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柳残阳 >> 如来八法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绝夺奇阵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六十七章 绝夺奇阵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淡金色的光华,银白色的剑气,加杂着一层层的掌影,组成了一面严密的罗网,而在这面凌厉得慑人魂魄的网前,更闪耀着点点青莹的寒光。
  昆仑高手的合力一击是惊人至极的,只凭迫出手之下的气魄,已足以令任何一个武林高手惊惧畏怯。
  包何况各人攻昨的目标,此时只有一个焦点江青!
  无比的愤怒,开始在江青的瞳孔中射出火花,於是,在各人的招式尚未接触到他身体以前,一声裂帛也似的厉啸,己如穿金裂石般自他嘴中响起。
  只见他全身的肌肉在刹那间偾张,“天佛掌法”中的首招“佛光初现”有如闪电般推出,在一片如山的掌影中,第二招“金顶佛灯”第叁招“佛问伽罗”也几乎在同一时间相继跟上!
  於是,层层的掌影挟着圈圈劲力绝强的弧扁,十道凝结成剑形的精气又在一片沉如山岳的罡风中闪射不已,这幻异,深博,凌厉,雄浑的功力显示,已几乎不是一个“人”的力量所能施出!
  几声惊恐的呼叫,在同时出自昆仑派各人口中,劲气在空中如激流般回荡汹涌,好似怒海惊涛,又似五岳倾倒,压力在刹那间充斥在周围每一寸的空间中,地下的积雪亦被震得纷纷四散旋舞飞飘。
  五条人影,如并飞的碎石般,倒掠而出,一溜银芒冲天而起,尚有一条半截的红色绫带,断成片片,和着飞扬不已的雪花在空中飘落。
  黄袍书生赵叁忌掠出五丈之外,急坠而下,抢出四步,始面色惨白的拿桩站稳,一身黄袍,自双肩以下,已碎如布条,在风中飘拂不停。
  青衫客虎口鲜血滴滴,直飞出六丈之遥,始跄踉着地,两只脚踝深深埋入积雪之中,眉心的菱形疤痕,却己由红变为灰白。
  白马冰心司徒官与一虹飞霜任卓群皆倒卧雪中,二人俱是气如游丝,面如金纸,但是,金发红绫却好生生的呆立於地,束发的浅黄丝巾又被再次拂掉、她那一头如黄金也似的秀发,波浪般凌乱的披拂在肩上。
  在混乱的情势中。江青奇异的做了一次美妙的盘旋,然後洒脱的落向青云箭手朋雄身侧丈许之处。
  青云箭手自认功倾一时的“青云箭”,竟连敌人一根汗毛也没有伤到,而且,己方在合力攻击下,反而损伤惨重,对方那精绝如神的功力,已使他惊惧得目瞪口呆,惶然不知所措,严峻的面孔上,流露出一股极度的骇异!
  江青冷冷一笑,沉声道:“朋大侠,你也躺下吧!”
  青云的手悚然一惊,正待後退避敌,江背那瘦削的身躯,已如一颗流星般然飞起,连不绝的掌影,有如天河突悬一般,自四面八方向朋雄飞压而到!
  这又是那狠绝天下的五大散手之一:“苦海无边”!
  黄袍书生目睹之下,向前急迈两步,喘息着大叫:“快退!”
  这两个简单的字体,在口中吐出来虽然是极端地快速的,但是,却在黄袍书生呼声适才出口之际,江青却突然变招换式,另一招五大散手中的绝着——“阴冥阳关”已疾逾闪电般推出!黄袍书生口中蓦的喷出一口鲜血,颓然坐倒地上,青衫客展平则长叹一声,以袖遮面然而,江青却在青云箭手手忙脚乱的招架中,骤然收敛功力,在他胸前、颈项、胁下闪电般轻轻一拍,又迅速无伦的飞返原地。
  场中起了一阵短暂的静寂。
  於是,五声佛号,同时自五伏罗汉口中喧出,这五位高僧的面孔上,皆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赞许神情。
  於是,一阵轻微的啜泣声响自斗场一隅,金发红绫正蹲在白马冰心身傍,伤心地抽搐着。本来,以昆仑派的青黄双绝来说,凭二人所负的超绝艺业,当可勉强抵住那实力浩大的“天佛掌”法前叁招,但是,这仅是指将这叁记绝招分开使用而言,依江青适才出招的手法,则不啻已将那叁招精妙至极的掌法合而为一使出,於是,也就等於每一招都加强了叁倍的力量尚且不止,这自然就不是青黄双绝的功力所能抵抗的了,甚至再加上青云箭手、一虹飞霜、白马红绫等四人之力亦不足抗衡;这古相当的佛国秘技,到底是不易相与的啊!
  青黄双绝二人,又在那威力浩浩的天佛掌下,再次败於江青手下,但是,二人并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只是内腑微受震荡而已。
  青云箭手此刻却似木鸡般楞立不动,他心中异常清楚,在适才惊惧交加之下,根本就来不及运功相拒,自然,他纵使本能的还手招架,也是破绽百出,然而江青并没有乘机取去他的生命,青云箭手知道,对方轻轻拍在自己身上的手掌,无论是那一个部位,也足够自己命丧当场假如对方真想取去自己性命的话!
  是羞愧?灰心?悲愤?抑或是失望?青云箭手自己也说不出他此刻心中的滋味,但是,他却深切的明白,在所有错综复杂的情绪中,尚含有一丝隐隐的感激。
  原因是简易的,因为,江青留住了青云箭手的生命,而生命对一个人来说总是珍贵的,在危急中对方既然及时收手。再怎麽说也是值得感谢的,不论这感激的对象是友人抑或是仇敌!
  这时,江青又恢复了那冷沉落寞的神色,甚至於有些憔悴,他向场中诸人微扫一眼,默默摇头,缓缓行至五伏罗汉身前。
  老实说,江青此时已对昆仑各人生出了几分好感,因为,在如此危急中,五伏罗汉却没有乘着人多势大,与别人那样插手救人,这不能说五伏罗汉薄惜寡义,见死不救,而是他们要保持着一个正派武林高手的身份在这场争斗中,昆仑派已有六人下场,严格说来,已是十分丢脸的事了,五伏罗汉身为昆仑首要人物,安能再不知收敛,继续丢脸下去?
  一个名门宗派成名不易,而其所以能扬名武林,占有一席之地,不论是真是假,总有其为人称道的一面啊。
  江青镇定的停住脚步,静静的道:“白马冰心司徒宫为此次事件之罪魁祸首,故而江某又震碎了他右肩肩骨,他目前仅是暂时闭气昏死而已,并无大碍;一虹飞霜仗着人多势众,抽剑暗袭江青,亦由江某震折了他叁根肋骨,想亦不致成了残废;金发红绫麽,妇人也,不值一哂。”
  江青言谈之间,虽然十分平静,但却含蕴着一股深刻的傲意与轻蔑,五伏罗汉闻言之下,俱是垂眉低目,没有出声。
  江青目光一瞥正向自己愤怒瞪视的青黄双绝,仍旧静静的道:“不知五位大师们认为这段仇怨至此可以化解了呢,抑是要再继续争执下去?”
  清雅脱尘的伏龙大师低沉的诵了一声佛号,庄容道:“江施主说得对,问得也对,出家之人,原不该再有嗔念,但是,却不能忘掉自己的渊源根由,更不能袖手一脉相生的弟子於不顾,习道之人,并非泥塑木雕,江施主,老衲惭愧修为多年,却未能斩除六根,超然物外,尚请施主多予包涵。”
  伏龙大师的话语中,明显的透出尚欲继续较斗之意,而伏龙大师又何尝真的愿意继续作流血的争斗呢?他在目睹江青独斗己方六名高手之後,心中已明白对方功力之强,实在不能稍予轻现,青黄双绝虽是五人的师弟,但是,武功却较五人差不了多少,能否占取上风,争回面皮,在五伏罗汉来说,可谓毫无把握伏龙大师平时最为宠爱白马冰心司徒宫,当他所痛爱的师侄在眼前遭人击败时,又怎能弃之不顾呢?
  “势成骑虎”,乃是五伏罗汉此刻处境最好的解释。
  江青嘴唇紧抿,望着已拔起插在七丈外的“紫玉”剑,又赶到金发红绫身边的黄袍书生赵叁忌。赵叁忌正低声安慰着爱女,并匆匆验视白马冰心及一虹飞霜二人的伤势。
  面孔上满布着痛惜之色。
  五伏罗汉互望一眼,缓缓分由五个不同的方向行去,行至丈许之外,又齐齐止步,回身面对江青。
  江青移目回顾,不由面上神色一凛,原来,他发觉五伏罗汉已站成五个相异的角度,而这些角度又在江青的前後左右,凭五人的一身武功、足可知这五位大和尚的厉害!
  而这时,微受内伤的青黄双绝,却在对司徒宫,任卓群二人略施救治,又站到斗场边缘,凝神以待,青云箭手朋雄却低首行至远处,默默无言。
  江青轻轻摩挲着“火云衣”上的金色叁角鳞片,轻淡的道:“五位大师,还是采取与刚才同样的打法麽?”
  五伏罗汉那沉凝的面孔上,没有丝毫表情,但五双目光中,却浮现出些微的窘意。
  伏龙罗汉微微一哂,合十道:“江施主,老衲无言以对,但请勿忘武林之中,道义二字,有时却无法般般兼顾。”
  江青缓缓地踱了几步。暗地里却藉此调运了一下体内的真力,他深深的呼吸了几次,淡然的道:“不错,江某并不须要任何解释,只是江某欲藉着贵派今日所作行为,来反证出武林名门大派之中,也有罔顾道义,抹煞真理的『英雄』!”
  他把“英雄”两字,说得特别沉重,五伏罗汉闻言之下,俱不由合目讪然,青衫客展平却在一傍冷笑一声,道:“江大侠,是非曲直,自有公论,目前,似乎不是讲道理,评公义的时候,手下的强弱,才是真正的黑白分野。”
  江青沉静的一笑,毫无情感的道:“不错,展大侠,但请记住,这句话可是阁下说的。”
  忽然,在江青说话时,五伏罗汉中的伏虎、伏蛟罗汉,竟轻轻坐在地上,反手抽出背後所携兵器两柄一式一形的巨大月牙钢铲!
  伏龙罗汉亦微微颔首示意,与伏狮、伏鹰二位大和尚,各自身後解下一柄缠以铜丝的沉重禅杖,一柄戒刀,及一只拂尘。
  江青双眸精光陡射,右掌一探,一柄眩人心神,通体散发着波波金色光辉的金龙夺,已经握在手中。
  伏龙罗汉心中斗然一震,脱口呼道:“金龙夺!”
  其他四伏罗汉及青黄双绝俱不由面上变色,惊异而纳罕的注视着江青手中那柄栩栩如生,恍欲乘云飞去一般的神兵异器!
  江青生硬的一笑,道:“是的,金龙夺。”
  伏龙罗汉肃穆的面孔上,浮起一丝奇异的表情,稍微沉默了片刻,他低声吟道:“莲瓣无瑕我无念。”
  低吟中,手中禅杖已挟着凌厉风声,惊雷骇电般扫向江青腰侧。
  伏狮罗汉平吟道:“云是悠然,心是超然。”
  一语甫毕精芒闪闪的锋利戒刀,挽起一个约有丈许方圆的奇妙刀花,如灵蛇般劈至止向身前微掠的敌人。
  伏鹰罗汉则踏上一步,高声吟道:“菩提明镜都是空。”
  手中拂尘在他一挥之下,根根蓬起有如万缕银针,猛然戳向甫自伏狮罗汉戎刀下诡异滑出的江背背後,坐在地下的伏虎、伏蛟二罗漠,声如金石般合吟道:“你也难免,我也难免。”
  两柄巨大锋利的月牙钢铲,宛似在骤然间拉成一片寒光闪耀的地网,迅速无匹的交相扫出。
  江青此刻已看出五伏罗汉正合力使出一套威力极强的阵法,他在瞬息间催动着体内澎湃的真气作着急速而流畅的循转,自然,他更加尽情施展着邪神嫡传的绝技:“如意叁幻”。
  於是,五伏罗汉的出手越来越快,呼轰的风声交织着一片如山的光网,神速无伦的在移动、散聚着。时而有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时而有如扑面寒飙,窒人口鼻,时而四散横溢的劲风,沉重的压力,更是令人惊惧不已,叹为观止。
  五伏罗汉身为昆仑掌门之下的一流高手,合刀出击之下的威势,果然无可言喻,凌厉至极。
  江青手中紧握金龙夺好,在铲光、杖风、刀影、针芒中穿走游移,没有还击一招,彷佛一个有形无实的幽灵,每每在间不容发之中,险钢而又妙极的掠身而过。
  在五伏罗汉的循环出手中,在江青如电般穿走的身法下,五十招极快的到临了。
  蓦然
  江青身形如流矢般升起两丈,口中大喝道:“礼让五十招,江某得罪了。”
  “了”适才出口,他手中金龙夺已奇异的在空中一挥,厉啸之声随之而起,空中只见一条成形的金龙夺电射而下,神威凛凛。
  “铮”然一声巨响过处,各人耳中尚自嗡嗡不绝,金龙复又厉啸而起,在同一时间飞撞伏狮、伏鹰二罗汉。
  这金龙形的上古神夺,挥舞起来,只见金光万道,溢满四周,又如真龙翻腾,眩人神目,根本连使夺之人的生像也看不真切。
  伏狮罗汉戒刀起如经天长虹,在夜色中幌出一溜半月形的寒芒,以攻为守,乘势移出叁步。
  伏鹰罗汉却没有掠身,仅只微微右偏,手中拂尘疾点江青下盘大小二十四穴。
  於是,在骤然间,一缕锐风强劲无伦的袭向江青脑後,两柄月牙钢铲,亦交叉劈向江青胫骨。
  江青暴喝一声,身形着地不动,双臂纵横飞舞,在一连串的金属撞击声中,袭到兵器,全被架开。
  他双眸霍然怒瞪如铃,石破天惊的大吼一声:“上尊长天。”
  金龙夺蓦而“嗡”然一震,彷若神迹般幻化成一片金蛇吞吐闪掣,分别射向五伏罗汉,这正是江青自下山以来,首次使出的绝技,邪神秘传之“大尊夺法”。
  五伏罗汉骤觉一蓬闪耀的金光,宛似无数道冷电狠射而至,而所带的劲力,竟是生平所未遇!五人不敢稍事迟疑,低诵一声佛号,走马灯般环转走动,各自换了一个位置。
  五人适才站稳,江青又沉叱一声道:“下尊大地!”
  倏然间,宛如龙腾风起,遍地的积雪旋回飞扬,雪花飘舞中,并掺有二十四条金龙形的光影盘卷而出,猝然看去,好似是二十四条真实的麟角金龙,飙然自虚无中飞来,条条相连相接,卷扫闪烁不停,几乎遮满了整个大地,罡风劲气,无与伦比。
  人影极速的幌掠,空中碎布纷飞,五伏罗汉个个声若龙吟,合力抵制於是,阵形终於未被冲溃,但五伏罗汉却已人人面如巽血,气喘吁吁,五双精芒隐射的眼睛中,透出无比的惊骇讶异,伏虎、伏蛟二罗汉的僧衣,更是自襟以上,碎为片片。这一切,只看得,站於一傍掠阵的青黄双绝二人,面色倏青倏白,他们神态中显露出震惧,目光里隐含着颓丧。
  黄袍书生心中忖道:“这火云邪者江青,简直已不能以一个“人”的常理去推断他了,五伏师兄目前所摆出的“归流阵”,乃我昆仑一脉至高心法,在自己记忆之中,天下尚没有任何一个武功高手能经过五伏师兄“归流阵”而得出困,而现在,不但这“归流阵”岌岌可危,甚至连五伏师兄反倒有陷入窘境之势………”
  他思付未了,阵中的江青已沉声道:“五伏大师,得放手时且放手”
  伏龙罗汉清瘦的面孔土起了一丝痉挛,蓦而悲啸一声,长吟道:“天不惜,五伏倒!”
  其馀四伏罗汉神色一怔,随即怆然接吟:“山川齐崩,舍此皮囊!”
  青黄双绝全身一颤,哑声大叫:“五位师兄,千万使不得!”
  同一时间,伏龙大师黄澄澄的禅杖有如巨山横颓,呼呼攻出七杖,伏狮罗汉的戒刀,伏鹰罗汉白拂尘,亦随着伏虎、伏蛟二罗汉的两柄月牙钢铲闪电般劈扫而出!
  江青身形连连闪幌,手中金龙夺不分任何方位,彷佛浑成一个整体般凝成做一圈金光闪耀的气墙,他在脑中急速地思量着:“看目前的情形,对方已存了玉石俱焚之心,这套阵法之诡异,凌厉,亦为自己生平所仅见,若对方真个想同归於尽,倒是一件十分辣手之事!”
  他目光微转,神速无匹的避过伏龙大师砸到的禅杖,又硬架开扫至脚下的两柄巨形月牙钢铲,身形迅速移动中,反手向伏狮、伏鹰二罗汉攻出十九夺!
  这时,江青并没有再将“大尊夺”法的招式连续施展下去。他仅以前两招:“上尊长天”“下尊大地”二式循环使用,再辅以“如意叁幻”的绝高身法,尽力不做直接的攻拒,在这五名昆仑一流高手的挟击下,宛如惊鸿般倏来忽去,轻灵已极。
  瞬息间,六十招又过去了。
  江青虽然尽力施出一身绝学,不做赶尽杀绝的攻击,但是,他却在穿横盘旋不停的五条身影中和四周杖山寒芒的围攻之下,感到身外压力愈来愈形沉重。其实,在伏龙罗汉一再的长吟之下,这五位高僧已抱定“敌不殒,我必亡”的意念,发动了“归流阵”中最为厉害的“化神为烬大九环”!
  而这“化神为烬大九环”乃是“归流阵”法中轻易不露的绝学,一旦施用出来,则不论能否伤敌,组阵之人,必会精疲力竭。萎靡於地,非六十日以上的养息,无法恢复,甚者,更有真气溃散,血脉暴裂之危,因为,施展这“化神为烬大九环”,每一出手,必含真力,每一呼吸,含蕴内劲,与平时较手,不可相提并论,便无怪乎在伏龙罗汉悲吟出口之後,昆仑其他各人要大惊失色了。
  於是
  杖山并列,横扫直砸,刀影霍霍,如雪似霜,拂尘紧挥,丝丝生啸,钢铲纵横,交互如网,人影在上面飞纵扑击,寒光在地面往来盘回,每一件武器间的距离是如此紧密,每一道劲力又是如此罡烈,任是接触到一个人体的任何部位,也足可将其澈底毁灭而绰绰有馀!
  这时,在“归流阵”内的江青,已撑拒了几近二百馀招,他因不肯做极端的反拒,一身绝学未免些不能充分发挥,冷汗已自额角涔涔而下,流转体内的真气渐渐亦有些混浊起来。
  蓦而,他一连使出九掌二十一夺,嗔目大叫道:“五位大师,尚请予在下稍留些许退路!”
  一片如虹的刀光,挟着两道月牙形精芒,接着他的话尾暴袭而到,撕裂空气的刺耳啸声,算是代替了五伏罗汉的回答!
  江青在心中浩叹一声,又竭力挡架了十二招。
  沉如山岳的压力,己逼使他逐渐加强了反击的力量,而这缓缓使出的反拒劲道,却不能与五伏罗汉激烈的挟攻成正比,江青在无形中已渐渐蹙处於劣势!
  站立於傍的青黄双绝,延颈企踵,双目大睁,他们已看出自己的五位师兄正渐渐取得上风,但二人同时亦已察觉,面前这位俊逸而英挺的强敌,似乎尚没有极度的发挥出他那不可思议的内在潜力!
  江青连退叁步中,“归流阵”又神速的转动了六次方向,组阵五人又各攻出七招。
  江青面色微白,又再一次的启声大呼:“五位大师,且请停手,莫逼江某挺而走绝!”
  但是,五伏罗汉非但没有稍事松懈,相反的出手更加凌厉,没有丝毫让步的迹象,风声号啕,气流激荡,五张肃穆的面孔转为一片冷酷,此刻,他们心中没有和熙,也没有淡泊,所有的仅是如何握持他们的根源昆仑派的声威!
  江青又被逼退一步,他挥起一道金芒,硬生生挡开直劈而下的那柄沉重禅杖,眼角人影倏闪,一个粗壮影子已来至身前!
  还没有等他看清来人是谁,禅杖又起,两柄月牙形钢铲,亦分向小腿、脚踝铲到。
  时间已不容他再犹豫,在千钧一发时,江青再度硬行拒开直奔头顶的神杖,同时拔身而起,左掌半招“掌不刃血”劈向来至身前的人影!
  只听“当”一声巨响过处,江青但觉手臂一麻,伏龙大师的纯钢禅杖立被架开,但是江青左掌却结结实实击中抢至身前的人影肩头!
  他正感一惊,第二个念头尚未兴起,一蓬银芒已耀眼生辉的来至左臂之下!
  江背大喝一声,身形倏然暴缩半尺,在那人影跄踉退後中,他亦觉得胁下一阵刺痛,有如火炙!
  同一时间
  一股股,一片片的劲风,又毫不留情的向他身躯袭到,招式之密,劲力之狠,几乎要将他砸烂当地!
  江青双目血红,发髻微散,身形暴转中,大叫道:“待之仁尽,继之义绝,五位大师,恕江某要开戒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