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鹫与鹰 >> 正文  
第十三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8
  郭英笑笑道:“我没证据,不敢乱说,只是有一点,我要提醒你注意,雅丽丝有时看来又蠢又笨,似乎完全没有头脑,但有的时候,她却表现得比任何人都精明。”
  石鹫为之一怔。
  郭英又道:“伊加拉汗在她身边,安置了四名剑婢去监视她的行动,若她是一个简单的女人,伊加拉汗需要如此重视她吗?”
  “不错!不错!这个婆娘是有问题了!”
  石鹫用手敲着脑袋,忽然又问道:“小郭!那个婆娘是属于那一边的?”
  郭英笑道:“石老大,这个问题太简单了,她当然是属于自己那一边。”
  “小郭!不开玩笑,我的意思是问她属于伊加拉汗那一边,还是属于我们这一边的!”
  “我已经说过了,她两边都不是,只属于她自己那一边,她那一边还有些什么人我不知道,但至少绝不会是单独一个人!”
  “这又何以见得呢?”
  “因为她对密室中太熟悉了,伊加拉汗只带她进去过一次,那一次还是在伊加拉汗本人的监视下,她绝无可能发现那么多的秘密!”
  “这一点她倒没有隐瞒,她说被我们杀死的那两名守卫,受了她的诱惑,把密室的机密泄漏给她知道,而且也带她进去过。”
  “可是她知道的似乎比那两个人还多,这证明她一个人也偷偷地进去研究过。”
  “这些不去管她,我们必须要知道的是她的目的何在,假如她也是在动那笔珍藏的脑筋,就跟我们没冲突。”
  “你的意思究竟怎么样?”
  “我是说假如她志在藏珍,我们不妨把真相告诉她,取得她的帮助,事情进行就方便多了。”
  郭英笑道:“有什么帮助呢!王宫中的最秘密部份已经被你们揭开,却是另外一回事,宝藏并不在内。”
  “但她仍然可以给我们很多帮助,你不是说她另外还有同党吗?”
  “不错!那天在密室前半部逃走的两个人,跟她一定有关系。他们逃走的路线,就是她后来带你再次进入密室的路,由这一点看,她的同党还不少呢!”
  郭英顿了一顿后才道:“不!不能说,否则我们就惨了,假如她是为了藏珍,那一定会反对我们的,因为我们的目的也在追回失物。”
  “你要追回的只是大秦的贡品,而你答应我可以取得珍藏中其它的部份的。”
  “是的,可是那批贡品却是珍藏中最精华部份,我相信你,因为你不是贪婪的人。”
  “雅丽丝也不是,她还曾经劝我放弃计划,带着她逃走,因此我相信她不会破坏我们的。”
  郭英苦笑一声道:“我相信她不是一个贪婪的人,但你也别忘记她是个女人。”
  郭英说得很玄,但石鹫却明白了:“女人是随时都会改变主意的。”
  “女人是很难抵制珠宝的诱惑,而且女人宁可放弃生命也不肯放弃他们的首饰。”
  这两段话都是石鹫自己说的,那也是他对女人经过多年的观察之后,所获的结论。
  他在初入江湖时,曾经加入一伙劫盗,有次打劫了一队客商,男子都被杀死了,只剩下几个妇女。
  其中有个少妇很年轻,也很漂亮,被盗首看中了,要奸污她的时候,她抵死不从,可是盗首拔出了大刀,威胁着要杀她,她怕死,还是含着眼泪受了下来。
  那少妇脖子里戴着一条项链,很值钱,被盗首看见了,要抢过去。
  这次那少妇却真的拚命地保护了,又抓又打,即使盗首拿了刀吓她,她也不怕。
  因为她长得确实漂亮,盗首舍不得真的杀她,让她保全了那条项链。后来还留在山上,做了押寨夫人。
  这件事使石鹫对女人的认识又深了一层。
  那个少妇在丈夫被杀时,清白受污时,都没有拚命,却在她的首饰被抢时,豁出了性命来保护。
  在她的意识中,首饰似乎是重于生命或其它一切的。
  所以郭英的理由,使他无可辩驳了,片刻后才道:“你说得对,还是不能让她知道的好!”
  郭英道:“反正你们现在已经在合作取得藏珍了,就抱着这个目的继续合作下去好了。”
  石鹫点点头,然后又道:“青青王妃还活在世上,而且武功高异莫测,看来已无疑问了,只是她跟伊加拉汗之间,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个问题恐怕只有伊加拉汗才能回答了,我们不是正要去告诉他这回事吗?”
  “他会在疏勒吗?”
  “我不知道,是你提议上那儿去找他的。”
  石鹫道:“我只是根据所知道的乱加评测而已,可没有一定说他会在这儿。”
  “你的分析很有道理,反正没有一定的去向,到那儿去试试运气也不错。”
  石鹫有点生气地道:“小郭!你不是一个胡乱碰运气的人,我相信你一定另外有根据的。”
  郭英笑了一笑道:“就算我另有根据吧,但你的评测在先,所以我找到他后,也是你的功劳。”
  石鹫也笑了道:“你放心,到时候我会一肩承担的,绝不让人怀疑到你。不过你是根据什么呢?”
  “那个女人,青青王妃,她也是往这条路上找去。”
  “你怎么知道的?”
  “有人告诉我的,他们看见一个神秘的女人,骑了匹骆驼,在走向疏勒的路。”
  “那不是要在我们的前面去了吗?”
  “不会的,她只领先我们半天,可是那人却指给她一条远路要多绕一天才会到达,我们可以领先半天。”
  “这些消息都是你的同伴告诉你的。”
  “不错,他们在大漠上有很好的掩护,无所不在,却又没人能认出他们。”
  “小倩在你离开后,又去找人问了,不会发现吗?”
  郭英笑笑道:“假如她留下的这些饭桶,也能问出些什么,他们就不配称为干探了!”
  石鹫伸伸舌头,然后又道:“既然她探听不到什么,你何必要我去拆穿她呢,让她去查好了,这样不是更可以减少对你的怀疑吗?”
  郭英道:“那固无不可,可是伊加拉汗却会把我们当脓包看了,我们必须表现得精明一点,才能受到重视。”
  “要他重视干吗?你又不打算留下招驸马!”
  郭英一笑道:“纵使我不想留下,但也得要叫人看得起一点,这样才能活得久一点的。”
  石鹫实在不明白他的这番大道理,但他懒得去问了。
  因为他发现这个小伙子事事比他强一点不说,连说话论事都有一番别出心裁的道理。
  若是每一句话都要接受他的思想,很快地,自己就会变成第二个郭英而丧失了自我,石鹫对于自己的形象很满意,不想有所改变。
  沿途经过之处打尖歇脚的地方,每次郭英都停下来去找人问讯,但小倩却老实多了,没有再派人下来查问。
  而且那些随行的骑士们,对两位头领的态度是必恭必敬,有什么事,必过来请示,不像以前那样只跟小倩连系了。
  但这一行人中,改变最多的是雅丽丝。
  她不再像以前那样的爱动了,更不像以前那样,一有机会就打扮得艳光四射的招蜂引蝶了。
  她变得温柔娴淑,行军时躲在辇车中,歇营时就留在营帐中,不轻易露面。
  她的营帐中只有石鹫一个人进去,她对石鹫是火样的热情,羔羊般的温驯,而又如花朵般的芳香美丽。
  石鹫倒几乎真的为她着迷了,有次笑着问她:“雅丽丝,这几天你怎么变得这么乖了呢!”
  雅丽丝笑了一笑:“你的意思是说我老实多了,没有再出去勾引男人,难道你喜欢我那个样子?”
  “不是我喜欢,而是你的行动变了个人,使我奇怪。”
  “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并不是天生淫荡,以前我故意放荡,是为了对伊加拉那老王八报复,要他难堪而已!”
  石鹫道:“他根本没把你放在心上,你偷你的汉子,他丝毫没放在心上,有个屁用吗!”
  雅丽丝转叹道:“可不是吗?这老王八蛋真不是东西,他还故作大方,派人替我望风巡视,所以我后来想开了,那是作贱我自己,接着我遇见了你,整个心都给了你。”
  石鹫有点肉麻的感觉,连忙道:“慢来,咱们俩人好是一回事,你的身份可还是伊加拉的王妃,不是我老婆!”
  雅丽丝居然笑道:“我当然知道我的身份是什么,但我的心中爱谁是我的自由,一个女人在心中真正地爱上一个男人时,她就会为那个男人守贞,排拒别的男人,所以一个婊子在爱上人时,会拒绝别的客人,甚至于一个做妻子的女人,在另有意中人时,会拒绝她的丈夫。”
  “这算什么,难道她嫁了人后,还会去爱上别人吗?”
  “唉!石鹫,你真不懂女人。一个女人一生中只会爱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却不一定是她丈夫,若是她在嫁后才遇到那个男人,那就是很悲哀了,或许她将痛苦终生。”
  “这不是自寻烦恼吗?”
  “看起来似乎是在自找苦吃,但每个女人却心甘情愿地跳进这个苦海中,因为痛苦的爱情才能使人心醉,使人生活的有意义,有希望……”
  石鹫连连敲着脑袋道:“够了!够了!你别说那么多,我发觉你跟小郭倒很像,说出来的话,都有一片令人头痛的道理,算了!我也不想了解女人!”
  雅丽丝笑道:“这就是最聪明的男人,女人是给男人爱的,可不是给男人了解的,假如你一眼把一个女人看透了,那个女人对你就完全没有吸引力了!”
  石鹫叹了口气,他发觉他是越来越不懂女人了。
  以前,他常自诩为女人的权威。懂得一切女人的心事,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有多幼稚了。
  不过,他也发现女人越来越可爱了,尤其是眼前的这个雅丽丝,她不但有美丽的身体,还有脑筋、有内涵。
  男人经常不喜欢有头脑的女人,因为她们事事争先,好出主意,要压在男人上面。
  但雅丽丝却不是这样的,她的内涵虽深,却不乱作主张,她也懂得什么时候开口,什么时候闭嘴。
  石鹫却为了一件事情烦恼了──要不要娶她作老婆。
  他一心一意在盘算这个问题时,几乎忘了一件事,雅丽丝目下还是伊加拉汗的王妃。
  若是伊加拉不同意放人,即使他们两厢情愿,也还是配不了对的。
  大队终于到了疏勒部了,这儿是最典型的牧野,风吹草低时,可以见到其中蠕蠕而动的牛羊。
  郭英也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
  因为他发现了许多其它部族的侍从卫士们,三五成群地出现在市集中,他们是跟随他们的王公前来的。
  那些王公们没有伊加拉汗那样高的武功,而他们又是最重视自己生命安全的,所以每到一处,都要带着大批的卫士。
  这些武士们是不能进王宫去参与机密的,所以王公们在宫内集合时,他们就在街上游荡。
  疏勒部在疏勒川畔,因为有河流,就有了树草、绿洲,更因为有了阴山的遮挡,拦住了漠上的风沙,这儿就成了塞外的一个天堂。
  街上很热闹,充斥了各种的商店和货贩,郭英是从中原内地过来的,却不得不承认此地的繁华。
  街道不大,房屋也不多,因为回民们还习惯于野地幕居,只是汉人们在这儿建起一些简单的木屋而已。
  可是这儿却充斥着人群,也充斥着各式各样的好东西;绸缎、珠宝、以及刀剑兵器是最多的。
  还有许多波斯和大秦的胡贾,带来各种异域的珍品。
  扎下营后,石鹫、郭英带着雅丽丝和小倩,他们是到疏勒王宫去找伊加拉汗的,可是在路上,他们就被街上的形形色色所迷惑了。
  雅丽丝在一个胡贾的摊子看见了一串水晶的手镯,颜色淡紫,晶莹透澈,不禁爱不释手了。
  郭英道:“王妃既然喜欢,就买下来好了!”
  “可是这次出来,我没打算要买东西;也没带钱!”
  “没关系,我身上有,算我送给你的!”
  雅丽丝十分高兴地谢了一声后,就专心地开始挑选,她把那只紫晶手镯戴在手上再三地欣赏。
  而后她又开始去试戴其它的珠宝首饰,就像是个儿童进了玩具店一样。
  石鹫叹了口气,他知道珠宝对于女人的诱惑力,于是他叹了口气道:“买吧,你喜欢什么,统统都买下来!”
  雅丽丝兴奋地道:“你有钱?”
  “没有钱,但是我有金,黄金到那里都可以换成钱的,所以你尽管买好了!”
  雅丽丝欢呼了一声,开心挑选了好几样,她的眼光倒是很高,选的都是些贵重品,足足挑了有半天时辰,她才决定了五六件。
  她回头看已经不见了石鹫与郭英,只有小倩等候在一旁,她忍不住问道:“石大爷和郭公子呢?”
  “他们到王宫去找大汗了,留下我等着替王妃付帐!”
  “大汗果然是在这里?”
  “不知道,不过他们遇见了好几个部族的武士,问了一下,知道他们都是追随自己的王公而来的,由此推测,大汗很可能也在此地。”
  雅丽丝有点不安地道:“他们怎么不叫我一声呢?”
  小倩冷冷地道:“我们是为了一件紧急事件来找大汗的,他们没时间等王妃慢慢地挑选!”
  雅丽丝把挑好的那些手饰随便地打了个包,丢在行囊里,然后道:“小倩,你一定以为我是个很贪婪的女人!”
  小倩冷冷地道:“王妃是个怎么样的人跟我没关系,不过王妃自己可能会后悔这一次所买的东西。”
  雅丽丝道:“小倩,这话是怎么说呢?”
  小情顿了一顿才道:“你跟石大爷很要好的事,宫中每个人都知道了!”
  雅丽丝的脸一红道:“我知道我的行为越轨,但是你也明白,我这王妃的身份只是大家口中的称呼而已。在大汗的心目中,我根本不算一回事,甚至于连他的女人都不是,我跟你一样,只是他的财富的一部份而已。”
  小倩道:“这个你不必对我说明,一切我都很明白,只不过公主曾经为了你和石大爷的事,向大汗求过情!”
  “哦!伊丝妲怎么为我求情的?”
  “公主说,如果你们是真心相爱,请大汗成全你们,大汗也答应了,说只要你们私奔,他绝不追究!”
  雅丽丝哦了一声道:“还是要我们私奔。”
  小倩道:“这已经很宽大了,你虽然不是正式的王妃,可是已经在人前公开出现了多年,总不能公开地让你跟一个男人要好吧,大汗必须要顾及他的尊严。”
  雅丽丝冷笑一声道:“他要尊严别人就不要尊严了,我要离开王宫,绝不偷偷地走的!”
  小倩也冷笑一声道:“本来是可以的,因为公主向大汗请求说,石大爷是个豪杰,绝对不会答应跟你私奔的,她要大汗公开地宣布,准许你跟着石大爷,大汗经不起她的再三要求,也答应了,说只要石大爷向他提出要求就行!”
  “为什么要石大爷向他要求呢?”
  “因为这是大漠上的规矩?女人是没有地位的,她们必须附属于男人,所以必须要石大爷向他请求,他才能公开宣布,把你赠送出去。”
  雅丽丝冷笑道:“石鹫会开这个口吗?他假如向大汗请求,就欠了一份很大的人情了!”
  “假如你能使石大爷爱上你,他是会不惜任何牺牲的,可是刚才你为了那些廉价的珠宝所表现的贪婪,使石大爷十分失望,我想他不会对你有太多的好感了!”
  雅丽丝微微一笑道:“小倩,别人也许不清楚,你应该明白,我所拥有的珠宝,比这些好得太多。”
  “那是另外一回事。”
  “不!至少有些关系。”
  “你也知道,我常把珠宝送人,那四个跟着我的侍女,得到的尤多。”
  小倩道:“那是你为了贿赂她们,有许多事情,你需要她们为你隐瞒一二,所以才经常给她们一些好处。”
  雅丽丝冷哼道:“你以为我不清楚,她们是大汗安在我身边的耳目,监视我行动的,不管我送她们多重的礼,她们仍然要报告大汗的。”
  小倩呆了一呆。
  雅丽丝道:“我明知贿赂对她们毫无用处,可是我仍然把手边的好东西送给她们,我的用意不在希望她们替我隐瞒什么。”
  “那你是为了什么呢?”
  “我只想表示,我对这些珠宝并不重视,我送人的珠宝,每一件都比今天所买的贵重百倍,你想我会为这些不值钱的玩意儿如痴如醉吗?”
  “可是你刚才的那种表情却不是装出来的。”
  雅丽丝叹了口气道:“小倩,说这句话,你真不够资格做宫中的女人。”
  “宫中的女人还要什么特别的资格。”
  “正如你自己说的,大漠上的女人是没有地位的,她们只附属于男人,宫中的女人尤然,我们只是大汗的工具而已,不允许有自己的喜怒爱憎的。”
  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慨:“我们被命令去取悦各种男人,自己没有选择权利的。当我们陪着一条猪上床时,也必须表现出十分喜欢,所以大漠上的女人在现出如痴如醉时,绝不会是她真正内心的表露。”
  “那么真正的欢喜该是如何的呢?”
  “我不知道,我从没有真正欢喜的时候。我们这种人,只有悲哀才是真实的。”
  小倩沉默了,半晌才道:“你跟石大爷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感到幸福快乐吗?”
  雅丽丝道:“石鹫是个强壮的男人,一个强壮的男人,会使女人快乐,但绝不可能使女人幸福。尤其是石鹫也是在大漠上生长的。他的心目中只有自我女人在他的生命中,只占了极小的地位。”
  “不,我听过他跟郭公子的谈话,他很重视你的。”
  “只是重视而已,却不是尊重。”
  “这么说来,你并不想跟石大爷永远在一起了。”
  “当然不想,我是一个人,我希望过人的生活,我要嫁一个男人,要真正成为他的妻子,而不是他的女人!”
  “会有这样的男人吗?”
  “当然有,像郭公子对伊丝妲那样。”
  “那不同,因为公主的身份特殊。”
  “小倩!你错了,公主的身份在郭公子眼中毫无价值,即使她是个女奴,郭公子也会一样的尊敬她。”
  “你是说你希望嫁给郭公子?”
  雅丽丝笑了起来道:“我只是告诉你,什么样的情形才叫尊敬,可不是对郭英有意思。”
  “为什么呢,他不是个很可爱的人吗?”
  “不错,他的确是个很可爱的男人,但并不是说我一定要爱上他,再说,他也不会看上我。”
  “是的!为了石大爷的缘故,他也不会跟你要好的。他们的交情很深厚。”
  “男人的友情是很奇怪的,做一个女人最聪明的就是别去影响男人的友情,否则你会得不偿失的。”
  “我……我没有呀。”
  “小倩,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尤其是很运气的你,因为伊丝妲的缘故,不必像宫中其他的人那样去应付取悦的男人而专门侍候郭公子,因此你必须好好地把握,不要去惹他讨厌你。”
  “他有过这种表示吗?”
  “目前,他只要石鹫提示你一下,还没有直接告诉你,假如真到了那一天,就再也无法挽回了。”
  小倩急了道:“我没有怎么样呀!只是奉行大汗的指示,要我对他多作一番了解,那也是为了公主。”
  雅丽丝道:“你自己考虑一下吧,假如伊丝妲知道了,她第一个就不会原谅你。”
  小倩满脸惶急,不知如何是好了。
  雅丽丝轻轻一叹道:“石鹫和郭英都是很精明的人,你那些拙劣的调查技巧怎么能瞒过他们呢,倒不如藏拙些的好。”
  “可是我对大汗又要如何交代呢?”
  雅丽丝道:“那还不简单,你就说伊丝妲不准你如此做,一切让她们父女俩自己解决去。”
  “对!本来公主也吩咐过我。要我好好地侍奉郭公子,绝不可使他感到不快的,谢谢你,王妃!”
  雅丽丝轻叹一声道:“没什么,伊加拉宫中可能会发生很多事情和变故,但这些事都不会影响到伊丝妲的,你为了自己将来,最好还是选择忠于伊丝妲。”
  “我本来就是忠于公主的。”
  “那就好!今后你要执行伊丝妲的旨意,她要你如何就如何,甚至于大汗的命令,若是与伊丝妲的命令稍有抵触的话,你也可以不去理会的!”
  “可是公主并没有作什么吩咐呀。”
  “她要你一切听郭公子的,这就够了。对了!郭公子有没有要我们做什么?”
  “没有!他只说叫我们扎营等候待命,他跟石大爷两个人到王宫找大汗去了。”
  “那我们就老老实实地扎营候命吧!”
  ※※※
  石鹫和郭英此刻却已经在疏勒王宫中了。
  他们没有经过通报是偷偷进来的。
  他们之所以要如此神秘,是跟踪一个人来的。
  在经王宫的路上,他们发现有一个人,身材高而瘦削,穿了长袍,戴了竹笠,甚至于还蒙上了面纱,根本认不出是谁。
  但是那人走过石鹫身边时,石鹫忽地一震道:“是她,青青王妃,那个人是青青王妃!”
  郭英道:“可能吗?她要半天后才来到呢!”
  “绝不会错,我记得她的气味,我抱过一次的女人,就会永远记得她的气味!”
  郭英望着他笑。
  石鹫忙又解释道:“她在架子上被放下来时,是我接住的,所以我记得她的气味。”
  郭英笑道:“我相信你的鼻子不会错,显然她在沙漠中找到了快捷的方法赶来了,而且看样子她也是要到王宫去,我们跟着她,可以找到伊加拉汗的。”
  两个人遥遥地跟在后面。
  前面的人显然对疏勒王宫的环境很熟,避开了正门,由侧路绕向后方去。
  整个王宫都是甲兵罗列,戒备森严,但那人却找到了一个无人防守的地方,轻轻一纵,飘身上了宫墙,翻了进去。
  郭英和石鹫连忙跟着上去。
  四丈来高的宫墙虽然挡不住他们,可是两人都使尽了全力才纵上墙头,显然地比前面那个人的轻功造诣还差了一筹。
  从墙上翻落下来,里面是一片花园,虽然是在塞外穷荒之地,然而此地却能引水成池,连起亭台楼阁之胜。
  更难得的是这片水池宽广占地数顷。竟然成了个小湖。
  湖中遍植荷花,中心处堆土成岛,建起一座水阁。
  到了水阁去距有三五里不等的水道,却无回桥可渡,想来是利用船只交通来往。
  花园被这湖占了一大半。
  郭英见了摇头道:“这位疏勒王倒是好气魄的,他居然在沙漠中开辟下了这一片园林。”
  石鹫又卖弄地道:“此地紧傍疏勒川,并不缺乏水源,引水成湖并不困难,难的是建成这一片花园而不为人知。这儿似乎比伊加拉汗的王宫还要豪华一点呢,早知道有这片地方,老子早就来光顾了。”
  郭英笑道:“你什么时候对欣赏风景感兴趣的?”
  石鹫道:“老子欣赏个屁的风景,老子只对金银珠宝感兴趣,疏勒王这老小子能在王宫中偷偷造起这一片园林,可见他手头一定不少作孽钱,老子来捞他一笔花花。”
  “你在大漠中是独行客,也能对王公大户下手吗?”
  “为什么不能,石老子看中了谁,那怕是天王老子,也要啃下他一块肉来。”
  “我不是说你没这个胆子,而是想你又没有帮手,一个人能跟几千名王公侍卫对抗的吗?”
  石鹫哈哈大笑道:“人多管个鸟用,老子又不跟他们正面交锋,悄悄地摸进来,找到了库房所在,再放它两把火,引起混乱后,捞足一票走人,大漠上的王宫,老子至少光顾过一半以上,也没被人捞掉一根毛去。”
  郭英笑道:“你有这个经验就太好了,我们分开来活动,万一出点什么事,你大概还能照顾自己。”
  “什么,你要跟我分开活动。”
  “是的!你去找大汗,向他报告那个女人的事,我则想另外单独进行一些任务。”
  “小郭!什么事是咱们两人不能一块儿做的?”
  郭英道:“石老大,你应该明白,我是朝廷的差官!”
  “当然知道,你是出来侦查大秦哈里斯王子被掳劫的事,也为侦查那批被劫的贡品,可是,这两码子事总不会与疏勒王有关系吧,他在回部诸王中是属于较弱的一部,他恐怕没有胆子干下这一票吧!”
  郭英道:“现在情况很难说了,以前我以为伊加拉汗嫌疑最大,但现在疏勒王也有可能有嫌疑了!”
  石鹫道:“不可能,乌苏拉汗是个胆小鬼……”
  “有人在背后支持他就不同了,疏勒跟罗剎接界不远,他跟罗剎人走得很近,像这次罗剎使者密晤大漠上各王公,就是他穿针引线的。罗剎跟大秦接邻,自然不希望大秦和中国缔交,力图破坏也是十分可能的。”
  石鹫一呆道:“这些老子就不懂了,你就是想要调查这个内情吗?”
  “是的!否则我何必出来找什么大汗呢?我最主要的是来调查他们这次会议上的内容。”
  “你调查得到吗?”
  “不太容易,但我会尽量设法,必要时我想劫持一两个王公逼问内情,这些王公都很怕死,应该能问出来。”
  “那当然没问题,这些王八蛋他们连自己的性命看得最重,不过以后你的身份就要揭穿了。”
  郭英一笑道:“我有办法的,别忘了我是捕快世家出身,变装易容是家传本事。所以我们要分开来行动。”
  “我难道不能化装吗?有我在一起,你问话也方便得多,有些王公不会讲汉语!”
  郭英道:“石老大,我之所以被派到漠上来,最重要的就是我通晓回语!”
  “什么!你会讲回语?好家伙,你这王八蛋骗得我好紧,你一直还跟我装蒜!”
  “石老大,我很抱歉,我倒不是有意瞒你,因为那个真正的浪子是不通回语的,我选了那个身份,自然就得装出一窍不通的样子。再者,人家不知道我会回语,有些不让我知道的事,在我面前用回语交谈也不用避忌……”
  石鹫叹了口气道:“难怪我说你小子怎么消息特别灵通,许多老子不知道的事,你都打听到了。原来你是靠着装蒜的本事骗来的。好吧,你就忙你的公干去,对了。你要我如何的配合你呢?”
  郭英一笑道:“都不必。你就照本来的性情办事找人就是了,还有咱们这一次是代表伊加拉汗王宫中来的!”
  “我知道,现在老子是伊加拉汗的门客。要讲究身份,不能太随便……”
  郭英一笑道:“那就不是石鹫了,大漠之鹫的眼中,何尝有什么王公的尊严,看到美丽的女人,你照样调情,有什么值得下手的东西,你也别客气!”
  “什么?你要老子在这儿拿出强盗本性来!”
  郭英大笑道:“你石老大并没有宣布改邪归正,再说这在大漠上也不算什么,倒是你太守规矩,便不像石鹫了,别忘了我们是偷偷进来的……”
  石鹫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难道还要你来教我如何来做我自己吗?”
  郭英笑道:“正是如此,你有没有发现,最近你变得很多,越变越正经了,这会使人对你起疑的。”
  石鹫微微一震道:“这个老子倒没感觉,真的吗?”
  “我也说不上,反正你最近一阵子不太对劲,老像是装了一肚子心事,那是很危险的事。”
  石鹫冷笑道:“狗屁,老子又不是天天做强盗杀人的,尤其是在宫里,老子难道也要整天张牙舞爪。”
  “在别人眼中,石鹫就是石鹫、你根本就不是个守规矩的人,所以你太正经,反而使人不放心了。”
  石鹫想了一下道:“好,我知道了。”
  郭英向他摆摆手,窜向一边去了。
  石鹫发了一阵子怔后,也开始在花园开始移动,他来此的目的是找伊加拉汗!可是又没有经过正式的传报。偷偷地进来。
  因此,他必须用自己的方法找到伊加拉汗。
  现在,那一大堆的王公正在举行什么秘密聚会,找人问是问不到的,所以他必须自己去找。
  慢慢来到湖边,他看见有一个小小的码头,栓着两条小船,都没有人看守。
  船很讲究,彩扎锦棚,中舱边铺着地毯和锦墩,那是供王族们乘坐的,石鹫上船看了一遍,发现里面还熏着香,而且案上还排着残剩的酒菜。
  这分明是有人在这儿喝酒,中途离开了。
  石鹫心中一动,在舱内又发现了一柄出鞘的剑,而且剑柄还握在一只手中,只是那只手却只到腕部为止,血水慢慢地流出来。
  可见这是新斩下不久的。
  石鹫心中迅速地判断了一下,这里一定刚发生过事故,有人侵入来,杀了人。
  那只握在剑上的手很有力,可见那是一个武功好手,多半是宫中的卫士之流,但是石鹫找过来没有多久,可知这人被杀时很快捷,甚至于还来不及发声警告。
  可是剑已出鞘,分明他已发现了有人侵入,是谁有这么好的剑法呢?郭英是可以做到的,但不会是他。
  郭英是从另一个方向离开的,他如绕过来,自己一定会看见,不是郭英,就只有那个蒙面妇人青青王妃了。
  她来到此地杀人,目的何在呢?
  若是为了夺船,则船还在此地,而且湖上也没有见别的船,石鹫又到船头上看见了几点水渍。
  他很细心,立刻确定这是由湖面上溅上来的。
  那必定有一件重物坠落下去,最可能是一具尸体。
  青青王妃到这儿杀了个人,弃尸湖中,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石鹫为了慎重求证,他也跳进了湖中,水很深,但是石鹫很快就在湖底找到了两具尸体,身上都穿了甲冑,所以才静静地躺在湖底。
  那两具尸体都是喉头一个剑孔,脸上有惊诧的表情,证明他们死的很快,只来得及表露出惊诧却已饮刃身死。
  接着石鹫又在湖底发现了一方黑纱。
  那是青青王妃蒙在脸上的,怎么会落在湖底呢?
  那绝不可能是被人抓下来的,两个卫士的本事做不到这一点,否则他们就不会无声无息地被人杀死了。
  除非是青青王妃自己拋弃的,这证明青青王妃自己也下了水,她下来干什么呢?
  她已杀死守值的人,大可以乘船过去呀。
  她弃船不渡,必然是想悄悄地登上水阁,因此,石鹫判断那个秘密会议必然是在水阁上召开。
  于是石鹫也决定从水中潜上水阁去,一方面是去找伊加拉汗,再者也是去看看青青王妃跟伊加拉汗间发生些什么。
  同时,他也想跟郭英别别苗头,看看能否探听出这次会议的内容。
  石鹫是真心想帮郭英的忙,但私心之中,他也不服气郭英的精明,总想找个机会超越他一下。
  这里到水阁大约有五六百丈水程,虽然难不倒石鹫,但他也不能像条鱼似的在水中潜过去的。
  若是在水面浮泅,则又可能为人所发现。
  石鹫折了一枝荷梗,中间是空的,可以含在口中呼吸,他就用这根通气管维持呼吸,向水阁潜去。
  石鹫的水性极精,所以他在水中的进行也很快。
  因此他在水中潜泅了一阵后,居然发现前面有一条黑影,分明是青青王妃的身形,穿了一袭黑衣,也学了他的样子,折了一根荷茎通气,在水底潜行着。
  只是速度比他慢了些。
  -----------
  百草园 扫校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