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柳残阳 >> 如来八法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血雪相映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十一章 血雪相映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银衫青轮万兆扬又虚伪的一笑,日光向下一溜,沉声道:“江兄,李老前辈健在人世,想江兄也乐於听闻吧!”
  江青双掌倏然分挥,外罩的青色长衫在刹那间碎成片片,火云衣的金红色光彩辉耀闪烁,而一道沉重如山岳般的劲力已猝然向银衫青轮扑至!
  银衫青轮沉喝一声,移身撤步,以闪避敌人那无坚不摧的凌厉正锋!
  於是,在同一时间,江青那瘦削的身影猝然倒转,几乎是不分先後的向九梭绝命、百步弯月,及天目双屠各自劈出十七掌!
  掌影漫夭,罡气如啸,慑魂夺魄已极!
  镑人料不到江青竟然会在此种情势之下突然出手,失着之下,不由纷纷幌闪移位,情形端的狼狈不堪金红色的光华然冲升霄汉,又似雷轰电闪般暴扑而下,照面间,两名功力不弱的大汉已狂叫着摔落下!
  江青已将全身澎湃的真力,完全贯注於四肢及任何一处可以发挥力量的肌肤上,掌腿挥舞之际,非但迅捷无匹,力道更是强如钢锤巨杵,直可开碑裂口!
  银衫青轮万兆扬厉叱一声,双臂略一伸缩,已凌厉无间的劈出十六掌,身形暴转,九腿九肘紧接而出九枝绝命冯雄冷哼一声,抖手推出八团劲气,双掌交击劈出,百步弯月傅泉则乘势揉身而进,电光石火般戳出十叁指!
  江青在交织如削的劲气中,微妙已极的做了五次几乎不易察觉的转折,他转折的幅度是如此微小,以至仅供是在轻轻扭动身躯一般!
  但是,在这快速而幅度微小的转折中,掌影、腿势、指风、劲力,便似是出手之人故意相试一般,擦着他身躯而过。
  江青长笑一声,不待各人惊呼出口,一个大盘旋冲天而起,身形猝落中,又劈手震落了叁名大汉!
  银衫青轮厉吼一声,右臂微闪,一溜耀眼的青芒倏而映射,迅捷无伦的卷向江青!
  几乎就在同时,一道恍如空中落虹似的寒光,不沾一丝尘土的骤然斩落,兼且尚挟有两团窒人口鼻的劲风!
  江青大笑道:“你们早就该拿出这些铁卖弄了!”
  笑声中,身形如天空飞雪,又似风舞残叶,诡异已极的飘荡不定,瞬息间,已自那几乎凝成一片的寒芒刀影中穿过!
  这诡异而奇妙的身法,正是邪神嫡传的“如意叁幻”!
  此刻——
  天目双屠老大向如阴笑一声,手臂微举倏落,於是——一片喊杀声如春雷骤起,刀光如练,寒芒闪烁,围持四周的数十名大漠,已悍如疯虎般蜂涌而上!
  向如仰首发出一引厉啸,身形暴起,与乃弟向宗同一动作,挟着无比劲气,宛如鹰隼般向江青猛扑而至!
  江青冷冷一笑,身躯暴转如大海的漩涡,一连串呼轰的罡气挟在漫天掌腿势中反卷而出,雪飞风号,气流回荡,声威惊人至极!
  这乃是长离一枭的精绝之技——“七旋合斩”!
  四、五道寒光如流星般飞射而出,六七条人影狂喷着鲜血倒翻雪地,江青长笑一声,“天佛掌”首招“佛光初现”已跟着展出!
  於是——
  又有七八条人影如断线风筝般飘出五六丈之外,毫无挣扎的跌落底!
  惨叫声混合着怒叱声乱成一片,银衫青轮暴吼连连,“青刃轮”起如长风破浪,青芒大盛中呼啸攻上;百步弯月何泉黑髯倒竖,手中“弯月刀”似一缕蓝电般往来劈刺,光影如山,滴水难人!
  轮芒刀光中,九梭绝命枯槁的面孔青如寒铁,“两仪手”加杂着威力雄劲的“断碑掌”,阴毒无伦的狠攻猛劈,招招逼向敌人要害。
  天目双屠却身形如电,上下翻飞,招式奇快的急出倏收,在瞬息间做着凌厉至极的攻击。
  於是,在兵刃及拳脚交加中,在人们的愤怒与痛恨中,数十名大汉更奋不顾身的乘隙出袭,其中,尤以那五名十分秀逸的黄衣青年招式最是幻异难测!
  雪花飘落得更密了,缤缤纷纷。
  江青沉气凝神,四肢几乎已连成了一线,随着心意做最为迅捷的攻守,真气如虹,流畅已极的在体内循转,每一次的攻击都接着下次的防守,每一掌腿的後面必跟着更威猛的绝式,罡气如网般弥漫四周,劲力如巨锤般四处劈戳,已分不出是多少招了……
  气温是如此的低,但是,每个人的身上却都渗着汗水,面孔赤红,血液亦在急剧的流循。
  全玲玲独自站在亭内,她孱弱的依在亭柱之上,双眸含泪的凝注着雪地上的激战,她说不出此刻是什麽心情,但是,却乱得足以令她窒息。
  雪地上的脚印凌乱,殷红的血渍溅满四周,红白相映,却予人一种刺目而凄厉的感觉。
  刀光起落在寒芒的挥舞中,寒芒则混合着如啸的劲力纵横闪耀,瑟骨的凄风中有着火焰般的愤怒,飘舞的雪花里含蕴着肃煞的杀气。
  杀伐声更加恐怖了,但却有些嘶哑,喘息声出自每一个人的口中,而各人却仍然宛似疯狂一般扑向敌人。
  百步弯月傅泉的“弯月刀法”几已发挥至极限,如空中无数吐出清辉的弯月,在连衡着飞纵绞合,蒙蒙的,蓝汪汪的光芒似苍芎的银河,如带,如练,却又绵长无际!
  银衫青轮的“青刃轮”更似海中永不停息的浪花,寒森森的涌上,惊人的呼啸,尚加杂着九梭绝命冯雄的一双铁掌!
  天目双屠攻势更急,二人已几乎拼命般猛击狠打,掌腿连绵不绝,锐风四溢,合着众人的围攻,大有将强敌砸为肉糜之势!
  此刻,江青一面以恢宏的“七旋斩”渗合着邪神嫡传的“如意叁幻”应敌,一面急速的忖道:“目前激斗时间已经不短,现在的对手虽然困我不住,但全玲玲却大有可虑,稍停万一无定飞环李玉这老贼婆到来,则在如此众多的高手助势之下,只怕自己便不见得能占上风了。”
  他闪避过银衫青轮劈来的七轮叁腿,又硬接了九杖绝命五掌之後,猛又一个大旋身,挥出二十一掌急攻天目双屠,又想道:“如今之计,只有速战速决了,对他们存不得慈悲之心!”
  弯月刀的蓝芒倏闪,险极的自江青胁傍半寸擦过,他脚尖一旋,紧接着向傅泉攻出叁腿,六肘,十九掌!
  在百步弯月掠身退避中,江青暴叱一声,双掌分自上下两个不同的方向,猛劈而出,邪神昔年震慑江湖的五大散手之一,“阴冥阳关”已倏然施出!
  狂风如飙,劲力似,凌厉而狠辣,银衫青轮及九枝绝命、天目双屠四人大吼一声,慌忙後退,但是——只听两声不似自人类口中发出的长嗥起处,那五名黄衫青年中的二人,已热血狂啧,跌出寻丈之外!
  这五名黄衫青年,俱是同胞兄弟,乃是百步弯月何泉手下最得力的勇士之一,名曰“黄衫五秀”,傅泉为了协助挚友飞索专诸全立重整声威的行动,特地将彼等自关外调来,此刻却在江青的绝技“阴冥阳关”之下,断送了两人。
  百步弯月傅泉睹状之下,不由目毗皆裂,悲愤至极,他怒吼一声,面孔扭曲的疾掠而上,手臂如波浪般倏颤,搂头盖脸劈出十八刀!
  江青大笑一声,身形暴陡,“七旋合斩”四招十九式又在同一时间,不分先後的一气施出,如正月的火炮,狠辣而密集的泻向敌人!
  於是,百步弯月悲叹一声,然後掠。
  轮影,掌势,腿风,又在刹那间配合着无数兵刃合卷而上,江青冷然一晒,身形已似水中游鱼那麽轻悄而滑溜的自这些交织的兵器及劲力中穿过,一招五大散手中的“掌不刃血”
  又猝然使出!
  半声厉吼,一颗斗大的头颅带着一股血箭,喷溅四周!
  江青原式不变,上身硬生生的转回,又是一招“掌不刃血”,“黄衫五秀”中又有一人头飞身亡,横於地!
  这时,与江青敌对的每一个人眼都红了,但在那迸桓的愤怒中,又不可讳言的含有着深深地恐惧!
  是的,火云邪者的神技,到底是不容轻辱的啊!
  银衫青轮万兆扬心中更是极度的惊异,他拼命挥出十一轮,急忖道:“这火云邪者的功力,好似又有了无形的进境,看情形,己方虽然人多势人,恐怕今天仍然讨不了好!”
  银衫青轮甫与那无尽无绝的掌影接触,便觉得周身血气上涌,手中“青刃轮”狂颤欲飞,他大叫一声,倾力扑出两丈之外,而数声惨号又起,几条人影四散纷飞!
  百步弯月那令人起栗的厉响连连,九梭绝命尖长的怒吼不断,天目双屠早已掠出丈外,而那武功不弱的“黄衫五秀”仅存之两人,早已在心胆俱裂之下,与其他叁名双飞岛属下命丧当场。
  这又是邪神狠绝天下的五大散手:“苦海无边”!
  江青身上血红的火云衣闪射着金芒眩目的腥赤光彩,金色的叁角形鳞片却随着背後叁根衔结的金色枯骨微微颤动,衬着他冷厉的面孔,直如邪神重现。
  连续不断的攻击,已使双飞岛方面来人损伤惨重,使他们个个胆颤心惊,适才那不可一世的气,此刻早已烟消云散,而且,消散得异常凄惨!
  银衫青轮忽然急挥叁掌十七轮,掠身後退,口中大呼道:“且慢!”
  “慢”字适才出口,一条人影又已满口鲜血的翻出叁丈开外,江青酒脱的旋身止步,冷冷一笑道:“万大侠,有何指教?”
  正在银衫青轮深喘息,张嘴待言之际,一溜金芒忽似天际猝起的闪电般神速无伦的射向江青胸前!
  一个尖厉的噪音大叫道:“看你狂得几时?……”
  江青神色微变,心念始动,面孔上在瞬息间转为赤红与雪白两种绝然迥异的颜色,双掌倏推,风云起处,一股白色及另一股赤红约有形气体,宛似两条九天神龙,恢宏至极的绞合而出,威势之强,足以惊人动地!
  於是——
  金芒如大海中的一个泡沫,仅差一线的投入这两股澎游的气体中,然後无声无息的消失,而一声过度惊惧的吼嗥随之而起,连串的掌影疯狂般挟在强劲的拳风中汹涌而出,快似电光石火,一条瘦削的人影蓦而被那两股一红一白的气体弹飞,鲜血似涌泉般四散飞溅,骨骼碎裂声,刺耳的响起。
  没有任何一个人来得及援救,更没有任何一个来得及出手,邢瘦削的人影已沉重的落在雪地上,这便是那以“光闪奇绝”的金梭绝技,猝行偷袭的江湖怪杰——九梭绝命冯雄!一切嗥息骤而停顿,打斗也似断了弦的琴茫然中止,无数双眼睛惊恐逾的望着已似一堆碎肉般的九梭绝命,血腥味在空气中飘荡,而空气中又彷佛充满了无边的煞气。
  银衫青轮万兆扬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宛如在刹那间失去了思稚,双目发直的凝视着地上的体,口中如梦呓般喃喃低语:“天……这是“离火玄冰真气”……这是恶魔的手掌,——”百步弯月傅泉全身颤的站於一隅,手中的“弯月刀”泛出蓝森森的寒芒、近火快的光芒却又深似进入也的心中,刺骨而瑟脾。
  四周仅馀的十数名劲装大汉,早已畏惧的退出寻丈开外,他们过度的惊恐已无法掩饰的,自各人的面孔及双瞳中毫无保留的流露出,适才尚狂妄无比的天目双屠,亦均目瞪口呆的怔在一傍,是的,邪神的唯一传人,到底不比那天目山下二百馀名猎户来得稀松啊!
  周围仍是一片清寂如死的谥静……
  江青冷冷的一笑,目光向已几乎支撑不住的全玲玲微一瞥,这一瞥中包含了激励与慰藉,然後他沉声“朋友们,还有兴趣继绩玩下去麽?”
  郁闷充斥在四周,没有一个人答话……
  江青倏而面孔一寒,厉声道:“都给我滚下去!”
  银衫青轮万兆扬等人心头斗然一震,神色在惊悸中,又含有着无比的羞愤,是的,他们都是在江湖上久负盛誉的人物,几时曾经有过目前的惨败?有几时遭受过像目前这般的委曲?
  这次追杀江青,果然是飞索专诸全立的主意,他自上次看到江青与全玲玲的形态後,便断定自己的女儿已对仇人发生情愫,而从平日仔细的观察中,更越发相信自己的揣测,因此,全玲玲忽然向他要求欲偕妹妹赴丹阳城停住两日之时,全立已心生疑窦,推断女儿必然是去赴江青之约,但是,他仍然不敢十分肯定,饶是如此,他也调遣了庄中银衫青轮等大批好手,以及新近为连心双老拉来的天目双屠等人,以极为秘密的方式监视全玲玲的行动,丹阳城在烟霞山庄势力范围之内,可怜全玲玲怎会知道乃父的阴诡手段呢?
  全玲玲到达大渡口紫花之时,银衫青轮等人亦早已跟踪而至,他们异常谨慎的不动声色,以守株待兔的方式,布下重重眼线,以待江青入网,自然,他们也深知火云邪者功力之高,不易相与,但是,既有亲随他们而来的无定飞环李玉为他们插腰!只是名慑武林的无定飞环李玉与各人约好花两盏热茶的时间内赶到,却不知为何至今尚未见到踪影?烟霞山庄方面这一个行动的脱节,乃是造成他们目前惨败的最大原因之一!
  这时,烟霞山庄方面的人退又不能,进亦不得,如他们就此一走,不但回去无法交待,而各人的脸面更向何处去摆?
  银衫青轮万兆扬乃为此次行动之主要人物,他威武不凡的面孔此刻已然失去了平昔的沉静,显得异常窘迫与惊恐,但是,他却如何能在这进退维谷的窘境中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呢?这是须要有极大的勇气与毅力的啊!
  蓦而——
  雪地上蓝光暴闪,几乎在人们的心念醒觉之前,如突鸿的流光般仍向江青颈项!
  江青早已暗加戒备,蓝光骤闪,他已彷佛这溜蓝光的芒尾般,猝然移出叁尺,而在同峙,他已不可思议的盘坐於地上,单掌问心,左掌凌空急抖,倏而推出,在左掌推出的同一时刻,置於胸前的右掌亦似夜空的殒星般紧跟而出,於是——一股奇异的啸声似大地震动般慑人魂魄的响起,超绝无匹的罡气宛如将大地压成一块坚硬的铁饼,一入丝不溢,纤毫不散的涌向敌人。
  一个惨厉刺耳的狂叫骤然出自一个沙哑的喉咙中。
  “天佛掌!”
  是的,这正是足以惊天地而泣鬼神的天佛掌法,江青已在暴怒之下,施出了他首次发挥的第六招:“佛心一念”!
  令人肌肤起栗的号嗥超自数张不同的嘴中,一条酒着鲜血的手臂被齐根截断,飞向空中,自那条手臂的手掌上握着的一柄弯月形利刀所闪出的光芒看去,像煞一抹弯月,投射向虚无飘渺的苍弩。
  与这条断臂同时飞起的,倘有另外叁条几乎已在刹那间支离破碎的人影?
  而那断臂之人——百步弯月傅泉,却似是一个木塑的人像般呆立不动,他握刀的右臂已齐根截断,鲜血如泉,汨汨涌出,但是,他身上的其他部位,却似奇迹般完好无损,这情景,宛如是一个最有经验的刽子手的杰作!
  江青掌式一出,身形已迅速立起,未受波及的银衫青轮目毗皆裂,狂吼半声,如一头疯虎般猛冲而到,手中“青刃轮”舞起万点青光,宛如墓地火,飘忽弥漫!
  几在同时,江青冷笑一声,大旋身,双腿彷佛电光石火般在刹那间连出二十七腿,右掌中盘直切,左掌曲如鹰爪,倏迎对方攻势,这是邪神嫡传,狠绝大下的五大散手之一:“尸解八块”!
  银衫青轮骤觉全身皆似投入一个充满了无比压力的漩涡中,沉重的劲气自四面八方紧逼而至,几乎没有分毫回转的馀地!
  他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声,手法急变,“青刃轮”展处,宛加平地起了一层青莹浑厚的光墙,布於身前,迎拒而上。
  这是万兆扬的青刃轮法中,最具威力,最为雄劲的招式之一:“青辉蔽日”,昔日在双飞岛烟霞山庄之中,他即曾以此招,抵敌过江青的“七旋斩”绝技。
  如一片流霞也似的青色光辉,在瞬息间与凌厉而至的掌山腿影接触,几声轰然巨响震人耳膜的响起,青莹的光芒竟如烈阳下的朝雾,滚滚四散,两条人影倏而分开——江青面无表情,手中却赫然执着敌人的成名兵器“青刃轮”!“青刃轮”的锋利刃口上闪泛着冷清的米粒,彷佛是无声的叹息。
  银衫青轮万兆扬——这位在武林中大名鼎鼎的英杰,此刻面色惨白,双手空空,全身更在不由自主的轻颤,目光呆滞的瞪视着天空,那身质地高贵,银光闪烁的衣衫,却自襟以下,裂开了一条尺许长的裂口!
  他脑中空洞得宛如一张白纸,假如一定要说有什麽,那便是已超越了他所能负荷的羞耻与悲愤,是的,一个成名的武林人物,威望及名声原本便是他的第二生命啊!
  邪神嫡传的五大散手,乃是当年天下武林公认为狠毒的绝技之一,江青自施展此技以来,几乎可说绝少有人能生出掌下,但是,银衫青轮却能在他那身深厚功力的维护之下,求得自保,虽然他兵器被夺,衣衫破裂,但这已算不幸中之大幸了,若换成别人,此刻那里还有命在?
  雪地上的每一个人都怔立不动,没有任何人再敢出手相搏,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江青悠闲的走了两步,向着站得最远的天目双屠冷然道:“只会杀鸡宰鹅的二位朋友,二位不是说要着在下的一条命麽?现在似乎正是时候呢!”
  天目双屠枯黄的两张瘦脸上毫无表情,但是,二人显然已在深深的畏惧了,再则,以他们平日的习性,岂会受此讽辱而无动於衷?
  江青双手一负,淡淡的道:“在江某启声说第二句话以前,你们二人便得夹着尾巴滚下此岩,二位若不想如此也行,只是,到那时二位的代价除了死亡之外,别无他途。”
  江青说到这里,嘴唇紧闭,目光却似一对利箭也似凝注在夭目双屠那两张颜色变得极其难看的丑恶面孔上。
  於是,二人的内心在剧烈的震荡,心脏也几欲夺腔而出,敌人所说的两条路,择其任何一条,都是极度艰难的啊!
  时间宛如凝结了一般是那麽的沉重与生硬。
  忽然,江青回首一笑,向面色已变得惨白的百步弯月傅泉道:“傅当宗,阁下年逾七旬,大约是活够了。但是,阁下即便不想苟安人世,也不用以此种方式自残躯体,须知血枯精竭之苦,最是难受。”
  此刻,百步弯月的断臂创处,依然血流如注,但这位名扬一方的关外大豪,却咬牙硬撑,口瞪如铃的注视着江青,便是要一个叁岁稚黄见了,也能体会出他目光中含蕴着多深沉的仇恨。
  蓦而——
  江青回头大吼一声,道:“天目双屠,名与命不能偕全,二位既欲保名,江青便只有成全你们了!”
  天目双屠嘴角微微抽搐,对望一眼,又转向四周银衫青轮等人深深一瞥,目光中有着无告的哀诉。
  江青蓦而厉烈的大喝:“立波为柱!”
  身形急旋,旋转中、掌影如山,绵绵而至,这是长离绝学“七旋斩”!
  天目双屠在刹那间齐齐暴吼一声,四掌拼力推出,劲气回荡,十分恢宏!
  江青手中尚持着银衫青轮的兵器,他此刻长笑一声,右手“青刃轮”倏挥如虹,左掌已迅捷无匹的罩向敌人。
  天目双屠心知今日已难生还,二人也将一条命豁了出去,厉叱一声,聚合又分,掌腿翻飞,如风而起,两条人形疾如狂飙,随着江青的身形猛攻狠斗,凌厉至极。
  於是,在十一招过去之後,江青蓦然长啸一蛙,当啸声如裂金石般响起之时,一溜青芒冲天而起,他随即怒吼:“掌不刃血!”
  声落,一片五尺方圆的扇形光彩迷幻的映起,另一片犀利得宛如钢刀也似的锐风猝而劈出——半声惨叫起处,一颗首级随着一条枯瘦硕长的身躯飞跌出叁丈之外。
  那是天目双屠老二——向宗!
  当向如的思想尚未及进入悲痛的境界时;当他还没有意诚到情况的惨变时,江青那令人起栗的喝声又再度在耳际响起:“阴冥阳关!”
  两股凌厉得足以断石裂碑的掌风,突如两只恶魔的手掌,分自上下两个不同的方向,以诡异已极的角度涌到,那威猛,那狠毒,那微妙,又是多麽令人惊骇啊!
  於是,骨骼的碎裂声,如折断了一丛细竹,那麽清脆的传入每个人的耳内,一大片带着浆丝的热血,不知自向如躯体的何部溅出,雪地上,又无声无息的留下一大滩血渍,又多出一条永远也没有痛苦的体!
  银衫青轮神经已似完全麻木,他无动於衷的站在一傍,瞳孔呆滞的望着天目双屠出手,也望着天目双屠横就地!
  百步弯月傅泉此刻早已进入半昏迷状态。他如今尚能挺立不倒,只是完全凭藉着一股倔强意志的支撑,而他们在天目双屠出手前後没有行动,并非是他们故意如此,而是事实上无能为力了!
  其他硕果仅存的五名烟霞山庄属下,这时早已魂飞魄散,在他们脑中盘旋的,只是简单而又迫切的一个:“逃”字。
  紫花岩原是灵秀而美丽的,即使是在瑞雪飘飞的寒冷天,也有着一股典雅与高远的气质,但是,如今在淋漓四酒的血迹下,在横遍地的点缀下,充塞在空气里的只有血腥,飘浮在虚无中的只有惨厉,而这血腥与惨厉,又在每个人的瞳孔内清楚的显出。
  目前的场面是极其微妙的:两拨敌对者,站立在体的间隔里,如石像也似的凝注着对方,另一位左右维谷,伤痛欲绝的全玲玲,则倚着亭柱,如痴如痴的望着长空,而长空却灰黯得有些悲惨。
  本来,江青的天性是淳厚而善良的,只是受了邪神叁年多的朝夕薰陶,自然而然养成了一种疾恶如仇的心理,而这种偏激的心理,也即是等於在江青的性格中,有着另一半邪神的缩影;他今日的举止,又何不可以解释成邪神赋於他的另一半性格而使然呢?而且,双飞岛烟霞山庄方面,也委实逼人太甚了,为了自己的生命,这个最简单却又最深切的原因,任何人也会不惜孤注一却的。
  这时,江青忽然古怪的一笑,缓步行向全玲玲身前,嘴角有一丝关注与怜惜,他轻柔的低语道:“玲玲,你害怕是麽?”
  全玲玲悚然一凛,混身机伶伶的颤抖了一下,美丽的双眸,泪汪汪的瞧着江青,彷佛十分艰辛的蠕动了一步,语声如一根游丝:“江,他们………你?”
  虽然,全玲玲说的话是含糊而不连贯的,但她心中所欲表达的意义,江青却清楚异常:“是的,他们逼我,我杀他们!”江青沉静的说。
  全玲玲目光迟疑的转动了一下,断续的道:“江,只怕我永远不能——不能再回去了………”
  江青傲然一笑,双目注视着眼前这位娇弱的玉人:“那麽!玲玲,你後悔吗?”
  全玲玲用力摇摇头,眼眶中滚动着晶莹的泪珠,她幽幽的道:“不,为了你,我永不後悔任何事情,只是为了父母这二十年来的养育之恩,我觉得心里十分难过,我对不起二位老人家………”
  江青拂去发际的雪花,缓缓说道:“玲玲,或者我不该说这些话,但是,现在,却不能不说,你的父母已经不将你视为亲生之女,甚至欲杀之而後快,所以,你也不必太觉得内疚,当然,我不是鼓励你反抗你的父母,而做一个人,有些地方,总须要坚毅的自决与勇气。玲玲,这全是我害了你……”
  全玲玲急惶的道:“不,江,别这麽说,这是我自愿的,没有任何人胁迫我如此,江,你必须明白,你没有错——”江青温和的一笑,回头望向场中各人,而此刻,雪地上却仅剩下痴立的银衫青轮与萎靡不堪的百步弯月二人,其他,只有遍地横陈的尸体,适才尚侥幸生存的几个烟出山庄属下,这时却早踪迹杳然了。
  於是,江青向全玲玲靠近一步,沉声道:“玲玲,我们走。”
  全玲玲微带犹豫的望了百步弯月傅泉一眼,而傅泉的衣衫已尽然的被鲜血湿透,脚边的雪地上,尚有若一大滩刺目的腥红。
  江青知道全玲玲的心意,他低声道:“玲玲,你是个善心肠的好女孩子,不过,以後却须衡量是用在何等人身上,傅泉我已对他手下留情,否则,任他功力再高,适才也逃不出我施展的天佛掌绝技之下!”
  江青说到这里,身形倏掠、敷药、包扎,几乎在眨眼的时刻内,已为百步弯月料理妥当,他双臂微一用力,又将早已虚弱不堪的百步弯月扶坐地下,摇了摇头,缓步行至银衫青轮面前。
  银衫青轮万兆扬仍旧仰首痴望着长空,好似已失去任何知觉,面孔上的肌肉却在不可察觉的痉栾——江青冷然道:“万大侠,今日之举,实为尊驾等过於相逼,在下不想多做无谓之辩,是非自在人心。六丈外,尊驾兵刃插在雪地之上,从今而後,在下殷望尊驾『青刃轮』上,勿沾太多血腥。”
  说罢,他也不待银衫青轮作任何表示,转身来到全玲玲身侧,轻轻说道:“玲玲,你还有什麽未了的心事麽?”
  江青知道,全玲玲是个孝顺的女儿,她必然舍不得离开养育了她二十馀年的双亲,但是,在这种情势之下,又如何去做委曲求全的打算呢?严格说起来,在武林中素享美名的双飞仙子全玲玲,所以会落得如此,又何不能说全是为了江青呢?“情”之一字,能予人最醇厚的甜蜜,同样的也能给人最辛酸的痛苦。
  全玲玲嘴角微微抽搐,望着银衫青轮与百步弯月那两张失去血色,却又显得出奇苍老的面孔,良久………
  她幽幽的道:“江,已了,我们去吧……”
  江青怜惜的点点头,用力环着全玲玲的纤腰,身形如飞而起,略一起落,已消失於白皑皑,血淋淋的紫花岩上。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