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南疆飞龙记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巫女情缘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九章 巫女情缘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7
  “安南苗区约有苗民七万,我一声令下,七万人俱可参战。” 
  “安南的军队有多少?” 
  “据奴家的调查,安南有步兵六万,蛮兵两万,另外交趾尚有步军四万,国公若是仅以五千人去征伐他们,绝对是不够的!” 
  梅玉倒没想到安南的实力有如此强大,因为据他所得的情报,安南王只有禁卫军两万人,而韩玉玲竟然说他们的军队有八万之众,足足多了四倍,所以他问道:“姑娘的统计可靠吗?据梅某所知,安南有禁军两万。” 
  韩玉玲笑笑道:“梅大人所说的不能算错,安南王只在都城卫军两万人,可是他们散处在各地方民团,却有四万余众,这些人都是蓝氏旧部负责训练的,其技之精,尤胜于正规的军队,再者是那两万蛮军,他们更是利用一些凶悍的蛮族,严施训练,学足皆军,勇不可当,蓝小侯的部属就是仗此而控制安南的。” 
  梅玉无怀疑地道:“多谢姑娘相告,这事情太重要了,与两军交战,料错敌情,尤其是把敌兵的实力低估了三四倍,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韩玉玲道:“国公既然知道对方有八万之众,难道就凭手上的五千人去交战吗?” 
  梅玉不禁犹豫道:“我那五干部众都是久经训练的精旅,不仅战技精熟,而且武器配备也较一般为佳,不敢说以一当十,至少能以一当五!” 
  韩玉玲一笑道:“就算是以一当十,也比人少了三万名呢? 
  国公大人不必掩饰了,这一仗你绝无胜算。” 
  梅玉道:“光靠我的部属,或许不能取胜,不过暹罗、缅甸都可以借到兵,再者在镇南关的沐王府也不会坐视,拨个几万人必不成问题,还有我三弟所领的圣光寺卫队,集中个两三万大军都是很容易的事。” 
  “以国公个人的关系,妾身相信国公能得到这些援助了,只不过远水难救近火,这几处地方,除了从暹罗调军还快一点,其他地方都要翻越关山,要行军几个月才能到达安南。” 
  “镇南关过去可近得很,半个月内,就可以直抵安南的都城西贡。” 
  韩玉玲笑笑道:“再近也不如在安南境内召请助力强吧,国公如果相信妾身的调度,妾身可以在老挝和高棉境内,召集一两万苗人助战,也可以叫安南的那两万蛮军不战自乱,倒戈相向,这一点岂非省事太多。” 
  梅玉心中大为震动,假如能这样的话,岂不是太好了,忍不住失声惊问道:“姑娘真有这么大的把握?” 
  韩玉玲骄傲地一笑道:“国公别忘了,妾身姊妹是总降头师,所有苗人中的巫师都是我们姐妹派出去的,我们一个命令出去,没人敢违抗!” 
  梅玉忍不住异常兴奋,可是他看见韩氏姊妹脸上的表情后,又冷静了下来道:“!”娘如此帮忙必定有条件的吧!” 
  韩玉玲狡黠地一笑道:“朱明朝廷于我韩家有杀祖夺国之仇,我们不去报复他,还要去帮助他们,那真是愧对泉下的祖先了! 
  梅玉只有轻咳一声道:“韩姑娘,我这汝国公虽是朝廷所封,但我出掌西南都护,为的却不是朝廷。” 
  “我知道,你为的早圣光寺中的那个人,他也是朱洪武的子孙,我们该帮助他吗?” 
  梅玉憎然道:“梅某并未求助,是姑娘自动要帮助的。” 
  韩玉玲笑笑道:“不错!我是自动表示的,而且我也想说明一下,如果我的帮助转移到安南那方面去,那对国公可是大大的不利了。” 
  这下充满了威胁之意,但梅玉却无法否认,她确有这份能力,西南诸夷中,苗人占绝大多数,虽然他们分为很多的部族,但是他们十分迷信,降头师的地位非常重要,而总降头师,确有号令群苗的能力。 
  梅玉没话说,倒是在一瘒的吴文桂开口了,冷冷地道:“韩姑娘,令姊妹如果要介入安南之战,那就是自寻死路了,朝廷对前元末各路反王后人的搜索迄未停止过,如果知道你们是韩氏后人,而且在苗区又造成了如此势力,绝不会放松你们的。” 
  一旁的韩金玲也怒声道:“那又能如何,这个地方可不归大明朝廷管。” 
  吴文桂冷笑道:“韩姑娘,你不必否认,大明朝廷是管得到这儿的,为了一伙苗子作乱,朝廷或许不想多事,但是为了诛绝白莲遗孽,朝廷可以不惜动员几十万大军来狂荡的,踏平西南夷,杀光所有的苗人也不无可能。” 
  他的语气充满了威胁,倒是把韩玉玲给镇住了,只有坦然地一笑道:“吴将军,这是干吗呀,我们惹不起朱家,总躲得起吧,大不了我们上船一躲就是了……” 
  吴文桂不放松地道:“躲不掉的,宫廷总监郑和公公已经率水师舰队两度西征了,原班人马还在集训,准备继续不断地西行征讨,一则是开发西南海域,扩展大明版图,再者也是要彻底扫平朝廷所谓的叛逆势力,先前各路反王的部属后人,有不少流落在海外,挟着一部分人手在海外生了根,郑公公就是专为对付这些人的。” 
  梅玉一怔道:“文桂,这是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郑公总领天下密探,得到消息后立即出发,因为皇帝把这个责任全部交付给他了,否则两次西征,为什么都要由郑公挂帅呢?就是为了便于连贯作业,锦衣卫所设的密探都遍及海外各处,这些人的设立与存在都是绝对的秘密,只有郑公亲至联系,才能搭上线!” 
  梅玉不禁暗惊朝廷耳目之广,连韩氏姊妹也被吓住了,韩玉玲干笑道:“我们仗着白莲教中的一些法术,在苗人群中建立信仰,取得这个总降头师的地位,已经很知足了。倒是不想再在中原立足……” 
  吴文桂道:“最好是如此,否则天下之大,将没有你们容身之处!” 
  韩玉玲顿了一顿道:“其实我们所求不大,只希望能征服安南后,拨出一块地方,作为我们法坛所在。” 
  吴文桂笑笑道:“姑娘这个地方不是很好嘛,又隐秘,又适中,可以兼及全部苗区。” 
  “但是这儿大小了,不够庄严,无慑人之威,愚姊妹的意思一是想要一座城堡,公开设立殿堂坛主,成为巫教圣地以供苗人朝拜” 
  梅玉道:“你们大可以自己建一座呀!”, 
  韩玉玲道:“不行!降头之术,只在苗人中受尊敬,西南各_邦的国君都跟我们是敌对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在国公的支持下建城。” 
  梅玉微笑道:“我有这么大的权利吗?” 
  “国公都护西南,各邦的国君都在节制之下,尤其是征服安南后,拨出一块安南的地方,其他国君不会反对!” 
  吴文桂立刻道:“元帅!绝对不行,朝廷如果得知韩山重的后人在外夷公开设城,必然不会放过,那时连国公都有所不便了,韩姑娘,二位有了这个身世,还是老实点在山中守守吧,千万别妄想公开地放出来了。” 
  韩玉玲默然片刻才道:“吴将军说的也是,是妾身太妄想了,朱家目前正当运,属于中原天下,看来我们是无法出头了。那些话都不提了,二位冒雨而来,衣衫尽湿,腹中想必也饥饿了,且在寒舍留一宿吧!” 
  吩咐老妪摆上酒菜,倒是十分丰盛,这时天色已黑,外面暴雨仍在下着,梅玉他们要走也走不了,只有在此歇下了,身在客中,他们不敢多喝酒,小饮几杯即止。 
  韩玉玲将他们分别送到客房中睡下了,梅玉睡到半夜,感到口渴不止,恰好韩氏姊妹给他送了盏茶来,他倒是很意外地道:“贵姊妹尚未安歇?” 
  韩玉玲笑道:“没有!今天的菜可能口味重了一点,我们起来煮了一盏茶,听见国公在屋中翻动,想必也是口渴了,故而给国公送了一杯来。” 
  吴文桂在晚间饮食时,在暗中已经把每一样酒菜都检查过,确知无碍才放心地食用。 
  所以这时梅玉也很安心地接过茶来,一饮而尽,只觉得又香又甜,十分顺口,当下又要了两杯。 
  三杯茶下肚后,渴意稍减,然后却有一股热心,在小腹丹田处烧起来,烧得他十分难过。 
  韩玉玲笑着靠近他道:“国公,你怎么一头大汗呢?” 
  拿着手中的帕子为他拭去汗水,帕上传来一股甜香,使他神智为之一昏,以后他就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中。 
  他依稀记得自己欲火如焚,而后跟两个女子欢合过,这两个女子仿佛是韩氏姐妹。 
  颠狂了半夜,他疲极而眠,似乎也记得两个女的还夹着他睡的,等到红日当空,屋中大亮时,他是真的醒过来了,先是头很痛,又感到身子很累,可是手脚动处,似乎都触到软绵滑腻的肌肤,这使他触动了梦中的记忆,一下子坐了起来。 
  身旁的情形使他大为吃惊,韩玉玲和韩金玲都是全身赤裸裸一丝不挂地卧在他身边,他自己也是赤条条的。 
  这一惊更是未同小可,猛地一下子跳落在地,这才把两个娇慵不胜的女郎惊醒了过来,望着床下赤身的梅玉,她们似乎都很不习惯,连忙低下了头,这才发现自己也是一丝不挂,双双一声娇呼,拼命地用手遮掩着。 
  忙了一阵,她们发现没多大用处,两只手掌能遮住的地方本就不多,顾得了上就顾不了下。 
  终于,韩玉玲勇敢地放下了手,指着腿间和榻上的一处残红,颤着声音道:“郎君,请你看清楚,这是我们的贞血,在此之前,我们都是冰清玉洁的女孩儿家。” 
  韩玉玲见梅玉不说话,神色一变道:“郎君可是不相信我们姐妹的清白,我也知道这是不足为信的,不过还有很多证明的方法的,妹妹……” 
  韩金玲寒着脸,嗖的一声,由枕下拔出一枝雪亮的匕首,对着韩玉玲的胸口刺去。 
  当她取出匕首之后,梅玉已经有了戒备,急忙上前一掌急拍,把匕首拍向了一边,但是匕尖已经划破了胸膛,割裂了一条长长的伤痕,鲜血直流。 
  梅玉只得又不避嫌地用手掌捂住了伤口,阻止流血,然后急急地道:“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呢?” 
  “死!我被杀之后,你可以剖开我的身体,检查我的清白,一个初经人事的处子和妇人之间,必然是不同的,你就是不懂,那位吴将军是锦衣卫出身,对验尸认身份有独特的一套,他可以告诉你的,只不过我不能活着去让另一个男人检查,只有一死让人验尸了。” 
  脸色煞白,语气冰冷,梅玉手足无措地道:“我相信二位是玉洁冰清的好姑娘,只是我不明白,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的。” 
  韩玉玲道:“郎君倒不必为夺去我们的清白而自责,是我们存心安排的,先是茶中渗有合欢散,然后我们的身上又熏过甜梦香,手帕上洒了销魂粉,这三种都是苗疆特制的媚药,苗女们用来捕捉丈夫的,寻常人用一种就够了,三种齐施,就是西天佛祖也难免会乱性的。” 
  梅玉总算明白自己何以会如此荒唐了,昨夜的情景他犹依稀在目,两个女子虽是自动地送上来的,然而在真正交合时,她们都曾抗拒,是自己用暴力去占有对方的,而且交欢罢一女,又追上另外一个,需索无厌,两个女子都宛转呻吟,不胜狂暴。 
  自己之所以失了人性,原来是受了剧烈春药之故,而这媚药却又是对方故意安排的,使他不禁啼笑皆非地问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很简单,我们要嫁给你。” 
  梅玉大吃一惊,连忙摇手道:“这不行,我已经……” 
  韩玉玲一笑道:“我们知道你已经娶了妻,那位姚氏夫人是江湖上有名的女杰,我们不是要你休妻来娶我们,而且我们也不是要嫁到你家去。” 
  “那二位究竟要什么?” 
  “我们只要一个名分,对外承认我们是你的女人就是了,说是情妇也行,外室也行,在这万蛊山庄中,你是男主人,你随时可以前来……” 
  “这儿叫万蛊山庄。” 
  “是的,我们也是万蛊门主,降头术就是蛊术,我们这总降头师一向是世袭的,法术也是祖传的,我们必须要延续后代,但在这蛮荒之氏,佳偶难求,我们也不能随便找个人来……” 
  “可是你们为什么偏偏找上我呢?” 
  韩玉玲叹了一口气道:“郎君,很对不起我们先造成了事实,因为成为我们的丈夫,就是万蛊门主和总降头师,可以号令苗疆数十万苗人,妾身等知道郎君无意及此,才敢觍颜身事,如果是落在一个野心勃勃的人身上,那后果简直是难以想像!” 
  梅玉睁大眼睛,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韩玉玲笑笑道:“郎君现在是总降头师了,征安南时,可以号令七十二峒以及一百二十八部群苗为助……” 
  “不!我不要你们帮忙……” 
  “现在可是无条件的了。” 
  “我还是不要,我征讨安南,是有一个堂皇的理由,他们勾结汉奸,意图狙杀上国大臣,无视于天朝威严,但是叫那些苗人来战争,就太没有道理了!” 
  韩玉玲的神色又变了一变才道:“好吧,我们是决心帮助你,你不领情就算了!” 
  梅玉见自己的衣服脱在一边,连忙匆匆地穿了起来,韩玉玲紧逼着道:“郎君,对我们姊妹的名分……” 
  梅玉苦笑着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梅某总不能再说什么,只是一个条件,你们若是跟我回家,我必不会负言,绝对给你们正式的名分!” 
  “什么样的正式名分?” 
  “我已经授室,要我再娶是不可能的,可是我那妻子姚氏是个很贤慧的人,她不会欺负你们,也不会压在你们头上,大概可以做到平头齐大……” 
  “可是国公夫人的浩命只有一份!” 
  “不!你们姊妹都可以有一份,这是朝廷破格允许的,有几位国公娶了两位夫人,都是为了正名问题闹得不可开交,结果皇帝只有多发一份浩封,不论嫡庶,我相信可以为你们各请到一份的。” 
  “我们是韩家的后人也没关系吗?” 
  梅玉想了一下道:“没关系,正如你们所知,我这个西南都护汝国公是皇帝格于情势,不得不封的,我身上担得下天大的问题,只要我不造反,皇帝都会担待的。” 
  “那我们必须要放弃现在的身份了。” 
  “是的,你们必须放弃,规规矩矩地做我梅家的媳妇,否则恐怕皇帝那儿讲不通了,他绝不允许我在这儿又建下私人势力的!” 
  韩氏姊妹呆住了,韩金玲道:“姊姊,我们都没想到这一点,玉郎说得不错,朱家皇帝对他一直没放心过,恐怕不会让他再兼苗家总降头师的。” 
  梅玉道:“先是一个总降头师还好一点,因为这个身份跟各夷邦的君王是对立的,他可以利用那些番王压制着我,糟的是另一个万蛊门主,那是江湖帮派,而且这一门派的弟子在西南颇具势力,这才深为帝家所忌,当年我不过是一家镖局的总镖头,皇帝已经不安心了,如果我再弄上一个门派,他就更要寝不安忱了!” 
  韩玉玲一叹道:“现在想到这些已经太迟了,我们已经把本身神蛊种在你身上,想换也撤不掉了。” 
  梅玉一震道:“本身神蛊是什么?” 
  韩玉玲道:“我们是万蛊门主,当然不炼别种神蛊的,我们的本命神蛊是同命鸳鸯蛊!” 
  “这是种什么蛊?” 
  “这是苗女对最心爱的丈夫所炼的蛊,既经种出之后,没有任何撤出的方法,就此生死同命,你若是死了,我们姐妹必定会追随于地下。” 
  梅玉不禁哼了一声道:“换言之,你们若是死了……” 
  “我们是姐妹两人,只要有一个人活着,神蛊灵气得所依凭,你就不会有事,除非我们姐妹同时死了……” 
  梅玉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呆了半天才道:“即只有希望我们大家都长命百岁了。” 
  韩玉玲流着眼泪道:“郎君,我们可没有存心害你,我们虽有本命神蛊可以控制生死。可是得神蛊之助,百病不生,百毒不侵,只要不死于雷霆水火兵刃等意外,一般的命都长得很,我们中有十来位百岁以上的长者……” 
  梅玉只有苦笑道:“那些题外话不必谈了,反正我对自己的行为总会负责的,你们不能下嫁,我也没办法了。不过我是绝对不会担任什么总降头师和万蛊门主的,你们要什么名分你们可以自己宣布,反正我都承认!” 
  韩玉玲含着眼泪道:“谢谢你郎君,妾身只有自悔孟浪,不该把事情没想清楚就冒昧相就,现在纵然想变换也来不及了,我们的责任实在不容放弃,除非等我们姊妹中有一人生下了儿女,长到十五岁后,能接替责任了,我们才能去侍候郎君。” 
  “假如没有生育呢?” 
  “那就一直要等下去,反正郎君必须每年与我们相聚一月,借声气之交换以安抚情蛊……” 
  “什么?假如我不来呢?” 
  “那就很遗憾了,我们姐妹固将不免于死,郎君也会因情蛊啮心而死,郎君千万不要以等闲视之,情蛊发作时,神仙也治不好的。” 
  “你们不能另外找个人吗?” 
  “情蛊既种,终身以之,这一辈子我们都不能有第二个男人了,否则立即蛊发身死。郎君,苗女善用蛊去治男人,然而很少炼情蛊,因为这种蛊对施蛊人的限制更多更严,约束更苛,非至情爱者,不会施种……” 
  梅玉只有苦笑一声道:“梅某何德何能,得二位种情若此,真使我受宠若惊了!”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讥嘲之意,但是两个女子脸上只是浮起一重怨色,没有任何的回答。 
  梅玉叫醒了在隔屋的吴文桂,他仍在酣睡未醒,照说,他在锦衣卫中提任密探要员,警觉性不会那么差,显见得是中了算计。 
  可是梅玉也没说他什么,只是催促他上路了,一直等他们在韩氏姊妹的注视下,默默地离去很远后、吴文桂才深呼了一口气,真难以相信,她们居然没有在我们身上种蛊,就这么放我们离开了。” 
  梅玉深视了他一眼,长叹无语。 
  吴文桂一直没得到梅玉的回答,才又自言自语地道:“入万蛊门而又不中蛊是很难令人相信的事,也许她们是万蛊门主,所种的蛊较为高明,不易为人所察觉,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去找金花圣母检查一下……” 
  梅玉心中一动道:“金花圣母又是什么人?” 
  “金花圣母曾经是万蛊门的长老,后来因为跟门户闹翻了而脱离门户,自立金花门。” 
  “这是个怎么样的门户呢?” 
  “金花门下都是女弟子,专事制蛊的工作,举凡苗人被盅所制,就可以向她们求救,解除禁制。” 
  “这不是跟万蛊门作对了吗?” 
  “表面上看来似乎是如此,其实金花门只是站在监督与辅导的立场上,帮助万蛊门整顿门户,举凡万蛊门中弟子使用蛊术不当时,金花门就会出头干预了。” 
  “如何的干预法呢?” 
  “替受制人解除蛊毒。” 
  “这个……万蛊门能够忍受吗?” 
  “金花门却不是轻率地为人解蛊,第一,她们要收取很高的代价;第二,他们为人解蛊时,必定问明原因,确知受制人无辜受害,或是对方施术过当时才为之,所以万蛊门跟金花门之间,养成了一种默契,而且金花门只治蛊而不炼蛊,对万蛊门仍是颇为尊敬的。” 
  梅玉叹了口气道:“假如是这样的话,金花门还会为我们治蛊吗?如果我们中了蛊毒,则必然是万蛊门主下手,金花圣母会去得罪万蛊门主吗?” 
  “这个倒不必担心,金花圣母就是因为与上任门主意见不合而自立门户,在大前提上,她不反万蛊门,但是若牵涉到门主的私人行为,她是绝不会客气的。” 
  梅玉想了一下才问道:‘门主所下的情蛊她也能治吗?” 
  吴文桂一震道:“元帅难道是中了情蛊?” 
  “是的,她们告诉我已经在我身上种下了情蛊。” 
  吴文桂顿了一顿才道:“这种蛊恐怕金花圣母也无能为力了,据末将所知,情蛊是一种同生共死的手段,对受蛊者固然有限制,而施术者也同样地要受到禁制,元帅!那两位万蛊门主对你一定是情有独钟……” 
  韩氏姊妹已经把情蛊的种种都说明白了,所以梅玉无须他多做饶舌,只是烦恼地问道:“我只想知道,金花圣母能不能解掉这种蛊?” 
  “这个末将不太清楚,要见到金花圣母本人才知道,好在金花宫就在我们要经过的路上,我们顺路去拜访一下就是了……” 
  无端惹上这一段情孽,使得梅玉心中十分烦躁,一路上只是急急地赶路。 
  吴文桂也知道梅玉的心情,一直在前面默默地领路,他的地理极熟,因为他原先就被派在西南一带,担任锦衣卫的外围联系,郑和为了要出使西洋,才把他调回去,这次又派到梅玉的帐下来,倒是得力不少。 
  赶了两天的路,在第三天的黄昏,他们进人到一处山谷,谷中遍植一种金黄色的花朵,发出了一种醉人的甜香,闻久了使人有种昏沉汉的感觉。 
  吴文桂道:“苗人叫这种花为醉金葵,花朵拿来泡酒,可以做迷药,它的种子尤其厉害,就是它的叶子。干了研成粉末,混在香料中,可以制成迷香,金花谷和金花门就是以此而得名的!” 
  “这些花也都是她们种的了。” 
  “是的,醉金葵极难繁殖,其他处难得一见,惟独此地,因为水土之故,繁殖特盛,当然也是金花门刻意经营之故,每年从这些花朵上,她们就嫌进了上百万两的银子。” 
  “这些花竟如此值钱?” 
  “是的,最主要的买主全是西方大秦和大食波斯的胡贾,他们买去是做医药外科手术上的麻醉剂,至于波斯宫廷中买去,则是做迷药用了!” 
  “我们中土怎么不使用?” 
  吴文桂道:“因为这种花果具有剧烈的麻醉作用,能使人丧失神智,若是使用不当,落入奸邪之徒手中,就变成害人的器’具,所以官府严格禁止使用。” 
  梅玉点点头,然后又问道:“这些花朵既是如此值钱,可是在这漫山遍谷,都无人看守,难道不怕人来偷吗?” 
  吴文桂一笑道:“金花门可不怕人偷取,她们在花圃中饲养了一种小蜘蛛,毒性极烈,尤其是它的蛛丝,沾上人身,立刻就化成血水,只有金花门自制的解药可避,所以这百里山谷,不必设人看守,却也没人敢擅人一步。” 
  “我们走在路上,不怕染上蛛丝吗?” 
  “末将在入谷前,已经跟金花门的弟子联系过了,所以不会中毒。” 
  “本帅身上也有解药了。” 
  “是的,末将已经把解药洒在马鞍上,周围两丈之内,那些毒蛛都会远避不遑,除非我们驱马进人花圃,否则是不会中毒的。” 
  “文桂,我发现你对苗疆的事了解得十分详细。” 
  “末将在此多年,任务就是要深入了解苗疆的一切。” 
  “那你怎么会对万蛊门主的居所毫无所知,糊里糊涂地投了去!” 
  吴文桂为之一震道:“这个末将实在难辞其咎,不过万蛊门主的身份一向都神秘莫测,连各苗峒的巫师都难得一见,末将在此多年,却从未见过万蛊门主……” 
  梅玉只嗯了一声,遂又问道:“那你已经跟金花门的人说过我们要去了?” 
  “是的,末将必须先告诉她们一声,金花门等闲不接纳外人的。” 
  “有关我身上情蛊的事呢?” 
  “自然也说了,只是那个弟子也不知道金花圣母是否能解得了,让我们自己去问了。” 
  “她至少也会将我们要前去的消息通知谷中吧!” 
  “这是一定的,所以谷中才撤回一切的巡逻人员,否则我们一路行来,哪得如此安宁!” 
  梅玉却神色一寒道:“想必你没有把本帅的身份通知她们,本帅受中原天子之命都护西南,又兼圣光寺的全权代表,西南各邦俱在本帅辖制之下,这个金花圣母知道了本帅要来,理应远出相迎才是,她居然如此托大,要本帅亲自登门造访了……” 
  吴文桂不禁为之一怔道:“元帅!金花圣母不是官中人,她在苗疆地位清高……” 
  梅玉却犯了性了,倔强地道:“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四海之内,莫非工民,她的地位再高,也不能在我这西南都护大元帅面前搭架子……” 
  吴文桂没想到一向谦和的梅玉,忽然会摆起官架子了,“元帅不必和她们一般见识!” 
  梅玉冷笑一声道:“我相信她们不知道,因此你不妨先走一步,告诉她们去,假如她们还是如此傲慢无礼,本帅今天也不去了,等后面的大军到了,会同大军开过去,倒要看看她们是否还神气得起来。” 
  吴文桂见梅玉脸上沉下了怒色,连连唯唯称是,然后单马飞也似的向前而去,梅玉只冷笑一声,徐徐驱骑,顺着小路,慢慢地前行。 
  再进前二里许,翻过一道山坡,但见一片村落在望,路上却拥来了一大堆女郎,身着苗装,列在两旁。手中挽着花篮,篮中都放满了醉金葵的花瓣,一边曼声歌唱,一边把花瓣洒在地上。 
  然后吴文桂伴着一个彩衣老妇趋前,那老妇不等吴文桂介绍,就先自躬身作礼道:“草民段金莲恭迎元帅虎驾。” 
  梅玉在马上也拱拱手道:“不敢当,请教可是金花圣母当面?” 
  段金莲连忙道:“不敢当,草民乃是金花谷中总管。” 
  梅玉神色一变,吴文桂忙趋前凑在他的耳边道:“金花圣母叫段金花,是她的姐姐,前两个月因为风瘫之故,两腿俱不能行动。所以未能出迎。” 
  梅玉这才哼了一声,段金莲也颇为惶恐地道:“家姐本当亲迎,怎奈双足行动不便……” 
  梅玉只淡淡地一笑,也不说什么,徐徐策马,踏着花瓣向前走去,段金莲忙恭恭敬敬地上前牵着马缰引路,又走了半里许,来到一所最高大的木屋前,另有一批女郎在吹奏各种稀奇古怪的乐器。 
  另有一个年纪较大的彩衣老妇,双臂各拄着一根拐杖,弯腰致礼道:“老身段金花叩见元帅。” 
  梅玉跳下了马,抱拳致礼道:“不敢当,梅某来得冒昧,打扰宫主清修了!” 
  段金花邀梅玉进去了,正堂中只有宾主两个座位,吴文桂站在梅玉背后,段金莲也站在段金花的后面。 
  有名苗女弟子献上了茶,茶色碧绿,泛着清香,段金花让了一下,梅玉却接过一饮而尽,放下茶盅时,段氏姊妹的脸上都泛起一丝喜色。 
  梅玉放下茶盅,立刻开门见山地道:“梅某来得冒昧,请圣母恕罪,但梅某此来实在有急事……” 
  段金花笑道:“老身已经听吴将军说及了,元帅但请放心,元帅所中的蛊,老身治得了。” 
  梅玉道:“圣母,梅某所中的乃是情蛊。” 
  “老身是万蛊门出身的,老身手中没有对付不了的蛊。” 
  “这么说来,圣母所能,竟已超过了万蛊门主?” 
  段金花道:“这倒不敢说,万蛊门中有三种神蛊,其炼法为门独擅,老身无由得知,其余的都难不倒老身!” 
  梅玉道:“据韩家姊妹说,情蛊是属于门主独擅的三大神蛊之一,而且天下无人能解,连她们自己都收不了。” 
  段金花脸色微变,顿了一顿才道:“老身近年来,专门研究三大神蛊的解治之法,已经略有成就!” 
  “略有成就不是绝对有把握吧?” 
  段金花神色再度一变道:“世上的任何事都没有绝对能把握的,老身只能说有相当把握而已!” 
  梅玉道:“在解除蛊毒时,梅某有危险吗?” 
  段金花略作思索才道:“元帅多少总要冒点险的。” 
  梅玉道:“梅某刻下正率军征剿安南,责任重大,一时不敢以身涉险,还是等平定安南后再说吧!” 
  段金花道:“那自然随元帅的意,只是老身有个献议,还是及早解决的好,因为蛊母在人体中时间愈久,根基愈深,就愈难对付。” 
  梅玉想了一下道:“目前本帅还是要以征安南为第一要务,其他的都放在其次,只要知道圣母能解,梅某就放心了,等日后再来麻烦圣母吧!” 
  段金花道:“假如等蛊母的气候深了,老身不一定有把握能制得了,刻下是因为听吴将军说元帅中蛊时日未久,老身才有相当把握。” 
  梅玉道:“圣母只是有相当把握,不是绝对有把握,而梅某所领的部属不日可到,梅某刻下可不能出岔子。” 
  吴文桂道:“这个元帅大可放心,两位副帅都可以独当一面,只要元帅预先将指示颁下,指定好代理人,纵然有所耽搁,也不至延误军机的。” 
  梅玉冷笑一声道:“文桂!我单凭率来的五千步军,就能去扫荡安南了吗?” 
  “这个……末将不知道,不过末将以为安南不敢与天朝大军相抗的。” 
  梅玉神色一沉道:“文桂,你这就不像是锦衣卫出身的了,对敌情不该如此隔阂的,安南如若畏惧天朝,就不会收容蓝绍光了!” 
  吴文桂微微一怔道:“末将也不明白他们何以敢如此胆大妄为,其实安南一直在沐王府的监视之下……” 
  “那不算什么,蓝绍光曾任镇南总兵,节制西南,跟安南一向交往密切,他们对沐王府的动静了如指掌,知道沐王府不会向安南动兵的……” 
  “末将一直不明白,沐王府发兵安南,又近又方便,而且蓝绍光又是从沐王府反出来的,征讨安南,沐王府应该更积极才是,他们为什么按兵不动,却要我们来拼命。” 
  梅玉冷冷地道:“因为沐王府经略南方六省,却无权擅自对外动兵,以前还可以因势制宜,现在有了我这西南夷都护使,平定外夷就是我的职责。他更不便越俎代庖了,皇帝对沐王府很不放心,派我出任西南都护,就是为了遏止沐王借故扩张,因为对外征讨,势必要扩军,朝廷就是不愿意沐王扩军……” 
  吴文桂发觉了梅玉的神色不对,才惶然地道:“这些事不是末将所应该知道的。” 
  梅玉神色更冷地道:“文桂,你还兼任了锦衣卫的工作,对这种事,你不可能不知道,而你明知故问,是不是想考考我这个元帅呢?” 
  吴文桂更为不安地道:“末将无状,末将不敢。” 
  梅玉冷冷地继续道:“你也明知道我们单凭手中那五千人是对付不了安南和交趾联兵的,必须要仰仗暹罗和圣光寺的协助,这两方面都要方天杰来领兵,而方天杰除了我之外,不会跟第二个人合作,因此我的职务,没有哪一个副帅能代替得了的,你明白了吗?” 
  吴文桂呐呐地道:“末将愚昧,末将明白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