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鹫与鹰 >> 正文  
第十四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四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8
  前后相距有十来丈;石鹫的水功是从小锻炼的,目力也特佳,所以能看得见。
  相信前面的人影还没有发现他,不过他也不敢超前追上去,只有在后面远远地跟着。
  他发现前面的青青夫人手足很笨拙地向前划动着,难怪进行不快而被追上了。
  她可能根本就不会泅水,只是仗着荷茎能维持呼吸,以及学过武功,身手较捷,才得以前进。
  因此,她走一阵,还必须歇下休息。
  石鹫倒是相当佩服青青王妃,她不识水性,居然也能想到利用荷茎换气而在水中潜行得这么远,这实在很不容易。
  因为一个不会泅水的人,在水中手脚的应用难以配合,进行时要化费几倍的气力。
  青青王妃在面前,似乎慢慢地也摸到了诀窍,进行的速度也约略增加了一点,可是石鹫却在后面心头猛跳。
  因为他又看见另外一条黑影迅速地迫近过去。
  那是一条鳄鱼,跟一个人差不多长,这是一种产于江河大泽中的巨兽。水陆两栖;在这个地方是不应该有的,除非是被人移来豢养在池中。
  石鹫是知道这东西的厉害的,也知道青青王妃断然难以抵敌它的攻击,一急之下,飞速地冲了过去。
  那条巨鳄已经追上了青青王妃,张开大口,朝她的腰间咬去。
  青青王妃根本无法抵抗,一口被咬个正着,手舞足蹈地挣扎着。
  石鹫赶到后,倒是不敢怠慢,抽出腰间的短刀,一下子扎进了鳄鱼的喉管,顺势向下一拉,锋利的刀刃加上石鹫的神力,一下子就割开肚皮。
  鳄鱼痛得张开了口,把青青王妃放开了,而且也带着一片血水,向水底沉去,很快就不动了。
  青青王妃也灌了好几口水,石鹫忙过去托住了她,浮上了水面,还好不远处有一丛荷花,他把人托过去。
  原来这池水颇深,荷花本是无法生长的,疏勒王为了要点缀江南风光,倒也煞费苦心的。
  他是用长毛竹插入池底为托,搭成一个架子,再把大水缸沉入水中,放在架子上,缸中贮了一半淤泥,再把荷实种在泥中。
  每七八缸系在一堆,所以在水面上看,那些荷花东一丛,西一丛,颇为别致。
  这也容易造成别人的错觉,以为荷花生长的地方,水一定不会很深。
  石鹫把青青王妃托到荷丛下,一面藉上面的荷叶掩遮,使他们不易被人发现。
  一面也可以利用水缸踏脚。
  那些水缸约在水下半丈,一站在上面,可以露出头来。
  他同时也在青青王妃的胸腹处推拿了一阵,把她的脸俯向水面,慢慢提起身子,吐出腹中的积水。
  因为是在水中,他只能采用这个方法。但也幸亏在水中,利用水的浮力,不必过于费力。
  吐了十几口水后,青青王妃就恢复了清醒。
  石鹫怕她误会挣扎,连忙低声说:“夫人,别动,我们仍然在水中,刚才我杀鳄鱼救夫人时,已经惊动了水阁上的人。不过还好有这丛荷叶来遮掩,他们没有发现有人潜入的,还以为是鳄鱼为了要抢食而争斗……”
  青青喘了两口气,点点头也低声道:“我知道,谢谢你救了我,咦!你的脸很熟,我好像见过你!”
  石鹫笑道:“夫人!在石室中就是我放夫人的!”
  “啊!我记起来了,你就是秘室中解救我自由的那个汉子,这是你第二次救我了。”
  “两次都是碰巧,不足挂齿。”
  他的手还托着青青王妃。
  青青微感不安地道:“你把我放下来好了,我已经没事了。”
  “夫人被鳄鱼咬在口中没有受伤吗?”
  青青运了一下气道:“还好!那畜生咬得并不重,我也运气抗了一阵,大概没受伤。”
  石鹫放开了手道:“这种巨鳄一咬之力十分强大,我曾经亲自目睹它把一艘大船的舵板一口咬碎,夫人居然能抗受它一咬而不受伤,足见内功精纯!”
  青青叹了口气道:“可是若非你相救,我仍然会被它活活地拖下池底淹死在里面。”
  “那是在水中,若是在岸上,夫人要除去它,不过举手之劳,我回到王宫中,知道夫人也去了,杀了好几个高手,那些都是金衣剑士……”
  青青一叹道:“我的武功仍然高不过伊加拉汗!”
  “啊!大汗的武功会如此高强吗?”
  青青一哼道:“他偷去了我的万象心笈,而我则被他囚禁在地牢中十五年,目前自然是不如他。可是我还留下了最后的两篇,那是他的克星,只要再过两三年,我就不再怕他了,那时我再来收拾他!现在我只能收拾那几个叛徒,让他们知道背叛我的结果!”
  石鹫失声道:“你真的是传言已死的青青王妃了!”
  青青怨声道:“我是传言已死的柳青青,却不是什么王妃,你以后也别那样称呼我了!”
  “是的!夫人,你跟大汗木是很恩爱的夫妇,怎么会反目成仇。弄成这个样子的呢?”
  青青神色一厉道:“这是我们的事,你少问!”
  “好!夫人既然不愿意我知道,我不问就是!”
  青青顿了一顿才道:“你也是伊加拉的金式剑士了。”
  石鹫道:“是的!我是今年才被聘选的,才半年多!”
  青青又问道:“你到这儿来干吗?”
  “因为夫人在宫中杀了人,我是来通知大汗的!到了这儿又发现了夫人的形迹,我们就悄悄跟了进来。”
  青青忽地一笑道:“是你把我从地室中放出来的,你还敢去通知伊加拉。”
  石鹫一笑道:“我是悄悄进入地室的,因此没人知道是我把夫人放出来的,夫人总不会去告诉人吧!”
  青青笑了一笑道:“在地室中我的神智还没完全清醒,所以才会对你动手,现在我又欠了你一次情。当然更不会害你了,可是你跟那个女人到地室中干吗呢?据我所知,那是他最秘密的地方,从不准人进入的!”
  石鹫顿了一顿道:“老实说。我是为他的藏珍而去的,那知道会碰巧看见了夫人。”
  “藏珍?伊加拉会有什么藏珍?”
  石鹫道:“伊加拉汗为大漠之王,富甲天下,相传他的秘密宝库中,藏着一大笔罕世奇珍。”
  青青忍不住笑起来道:“他是个穷光蛋,早些年连他的族人都养不活,怎么会成为富甲天下的大富翁了呢?”
  石鹫道:“这是真的,他的宝库中堆着几十万两黄金,而且他出手豪华,生活奢侈极了。”
  青青大笑道:“那是他故意豪华状,宝库中的金子也只是堆起来骗人的,里面都灌了铅,实际上恐怕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大漠上的王公有一半都比他强的,只是他不像那些人,把到手的财富藏起来。他把钱都化掉了!”
  “这实在叫人难以相信。”
  “有什么难以相信的,沙漠上本就贫瘠,他还要负责几万人的生活。每年能有多少钱收入……”
  石鹫试探着道:“听说大汗另有财源收入。现在他的族人根本不事生产,整天只是在练武作战备,而大汗却有用不完的财源来供养他们。”
  “这我知道,办法还是我想出来的,那些财源也是我为他开辟的。”
  “这些年来,他还在干着那种勾当?”石鹫心中一动,这正是郭英要来调查的内情,果然有些眉目了。
  但他口中却不便承认,继续问道:“夫人说的是什么勾当,我只听说大汗在内地经营了很多大生意,每年都替他赚钱进亿万资产,所以才成为大漠上最有钱的人!”
  青青冷笑道:“这倒也说得过去,他的生意是一本而万利的,噫!你是金衣剑士,应该知道他的生意的。”
  “我才来半年,而且跟一个叫郭英的小伙子,被任命帮助伊丝妲公主镇守王宫,所以不知道其它的外务!”
  “这就难怪了,你是为了发财才到伊加拉宫中去的。”
  石鹫一笑道:“我在大漠上原本是干没本钱买卖的,有横财可发,我自然不会错过机会!”
  “那你到伊加拉手下做事可是找错地方了?”
  石鹫笑道:“不会吧!不是我一个人如此想,动这脑筋的人多着呢,而且那宝库中目前所有的财富也不少!”
  青青冷笑道:“那就可以算财富了吗?你的眼光也太浅了,大漠上虽然穷,珠宝却多得很!”
  石鹫道:“我当然也不是没见过世面,所以我对那些黄金珍宝并没有看在眼中,我要找到的是一些稀世之珍!”
  青青笑笑道:“那些东西不会藏在伊加拉宫中的!”
  石鹫连忙道:“藏在那里?”
  问完了他也自知很傻。
  因这个问题除非是问伊加拉汗本人,否则很难得到答案的。
  但是青青居然回答了:“我已经被他囚禁了十几年,所以一时无法回答你,不过我一定会找到那个地方的。只要我找到了那个地方,我一定会满足你的要求,送你一笔一世享用不尽的财富!不过目前你必须帮我一个忙,我要杀死两个人!”
  “夫人要杀谁?”
  “苏巴旺和李龙兴两个贼徒?”
  “这两个人都是大汗的贴身侍从剑士,难道跟夫人有仇隙不成?”
  “当然有仇了,他们出卖了我,而且故意陷害我,使我形成疯癫,害我沉冤至今!”
  石鹫不禁一怔道:“这个在下就不懂了,要想使一个人成为疯癫是极为困难的事?”
  “那个苏巴旺是藏边柴达木派的弟子,他们有一种药,服后能令人迷失本性,我的疯癫便是他们这种药造成的!”
  “他们为什么要如此陷害夫人呢?”
  “自然是要叫伊加拉认定我是疯狂了。”
  “这……似乎不太可能吧!据夫人说被囚禁在这地牢内已有十几年了,而大汗也经常下来探视夫人,纵使夫人被他们陷害成疯狂状态,也不过一时的事,总不能长时间的在疯狂中吧!”
  青青王妃道:“不错!假如长期陷于神智不清醒的状态中,人早已真疯了,他们为了榨出我武功的秘密,不敢使我真的成疯,只有在必要时才施术!”
  “什么叫必要的时候施术呢?”
  “前几次他们是用药物使我迷失本性的,在我丧失理智时,他们不知是如何施的术,那个金姆身边有一面小镜子,只要一看见那面小镜子,我就会神智不清了!”
  石鹫道:“原来是这种手法,那是一种催眠术,施术者在施术时,指定一种信号或信物,被催眠的人平时完好与常人无异。只要指定的信号或信物出现,被害人立刻就会失去控制的,听任施术者的摆布了!”
  青青王妃道:“正是如此!那个苏巴旺对我施术时是用一面小铜镜,只要那面铜镜对我晃一晃,我就会神智昏迷了。那面铜镜就保管在金姆身边。金姆就是被你们杀死的那个老虔婆,她整天守着我,每当伊加拉要来看我的时候,她就取出那面小镜使我进入疯狂状态,所以在伊加拉的印象中,我始终在疯狂中。”
  “夫人也一直没有机会告诉大汗这件事?”
  “没有,因为金姆不给我机会。”
  “就这样一过十几年。”
  他的声音不自主的有些恐惧。
  青青王妃一笑道:“你别害怕,我现在已经好了。被他们陷害了五、六年后,我已知道严重性了。我若是给他们施术太多次,我就会真的成疯了,但又无力禁止他们的施术,唯一的办法,就是假装渐渐陷入疯狂,使他们以为已弄假成真,其实后来的几年,我已从药物的禁制下渐渐恢复了。”
  “夫人说他们要榨取你武功的秘密。”
  “不错,万象秘籍的内家心功篇。”
  “那是什么东西?”
  “那不是东西,是一部练武的秘籍。是我在一座古幕中发现的,伊加拉得到的是外功篇,练起了一身杰出的武功,我则先练内家心功,才有点成就,却遭了毒手。”
  石鹫不太感兴趣地道:“一部功笈有什么了不起,我就不信这一套,我的武功是无师自通,从没投过师父,也没有得到什么特别传授,可是我不信会输给那一个。”
  青青一笑道:“你是天生的禀赋好,又加上自己的苦练和领悟,自然也有成就,但你若得到了正确的方法,成就会更高,像伊加拉就是一个模子。”
  石鹫道:“那部万象秘籍有没有被他们得去了呢?”
  青青道:“没有!我练成之后,熟记其中要诀,把它烧掉了。全部的功诀就留在我肚子里。”
  石鹫一笑道:“夫人倒是很有心计的!”
  青青冷笑道:“幸亏如此,否则我早就被他们杀死了,这些年来,他们想尽方法,就是在榨取我的那些秘密!”
  “这么说来,一切只是他们的阴谋,与大汗无关了?”
  青青王妃冷冷地道:“伊加拉也许没有参与陷害我,但他同样是个混蛋,他这些年来,同样也是在想法子榨取我的内家心功的秘诀。他每隔几天会来看我一趟,却不是为了夫妻之情,而是在想法子打听我所练的功夫,所以我后来虽有机会向他说明一切,也懒得开口了!”
  这番话使石鹫心中很不舒服,因为一切都太丑恶了。
  青青见他沉默不语,又说道:“你可是不相信。以前他对我倒是十分恩爱,说是一切与我分享的。可是我得到了万象秘籍后,他就变了,本来我们各练一部;说好了练成后互相交换的,等他练成后,他竟说外功不识合于女子修练,不肯传给我,就是因此,才激起我毁去秘籍之心!”
  石鹫懒洋洋地道:“算了!我对什么秘籍完全不感兴趣,我觉得还是珠宝实在些,夫人既然答应给我一笔财富,我自然要为夫人尽点力!夫人说要我如何帮忙呢?”
  “我要过去杀死那两个家伙!可是我的水性不行!”
  “夫人能够潜行到此地已经很不错了。”
  “那是我拚了全力硬爬过来的,到了这里,我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要不是你来得巧。就算没有那条鳄鱼,我也会因为力竭而死了,我要你帮助我过去!”
  “夫人一定要杀死那个人不可吗?”
  “是的;这两个人非死不可,而且我怕那个苏巴旺会再对我施术。”
  “夫人不是说已有抗拒之法了?”
  “我没有太大的把握,这一定要除掉这两个人,尤其是现在,是个最好的机会,平时他们跟伊加拉是寸步不离的。有伊加拉在时,我杀他们很不容易,现在他们在开特别会议,一定会分开的,正好便于我下手。”
  “夫人确知那两个人在水阁上吗?”
  “绝对不会错,我打听清楚了,所以我选往今天行事的,就是要利用伊加拉无法与他们会合。”
  “夫人是从那里打听的,这是个很秘密的会议。”
  “我知道,我已经来到一天多了,从另外一个王公那儿,问明白了他们开会的情形了。”
  石鹫心中一动道:“夫人认识那位王公吗?”
  “我有我的办法,你说肯不肯帮忙呢?”
  石鹫道:“我只怕对大汗难以解释而已。”
  “你帮助我到达水阁上,自己不必上去,伊加拉就不会怀疑到你了,只要我成功了,你必可得到一笔财富。”
  “好吧!为了小金铃儿,我也要帮夫人一个忙的。”
  “小金铃儿又是谁?”
  “是你的女儿伊丝妲公主,她是我的朋友,而她的情郎郭英更是我的好朋友,即使不为钱,我也该出力的。”
  “哦!郭英就是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小伙子,他为人如何?伊丝妲跟他很好吗?”
  “小郭跟伊丝妲很好,那个小伙子武功很高,他们是很相称的一对。”
  “那就好,你可以转告你的朋友,叫他老实些,不许欺负我的女儿,否则我不会饶他的。”
  石鹫再折了根荷茎,给青青含在口中道:“我托着夫人在水里过去,夫人只须放松全身,由我带着前进……”
  “我帮你的忙,也划动手脚不好吗?”
  “千万使不得,你不懂使气,若是力道跟我用反了,反而会更费力气。”
  “好吧!我刚才就吃足了苦,手跟脚的力量早就配合不妙,越用劲越往下沉!”
  “水性可不是一天就学成的,那得几年功夫才行!”
  两个人各含一根荷茎换气。
  石鹫用一只手托着青青,另一只手配合双脚,虽然带着一个人,却仍然进行很快,在水里,石鹫担心会遇到鳄鱼的袭击。
  因为这池中决不止只豢养一条。
  但他们的运气不错,居然一路很顺利来到了水阁下,那儿有四五条画舫系着,船上都没有人了。
  显然人是到水阁里去了。
  石鹫道:“夫人!为了配合你的行动,我还是在水里等候你好了,你上去后,得手了立刻跳下水来。然后我再带着你由水中离开,万一不得手,也跳下水来,以后再想办法好了,那两个家伙我瞧着也很不顺眼……。”
  “要是不得手,恐怕就不容易脱身了,他们有船,我的水性又不佳,还逃得了吗?”
  石鹫道:“放心好了,有我在,绝不会叫人捉住你的,这些船不管用的,我在底下扎几个洞就行了。至于那两个要杀的人,夫人假如今天无法得手,就等改天好了,有我和小郭帮忙,绝不会叫他们活过三天去!”
  青青笑了一下道:“好吧!石鹫,我相信你,你帮了我的忙,我不会亏待你的。”
  说着居然在石鹫的脸上亲了一亲,倒是把石鹫给楞住了。
  他之所以帮青青的忙,是有着私心的,这私心只是想进一步探知伊加拉汗宝藏之秘,以及他们其它的秘密。
  青青虽然告诉了他一些往事,但石鹫听出了矛盾之处很多,知道青青还没有完全的告诉他。
  所以他帮助青青,争取他的好感,目的在获取更多的消息与秘密,至于其中的是非,石鹫却不去理会了。
  石大爷行事向来是全凭自己高兴,不论是非的,好在他还算是个正直的人,所以他的是非观没有太离谱而已。
  青青已经上去了。
  石鹫却在水中等候着,他倒不是真心真意地在等着做接应,而是他此刻的身份,不适合在人前出现。
  若是落在别人的眼中,那可实在很难解释得清楚,何况从那次竞赛会之后,他石鹫在大漠上已是个名人,认识他的人极多。
  好在也没有等多久,首先他听见上面一阵乱,接着有兵刃交触声。以及不住发出的惨叫声,知道青青已经展开了行动,只不知得手了没有。
  惨呼之声不停地传来,都是粗哑的男子喉咙。
  石鹫心中对青青的武功倒是十分钦佩,能够在这水阁的,都是各王公的贴身侍卫,自然也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青青在这么多好手的包围下,仍然能够杀伤多人,可见其骠悍了。
  鏖战仍在继续着,石鹫只听见青青的声音道:“我只找苏巴旺一个人,其它的可别上来冤枉送死!”
  但是在这种场合,谁也不会理会这种招呼了。
  因为这次会议是绝对秘密的,在这水阁的底层,除了每位王公所携的两名保卫外,任何人都不得进入的。
  会议是在水阁的顶层,那是没有通路的,必须经由底层的楼梯上去,扼守在底层的侍卫们接到指示说,任何人接近水阁都立杀无赦。
  这个女人突然闯了进来,又杀伤了好几个人,若是不把她擒杀的话,不但面子上难看,以后在他们的主人的面前,就不再会受到重视了。
  所以石鹫又听到苏巴旺的声音道:“各位,别听她的鬼话,我根本不认识这个婆娘,她一定是来刺探秘密的!”
  青青怒叫道:“苏巴旺狗叛贼,你敢说不认识我。”
  苏巴旺道:“当然不认识,本大爷玩过的女人太多了,谁耐烦去记得她们,但你闯入到此地,却是非死不可。”
  飕飕一阵金刀劈风之声,十分凌厉。
  石鹫听见是苏巴旺的天龙宝刀出手了,这家伙有一柄宝刀,可以削铁如泥,再加上他的深厚内劲,十分厉害。
  在伊加拉宫中时,金衣剑士们每两个月也有一次小型的切磋武技聚会上,大家各炫所长。
  石鹫曾经见过他以一敌众,仗着这柄宝刀,在四大高手的围攻下,勇斗群雄最后仗宝刀之利,将四把长剑都削断了。
  那四个人也都是名震一时的高手,所使的兵器也都是淬了钢的利器,但仍抵不过一刀之威,可见这柄刀的厉害。
  石鹫担心着青青不敌宝刀之威,果然没多久,在一声呛啷之后,传来苏巴旺得意的大笑声:“哈哈!你多年未履世事,大概不知道苏家的武功已大有长进,又得了一柄宝刀吧!柳青青,你早就该死了,都为了大汗一再容忍,才让你活到现在,今天可不能再放过你了吧。”
  然后又听见青青一声厉吼,以及苏巴旺的急吼:“不好!她要跑,快拦住她!”
  接着却是噗通一声,一条黑色人影落进湖中,正是青青。
  石鹫早就准备好了,潜泳过去,拖住了青青背后衣服,在水中将她拖到水阁下面的支柱上,让她抱住了支柱。
  他低声道:“别出声,等一下再设法出去!”
  上面纷纷大乱,因为青青始终没有浮起来,苏巴旺大声叫道:“别慌,别慌,她不会游泳,一定会浮起来的!”
  另一个人却道:“她若是不会游泳,下水就淹死了,怎么会浮起来,那要等泡胀了才会浮起,恐怕等不到那个时候,早已进了鳄鱼的肚子了。”
  但另外又有一个人道:“苏巴旺,你说这个女子不会游泳,那她是怎么过来的,这所水阁在中央,一定要经过几百丈的水面才能抵达!”
  “那一定是乘船过来的。”
  “苏巴旺!一共六条船,我们乘了五条船过来,还有一条,仍然留在对面,她那来的船?”
  接着是另一个声音道:“这女子出现时,一身水淋淋的,分明是从水中上来的,她真不会水?”
  “我知道她不会。”
  “苏巴旺,这到底是什么人,她一副就突击,杀了你的同伴,然后又指明要杀你,你们究竟有什么仇恨?”
  “苏巴旺,这是秘密的会议,你却引人追杀到这个地方是什么意思,这泄密的责任可要你来负。”
  “怎么会要我来负,又不是我叫她来的。”
  “来人可是指名找你的;因此,你最好作个交代!”
  “这要我怎么交代?”
  “去把人抓到!”
  “在水里面叫我怎么抓人法。”
  “对方即使会水性,也不可能一直憋在水里面,总要探头出来换气的,你乘了船去找呀!”
  “那当然可以,可是湖这么大,我一个人可不行。”
  “苏巴旺。不行也得行,我们都不会水,听说你的水性了得,我们却犯不着冒险去,这是因为你们伊加拉汗武功高强,我们的大汗却不会武功,必须要我们保护,所以我们不能轻易离开。”
  苏巴旺无可奈何地道:“好!我去就我去,不过你们大家也帮忙在上面看着点,她在那儿冒出头来,通知我一下,其实我也必须杀死这个女人。”
  说着解了一条小船,绕着水阁慢慢搜寻着,水阁的底部离水面约有尺来高;仅可容人冒出一个头。
  所以他一时没找到,石鹫心中一动,低声道:“夫人!这倒是个机会,让他发现你,把他引过来。”
  “那怎么行,他若过来了,我岂非死路一条!”
  “放心好了,夫人!有我在呢?这儿离水面不过尺来高,船进不来,他必须下水来抓你,等他一下水,我就可以在水里给他一下子了!”
  说完没入水中不见了,不过他入水之际。还用手拍打了一下水面,发出了一点声音响来。
  苏巴旺的船在三四丈外淌过,听见了水声,连忙低头一看!
  青青配合很妙,当苏巴旺低头时,他也把自己沉下水中,只是慢了一点,恰好让苏巴旺瞥见了一个影子。
  苏巴旺冷笑了一声,道:“好个狡猾的婆娘,原来你躲到这下面来了,那就逃得了吗?”
  一个倒栽葱也插进了水中,没溅起多少水花,可见这家伙的水里功夫还真不错。
  青青眼看他入水,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她在水中一筹莫展,只有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石鹫身上了。
  眼看着水面上冒起了一连串的水泡,青青心中略宽了。
  这就是表示石鹫跟苏巴旺在水中接触了,但是否有把握能制住他呢,柳青青实在不敢去想……
  幸好,没多久后,石鹫的头在水上冒了出来。
  青青深吁了一口气问道:“怎么样了?”
  石鹫擎起一把刀,却正是苏巴旺的天龙宝刀。
  他笑了一下道:“那家伙还真顽强,我在水中一刀扎进了他的肚子,他还挣了半天才断气,现在大概已静静地躺在水底!”
  青青感动地道:“谢谢你,石鹫,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你不但又救了我一次,还帮了我一个大忙!”
  石惊叹了口气道:“夫人!别说什么谢了,我救你,只因为你是小金铃儿的母亲,现在我们应该想法子出去了!”
  青青点点头道:“好!出去后我一定要好好谢你,只是怎么出去呢。再叫我闷在水底下,我可游不动了!”
  “夫人已经亮了相,可以乘船离开了,苏巴旺乘了条小船过来,夫人正好乘了去。”
  “可是我不会划船。”
  石鹫道:“没关系的,夫人上了船,只要抓起奖来胡乱划了一下,我在水下推着你走。”
  他把小船推了过来,让青青上了船,又把那柄宝刀交给青青道:“这柄刀实在太好了,可是我又不能公然带在身边,夫人先替我拿着,以后想个什么方法送到我手中,就算是夫人给我的报酬。”
  青青道:“这容易,而且这也不能算是报酬,你放心,我答应给你一笔富可敌国的财产,绝不会食言。对了!你还要到伊加拉汗那儿去吗?我看算了吧,在他那儿,你能得到什么,不如跟着我算了。”
  “夫人!我的外号叫大漠之鹫,鹫鹰是不会受人豢养的,我喜欢自由,不喜欢跟着人的。”
  “可是你还是受聘为伊加拉汗的金衣剑士。”
  “那是给小郭拖来的,为了帮他一点忙。”
  “小郭,就是你的朋友郭英吗?他有什么事要你帮忙的,总不会是要娶我的女儿,当大漠之王吧?”
  “小郭也许会娶你的女儿,但绝不会当大漠之王!”
  “本来就是嘛,别看这个大漠之王名义上好听,其实是个烂摊子,只有傻瓜才会去干!不是为了我女儿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也想发笔横财……”
  石鹫道:“不是的,小郭比我还要正经一点,他不要这种非份之财的,我们的事跟你没关系……”
  “好吧!你不说我也不问了,你们要继续留在伊加拉的身边也没关系,只希望将来我们别成为敌对的一方。”
  “夫人以后还要跟大汗过不去吗?”
  青青沉思片刻才道:“我也不知道,以后看他的态度如何!不过你们若不离开他,总会再见面的。”
  船晃晃的向岸边划去。
  水阁上的人看见了又鼓噪起来。
  不过,却没有人敢追上来。
  因为他们看见青青手中执着苏巴旺的宝刀,知道苏巴旺已遭非命,他们的武功不如苏巴旺,更不解水性,自然不会来冒险了。
  船到岸边之后,青青跳上了岸。
  石鹫也悄悄地登岸,他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却不动声色,抱着宝刀,满面春风回到了扎营的地方。
  小倩和雅丽丝满脸疑色,却未敢动问。
  因为没多久,郭英和伊加拉汗也来到了。
  看见石鹫的宝刀后,伊加拉汗忙问道:“从那儿来的?”
  石鹫道:“一个女人给我的,她说她是在宫中杀人的凶手,而且边追到疏勒王宫中,杀死了苏巴旺和……”
  伊加拉汗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道:“她为什么不杀你?”
  石鹫道:“她的本事真大,拿着的又是一柄宝刀,我交手了十几招后,她把我的兵刃削断了。本来是要杀我的,后来知道我是伊丝妲的朋友后。不但放过了我,而且还把刀送给我,说是赔我的兵刃!”
  伊加拉汗哦了一声道:“她是这样说的吗?”
  “是的,她说她是大汗的王妃,青青王妃!”
  “她还肯承认她是王妃吗?”
  石鹫顿了一顿才道:“她只说她的名字叫柳青青,是伊丝妲的母亲,那不就是青青王妃吗?”
  伊加拉汗叹了口气:“不错!她的确是伊丝妲的母亲,因为她发了疯,我不得已将她软禁了起来,对外宣称她已死了,因为她的病实在很糟!”
  郭英道:“就算发了疯,也不必如此呀!”
  伊加拉汗道:“郭英!她的疯病是花痴,病发之后,会全身赤裸,跑出来找男人求欢,在达到目的后,她又会将那男的杀死,你们想,我该怎么办呢?因为她病发之后,都是跑到很远的地方去,被她杀死的人中,有两个是邻部的王子,而且也有不少人见过她,我只有将她暗藏起来,宣称她已死亡,否则给人认出她来,我也包庇不了!”
  雅丽丝道:“按照大漠的规矩,疯子若是杀了人,就必须要当众用乱石击死的!”
  郭英这才不说话。
  伊加拉又道:“不过,我也是为了伊丝妲,她从小就好强,聪明过人,若是她知道有一个这样的母亲,一定会打击很大。”
  小倩道:“这倒不错!公主一直都很要强的,她虽然没什么架子,却是自尊心极强的!”
  伊加拉叹道:“青青是嗜试过度,练武练的走火入魔才发疯的,我一直想等她慢慢会好的,那知十几年来,毫无起色,所以我一直将她藏在地下秘室中。”
  小倩道:“原来王妃是藏在秘室中。”
  “不错,我把她秘藏在地下室中,还派遣了几个心腹武士日夜逻守,大家以为那里是我私人藏宝的地方。我也未加否认,事实上青青在我心目中,也是最珍贵的宝贝,只不过与别人所想的珍宝不同而已!”
  石鹫道:“可是我见到的那位夫人,神智十分清醒,完全没有疯狂的样子!”
  伊加拉汗叹道:“她不是整日都是疯狂中,只是闲时发作,但一发就十分厉害!”
  石鹫想了一下问道:“王妃在宫中杀死了几个人,追到此地又杀死了两个人,而且还称他们为叛徒,这又是为什么呢?莫非这些人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
  伊加拉汗皱眉道:“这一点本王也不清楚,有一次她在清醒时也如此骂他们,本王进一步追问时,她却又疯病发作,胡言乱语了。”
  “这些被杀的人,都是追随大汗很久的了?”
  “大部份都是,而且以前都还是青青身边的卫士,本王也曾想过,或许这些人有对不起她的情形。可是经过多年的观察,发现这些人对本王也都是忠心耿耿的,也没有什么问题。”
  石鹫道:“对大汗忠心,未必就是对王妃忠心!”
  “这怎么可能呢,青青与本王是夫妇,如同一体,他们不会有两种态度的,甚至于他们对青青的恭敬,尤甚于本王。因为本王较为随和。常常跟剑士们闲谈聊天,相处有如兄弟手足,而青青却是个很重规矩的人,不苟言笑。”
  郭英道:“问题或许就出在这里,大汗礼贤下士,使那些剑士们十分感激。而王妃却讲究尊卑之序,难免会引起反感。这些剑士们多半是江湖人出身,江湖人可以情动而不能以威屈,他们只是表面上恭敬,却未必心服!”
  伊加拉汗点点头道:“或许就是为此之故吧,但青青骂他们叛徒,却实在使本王难以理解?石鹫!青青还对你说了些什么?”
  “王妃只说她还要找大汗来解决一些事情,讨取一些东西,要大汗准备着!”
  “她没说是什么东西吗?”
  “没有!她的神色很凶猛,我也不敢多问!”
  伊加拉一叹道:“自家夫妻,本王所有的一切,她都可以享有,不管什么东西,只要她开口,本王都可以给她。石鹫,以后你们若再见到她,不必阻拦她,让她直接来找本王好了,现在我们回去吧!”
  郭英道:“大汗的会议开完了?”
  “没有!但本王不想参加了,这是很无聊的会议,尽讨论一些不可能的事,本王实在没有精神跟他们耗下去!”
  郭英笑道:“会议如此秘密,又是罗剎的使者主动邀集的,怎么会讨论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呢?”
  伊加拉一震道:“你怎么知道是罗剎使者召集的?”
  “伊丝妲告诉我的,也是她说上这儿来试试看,大汗虽然未曾指明行踪。但她说疏勒的可能较大。”
  伊加拉汗笑道:“这孩子还真不错,居然一口就猜准了我的去向,可见她对大漠上的事十分留心,这样吧,我先回去,你代表我去参加会议!”
  郭英大感意外地道:“那怎么行?”
  “为什么不行。伊丝妲是个很细心的人,她既然叫你来找我,可见她已对你十分信任了,你当然可以代表我。”
  “这要各族的王公才能参加的!”
  “也未必见得,与会的人,只有一半是王公,其余的一半都是私人代表,你也可以全权代表我们父女!”
  他脱下手上的一枚大宝石戒指道:“这是伊加拉部的族麾,你带着这个,就没有人会怀疑你的身份了!”
  他把戒指交给了郭英。
  郭英犹豫不肯接道:“对族中的事我完全不清楚。”
  “你可以带着小倩去开会,她对族里的事很清楚。”
  “可是如果要做什么决定呢?”
  “你可以全权作主,不过你放心好了,因为讨论的事情太大,不可能仓促之间作决定的!”
  郭英还待推托,伊加拉汗笑道:“我是大漠之王,我伊加拉部是大漠上最强的一支,因此,我们的意见去向,可以影响大部份人的决定,你紧记着这个原则,自然就会知道如何取舍了。而且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全力支持的,我知道你有这个魄力和能力,我对你有信心。”
  说完,他就起身走了。
  这次,他走的很干脆,连一个随从也不带,单人一骑,绝尘而去。
  倒是郭英给楞住了,当他跟石鹫作另一次秘密的会晤,问明了石鹫和青青的经过情形后,郭英连连顿脚,直骂老狐狸不止。
  石鹫不解道:“小郭,你不是千方百计,想要探悉会议的内容吗?现在有这个机会可以参加会议了,你怎么反而不高兴了呢?”
  郭英一叹道:“会议的内容不问可知,一定是罗剎使者要鼓励大漠各族,发兵侵犯中原;他们愿为后盾。”
  石鹫道:“这不是你最迫切想要知道的消息吗?”
  “假如这件事能够成为事实的确非常重要,但现在照情形看,可能性不大。”
  “何以见得呢?”
  “因为有些王公不亲自参加,只派遣一个私人代表,再者,伊加拉汗自己也溜了,可见大漠诸王公对这件事并不太热衷,否则如此机密大事,他日怎么会以这种儿戏的态度视之呢?”
  石鹫想想道:“若是他们不想来开会,大可以不必前来,何必又要随便找个人代替了呢?”
  郭英笑道:“因为是罗剎的使臣主动邀集,他们若是不来,势必要得罪罗剎!”
  “得罪就得罪好了,有什么好害怕的!”
  郭英道:“罗剎也是一个大邦,跟他们很接近,得罪一个大邦,总不会是好事!”
  “有什么好害怕的,朝廷会给他们保护的,而且罗剎也不可能会出兵来攻打他们!”
  -----------
  百草园 扫校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