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柳残阳 >> 如来八法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宿鸟惊梦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十二章 宿鸟惊梦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大渡口在前面,与天下任何一座平凡的市镇一样,有一条不十分宽敞的官道蜿蜓於镇前。
  江青抱着全玲玲奔到大渡口之前不远,已绥缓停下脚步,鼻端内部隐隐嗅到全玲玲发际那股淡淡的芬芳。
  全玲玲微闭着眼,轻柔的问:“江,到了?”
  江青低下头来,沉静的道:“你是说大渡口?我们不进去,别忘了无定飞环还没有现身,市镇内目标较大,她随时都有追来的可能,我并非怕她,只是目前尚不想再度沾染血腥,无定飞环李琰玉这一笔账,应该留待义父他老人家一并结算……”
  全玲玲觉得有一股寒气自心中升起,她怯怯的道:“江,邪神他老人家,欲待如何了清这一笔债,你可以预测吗?”
  江青沉思片刻,清朗的道:“在六十年以前,义父定然会毫不考虑的以鲜血来洗去他的仇恨,但如今,人已老了,至少在修心养性方面,多少会有些磨折,不过,在异日清断前怨的那一天,无定飞环却不要逼人太绝,否则,後果难以逆料。”
  全玲玲悄声道:“江,可别小看李师奶,她那一身功夫确赏惊人呢!”
  江青淡淡一笑,道:。
  “玲玲,无定飞环连我都不一定吃得住,又何况义父他老人家?不用担心,将来的事实,便是最好的证明。”
  全玲玲闭上双目,轻轻的,却又羞涩的道:“江,日後,可能有一段血雨腥风的日子,在这段日子没有来临之前,你……你可愿意与我静静的相处一些时候麽?我是说,只有我们两人……。”
  江青缓缓的道:“你不怕我?”
  。全玲玲娇憨的摇摇头:“不,我知道你是君子。”
  江青一笑道:“美色当前,有时侯君子也,把持不住的。”
  全玲玲轻抿着嘴唇,令人爱煞的一笑:“江,假如……我……我会依你的。”
  在这时,江青心中却隐隐浮起另一个憔悴的倩影,这影子是如此熟悉,却又如此令人断肠,不想她,却难以抹煞啊!
  江青用力咬着下唇,尽力隐藏心头的创痕,在他强力的挣扎中,全玲玲的面庞又逐渐在面前浮现,是那麽明媚、秀丽,虽然含着一丝苍白,却更有一股俏姣的韵致。
  於是,在不知什麽时候,二人的嘴唇已紧紧胶合一起,是那麽紧,那麽密,又有着说不出的甜,微微的颤抖自两个人的驱体上发出,心的蹦跳,彼此可以深切的觉出,这又是另一层爱的升华……
  一个半月的时光悄悄的逝去,雪;落得更密,风;也吹袭得更瑟人了,这是严冬。
  距离大渡口约莫五十里外的一个小村。
  这小村仅得百馀户人家,一条早已冰冻的小河环着这村子流去,村傍,在一片青翠的修篁之後,有着一座积满白雪的小山,山下则有一块广阔的平地。
  依着山边,有两栋相连的小茅屋,一棵挺拔的苍松伸在屋前,衬着山,映着雪,别有一股雅致脱尘的风味。
  屋顶的烟窗,这时正冒出淡淡的青烟,显示出屋内之人,可能正在围炉取暖,闲话桑野,也可能正在调治一顿简单而可口的晚餐。
  晚餐,是的,现在已是接近黄昏的时候了,假如云翳不是这样沉厚的话。
  忽然,屋内有一阵清脆如银铃似的笑声响起,这笑声对我们是如此的熟稔,不错,虽然没有看到那笑的人儿,但我们可以断定,她必是那全玲玲无疑。
  这两间古趣盎然的小茅屋,分为明暗两间,明间里正升着熊熊的炉火,而且,靠壁之处,还摆了一张木床。
  炉火的光辉,映着围炉而坐的两张面孔,使那两张面孔上漾着甜蜜而温馨的光彩,光彩中有着幸福与依赖,使娇的更娇,俊的更俊。
  无疑的,这两人,一个是江青,另一人正是全玲玲。
  炉子里爆起一个火花。又连着再爆起一个。似龙凤烛摇曳时的连心灯花,那麽迷人,又那麽醉人。
  全玲玲面庞通红,是羞得红?抑是喜得红呢?
  江青凝注地的面孔,低声道:“玲玲,你真美,我想亲亲你。”
  全玲玲垂下那玉一样的颈项,悄然道:“江,这一个半月以来,你还亲不够麽?”
  屋子里的气氛是融洽的,温暖的,自然,也是柔软而香醇的。
  江青悠悠的道:“玲玲,你这麽多日子以来,爱我爱得够麽?”
  全玲玲羞怯的笑笑,道:“永不够,一生一世也不够。”
  於是,江青握着她的柔荑,轻轻的道:“是的,我们是彼此。”
  在同一时间,在瞬息里,二人又紧紧拥抱在一起,彷佛欲将两个躯体并而为一。
  这挚情的相拥,除了二人由衷的爱,没有掺杂丝毫欲念的成份在内,就好似二人一个多月以来的朝朝相处,仍然是清清自白的一样。
  情和欲原是难分得开的,但是,却要看彼此的处境与闯系而定,不可同一论处,“发乎情,止乎礼”,本来便不是如此容易做到的啊!
  屋子里的空气是宁静而平和的,有着安谧的气氛,没有人说话,在这时,千言万语,又怎及得上含蓄的沉默呢?
  良久——
  江青轻柔的凝视着全玲玲,目光似是万缕游丝,全玲玲被他看得有些窘迫,悄然立起,道:“江,我该为你端上晚饭了。”
  ,江青微微吁了一口气,颔首道:“也好,不过,你离开这一刻、我也有些难舍呢。”
  全玲玲婀娜的行出两步,回眸一笑道:“江,二十年以後,如果你仍然能这样感觉,那我就永远放心了,只怕那时……”
  江青哂然道:“那时如何?”
  全玲玲低声道:“哼,只怕那时,又不知有多少年轻的女孩子陪伴着你,早把我这丑丫头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江青倏忽起身,迅捷的,却又温适的一把搂住全玲玲的腰肢,在她发际、耳傍、双颊,疯狂的亲吻,呢喃道:“玲玲,别这麽说,别这麽说……”
  全玲玲仰着面庞,细喘吁吁,秀丽的双眸紧闭,那两排微往上翘的睫毛,却在不可察觉的轻颤……
  火炉里又爆起一个火花,轻轻的。
  全玲玲睁开眼睛,低柔的道:“江,我是说着玩的,你可千万不能当真啊……”
  江青悄然道:“只要你不当真就行了。”
  “那麽,江,你可饿了?”
  “阿,我几乎忘记你是去准备晚饭的,来,玲玲,我同你一起去。”
  全玲玲偎着江青,向厨房行了数步,忽然有些抽搐起来,双肩轻轻耸动,颈项埋得深深的。
  江青微微一怔,惊愕的急问:“玲玲,你干吗哭了?难道我适才的话便你伤心?”
  全玲玲啜泣得更加鹰害,却摇摇头,江青将全玲玲扳了过来,托起她那梨花带雨也似的面靥,苦的道:“玲玲,别难过,有什麽话都告诉我,你要知道,当你哭泣的时候,比直接加诸我身上的磨难更便我受不了。”
  全玲玲将面孔贴在江青胸前,抽搐着道:“江……我们这一个半月以来,生活得愉快麽?”
  江青道:“玲玲,这还用我说麽?”
  全玲玲又道:“甜蜜麽?温馨麽?满足麽?”
  江青深沉的道:“无与伦比的。”
  全玲玲又激动的哭了,语不成声:“江……我怕……”
  江青惶急的道:“怕什麽?玲玲?谁敢欺侮你?”
  全玲玲泣道:“江……我怕这幸福去得太快……我怕它永远不会再来……我怕失去你…,我怕再也没有如此令我满足的时光了——”
  江青长长地嘘出一口气,轻轻摩挲着情人的肩头,悠然道:“傻孩子。你过於忧虑了,没有人能拆散我们,只要我们愿意,无论在何时何地,都可以安静的享受着这蜜一样醇厚的日子,而且,要比现在更为美满……”
  全玲玲转而抬起那泪痕斑斑的面庞,颤声道:“江,你说的全是真话?句句出自肺腑麽?夏蕙夏姑娘,地也不能拆散我们吗?”
  江青闻言之下,恍如遭到雷殛,脑中轰然巨响,双目也微微眩迷起来,夏蕙,这名字是如此刻骨铭心,却又如此令人断肠啊!
  一个人内心的感受,是没有任何方法可以隐瞒的,或者可以骗骗自己,但却决然无法躲过另一个人的仔细观察,假如那是个有心人的话。
  江青神色上的骤变,全玲玲何尝看不出来,但是,她却紧紧地咬着下唇,沉默无语,两颗晶莹的泪珠,在那美丽的眼眶中盈盈欲滴、全玲玲心灵上的感触,宛如眼眶中包含着的是两滴鲜血……
  不错,那又何尝不是鲜血呢,。这血不但形於外,更自她心版上流下。
  江青用力拥着全玲玲,彷佛要将怀中的人儿并入己身,他悲伤的说:“玲玲,你恨我麽!”
  全玲玲尽量忍着泪,语声如丝:“我爱你,我只恨无法享得你全都的情感……”
  江再低沉的道:“你後悔麽?爱上我这用情不再的卑鄙小人?”
  全玲玲肯定的摇头,幽幽说道:“不,江,我解你,我虽然不能没有你,但是,我也可以体会出另外那个女孩子对你的感情,我不能为了一己的欲望,使另外那个女孩子痛苦一生……”
  江青沉默了一会,轻声道:“玲玲,你原谅我?”
  全玲玲哭泣了,她哀哀的道:“江,爱是须要完整无缺的,没有任何物体能介入其中,但是,这也要看彼此间爱的深度如何?你对我是如此真挚,我已满足极了,不管你对别人如何,我只要能得到你对我如此,那怕这份爱有着残缺。我也认为是完整无瑕的……”
  江青激动得全身颤抖,他庆幸自己没有看错眼前这位深爱的人儿,在“情”的疆城里,尤其是一个少女,又有几人能有这样容人的胸襟?
  於是,炉子里又爆起一个火花,这火花爆得很高,带着一溜细碎的火星,而且,还是成双并蒂的呢。
  在二人心胸之间,再没有隔阂,再没有猜忌,彼此的情感在融洽,血液在交流,而心声却在呼唤……
  半晌。
  全玲玲温柔的离开江青怀抱,寓远深长的说道:“江,希望……希望夏姑娘能原谅我……”。
  江青觉得内心一阵纹痛,苦笑一声道:“是的,她必然不会怪你的……”
  那只冥於云心深处的孤雁儿,是否也能像全玲玲这样豁达呢?江青却实在难以预料,但是,你又叫他怎麽说呢?
  全玲玲轻轻抚理了一下耳际的秀发,动作妩媚极了,诱人极了,江青又忍不住向前踏上一步,全玲玲嫣然一笑,悄声道:“江,别急,吃完晚饭再……”
  说着,她已轻盈的行向厨房,轻盈得似一只粉蝶,只是,这只粉蝶却又恁般多情啊。
  江青幸福的叹了口气,转到炉边坐下,这不像是温温暖的家麽?有这般骄柔的妻子,有这般浓馥的情调,更有如此深击的爱,只是,在这些几乎是完美无缺的气氛中却宛如含有一丝说不出的惆怅,这惆怅彷佛一个幽灵,无形的,却又令人觉得难以排遣。
  步履声细碎的响起,全玲玲端着一方精致的黑漆食盘进来,盘上置有配合得极为悦目的菜肴叁样、另有一碗热气腾腾的肉汤,尚未入口,那香味已引得人食指大动。
  江青看着全玲玲摆置妥当,赞道:“玲玲,你烹调的手艺妙极了,将来我定然口福不浅。”
  这声“将来”所含蕴的意义是多麽深刻啊,全玲玲听得全身一震,痴了似的站着不动。
  江青正待再度开口——
  一个阴森得宛如来自地狱似的声音,已像寒冰一样从室外传入:“永远没有将来了,这是你们最後的一个晚上。”
  江青微觉一怔,全玲玲已面色惨白的惊呼道:“李师奶!”
  於是,那阴鸷得有如夜枭泣血的剌耳语声又起:“玲玲,你叫我这最後一声吧,等下见了面,李师奶手上就要染上你的鲜血了!”
  全玲玲神色大变,身躯也有些幌不稳,正在这时,却有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环过她的肩头,江青那坚毅深沉的声有轻轻响道:“玲玲。别怕,这里有我。”
  这语声是如此柔和,又如此刚劲,彷佛春天的阳光,温暖而亲切。
  全玲玲如一只受创的小鸟般,紧紧地偎入江青怀中,颤声道:“江……他们来了。”
  江青傲然一笑,道:。
  “是的,他们来了,早晚都要来的。”
  於是,二人偎得更近,江青提足中气,大声道:“无定飞环,江某不会临阵脱逃,这一天,江某已等得够久了。”
  那阴森的语声随即响起:“好小辈,果然有几分骨气,出来吧,老身掂掂你到底有多大份量!”
  江青向全玲玲坚定的一笑,紧挽着她,大剌刺的推门而出。
  一阵瑟骨的寒风迎面吹来,全玲玲不由猛然一颤,天空是黑暗的,四周是萧索而冷寂的,这与室内的温馨,又是多麽回异的对比啊!
  雪地上,如幽灵似的站立着无数条黑影上没有一个入出声,没有一个人移动,似是阴曹地府中的追魂使者,阴沉而恐怖。
  江青目光锐利至极,略一顾视,已发现立於众人之前的一位,正是那黑发披肩,戴着银色面具的无定飞环李琰玉!
  站在无定飞环身侧的,赫然竟是双飞岛烟霞山庄庄主,全玲玲的生身之父——飞索专诸全立!
  月前锻羽而归的银衫青轮万兆扬,以及那仅存一臂面色枯萎的百步弯月传泉,亦冷漠的卓立不动,面上毫无表情。
  另外,在昔日烟霞山庄血战长离岛之时、生死未卜的连心双老易志、易成二人,亦已到来,连重创初愈的入云神枪耿忠也默然立於二人之後,也只有他在神色之间,隐约流露出几分惋惜的神情。
  在七人身後,尚凶神恶煞般站立着戏十名烟霞山庄庄友,而且,更有一个窈窕的身影,隐立黑暗之中,目光彷佛含着无比的怨恨,毫不眨瞬的凝注着江青二人。
  这时,全玲玲亦已看清眼前情势,地已几乎惊惧得晕了过去,瘫痪般靠在江青怀内,是的,任她如何坚强,却总是一个少女,而眼前欲取他们生命的,却又是她平时最敬爱的人!
  江青怜爱的紧了紧手臂,宏声一笑道:“江某真是荣幸已极,为了江某一人,竟使武林中大名鼎鼎的烟霞山庄倾巢出动,这不是显着烟霞山庄太也器重江某了麽?”
  无定飞环冷冰冰的一笑,毫无人味的道:“小辈,等你狂够了,老身再取你性命!”
  江青环视着面前这些有如魔鬼般的人影,傲然道:“李琰玉,你当江某便畏惧於你麽?”
  忽然,面孔铁青的飞索专诸,长袖一拂,生硬的道:“贱人,你还不在本庄主面前自绝对罪,难道尚要本庄主亲自动手麽?”
  全立这句话是对他女儿全玲玲说的,在话声中,他不称自己为“为父”,称“本庄主”,这已明显的透露出他对全玲玲已经恩尽义绝了!
  全玲玲悲痛逾桓,愁惨的叫道:“爹……求你老人家饶恕不孝的女儿吧……”
  。全立怒叱一声,厉色道:“呸,老夫早已没有你这个罔顾亲恩的女儿,老夫只当你已死了,全家家门不幸,才落得有你这麽一个败壤门风的贱人!”
  全玲玲脸上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泪珠夺眶而出,纷如雨下,身躯更在不伸的颤抖着。
  汀竹悔然且失如,断然迅:“全立,阁下无庸如此,全玲玲自今而後,即为我江某之妻,与阁下一刀两断,你如不服,江某随时候教”须知阁下你或能唬住他人,在江某面前,却是不值一哂!”
  全玲玲虽然悲伤过度,神智晕迷,江青所说的话,她却句句听得异常清晰,於是,她全身抽搐。宛如痉挛,泪水如泉而下,这时,她感受到了有生以来所没有尝试过的滋味,痛苦、悲哀,却加上深刻的喜悦与欣慰!
  飞索诸全立气得面容扭曲,目瞪如铃,指着江青,颤抖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忽地——
  在无定飞环李琰玉的凄怖长笑之下,远处的竹林中,又飞起十数条黑影,以无可言喻的快速,向众人立身之处,如电掠到!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