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龙战在野 正文

第九章 败中求胜
2020-08-19 18:04:18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至少有片刻,龙鹰进入失神的状态,绝非昏迷过去,又或被夜来深马枪贯背,立毙当场,经历第三次死亡。
  就像走到了尽头,然后从尽头走了出去,如喝了分隔生死忘忧河的河水,忘掉一切,只余下不具丝毫杂质、无洁无污、至纯至净的“存在”。
  他就是魔种,魔种就是他。
  中间再不需要贯通的“道心”,桥梁再不复存。
  他不知这段时间维持多久,时间静止。
  下一刻,他从尽头的另一端走出去,却返回原处,感觉是如此强烈,人间世倒卷而回,全身充盈爆炸性的能量,急欲宣泄,“道心”忽又占据他的本识。
  枪未至,枪尖发出的劲气如铁针锥背,痛入心脾,长柯斧劈空而来,当马枪破背而入,穿胸而出的时候,有雷霆万钧之势的斧头会将他半边脑盖削下来。长鞭在空中挥动的破风声,有若毒蛇的“嘶嘶”尖叫。
  更远处传来女子的惊呼,依稀认得是李裹儿的声音。
  忽然间,他从模糊转为清醒,明晰至无有忽略遗漏,照见一切。
  席遥的话,在他脑袋内响起来,“真正的高手就是能超越极限的人”。
  左乾右坤滑进手里,龙鹰先往左斜跨一步,乾、坤一轻一重的,猛敲夜来深枪尖。
  马枪剧烈抖动两下,然后往外荡开、吓得夜来深往后急撤,同时现出强烈的情绪波动,没法掩饰心中的惊骇。
  袖里乾坤缩返袖内,两截接天轰来到左右手里,“锵”的一声接合为一丈二尺的神兵利器,接着行云流水般往上迎去,以横刀架着宗楚客扑空而下、卯尽吃奶之力的一斧。
  “当!”
  斧、轰猛撞处,火花激射,煞是好看。
  宗楚客人斧抖颤,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想不到龙鹰力拼夜来深之后,反击的力道仍可如此狂猛凌厉,忙借势一个空翻,落往两丈开外。
  龙鹰没半点乘势追击之意,泄尽体内近乎难以负荷的多余能量后,立即浑体舒泰,痛快畅美,并晓得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竟在如此特殊的情况,于功力消耗至一滴无余之时,成功直通魔种,将本已成型、成格的能量,推上“至阳无极”的至境,“魔变”大成。
  他奶奶的,真不容易。
  洞玄子的长鞭驾到。
  龙鹰首次与大江联这个不论武功、地位,能与无瑕、杨清仁和香霸并驾齐驱的人物交手,特别留神。
  长鞭灵蛇般以波动的方式,高蹿低伏的从后袭至,带起的鞭啸声和劲气,竟能令龙鹰有难以捉摸的感觉,剩这份功力,又非其惯用的尘拂,足窥此人走的乃诡变多端的路子,偏阴偏柔,臻达炉火纯青之境。
  凭自己的灵锐,一时亦有没法掌握其虚实的失落,是因洞玄子的阴柔,天性克制自己的至阳至刚,非是因他已大辐超越杨清仁、香霸之辈。情况类似无瑕之于龙鹰。
  洞玄子大有可能为当年随白清儿突袭花间美女师父“多情公子”侯希白的行凶者之一,他的尘拂累他和花间女误会了莫问常,幸好错杀他不会内疚,否则将铸成恨事。
  此时宗楚客和夜来深重整阵脚,发动新一轮攻势。
  两人学乖了,又因私下勾结的秘密关系,配合得天衣无缝,将于同一刹那杀至,不予龙鹰像刚才般分别击破。
  后一方的长鞭则如附骨之疽,在背后徘徊,似犹豫不决、欲进还退,又似在张牙舞爪、生事挑衅,惹厌至可令人发狂,该是洞玄子某种类近“天魔音”般的邪功异术,可扰人心神,其能以鞭啸营制出如许奇效,魔功实不容小觑。
  宗楚客和夜来深两人长柯斧和马枪的刚猛,配上洞玄子的诡柔,如果不是龙鹰阴差阳错下登上“至阳无极”之境,即使处于校场甫开战的顶峰状态,在三人的围攻下,仍是输多赢少。
  不过,现在大概好不到哪里去。
  敌方余下四大高手,破立大师盘膝坐在校场东边缘处,行气疗伤,而纵然复元,以他禅门宗师的身份,绝不再参与。
  沈入梦如乾舜,乃正人君子,早该回复过来,却未见现身,应是藉伤避战。
  尚留坑内的宇文朔和杨清仁,前者会否锲而不舍,不杀龙鹰不罢休,属五五之数。
  龙鹰有个看法,在李显集团里,是广义的李显集团,包括李显的东宫集团、相王李旦和太平公主的李氏宗室子弟、武氏子弟集团、朝臣集团、北方世族和白道武林,除在杀二张一事上达成一致外,该否杀龙鹰,不可能没有分歧。
  证诸眼前现实,结论当然是置龙鹰于死,反对的声音被压下去,皆因台勒虚云在背后发功,觑准韦妃、武三思,等若东宫和武氏子弟对龙鹰的顾忌,再加上杨清仁的煽风点火、龙鹰“魔门邪帝”的身份败露,杀龙鹰遂成主流看法,统一了各党团的意见。
  沈入梦为白道武林的代表人物,就他便显然对此有他私下的瞧法。
  以宇文朔的豁达大度,竟容不下龙鹰,龙鹰第一个不相信,故此在上阳宫甘汤院龙鹰提出与东宫派出的七大高手校场比武,他便偕乾舜来和自己说心里话。在自己明言留手,而宇文朔于无功而回下仍来捡龙鹰便宜,不但非常不光彩,且难过宇文朔本身的一关。
  杨清仁当然是何时恢复,何时来杀他,不讲天理人情,任龙鹰曾如何表态、指天誓日。
  龙鹰予杨清仁最大的威胁,是尽管他成功龙飞九五,龙鹰仍力能威胁他可否稳坐下去。在复元速度上,龙鹰试过大幅错估他,今次若不例外,他可在任何一刻从雪坑催命鬼般跃出来。
  杨清仁,加上洞玄子、宗楚客和夜来深,人人一意杀他,练就“至阳无极”仍于事无补。
  支持到此刻,他用尽所有解数,是结束的时候了。
  刚才他向符太颔首,在暗示将制造一个让符太可介入的形势,终止比武。
  电光石火里,他将目下敌我形势掌握通透,脚展奇步,斜后移往校场东南角的方向,主动改变敌我两方的战斗关系。
  倏忽里,址远了与夜来深的距离,本离他最近的洞玄子,变得更接近,位在他右后侧七、八步外。
  宗楚客无奈下改向杀至,因距离只是夜来深的一半,没法与后者若先前般配合无间。
  洞玄子哈哈一笑,抖手收鞭,返头顶上如盘卷之蛇,昂首吐舌,严阵以待,就看龙鹰是否以他为反扑的目标。洞玄子的策略,是以静制动,虽没和龙鹰交锋过,却予他严峻的威胁和压力。
  龙鹰别头过去,向洞玄子道:“长鞭果非道长之所长,不过能使出这个水平,非常难得。”
  龙鹰此际离校场南的观战者不到百五步,视野回复先前的状况,比武者和旁观的均可见到对方的表情、听到说话,而旁观的似比下场动手的更紧张。
  洞玄子尚未有机会回答或反驳,龙鹰再向符太遥打眼色后,骤施短距弹射,往最远的夜来深投去。
  雪原自有雪原的环境战术,利用位置的变化,让每一刻只与对方一人正面交锋,用尽诱敌、惑敌和误敌的兵法。
  连串金属交击之声不绝如缕,眨两眼里龙鹰和夜来深互攻了十多招,此子不愧名动关中新一代的顶级高手,竟能见招拆招,守个稳似铜墙铁壁,硬架强接接天轰十多击,只不过退四、五步,然而当然被逼落下风守势,反攻是提也休提,能保持局面多久,尚为疑问。
  龙鹰则表演似的尽展接天轰的特性,忽刃忽矛,横刀卷刃交叉使用,钩、啄、撞、格、刺、削、劈、砍、挑,将接天轰变化无方,具备各类型兵器的特性发挥个痛快淋漓、精彩好看。
  由于“道炁”离复元仍有一段时间,接天轰不论直捣猛打、巧挑妙削,用的全是“横念诀”配“至阳无极”的奇异能量,攻击上的变化,臻达随心所欲之境。
  纵然处于此前所未有的状态,可是仍要到第十五击,三次粉碎夜来深的反击,始能控制场面,可见夜来深枪法的厉害。
  “当!”
  龙鹰飞起一脚,踢中夜来深马枪之尖,震得这个超卓的枪手急挫两步,是接战以来他最不争气的表现,却是无可奈何,因主动权完全操控在龙鹰手上。
  明眼人更看到,龙鹰让夜来深有声有色的硬抵二十多轰,是龙鹰高明的策略,好令余下两敌误以为他无暇分神,难兼顾他们赶来增援的强袭。
  接天轰的戟头,扠上宗楚客劈来的一斧。
  魔劲爆发。
  宗楚客今天不知走了什么运道,碰上龙鹰,没有一次不吃亏的,表面上比之夜来深更有不如。其中一个原因,是长柯斧确非其所长。
  今仗东宫一方谋定后动,拟定阵法战术,至乎兵器的配搭,算无遗策,然千算万算,仍算不到世上有“小三合”这种超乎所有武功的武功。
  龙卷雪暴起,一切失控。
  情况的发展,令精心挑选的兵器反成负累。七大高手,莫不是有头有脸之士,或贵为王侯、一方之主,或德高望重、举足轻重,登场时用什么武器,须坚持下去,弃之不用,与输无异。
  宗楚客此时最聪明的做法,是弃斧用掌,对龙鹰威胁更大。用斧嘛!注定了吃亏。
  宗楚客被他送往十步之外,龙鹰还作追击之势。
  夜来深见“主子”有难,疾冲来救,马枪横空刺至。
  洞玄子乘势夹击,长鞭先弯往龙鹰左方,运劲挥鞭,抽打他左肩。
  杨清仁出现了,跃离雪坑,可在数息内加入战圈。
  龙鹰看不见似的,将接天轰高举头上,往夜来深攻来的马枪猛砸痛打,同时沉腰坐马,洞玄子的一鞭将在他头顶上掠过。
  洞玄子想不到龙鹰竟不以步法、身法,避过他可软可硬、无隙不窥的长鞭,还以为龙鹰因着杨清仁的出现,务要先去掉夜来深,遂予洞玄子插入战圈去的千载良机,形成围攻的势头,缠死龙鹰,好待杨清仁强势加入。
  欲成合围之局,必须先解夜来深之危,夜来深明显在功力上逊龙鹰不止一筹,这般给龙鹰迎头痛击,大有可能溃不成军,故不得不救,再有宗楚客来配合,龙鹰亦一直在避免,而七大高手梦求的情况,将在己方四人手上完成,等于龙鹰败局已定。
  洞玄子手运巧劲,同时抢前,离龙鹰后背从十二步减至八步,长鞭由下而上,在观战者、远处的杨清仁、近处的宗楚客,正要和龙鹰对撼的夜来深一众人等眼睁睁瞧着,如奇迹般毒蛇似的卷龙鹰高举过头的接天轰一个结实。
  观战一方,纵然不置龙鹰于死地不安心的武三思,仍没法为洞玄子所建奇功欢呼喝彩,此为人性,不希望见到以众凌寡下,被欺的寡在群殴里倒下来。
  但似乎这成了不可避免的结果。
  唯一不这么想的是符太,他深悉龙鹰在战场上的通天手段,又知他正营造使他可介入的局面,哪还不打足精神,做好准备。
  宗楚客和夜来深喜出望外,前者全速飙往龙鹰,再无保留,长柯斧照头肩的砍往龙鹰。
  夜来深见龙鹰接天轰被制,更肆无忌惮,马枪原式不变的飙刺龙鹰空门大露的胸膛。
  杨清仁离战圈不到一百五十步。
  龙鹰心中好笑,任洞玄子如何奸狡,仍要中计,就趁长鞭刚缠紧接天轰,尚未能发力的空隙,至阳劲发,硬扯着软鞭砸下去,重重砍在枪锋处。
  震得夜来深从未于战斗时离过手的马枪,差些儿甩手坠地,惨哼一声,往后跌退。
  洞玄子惊人深厚的邪功来了,先疾退往后,然后来个用尽全身全灵的运劲后扯,既不让龙鹰追击夜来深,又可制造有利于宗楚客的形势,打的是不可能出漏洞的如意算盘。
  当场内场外,人人瞧着“争夺兵器”的激烈场面以何种方式结束之际,龙鹰耍出几没人想得到的解困奇招。
  龙鹰哈哈大笑,道:“送你如何?”
  洞玄子立告色变,只恨已是有去无回,难作改变。
  龙鹰一个旋身,全力送出接天轰。
  贯满龙鹰魔劲的接天轰,风车般旋转着离开龙鹰,也像风车般割向洞玄子,至精彩处是接天轰不住缠上软鞭,令软鞭不住变短,就像软鞭被旋转着的飞行怪物没收。
  龙鹰的“至阳无极”,加上洞玄子本身的邪功,等于两人全心全意的携手合作,联合一击,天下肯定没有能硬挡的人。
  洞玄子现出无奈的苦笑,弃鞭横闪,任由缠满乌蛟皮鞭的接天轰从肩膀旁飞过,呼啸着朝南面的观者飞去。
  龙鹰刚转至面向正心生虚怯的宗楚客,二度沉腰坐马,一拳轰去。
  劲气脱拳而出。
  宗楚客保命要紧,哪还顾得那么多,抛掉长斧,双掌疾推,迎往龙鹰的隔空拳劲。
  轮到观者纷纷躲开,因接天轰没丝毫止转坠地之象,将划过旁观者立处的区域。
  符太笑着扑出,拦在众人前方,探出双手,迎向旋飞逾百步的接天轰。
  “蓬!”
  劲气爆响。
  龙鹰纹风不动,宗楚客则脸上血气褪尽的连退六、七步,才勉强站稳,一时再无动手之力。
  杨清仁离龙鹰已不到五十步。

相关热词搜索:龙战在野

下一篇:第十章 至阳无极
上一篇:
第八章 个人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