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龙战在野 正文

第十五章 计中有计
2020-08-19 18:07:22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武成殿。长生院。
  除守门的一组十二人的飞骑御卫外,长生殿再无其他防御,这样的实力,当然不足以阻挡无瑕般的高手,然而真正的情况恰好相反,眼前的假象是个陷阱,即使来犯者人多势众,在一段时间内仍难踏进寝殿半步,且死伤枕藉,皆因有僧王法明和天师席遥两大宗师级的人物贴身保护千黛。
  在门阶处荣公公迎出来,道:“鹰爷回来好哩!圣上情况不妙!”
  龙鹰心里唤娘,千万勿发生在这个紧急时候,会令他的大计功亏一篑。
  符太问道:“可以撑多久!”
  荣公公转身领两人入殿,答道:“要看僧王的输气有多大效用。”
  龙、符两人同告色变,荣公公的话,等于在说千黛危在旦夕,她的转坏,出现在最不该出现的一刻。
  唯一的希望,是法明的内功路子和千黛同宗同源,可以起点作用。
  天师两手抱胸,立在屏风前,屏风后就是千黛的龙床。
  龙鹰剧震止步。
  他再感觉不到千黛任何波动。
  席遥缓缓转过身来,摇摇头。
  法明神情肃穆的从屏风后走出来,低喧一声佛号,沉声道:“圣上透支太过,没法吸纳本王的真气,撒手去了。”
  五人你望我,我望你,不知说什么好,更不知该如何办。
  法明苦笑道:“这是最不利于我们的时候,所有罪责全落在鹰爷身上,还会罗织各种你从未想过的罪状。”
  席遥叹道:“从今午开始,我一直守在圣上之旁,就是怕敌方高手潜来加害圣上,然后将责任塞给我们。岂知人算不及天算,最后仍斗不过皇天。”
  符太问道:“有敌人来过吗?”
  席遥道:“确有人来过,且是高明之辈,给我骇走了。”
  符太向龙鹰道:“肯定是无瑕。”
  龙鹰无心装载,失去了千黛的“女帝”,令他们失去了所有“合法性”,休说可圆满完成朝代的更替,今回是自身难保。“圣上”是在他们封锁宫城的情况下“驾崩”,罪咎是跳下黄河洗不清了。
  张柬之、杨清仁、武三思等怎肯放过此天赐良机。
  现时的自己,在作着“大唐梦”的部分大臣眼里,等同武氏子弟,至乎二张,乃武周皇朝的遗害余孽,他回来后力抗东宫,加深巩固他们这方面的瞎想。过往的交情全抛到一旁去,不顾他为中土立下的大功,视他为未来新朝的最大威胁和隐患。此时理性再无容身之地,剩下的惟只角力较劲。
  想到这里,灵光乍闪。

×      ×      ×

  初更。
  右羽林军开始注进分隔玄武门城和圆壁城间的隔城曜仪城。
  打头阵是两组前后各三排的长戟甲盾兵,一式步军,用的是高及人身的大木盾,戟手藏其后,阵式明显针对弩弓和龙鹰的折叠弓设计。
  于离玄武门三百步许的距离立稳阵脚后,敌方的领袖在骑兵拥卫、火炬照明里,徐徐策骑经圆璧城南门进入曜仪城,停驻戟盾阵的后方,甲胄鲜明,气势如虹,比起守在玄武门墙不到六百人的飞骑御卫,有着压倒性的优势,兵力在十倍以上。
  龙鹰和符太在墙头居高临下,默默监视。龙鹰另一边是田归道。
  符太冷哼道:“如要捉拿叛党,眼前景象是铁证如山,站在最前的张柬之、敬晖、袁恕己、桓彦范、崔玄暐五人,或是叛党的领袖,李多祚都要位于他们之后,宇文朔、河间王、洞玄子全躲在最后方,武氏子弟一个不见,也见不到李族的任何人,河间王当然不算数。”
  不待龙鹰答他,往下喝道:“尔等于夜深人静之时,竟敢陈兵宫禁,惊扰圣驾,欲谋反乎?”
  旁边的龙鹰向他竖起拇指,赞他说得一针见血,拳拳到肉。
  张柬之向袁怨己打个眼色,后者好整以暇地道:“敢问太医,你说的话,能代表田将军吗?”
  言下之意,就是在现今的情况下,只有负责宫城保安的田归道有说话的资格,连龙鹰的话也不算数。
  田归道低声道:“此人沉迷神仙之术,好服黄金。”
  龙鹰哂道:“老袁你是第一天到宫城来混的吗?谁站在墙头上,谁就有说话的资格。还不明白!”
  符太鼓掌赞道:“说得精彩,可喝醒任何仍在做白日梦的蠢人。”
  列阵城下,千军万马营造出来的逼人气势,在两人一唱一和,闲聊式的谈笑中,顿然被压伏下去。
  张柬之阻止袁恕己反唇相讥,沉住气道:“张易之、张昌宗乱臣贼子,趁圣上病重,挟持圣上,意图谋反,臣等奉太子令诛之,请鹰爷明鉴。”
  桓彦范按捺不住地怒道:“圣神皇帝病危,太子自该执行监国之职,现今宫禁内妖魔当道,奸佞横行,殿中监立即给本官开门,否则所有罪责,均落在田将军身上。”
  龙鹰喝道:“休说废话,有我龙鹰在,仍是持节带符代驾出征的身份,不独这道玄武门,即使禁军三系,亦须听本人指挥,否则等同叛上作反,哪到桓大人将罪责推在田将军身上?”
  双方说话,再不留情面。
  桓彦范暗指龙鹰和符太为妖孽,激起龙鹰的愤慨,再不留口。至于符节等物,早归还女帝,不过在这个非常时候,如何证实?
  符太阴恻恻笑道:“奇怪啊奇怪!太子殿下若如桓大人说的这般关心他母皇,竟不亲来督师,有违伦常之道。莫不成太子早已遇害,桓大人则是假持太子之令,打的是肃奸除妖的旗号,实则为叛乱造反?”
  一直肃立候命以千计的右羽林军,现出骚动之象,你看我,我看你的,还有人交头接耳,响起耳语的“嗡嗡”之声。
  一边高举讨伐二张的正义大旗,是自称奉太子之命的重臣大将;一边是中土威望最高,有新少帅之称的龙鹰。相持之下,军心不稳必然事也。李显在政治上确众望所归,龙鹰却为军事上无可置疑、街知巷闻的至尊大帅,有着对等的号召力。
  张柬之一方吃亏的是李显龟缩东宫,“生死未卜”,龙鹰则傲立墙头,背后尚有情况不明的女帝,一天她尚未驾崩,谕旨压下来,又有龙鹰这位有力的执行人,最后仍要看女帝的意旨。
  龙鹰用的仍是“威慑”,不用动刀动枪,已瘫痪了右羽林军攻打玄武门的行动。
  不过刚易折,柔易曲,必须应刚则刚,该柔则柔,刚柔并用,水火相济,示强后来个恰到好处的示弱。
  不容对方有发言的机会,龙鹰紧接着符太的话,道:“李大将军万勿轻举妄动。大将军该比任何人清楚,一旦龙某弯弓射箭,盾牌如同废物,恐怕在两千步的范围内,人人变活靶,大将军更是诛三族的重罪。不过,姑念大家曾并肩沙场,龙某人有个两全其美的提议。”
  李多祚回应道:“请鹰爷赐示。”
  这句话,等若承认龙鹰非是虚言恫吓。他始终是有丰富沙场经验的人,且曾置身前线,晓得龙鹰有着鬼神莫测其机的军事手段。比之风城,玄武城的坚固远有过之,而右羽林军的总实力肯定在宗密智的联军之下,且欠攻城的工具器械,只要想到当年龙鹰凭百人之力,使宗密智饮恨败逃,现时守墙的是持有强弩,飞骑御卫精锐里的精锐,加上无敌战帅,敢攻城者肯定是不知自量的疯子。
  一直没有发言的张柬之开腔了,扬声道:“希望鹰爷开出的条件,是大家可以接受的。”
  龙鹰心忖这叫敬酒不吃吃罚酒,在早前的谈判里,张柬之寸步不让,且容别人伏击他,务要置他于死,此时见势头不对,方肯谈条件。不过由于与张柬之没有龃龉,张柬之开腔发言,大大冲淡剑拔弩张的气氛。
  龙鹰欣然道:“大家相识一场,又多番合作共事,龙某人怎会故意为难张相。条件简单易行,只要太子殿下亲临此地,我龙鹰立即交出玄武门。”
  这个条件合情合理,只要证明符太的怀疑是错的,眼前的行动是由李显主持,龙鹰即开门迎接。岂知张柬之等五个领头人,个个面露难色。
  符太忍着笑道:“我的娘!李显怕了你的折叠弓。”
  龙鹰潇洒的从怀里掏出金芒闪烁的折叠弓,高举过头,轻松地道:“为表示我龙鹰诚心恭迎太子殿下的心意,少帅弓就暂由贵方保管。”
  接着在几千双眼睛注视下,拿着折叠弓的手连弓往下回落,再扬手时,折叠弓离手冲天而上。喝道:“宇文朔兄,头顶上接弓。”
  直接易明的一句话,偏可令对方生出莫名其妙的古怪感觉。当人人翘首瞧着少帅弓给龙鹰似不费吹灰之力的送上十多丈的高空,脱离火把光芒照耀的范围,没入夜空的暗黑里,均生出这把名震中土内外的神弓,将一去不回、永远消失的错觉,没法想象宇文朔如何可接着掉回来的少帅弓。
  兼之宇文朔位于曜仪城靠贴圆璧城城墙的一方,离玄武门超过三百丈,又混在大批将领中间,龙鹰理该连他的位置亦弄不清楚,怎可能将弓交到他手上,且指明在头顶上接弓。
  下一刻折叠弓重新进入火炬映照的范围,出现在眼力特强的人视野之内,离地七、八丈,直掉下来。
  惊呼四起。
  惹得未看到折叠弓重返大地者,无不往圆璧城城墙一方瞧来,怕错失奇景,全场耸动,没有人可以例外。
  折叠弓贴着圆璧城城墙笔直下坠,迅若电闪,落点正是集中在圆璧南门旁一众东宫高手聚立处。
  一手迅疾如神的往上伸展,将落下来名震天下、辉映两代的神弓异器,握个结实牢固。
  所有目光,从执弓的手,移往坐在马背上宇文朔魁奇雄伟的脸上,一时难相信眼睛。
  宇文朔面容如不波止水般平静,朗声道:“鹰爷显示出诚意,此弓暂由宇文朔保管,事后必完璧奉还。”
  言罢收弓入怀。
  在场近六千右羽林军,爆起摇晃着两边城墙的喝彩声。
  宇文朔说得坦白,更明示在现今的情况下,不到他们一方有异于龙鹰提议的选择,惟有遵从之,将李显请到前线来,否则完全失掉今次讨二张行动的合法性。强攻玄武门再不可行,右羽林军绝不会向有龙鹰把守的城门动武。龙鹰不单是他们心中崇拜的大英雄、当然的大统帅,代表的更是圣神皇帝。
  龙鹰此着看似示弱,实为显强。
  自法明提出来自兵书“刚、柔、强、弱”四字真言后,龙鹰将个中真义发挥得淋漓尽致,玩得出神入化。
  彩声过后,张柬之沉声道:“就如鹰爷指示,臣等立即派人到东宫请驾。”
  众军再度欢呼。
  符太一边审视城下动静,边向龙鹰道:“鹰爷今夜着着精彩,如有神助,令小弟大开眼界。”
  田归道亦道:“‘不战而屈人之兵’,该就是这个情况。”
  又道:“太子殿下驾到时,我们怎么办?”
  龙鹰微笑道:“田将军立即率所有兄弟离开玄武门,依计而行,护送圣神皇帝返上阳宫。开门的事,由我和太少负责。”
  田归道轰然接令。

×      ×      ×

  玄武门城门打开,龙鹰和符太高呼恭迎太子殿下进入宫城的喊话后,将城门交入李多祚之手,完成交接的程序。
  两人离开深长的门道,跃上等待他们的骏骥,一骑从后如飞追至。
  符太让开少许,好让来骑插入两人中间处,那人却驰往龙鹰另一边,从怀里掏出折叠弓,物归原主。
  龙鹰接过,纳入外衣内袋,笑道:“何须这么急?”
  宇文朔叹道:“确是巧夺天工的神器,不过弓好人更好,到今夜刚才接弓的一刻,在下方真正明白鹰爷着我们不用留手,由鹰爷来留手两句话真正的含意。也终于明白鹰爷能纵横塞内外,南伐北征,未逢敌手的原因。而直到此刻,宇文朔仍掌握不到鹰爷的下一着。”
  龙鹰道:“收拾二张后,请太子殿下到上阳宫仙居院见圣驾,会有天大重要的好消息公布。”
  宇文朔难以置信地道:“圣上不是危在旦夕吗?怎可能清楚说话?依在下所知,圣上自和鹰爷说话后,一直陷于昏迷里。”
  龙鹰道:“每个人临死前,均有回光返照的情况,圣上一直撑着,正是因未能妥善解决传位太子的大问题,龙某有个预感,这个情况将在太子到达仙居院时发生,所以太子勿要犹豫。”
  稍顿续道:“我会令飞骑御卫回归兵署,只留把门守墙的兵员,人数不过五百,送太子到上阳宫来的随员亦不可过五百之数,是哪些人由贵方决定,可是进入仙居院者不可超过二十人,我方则为五个人,当然包括龙某和太少在其中。”
  宇文朔叹道:“在下终亲身体会到默啜对鹰爷的感受。”
  龙鹰道:“不必抬举我,人力有时而尽,天命却是无休无止,龙某人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稍顿续道:“勿要怪龙某人交浅言深,像宇文兄般的英雄人物,天大地大,笑傲江湖,岂不快哉,何用来趟神都这摊浑水。任何事也可以过去,天命如此,非人力可以挽回。”
  宇文朔朝他瞧来,双目射出深思之色,道:“真奇怪!当鹰爷说出这番话时,在下竟有与鹰爷相交多年的感觉。”
  龙鹰微笑道:“这就是缘分哩!龙某在上阳宫等候太子的消息。”
  与符太同时催马,驰出无人把关、中门大开的宫城。
  喊杀声同时从后方集仙殿的位置传来。

相关热词搜索:龙战在野

下一篇:第十六章 绝地求胜
上一篇:
第十四章 御道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