忽忽儿和书记官不由惊叫出口。
  叶克强虽然觉得红衣大炮和现代武器比起来差得远,但是对付冷兵器却绰绰有余,叶克强清楚的记得八国联军侵华时总共不超过五千兵力,就将一个泱泱的大清帝国王朝赶得东逃西窜,最后还来了一个火烧园明园,那时他们印仗的便是枪和炮。
  “我已经摸清了完颜阿南的火药运输线,如若过了今晚,完颜阿南布好了炮阵,我们都会变成炮灰!”
  “你什么时候去侦查的?”忽忽儿有些迷惑。
  “我算的!”叶克强知道很难和忽忽儿解释清楚,他也不想让大多人知道关于那些过去未来的事。冥冥中他有一种感觉,也许他和小豪迟早是要回到他的那个时代,光明星人迟早会找到地球上来,迟早会找到他俩,也许这台电脑便是光明星人寻找他们的唯一线索。
  “我去!”忽忽儿爱叶克强胜过爱自己。
  “你地形不熟,夜战经验不多,你还是防止完颜阿南晚间偷袭吧!”
  二百名敢死队员很快便挑好了。
  叶克强带领着二百敢死队员悄悄地摸下山去,完颜阿南因为有了红衣大炮,因此并不急于攻山,他的先锋队伍已退出黑虎山,回到大营中去了,这样,叶克强得以顺利的下山。
  完颜阿南的哨岗士兵有的藏身草丛,有的藏身树间,有的躲在石缝里,完颜阿南在进攻时井没有忘记防御,对于叶克强的暗袭,完颜阿南早就防备在先。这些暗哨一旦发现敌踪便会立即发出响箭,将警讯传送出去。
  完颜阿南的火药库在他大营后方的十公里处,要通过大营也是一道难题。
  叶克强向电脑发出指令,然后轻声的嘱咐身后的敢死队员,只让其中两名队员紧随其后。
  电脑显示,前方的一颗松树上暗藏着两名敌人哨岗,在那棵松树不足五十米的石头后面也潜伏着两名哨岗,解决松树上的那两个哨岗,且不让他们发出哨箭,叶克强有把握做到,但若想不惊动石头后面的两个哨岗便有点难了。
  叶克强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后,低声向身旁两名敢死队员吩咐了几句。
  月色很黑,山中也很寂静。叶克强和两名敢死队员身形极快,一会儿功夫,便摸至离松树四丈远近。四丈远近刚好是可以模模糊机看见身影的距离,不能再靠近了,再一靠近必会被两个岗哨发现。电脑清晰的扫描出那两名岗哨的身形方位。叶克强俯声耳语,并帮助那两名敢死队员瞄准了金兵岗哨。这两名敢死队员,是特战队中的老队员。一个叫巴特,一个叫托克,他们心中十分惊诧叶克强的眼力,在他们眼里,那松树上是黑茫茫的一片,别说是人身的要害,就连敌人的影子也见不到。
  “我们从现在开始,心中一起默数,数到三的时候,你们发箭,我跃出去接住他们,免得惊醒了前面的哨岗!”叶克强吩咐完后,立即做好了跳跃的准备。
  “唆!”两声轻响,巴特和托克的箭准确地穿透了松树上两名哨岗的咽喉,两名哨岗连哼都没哼身子便往下掉。
  与此同时,叶克强一个飞身鱼跃,伸手接住了那两名下落的金兵岗哨,两人下坠极快,叶克强又为了避免发出声音,只有顺势向地上倒!
  “他妈的!真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山地上不平,石头又多,叶克强一下要承受两个人的下坠力量,那石头硝在身上,不异于几下重拳。叶克强边放下那两具金兵哨岗死尸。边揉着痛得厉害的背。
  巴特和托克听见细微的响声,心知偷袭已经成功。也摸近了松树。
  “这样子不是办法,推进速度太慢,也太危险。问问他们的暗号,大摇大摆的接近他们,然后动手。”叶克强在心中暗自盘算。
  这个方法听起来很简单,实行起来比刚才暗袭松树上的两名岗哨还要难。刚才那样只需射死就行了。这下要捉活的,还不能先让他们出声,问他的时候才能让他出声,当巴特和托克听说这个意见的时候,不觉都睁大了眼睛。
  “难道神能控制敌人的意志吗?让他听我们的话?”巴特好奇的问。
  叶克强心中有气,不由暗骂道:“妈的,还真是白痴,我要能控制敌人的意志,还打什么仗,直接就命令完颜阿南回家就完了,那还用得着打仗杀人!”但此时不是发脾气的时候,叶克强只有忍住。
  “我就是让你们帮我想想办法!”叶克强是真有点急了,天亮之前炸不了完颜阿南的火药库,黑虎山肯定保不住,那么也就是说也速该、蒙力克、忽忽儿以及八万名弘吉刺部士兵可能会全军覆没。
  “连神都想不出办法来,我们又哪里想得出来呢?”托克和巴特几乎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这句话。
  叶克强此时觉得人还是笨一点好,至少笨人不会伤脑筋,有问题朝别人身上一推便可完事。“天下最快乐的是白痴!”经过几百年的时光倒流,叶克强发觉这句话是句古今通用的真理。
  正当叶克强还没有想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的时候,后面的敢死队员已渐渐接近了过来,他忽然眼睛一亮,原来叶克强有个一急就摸摸后脑勺的习惯。一直未改,这次他摸的时间比较长。“谢天谢地,完颜烈虽说没做一件好事,可这一次却功不可没。”
  他拽着一个链子,自言自语道。
  原来上次酒宴上完颜烈曾赠给他一粒夜明珠,由于好玩,他并没有丢弃,而是把它带在脖子上了,此时叶克强摸着链子,眼中一亮,一条计谋在他脑海中形成。
  “摸不过去我就将他们引出来!”叶克强迅速传令让所有的敢死队员将身形藏好,他和巴特、扎克继续向另两名藏身石后的金兵哨岗摸去,同样,在尽可能接近两名岗哨的地方三人停了下来。也藏身在石后。
  叶克强将手中的夜明珠抛在身前不远处,然后屏息静气,等待着两个哨岗过来查看。
  夜明珠发出幽蓝的光,黑夜中十丈之内还是比较显眼。那两名岗哨很快就发现了夜明珠。
  “那是什么?”一名岗哨向另一名岗哨问道。
  “山间的鬼火!真是少见多怪!”另一岗哨显然不以为然。叶克强在心中急得大骂,他恨不得跳出来对那名岗哨叫道:“这是夜明珠,真正的纯天然夜明珠,不识货的笨蛋,过来捡起它,它就属于你啦。”急归急,可他不得不耐心的等待。
  “鬼火应该是飘动的,可这个发光的东西却半天没有动呢?”先前发问的岗哨说道。
  “对,你说的好!”叶克强在心中直喊,“时间紧迫,你就快点过来拿吧!”
  “是啊!”另一名岗哨也起了疑问。“过去看看,也许是什么宝物!”他边说边从石后走了出来。
  先前发问的岗哨怕是真的有什么宝物,也站起了身子,跟在另一个岗哨的身后。
  “大功告成!”叶克强心中喜悦异常,要知道这两个岗哨的起身与否关系到整个弘吉刺部的存亡。
  两个岗哨走近了夜明珠,其中一个岗哨拾起了夜明珠,两人小声惊叹道:“是夜明珠,是夜明珠!”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