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烈焰映魅影
2019-08-18 17:20:25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奇袭“旺水”县城及“汉来”县城晁家店头的两支人马,行动过程极其顺利,扑掠之间几乎不曾遇上什么顽强抵抗,拿“势如破竹”四字,堪可形容,半宵下来,晁松谷设置在这两地的生意门面,俱遭焚毁一空。不但如此,血红烧天的大火中,更人头滚滚,残肢飞舞,店头内的帮众执事,没有留存几个活口!
  轻取目标的主力人物是“无相弓”鱼尚取与“翼狮”洪拓,以他们的能耐而言,一位是“八隼卫”的副首领,一位乃“巡猎使”,用在这里,近似“杀鸡用牛刀”了。归途上虽人隔两地,却都有一种感觉——意犹未尽的感觉。
  好运道却不是“万丈荒原”的来客所独享的,或许是星位有了偏差,对照着人世间的际遇便也豁了边,翟抱石和曲小凡的“宜兴”之战,头一仗即踢到了铁板,还是够硬够厚的一块铁板!
  那幢挂着“晁”字招牌的楼房才刚刚蹿起了火苗子,翟抱石才刚刚向曲小凡发出暗号准备联手进击,楼房外的巷道内已有多条人影疾速扑至,这些人无视于当前的大火、亦不理会火场中奔走呼号的受难者。只一径围抄翟抱石与曲小凡,杀气凝形,已然逼睫而来!
  翟抱石骤见前后路已在瞬息间被堵截,顿觉情况发生变异,对方诸人身手之快,成阵之速,显然不仅有备,亦且个个高明!
  火光卷荡,青红的芒彩闪动中,他镇定地警告曲小凡:“伙计,这一遭怕是轻松不了,人家早埋伏着啦。”
  明暗的光影在对面施靖的脸孔上打转。他非常仔细地观察着翟抱石、曲小凡。眼珠子反射隐隐的赤焰,神情兴奋。
  并立施靖身侧的,是独目疤耳,貌相狰狞的“大转子”胡长顺,而“飞狐”易望楼、“踏雪无痕”颜达,及两个身段细瘦的人物便散布周遭,六个人所站的位置,正好形成一个包围圈。
  咽了口唾沫,曲小凡目光四转:“我操,他们竟能未卜先知?”
  翟抱石低声道:“我感到气氛不对,可要小心应付。”
  这时,施靖上前两步,话倒说得客气:“这场火,敢情是二位放的?”
  翟抱石并不推诿:“不错,是我们放的。”
  施靖笑笑:“是不是没得乐子了,烧个满堂红一寻开心?”
  翟抱石道:“又非无知稚童,能用这个法子寻开心?”
  “嗯哼”一声,施靖道:“说得也是,那么二位纵火焚楼,想必另有因由了?”
  翟抱石道:“当然另有因由,只在琢磨你问得问不得!”
  微一昂脸,施靖道:“此时此情,我人在此地,朋友,你倒说我问得问不得?”
  翟抱石镇定地道:“阁下是?”
  施靖清清楚楚地道:“‘浩峨山’‘彤云山庄’二管事,‘专诸拱星’施靖。”
  翟抱石抱拳道:“原来阁下乃‘彤云山庄’的高人,失敬失敬。”
  曲小凡喃喃自语:“说你不露头,这下可露头了……”
  施靖形色冷沉,是一副泰山石敢当的模样:“二位并非荆力疾、端木一苇,却偏生干的是他两人想干的勾当,想当然为他们的同路人了?”
  翟抱石笑道:“猜得可准,二管事。”
  一声挫牙声传来,施靖凛厉地道:“说,你们是那个帮口、那个山头的?居然敢为他二人做马前走卒,与我‘彤云山庄’作对?!”
  翟抱石侃侃而言:“‘万丈荒原’、‘申家三堡’,不知二管事有个耳闻没有?”
  脸上吃惊的表情十分明显,施靖更迷惑不解地道:“你们是‘申家三堡’的人?怪了,‘申家三堡’和荆力疾、端木一苇根本毫无渊源,三鞭子打不着、八竿子捞不着嘛,你们却怎的来淌这湾混水?”
  翟抱石笑了:“自有机缘,二管事,自有机缘。”
  施靖大声道:“什么‘机缘’?”
  翟抱石拱拱手:“不便奉告。”
  眸瞳中闪过一道血光,施靖恶狠狠地道:“本庄副总管事茅英才、大管事屠默山之死,是否与你们‘申家三堡’俱有牵扯?”
  翟抱石十分文雅地一笑:“确然有点关系。”
  施靖咬牙道:“‘申家三堡’也是目下响当当的组合,陕北独霸一方的盟主。有此声威,相对的便该有所担当,岂能畏首畏尾,闪烁其词?”
  翟抱石反问:“哦,我闪烁其词了么?”
  施靖怒道:“是你们干的就是你们干的,不是你们干的就不是你们干的,什么叫‘有点关系’?堂堂‘申家三堡’的人物,竟如此推卸责任,文过饰非?!”
  背后的火光逐渐暗淡下来,翟抱石的面孔隐入阴影:“斩杀茅英才与屠默山既无过,亦无非,江湖恩怨,自来有头有源,有因有果,各执一词,各据其理,何来是非可言?”
  施靖逼问着道:“如此说来,你承认你们乃是谋害茅、屠二位的原凶了?”
  翟抱石夷然不惧:“上阵搏命,不论优胜劣败,存亡绝续,无非各凭本事,如何扯得上‘谋害’、‘原凶’等字眼?二管事,你是欲加之罪了。”
  吸了口气,施靖道:“你承认就好,我无须在用词遣句之上与你多费唇舌,告诉我,你们下手的人是哪一个?”
  翟拖石道:“二管事,下手的人是我们‘申家三堡’的人没错,至于是哪一个,就麻烦你自己去查明吧。”
  一边的“大转子”胡长顺忽然侧走几步,靠近施靖,跟施靖咬了咬耳根,这位二管事点点头,瞪着翟抱石道:“尊驾在‘申家三堡’中,又扮的是个什么角色?”
  翟抱石上身微欠,道:“呵呵,小角色,‘申家三堡’中堡宗令‘烈火’翟抱石。”
  脸上的肌内一僵,施靖说话有些打结:“你,你就是翟抱石?!”
  胡长顺脱口道:“二爷,茅副座、屠大管事的死,姓翟的必然有份!”
  施靖容颜阴晴不定,徐徐地道:“任凭是谁下此毒手,都要血债血偿!”
  翟抱石形态安详;
  “‘申家三堡’从来敢做敢当,二管事,我极其乐意承担责任。”
  断叱半声,胡长顺独目暴突:“‘申家三堡’没有什么大不了,陕北你们称孤道寡,难不成在这一亩三分地里犹待张狂撒野?姓翟的,先宰了你,再一个一个找申家人算帐!”
  翟抱石大马金刀地道:“且看各位的本事了。”
  施靖目光环视,神情冷硬:“时辰到了,大家知道该怎么做。”
  暗里早已戴妥一双软皮钉套的胡长顺,旋风似的往前扑进,伸手搭向翟抱石肩膀,两脚飞绞,全身倏回,用的竟是摔跤招式,莫怪号称“大转子”了。
  翟抱石轻轻滑身,背后斜挂的短柄金色关刀已神鬼莫测地兜头反砍,胡长顺的手沿未及沾上部位,人已逼得倒窜而出。
  金光闪炫的阔口关刀活像无常的诅咒,紧随胡长顺的身形霍然流灿,芒彩所及,竟如罗网卷罩——这一刹间,胡长顺真个应了“来时容易去时难”那句话了。
  凡属摔跤功夫,任你修为再精,最重要的是要能近身触体,方可有所施展,设若根本构不上位置,就不免“瞎忙乎”了。眼前的胡长顺,正是这么个窘况。
  森寒的刀华遮天蔽地,锋镝相连毫无间隙,胡长顺心慌意乱,只得溜地翻滚。而利刃如电,翻也不行,滚也不得,千钧一发下,施靖猝然暴起,一团银光疾如经天虹彩,倏忽猛射翟抱石头部!
  金刀沉落又在同一时间反斩,这一沉一起之余,胡长顺的大腿上立见肉绽血迸。施靖出手的“流星锤”亦弹飞斜荡,刀势之强浑,更将他震退三步之外。
  缩颈驼背的“飞孤”易望楼,悄无声息地飘身而上,两只短窄尖锐的峨眉刺一晃之下,已罩住翟抱石背后五处要害,精芒闪炫,同时插落。
  于是,曲小凡狼牙棒打横抡起,仿佛悬虚搭桥:“吃他奶奶烂饭,有这种吃法的?”
  半空中人影猝现,一把纯钢扣骨爪猛扣曲小凡后头,力道凶狠,似想一家伙便将曲小凡脖子扭断!
  抽冷子下手的易望楼固被曲小凡一棒迫避开去,曲小凡亦遭那“踏雪无痕”颜达突如其来的扣骨爪逼得跃前翻腾,两边谁也未能占到便宜。
  翟抱石面无表情,斯斯文文的外形仍一样斯斯文文,但金刃矫卷,隐带风雷,锋镝纵横,似约烈火侵掠,刀威浩瀚深广,首当其冲的施靖顿觉压力如山,顷刻间已然捉襟见肘,险象环生!
  另两个高挑细瘦的人物适时而动,冲着翟抱石双双夹攻而至。两个人使的是相同的兵器——白铜镶头的栗木三节棍,两只三节棍粗圆坚实,挥展交击里竟别有一番凌厉。
  “苍岭双蟒”郑彦、郑雄昆仲,即是他二人了。
  翟抱石艺业之博、火候之纯,宛若汪洋大海,讳莫如深。
  郑氏兄弟甫一加入,金闪闪的短柄阔口关刀随即盘旋张合,光圈聚散的一刹,已将郑彦、郑雄二人包括,仿佛巨蚌吞虾,轻而易举。
  当前的战况,是个一面倒的战况。休看“彤云山庄”这边人多,人多却并不代表势众,翟抱石以一敌三,仍从容不迫,游刃有余。曲小凡应付易望楼及颜达,堪称主动在握,进退捭阖之间,处处抢先,历经搏杀,强弱胜负的分判,明摆明显,差的只是个时间问题罢了。
  拖着一条伤腿的胡长顺汗水涔涔,目瞪如铃,却空自心余力绌。这位苦习“沾衣十八跌”的伙计,这时才顿悟,一旦沾不上衣,自己时功夫就派下上用场啦。
  黑暗中,一个冷沉的声音突兀响起:“都给我住手!”
  施靖的“流星锤”绕空圈转,短距离内参差闪舞,人倏倒穿,郑氏兄弟亦分向两侧急掠,三个人退得都快,却退得仓惶。
  另一边,易望楼、颜达亦已倏然脱离战圈,身法干净刊落,比起他们的三位同伙,算是多少保住几分脸面。
  翟抱石没有乘机追杀,曲小凡也一样。因为他们知道,现在将要露面的这个人,才是对方的正主儿,还是多留点精力为准备应付正主儿要紧。
  从黑黝黝的夜色里冉冉出现,细眉细眼,面容冰冷的左世魁一如来自幽冥,红袍反炫着火光的余辉,流闪似血,大冷天下,他这一临场,仿佛气温更寒凛了。
  顾不得额头上汗水淋漓,施靖趋前躬身:“老总,属下等无能,又得劳驾老总出马——”
  左世魁僵硬地道:“眼下还提这些做什么?”
  说着,瞅向翟抱石,语调平淡:“尊驾便是‘申家三堡’中堡宗令翟抱石翟兄?”
  翟抱石执刀抱拳:“不敢,翟抱石正是区区。”
  左世魁又瞧瞧曲小凡,却未搭话,只朝着翟抱石道:“贵方雄踞陕北,称霸荒原,得此造化,亦属不易。为了荆力疾、端木一苇两个江湖末流,这般大动干戈、长途远涉,实在太也不值。”
  翟抱石笑笑,道:“这是立场和观念的问题——尚未请教阁下是?”
  左世魁道:“‘一剑轮回’左世魁。”
  翟抱石形色一肃:“原来是‘彤云山庄’左总管事,失敬、失敬。”
  细眉上挑,左世魁道:“你们为了什么理由向本庄启衅,已经不算重要。重要的只怕得不偿失,难以善后,翟兄,事已至此,贵方欲待回头,怕来不及了。”
  翟抱石表相彬彬有礼,却言词尖锐:“左总管事,我说过我们欲待回头么?我们在这种情况之下见面,像有失悔的模样?‘申家三堡’决心既定,便如过河卒子,仅能向前了。”
  左世魁沉沉地道:“这是一个错误的抉择,对贵方、对本庄,皆属不幸。你们如此烧杀掳掠,手巨狠毒,烽火一旦四起,血海浮沉的或许不止‘彤云山庄’而已。翟兄,可悲可叹啊,怎不令人扼腕!”
  翟拖石十分平静:“天下群雄并起,争纷不绝,为名为利也好,求忠求美亦罢,总然有其因由,各据理念。所以舍命抛头,自成必然代价。左总管事,跳不开红尘,便入红尘,信仰所存,何来可悲可叹之处?”
  眼色一寒,左世魁道:“看来翟兄似乎无视于杀戮,更以杀戮为当然了?”
  翟抱石道:“如果为了某项目标的追求而避免不了干戈,这亦无可奈何!”
  左世魁笑得阴鸷:“很好,我总算明白‘申家三堡’的行为基准在哪里了。”
  施靖大声道:“老总,对这等人谈道理,何异对牛弹琴?再怎么说,我们也要为茅副座与屠大管事报仇!”
  左世魁冷凄凄地道:“我们原就是为这个来的,施靖。”
  于是,他左手探入袍内,缩腕的时候,掌上已多了一柄龟壳剑鞘的短剑,斑斓的剑鞘连柄只有一尺九寸,下宽上锐,看上去即令人有种怪异诡奇的感觉,宛如其中另含玄机。
  翟抱石当然不会忘记左世魁号称“一创轮回”,一剑既能轮回,则修为必有独到之处。他才能挣得“彤云山庄”总管事之位,又谈何容易?若非具过人之材,岂得“彤云山庄”青睐?而今夜之局,决难善了,他更要打起十分精神,对付这位难缠的角色了。
  在左世魁面前,施靖有点急于邀功的趋向,他殷切地道:“请老总准许我打头阵,先替老总铺路——”
  左世魁听若未闻,管自交持:“易望楼、颜达、郑家兄弟,你四人全力击杀这猴头猴脑的东西,由我亲自奉陪翟宗令。施靖,你替我掠阵,兼左右接应!”
  众人正齐声回喏,曲小凡己老大不高兴地道:“姓左的,不论你在‘彤云山庄’是个什么身份,说话也该守分寸。我姓曲,叫曲小凡,乃‘申家三堡’中堡副宗令,不是他奶奶的什么‘猴头猴脑的东西’!”
  左世魁斜瞟曲小凡,冷看面孔道:“在我面前,还轮不到你称字道号,你要做的,只须等死!”
  曲小凡气极反笑:“你这是神仙咒?‘彤云山庄’的一个听差跑腿,又算啥个玩意?”
  突然间,施靖暴吼:“竟就任其胡言乱语顶撞老总?你们大伙都是干什么吃的?!”
  颜达闷不吭声,扣骨爪精芒掣闪,当头击向曲小凡天灵盖,易望楼身形斜走,一对峨眉刺伸缩如电,疾风骤雨般紧随泻落。郑家兄弟郑彦、郑雄亦双双而起,两条三节棍交叉挥击,四个人对准一个目标,刹时混战成一团!
  左世魁面对翟抱石,瘦长的脸膛冷硬如岩:“翟兄,且请赐教,不必留情,但争生死。”
  翟抱石冷静地道:“正合我意,左总管事。”
  红袍泛映赤光,左世魁双肩微晃,人已到了翟抱石头顶,他并不急着拔剑,只连着剑鞘轻指遥点,而斑斓古拙的龟壳剑鞘涌起锐风如矢,“噗”“噗”有声的四射穿扬,未曾正式交锋,气势已先期夺人!
  翟抱石卓立如山,寸步不移,短柄大关刀猝然翻飞,金芒粼粼,浑似长河,照面间已将穿射而来的锐风席卷吞噬,更有甚者,波光骤涨,巨浪掀扬,反抄左世魁。
  半空中的左世魁身形倏而上拔,拔升之势仿佛鹤飞九霄,又若惊鸿乍掠,瞬息里短剑亮现,竟似群星崩落,流光交织。那么多晶点,那么多华彩,使夹杂在连串的尖啸声中狂舞急扫,恣意卷荡下来!
  这须臾前后,接战的双方都有一种惊愕意外的感受——果然是强中还有强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明!
  翟抱石面对敌人的狂猛攻势,仍旧镇定逾恒,凝神不惊,短柄大关刀突兀旋转成九团灿亮的涡流上下浮沉。而豪光绕回,吸取着空气,甚至发出“呼噜噜”的异响,刀功之奇,简直无与伦比!
  九团涡流,产生极大的吸引力道,叠旋浮沉,更使吸引的力道扩张效果,左世魁剑星化雨,不但顿遭吞没,连他悬虚的身体,亦被这片引力加速吸落。
  刀法有名,为“十全缺一”。
  左世魁下坠的躯干在红袍倏忽蓬展的一刹硬生生顿住,他双脚踩踏打横掷出的龟壳剑鞘,借这一踏之力又斜飞而出,身形掠闪如幻如魔。一霎时影像外移,刹那间反弹而回,只这去回之间,已避开团团旋光,由底层直扑对方,短剑寒彩凝虹,蓦自中宫位置暴射!
  变化是顷刻的,变化的方式尤其怪诞,左世魁这项独门绝活“分魂谱”已不知诱杀了几多强敌,他当然希望此次施展,亦可发挥惯常的效果。
  于是,血色若花若雾,散漫在翟抱石的周围,“十全缺一”的九团光涡,竟猝然由升旋而复降,只是眨眼之余,左世魁的一条左臂业已随着光流甩扬出去,他借势侧走,着地剧烈晃摆,险些便扑跌坐倒!
  翟抱石伤得并不比左世魁轻,额头裂开的血口子足有两寸,肩腹部位都在渗血,右脚梢上,更是殷赤一片。如果真要两相细较,他仅能说尚算囫囵罢了。
  这边拼搏甫见分晓,曲小凡那头亦立呈高下——他的狼牙棒扫滑过两颗人头,兜起郑彦、郑雄兄弟的靡骨碎肉。几乎不分先后,易望楼的—对峨眉刺已透入他的臀部。待他电光石火般的回撞棒端,反捣得易望楼仰跌而出,颜达扣骨爪已划过他的前胸,且撕开好大一块胸肌!
  掠阵的施靖怪叫一声,急急扑跃到左世魁身边。抬眼相望,他们的“老总”那张瘦长脸孔已恍同僵尸似的枯干惨白。
  曲小凡狼牙棒挺伸,与面皮紧绷、弓背突目的颜达相互对峙,然后,他开始一步一步往前逼近,吁吁喘息着哑声笑了:“咱们这算生死会,老朋友,不分生死,就得接着干……”
  颜达青油油的一个光头上冒着细碎汗珠,双手紧握扣骨爪,明明心中惶悚,偏偏尚要嘴硬:“你,你也是强弩之末,快要油干灯尽,想唬弄我,我岂会吃你这套?姓曲的,有种就放马过来——”
  曲小凡脸色蜡黄,唇角抽搐:“你听着,我若不捣死你这狗娘养的,便算你祖坟顶上冒青烟,跟我耍狠?你他奶奶尚早着哩!”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才刚刚够上攻拒位置,幽暗里一条人影猛朝曲小凡滚来。这人采取低角度狙袭,起势又出其不意,劲风卷处已一把抱牢曲小凡两腿。接触须臾,一腿圈绕扭绞,骤将曲小凡撑踢踹飞,凌空倒翻!
  只这一招,曲小凡不用看也知道那抽冷子打暗算的人物是谁——除了前头摆过摔跤把式的独眼客,还有何人?
  人在空中翻腾,而寒芒暴映,颜达行转有似脱兔,扣骨爪不偏不斜,对准曲小凡脖颈急扒。
  狼牙棒便在这时顶触于地,曲小凡借力使力,身如鞠球反弹,棒划半弧,倏然挥落。颜达狙击不中,锐气突至,这一棒也结实打在他的屁股上,劲道之大,直打得他连翻带滚,整整摔跌出七八步远!
  方才占了便宜的胡长顺,再次拖着伤腿虎扑急抱曲小凡,可这一遭他却差了番运气——曲小凡冷冷一哼,棒随身旋,晶芒闪溜的同时,胡长顺面孔顿然一片花糊,五官仿佛熔化了似的融流成血肉交杂。
  长嚎声出自这位“大转子”的喉腔,他双手疯狂抓舞,盲目冲撞,却连对方的影子皆为沾着,倒是搂头又挨了一记狼牙棒。
  骨骼的破碎闷响直能震人心弦,胡长顺应声颓仆,曲小凡狼牙棒迅即回指,所指方向正对左世魁。
  施靖护卫在左世魁身前,流星锤垂晃于掌下,而他此刻的脸色,亦比左世魁好不到哪里。
  这光景,原来一直挺立不动的翟抱石忽然缓缓移步,边控制着嗓调道:“小凡,该走了。”
  曲小凡虽觉可惜,井没有多说半句话,他靠近翟抱石,狼牙棒当胸横竖,两个人慢慢地,却沉稳地逐步退入黑暗……
  于是,左世魁长长吁一口气,徐徐坐落。

相关热词搜索:大漠群英

下一篇:第十九章 破阵若破竹
上一篇:
第十七章 虎帐行兵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