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鹫与鹰 >> 正文  
第十二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8
  石柱高有十丈许,洞口却在九丈处,石鹫纵身追上去,用手指勾住了洞缘,还没来得及探头向里看,裂口处已经迅速地合拢,石鹫连忙缩手,差点没把手指夹住,人却掉了下来。
  他骇然地道:“妈的!这儿的机关真多!”
  雅丽丝也有点惶然地道:“看样子她真是青青王妃,怎么死而复生了呢?”
  石鹫道:“人若死了就不会再复生,她根本没死,为了一个特殊的原因,才假传她的死讯!”
  “什么原因呢?”
  “最大的可能是她神智错乱而发疯了!”
  “可是她刚才的行为表现很正常,不像个疯人呀!”
  “疯狂有很多种,有些人是一时疯狂,一时正常,刚才,我们正好是碰上她正常的时间!”
  “那又为什么要将她锁起来呢?”
  “她的武功你已见识过了。若她疯狂发作起来,谁能挡得住她,当然要将她锁起来了!”
  “那又为什么要将她的衣服脱光呢?”
  石鹫轻轻一叹道:“衣服恐怕是她自己脱的,裸露是疯狂的一种形态,她赤身露体,面对着我们毫无不安之态,这就是疯狂的表征,一个正常的女人,在发现自己赤裸对人时,一定会设法尽力去遮掩自己,只有疯子才会若无其事,我想伊加拉汗托言假死,将她深藏起来,也是为了这个缘故,只是如此一来,那宝藏又没下落了!”
  雅丽丝道:“宝藏是一定在的,这儿还另外有通路,就在青青刚才退走的地方!”
  石鹫道:“那儿有机关,而且又滑不溜丢,高高在上,要怎么才能打开门户呢?”
  雅丽丝想了一下道:“青青刚才就在这里摸了一下,门户就打开了,我们也不妨试一下!”
  在两丈多高的地方,刻着一圈小的兽头,狮虎熊豹狼象等,各个不同,她只注意到青青摸了一下,却没注意到摸的是那一颗兽头,只知道一个大致的方法,是在熊象之间,所以她先跳起来,摸了一下熊的前额。
  顶上发出了格格的声响,石鹫觉得不对,连忙抱起了她,纵身跃起,攀住了另一根石柱,而且迅速解下腰间的皮鞭,缠在柱身上,吊住了他自己,左手还挟住雅丽丝。
  从他们的脚下,发出飕飕的声响,无数钢箭从四面八方射来,又疾又密,若不是石鹫机警,拉住雅驻丝跳上石柱攀住,势必会被射成两头刺猬了。
  若非石鹫及时解下腰间的长鞭缠在柱子上,吊住二人不往下坠,他们也难逃一死,因为那一阵箭雨射的时间很长,足足有一盅茶的工夫,即使在一开始纵前躲避,也无法长留空中的。
  一直等箭雨停歇,石鹫才松开长鞭,使两人同时落地,他火透了,伸手就是一个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很重,雅丽丝的嘴角立刻涔涔流血,打得她怔住了,呆望着石鹫,但她自知理亏,石鹫是有理由生气的,顿了一顿后,她才道:“石鹫!我不是有心的,我根本不知道这里有机关!”
  石鹫怒声道:“你不知道就不要乱动,你自己不要命,可别拖着老子一起陪你死去,妈的,老子刚从上面下来时还说这儿的机关多,你却说不知道这儿有机关!”
  雅丽丝委婉地道:“是!石鹫,我错了,我只是想帮助你赶快找到宝藏,却没想到会触动机关!”
  石鹫道:“有一处机关就有第二处机关,我真是弄不懂你们女人。不明就里,胡冲乱撞,老子要是像你这样,有十条命也完蛋了!”
  雅丽丝道:“好了!我已经认错了,现在该怎么办了?”
  石鹫叹了口气:“现在我们只有从原路出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什么,你放弃找宝藏了?”
  “不放弃,但是我认为在此地已经找不到什么了,宝藏不会留在这个地方的!”
  “那一定在青青离去的地方,那儿恐怕还有间密室!”
  石鹫道:“不管是不是,我们都不能再深入去找寻了,第一,我们对此地的情形不熟,那些机关防不胜防,送了命太冤枉;第二,就算我们找到了宝藏,也没办法拿到手,那个青青王妃的武功太高,神智又不清,我们两个人加起来,也不是她的敌手!”
  雅丽丝道:“回去就回去,我并不希罕找到宝藏,我早就劝你放弃,是你坚持不肯,现在还不是要放弃!”
  石鹫道:“老子没有说要放弃,只是今天不再追查了,出去后找到小郭,把情形告诉他,看他怎么个决定!”
  雅丽丝道:“为什么要等他决定,你自己就不能作主?”
  石鹫瞪了她一眼道:“雅丽丝,你记住,这是你最后一次说这种话了。以后你若是再说一次这种话,咱们两人的交情就一刀两断!”
  雅丽丝吓了一跳道:“我只是随便说说!”
  石鹫道:“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小郭不但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伙伴,那怕我今天找到了宝藏,也必定会分他一半,你必须记住这一点,以后别挑拨我们的友谊!”
  “我没有这个意思,也没说什么!”
  “但你心里已经有把他撇开的意思?那就不行!”
  “你对他这么好,他对你呢?”
  “自然也一样,这种事你们女人不会懂的!”
  “我不懂,但我也不敢太相信你说的,他跟伊丝妲很好,将来就是伊加拉汗国的继承人,这一切都会属于他,他用不着偷偷地来盗取宝藏!”
  石鹫哈哈一笑:“女人就是小心眼儿,我再告诉你一遍,伊丝妲或许会嫁给小郭,但小郭绝不会留在这儿当什么土皇帝,他也不会重视什么藏宝,这些话咱们不谈了,现在快找路回去!”
  回程的路倒是很简单,他们循着旧路而出,石鹫还很小心地扫除了经过的形迹,而且还强迫雅丽丝,不准她动密室中的任何一样东西。
  一直来到先前的石洞中,封闭好入口,石鹫迫不及待地剥掉了雅丽丝的衣服,而且还迅速地脱光自己的衣服,抱着雅丽丝,倒在胡床上。
  雅丽丝皱眉道:“石鹫!你还有这种兴致,不能换个时间吗?我们在里面太久!该出去了!”
  石鹫拉过一床丝被。盖在两人身上道:“别说话!”
  没多久,只听见脚步声移近,雅丽丝才知道石鹫的用意。低声道:“还是你行,居然听见有人!”
  片刻后,他方听见郭英的声音招呼道:“石老大,你在里面吗?我们可不可以过来呢?”
  石鹫忙道:“等一下,让我穿好衣服!”
  一面把衣服丢给雅丽丝,一面自己也开始着衣,雅丽丝低声道:“这是何苦来,刚脱下又穿!”
  石鹫也低声斥道:“你懂个屁,若来的人不是小郭,不会先打招呼,那又怎么办,而且他不是一个人来的!”
  才说完,郭英和伊丝妲已经摸了进来,两个人的衣服虽未穿妥,所好只是腰带未系而已。
  伊丝妲对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倒是没什么反感,而且还打趣地笑道:“你们两个人倒很逍遥,躲在这儿缠绵,前面出了大乱子了,杀死了很多人,郭英耽心你们也被人宰了,才急急地找你们!”
  石鹫忙问道:“出了什么事!是谁被杀了?谁杀的?”
  郭英道:“凶手是个女人,武功奇高,单人闯进前面的宾馆,杀死了四名金衣剑士和十九名银衣剑士。”
  石鹫和雅丽丝心中有数,这必然是柳青青下的手,但石鹫却装傻问道:“只有一个女人闯进来。”
  伊丝妲道:“一个已经够厉害了,多几个还得了,你们在这儿没听见有什么响动吗?”
  石鹫道:“我怎么会听得见呢,在这个洞里,就等于是跟外面隔绝了。”
  郭英道:“只要你们没事就好了,因为那个女人就是由你们这个方向闯入的,因为最先被杀死的,就是王妃的四名剑婢,我怕你们也遭了殃。”
  石鹫问道:“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这么厉害?”
  伊丝妲道:“不知道,这个女人似乎对宫中的情形和环境很熟悉,她杀死的人,有些都在极为隐秘的所在,她都找了去下手。”
  “找了去下手,公主的意思是说,她在杀人时不是碰上的,而是特地来找寻的?”
  “是的,大部份的人是为了阻拦她而被杀,但有几个人则是她特意指名索查的,有两名金衣剑士还正在一些隐秘的地方服勤、但她只问了一个地点,也没要人带路,自己就找了去,把人杀死了。”
  “那这个女人一定是宫中的人了?”
  伊丝妲道:“可能是的,因为被杀的人,都是在宫中十几年的番人,有人听他们对那个女人称王妃,但也有人叫她夫人,可见他们是认识那个女人的!”
  雅丽丝道:“王妃!那一定是大汗的妃子了。”
  伊丝妲道:“从我母亲死后,宫中一共添了四位王妃,却没有这样的一个女人!”
  石鹫道:“公主没有见到这个女人吗?”
  “没有!我和郭英出宫打猎去了,听见警报后才急赶回来,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
  “可能宫中还有人认识她的,公主没问过吗?”
  “问过了,事实上没人见到那个女人的真面目,她戴了一个青铜的恶鬼面具!”
  “那怎么会有人认出她来呢?”
  “这就不知道了,或许他们是认识她的,但那些人都死了,活着的人没有一个认识她的!”
  石鹫想了一下道:“她指名找人而下手,多半是为了寻仇,公主该从这个方向着手的!”
  郭英道:“我已经着手问过了,她指名索取的人有六个,两名追随大汗出去开会了,恐怕要等他们回来才能得知详情!”
  雅丽丝问道:“她没有说要找大汗吗?”
  “没有!为什么她要找父王呢?”
  “我只是这么猜想,既然有人叫她王妃,必然是大汗的妻妾之一,她到这儿杀人,多半是冲着大汗来的!”
  伊丝妲道:“她没说要找父王,再说,大漠上的王妃很多,凡是王公的姬妾多半以王妃为称呼,并不一定是父王的妻妾,而且她骂那些指名要找的人是叛徒,那些人一直对父王忠心耿耿,不可能是叛徒,因为,我判断她可能是别的王公的王妃……”
  “若是别的王公的妃子,怎么会找上那些人,称之为叛徒的呢?难道那些人以前曾在别的王公手下做过事吗?”
  “这个不清楚。不过父王用人,从不追究底细,对他们的过去,我全无所知。”
  石鹫叹了口气:“小金铃儿,我是不愿泼你的冷水,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你也不必去管它,一切自有大汗作主,等他回来再说好了。”
  伊丝妲一怔。
  石鹫又道:“小金铃儿,不是我这个人嘴碎,我来这儿也将近一个月了,深深有个感觉在这宫里,我跟小郭,仍然是个外人!”
  伊丝妲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怠慢了你们?”
  “这倒没有,我们在这儿很受优待,每个人对我们都很客气,就像是客人一样。什么事都没有要我们做!”
  伊丝妲道:“原来你是为这个多心,金衣剑士在宫中本就是上宾,不做什么事的,别的金衣剑士也一样,琐碎的事,不用麻烦你们,只有在外敌来临时,才麻烦你们出来抵挡一下!”
  石鹫道:“也不完全如此,我看其它的人,似乎都负有一些特别的任务,经常有人突地不见了,过几天又突然出现,只有我跟小郭才真正地清闲。”
  伊丝妲道:“那倒是有的,有时父王有一些私下的事务要麻烦金衣剑士去偏劳的,但因为你跟郭英是我的朋友,跟我比较接近一点,所以就请你们协助我担任宫中的防务,不再在别的地方惊动你们了。”
  “其它的那些人去做什么,你知道吗?”
  “不知道,多半是一些生意买卖上的业务,我们这个伊加拉部人数不少,领辖的地区也不小,但多半是荒芜的漠野,可供放牧的水草有限,也没有其它的出产,为了要使族人生活得无忧无缺,父王必须从事其它生意的经营,这些事务都要人经手。”
  石鹫道:“你从不过问这些事务吗?”
  “不过问,父王说用这个方法来养族人,决非长久之计,也不希望我再继续下去,所以我要另作计划,训练族人自谋生活,恢复传统的游牧生活,说那才是在大漠上最可靠的求生方式,他老人家只能在他任事的时候,为我多贮积一点库存财富,作为我将来治理全族的基金。”
  石鹫只有一叹道:“大汗给你安排的是一条很正确的道路,他倒是一位很肯为子民们打算的贤君。”
  伊丝妲轻叹一声道:“有很多人不明白父王治国的苦心,对他不免误解,但据我所知,他的确是个很伟大的人,正因为他要我将来以传统的方式来理国,所以才不把他的那些事务让我参与。他也说了,一旦他身故。这些金衣剑士和银衣剑士都用不到了,应该立即遣散,遣散的方法他已作了安排,用不到我费心,自会有人处理。”
  石鹫道:“有那么容易吗?这些人都是身负绝技的江湖人,不可能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伊丝妲道:“父王考虑到或许会有人牵扯缠夹不清,他遣散大家的办法虽然已仁至义尽,但也怕有人不满意。”
  石鹫笑道:“那是必然的,仁至义尽只是大汗自己的想法,大汗自己在镇压看,自然没有人会异议,一旦大汗不在了,那些条件就难以令人满意了。”
  伊丝妲道:“是的,父王考虑及此,所以他对你们两个人的来到十分欣慰,他认为你们会帮我应付那些难关的,所以他不在别的事务上麻烦你们……”
  石鹫对郭英看了一眼,两人都发出了一丝苦笑,他们实在无法对伊丝妲说出此来的目的。
  郭英只是道:“那个女人要杀的人既是还有两名追随大汗外出,她可能不死心追杀前去的,我们是否该去接应一下,免得大汗也受到惊扰。”
  伊丝妲笑道:“这个倒不必担心,父王的武功足可应付一切,那个女人若是找了去,那是她自投死路了。”
  郭英道:“话不是这么说,大汗纵然功力盖世,却不知道会有人伏击,暗箭难防,最好还是通知他一声。”
  伊丝妲道:“问题在于我也不明白父王的行踪,根本无从通知起。”
  “什么,罗剎使臣代表来,邀集大漠上各王公聚会,这是该件大事,难道连个正确的地点都没有。”
  “是的;由于这次聚会很秘密,地点也是保密的。”
  郭英一听倒更是着急了,罗剎使者密邀大漠王公聚会,必然没有好事,多半是商讨如何寇我边境的事,而且又如此保密,事态尤非寻常,现在探悉这次聚会的内容,似乎比侦察劫案更重要了。
  因此他道:“保密只是大汗做得周密一点,在其它王公那儿,恐怕就不会如此周全了,我们到附近的部落去问一下,不难查到地点的。”
  “不会这么简单吧,父王说这是一次极机密的聚会。”
  郭英笑道:“大汗艺高人胆大,又带了两名好手随行,自然可以保密,别的王公都没有这种本事,他们也没有象样的护卫,为了本身的安全,必然会有线索留下。”
  伊丝妲皱眉道:“郭英,我的责任是守备内宫,其它的事用不着我去操心的。”
  郭英也正色道:“因为内宫被杀死了不少人,而且凶手还指名要追杀另外两个人,我既然受命协助你守护宫内,对缉凶就有责任,不管是保护大汗也好,追缉凶手也好,我都要去这一趟。”
  他这一顶真,伊丝妲倒是不敢再跟他对峙了,她极力在表现自己女性的温柔以及对郭英的尊重。
  顿了一顿;她才道:“既然你认为应该追出去警告父王,我就出去一趟好了。要多少人手?什么时候动身?”
  “我跟石鹫去,你可不能去,宫中死了这么多的人,乱成一团,你必须留此处理镇守!这也是你的责任。”
  “我不去行吗?别的部族是不会告诉你们什么的。”
  石鹫道:“这倒是,你去问的是一件重大的秘密,身份不够,别人不会告诉你的。”
  郭英道:“那就请雅丽丝王妃一起走一趟好了,她这王妃的身份尽人皆知。应该足够了。”
  雅丽丝呆笑道:“郭英,难为你看得起我,可是我自己知道我这个王妃有多少身价,你要约人去证明身份,该从另外三位王妃中去邀请一位。”
  说着,雅丽丝不由苦笑了一下。
  郭英一笑道:“王妃就是王妃,那一位都是一样;但是别的王妃不会像你这样随和合作,这次任务必须要随机应变,如果那位王妃自己要作主如何进行,反而会给我们添麻烦了。”
  雅丽丝有点生气地道:“你就认为我好欺负!”
  郭英道:“王妃误会了,我只是说王妃比较随和,肯听取别人的意见,也比较尊重我跟石老大。”
  伊丝妲也笑道:“这倒不错,雅丽丝,在别人的眼中,你们四位王妃的重要性都是一样的,谁也不比谁高,倒是你同行适合一点,至少你不会跟他们闹憋扭,既然郭英要你去,你就辛苦一趟吧!”
  她的神气已微有不耐,雅丽丝在名义上虽是王妃,但是谁都知道,她的身份是无法与伊丝妲相比的。
  伊丝妲有了话,就等于是命令了。
  于是,以三个人为首的行列在一个时辰后就出发了。
  队中环跟了一个小倩,她主要的工作是侍奉郭英。
  但真正负责指挥全队的也是她。
  因为随队而派出的四十名武士杂役,只有她能指挥,这倒不是说郭英的权限不大,郭英是全队最高的指挥官,一个命令下来,无人不敢不从的。
  只是在大漠行军,有许多琐碎事项,是郭英所不熟悉的,不能每一件细小事务,都要人提醒了再由郭英发令。
  所以这些杂七拉八的事情,全交给小倩去全权作主了。郭英只是在大的原则上来作决定的。
  虽然他们都骑了骏马,却无法放辔疾驰。
  因为他们还有十几头骆驼,载着给养轻重。
  郭英第一道命令去向是疏勒,那不是最近的一个地方,但却是聚会最可能的地方,这是石鹫的建议,却有相当的根据。
  第一是疏勒部王公瓦迪达汗一直就与罗剎人有往来。
  第二是那儿离罗剎边境不远不近,正好也在其它各部的中心位置,别处的王公前往也方便些。
  郭英当然也不是全仰赖石鹫的判断而作决定的,事先他对大漠上的状况已经有了相当了解,也认为聚会的地点最可能在疏勒。
  但是他却不能有所表示,当着小倩,他必须听取石鹫的分析后才作决定。
  因为他知道小倩是伊加拉汗的心腹,在她面前,他不能流露出对大漠的熟悉而启人疑窦。
  在路上,石鹫把密室中的变化告诉给郭英听,的确是引起他相当的震惊的。
  青青王妃未死,而且是一个神智不清的武功高手,到宫中杀人的一定是他。
  只是,她跟伊加拉汗之间,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伊加拉汗为什么要将她囚禁地下呢?伊加拉汗在宣布她的死讯后,即守情不移,人前人后,都表示对她深浓的感情。
  可是听青青的谈话,却似乎对伊加拉汗含恨极深。
  再者,她到宫中去追杀几个伊加拉汗的心腹,还骂他们是叛徒,这又是怎么一回事了呢?
  更令郭英感到困惑的是地下密室中没有伊加拉的宝藏,那么,这批钜大的财富又在那儿呢?
  由于部份珠宝出现在伊加拉宫中,郭英已断定劫取大秦贡品的必然是伊加拉汗,而现在线索似乎又模糊了。
  思索良久,郭英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只有对石鹫道:“搜索贡品的事暂时搁一下,我们必须利用这个机会先找到伊加拉汗,然后想法子探听出他们这次聚会的内容和目的,这是最重要的事!”
  石鹫笑笑道:“只要聚会地点真是在那儿,探听消息并不难,问题是你用什么方法把消息传回去!”
  郭英笑笑不语。
  石鹫也就不问了,他也想到郭英必然有人分布在大漠的每一个地方,担任耳目及支持,这是属于极端机密的部分,就是自己人也未可完全知晓,更何况他这个客串的外宾呢!
  不过石鹫并没有因此感到不快,相反的还很高兴,因为这些隐藏的人手,也是他们安全的保障。
  若是没有人支持,他和郭英两个人的力量就太单弱了,是无法面对强大的对手的。
  在途中,他们也遇见了好几支牧民的队伍,赶着大批的牛羊,沿途追逐水草,也有一些汉人的商队。
  郭英跟那些商人聊了一阵,甚至于还接受他们的邀请共同用餐。
  因为这些商人很注重享受,他们带了锅杓作料,用干马粪做燃料,虽然是在行旅中,也做出了几味可口的小菜。
  郭英在一路上就抱怨食物不对胃口,因为他不太吃得惯草原上的食物。
  在宫中,有从内地请来的厨师,做出各种口味的菜肴,然而在旅途中,却只有牛肉脯以及磁粑等传统的干粮,喝的是乳茶。
  不习惯的人很难下咽,郭英对这一点很不满意,一直为了这个对小倩发脾气,怪她没有在事先作准备。
  小倩只有连连道歉陪不是。
  因此,郭英到汉家商旅那边去吃一顿合口味的饭是很自然的事。
  小倩只求能够少挨一次骂就谢天谢地了,也没有注意这件事。
  只有石鹫很细心,他注意到了郭英跟那些商人们在吃饭时,总有一阵低声交谈的时间,知道郭英已巧妙地将消息传了出去,或是问到了所要知道的消息。
  再次上路的时候,他试探着问道:“我们走的路线对不对,若是聚会地点不在疏勒,你趁早提醒我,我好找机会改变路子。”
  郭英道:“我怎么会知道呢,我们是出来试探的!”
  石鹫笑道:“小郭!你别跟我来这一套,你已经跟两批前面过来的人接触了,我相信你多少得到了消息。”
  郭英笑道:“你聪明过度了,你以为我是在跟线人接触,听取消息的了。”
  “难道不长?我知道你不是一个挑剔吃喝的人,我们两人赶路时,你曾经连啃了四天的干粮,也没有一句怨言。现在居然为了吃喝而发脾气骂人这种反常的行为一定有原因,我稍加留心,就不难知道你的用心了。”
  郭英笑笑道:“你实在太聪明了。”
  石鹫耸耸肩道:“石老大外表虽粗,其实心却很细!”
  “石老大,你可别泄气,你的确很细心,不过你还是看错了,我这几次发脾气固然是有目的的,但是我到汉人的商家那儿去吃饭,却没有特别目的。”
  “我不信,我看见你跟人悄声低谈。”
  “不错,我确实跟他们低谈过,不过那些人跟我没有任何连系,我们谈的内容只是一些风花雪月。”
  “我不相信,大漠上男人碰头,谈两句荤话是很平常的事,用不着偷偷摸摸。”
  郭英道:“我不骗你,那些话不宜公开大声讨论,所以才要低声地讲。”
  “究竟是些什么话?”
  “如果你不生气我就告诉你,他们听说我们是护送雅丽丝王妃出来的,向我打听她的底细,你知道雅丽丝在大漠上是以美丽及多情出名的。”
  看他笑得那么可恶,石鹫真想给他一拳,但他终于忍住了,低声道:“小郭!说老实话,别开玩笑。”
  郭英道:“我说的是真话,不信你可以问小倩去。”
  “问她?她怎么知道?”
  郭英叹了口气:“石老大,我不否认你的观察很详细,只可惜你把注意力全放在我身上,却忽略了那个小鬼头了,她的谨慎细心不下于你,你看到的事情,她怎么会漏过呢?你有没有发现,每次我们休息之后,总有两个人留下!”
  “这是大漠上宿营的习惯,留下两个人消灭宿营的一切痕迹,免得被人追踪上来,找到线索!”
  “那是在秘密出动的时候,我们此行并无必要!”
  石鹫道:“随时都有这种必要,目的在养成习惯,以免在紧要关头会有所遗漏。”
  郭英道:“可是我若不跟人接触,他就把这种习惯忘了,这又是怎么解释呢?”
  “有这种情形吗?”
  “石老大,不是你一个人细心,而我一直却在密切注意中,只要我停下来跟人家接触,她必定留下两个人,要等很久才会回来向她报告,查询我跟人谈话的内容,现在那两个人又追上来了,在向她报告呢!”
  石鹫回头一看,果然小倩驻马回待,后面有两骑飞来,不禁愤然道:“这个小鬼居然在侦查你的行动,那还得了,我过去给她一点教训。”
  郭英笑道:“一连三次,我都没泄漏什么,她也查不到什么,不过你去教训她一番也好!还有,你去问她时,可别说是我的主意,我不想让她知道我是个很精明的人!”
  石鹫点点头道,拍马向后疾驰而去。
  石鹫的马匹赶到时,那两个汉子正在开口报告,见他来了,立刻止口不言。
  小倩笑道:“石大爷!什么事?”
  石鹫淡淡地道:“郭英要我来请示你一声,他想在前面那块绿洲上宿营,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小倩以为他在开玩笑,笑着道:“石大爷,您别开玩笑了,咱们不是在前面二十里路才歇过吗?”
  石鹫道:“好!那我就告诉他,说你没有批准。”
  他回马欲行,小倩才知道不是开玩笑,连忙道:“石大爷,真的是郭公子要在前面宿营?”
  石鹫道:“是他要我来请示一下的,他还在等候指示,难道还错得了!”
  小倩微有些不安的道:“小婢还以为是开玩笑呢,因为才休息过走了还没多远,怎么会要歇营呢?”
  “我也不知道,是他有这个请求,要我来问一下,既然你不答应,我就去告诉他继续前进。”
  小倩听出他的语气不对,这才有点慌了道:“石大爷,郭公子是这一行的司令,他说要如何行止,自然听他的。”
  石鹫道:“是吗!我们一直看你在发号施令,任何事都是等你的命令传下去才生效的!”
  小倩这才发现他的神气冷冷的,与平时嘻嘻哈哈的样子大不相同,不由惶急地道:“石大爷言重了,婢子是派出来侍候郭公子的,因为这些随行的武士中,大部份都不懂汉语,所以郭公子的话,才由小婢转示下去!”
  石鹫道:“如此说来,我们这一队中还是以他为主。”
  小倩道:“不!是以您二位为主,公主临行前已经吩咐过,叫我们要绝对服从二位的命令!”
  石鹫冷笑道:“我是听伊丝妲这么说过,可是我还以为她是说着玩玩,根本不能算数的!”
  小倩一惊道:“大汗不在时,公主就是宫中地位最尊的人,她的话就是命令,谁敢不遵。”
  石鹫道:“好!既然伊丝妲的命令有效,她指定我和郭英都有发号司令的权利,我也能命令这些人了!”
  小倩道:“当然,石大爷尽管下令好了!”
  “若是他们不遵守呢?”
  “那就是违令抗命,立刻可以处死!”
  石鹫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再告诉他们一声!”
  小倩道:“小婢不必告诉,他们应该知道,公主在临行前,就已经对他们全体宣布过了!”
  石鹫点点头道:“好!你们两个人刚才对她说了些什么,现在再告诉我一遍!”
  那两名回族武士神色一变,纳然不知所以。
  小倩急忙道:“他们没说什么,只是一些不相干的小事!”
  石鹫冷笑道:“既然这个队伍是我跟郭英负责,任何事情都该向我们报告才对,你们刚才说什么?”
  小倩道:“他们是负责给养的,刚才只是向我报告食水的存量,以及该到那儿去补充得……”
  “这是大事呀!在沙漠上行军,食水的补充是有关生计的第一大事,应该向领队报告才是!”
  小倩道:“本来是应该向二位报告的,可是二位向来都没有管这些事,所以由小婢代为操劳了,石大爷认为不妥,小婢就要他们直接向石大爷报告好了。”
  石鹫问那两个汉子道:“很好,我们目前还有多少食水,可以支持行多久,什么地方可以得到补充?”
  那两个汉子讷然又不知如何回答?
  小倩笑道:“还有一半的存量,再走一天也还不需要补充。”
  石鹫冷笑道:“小倩,你领过队没有?”
  小倩道:“没有,婢子以前只是侍奉公主,这次则是被派出来指定侍候郭公子,那里够资格领队。”
  “那么我告诉你,每当我们要离开一处水源时,一定要把所有的容器装满,我们是在前一处水源休息的,走的时候已经带足了水,一点也没有消耗掉。”
  小倩脸色一变,强笑道:“还是石大爷细心。”
  石鹫道:“由此可见你根本不懂得这些,刚才他们也不是在向你报告这些,你们究竟在捣什么鬼?”
  小倩脸色大变,吱吱唔唔地道:“没什么,是一些本宫中的小事情,绝对跟大队无关。”
  石鹫冷笑道:“我看见他们从后面追上来的,究竟是为了什么要脱队留下,他们对你说什么?”
  小倩仍在支唔。
  石鹫厉声朝那两名汉子道:“说!你们两个人说,不准有半个字隐瞒。”
  一名汉子结结巴巴地道。
  “石大爷!我们只是留下向后面的人连络,报告我们的行踪,通知公主。”
  石鹫道:“我们后面还有人吗?”
  那汉子道:“有的,我们只在指定的地方做下记号,自然会有人将消息通知宫中,这是一种例行的手续,凡是十个人以上的行列出巡,都要用这个方式向宫中连络。”
  石鹫冷笑道:“很好;这也是很平常的事,为什么我问的时候,你们不肯开口!反而用其它的话搪塞呢?”
  那汉子道:“这种连络的记号与口语,是属于机密,不是有关系的人,是不让他们知道的!”
  石鹫沉下脸道:“本爷也是没有关系的人了!”
  那人忙道:“石爷多心了,您也是领队之一,怎么会是无关的人呢,否则小的也不会将事情说出来了。”
  石鹫微笑着点点头道:“好!很好,你很不错,也很能干,本爷要好好打赏你一番,这块金子给你。”
  他掏出一小块亦金重约两许,拋在那汉子手中。
  那汉子十分欢喜,连忙跳下马来向他屈膝叩谢,但是石鹫的动作极快,铮的一声,跟着快刀也出了鞘。
  那汉子的头才低下去,却已滚落一边,这使得小倩与另一个汉子都大为骇然。
  小倩惊叫道:“石大爷!您这是做什么,怎么杀人呢?”
  石鹫冷笑道:“出行如同出战,他犯了阵前抗命,欺瞒上官之罪,该当斩首。”
  小倩道:“石大爷!这两项罪名是如何成立的?”
  石鹫冷笑答道:“小倩,我跟他们谈话,并没有要你翻译,可见我也会说回语的。”
  “石大爷是草原上有名的骑士,我们都很佩服的。”
  石鹫冷冷地道:“我只是告诉你,我听得懂他们的说话,也知道他们先前向你报告时说的话,并不是告诉我的话,所以这抗命与瞒上的罪名,我并没有冤枉他!”
  他的眼力峻厉地看着另一个汉子。
  那汉子面无人色,连忙跪了下来叩头道:“石大爷饶命!”
  连小倩也跪了下来,苦着脸道:“石大爷,他们是留下来向那些郭公子接触过的人盘问,打听郭公子的谈话。”
  石鹫怒声道:“为什么要这么做,是谁的意思?”
  “是大汗的指示,因为郭公子是汉人,大汗对他的来历一直无法弄清,所以要多方调查。”
  石鹫沉声道:“大汗是这样待人的吗?”
  “不!大汗对于受聘的剑士们都十分客气,从不问来历,只有对郭公子特别,因为公主对郭公子十分倾心,大汗对于将来要继承汗位的人,总要慎重一点。”
  这个理由倒是很合理,石鹫相信她说的真话,这才冷笑一声道:“你应该知道,郭公子跟公主虽然相爱,但他绝不可能会看上她的汗位,也绝不可能永远留下的!”
  “这个婢子对大汗报告过了,但大汗说,事情或许会改变的,还是对郭公子多了解一点的好。”
  石鹫冷笑道:“多了解一点是应该的,但是你用的方法却不高明。他已经看出,这两个人每次宿营休息后,总要留下慢走一步,过一阵子才赶上来,他不明白是为了什么,所以特别要我来问一声。”
  小倩连忙跪着叩头道:“石大爷,这可千万不能告诉他,如果他知道了,一气之下。
  扬长而去,婢子可惨了。”
  石鹫冷笑道:“你知道就好!你们大汗这种对人的信任,连老子都看了生气,要不是为了公主,老子现在就招呼他走了。我们又不是没处混,在这儿当值劳什子的金剑武士,那有我们闯江湖自由,要不是小金铃儿一再挽留,我们俩早就走了。”
  小倩只有连连地叩谢道:“多谢石大爷成全。”
  石鹫道:“老子可不是为了你们,而是为了小金铃儿,见了大汗之后,老子也要问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小倩与那个汉子都是面有怖色。
  石鹫冷笑道:“郭英也不傻,他已经看出你们鬼鬼祟祟的了,只是没想到你们是在调查他,因此,从现在起。你最好老老实实,少出花样,否则给他自己发现了,你就惨了。”
  “是!石大爷!小婢不敢了。”
  石鹫不理她,拍马回头,跑到郭英的身边。
  郭英笑道:“石老大,我看见你杀了一个人。”
  “那个家伙老奸巨猾,跟我满口鬼话,若不是宰了他,那个鬼丫头也不会说出真话来了。”
  “她怎么说?是不是在调查我!”
  “不错!是伊加拉汗要她这么做的,因为你跟伊丝妲要好,可能成为下一任的大汗,他要多了解一点,小郭!你先前没有什么破绽留下吧!”
  “怎么会呢?我都是在向人打听大汗的下落。”
  “你也没有跟你的人连络?”
  “当然没有,若是我这样粗心大意,不是早就被人摸出底细了,伊加拉汗是头老狐狸,从我们进入王宫的那天开始,就在调查我们的底细了,又不是现在才开始!”
  “是调查你一个人,还是我们两个都有份。”
  “当然都有份,凡是在王宫中的外来客卿,每一个人都在他的调查中,连跟他十几年的人都不例外。”
  “那个鬼丫头,没有说实话,她说只调查你一个人。”
  郭英笑道:“那恐怕只有你才会相信。”
  石鹫不禁愤然于色。
  郭英笑道:“你也别生气,人家调查你,怀疑你并不过份,你既偷了他的女人,也要打他藏金的主意,本来就值得怀疑。”
  石鹫哼了一声道:“雅丽丝只是被他利用的一个工具而已,根本就算不得是他的女人。”
  “石老大,这一点我不抬杠,我只想提醒你一点,在伊加拉汗宫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不简单……”
  “什么,你说雅丽丝也有问题!”
  -----------
  百草园 扫校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