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柳残阳 >> 如来八法 >> 正文  
第九十一章 幽幽情孽          双击滚屏阅读

第九十一章 幽幽情孽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爆竹声犹在耳边□绕,各色的彩纸在寒风中飞舞,新年的气息尚未消逝,浓厚的欢乐在每家门口的火红春联上仍旧洋溢对衬,而年已过了,虽然恭喜发财的声音依然愉快的响自家家户户散发著的□味酒香中这是农历新年后的第五天。
  战府这个年可过得愉快,过得热闹,老老小小,都淋漓尽致的玩个乐的,尤某是小娟儿,更是跳跳蹦蹦,一天闹到晚,巴不得这个年老过不完。
  午后,红面韦陀战千羽又拉著长离一枭相对弈棋,二人可是将遇良材,兴趣来了,坐在那伫一整天也不觉累。大旋风白孤与绝斧客陆海却拉著老战贵躲在门房饮酒聊天,谈些过关斩将之事。小娟儿被战少奶奶逼著午睡去了,整个战府中现得一片静寂,空淡淡的。冬日的阳光懒洋洋的透过冰花格子窗骨,投著些散碎的影子在花磁砖的地面上,一切都是知此安祥,带著一丝儿兴奋后的平静。
  江青独自一人在后院中负手卓立,他穿著一身宝蓝色的丝夹袍,宝蓝色的文士巾上镶著块雪白的羊脂玉,轻裘缓带,越发显得唇红齿白,秀逸绝伦。
  雪,在地上积成寸许厚一层银毡,后院中寒梅怒放,与雪一样的皎洁,与胭脂一般的嫣红,缤缤纷纷,纵横交错,枝桠古趣盈然的伸曲著,淡淡的幽香在空气中柔和而文静的播散。美得很,也雅得很。
  江青静静地凝望著那一朵朵含笑的梅花,有一股奇特而满足的感受,彷佛在隐约中,那朵朵的梅花幻成一片片迷人的笑靥,这微笑是如此娇柔,却融合著两张似乎孕育著凄迷意味的美艳面孔。
  于是,在沉静中,一阵沙沙的脚步声轻悄地响自身后,江青依然凝视著眼前的梅花,半晌,他低沉的道:“裴姑娘,好些了么?”
  不错,他身后五尺,正俏生生地站著那娇小美丽的裴使,裴敏的脸色带著几丝苍白。但是,这却更衬托出她弱不禁风的病态美。
  一丝微笑展现在裴敏唇角,她轻轻的道:“四哥,又在想蕙姊姊了?”
  江青缓缓转过身来,苦笑了一下,顺手摘了一朵梅花在手中揉弄,散碎的花瓣自他指间飘落在雪地上,这微小的动作,正映射出他此刻心中的苦闷。
  裴敏抿抿声唇,又道:“四哥,我近月来老是闷恹恹的闹著小病,没能好好地陪你聊天,更累及你亲到我房中探视了好多次,在你目前的心境下,我实在深感歉疚不安……”
  江青淡淡的笑笑,道。
  “裴姑娘,你我不是外人,毋庸如此客套,我近日来确赏心绪不佳,下过,待些时候就会好的,对了,三哥呢?”
  裴敏向屋伫呶呶嘴,有些甜蜜的道:“这呆子正在和钱素姊姊商量,在杭城什么地方找座适当的房子……”
  江青笑道。
  “裴姑娘,二哥也该心急了,不过,相信日子不会太远的。”
  一丝羞扛霎时爬上了裴敏苍白的面颊,于是,她显得更加娇艳可爱了,垂下那粉嫩的颈项默默无语,多诱人啊,这一股少女的羞态。
  江青苦笑著搓搓手,是的,眼前的情景,他亦曾经历,而且恍如在目,但是,那属于他的人儿呢?
  “四哥。”
  裴敏又轻轻的叫了一声。
  “嗯”。
  江青询问地看了她一眼。
  “四哥,我想告诉你。可一定要找回蕙姊姊啊!”裴敏真挚的说,如波的大眼中流露著期冀。
  江青吁了一口气,低低的道:“我实在气馁了,她好像已在空气中消失了一样,大江南北都找不著她的踪迹,唉,又叫我到什么地方去寻呢?”
  裴敏正要开口,一阵愉快的呼声已自屋内传出:“敏妹抹,小敏,你在那见?”
  于是,祝颐那健壮的身躯自回廊的弯角处转出,他一眼看见二人,急忙夫步赶来,边笑著道:“好呀,四弟倒是雅兴不小,一个人跑到后院赏梅,小敏,你又逼著四弟去找夏姑娘了,是么?”
  裴敏白了他一眼,道:“人家才不似你,一天到晚就忙著顾自己的事,蕙姊姊失踪了这么久都不关心,哼,蕙姊姊如不回来,休想人家和你……”
  说到这伫,粉面一红,却住口不再说下去,祝颐急得抓耳捞腮,一边大呼冤枉,一面又嘻皮笑脸的道“小敏,和我怎的?嗯!”
  裴敏啐了一声,转身飞跑进去,窈窕的身段,纤弱得有如扬柳摆舞。
  江青微微一笑,道:“三哥,古人有云:只羡鸳鸯不羡仙。此言确是不差,现在三哥大约早已识得个中滋味了,温柔乎?甜美乎?”
  祝颐大笑道:“俱全矣,哈哈,俱全矣。”
  在园中,二人低声的谈笑著,有一片祥谧的气氛,自然,祝颐是有心使江青心情开展,而江青,更是藉谈笑来暂时忘却心中的郁闷。
  祝颐轻沉的向大厅一指,伸伸舌头道:“四弟,卫岛主的规矩可真严,自从不久前他那两大护卫赶来后,几乎全是衣下解带,马不停蹄的侍候于他,甚至连倒茶端酒,穿鞋脱衣的事也一概包办,不劳他人动手,看他二人亦步亦趋的模样,真是忠诚得紧呢!”
  江青一笑道:“三哥,你别小看了卫老前辈这两大护卫”飞闪二雷“,他们的本事可厉害的很,卫老前辈还有两名护卫”天雷“与”神雷“尚未到来,否则他这四大护卫全在,威势就更不同了。”
  祝颐低头沉思了一下,道:“对了,四弟,据”飞闪二雷“归来后的禀报,说他们护送飞索专诸全立的灵柩回到烟霞山庄时,烟霞山庄内外可说是一片凄凉,愁云惨雾,哭声震天,全立的夫人红衣女罗十娘,更当堂昏绝在灵柩之前…:…”
  江青低沉的道:“是的,这原是意料中事………”
  祝颐叹了口气,道:“烟霞山庄的上下,却对全玲玲十分敌视,甚至有些庄众想对全姑娘不利,害得长离岛护送的豪士们又个个剑拔弩张,团团围护在全姑娘四周,这些家伙真是混账,他就一点也不打听打听事实真相,丝毫也不顾念你与卫岛主对他们的义赐之恩。哼,要不是四弟你,双飞岛的任何一人,那伫还会有一个活著回去?在那种充满仇视的环境之下,我真替全姑根担心。”
  江青面孔上的肌肉痛楚的痉挛了一下,缓缓的道:“我早已考虑到这些后果,但是,玲玲要尽为子之孝,这些后果乃是无法避免的,我与她都很明白。闪雷邢铮说,海天星纪旗主已当著所有双飞岛烟霞山庄上下之人道出了那次血战的经过情形,更特别强调了玲玲的委曲求全,三哥,我们已尽了力,至于听不听解释,那则是他们的事。玲玲这三年中,日子必不好过,但是,她却得咬紧牙根忍下去,谁叫她生在双飞岛,谁又叫她爱上我?唉,这全是孽啊,三哥,这全是孽。”
  祝颐默默无话,他已察觉到空气中的沉闷,这与他原来想调和一下江青恶劣心绪的初衷是大相违背的,于是,他连忙笑道:“四弟,我们不谈这些了,出去溜达如何?现在小娟儿那鬼灵精不在,正好落得清闲自在。”
  江青沉吟了片刻,颔首道,“也好,只是,你不陪伴裴姑娘么?”
  祝颐故意老天真似的做了个鬼脸,笑道:“陪什么?以后日子长著呢!”
  于是,二人也没有向谁打招呼,悄然自后门中溜出,沿著一条小胡同向热闹的街市行去。
  大街上。
  年节日热潮尚未过去,到处都是人来人往,闹哄哄的,彷佛人们都舍不得这一年一度的新年如此过去;而在大年的未稍尽量追寻他的余韵,人人高声在路上谈笑著,面孔上洋溢著欢愉,孩子们的新衣仍舍下得脱下,跟随大人留意的瞧著五光十色的零货摊子,或雀跃著往来追逐嘻闹。
  江青与祝颐漫步徜徉,随意浏览,祝颐笑著暗指两个身穿小红袄的姑娘道:“四弟?这两个妞够俏下,若非在年节上,只怕还难得看到那柳腰款摆的姿态呢!”
  江青心不在焉,目梢子也不斜一下,微嗯了一声,答非所问的道:“三哥?咱们城外走走如何?换换空气,这几天闹得头昏脑胀,你我或者都须要以辽阔的旷野一涤心肠郁气……”
  祝颐颔首赞同,边道:“那么,可要回去牵出坐骄?”
  江青摇头道:“不□了,这时热闹拥挤,骑马反而累赘,吾等一面欣赏这城市繁嚣,一边步行向城外,不是较之骑马实惠得多么?”
  二人脚步微微加快,祝颐却笑道:“近日以来,四弟,我发觉你较之以前更为儒雅了。”
  “是么?”
  江青牵动了一下唇角,目光毫无意识的向簇拥熙攘的人群瞥视,神色淡漠得很,不错,一个心中有所怀感的时候,一些身外事物往往都会变成不关紧要,心思早就为那浓厚的感怀所迷蒙了。
  于是,渐渐的,街道上的人迹巳比较稀疏,喧嚷声也平静了不少,转过一条弯路,展现在二人眼前的,是一条宽窄适当,两旁店家门面十分整齐的青石板路。
  江青看了一下,有些迷惑的道:“三哥,这条路好像不是通往大城门的方向………”
  祝颐笑道:“当然,大城门那伫又乱又闹,人挤人推的,从刚才的地方去要费不少工夫,而且在这种节日气氛之下,城外左近也十分杂繁………”
  “那么,我们去那伫呢?”江青问。
  祝颐向前一指,道:“小东门,从小东门出去,不是也可以同样享受郊野的清新空气么?”
  江青颔首一笑“二人又并肩向前行去,望著街道两旁扫积的雪堆,江青若有所感,轻细的呢喃著:“年过了,等到立春之后,大地又会是一片生机盈然………”
  祝颐转首凝注江青的面孔,轻轻地拍拍他的肩头,柔和地道:“不错?四弟,很快的,又是一片生机盈然。”
  于是,二人行到了小东门,这城门因为不是道行要街,所以建筑得并不高大,进出之人也十分寥落,这上端呈椭圆形的城门,宽窄仅容一乘马车,此刻,连个守门的兵勇都没有,年代,总算是升平的呢。
  城外,沿著护城河栽植了一排排整齐的垂场,但是,那在春天翠丝青葱的柳条儿,这时却是一片枯黄萧瑟,柳梢儿积著些隔宵未溶的雪,衬著结冻的河水,迷蒙的远山,别有一番伤感的韵致。
  江青忽道:“三哥,可惜忘了带点酒菜,否则,赏景饮酒,闲话今昔,倒也悠游安谧,雅然脱俗呢?”
  祝颐笑著白皮袍内摸出一个巧细的白瓷瓶,拔开瓶塞,一股强烈的酒香扑鼻而出,他得意的道:“四弟,为兄早有远见了。”
  江青接过,凑著瓶口浅浅一啜,吁了口气道:“好酒,好酒,小弟不敬,先浮一大白了。”
  祝颐正待说话,却向远处一座建在堤旁的小亭一指,道:“四弟,咱们哥俩虽然够雅,却也有更雅之人呢!”
  江青顺著祝颐手指的方向瞧去,只见那座远处的小亭内坐著两个人,都是一色的纯白皮披风,尚有四个仆从模样的汉子侍立两旁,手中各执著酒壶木盘等物件,亭外尚有骏马数匹,□绳都已缚在一棵枯树之上。
  但是,那两个坐著的人,姿态却有些令人纳罕,二人并非分坐两旁,更不是各据一方,而是紧紧的偎在一起。
  江青淡淡一笑道:“三哥,敢情还是一对,在这种气氛,这种情景之下,彼此间爱之升华,将更来得迅速与真纯,那位朋友倒很会利用时机呢!”
  祝颐又仔细望了一阵,道:“只是,不知和那位朋友偎在一起的姑娘,长得够不够标致?”
  江青笑道:“二哥,阁下真是杞人忧天了,那又不是你的知心人,美与不美,何劳阁下为古人担扰?”
  祝颐搓搓手,道:“话不是这么说,在眼前这么美的境地中,饮酒赏雪,共话衷曲,对方一定要是个绝色佳人才有味道,才有诗意,否则,弄个葫芦东瓜之流的丑娘们。可就要大煞风景了……”
  江青有趣的啾了自己拜兄一眼,道:“怎么,三哥,可有兴趣过去看看你的诗意么?”
  祝颐大笑道:。
  “好小子。你别将责任往为兄身上推,走。咱们去!”
  饼了桥,二人低声谈笑著往那小亭行去,江青一身宝蓝色的衣衫,看上去丰神俊朗,酒脱至极,加上他那股特有的,人所不及的优雅气贯,更显得高远出尘,有著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意味。
  近了。
  江青低声道:“靠右的那位便是窈窕之女了,三哥,美不?”
  祝颐笑道:“只看见她的侧影,怎知生像如何?面庞又大半遮在头巾之内,更难识庐山真面目了。”
  江青暗暗一扯祝颐衣袖,停下却步道:“三哥,就此回头可也,否则,就显得轻佻了。”
  祝颐忽然重重咳了一声,故意大笑道:“呵咯,柳枯了,水冻了,天也沉沉,山也蒙蒙,这等景致,好是够好,却未免有些凄凉呢………”
  亭内互相偎依的两人轻轻一笑,自然的分开,都不约而同地转过头来,向祝颐似怒非怒的瞥了一眼。
  江青目光才接触到那张半遮在白色头巾内的少女面孔,已不由微微一怔,有些尴尬地退后了一步。
  但是,那位少女却显然十分激动,她轻悄的扯下丝巾,两只美丽的大眼睛睁得滚圆,牙齿紧咬下唇,面孔的红润消失了,变成一片苍白,两个小巧的酒涡凝冻看,嘴角的肌肉在不停的抽搐;假如我们仔细观察,那么,我们便可以发觉,她的双手正用力抓著身前的一张青石桌沿,裹在那件名贵白狐皮披风内的纤弱身躯,亦在微微颤抖。
  祝颐亦觉得这位在唇边有一颗美人痣的少女彷佛在那儿见过似的,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呆呆望著不动,脑中却在急速的思M。于是──靠著这少女身旁的一个青年缓缓站了起来,这年青人约莫二十几岁,生得十分端秀,双目中神光隐射,微翘的嘴角傲然漾起一丝冷笑,从他穿著的华贵及形态看来,此人非但有著一身极为深厚的内家底子,更且是一个豪富郎君呢!
  江青将双手负在身后,又放回胸前,有些不安的望了望祝颐,暗伫咬咬牙,用力笑了笑,抱拳为礼道“二位请了。”
  那青年亦长揖还礼,但声音却冷冷的道:“兄台请,兄台等寻到此地观赏景致,亦算雅人,但是,兄台等适才之举,却又俗不可耐,与那市井之流,难分轩轾。”忽然──这青年低下头去,有些惊异,却十分爱怜的道:“萱妹,你不舒服么?怎的老是在颤抖?”
  祝颐奋然一拍脑袋,高兴的道:“对了,对了,这位姑娘可是唐小萱唐姑娘?”
  青年人勃然怒道:“朋友,在下之未婚妻是你随便叫得的么?彼此俱属陌路,言行举止,还是多加检点的好。”
  祝颐不料对方竟会如此不客气的出言相训,不由楞了一下,继之面孔一沉,却又硬生生忍下了这口气,没有反唇还敬,可是,神态之间却明显的表露出了他的愤怒。
  于是,那位美丽的少女似是十分艰辛的站了起来,语声颤抖的道:“江青………你好?”
  是的,这位姑娘正是在昔日江青等人初次返回杭州途中,经过一家道旁酒店,入内小憩之时遇到的店主之女唐小萱,假如我们还记得,这位少女对江青是一见锺情,那么,我们便不该忘记她被江青婉拒后心中所含蕴的怨恨,更不会忘记这位痴情的女孩送给江青的指甲与头发!这表示著一个少女强烈的爱与恨的信物。
  此刻,江青有些怔仲的苦笑了一下,轻轻的道:“小萱,恭喜你………”
  唐小萱凄楚的一笑,道:“现在,你高兴了?”
  江青搓搓手,难过的道:“不,小萱,别如此说,我不是有意刺伤你,真的,我下是有意的……”
  唐小萱生冷的道:“别再说下去,己经够了,足够了,你是天下最残酷的人,没有一点同情之心,我………我恨透了你!”
  那青年蓦地大叫起来:“萱妹,他就是江青?那火云邪者?那拒绝了你爱的傻子么?”
  唐小萱再也忍耐不住,双手掩著面孔,痛苦地啜泣起来,她身旁的青年大踏步走了出来,愤怒己将他的面容涨得通红,他指著江青吼道:“姓江的,凭你赫赫威名,强极一时的武功,竟会去欺侮一个女孩子,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但我却要教训戏教训你,拼了这条命也要替我的萱妹妹出了这口气!”
  唐小萱抬起泪痕斑斑的面孔,哀哀的道:“不,毅君,不,你打不过他,别为了我做傻事………”
  年青人霍地脱下披风,咬牙切齿地道:“萱妹,我这条生命何足为惜?为了你,我不会顾到一切,我比你更恨他,他夺去了我最爱的人的心,他在不觉中毁了我所有的自尊,他使我两人在痛苦中生活,他令我梦寝不安,我忍不住了,与其日后恨怨,倒不如现在拚个死活!”
  江青挣静地望著他们,悠然道:“这位兄台,请暂勿冲动,这件事情的始未,尊驾可是都知道了?”
  青年怒道:“当然知道,萱妹妹不是一般世俗女子,她敢爱和恨,用不著瞒我,倒是你,你表面上身为武林大豪,背地伫却是个伪君子!”
  祝颐在旁寒著脸道:“朋友,阁下说话最好慎重点!”
  年青人倏而仰天狂笑,道:“慎重,我玉麟连君毅少承恩师老人家谆谆教诲,培之忠义浩气,育以处事之理,自问日常行事光明正大,毫不苟且,但是,今日我却情愿拚舍一切积累之成,甘受师门同道唾骂,要与娃江的伪君子决一死战,这个日子我企盼得太久了,也等得太长久了……”
  江青心中一震,沉声道:“玉麟?朋友,尊驾业师可是秋山金鞭擒鹏掌萧恕萧老前辈?”
  这年轻人面色一肃,冷冷地道:“正是。”。
  江青又温和地道:“那么,尊驾乃是萧老前辈的开山首徒玉麟连君毅了?”
  年青人狠狠地道:“不错。”
  江青善意她笑笑,道:“连兄,咱们好好谈谈不行么?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在下自问并没有做过难以见人之事,更不曾有意使尊驾难堪………”
  那年青人──玉麟连君毅蓦地踏上一步,怒道:“姓江的,你还要怎样才算使我难堪?
  你要如何才算萱妹妹为你受苦?你知道你已摧毁了我们两人的终生幸福么?”
  唐小萱哭泣著道:“君毅,你回来………”
  这位玉麟连君毅在江湖上亦是响当当的人物了,此刻闻声之下,却是全身一颤,怒瞪了江青一眼,悻然走回唐小萱身旁,关切逾恒的道:“萱妹,你先坐下歇会,你放心,我一定为你出这口气!”
  语声之柔和低软,几乎与适才判若两人,这个原因多明显,不用说,只要你曾经有过爱,你一定会明白的!
  唐小萱抽噎著道:“君毅,听我说,别和他打,这算我第一次求你,君毅,你别再伤我的心,我恨他,但却不能以武力做为报复的………”
  玉麟连君毅面孔上神色急剧地变化著,他考虑了又考虑,双手握得紧紧的,钢齿陷入下唇,目光中充满了嫉与恨交织而成的狠厉色彩。
  唐小萱眼眶中晶莹的泪珠又顺颊而下,那两个美丽得令人心醉的小酒涡在泪水浸弥伫痉挛,幽幽的道“君毅。我不勉强你,好,你去………”
  玉麟连君毅蓦地泄了气,双目的狠厉光彩在刹那间消失殆尽,他颓然道:“萱,别难过。我不会违你的心意,我不去,我不去了,任他折磨我吧,任他讽谑我吧………”
  江青沉穆的道:“连兄,在下岂是此等卑陋之人?岂是心胸如此狭窄之辈?在心灵与精神的煎熬上,在目前,受讽谑的是在下,受痛楚的亦应是在下。”
  玉麟连君毅恨声道:“江青,你不用拿话来骗我们………”
  祝颐忍不住怒道。。
  “骗你什么?你们都以为我四弟很快乐么?你们都以为我四弟拒绝了唐姑娘是一件愉快之事?你们知道我四弟的意中人已经失踪数月了么?”
  唐小萱骜恐的叫道:“什么?夏姑娘失踪了?”
  玉麟连君毅也吃骜的道:“夏姑娘失踪了?真的?”
  江青眼睛闭了一闭,静静的道:“是的。”
  唐小萱彷佛被击了一棍,瘫痪般坐倒在石凳上,满脸神色凄楚,低迷的呢喃著:“我不该恨她………我不该怨她………太过份了,我是太过份了………”
  江青走上两步,缓缓的道:“小萱,这怪不著你,我与她,是另外一件事才促成今日的结果,唉,为了寻她,我实在已经精力交瘁………”
  唐小萱蓦然抬头,大眼睛伫泪痕未乾,唇角那颗妩媚地美人痣在轻轻颤抖,她有些神经质地大叫:“另外一件事?江青,你另外还有女人?”
  江青被她问得一窒,仓促间竟答不上话来,他嗫嚅著,表情异常尴尬,自然,也含蕴著几丝并不须要的愧疚。
  唐小萱愕然一笑,指著江青道:“老天有眼,让我真正认清了你这金玉其表,豺狼之心的武林败类,我不料你是这么一个朝秦暮楚,见异思迁的浪荡子,你好,你伤透了我的心还不够,又摧残了夏姑娘的终生幸福,江青,你在多少脂粉堆伫打过滚?你玩弄了多少女性?…:你这骗人的魔鬼,我恨死你,恨死你,恨死你………”
  玉麟连君毅倏然大吼一声,如一头猛虎般冲出,双掌向外一抖,又猝而圈回,狠烈无匹的砍向江青头旁琵琶骨!
  唐小萱待要拉扯已是不及,不由哀呼一声,以手蒙面──几乎是连君毅出手的同时,江青已飘开五尺之外。美妙至极的在雪地上转了一个半弧,就好像他的身躯是一片毫无重量的棉絮,随风浮游一般,美极了,也酒脱极了。
  连君毅大叫一声,一个大斜身,拳影飞舞,又似满天巨雷撞震,带著强烈的劲道卷砸而至!
  只看这玉麟的出手之式,便知道是一套威力猛烈的正道拳法,这套拳法,不仅有著凛然的阳刚之劲,更有若一股难以言喻的浩荡正气,宛如丽日中天,光芒万丈,又似豪士长啸,入云破日!
  江青像柳絮一样的飘移躲闪,绝不还手,在掌影中穿插,在罡风伫出入,自然得很,彷佛翔天之鸟,游水之鱼。
  玉麟连君毅所使的,乃是秋山卧虎堡萧家的独门绝技:“万宗拳”,兖万宗拳法一共只有十二个式子,但是,招式变幻之间,却是千奇百怪,玄妙无比,威力之大,几可气吞河岳,拔山移鼎,如以内家真力为辅,则效果之大,更能倍之,当年金鞭擒鹏掌萧恕既曾以此套拳法一连败了十七名武林高手而名传天下,这时──玉闯连君毅怒不可遏,拳拳相连,式式接衡,毫不予对方以分寸喘息之机的猛攻急打,拳腿纵横,积雪纷飞,沉雄无匹地紧逼不舍。
  祝颐在一旁越看越气,大叫道:“四弟,这小子欺人太甚,你让他也得有个程度,现在还讲什么交情?你快些还手呀!”
  连君毅额际青筋暴起,两眼血红,他一面将一口先天至纯的真气贯入拳掌之中,边怒叫道:“谁要你让?姓江的,拿田你震惊天下的本事来吧,我们拚个死活!”
  江青又急速快捷地躲过敌人九拳十二掌,滴溜溜滑出三步,身形微躬,险差五寸的再自对方一个“斜切掌”下飘过,淡淡地道:“连兄,请先息怒,动手解决不了问题…………”
  玉麟连君毅一声不吭,攻势更急,招招不离江青要害,指戮脚蹴之间,全是对方的致命之处。
  江青又让五招,冷然道:“连兄,在下已忍让了尊驾一十五招,请勿逼人太甚,须知尊驾技业虽强,却非在下之敌。”
  速君毅狂吼道:“我连君毅拚脱这付臭皮囊,也要为天下人揭露你那卑陋的假面具!”
  祝颐双拳紧握,却仍见自己义弟没有还击,不由气得一跺脚,走向泪痕满面的唐小萱身旁,愤然道:“唐姑娘这场较斗到底有何意义?你是愿意我四弟吃亏,还是要看看你那未婚夫栽次大跟头?”
  南小萱用手拭抹那流不尽的泪水,抽噎著道:“不,祝公子,我没有这个意思,我……
  我…”
  祝颐急得搓手道:“你快叫那位姓连的朋友住手呀,我四弟如果真火来了,只怕这位仁兄要吃不了兜著走……”
  二人正在说话,忽然又听到连君毅的狂厉叫声:“江青,我与你这蔑视天下人的狂徒拼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