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柳残阳 >> 如来八法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以战绝仇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六十六章 以战绝仇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江青早已意识到情势的严重,但是,他此刻却出乎意料的平静,他觉得这一切好似离着他十分遥远,又好像与他没有什麽关系一般。
  五伏罗汉同时举步,自那小山坡上缓缓行下,他们神态是如此静默,步履更是如此沉稳,隐隐的流露出一股无形的威严。
  在这五位名震遐迩的大和尚里,除了为首的伏龙罗汉外,最令江青注意的,却是那位身材胖大,满面于思的伏鹰罗汉。
  江青轻轻的抖落了衣衫上的积雪,又深长的呼吸了一次,然後意态悠闲的向侧傍踱出两步。
  这时,他身後的青黄双绝及白马红等六人,早已下马立在地上,站立成一个半圆的形势。
  伏龙罗汉低眉垂目,宝相庄严,与其四名师弟行至江青身前寻丈之处。齐齐止步柱立不功,五位大和尚的面孔上,却散发着一层湛湛的神彩,虽在黑夜之中,仍然可以体会出这湛然神彩的超脱与肃穆。
  此刻,黄袍书生赵叁忌忽然沉声启口道:“江大侠,昆仑派中的“五伏罗汉,青黄双绝”,现在却站在尊驾面前,昆仑派不敢夸言能雄踞武林,但也可勉强挤入六大宗派之内,现在,本派便以眼前的小小力量,与尊驾作一次印证,而尊驾与本派先後所结的仇怨,亦将在这次印证後了断老夫之意,是指不论本派胜负,皆是如此。”
  江青冷沉的注视着黄袍书生,心中忖道:“昆仑派除了掌门人明禅大师外,便数这“五伏罗汉,青黄双绝”了。哼,他们目前可说是精英尽出,实力空前强大。形势上的众寡悬殊,是极为明显的,又何必摆出这些场面话呢?”
  而江青心中更是十分明白,为何对方,如此痛快的说明在这次较斗之後化解往昔旧怨,因为,事情的发展只有两个结果:一是昆仑派战胜,则江青非死必伤,那麽,昆仑派已算挣回了面子,湔雪前耻;二则江青战胜,在昆仑派如此大举出动之下,如果再度败於江青手中,则他们尚有何脸面再言报仇?更有什麽力量来报仇?在如许众多的高手名僧联手之下,假如昆仑派尚占不了便宜,则他们定然不会再次去自取其辱了。
  因此,黄袍书生所言,不论此次较斗胜负,前怨一笔勾消的话,只不过是一个必然的结论罢了。
  江青冷幽幽的一笑,缓缓说道:“江某十分感激贵派如此宽宏大量,不过,贵派要洗雪往昔之仇,是要以一对一呢?抑是仍像前次那样蜂涌齐上?甚至於更有过之?”
  此言一出,昆仑派中各人已是个个色变,仅只合十当胸的五伏罗汉,仍然垂眉不语,没有丝毫愤怒之色。
  於是,站在青衫客展平身傍的那两名中年汉子,齐齐跨步而出,右面一个稍瘦的汉子冷哼一声,粗厉的道:“江青,阁不想必也狂得差不多了,现在该是你收起嘴上功夫,露露手下把式的时候了。”
  江青微撇嘴角,徐徐将外罩青衫解下,口中边道:“二位是那路莴人?尚请恕过在下眼生。”
  适才说话的中年大汉,眼皮微翻,厉声道:“昆仑掌门方丈记名弟子,青云箭手朋雄便是在下。”
  他又一指身侧另一个中年大汉道:“这位亦是昆仑掌门方丈之记名弟子,一虹飞霜任卓群,嘿嘿,只怕区区二人,倘不在阁下你的眼中吧?”
  这青云箭手朋雄语声始罢,眼前金红光华微微闪幌,原来,江青已脱下外罩长衫,现出长衫内之“火云衣”来。
  正当昆仑派各人,望着这件当年惊慑武林,闻风退避的火云衣时,江青傲然一笑,哂道:“客气,江某正如朋友所言,并不将各位这些顶着维护武林正义招牌,却专门挂羊头卖狗肉的大侠客看在眼中,来吧,江某倒要试试你们这些恃强凌弱,以众欺寡的名门正派,到底还有些什麽令人侧目的手段!”
  於是,尚不待另一次忿怒自各人面孔上升起夜色中,金红色的光华倏然掠闪,一片宛如天降地涌的掌山腿影,恍如狂风暴雨般,猝然将这两名昆仑高手罩入其中。
  江青的出手是如此迅厉,几乎不容人有千分之一的喘息机会,这两位功力高强的昆仑好手,亦不由在顷刻间闹了个手忙脚乱,狼狈已极的骤然退出五步。
  於是,描金骨扇的淡金色彩,就在青云箭手等二人败退之时,如闪电般连连伸缩,戮向江青背侧沿面一十二处重穴。
  随着青衫客展平的出手,黄袍书生赵叁忌亦沉叱一声,“轮回掌”中的精要绝着,紧跟着如潮水般排涌而出。
  大转身,双甩掌,疾出二十一腿,江青身形如电,迅速闪攻,他冷冷一笑道:“一起上呀,英雄们,显显你们以多吃少的威风啊!”
  青黄双绝掌腿齐攻中,俱不由面孔一热,正在这时,半声狂吼起处,白马冰心司徒宫亦掠身加入战圈江青长笑有如龙吟,掌势一开一合,立将白马冰心罩入连绵不绝的掌影中。
  这时,青云箭手朋雄,一虹飞霜任卓群已得到掩护,二人羞怒交集的暴叱连声,四只铁掌翻飞如电,猛悍无匹的回身攻到。
  江青尽量保持着身形的迅捷与轻灵,毫不退滞的稍沾即走,以邪神嫡的至高心法,加杂着长离绝学“七旋斩”,在这五名昆仑高手的急攻猛打中,有如水中游鱼般飘掠不定,而在瞬息的有利空间里,把握住一分一毫的制敌良机,予敌人以最狠辣的打击。
  昆仑派目前出手的五名高手,无论那一个,提起来也是足以独挡得一面,“万儿”十分响亮的武林人物,任是其中之一,寻常武林道上已然鲜有人胆敢招惹又何况是五人连手齐攻呢?其威力之恢宏,自是无可讳言的。
  掌山腿影,有如丛岭叠峰,巨浪排空,强劲的罡风狂飙,扫拂得积雪飞舞,甚至连剌骨的北风,在这如啸的劲气中,也黯然失色,六个激斗的好手,已看不清他们本来的面目,仅只掌势连着掌势,腿影接着腿影,如海浪般汹涌不断的相互交击着。
  江青星目如炬,瞳孔怒张,他在一招七旋斩中的“波涛千重”下,稍稍逼退了黄袍书士,双掌微颤,又是一记“海波粼粼”挡开了青云箭手及一虹飞霜二人的合力一击,於是,他在迅速展出的九掌十叁腿中,身形暴转至白马冰心司徒宫身侧,在司徒宫尚未来得及出手之时,已在他另一招“再起忽落”中被迫出叁步之外。
  黄袍书士赵叁忌怒叱一声,抢步进身,轮回掌中绝学,“来世为善”、“一念存心”、“白魂归道”连绵而出,组成一片如钢铁般坚硬的气墙,压向江青上盘。
  在江青一招“立波为柱”的抗拒中,青衫客展平锣功手中描金付扇,电事般点向江青喉头、以耳、人中等处。
  江青狂笑一声,身形奇妙无伦的滑出四尺,左掌化成扇状光辉,右掌却竖立如刀,猛然劈向青衫客展平颈项,同时间,他的双腿也速飞而起,扫至青云箭手朋雄及一虹飞霜任卓群身前!
  移身,出掌,飞脚,快速得几乎是一个动作,在瞬息间一气呵成,昆仑派的五名好手,又不约而同的齐里迥身闪躲。
  江青傲然一哂,面孔上涌起一层大无畏的神光,他在不停的连续攻拒中。沉厉的喝道:“朋友们,拿出各位最得意的功夫,不要令江某失望,失望你们盛名之下,只有这一点可怜得微不足道的把式!”
  青云箭手怒骂一声,拚命劈出十六团狂猛的掌风,大吼道:“江青,你不用卖狂,好受的还在後面呢!”
  江青闪身避过青云箭手的攻势,又硬生生的格开一虹飞霜拍到的两掌,且单腿硬拒白马冰心,一面冷然答道:“朋雄,你便先试试吧!”
  “吧”字适才出口,他已如鬼魅也似地,自青黄双绝挟击的掌势中穿过,双掌分自上下两个不同的角度飒然劈出,奇厉无比的攻向青云箭手朋雄胸前腹下!
  这正是邪神秘传的五大散手之一:“阴冥阳关”!
  青云箭手朋雄,原是关洛道上有名的白道人物,性格却十分暴伤烈,他费了无数心力,才得以投入昆仑派旗明禅大师门下,作为明禅大师的记名弟子,这乃是叁年以前之事。明禅大师佛理深博,尤能识人,他深知知这青云箭手性烈无比,故而仅允收为记名弟子,欲加以陶冶後,再正式收罗门下。
  因此,青云箭手与一虹飞霜一样,乃是带技投师,而又同样是在明禅大师观察磨练之中的记名弟子。
  青云箭手朋雄虽然功力十分高强,在江青突然施出以其为鹄的“阴冥阳关”之下,却不由得有些招架不来,他只觉两股雄劲无伦的掌风猝而袭到,这掌风袭来的角度是至为明显的,但是,却又偏偏难以躲避正在他捉襟见肘,手忙脚乱之际,一条有如怪蟒般的鲜红彩带,忽然自侧傍暴卷而到,扫向江青双腿江青不用细看,就知道必定是金发红陵出手了!
  他招式尚未用满,已呼的一声,一个大斜身,急两步中,抖手便是一十九掌,反攻身後的青黄双绝二人,左手食中二指微屈,“并天指”倏而弹向金发红陵赵莹。
  白马冰心司徒宫,见爱妻受危,不由狂吼一声,使的全是昆仑不传之秘“轮回掌”中险招:“奈何桥上”“判官一事”猛力冲上,分袭江青胁下背脊!
  一虹飞霜亦见机而上,铁掌生风,呼呼轰轰向江青拍出十五掌。
  江青憔悴的面庞上煞气突现,甩肩步,身躯如旋螺般暴转急旋中,一口气使出二十叁腿十七掌,在同一个时刻将这些奇妙的掌腿之力聚成一个焦点,同白马冰心及一虹飞霜攻到!
  此乃长离一枭新近演练而成的“七旋合斩”手法!
  一虹飞霜大吼一声,倾力向後跃退六步,白马冰心稍慢一步,连串“劈啪”密响过良,他的身躯已被震得在空中翻了两个跟斗!
  然而这一个微小的间隙,又被青衫客凌厉的“暮云手”在瞬息间填上,江青单臂迎拒中,反掌又拍向急冲而来的青云箭手。
  人影进退如梭,在雪地上往来纵横“白马冰心司徒宫玉面煞白,独自在一傍静静调息。
  默默站立一傍的五伏罗汉,自战斗开始,便不曾稍瞬双目,一直凝神屏息的注意着场中战况的演进”於是,这五位道行深博的高僧,却不禁暗里叹息起来,因为,他们见到的事实,不得不使这五位大和尚心中惊异,更为昆仑派的威望而感到悲伤,五人心中深深的白,邪神唯一的传人,其功力之雄厚诡异,绝对不是容易抵制的,更不是如他们原先所预料的那样单纯。
  自然,五伏罗汉心中的测度与猜疑,是不会轻易表露在他们那冷寞地面孔上的即便是他们内心早已感到极度的惊骇。
  激斗不息,积雪飞扬中,沉叱怒喝,百招已过。
  蓦然
  一声惊呼起自场中,金发红绫的兵器|“红色绫带,已被江青一掌削断尺许!於是,白马冰心司徒官骤然双目怒睁,面孔肌肉剧烈地抽搐着。反手之下,“呛呛”一声劲响,藏在黑色披风後的一柄利刃,带着一溜寒光倏闪而出。
  江青以半招“掌不刃血”削断金发红绫的绫带後,接连十叁掌猛然攻向正站成一线的青黄双绝,背後寒光一闪,他已自瞥觉,目光微瞟之下,就着到白马冰心司徒官手中持着一柄冷电伸缩的宝剑!
  江青脚尖在地面上一旋,狂笑道:“司徒宫,阁下手中所持的,想必是那柄紫玉宝剑了,来,来,来,你便试试阁下宝剑锋利呢,还是江某的铁掌狠辣!”
  白马冰心司徒宫料不到江青在一眼之下,便能叫破他这柄祖传宝刃的名称,於是,心中恼怒顿时又加重叁分!冷笑一声,挥剑攻上。
  江青早已听及蛟索飞岳扬说过,司徒宫这柄“紫玉”剑十分犀利,功能吹毛截铁,霸道无比。司徒宫拔剑之下,他早已暗自注意,银虹掣闪中,身躯忽而腾空寻丈。
  司徒宫展开昆仑嫡传之“金龙剑法”,连环七剑有如明虹一现,急攻而上,口中轻叱道:“江青,你怕了麽?想不到你也有畏惧的一天?”
  江青身在空中,倏而有若龙吟般长啸一声,身形快速无比地盘旋降落,在司徒宫剑剑相连的寒芒中微一穿掠,双臂奇妙的一抖,已在间不容发中,劈手夺过金发红挥舞正急的大半截绫带!
  这奇异的身手,正是那“如意叁幻”中的绝着:“灵智一点戏游龙”!
  在金发红绫惊愕得尚未及出口的刹那间,江青已闪电般翻折身躯,一招“波来波去”攻向青黄双绝,招式甫出,又神速已极地飞扑向青云箭手朋雄而去!
  一虹飞霜此刻正在青云箭手身傍,他这时早已有些寒心,眼见江青扑到,不由钢牙紧挫,厉吼半声,右臂猝挥,一道精光,蓦而劈向敌人中腰!
  江青眼角光芒微闪,他已意识到又有一个敌人兵器出手了,於是,他双腿用力一挺,一个瘦削的身躯,忽然直着在空中浮起。
  一虹飞霜任卓群长剑出手,却一击落空,双目一瞪,正待回剑扫去江青怀而实气一沉,整个人竟轻快的站在一扛飞雾剑身之上,变事急抖,扭颤体顶便是叁十二事!
  这些动作,都是迅速得无可言喻的,一虹飞霜才觉出手中刹剑一沉,一片漫天掌影,已急罩而至!
  要知道江青出手之下,俱是邪神当年不可一世的绝活,而这一着,又是那“如意叁幻”
  中渗入招式的奇技:“立梗摘萍”!
  一虹飞霜武功虽强,却又怎能抵得住邪神这些威慑武林的神功呢?
  他心胆俱裂之下,根本就来不及思考其他,手指一松,人已仰身翻出五尺开外!
  正在这时,青云箭手朋雄抢上一步,双掌忽抖,四点青莹莹的光华,猝而射向江青面部五官!
  朋雄虽然出手不慢,然而,却来不及救援在一招之下即弃剑败北的师弟了!
  江青冷冷一哼,正待设法消除这四点袭来的暗器,背後却又有叁片劲风,如铁杵般撞至!
  不用回头,江青就知道背後袭来之人,定然是那青黄双绝及白马冰心!
  於是,他没有丝毫迟疑,反手就是半招“天佛掌法”中的首式“佛光初现”,右掌却在瞬息间推出一股与雪地同样洁白的蒙蒙气体!
  在江青左掌反挥之下,千百掌影如流星般向後飞射,“波波”撞击之声不绝於耳,叁股强猛的劲力,立时消弭无踪。
  但是,他自己亦被对方的劲道反震得微微一幌,在空中移出一尺,同时,他推出的那股白色劲气,亦如一条老龙般霍然一卷,将四点青光卷入其中,消逝得无影无迹!
  黄袍书生正自感到双臂微麻,心中惊忖:“糟透,对方又使出天佛掌了!”
  此际,青衫客展平眉心那块菱形疤痕却微微一红,他失声蚪道:“师侄注意,这是玄冰真气!”
  邪神的“离火玄冰真气”,乃为他所有艺业中绝技之绝,威名并不较“天佛掌”逊落多少,展平失声惊呼,却不由使得正待涌身冲上的一虹飞霜、白马红绫等叁人微微一窒!
  青云箭手朋雄暗器出手,毫无声息的就被敌入消除後,心中已自感到吃惊,此刻一听到青衫客的大叫,更是有些心惊胆颤,他不遑多想,身形一斜,反手自胁下发出七点青光,又左右连幌不停,双掌伸缩如电,一溜溜青莹光点,宛如流星般连串而到。
  江青在夜色中注目一望,隐约看清这一点点的青莹光华,俱是一只只长约叁寸的没羽青钢箭!而青云箭手发射的手法,除了诡异凌厉之外,为数更是极多,有如飞蝗齐涌,令人防不胜防!
  於是
  江青就势在空中迅捷的做了一个翻转,闪过那七枚没羽青钢箭,脚尖在地面上一点,立即宛似一只脱弦流矢,飙然飞升空中七丈有馀!
  他的行动是如此快速,以至於那一串串的青莹光点,全在他脚下呼啸而过,消失於茫茫夜色中。
  青云箭手朋雄大喝一声,在他有些颤抖的喝声中,裹囊里仅存的十五只没羽青钢箭,也以昆仑心法“万点明灯”一齐施出!
  青莹的光华掣闪而上,围罩向江青空中的身形,而数声厉叱亦随之而起。描金骨扇的淡金光华挟在厉烈的“暮云手”中,“紫玉剑”的寒芒渗合着两片雄浑已极的劲力,自几个不同的方位里向江青那尚悬留在空中的身形合击而上,组成了一幅悦目,却又惊险的画面。
  五伏罗汉齐齐仰首上望,双手合十,目光中却不由透着无比地惊疑。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