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柳残阳 >> 如来八法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君子之道          双击滚屏阅读

第九十二章 君子之道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二人闻声之下,急忙回视,只见玉麟连君毅的拳法已经改变,在一连串的迅雷般扑击后,竟退出了七步之外,目光丝毫不转地凝注著江青。
  唐小萱蓦地尖叫道:“君毅,不要,君毅………”
  随著她的惊呼,玉麟连君毅已猝而冲起空中五丈之高,一个大翻身,四肢箕张的反扑而下,待至临近敌头顶寻丈之际,却又闪电般在空中挪移了六次下同的方向,于是,他的双掌与两脚也分自六个迥异的位置扣向对方经脉,踢向敌人全身的穴道,手脚挥舞之间,劲风如啸,威力强大至极!
  江青的唇角在刹那间浮起一丝含有深意的微笑,他冷冷地道:“擒鹏掌!”
  有如一探滑溜的蛇,蜿蜓而难以捉摸的泻田五步,抖手之间,星芒与月弧同时飞起,在澎湃的狂飙中,他己硬生生拼解了对方名震遐迎的开山掌首式:“刁头扣真”,功作之间,俐落无比。
  祝颐心头一宽,欣喜的道:“好小了,这下姓连的朋友乐子大了…”
  于是──
  玉麟连君毅身形尚未落地又倏而飞起,大旋转,急如电光石火般双掌箕伸,在同一时间扣向敌人两手腕脉脚尖却奇异的圈回,自令人不可思议的角度点向对手的眼睛,招术狠毒得吓人。
  这乃是擒鹏掌的第三招:“撤爪点目”。
  江青卓立不动,出手之下,便是邪神嫡传的五大散手之一:“掌不刃血”。
  他那左手幻成的扇形光影,尚在闪眩之际,右掌己有如一柄锋利的竖刀,以超绝的去势,在敌人的攻击尚未到达的瞬息间,已来到对方颈项之旁,江青出手虽缓,却首先抢制了先机!
  玉麟连君毅气得重重的哼了一声,霍然再度腾空,却在身形始起的须臾间,又猛然一腿踩向对方天灵没有任何容人思忖的时间,江青头颅恰到好处的微微一偏,右掌倏起,闪电般点戮敌人脚踝的“涌泉穴”!
  于是,玉麟连君毅又被迫怒叱一声,再向右方飞出三尺,自他展出“擒鹏掌”开始,到目前身躯尚未沾地,一直都是在悬空中与敌周旋,固然擒鹏掌本身招式奇玄绝妙,威力恢宏,但是,连君毅自身内力之深厚,亦是弥足惊人了!
  此刻,江青大笑不绝,一个腾跃,紧跟著一招五大散手之一的“阴冥阳关”,当掌影尚在空中纵横飞舞时,他的“并天指”己带著蒙蒙白气,渗杂在另一招散手“苦海无边”中攻到,而他这几个不同的招式,却是不分先后的一气施出!
  漫天的掌风呼啸滚荡,劲力汹涌,每一分、每一寸的空间都布满了沉重的压力,令人产生一种宛如置身深海底下的念头!
  玉麟连君毅疯狂地叫道:“江青,你这才叫狠,这才算毒!”
  擒鹏掌中的绝式“随鹏入云”“反翼□首”“臼!戏腹”。已纷纷不所的连仁展出,招式之间千三万化,幻闪不定,举手投足,雄浑无比,正像是一个身处九仞之上的豪士,在力搏一头金睛巨鹏一般!
  掌与掌在周遭交错互击,罡气及狂飙在推撞排涌,积雪四扬,飘飘而下,两条人影已难以分辨的在这宛如怒涛似的斗场中飞舞。
  倏然──
  人影分向两个不同角度射出,但是,那条淡蓝色的身影却迅速至极的倒翻而回,有如一颗流星的芒尾,以令人骇异的速度猝然赶上那未及落地的白色人影,擦过他的身旁抢先著地站稳。
  白色人形彷佛一时估料不到,落地之际,几乎与那原该自己站立的位置之人撞个满怀!
  于是,白色的人影猛然一个倒转,在急忙中硬生生收住去势。险极的落在两步之外,却禁不住一个跄踉踉。
  抢先落地之人,不是别个,正是那位名震天下的火云邪者江青!他适才所展露的轻身绝技、乃是邪神的不传之密──“百里流光”。
  弄得狼狈不堪的玉麟连君毅,此刻已是面红气喘,满头大汗,他强忍住自己急促的喘息,左手无助的扯拢著身上那件纯白夹袍的下襟,那伫,已被撕破了一条半尺长的裂口,像一个饿极了的孩子嘴巴!
  江青若无其事的抿著下唇,似笑非笑的盯著眼前这位武林名手的大弟子,缓缓拂去衣衫上的雪花,神态显现得潇洒极了。
  祝颐向唐小萱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沉声道:“四弟,你没伤著人家吧?”
  江青平静地笑笑,道:“没有,只是连兄要另换一件夹袍了。”
  玉麟连君毅这时羞愧而痛苦的行向唐小萱,面色苍白得吓人,他用力绞著双手十指,语声颤抖的道:“萱妹妹,对不起你!我没有能为你出气,我已尽了全力,萱妹妹,我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但我已试了……”
  唐小萱温柔地握著连君毅的双手,大眼睛伫余悸未消,她深深吁了口气,关切而爱怜的道:“不,君毅,我并不怪你,你别难过,你本不会输得这么快,莫忘了,你的擒鹏掌中尚有好多绝招没有用出………”
  连君毅愧疚的垂下头叹道:“萱妹妹。:我知道你,你别安慰我,唉,我已便够丢人现眼了……他适才自我身后擦过,在我颈项上捏了一下,假如………假如他真存异心,我早已没命了,不错,我的擒鹏掌尚没用完,但是人家的真正功夫也同样未曾使出,到那时再栽,反倒不如现在就输了乾脆。萱妹妹,唉,我的确不如他………”
  唐小萱抬起头来,目光冷冷地注乱著江青,一瞬不瞬,那双眸中透露的神色是如此冷漠,如此怨恚,好似含蕴了千万句责问,无尽的幽恨。
  江青与她对视了片刻,轻轻转过头去,温和的道:“小萱,这是我错,不该伤你未婚夫的自尊,容我道歉………”
  玉麟连君毅蓦然神经质的大叫:“江青,我不要你可怜,我下要你慈悲,你是伪君子,你空具有一身好本事…………”
  江青绝不发怒,静静的道:“别难过,连兄,老实说,你的武功十分精博,内劲亦悠长深厚,正是武林中少见的异才,今天你败于在下手中并不算丢人,诚如你自己所言,我们彼此心中都很明白,你不会是在下的对手,这个结果,我们双方早已预知,但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相逼,使在下不得不采取自卫的行动……”
  唐小萱哼了一声,道:“江青,你如此刺伤人家的心也叫自卫么?”
  江青看了唐小萱一眼,沉声道:“小萱,假如你没听说过,连兄或者知道,我火云邪者江青从来没有让任何一个逼迫我、侮辱我的人保得全身而退过!”
  唐小萱恨恨的道:“那么,我也骂了你了,也侮辱过你了,江青,你来吧,你过来杀了我,最好将我丢弃于大海之中…”
  一抹深刻的微笑再上江青的唇角,他缓缓的道:“小萱,多日不见,你仍旧是个稚气未脱的孩子,不过,你却较一般的女孩子淘气多了……”
  唐小萱怒道:“谁是孩子?江青,你用不著装得老气横秋地教训人,你……你最没有良心,最不同情别人”江青笑了笑,道:“也罢,小萱,算你长大了,咱们之间,和气一点不好么?你与连兄的好日子是定在那一天?我能叨扰一杯喜酒喝么?”
  此言一出。唐小萱神色骤变,面孔惨白得吓人,双目中泪光盈溢,哀哀的道:“江青,你狠……你害得我还不够么?你讽刺我还不足?你……你……你对我一点都无动于衷!”
  江青迅速扫了玉麟连君毅一眼,这位武林中的后起之秀正低垂著头,双手握在一起,默不作声,但是,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他在此刻是如何的难受了。
  江青异常为难的瞧著眼前这位美丽的少女,严肃的道:“小萱,现在不是耍孩子气的时候了,你的未婚夫便在身旁,小萱,你怎能当著他的面前说出此等话来?你就不怕伤他的心吗?小萱,要设身处地的为别人想一想,假如你的未婚夫在你面前对另一个女孩子如此,试问你将作何感想?”
  唐小萱一言不发,蒙著脸,双肩在不停的耸动,轻轻的,却又哀痛至极的啜泣著,其声凄惨,令人柔肠百折。
  江青悠悠的道:“小萱,别哭……”
  这时,玉麟连君毅忽然挺起胸膛,哽咽著大声道:“江青,你不要责怪萱妹妹,我承认我爱她,爱得心痛,爱得发狂,但是,在当初文定之前,萱妹妹已经毫不隐瞒的将她对你的情感完全告诉了我,我当时答允她,如果将来你们能有再次见面之机,而你也能真心爱她,我情愿退出成全你们。我明白,我十分明白,萱妹妹心中所爱的人实在是你,我从不向人乞怜,更不要人家施舍式的感情,可是,我对萱妹妹却办不到,假如你不爱她,那么,便请你不要摧残她,不要欺骗她,把她还给我,纵然她可怜我而爱我,我也心甘情愿:约不反悔,因为我小能失去她,这一生我除了她,不会再去爱任何另外的女子……”
  连君毅说到这伫,巳因过份的激动而泣不成声,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尤其像玉麟连君毅这等江湖上响当当的角色,竟当著他情敌的面前而知此悲痛,便可以看出他对唐小萱的情感是到了何等的程度了。
  这时,唐小萱哭著扑入连君毅怀中,不顾一切的用嘴唇去吻乾那张面孔上斑斑点点的珍贵泪水,边凄哀的道:“君毅,我对不起你………我害了你……君毅啊………”
  江青脸色肃穆的注视著眼前这感人良深的一幕,他在脑海中深思著一个问题,沉默无言。
  连君毅仰起头,哽咽著道:“江青,你说,你爱不爱萱妹妹?你说说老实话,你不要欺骗自己的良心,你说啊,江青……”
  于是──
  江青缓缓走近二人,目光凛烈而冷静,他彷佛在谨慎的挑选著出口的词句,极为艰辛的道:“小萱,在很多日子以前我第一次看到你时,只觉得你是个天真未泯的小妹妹,但仅只年余,我不能不承认你己长大了。小萱,在男女相悦的情感领域伫,老实说,我自认懂得很多,但是,你却决不比我少。你能领悟的真谛,甚至更在我之上。小萱,你是个纯洁而重情感的女孩子,我只能说,在你我相见之时,已经晚了,现在,我再告诉你假如我们能更早一些认识,我一定会热烈的爱你,甚至比你对我更深,可是,如今却不可能了,小萱,在这一方面,我心中所受的创伤已经够深。小萱,我只是个极为平凡的人,我没有任何值得你依恋的地方,你原谅我,好好地去爱你的未婚夫,小萱,我不会忘记你………我看得出,你对你的未婚夫也有著极深的情感存在,这是不用隐瞒的,是么?”
  唐小萱埋首在连君毅怀中,抽搐不停,哭得异常悲切,连君毅却在泪脸上展露出一个兴奋的希望,他凝注江青,眼神中已透出感激的光芒……
  江青迈上二步,拍拍唐小萱肩头,道:“小萱,答应我………你说话呀,点点头好么?”
  唐小萱依旧啜泣无语,江青低沉的道:“小萱,该哭的应是我才对,这些日子来,我已经够痛苦了,别再让我为你而增加一份心头上的负荷,小萱,你一定会爱他的,试著慢慢去爱,你必会发现,他比我强得多。小萱,记著我的话,去爱一个爱你的人,好么?小萱,答应我……”
  良久,复良久啊!………
  唐小萱终于几乎不易察觉的点了点头,她这轻轻的颔首,却已揉碎了自己那颗血淋淋的心了,至少,在目前是如此。
  玉麟连君毅一时惊喜得呆在当地,半晌,他疯了似的抱著唐小萱乱转乱蹦,又哭又笑,那情景,痴得可怜,痴得可叹。
  江青默默一笑,退到一旁,心中有著无比的安慰,却也有著一丝难以言喻的怅然,人的情感,原就是一件微妙的东西啊!
  祝颐走到江青身边,对他赞美的一笑,搂著他的肩膀,用力的搂著,低沉而有力的道:“四弟,现在,我发觉了你更多值得敬,值得爱的地方………”
  江青落寞的一笑,轻轻的道:“三哥,确实的,我是个极平凡的人……”
  祝颐尚未同答,玉麟连君毅己冲了过来,“噗通”一声就跪倒在江青面前,令人不及阻止的叩了三个响头。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