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四十章 同命鸳鸯
2021-02-15 18:56:57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武维宁大喜过望,情不自禁的拍手欢呼道:“要得!玉娥,你真了不起!”
  甄玉娥第一次出手杀人,心中不免有些惊怕,颤声问道:“他死了么?”
  武维宁欣喜的答道:“正是,他上阴间报到去了!”
  甄玉娥默然有顷,忽地纵身跳下,叫道:“那我也不想活啦!”
  武维宁大惊失色,急忙赶上一步,张开双臂,接住她疾坠而下的娇躯,由于冲力太大,接虽接住了,却使得他自己跌了个四脚朝天!
  甄玉娥由他脸上滚过,没有受伤,急急起身问道:“你没事吧?”
  武维宁摸摸鼻子,慢慢站了起来,嘿然道:“你好大胆,怎可从那样高的地方跳下来?若不是我及时接住,你——”
  甄玉娥抢着笑道:“我就是知道你会接住我,所以才敢跳嘛!”
  武维宁哭笑不得,说道:“下次千万不要这样冒险,须知——”
  甄玉娥又抢着笑道:“没有下一次了,你别教训人家好不好?”
  武维宁虽是惊魂未定,但一想到自己和她终于逃脱了敌人的掌握,也就转惊为喜,上前一把握住她的玉腕,笑道:“玉娥,你刚才那一掌打得好极了,我还以为你当真推不动他呢!”
  甄玉娥美脸微红,羞笑道:“他有防备的时候,我确是推不动他呀!”
  武维宁凝望着她不语,面上突然发起热来。
  甄玉娥脸更红,低头道:“干么老瞪着人家?”
  武维宁猛可把她拉入怀中,搂着她的纤腰道:“玉娥,不知为什么,我……我愈来愈喜欢你了,你……让我亲亲好么?”
  甄玉娥羞不可抑,挣扎着要脱开,道:“你坏!我不理你了!”
  武维宁紧紧搂抱着她,口吃着道:“真的,我很喜欢你,我……我……太喜欢你了!”
  甄玉娥低首不语,也不再挣扎了。
  武维宁提心吊胆的轻轻托起她的下巴,看见她双目紧闭,美脸绯红,流露着少女醉人的娇羞,登时不能克制,立刻把自己的嘴唇凑上她的樱唇……
  整个世界突然在他们的感觉中消失,他们仿佛置身于云端里,飘飘欲仙,浑浑陶陶。
  蓦地,在他们身边响起了一个极冷极冷的声音:“好啊,你们真是快活死了!”
  是无名魔的口音!
  武维宁和甄玉娥恍如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闷雷,浑身剧烈一震,遽然分开,惊傻了。
  在他们的四周,此刻已然围立着十多人,那是无名魔、三绝毒狐、玉面花尸、毒娘子及独目狂龚光庭、病郎中司徒星、怪手翻天褚锡麒、狼心黑龙南宫梦、笑中刀劳剑昌、副帮主司空森、恨天翁余三甲、三脚麒麟胡化龙、插翅虎郭江十三人!
  后九人,都是先后被同心盟又千手剑客擒去的俘虏,现在都回来了。
  这表示无名魔已和同心盟完成了交换,也表示同心盟已经上当了!
  武维宁面上一阵青一阵白,两眼直愣愣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群魔似乎瞧得有趣,不约而同的“哈哈”“嘿嘿”“嗬嗬”的笑了起来。
  只有无名魔寒脸未笑,她看了看陈尸乱石堆上的圣手人猿,再四下搜望一遍,然后视线移回武维宁的脸上,冷冷问道:“还有那个白额虎邢必光呢?”
  武维宁沉默良久,才废然一叹道:“事情已成过去,还问这些干么?”
  无名魔道:“我想知道你们是怎样逃脱的!”
  武维宁苦然一笑道:“我们并未逃得性命,所以怎样逃脱都已不重要了。”
  无名魔冷哼一声,转对那插翅虎郭江吩咐道:“老郭,你去寻你拜兄白额虎的下落!”
  插翅虎郭江躬身应是,立即匆匆而去。
  无名魔接着转对三绝毒狐和玉面花尸说道:“两位点上他们穴道,咱们该走了。”
  三绝毒狐和玉面花尸应声上前,武维宁和甄玉娥没有反抗,因为在二对十三的情势下,他们知道反抗将是白费力气的。
  无名魔见三绝毒狐和玉面花尸已出手点了武维宁和甄玉娥的穴道,于是举手一挥,道:“好,咱们走吧!”
  语毕,当前向狭谷中奔去。
  群魔随后跟着,一行人在崎岖的狭谷中奔驰了二、三里,眼前谷道已尽,只见四面耸立着高约百丈的峭壁,无路可走了。
  病郎中司徒星摆头四望,面呈迷惑道:“帮主,咱们躲到这地方来,只怕不妥当吧?”
  无名魔笑道:“你怎知不妥当?”
  病郎中举手四下一指道:“这地方是个绝地,四面峭壁又是高不可攀,俞立忠等人若然追了来,咱们要往哪里逃呢?”
  无名魔道:“咱们若是躲在此地,那当真是无路可逃?”
  病郎中讶然道:“不然帮主来此为何?”
  无名魔忽然纵身掠上就近的一堵峭壁腰上,招手笑道:“诸位跟我来吧!”
  语音未了,忽然一闪而没!
  原来,那峭壁腰上有一座形似墓碑的大岩石,而大岩石的后面,显然另有天地,她闪入大岩石后去了。
  病郎中恍然一哦,随即飞纵上去。
  群魔亦跟着纷纷纵起,跳到大岩石边上,一看岩石后面有一条裂缝,可容一人侧身进入,但进入数十步后,裂缝突然更大,而且有一片阳光由对面投射进来,笑中刀劳剑昌惊奇地道:“真妙,难道是个秘谷?”
  三绝毒狐笑道:“不错,是个非常秘密的谷地!”
  笑中刀问道:“帮主怎知有这地方?”
  三绝毒狐道:“是老夫发现的,前几天,帮主命老夫勘察一条退却之路,老夫来到这狭谷尽头,看见一只老鹰由岩石后飞出,老夫一时好奇,上来一看,才发现了这个所在。”
  说话间,眼前豁然开朗,呈现于众人眼前的,是一个形势异常古怪的绝谷!
  这个绝谷,约有五十丈宽阔,除了群魔进入的这条裂缝之外,四面毫无通路,而裂缝的出口,距谷地约有三十多丈深,距谷顶则有五十多丈高,更怪的是:裂缝出口的内方,有一条环绕谷壁螺旋下降的羊肠小径,可顺着小径走到谷地上。而谷地上,生长着许多高大的树木,人若躲藏在那谷地的树下,是不愁被人发现的!
  病郎中大喜道:“好地方,本帮今后大可将总坛设在此处!”
  无名魔在濒临谷地的小径上站住,深深做了一次呼吸,然后含笑道:“这座秘谷只能作为暂时的藏身之处,绝不能作为本帮的总坛!”
  病郎中一怔道:“为什么?”
  无名魔道:“出入不方便,下起大雨来,谷地必会积水,而最重要的一点是,万一被敌人发现,他们只要守住出路,咱们就成了瓮中之鳖了。”
  病郎中一想有理,不由红脸窘笑道:“不错,还是帮主见解深远……”
  无名魔仰头思索片刻,忽然道:“余三甲,胡化龙听令!”
  恨天翁余三甲和三脚麒麟胡化龙一听帮主忽然郑重其事的下达命令,连忙一齐躬身答道:“属下在!”
  无名魔道:“两位请回入口处守望,发现有敌人寻至,即投石为号,来几个敌人就投几颗石子!”
  恨天翁余三甲和三脚麒麟胡化龙齐声道:“遵命。”
  无名魔掉头看了他们一眼,又道:“最要紧的是不能让敌人发现你们!”
  “知道。”
  “去吧!”
  恨天翁余三甲和三脚麒麟胡化龙抱拳一拱,领命返身而去。
  无名魔随向众人一招手道:“咱们下去!”
  双臂一张,竟然纵身往谷下跳落!
  群魔纷纷跟着跳下,一段一段的往下跳,转眼便到了谷地上,进入蔽天匝地的树林间。
  无名魔在一株树根上坐下,说道:“左丘军师,把他们绑在树身上,问问他们是怎样杀害圣手人猿的,要是他们拒绝回答,就鞭笞他们一顿!”
  三绝毒狐和玉面花尸依言取出两条绳子,将武维宁和甄玉娥的双手反绑在两株树身上,三绝毒狐接着折下一支树干,挥掌削成一支木棒,凝目注视武维宁嘿嘿冷笑道:“好徒弟,你是要吃苦头还是要乖乖答话?”
  武维宁觉得犯不着为不重要的事挨打,乃答道:“我愿回答,你问吧!”
  三绝毒狐道:“白额虎邢必光哪里去了。”
  武维宁道:“大概已经伤重死了!”
  “你怎么打伤他的?”
  “一掌打出,正中他的胸口,如此而已!”
  “你们原被点住麻穴,又被绳子捆住,如何能够动手打人?”
  “我暗中运功冲开穴道,然后挣断绳子?”
  “哼,短短数月间,你小子竟能练成深厚的内功,这是千手剑客上官威教你的?”
  “不是,我服食了一颗千年人参果。”
  “哪来的千年人参果?”
  “我师父给我的。”
  “原来如此……那么,你在挣断绳子出手打伤白额虎邢必光之后,圣手人猿邹子毅应该还控制着甄丫头,他何以也被你杀害了?”
  “他挟持甄姑娘逃入狭谷,被我追上,结果就死在我的掌下。”
  “哼?你小子连番杀害了我们许多人,今天该让你吃点苦头了!”
  话落,手中树棒猛力挥出,打在武维宁的面颊上,登时打得他面颊上肿起一条红痕!
  甄玉娥犹如自己挨了一鞭,又惊又痛,厉声道:“住手!圣手人猿不是他杀的,是我杀的,你来打我好了!”
  三绝毒狐第二“鞭”正要打出,闻言神色一愣,转望她失笑道:“嘿!你这丫头也能出手杀人么?”
  无名魔亦感惊奇,起身问道:“你如何杀死圣手人猿的?”
  甄玉娥咬了咬嘴唇,用力的说道:“他挟持着我跳上峭壁,不肯与他动手,我便骗他解开我身上的绳子,乘他不注意时,一掌把他推下去!”
  无名魔讶笑道:“你又如何骗他解开你身上的绳子呢?”
  甄玉娥道:“我告诉他说,我的手脚麻痹了,请他放松一点儿,他因知我不谙武功,又觉解开我的绳子后,让我站在峭壁上,更可使武……维宁看了害怕,因此便解开了我身上的绳子……”
  无名魔点了点头,冷笑道:“很好,你很聪明,你们两人都很聪明,将来你们结为夫妇后,携手行道江湖,必可扬威一世,名传后世。”
  三绝毒孤虽听出无名魔语带讥讽,但仍忍不住问道:“帮主不打算处死这小子与这丫头?”
  无名魔笑道:“不,他们是一对金童玉女,我不能如此残酷……”
  群魔听了均有些不满,独目狂龚光庭起立说道:“帮主不处死他们,何能慰死者在天之灵?”
  无名魔收敛了笑容,冷声道:“死,对他们不是最严厉的处罚,我要让他们活着,活得很痛苦,你们等着瞧好了!”
  狼心黑龙南宫梦接口道:“对!死的痛苦只是一会儿的时间,让他们活受罪才有意思!”
  怪手翻天褚锡麒一拍手叫道:“属下有个好主意,可使他们一辈子活受罪!”
  无名魔轻轻一哦,笑问道:“什么好主意?”
  怪手翻天褚锡麟道:“我们先让他们在此成亲,然后一个砍掉一双手,一个斩断一双脚,让他们一个有脚无手,一个有手无脚!”
  无名魔笑道:“这主意果然不错,但他们肯在此成亲么?”
  怪手翻天褚锡麒一指病郎中司徒星道:“司徒兄有那种药,拿出两颗给他们服下,还怕他们不丑态毕露!”
  无名魔点点头道:“好是好,但我还想利用他们诱捕俞老贼,此事等捕获俞老贼之后再进行便了。”
  玉面花尸冷宝山笑道:“砍断他们手脚,可在捕获俞老贼之后为之,但成亲则不妨现在进行!”
  群魔均想一睹为快,立时附和道:“对!让他们先在此鸾倒凤一番,给大家一饱眼福!”
  无名魔沉思片刻,点首笑道:“也罢,司徒老,把你的药丸拿两颗给他们吃下!”
  病郎中司徒星道:“不成,属下的各种药丸早已被同心盟没收去了。”
  怪手翻天叫道:“胡说!老夫知道你把那种药丸藏在鞋子里,你不拿出来,老夫可要动手抢了!”
  病郎中无奈,只得脱下一只鞋子,撕开鞋内的一层布,取出两颗用蜡壳包装的药丸,很不情愿的丢给怪手翻天,道:“哪,拿去吧!”
  无名魔笑道:“我听说司徒老对那回事并无多大兴趣,何以如此舍不得两颗药丸?”
  怪手翻天捡起那两颗药丸,笑道:“原来帮主还被他蒙在鼓里,他制这春药并非自己受用的,他是拿去卖给有钱的王孙公子和那些人老心不老的人的,每颗售价五十两银子,现在他拿出两颗来,等于平白损失了一百两银子,自然心疼了。”
  无名魔笑“喔”一声道:“一颗五十两,好贵啊!”
  怪手翻天道:“贵是贵了些,但买去的人总可利用它夺得一个处子的贞操,所以要买的人还真多哩!”
  玉面花尸笑道:“好了,褚兄,大家都等着瞧好戏上演,快给他们服下吧!”
  怪手翻天转身走到甄玉娥的身前,却见甄玉娥双目闭着,螓首歪在一边,他伸手托起她的下巴看了看,叫道:“咦,这丫头吓昏过去啦!”
  原来,甄玉娥虽有领死的决心,可是一听他们商量着要用药促成自己和武维宁的“好事”,登时羞急交迸,竟至吓昏了过去。
  玉面花尸道:“不妨,这树下有水,泼她一下就可苏醒过来。”
  说着,俯身用手掬了水,泼在甄玉娥的脸上。
  怪手翻天转去武维宁面前,见武维宁满面愤怒之色,不由嘿嘿怪笑道:“小子,看你好像很不开心,真是傻大头一个,这是天大的喜事呀!”
  武维宁“呸!”的一声,把一口唾沫吐在他面上。
  怪手翻天一怔,继之勃然大怒,扬手左右开弓,劈劈拍拍的猛掴他的双颊。
  无名魔看着怪手翻天掴了十多下后,才开声道:“好了,给他吃药吧!”
  怪手翻天闻言方才歇手,把一颗药丸的蜡壳捏破,再伸出左手一捏武维宁的牙根,迫使他张开嘴巴,然后把药丸塞入他嘴里。
  就在这时,蓦闻“呼!”的一响,一条人影由谷上飘了下来!
  他是插翅虎郭江!
  群魔因都全神贯注于武维宁,故突然看见有人从天而降,均不禁吓了一跳。
  怪手翻天也以为是来了敌人,连忙缩回捏住武维宁牙根的左手,竖掌准备应变,等待看清来的是自己人,不禁“啧”了一声道:“干么慌慌张张的?”
  武维宁乘他缩手转头观望之际,将嘴里的药丸吐出,而一看群魔都把眼睛望向那插翅虎郭江,没看见自己吐出药丸,心中暗喜,当下假装已将药丸吞下,张口发出“如鲠在喉”的声音。
  无名魔目注插翅虎郭江问道:“找到白额虎邢必光没有?”
  插翅虎郭江神色惶急的答道:“找到了,他已伤重气绝——帮主请速备战,他们进入狭谷来了。”
  无名魔面色微变,急问道:“来了多少人?”
  插翅虎郭江道:“很多!俞老贼父女,还有千手剑客上官威及尉迟宏、缑通、徐介然、温之晏、莫贤平、宇文鼎、鱼知春、韦威良、聂雨义九个金衣特使!”
  无名魔目中精光连闪,又问道:“距此尚有多远?”
  插翅虎道:“大约只有半里路了。”
  无名魔眉头紧皱,沉吟道:“奇怪,怎么都来了呢?”
  三绝毒狐接口道:“一斗仙李泽,伸手将军慕容松,北海渔翁盖天雄和一帖奇医欧阳尧天四人没有来。”
  无名魔道:“今天在洞庭湖上换俘时,这四人也未见在场,准是留在同心盟守卫——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他们十二人何以都找进狭谷来了?”
  三绝毒狐变色道:“不错,他们发觉上当后,应该会分头搜索才是,如今十二人一齐进入狭谷,倒像是他们早已知道我们躲藏此处似的……”
  无名魔又转对插翅虎问道:“你有没有被他们发现?”
  插翅虎摇头道:“没有,属下远远看见他们走入狭谷,就赶紧跑回来。”
  一言方毕,谷壁上的出口,传下暗号来了。
  奉命守望于出口处的恨天翁余三甲和三脚麒麟胡化龙,把拳头大的石块一颗一颗抛下来,一共抛下十二颗石块!
  这表示插翅虎的报告十分正确,眼下来到的同心盟人物,共有十二人之多!
  无名魔沉下脸孔,杀气腾腾地道:“我们有十三人,这一仗是否可以一拼?”
  三绝毒狐面呈忧虑道:“只怕不易取胜,那千手剑客上官威身手不在俞老贼之下,他一人最少可敌得住我们二、三人……”
  无名魔仰头望望七、八十丈高的谷口,道:“要不是准备跟他们正面厮杀,咱们就由谷口攀登出去。”
  三绝毒狐道:“先上去看看,说不定他们并不知咱们躲在此处……”
  无名魔点点头,说道:“好,副帮主及劳、郭二位留在这儿看守人,听见杀声一起,你们不必上去助战,先带着人攀登出谷,懂么?”
  司空森和郭江躬身应是,笑中刀劳剑昌却道:“看守这两人,有副帮主和郭兄就够了,属下也上去瞧瞧吧?”
  无名魔一指谷壁道:“你看半腰以上的谷壁平滑如削,若不多一个人协助,哪里上得去?”
  笑中刀抬头看看谷壁,也觉得要带人攀登上去不大容易,只得点头道:“好吧,属下留下来就是……”
  无名魔于是纵身疾起,往谷腰上那条隐秘的出入口飞登上去,三绝毒狐、独目狂、病郎中、玉面花尸、狠心黑龙、怪手翻天及毒娘子七人亦随后纵起,各施走壁绝技往上飞登,转眼登上三十丈高的谷壁,进入出入绝谷的秘道中。
  走了数十步,已见负责守望的恨天翁余三甲和三脚麒麟胡化龙正蹲在濒临狭谷的那面岩石后面,恨天翁蹲在前面,正探头往外窥视,样子十分紧张。
  无名魔提轻脚步走过去,低声问道:“来了么?”
  恨天翁点点头,指了指外面,接着退去一边,要她过去观看。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四十一章 天罗地网
上一篇:
第三十九章 偷龙转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