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逆生缘 男欢女爱
2022-06-12 12:10:14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姑娘脸上显一抹惊异之色,却毫不掩隐地道:“你怎么知道我姓翟?”
  骆忏苦笑——这真合了那两句话啦:孩子死了他娘,说起来话长;跟着他又问道:“芳名可是雅平二字?”
  大姑娘笑逐颜开,喜孜孜地道:“我正是翟雅平,这位大哥,你对我的身世好像很清楚啊?”
  骆忏清了清嗓门,道:“呃,翟姑娘,有件事,我实在是弄不明白。”
  睁大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翟雅平愕然道:“什么事弄不明白?”
  骆忏吃力地道:“不是说,你在二十几天前,被这桑怀远以强制手段劫了来么?”
  翟雅平道:“也不叫‘强制手段’啦,他只是性子急来不及征求我爹同意,就先把我请了过来,外面怎么会说得这么唯听?真是的。”
  所谓“女儿向外”,说得的确不离谱,她老父那里急得寻死寻活,出赏大把银子招募勇夫,待救出想像中正处于“水深火热”的爱女,谁晓得爱女这边厢居然乐不思蜀,逍遥快活,更将劫持之人当做了“大哥”,这本帐,乖乖,该怎么算好?
  翟雅平忽然有所醒悟,往后退了一步:“你到底是来找桑大哥或是找我?”
  骆忏老老实实地道:“主要是找你,如果桑怀远不放人,就得先找他了,不管找哪一个,我却没有料到情况竟会演变至这等不可思议的地步。”
  翟雅平急道:“谁叫你来找我的?”
  骆忏道:“除了令尊,还会有谁?”
  翟雅平竟悻悻然道:“我爹实在太也小题大做了,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我好端端的在这里,他紧张个什么劲嘛?”
  骆忏听不过去,正色道:“翟姑娘,话可不是这样说,为人子女者,应该体谅父母对子女的一番爱心与苦心,就拿你的事来讲吧,一个大闺女突兀被强徒劫持了去,境况难悉,下落不明,令尊怎不着急如焚?万一你吃人糟塌了,羞辱了,甚且杀害了,做爹娘的情何以堪?令尊的反应纯为至情至性,理所当然,如何能指责他‘小题大做’?”
  翟雅平的神色明显地开始不悦:“我只有爹,没有娘,我娘早死了,现在爹身边的二姨娘、三姨娘,不过是我爹纳下的妾侍,都不算我娘,还有你,你是什么人?我从来不认识你,有何凭据证明你是我爹托你来找我的?”
  想不到这么一个明眸皓齿、妩媚多姿的大姑娘,却生有一副恁般尖锐的唇舌,而且翻脸竟同翻书一样快法,骆忏不免也有了火气:“你娘死了没看,我管不着,那几个姨娘算不算你的娘,更不关我的鸟事,我只管履行你爹对我的嘱托,把你带回去当面交人,你问我要你爹的嘱托凭据,我没有,等你见了你爹即知不假。”
  翟雅平青着脸道:“谁知道你是不是存心不良,来诓我拐我的?”
  “嗤”了一声,骆忏哭笑不得:“顶着风雨日头,大老远地跑来这里,仅为诓你拐你?大小姐,你不错是个好看的女人,却不是块宝,我诓了你拐了你,莫非便能发财?”
  翟雅平硬着声道:“无论你说什么,我就是不跟你走!”
  骆忏耐着性子道:“为什么?”
  翟雅平一仰脸,道:“因为我在这里很快乐,回家去并不快乐。”
  骆忏一看情形,亦懒得再谈什么三从四德、妇节妇道了,他单刀直入地道:“翟姑娘,事情只怕由不得你,你可以不要脸,令尊却丢不起人,你跟我走也要走,不跟我走也要走,希望大家好来好去,别伤了和气!”
  略一犹豫,翟雅平忽然软下声气,扮一副凄凄怨怨的模样:“这位大哥,我跟不跟你回去,其实与你无关痛痒,你又何苦非要逼我?我在桑大哥这里过得很好,他疼我惜我,处处关心我,体贴我,胜过我的家人十倍百倍,他虽然抢了我来,但我一点不怨他,不恨他;相反的,我觉得我们好投缘,好相配。你好歹成全了我们,也算积一桩阴德吧……”
  骆忏大大摇头:“要求成全你们,该求的人不是我,是你老爹。翟姑娘,我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不要叫我为难。”
  翟雅平若有所悟地脱口道:“你、你一定收了我爹的钱,才来帮他办这件事,对不对?”
  骆忏从容不迫地道:“我和令尊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三不想打你的主意,不给钱叫我白忙活?”
  翟雅平表情有些不屑:“天底下就因为多了像你们这种跑腿帮闲、无事找事的人,才不得安宁,才坏了多少美满姻缘,你为了钱强迫我违反自己的意愿,羞也不羞?”
  如此论调,骆忏听在耳中,不但新鲜,更觉难以思议,他叹了口气,婉转却十分坚决的道:“翟姑娘,所谓跑腿也好、帮闲也好,我向来是‘无功不受禄、受䘵必有功’,令尊花了大把艰子,委我前来带你回家,我便必须不负所托,府上的一笔内帐,是你们的家务事,等我交了差,你们自己去结算吧。”
  又朝后退了一步,翟雅平的背部几乎已贴上门扉,她亦强硬地道:“你休想让我跟你走!”
  骆忏沉下脸来:“我已好话说尽,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翟雅平瞪眼露齿,双手前拒,形状竟如同一头挣扎中的雌物:“你敢动我?我要叫了,桑大哥一身好本事,他会来救我!”
  这算他娘的什么跟什么嘛?骆忏本来的想法,此行目地,可以过瘾地扮一次“英雄救美”的角色,既有银子赚,又有自我陶醉的使命感,真是何乐不为?岂知临到头来,事情居然完全变了样,劫美的成了救美的,救美的反倒成了劫美的啦,从何说起啊?
  翟雅平继续威胁着:“要识相的就赶快走,等我叫来了桑大哥,你想走也走不掉了,我桑大哥英雄盖世、武功超凡,他若发起狠来,一指头便能戳死你!”
  骆忏漫应道:“好,我就等他来戳死我吧。”

×      ×      ×

  小楼后面,一条人影在散碎的阳光下闲闲踱来,这人中等身型,削瘦清癯,白皙的面孔上五官搭配得相当合宜均匀,可以称做“一表人才”,尤其特殊的是从他身上所散发的那股镇定沉着,不慌不忙的气度,仿佛天塌下来亦惊动不了他似的。
  一见来人,翟雅平像看到亲哥般又是兴奋、又是渴切地大叫出声:“桑大哥、桑大哥,快来救我,这个坏人想抢我回去……”
  骆忏苦笑不已——自己一下子竟沦为“坏人”了,角色的定位可真难啊,而“救”与“抢"之间,那一线之隔却又这么个混淆法,但凭一张嘴、两片皮去吆喝啦。
  那人无疑便是“八步赤绡”桑怀远,他身着一袭玄色夹绸长衫,举止安详,连面容上的一抹笑意也显得如此深邃无底:“不用怕,雅平,有我在,谁也伤害不了你,谁也抢不走你。”
  顿了顿,他又道:“纵然是‘亡命三郎’骆忏也不行!”
  翟雅平愕然道:“什么三郎?桑大哥,你认识他?”
  桑怀远笑颜不改:“不认识,但大名却如雷贯耳了,见到‘慈悲铲’,还能不知道‘亡命三郎’大驾光临的?雅平,你爹这次可是请了个活煞星来接你喽。”
  翟雅平嘟起小嘴,跟谁赌气似的:“他请谁来接我都没有用,不走就是不走!”
  桑怀远望着骆忏,道:“骆兄,足下身份,想我未曾错认吧?”
  骆忏笑笑,道:“你这一双眼活脱照妖镜,怎错得了?”
  桑怀远道:“二位的对话,我大都听到了,骆兄此来,是打算接翟雅平回去?”
  骆忏道:“不错,还盼你桑老弟高抬贵手,也好让人家父女团圆。”
  抿抿唇,桑怀远不紧不慢地道:“骆兄此言差了,这并非我抬不抬手的问题,而是翟雅平个人意愿的问题,她本身不想回去,我又怎好加以勉强?”
  骆忏板起面孔道:“翟姑娘愿不愿意回去,坦白说,由不得她,至今为止,她仍是个未出阁的黄花闺女,头顶上依旧姓的是个翟字,她在你这儿,名不正、言不顺,算是怎么码事?这丫头不明就里,任性非为,我可不能随着她胡来!”
  桑怀远淡淡地道:“骆兄,你代表哪一个说这种话?”
  骆忏道:“当然是代表她的父亲。”
  翟雅平抗声道:“我根本不认识你,一辈子都没有见过你这个人,我不承认你可以代表我爹!”
  桑怀远跟着道:“请你尊重翟雅平的心愿,不要迫使她做她不想做的事。”
  冷冷一哼,骆忏道:“桑老弟,你上门求亲不遂,便暗地行强使狠,硬将人家闺女夤夜劫持而去,这才叫违反人家心愿,迫使人家做不愿做的事,眼下扮贼的喊抓贼,岂非乱了道理?”
  桑怀远半点不带火气的道:“男女之间的聚散离合,本是个缘份,我相信我与翟雅平有这个缘份,但她父亲不明事理,横加拒绝,我在不得已的情形下才出此下策,而事实证明我做对了,我们彼此确属有缘,骆兄,你又何苦非要拆散我们不可?”
  骆忏大声道:“你们之间有没有缘,不关我事,便他娘买几斤猪肉尚得问过贩肉的老板,看人家点不点头?老翟一个大闺女好不容易拉扯恁大,你就这么不吭不响,半夜三更一把搂走,天下有如此便宜的事?横讲竖说,你完全站不住理,桑老弟,想要娶人家大姑娘,有娶的方式和步骤,不兴你这等的瞎搅蛮干法,待结亲,且找老翟去,跟我提不管用,我只管带人回去交差!”
  轻轻喟了一声,桑怀远道:“凭你的名头威望,骆兄,竟降格以求,替一个市井商贾跑腿当差,说好听点是‘大才小用’说得难听点,不就形同‘自贬身价’啦?”
  骆忏道:“不用给我来这一套,什么事该为,什么事不该为,我有我的分寸及标准。桑老弟,人生的道路漫长坎坷,你待体会彻悟,还远着哩;拿人交给我,大家便不伤和气,往后的事,端看老翟的主意了。”
  此刻,翟雅平以期盼求助的眼光瞧着桑怀远,哀哀怨怨地低呼:“桑大哥……”
  桑怀远投去会意的一瞥,柔声道:“放心,一切有我。”
  骆忏走出几步,一顿手中月牙铲:“桑老弟,你非要逼着我见章,到时候可别怪我,下手不知轻重!”
  桑怀远形色安详:“我若败了,无论怎么个败法,至少尚为了一个理想,一份真情,骆兄,你要败了,却为的什么?”
  骆忏哈哈一笑:“没听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两句俗话?我要败了,就算为了银子自食其果吧!”
  桑怀远低下头去,宛似寻思什么,却倏忽身形半转,出手一抹冷焰,疾若闪电般射向骆忏!
  对方的这一招,骆忏早有防范,任什么稀奇古怪、不可思议的攻击方式,他皆见多经多了,桑怀远的猝袭,在他而言并不新鲜,寒芒甫现,月牙铲已微扬猛翻,如同弦月的投影倒映向空,光华骤闪之下,桑怀远已被迫出七八尺外。
  桑怀远的兵刃,是一条缅刀,一条铮亮镣利、如绵如带的缅刀,此时缅刀在他手里软软下垂,流光波波颤漾于刃口,仿佛鬼眼频眨。
  骆忏铲柄倒竖,笔直点戳敌人,而桑怀远几乎就在铲戳来的同时腾身旋滚,缅刀飞展像煞雪花缤纷,狂雨并洒,成片成束成点的光影四下充溢泄舞,招式之凌历泼悍,休说刀如“赤绡",八步见红,寻常人等,只怕两三步也躲不过便挂了彩啦。
  月牙铲蓦地挥出一个大圆,大圆中焰芒涌荡交织,劲气排喧,光与气宛若凝成了一股有形无质的磁力,刹那间便将缅刀的冷电寒彩吸入,化为无迹无踪!
  桑怀远侧身扑跃,缅刀奋力反掷,意图掩护住撤退之际的须臾破绽,手法连架带攻,可谓高招了。
  岂知骆忏根本不按正理常规使力发招,他双肩急晃,人已朝相反方向飘走数尺,月牙铲有如惊鸿穿云,一弹而去,弦月似的铲刃泛起灿亮的一闪,桑怀远闷哼半声,背脊上鲜血成溜标起,人也连续踉跄出四五步远!
  一旁观战的翟雅平,早已经心惊胆颤、惶恐难安,骤见桑怀远血光涌现,身法跌仆,尽管她不懂武功,难晓技击之妙,却也知道意中人吃了败仗,震悸之余,不由失声尖叫:“桑大哥、桑大哥,你死不得、死不得啊……”
  缅刀“嗡”声吟响,忽地直挺在地,总算把桑怀远歪斜不稳的势子撑住,他脸色惨白,喘息粗浊,居然还笑得出来:“不要紧,雅平,我还死不了。”
  拄铲卓立的骆忏也吃吃笑道:“这一半时还死不了,往后去,就不敢说喽。”
  猛一扬头,桑怀远道:“不过才算开始,骆兄,鹿死谁手只怕言之尚早!”
  骆忏大马金刀地道:“桑老弟,事到如今,硬嘴硬舌并不具有多大意义,你心里明白,这场仗决不只是开始。依我看,快结束啦,那只鹿,不死在我手还会死在谁手?”
  约摸是背上的伤口抽痛,桑怀远面颊的肌肉连连痉挛,如此一来,浮现的笑容便不由扭曲了:“骆兄,我天生有个不服输的习性,这种习性对我大有好处,很多次我便赖以反败为胜,死中求活,我想,或许是自助而天助的道理吧?”
  骆忏的表情有几分阴阳怪气:“你如先自助再加天助,那我呢?我他娘靠什么来助?个性倔强,有自信心,不是坏事,可也不完全有利无弊;盲目的自信,到底比不上实际的修为,桑老弟,我不靠别的,端靠自己的把式!”
  桑怀远沙着嗓音道:“骆兄,你今天就会尝试到意志的力量。”
  哼了哼,骆忏道:“我相信意志的力量,然而我更相信本身所能发挥的力量。”
  翟雅平不忍目睹桑怀远背脊的伤处,她移开目光,怯怯出声:“桑大哥,你流了好多血,你,还能撑下去吗?”
  桑怀远毫不迟疑地道:“我能,雅平,为了你,我一定能支持下去!”
  骆忏喃喃地道:“瞧,这又是他娘意志的力量在作祟了……”
  吸一口气,桑怀远道:“骆兄,且请继续赐教。”
  定定看着对方,骆忏道:“我觉得,眼前的争执,实在不大需要以生死做为结局,桑老弟,你怎的却执迷不悟,非要朝拼命这条路上走?”
  桑怀远道:“因为你逼我。”
  骆忏大怒:“你个狗狼养的不是在含血喷人么?我逼你?我几时逼过你了?我苦口婆心再三劝解于你,但要放回人家闺女,即可万事皆休,大吉大利,是你不肯放人才迫使我不得不以武力相向,娘的,霸占人家闺女不说,反过来倒变成我逼你拼命啦?”
  桑怀远静静地道:“不错,骆兄,你原是不必逼我拼命的,只要你高高手,别强行带走雅平,一场戾气随化祥和,此时你要改变心意,还来得及。”
  骆忏声声冷笑:“你做这等的清秋大梦,我是拿人钱财,为人消灾,三言两语就想打发我空手上路?没影的事!你自己活得不耐烦,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桑怀远一晃手中缅刀,凄然摇头:“那么,黄泉道上,且看谁先行吧。”
  猛顿月牙铲,骆忏大吼:“当然你先行,老子在这花花世界尚有百八十年的好光景哩!”
  随着吼叫声,他犹在顿响的月牙铲“呼”声挑起,铲刃并现冷芒,飞切桑怀远的咽喉!
  桑怀远全身猝矮,贴地暴进,缅刀横带,疾似狂飕扫劈骆忏双腿,镝锋翻闪,又狠又快。
  飞挑的月牙铲便在这瞬息之间插向地面,骆忏身形跟着铲刃插地之势激荡侧旋,两足伸缩抡弹,疾不可言,桑怀远出刀落空,人在穿掠的足影间连连跃避,而骆忏忽然一个筋斗俯翻,左手食中二指并戳,眨眼下结结实实顶上桑怀远右胸,更将这位“八步赤绡”撞跌滚地!
  桑怀远的确是不服输,人已经滚倒地下,尚待挣扎再拼,可惜力不从心,每次挣动,右胸口部位便热血急涌,重重赤腥,鲜血甚至沿着襟角衫摆滴滴下淌,连他身底的尘土都已染成一片殷红。
  接下来的一幕相当自然有型——翟雅平放声泣号,如丧考妣般疯狂奔向桑怀远,又一头扑倒情郎身上,满头满脸亦沾得花红点点。
  骆忏拿右手在自己衣衫上擦拭,边道:“说破了嘴你不听劝,如今不是眼前报来啦?江湖路不过才走三两年,就以为是大罗金仙,百邪不侵?早得很呢,高山瀚海,等着慢慢经历呢。”
  顿了顿,他又自言自语地道:“还要看你活不活得到那辰光,娘的,不服输能管鸟用?”
  这时,头脸上沾染得血迹斑斑的翟雅平凸瞪双眼,龀牙裂嘴地朝着骆忏尖叫:“你这个不得好死的杀千刀、天打雷劈的老匹夫,黑心黑肝,竟昧着人性干下这样恶毒卑鄙的勾当,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糟塌到如此悲惨的田地,你还有没有天良、有没有感觉?你要受报应啊……”
  望着原本恁般美好开朗的一位少女,现下竟然扮成巫妖似的一副凶泼嘴脸,口沫四溅,张牙舞爪,骆忏不禁有些发呆;他娘的,会是一股什么力量、什么动机,能叫一个美娇娘蓦地变做母夜叉?这人间世上的形形色色,也实在过于千奇百怪了。
  翟雅平犹在号啕:“我不要桑大哥死,我要他活转过来,桑大哥如果死了,你这凶手就得替他抵命,恨的是你十条命也抵不过桑大哥的一条哦……”
  又是“杀千刀"、又是“老匹夫”、又是“不得好死”、又是“天打雷劈”,不禁使骆忏茫然中产生错觉——自己真就这么“罪孽深重”?更窝囊的是,十条命还抵不上人家一条命,久走江湖,火燎烟熏,难不成越混越他奶奶混贱了?
  用力摇摇头,他猛地大喝如雷:“闭上你的鸟嘴,再要穷喊鬼叫,老子先掌烂你一张嘴巴,跟着掏出桑怀远的心肝五脏喂狗!娘的皮,老子糟塌起活人来你还见得少了,想不想拿姓桑的做个实例看看?我告诉你,他眼下死不了,才待一步步往死路上走呢!”
  翟雅平机伶伶地打了个哆嗦,神智恢复过来,跟着匍匐于地,哀哀泣告:“不要杀他……我求你不要杀他,一切因果都是由我而起,我也承担所有责任……事情不能怨桑大哥,你待杀待刖,就冲着我下手吧……”
  冲着你下手?骆忏嘿嘿笑了,怎能冲着大姑娘下手?那不是跟银子过不去么?他随又脸孔一硬,僵着声道:“不杀桑怀远也行,只要你肯救他一命!”
  仰起那张梨花带雨,又若海棠梦碎的面靥,翟雅平凄凄惶惶地道:“你说,你快说,怎么样才能救桑大哥一命?只要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骆忏道:“跟我回去,我就放过他。”
  明知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拿自己的牺牲,换取心上人的性命,不亦正可阐扬这一段情操的崇高伟大?翟雅平咬咬牙,饱含委屈地道:“好,我答应你,跟你回去便是……”
  骆忏笑了:“这才像话,你爹与你到底是嫡亲的骨血。他又这么疼你,女儿家未出阁之前,不跟父母住在一起又跟谁住?似你现在的情形,名不正、言不顺,有玷家风哪。”
  翟雅平低头无语,看样子,并不怎么受教。
  骆忏“打铁趁热”地道:“好了,好了,你是个聪明人,一切不用我多说,咱们这就走吧。”
  突然,翟雅平抬起脸来,双目灼亮,又露出几分雌物也似的形状:“不,我不能马上跟你走!”
  居然说变卦就变卦?骆忏心火骤升,粗着声道:“翟大姑娘,你在逗着我玩?我可没有这般的闲情逸致陪你消遣,你回不回去无所谓,且待老子一铲铲掉桑怀远的狗头,看你走是不走?”
  说着,月牙铲随手抡起,骆忏作势欲往下插,翟雅平双手急摇,慌张地道:“你听我说,听我说呀,我既然答应跟你一起回去,决不食言反悔,我的意思,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桑大哥被你伤成这副模样,已是气息奄奄,若不替他止血疗伤,岂有活路?你讲过不杀他,但如不予以救治,和杀了他又有什么两样?”
  骆忏怔了怔,不免沉吟起来——小妮子的话并非无理,待考虑的是,这一救治,却要搞到几时才算定当?此外,桑怀远的伤虽然由自己造成,治不治得好了无把握,万一他娘的越治越恶化,又如何是好?
  翟雅平苦苦央求道:“人已隔着鬼门关只差那么一半步了,你看他脸无血色、呼吸低弱,喘口气也断断续续,活像风前烛火,说灭就灭啊,你这位什么三郎大哥,总不能忍下心来撒手不管……”
  骆忏咽着口水道:“呃,你们附近,可有什么郎中?”
  翟雅平摇头道:“这附近极少人家,哪来郎中?即使有,我才来不几日,也不知道啊……”
  骆忏神色烦躁地道:“一路上来我已注意到了,左近一大片地区俱属旷野山郊,连条人影都罕见,想请郎中,只怕得出去几十里路才行,还以为你地方较熟,另有所知。谁晓得和我同样摸不清行市!”
  翟雅平形容焦切地道:“三郎大哥,跑到外面请郎中,恐怕缓不济急,桑大哥已经命在旦夕了啊。”
  骆忏悻悻然道:“那,你叫我怎么办?”
  泪盈盈地望着骆忏,翟雅平道:“难道你就不能伸出援手,救救他吗?”
  骆忏抓抓头皮,模样窘迫:“我救他?呃,我救是可以救,只是没有太大把握……”
  翟雅平幽幽地道:“你会杀人,不会救人?桑大哥可是被你伤成这样的。”
  骆忏不禁着恼:“谁告诉你会杀人就得会救人?我的特长是尽捞邪道偏门,可不是悬壶济世,他娘,混了半辈子,我还没救治过吃我摆平的人哩!”
  翟雅平的泪水夺眶而出,顺颊流淌:“三郎大哥,请你发发慈悲,救救桑大哥吧,有把握也好,没有把握也好,总强似把人干杵在这里……”
  一跺脚,骆忏似乎豁出去了:“也罢,我就勉力一试,结果如何,单看他的造化了。”
  斜肩扛起业已晕迷不省人事的桑怀远,骆忏示意翟雅平带路,随后跟着进入小楼之中,这一刻,他不但肩负沉重,一颗心也沉重。

相关热词搜索:月铲天蝎

下一篇:第十一章 八千岁 青霜寒波
上一篇:
第九章 楚歌起 偏财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