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柳残阳 >> 如来八法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伏兵四起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十三章 伏兵四起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这些猝然自竹林中急速奔掠而来的人影,身法是如此快捷轻灵,已足可列为武林中顶尖高手之流,而此等高手,在江湖上却并不多见,目前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之下,忽而竟大批出现,象徵着事态大不寻常呢!
  江青目光骤拢,细一注视,面上神色已微微起了一丝波动,囊然,这丝波动是如此的轻微,稍现即隐,但对这位神技铁胆的火云邪着来说,已充份显示出他此刻内心的震荡与忧虑。
  全玲玲紧依在江青怀内,一双美眸,惊恐的凝注着那十数条已迅速接近的人影,口中微颤的低间:“江……那些人是谁?”
  江青哼了一声,沉重的道:“狼上之狈,一丘之貉!”
  全玲玲不由暗里打了一个寒栗,江青言中之意,不是已等於明白的告诉她,来人也是与他们为敌的麽?
  这时,戴着银色面具的无定飞环李琰玉,以萧飒得令人起栗的语声道:“玲玲,点你自己喉头的“或中”穴,这样,比较少受痛苦,而且时间也很快,事後,我会要你父亲仍以亲女之仪葬你。”
  全玲玲面色惨白,目光有如痴了似的望着地面前这位声威慑人的师奶,而在此刻,全玲玲与江青的处境,可说已达恶劣之极的地步了。
  正在这时
  一连串的长笑声起处,十多条人影,巳纷纷凌空而降,俐落无比的围着江青等二人,站成一个半包围的形势。
  江青冷漠的向这些不速之客逐一瞥视,每当他双目印上一个人的面孔,内心便不觉有一股强烈的仇恨与憎恶升起,是的,他并没有与这些人结过什麽深仇大怨,但是,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名声与利益,却无时无刻不处心积虑的要将他置之死地而後已!
  来人是在江青预料之中。却又是预料之外的,虽然。他仅仅才见过一面,但他却永远不会忘记,这些人全是昔年武林叁绝掌的後人,魔龙子谢志、摧山神君冉独、游魂叟邓斌,另外,近有那鼎鼎大名的武林双鹰怒鹰于、彩鹰齐百禄二人在内!
  最令江青注意的,却是一直紧立魔龙子谢志身旁,一个身材修长,神仪内蕴的俊逸青年,这青年他似曾相论,却又在骤然间想不起来,在这青年身後,一字站立着五个俊丑迥异,年龄俱皆不大的角色,每一双眼睛,都毫无表情的凝注着他。
  忽然,无定飞环冷哼了一声,移动了一下她那残跛的右腿,并没有向魔龙子等人招呼,又迟缓而生硬的道:“玲玲,我的话你听到了麽,不要真个遇使你父亲亲自动手,待你去了,我会使你所喜欢的人也很快的前去陪你。”
  全玲玲这时那里还能回答得出来?她知道,四围所站的人,个个俱是江湖上独霸一力的雄才,无论那一个也有一身超绝不凡的武功,而心上人技艺虽高,处於此等境地之中,却也没有稳操胜算的把握啊!
  但是,你教她这时怎麽办呢?全玲玲并不畏惧死亡,可是,使她如此死去,她却永远不会瞑目的。
  飞索专诸全立面如寒霜的踏上一步,像一只暴怒的野兽般低吼道:“不孝的贱人,你真要活活气死老夫麽?好,好,老夫便成全於你……”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江青,忽而冷静的启口道:“全立,江某巳将话摆得明白,阁下无权逼死江某之妻。现在,阁下等欲待如何,江某一一舍命奉陪就是!”
  环立於旁,面孔阴沉的彩鹰齐百禄,这时一拂他那缤纷夺目的衣袖,冷冷说道:“江青,阁下是为一女子而舍命麽?”
  江青眼皮子也不瞬,淡淡的道:“齐百禄,尊驾是为名利而拚命麽?”
  怒鹰于一见拜弟语风受窒,不由大吼一声,怒道:“姓江的,少来这套舌上功夫,新账旧债,吾等今夜正可一并结清,如此夹缠拖延,也能算是江湖上的一号人物麽?”
  江青冷沉沉的一笑,沉声道:“江某正好求之不得,不过,结清这些旧债新账,是江某与阁下以一对一呢?还是周围诸人一拥而上?”
  怒鹰于老脸倏热,狂吼道:“住口,凭老夫一个人还怕收拾下了你?”
  江青傲然道:“自然,只不知阁下日前所受内伤可曾痊愈?”
  这句话有如一根铜针扎到怒鹰于的痛处,他气得须眉倒张,双目发红,暗运真力,便待暴然出手。
  无定飞环李琰玉忽然冷煞的哼了一声,隐在银色面具後的眼睛,有若两道冷电般向怒鹰于一瞥。
  任是于威名赫赫,被无定飞环这一瞥,也不由全身一颤,满腔怒火不得不勉强压制下来。
  江青悠闲的一哂道:“这才对,别太冲动,以免破坏了你们的整个行动计划!”
  无定飞环李琰玉冷冷一笑,道:“好小辈,老身巳多年没有看见有人敢在老身面前如此狂妄了,哼,不错,厉勿邪倒调教得出你这种弟子!”
  江青微微一笑道:“李琰玉,你到底准备如何?”
  江青如此大剌剌的而呼无定飞环名号,不但毫无畏惧,更含蕴看一丝轻蔑的意味在内。
  无定飞环强忍心头如火般的愤怒,生冷的道:“江青,今夜老身誓必不容你有个全!”
  江青已从无定飞环的言词中,意识到血腥的气息,他知道,一场无比凄厉的激战,恐怕就要展开了!
  於是,他豁然大笑道:“未必,不信就看看是谁留不得全!”
  无定飞环的银色面具,在雪光的反映下,闪幻着一片冷栗的光华,她凄厉的仰天大叫:“厉勿那,老身先杀你的义子!”
  在寒夜凄风中,无定飞环的尖叫声有如鬼号狼嗥,刺耳己极,也慑人已极!
  於是,全玲玲颤抖得更加剧烈,江青狂笑如故,雪花在众人不觉中飘落,零零散散,带着无比的萧飒魔龙子谢志一拂长髯,宏声道:“李师叔,六十年前之血债,六十年後之积患,为了武林正义,为了天下苍生,今日吾等正可藉此良机,除去这继邪神之後,危害天下的贼子!”
  摧山神君冉独亦须眉俱张,激愤的大吼道:“先人的血债必需偿还,江湖上不容此等恶徙横行,李师叔,且请发令,立诛此獠於此!”
  怒鹰于随着厉色道:“对,我们还等什麽?”
  这时,围立於四周的各人,俱是神色激动,群情愤然,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江青怜惜的看了看怀中的全玲玲一眼,低柔的道:“玲玲,恐怕……”
  全玲玲便在江青怀中,有一股出奇的安全感,她靠着心上人那坚实宽厚的胸膛,怯生生的道:“有你在我身边,我什麽都不怕,我只担心你……”
  江青淡然一笑道:“放心,玲玲,这种场面固然唬人,但我已见多了,哼!每一次的结果却都是千篇一律的。”
  尽避强敌当前,鼓噪喝叱的声音此起彼落,不绝於耳,但二人却恍如未闻一般低诉情怀,似入无人之境。
  这一来,不但使环立於侧,虎视眈眈的叁绝掌後人忍耐不住,甚至连已达望百之年的,盛名无双的无定飞环李琰玉也按耐不下了,江青此举,不啻是最为藐视的表露!
  於是,无定飞环的愤怒已达顶点,那一股先天的暴戾之气,似黄河决堤般突然泛滥开来,她疯狂的尖叫:“全立,由你亲手杀死那小贱人,万兆扬,你第一个先去索回江青欠你的债!”
  银衫青轮万兆扬答应一声,银色的衣衫在落雪中微微间幌,几如长虹经天,一道清莹莹的光华,己威猛无匹的凌空飞向江青!
  而在同时,飞索专诸身形如鬼魅欺进两丈,手臂伸缩间,倏戳江青上盘十叁大穴,左手却一把折向全玲玲!
  江青蓦而退後一尺,狂笑道:“来得好,这一天江某已等得太久了!”
  和话声一起涌现的,尚有他那疾若奔雷骇电般的九腿二十掌!
  飞索专诸全立脚步倒旋,反手又是一十六掌,掌掌凌厉,紧跟而上!
  银衫青轮万兆扬大喝一声,手中“青刃轮”急展如浪,层层片片,弥合卷迎,招式狠辣已极!
  是的,这位武林中的一代豪士,永生永世也忘不了他的兵刃被敌人夺去的耻辱,这耻辱,在一个习武之人来说,筒直比死亡更为难堪,何况,银衫青轮更是武林中的翘楚之才呢!
  这时,江青一面护卫着怀中的全玲玲,一面身手如电的迎拒着眼前这两名当世高手的进攻,他没有移动一寸,全以迅捷的闪幌与凶猛的攻击,不客敌人越前半步!
  但是,在行动上,他却多少受到一丝牵制,因为要顾及全玲玲,所以不能任意发挥。以致有着极多煞手无法施出。
  其实,全玲玲素有“双飞仙子”之美誉,武功自是不差,但她此刻却为何如此软弱呢?
  原因非常简单,目前动手之人,乃是她的生身之父及长辈,不论他们如何恩断义绝。全玲玲却不忍向老父及尊长们动手过招,这是人之天性,骨肉情深的潜在意识啊!
  於士,江青左掌一挥,一溜连接成串的银色光弧急涌而出,幻妙的挟着劲风袭向敌人,同一时间,他双腿几乎不分先後的猝而飞出,方圆五尺之内,全在瞬息间充斥着银色的弧扁与飞舞的腿影!
  尽避飞索专诸一身艺业强极一时,尽避银衫青轮恨深如海,但是,二人却不得不在对方这猛烈而奇妙的攻击下,再度纵身闪躲。
  无定飞环阴恻恻的站立场外,双目似两道寒冰般凝注场中,半晌,她冷冷的哼了一声,毫无情感的道“谢志,时间不会太多了。”
  魔龙子谢志如何听不出无定飞环言中暗示之意?他微微颔首,沉声一笑道:“李师叔,晚辈忘不了我们彼此间的默契。”
  话声中,他脚步倏转,一个大翻身,已一口气向江青劈出五掌,这五掌几乎连在一起劈出。劲风如啸,空气成涡,的是惊人至极!
  无定飞环目光中透出一丝笑意,呢哺道:“嗯,魔龙掌法,果然盛名无虚!”
  这时,江青蓦觉劲风凝聚,彷佛一块铁板般当头压到,力道之强,宛如山倒岳倾,势不可挡,他目光一闪,己自了然,单掌横推而出,抱着全玲玲急掠叁步,一阵轰然巨响,随即在空气中震发,冰雪飞舞中,青虹倏闪而到,一条怪蛇也似的索影亦自神鬼莫测的急卷而至!
  江青因单掌迎拒魔龙子自上压下的掌力,在形势上就己吃亏下少,他这时微觉血气翻涌,而青芒、索影,却又已不差分毫的紧跟而到,於是他蓦而大喝一声,身形暴旋如风,掌腿齐飞,六招,叁肘,九掌,二十一腿,立似骜涛怒浪般狂涌而出!
  那怪蛇也似的索影倏而一折,让开叁尺,青芒却像流星般沉重的砸落雪地之上,但是,在刹那间,魔龙子谢志的苍老笑声又起,一片漫天掌影,又如漫天罗网般卷到!
  无定飞环李琰玉看得微一跺脚,暗忖道:“唉,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想当年九索飞龙全为柱的武功,是何等高强?怎的他这宝贝儿子却如此不济,连兵器现出来也占不到人家一点上风,而且还是以叁敌一,日後在江湖上怎麽说起呢?”
  其实,这只是无定飞环单力面的看法,飞索专诸全立的武功,在江湖上虽然已是少有匹敌了,但是,奈何他的对手,却是武林中的罕世奇才,坚卓沉练的火云邪者,这样一来,那里还会有多少便宜给他占呢场中的激斗,在转眼间已过了叁十馀招。
  无定
  飞环十分不悦的摇了摇头,冷然回首道:“冉独,你老子的仇恨难道就忘了麽?”
  摧山神君冉独双目骤睁,额角青筋暴起,悲愤填膺的道:“不,晚辈就是拼了一死,也要与邪神一决雌雄!”
  无定飞环生硬的一笑,缓缓说道:“邪神生死不明,先拿他徒弟开刀,不也是一样麽?”
  摧山神君冉独狂吼一声,猛冲而上,出手便是“摧山掌”法的精要绝学:“摧山叁式”!
  只见他掌掌连衡,有如江水畅流,双臂挥舞处肌肉札突,风啸云卷,劲力横溢,大有天地变色,移山拔鼎之概,无定飞环暗地一笑,想道:“叁绝掌後人,虽然与双飞岛有着默契,共同行动,但追根结底,亦是为了他们今後在江湖上的利益,这叁个角色俱是十分阴诡险诈的,哼哼,尤其这摧山神君冉独,毫不念及当年他老子与我的一段情份,处处虚伪做作,嗯,我如不用他死鬼老子相激,只怕他尚不会如此出力呢……”
  这时,场中战况已起了变化,在飞索专诸全立、魔龙子谢志、摧山神君冉独、银衫青轮万兆扬等人的合力围攻下,江青竟已逐渐落於下风!
  老实说,这与江青对敌的四人中,除了银衫青轮万兆扬略逊半筹外,其他叁个双飞叁绝掌後人的武功俱是异常卓绝,几乎全不在昆仑派“五伏罗汉”之下,加以江青一身绝学尚未充份展出,又与分身照顾怀中的全玲玲,碍手碍脚之下,自然便不易抵挡面前这四名足可独霸一力的人物了!
  无定飞环冷森森的一笑道:“江青,老身还以为你,承了厉勿邪多少道行,如今一见,也不过如此而已!”
  江青没有回答,使出十一掌攻向冉独,双脚起处,分踢飞索专诸及银衫青轮,大旋身,又躲过魔龙子谢志七掌!
  他鬓角鼻洼已微微见汗,连出五招中,急忖道:“依目前情势看来,对方是誓必要置自己於死地了,敌入此次声势之壮,可谓空前,如不施展辣手,只怕无法全身而退了……”
  忽然,全玲玲凄婉的低语:“江,别管我了,你快逃吧,否则,只怕我们全要死在这里!”
  江青全身一震,硬生生的接了摧山神君冉独一当,双腿疾飞,又踢向揉身逼进的魔龙子谢志上腹。
  全玲玲眼见江青不答,知道自己挚心所爱之人的意思,她心头一酸,又低迷的道:“江哥,我们不能全死在这里,必须要有一个生还,你还有义父,还有拜兄,更有夏蕙夏姑娘,我却只有一个人,我能得到你的爱,便是死,也满足了……”
  江青心头大乱,有如千丝绞结,微一疏忽,索影倏闪,“括”的一声,他罩在外面的长衫,已被撕裂一大片!
  全玲玲尖叫一声,急道:“江,你快走啊,别管我,我生死都是你江家的人……”
  江青汗出如雨,但他依然闭口不言,身形展处,又如狂风暴雨般向面前强敌攻出七腿二十七掌!
  无定飞环李琰玉越看越气,厉声道:“易志、易成,你们还呆在那去作甚?”
  默立於後的连心双老齐齐答应一声,分向左右霍然行开,四条铁臂宛如出自一人,在须臾间挥出千百掌影,急攻江青。
  於是,江青所受的压力更大了,他几乎有些喘不气只来的感觉,而予他这种感觉最深的,却是飞索专诸全立与魔拉子谢志二人!
  全玲玲紧依在江青怀中,她可以确切的觉出心上人喘息的急促,浓重的汗味,有些剧烈的心房跳动!
  索影如一只魔手在空中飞舞,青芒宛似点点的流光在雪地上纵横,而八只铁掌,则组成了一片强而有力的劲墙,劲墙内含蕴着令人心惧的血腥与死亡!
  六十招,七十招,有如流水,迅速的过去了。
  江青套在外面的一件青色长衫,已被兵刃与掌风撕刮得破碎不堪,而他穿在里面的云衣,也隐隐现露了出来。
  魔龙子谢志雄潭已极的拍出八掌,敞声大笑道:“江青,只怕你身上的火云衣要长埋黄土了!”
  摧山神君冉独面孔阴沉,掌腿如电,在做了一次凌鹰的攻击後,冷冷说道:“谢兄,须要彼此保留麽?”
  魔龙子谢志躲开江青猛然的叁掌後,呵呵一笑道:“罢了,除之为上!”
  随着语声,摧山神君冉独倏而长啸一声,掌势在刹那间沉如雷霆万均,威猛至极的汹涌推出!
  配合着他的出手,魔龙子谢志身形突然令人目眩神迷的游走起来,双掌捷如西方天际的闪电,几乎永无停息的连连劈向敌人。
  这正是昔年武林双飞叁绝掌之一,魔龙掌法中的绝式:“百魂诉冤”。
  於是,飞索专诸的“引龙索”呼啸而起,索端的锐利钢环在夜空中映射出生冷的光辉,沉重的尖锥霍然溜刺。掩盖於一片青色光华与无数掌影之中!
  江青双目怒睁欲裂,他嘴唇紧闭,强自沉着,身形做着极为幻妙的闪躲,掌腿齐出,在积雪纷溅中,绝招迭出不停。
  但是,对方的攻击已达极为凌厉之境,在一连串的紧密暴响中,他已被震退叁步之多,而正当此时空中那绦黑灰色索影倏忽一闪,竟诡异无伦的适时射到,但是,他不是砸向江青,却笔直的击向全玲玲天灵!
  而这时,正是江青被对方联手之力震退之际,他的脚步几乎尚未及站稳,那魔鬼也似的“引龙索”已悄无声息的袭到!
  出手之人正是飞索专诸全立,而他的出手又是如此歹毒,照他“引龙索”的来势,足可将全玲玲立时击毙当场,面目全非!
  江青瞳孔骤然暴睁,精芒暴射中,他大吼一声,不顾一切的以左掌抓向那袭来的索影!
  於是
  一声轻微的,割裂肌肉的剌耳响声起处,“引龙索”倏而扬起,江青的左掌却已在瞬息间皮肉翻卷,鲜血淋漓!
  全玲玲如痴如迷的望着江青的手掌,刹那间,她已痛哭了起来,她的泪水是为了情人的鲜血,抑是为了生父的狠绝呢?
  魔位子谢志大喝一声,身形闪掠游动,“百魂诉冤”的绝招层出不穷,宛似千百冤魂,缠连不定。
  摧山神君冉独亦掠身上步,与连心双老合力施为,在索影青光中,迹近疯狂的攻向敌人。
  空气在急剧的流荡,劲力在强烈的旋回,而雪花亦在不住的飞扬,无论是天上飘落的,抑是地下存积的。
  於是,微笑浮上无定飞环的心头,她轻轻抚摸了一下面孔上的银色面具,那面具虽是冰冷的,但她的内心却是欢愉的啊!
  雪地上散着零碎的,斑斑的血渍,而在一片片,一层层的光华交映中,在一阵阵,一股股的劲气纵横里,江肯己身不由主的连连退出寻丈之外,在此刻,他以乎已明显的落入下风了。
  无定飞环好整以暇的望着这场不公平的拼斗,暗影中,一个窈窕的身影,已悄生生的行到她的背後。
  这窈窈的身影,在暗处已站立了很久了,她一直未曾露过面,也没有开口说过话,但是,她的双眸中,却包含了太多的怨恨,这不用表示“便是看也看得出来的,假如你是细心人,那麽,只要一眼也就够了。无定飞环没有回头,那暗影适才移到她的背後,她已低沉的道:“昭儿,你有什事吗?”
  说着,无定飞环已向旁边移开了一步,目光竟变得慈祥无比的望着她身後之人。
  这时,由雪地的反光,可以看清这窈窕的身影,那是一个最多不过十八九岁的少女,这少女生得异常清秀,有如一朵白净而无瑕疵的水仙花,无形中透露出一股超然的气质与脱俗的清丽,只是,她却有着一对含着忧郁的大眼睛,这对眼睛,在此刻,除了那抑郁之外,还有着无尽的仇恨。
  不是别人,正是昔日在飞仙子口中所提起过盼“昭妹妹”,也正是无定飞环的嫡亲系女儿于|金昭无定飞环在六十年前,被邪神自云岭绝际洞震落阴阳崖下,虽然奇迹般幸得不死,但是,却也留下了一段终生难以泯减的创痛!自那时起,她即寻找了一处人烟罕至的荒山,欲待养好创伤,再出山复仇,可是,她那创伤虽然痊愈了,却遗下了永远也无法消失的疤痕被阴阳崖底利石所割裂的面部,以及摔断了右腿腿骨!无定飞环几乎悲痛欲绝,她发狂般向没有人烟的地方奔去,日夜不停,最後,她到了一个罕见人迹的深山内那是甘肃的穆仞山。於是,她万念俱灰的在穆仞山孤单的渡着寂寥的日子。而时光虽是凄凉与悠长的,却也自指缝中溜泻得很快。五十多年迅速的过去了,这相当於一甲子啊,无定飞环痛恨自己的生命活得太长,於是,在这悠长的岁月中,她已自一个花信少妇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但是,强烈的仇恨与期望与人群接触的欲望却在她心里萌芽,地无法克制,无法忘怀,终於,在她制成一个精致的银色面具後,离开了蛰居五十多年的山区。自然,在她报仇之前,她会先到昔年最值得缅怀的地方去凭吊一番,於是,也因此获知,早年的闰中腻友独轮震天修伟与摧山掌冉商隐确已亡故多时了,但是,出乎她预料的,却是她在苏北丹阳湖,双飞岛,向有一个嫡亲外孙女活着,於是,她便风尘仆仆的赶至双飞岛烟霞山庄。自然,当年的双飞之一,九索飞龙全为柱亦已去世,由全为柱的独子全立继为庄主,全立见到无定飞环自是惊喜无伦,无定飞环便在烟霞山庄隐居了下来。她探寻的结果,知道邪神已六十馀年未出江湖,生死下明,加以她年事已大,便也没有积极寻找邪神报仇,可是,她的外孙女金昭,却为她的毁容残肢之仇悲哀,切齿痛恨着邪神。而後,江青复出江湖,邪神生死之谜揭晓,加以大战烟霞山庄那一幕,这才又勾起了无定飞环的仇恨,坚欲寻着邪神一决生死……
  此刻,无定飞环又柔和的道:“昭儿,你有什麽话告诉奶奶麽?”
  金昭望着眼前这唯一的亲人,咬咬下唇,恨声道:“奶奶,那穿着红衣的人便是邪神的义子麽?”
  无定飞环点点头道:“是的。”
  金昭略一沉默,又道:“奶奶,我要亲手杀死他!”
  无定飞环慈霭的一笑,道:“好孩子,你不怕杀人麽?”
  金昭幽幽的,但却坚强无比的道:“奶奶,我不愿杀人,但是,他的义父毁了奶奶一生,父债子偿,我要他替他的义父偿还这笔血债!”
  无定飞环一阵激动,顺手搂过金昭,柔声道:“乖孙女。难得你有如此孝心,等着看吧,奶奶总教你如愿就是了。”
  金昭闭了闭眼睛,依在无定飞环怀中,而这位赫一时的女煞星,这时非但全然没有适才那股凶戾之气,反而变得祥和无比。
  场中的激斗,依然不停,而且,随着时间的增加,已更形剧烈,江青身上又受了几处浮伤,但是,他却咬紧牙关,丝毫不懈的卫护着全玲玲,好似他的出手,完全都是为了这怀中的玉人一样。
  反子封志的身形越一越快,掌转奇诡无匹,直如天外扛,来去无踪;摧山神君冉独则大开大磕,猛劈狠砸,招式雄浑凌厉;加上飞索专诸“引龙索”的往来卷扫,银衫青轮的快速攻击,再有连心双老那配合无间的奇妙身手,这六名当世高手的合力围袭,威力己达到惊魂慑魄的程度!
  於是,百招又过去了。
  江青身上已沾染了下少他自己的鲜血,甚至有些滴落在全玲玲的面孔之上,而全玲玲那苍白的面容,也就显得更加凄惶了。
  无定飞环忽然低声问道:“昭儿,你同情你的玲姊姊麽?”
  金昭毫不犹豫的道:“我同情她,她是一个少有的好姊姊,但是,她却不能为了一点情感而背叛了全伯伯,连教养之恩亦弃之不顾,我虽然同情她,却不反对给予她应得的惩罚!”
  无定飞环默默颔首,而在她颔首的同时,银色面具後的眼睛又倏而肘出两股煞气。
  於是。她望了望场中的战况,喃喃自语道:“江青这小辈果然有两手,不过,时间却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嗯,差不多了……”
  金昭仰首望着她的外祖母,但是,她却为都双煞气毕露的眼睛打了一个寒栗,这是一双多麽狠辣的眼睛啊!
  忽然,无定飞环冷冷的道…
  “傅当家,又要麻烦你了。”
  百步弯月傅泉,乃为关外有名大豪,名声极为响亮,他与飞索专诸情交莫逆,但是,在烟霞山庄却是客卿地位,是而无定飞环对他说话较为客气,而百步弯月为了烟霞山庄不但鞠躬尽瘁,更且失去一条左臂,他这忠义之气,自然亦使无定飞环对他另眼相看,优礼有加。
  这时,无定飞环言中之意,傅泉自然十分清楚,他微微躬身,沙哑的道:“谨遵前辈谕令!”
  “令”字适才出口,一道蓝汪汪的光芒,已似闪电般倏而射出,有些疯狂般笔直的飞向战圈!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